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士龙文集-晋-陆云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WYG1063-0464c.png
附录本传
 陆云传          唐太宗御撰
陆云字士龙六岁能属文性清正有才理少与兄机齐名虽文章不及机而持论过之号曰二陆幼时吴尚书
广陵闵鸿见而奇之曰此儿若非龙驹当是凤雏后举
云贤良时年十六吴平入洛机初诣张华华问云何在
机曰云有笑疾未敢自见俄而云至华为人多姿制又
好帛绳缠须云见而大笑不能自已先是尝著缞绖上
卷十一 第 1b 页 WYG1063-0464d.png
船于水中顾见其影因大笑落水人救获免云与荀隐
未相识尝会华曰今日相遇可勿为常谈云因
抗手曰云间陆士龙隐曰日下荀鸣鹤鸣鹤隐字也云
又曰既开青云睹白雉何不张尔弓挟尔矢隐曰本谓
是云龙骙骙乃是山鹿野麋兽微弩强是以发迟华抚
手大笑刺史周浚召为从事谓人曰陆士龙当今之颜
子也俄以公府掾为太子舍人出补浚仪令县居都会
之要名为难理云到官肃然下不能欺市无二价人有
卷十一 第 2a 页 WYG1063-0465a.png
见杀者主名不立云录其妻而无所问十许日遣出密
令人随后谓曰其去不出十里当有男子候之与语便
缚来既而果然问之具服云与此妻通共杀其夫闻妻
得出欲与语惮近县故远相要候于是一县称其神明
郡守害其能屡谴责之云乃去官百姓追思之图画形
象配食县社寻拜吴王晏郎中令晏于西园大营第室
云上书曰(云云/)时晏信任部将使覆察诸官钱帛云又
陈曰(云云/)云爱才好士多所贡达移书太常府荐同郡
卷十一 第 2b 页 WYG1063-0465b.png
张赡曰(云云/)入为尚书郎侍御史太子中舍人中书侍
郎成都王颖表为清河内史颖将讨齐王囧以云为前
锋都督会囧诛转大将军右司马颖晚节政衰云屡以
正言忤旨孟玖欲用其父为邯郸令左长史卢志等并阿
意从之而云固执不许曰此县皆公府掾资岂有黄门
父居之邪玖深忿怨张昌为乱颖上云为使持节大都
督前锋将军以讨昌会伐长沙王乃止机之败也并收
云颖官属江统蔡克枣嵩等上疏曰统等闻人主圣明
卷十一 第 3a 页 WYG1063-0465c.png
臣下尽规苟有所怀不敢不献昨闻教以陆机后失军
期师徒败绩以法加刑莫不谓当诚足以肃齐三军威
示远所谓一人受戮天下知诫者也且闻重教以机
图为反逆应加族诛未知本末者莫不疑惑夫爵人于
朝与众共之刑人于市与众弃之惟刑之恤古人所慎
今明公兴举义兵以除国难四海同心云合响应罪人
之命悬于漏刻泰平之期不旦则夕矣机兄弟并蒙拔
擢俱受重任不当背罔极之恩而向垂亡之寇去泰山
卷十一 第 3b 页 WYG1063-0465d.png
之安而赴累卵之危也直以机计虑浅近不能董摄群
帅致果杀敌进退之閒事有疑似故令圣鉴未察其实
耳刑诛事大言机有反逆之徵宜令王粹牵秀检校其
事令事验显然暴之万姓然后加云等之诛未足为晚
今此举措实为太重得则足令天下情服失则必使四
方心离不可不令审谛不可不令详慎统等区区非为
陆云请一身之命实虑此举有得失之机敢竭愚戆以
备诽谤颖不纳统等重请颖迟回者三日卢志又曰昔
卷十一 第 4a 页 WYG1063-0466a.png
赵王杀中护军赵浚赦其子骧骧诣明公而击赵即前
事也蔡克入至颖前叩头流血曰云为孟玖所怨远近
莫不闻今果见杀罪无彰验将令群疑惑窃为明公
惜之僚属随克入者数十人流涕固请颖恻然有宥云
色孟玖扶颖入催令杀云时四十二有二女无男门
生故吏迎丧葬清河修墓立碑四时祠祭所著文章
百四十九篇又撰新书十篇并行于世初云尝行逗宿人家夜暗迷路莫知所从忽望草中有火光于是趣
卷十一 第 4b 页 WYG1063-0466b.png
之至一家便寄宿见一年少美风姿共谈老子辞致深
远向晓辞去行十许里至故人家云此数十里中无人
居云意始悟却寻昨宿处乃王弼冢云本无玄学自
谈老殊进云弟耽为东祭酒亦有清誉与云同遇大将军参军孙惠与淮南内史朱诞书曰不意三陆相
携闇朝一旦湮灭道业沦丧痛酷之深荼毒难言国丧
俊望悲岂一人其为州里所痛悼如此后东海王越讨
颖移檄天下亦以机云兄弟枉害罪状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