皇甫持正集-唐-皇甫湜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WYG1078-009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皇甫持正集卷第六
            唐 皇甫湜 撰
  韩文公神道碑
韩氏出晋穆侯晋灭武穆之韩而邑穆侯孙寓于韩遂
以为氏后世称王汉之兴故韩襄王孙信有功复封韩王条叶遂著后居南阳又𨽻延州之武阳拓跋后魏之
帝其臣有韩茂者以武功显为尚书令实为安定桓王
卷六 第 1b 页 WYG1078-0094d.png
次子钧袭爵官至金部尚书亦能以功名终尚书曾孙
睿素为唐桂州长史善化行于江岭之间于先生为王
父生赠尚书左仆射讳仲卿仆射生先生先生讳愈字
退之乳抱而孤熊熊然角嫂郑氏异而恩鞠之七岁属
文意语天出长悦古学业孔子孟轲而侈其文秀人伟
生多从之游俗遂化服炳炳烈烈为唐之章贞元十四
年用进士从军宰相董晋平汴州之乱又佐徐州青淄
通漕江淮入官于四门先生实师之擢为御史十九年
卷六 第 2a 页 WYG1078-0095a.png
关中旱饥人死相枕藉吏刻取怨先生列言天下根本民
急如是请宽免民徭而免田租之弊专政者恶之贬为连
州阳山令阳山民至今多以先生氏洎字呼其子孙累除国
子博士不丽邪宠惧而申请分司东都避之除尚书都
官郎中分司判祠部中官号功德使司京城观寺尚书
敛手就职先生按六典尽索之以归诛其无良时其出
入禁哗众以正浮屠授河南令魏郓幽镇各为留邸贮
潜卒以橐罪士官无敢问者先生将擿其禁以壮朝廷
卷六 第 2b 页 WYG1078-0095b.png
断民署吏候令且发留守尹以闻皆大恐遽相禁有使
还为言宪宗悦曰韩愈助我者是后郓邸果谋反东都
将屠留守以应淮蔡华州刺史奏华阴令柳涧赃诏贬
涧官先生守尚书职方郎中奏疏言华近在国城门外
刺史奏县令罪不参验坐郡御史考实奏事如州宰相
不为坚白本意先生竟责出省复比部郎中修史主柄
者不喜不卒展用再迁中书舍人廷议蔡叛可诛与众
意违改右庶子十二年七月诏御史中丞司彰义军讨
卷六 第 3a 页 WYG1078-0095c.png
元济出关趋汴说都统弘弘悦用命遂至郾城审贼势
虚实请节度使裴度曰某领精兵千人取元济度不听
察居数日李愬自文城早行无人擒贼以献遂平蔡方
三军之士为先生恨复谓度曰今藉声势王承宗可以
辞取不烦兵矣得柏耆先生授词使耆执笔书之持以
入镇承宗恐惧割德棣以降遣子入侍还拜刑部侍郎
宪宗盛仪卫迎佛骨士女纵观倾城先生大惧遂移典
教校上章极谏贬潮州刺史大官谪为州县薄不治务
卷六 第 3b 页 WYG1078-0095d.png
先生临之若以资迁洞䆒海俗海夷陶然遂生鲜鱼稻
蟹不暴民物掠卖之口计庸免之来相计直与钱赎
及还著之赦令转刺史袁州如潮徵拜国子祭酒其属
一奏用儒生日集讲说生徒官人以艺学浅深为顾侍
品豪曹游一不留既除兵部侍郎方镇反太原兵以轻
利诱回纥召先生祸福譬引虎齧臃血直今所患非兵
不足遽疏陈得失王廷凑屠衣冠围牛元翼人情望之
若大蚖虺先生奉诏入贼渊然无事行者既至召众贼
卷六 第 4a 页 WYG1078-0096a.png
帅前抗声数责致天子命词辨而锐悉其机情贼众惧
伏贼帅曰唯公指令乃约之出元翼归士大夫之丧功
可意而复穆宗大喜且欲相之迁吏部侍郎会京兆尹
以不治闻遂以迁拜敕曰朕屈韩愈公为尹宜令无参
御史不得为故常兼御史大夫用优之禁军老奸宿恶
不摄尽缚送狱京理恪然御史中丞有宠旦夕且相先
生不诣固为耻矣械囚送府令取尹杖决之先生脱囚
械纵去御史悉奏宰相乘之两改其官复为吏部侍郎
卷六 第 4b 页 WYG1078-0096b.png
铨不锁入吏选父七十母六十身七十悉与三科取才
财势路绝病满三月免四年十二月丙子薨靖安里第
年五十七嗣天子不御朝赠礼部尚书宝历元年三月
癸酉葬河南某县先叔父云卿当肃宗代宗朝独为文
章官兄会亦显名官至起居舍人会妻之亡先生以期
衰服服焉用报之朝有大狱大疑文武会同莫先发言
先生援经引史考合传记侃侃正色伏其所执词决政
而出人曰某贤善耳必心跃色扬钩而游之内外茕弱
卷六 第 5a 页 WYG1078-0096c.png
悉抚之一亲以仁使男有官女有从而不啻于己生交
于人已而我负终不计死则庇其家均食剖资与人故
虽微弱待之如贤戚人诟笑之愈笃未尝一日不对客
闺人或昼见其面退相指语以为异事实嗜才技毫细
无所略然而天下之进士而后者望风戁畏以为瑞人
神士朗出天外不可梯接非有奇卓望门不敢造未尝
宿货有馀财每曰吾明日解衣质食今存者已多矣遗
命丧葬无不如礼俗习夷教画写浮图日以七数之及
卷六 第 5b 页 WYG1078-0096d.png
拘阴阳所谓吉凶一无污我夫人高平郡君孤前进士
昶谨以承命湜既以铭先生墓矣又悉叙其系叶德谊
于碑以图永久而揭以词
韩因朝封自武之穆厥全赵孤天下阴福子孙宜昌宣惠
遂王秦绝韩祀蚁虱有子继王阳翟继王安定三王其爵韩世何
盛桂胄系雅三祖官下秘书发祥追锡仆射径熟道荒
物丧其明谁垦其治先生之生先生之武袭蹈圣矩基于其身克
后其所居归丘轲危解祸罗具兮素兮有腼何多靡引而忘
卷六 第 6a 页 WYG1078-0097a.png
天吝其施廉陛乃颓群心孔哀厥声赫赫满华遍貊年
千世百新在竹帛我铭在碑展我哀思
  韩文公墓志铭(并序/)
长庆四年八月昌黎韩先生既以疾免吏部侍郎谕湜
曰死能令我躬所以不随世磨灭者惟子以为嘱其年
十二月丙子遂薨明年正月其孤昶使奉功绪之录继
讣以至三月癸酉葬河南河阳乃哭而叙铭其墓其详
将揭之于神道碑云先生讳愈字退之后魏安定桓王茂
卷六 第 6b 页 WYG1078-0097b.png
六代孙祖朝散大夫桂州长史讳睿素父秘书郎赠
书左仆射讳仲卿先生七岁好学言出成文及冠为书
以传圣人之道人始未信既发不掩声震业光众方惊
爆而萃排之乘危将颠不懈益张卒大信于天下先生
之作无圆无方至是归工抉经之心执圣之权尚友作
者跋邪抵异以扶孔氏存皇之极知人罪非我计茹古
涵今无有端涯浑浑灏灏不可窥校及其酣放豪曲快
字凌纸怪发鲸铿春丽惊耀天下然而栗密窈眇章妥
卷六 第 7a 页 WYG1078-0097c.png
句适精能之至入神出天呜呼极矣后人无以加之矣
姬氏以来一人而已矣始先生以进士三十有一仕历
官其为御史尚书郎中书舍人前后三贬皆以疏陈治
事廷议不随为罪常惋佛老氏法溃圣人之堤乃唱而
筑之及为刑部侍郎遂章言宪宗迎佛骨非是任为身
耻上怒天子先生处之安然就贬八千里海上呜呼古
所谓非苟知之亦允蹈之者耶吴元济反吏兵久屯无
功国涸将疑众惧恟恟先生以右庶子兼御史中丞行
卷六 第 7b 页 WYG1078-0097d.png
军司马宰相军出潼关请先乘遽至汴感说都统师乘
遂和卒擒元济王廷凑反围牛元翼于深救兵十万望
不敢前诏择庭臣往谕众慄缩先生勇行元稹言于上
曰韩愈可惜穆宗悔驰诏无径入先生曰止君之仁死
臣之义遂至贼营麾其众责之贼恇汗伏地乃出元翼
春秋美臧孙辰告籴于齐以为急病校其难易孰为宜
褒呜呼先生真古所谓大臣者耶迁拜京兆尹敛禁军
帖旱籴齾倖臣之铓再为吏部侍郎薨年五十七赠礼
卷六 第 8a 页 WYG1078-0098a.png
部尚书先生与人洞朗轩辟不施戟级族姻友旧不自
立者必待我然后衣食嫁娶丧葬平居虽寝食未尝去
书怠以为枕餐以饴口讲评孜孜以磨诸生恐不完美
游以诙笑啸歌使皆醉义忘归呜呼可谓乐易君子钜
人长者矣夫人高平郡君范阳卢氏孤前进士昶婿左
拾遗李汉集贤校理樊宗懿次女许嫁陈氏三女未笄
铭曰
维天有道在我先生万颈胥延坐庙以行令望绝邪痌
卷六 第 8b 页 WYG1078-0098b.png
此四方惟圣有文乖微岁千先生起之焯越于前彍义
滂仁耿照充天有如先生而合亘年按我章书经纪大
环唫不时施昌极后昆噫嘻永归奈知之悲
  庐陵香城寺碣
州城南偏寺曰香城基于乾夫姓翟名宣弃地为园开池引泉日以昌大登闻于天再敕寺人丰护群鲜长史
承辑缔构绵连殿堂峙起裴高实然洪收路分平起之
年奏移古额始为寺焉厥后悠久僧志不专风消雨淋
卷六 第 9a 页 WYG1078-0098c.png
蛟漏雀穿丹白侵剥阶甍顿迁朽树蘖堤涸鲋愁鸢迄
于元和翔历三传刺史维崔嗣绩于前于是远公奉命
始旃岁年窳歉功加不延郑牧来兹修架是先经之营
之门房洞褰列库丰厨危危掀掀郑君既移谁续其编
炅师作主亘公来禅大饰图象益崇榱椽百祀来胜江
山助妍宜序于铭以刻于坚既序既刻光流亿年
  护国寺威师碣
师讳承威姓刘氏河南洛阳人也幼而静定病天下无
卷六 第 9b 页 WYG1078-0098d.png
古今无贤愚大驰于势利没死而无悔掀然逸发不惧过正之讥遂以弱年奋而独知从照师问佛法次从光
师受僧律竟依同学广师證师讲习其传天宝八载始
如敕度居东都敬爱寺十三载诏置护国寺于河阴御
题虽挂一篑未覆苍然古原架构无时于是千僧百贾
相聚谋曰将成大功实资众力若非盛名丰富孰能议
而建之乃相与设金翠云缨花香之饰迎请吾师以至
德丁酉岁来爰止师以为造作土木为尤滋久就危山
卷六 第 10a 页 WYG1078-0099a.png
无人之境辟蒿莱不田之地比之妨闾害榖不犹愈乎
铲其榛崖才容足处周郑士庶翕然依之多方诱掖随
机道达折夸者之锋散执者之迷晓愚者之黑清贪者
之滞势声益张走集滋遐靡然而财赡雅然而院列轩
房互映图象增设目前千里足下万井方肆而大之使
后不能加大历五年正月五日无疾而殁其三月塔城
以瘗厥后恩加院额僧经寺事千甍波起万金堆聚孰
不感叹蘖栽成乎合抱九流源于滥觞推功归美我则
卷六 第 10b 页 WYG1078-0099b.png
无愧门弟子如岳等以岁时益深流辈向尽惧成芜灭
后人不知乃磨好石托我铭曰
士不拘教矫俗恶兮人警独出掀挛缚兮能适其静既
峣高兮非约非华结架牢兮厥后因之大而肆兮门人
泣落纪成事兮
  祭柳子厚文
呜呼柳州秀气孤禀弱冠游学声华藉甚肆意文章秋
涛瑞锦吹回虫滥王风凛凛连收甲科骤阅班品青衿
卷六 第 11a 页 WYG1078-0099c.png
搢绅属目敛衽公卿之禄若在仓廪至骏难驭太白易惨华钟始撞一顿声寝梧山恨望桂水愁饮郁郁群议
悠悠积稔竟淹荒瘴遂绝羁枕呜呼柳州命实在天贤
不必贵寿不必贤虽圣与神无如命何自古以然相视
咨嗟归葬秦原即路江皋声容蔑然相叹增劳惟有令
名日远日高式荐诚辞以佐羞醪尚飨
  狠石铭
狠石苍苍骊山之傍镵朴砻瘢嶷然四方昔秦皇帝谋
卷六 第 11b 页 WYG1078-0099d.png
之不臧七十万人兹焉遑遑发石此山言础于坟若有
凭依屹住中逵淫刑蹴迫人力无施故老相传以狠名
之自昔太古不封不树有葛于沟有薪于野后圣有作
缘情不忍为之棺椁其在唐时则维窾木噫嘻暴秦虐
用其人坟而象山下锢三泉穷珍总奇力瘁财殚驱逐而前如刈草菅天毒其衷神愤其凶谪戍一呼九州风
从白梃棘矜指麾崤潼险阻不阖干戈倒锋尸露于劫
燧燔于童蓬颗无依不十年中禹葬会稽不改其行圣
卷六 第 12a 页 WYG1078-0100a.png
德洋洋厥飨久长至于汉刘释之而言中如可欲犹隙
南山矧私其身以尽其人刻训狠石炯戒千春
  让风
昨以南昌迄于建康悠悠三千厥路何长值子之喜逢
时之祥高桅引帆月抱虹张纵飞挟箭疾激无妨仆夫
讴愉怀戴难忘今由建康扺于我家终朝之程百里之
赊翻然怒号格在滩沙汹汹湍波蛟螭磨牙胡力甚易
为竟思哀若曰昨非相恩今非拒戾余本无心于君自
卷六 第 12b 页 WYG1078-0100b.png
尔而不可寻则不当庙食于天子名书于太史既依巫
祝乃方姓氏拔木周郊乱军睢水胡有知无知之一彼
一此能动天地其唯精诚日回鲁歌霜击燕廷自我淹
留凡几晦明咫尺燕越心如县旌曾不余感孰称尔灵
尔之好正直今我与尔同好尔之道聪明我又与尔同
道自宜响应丕俟昭报
 
 皇甫持正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