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斋遗文-明-邹智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259-0449c.png
钦定四库全书
 立斋遗文卷三
             明 邹智 撰
  行状 吊文
   叙罗一峰先生事状
一峰先生讳伦字彝正姓罗氏吉之永丰人中成化二
年进士第一入翰林为脩撰时朝廷援杨溥故事起复
大学士李公贤先生亲诣公第力劝其不可既而公竟
卷三 第 1b 页 WYG1259-0449d.png
起复乃抗疏言先王制礼子有父母之丧君命三年不
过其门所以教人孝也古者求忠臣于孝子之门诚以
居家孝故忠可移于君为人子者未有不孝于亲而能
忠于君者也为人君者未有不教其臣以孝而能得其
臣之忠者也臣不暇远举请以宋言之仁宗尝以故事
起复富弼矣富弼辞之曰何必遵故事以徇前代之非
但当据礼经以行今日之是仁宗卒从其请孝宗尝以
故事起复刘珙矣珙之辞曰身在草土之中国无门庭
卷三 第 2a 页 WYG1259-0450a.png
之寇难冒金革之名以私利禄之实孝宗卒允其辞此
二臣者未尝徇当代之故事以苟从其君此二君者未
尝徇当代之故事以强起其臣然而功泽加于当时声
名垂于后世史笔侈之以为盛事士夫诵之以为美谈
此无他君能使臣孝于其亲臣能移孝以忠其君也自
是而后史嵩之起复为丞相贾似道起复为平章陈宜
中起复为宰相刘黻起复为执政此数君者未尝不以
故事起其臣此数臣者未尝不以故事从其君然而生
卷三 第 2b 页 WYG1259-0450b.png
灵以之困社稷以之倾贻祸于当时遗臭于后世此无
他君不能教其臣以孝其亲臣无孝可移以忠其君也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愿陛下以宋为鉴使贤尽孝于
亲为万世之大臣陛下以礼处臣为万世之大君若欲
任以天下之事不专门内之私则贤身虽不可起口则
可言宜降温诏俾如刘珙不可以一身之戚而忘天下
之忧使贤于天下之事知之则必言言之则必尽陛下
于贤之言闻之则必行行之则必力则贤虽不起复犹
卷三 第 3a 页 WYG1259-0450c.png
起复也使贤于天下之事知之而不言言之而有隐陛
下于贤之言闻之而不行行之而不力则贤虽起复犹
不起复也陛下毋谓庙堂无贤臣庶臣无贤士君盂也
臣水也盂方则水随以方盂圆则水随以圆君好諌则
臣随以直君好䛕则臣随以佞臣直则忤旨多忤旨多
则恶心生恶心生则禄不可保身不可安矣谁肯不保
其禄不安其身乎臣佞则顺旨多顺旨多则爱心生爱
心生则宠愈可固位愈可安矣谁肯不固其宠不安其
卷三 第 3b 页 WYG1259-0450d.png
位乎陛下诚能于退朝之馀清閒之燕略崇高贵重之
势亲直谅博洽之士开怀访纳降礼尊延讲圣学之要
究为治之序察生民之利病访人才之贤否论政事之
得失明道术之邪正考古今之治乱咨边防之缓急舍
一已之见而以众人之见为见舍一已之知而以众人
之知为知顺旨之言则察而逐之使贡䛕保宠者无以
自容忤旨之言则容而受之使输忠为国者得以自尽
则贤所能言者人亦能言之群策毕陈众贤毕用又何
卷三 第 4a 页 WYG1259-0451a.png
必拘先朝之故事违先王之礼法损大臣之全节亏圣
明之清化而后天下可治哉且妇于舅姑丧亦三年孙
于祖父母礼有期服夺情止于夫初无与于妻起复止
于父初无与其子今舍馆如故妻孥不动将以号于天
下曰本欲终丧朝廷不许虽三尺童子臣恐其不信也
为人父者所以望其子之报岂拟至于此哉为人子者
所以报其亲之心岂忍至于此哉比年以来朝廷以起
复为常典缙绅以夺情为美名利在得恩则匿服以受
卷三 第 4b 页 WYG1259-0451b.png
恩利在得官则匿服以听选利在迁官则匿服以俟迁
利在掇科则匿服以应举利在贪赃则匿服以居任率
天下之人为无父之归臣不忍圣明之世风俗之弊纲
常之坏一至于此也天子者以孝治天下者也大臣者
佐天子以孝治天下者也欲孝之行于天下必先行于
大臣愿陛下不惑群议断自宸衷取回内臣许令李贤
依富弼故事终丧依刘珙故事言事则内不失爱亲之
道外不失事君之忠其馀未起复者并许终制已起复
卷三 第 5a 页 WYG1259-0451c.png
者悉令追丧止夺情之典严匿服之禁朝廷既正则天
下自正大臣既行则群臣自效人心天理不可泯灭谁
肯甘心于不孝腼颜于不忠乎疏奏遂落职提举泉州
市舶司监察御史杨公琅陈公选相继请留皆不报三
年丁亥召还四年戊子至京师复脩撰改南京翰林院
供职两月以疾辞不报六年再辞乃得归十四年戊戌
九月二十四日以疾终于金牛书院之正密堂享年四
十有八先生为人不视恶色不听恶声不耻恶衣恶食
卷三 第 5b 页 WYG1259-0451d.png
与人子言依于孝与人臣言依于忠与居官者言言民
所疾苦见一善人则爱之如祥麟彩凤见一恶人则恶
之如封豕长蛇见一饥饿寒冻之人则倾家所有以赈
之大率义之所在毅然以必为人之毁誉欢戚事之成
败利钝已之死生祸福皆所不顾也先生所交尽一世
豪杰之士其语及先生之为人也必曰青天白日云
   遗事
先生既上疏冢宰王忠肃公遣其部主事倪辅言于李
卷三 第 6a 页 WYG1259-0452a.png
公劝以文潞公自待李公逊谢而已
杨东里作相时以百官禄薄请令得受皂𨽻钱自是遂
以为例独先生不受
先生名重天下所至人必相率而观之虽武臣俗吏皆
知敬仰召还时有奏事者辞连先生法当下镇抚司狱
镇抚曰罗先生其可至此乎即日鞫成谳之先生遂得

高州守饶秉鉴见先生衣单馈茧袍先生服之入金牛
卷三 第 6b 页 WYG1259-0452b.png
遇一丐死于道傍即解袍以敛而买棺以葬之
保宁守李直作怀贤堂祀三陈请先生记先生却之曰
尧叟尧咨无可祀祀文惠而及其父母可也
先生欲买义田以赡族人进贤令吕升知其力不足也
以堂食钱助之先生不受曰食以堂名非公可得而私

广东按察使陶公以白金五十两请大忠祠记先生许
之即日尽散诸族人
卷三 第 7a 页 WYG1259-0452c.png
一日客来甚早先生固留之饭不知其家无米也夫人
乞诸邻得湿粟数升旋炒旋脱之则日已将中矣先生
亦旷然不以为意也
 窃惟朱子没而正学不明于天下士生其间各以其
 意之所欲者为学漫不知所以立乎其大者先生起
 自南服独能以朱子之言为可必信而直行之举世
 誉之而不知喜举世非之而不知顾终身穷死于长
 山大谷之间而无怨言如黄河之水决自龙门遇险
卷三 第 7b 页 WYG1259-0452d.png
 亦不知止也可谓一世之人豪者矣朱子称范文正
 公振作士大夫之功为多范公之前有王文正公鲁
 肃简公寇忠悯公李文靖公皆表表乎以大节鸣者
 而振作之功独有待于范公者风之所被者异也先
 生之于范公浅深疏密非后学所敢议然天下之士
 闻先生之风者莫不知正学之当尚争相淬砺以趋
 于善人君子之涂百馀年间媮惰颓靡之俗为之一
 变其有功于名教岂小补哉是以忘其轻易僭窃之
卷三 第 8a 页 WYG1259-0453a.png
 罪辄因门人所述者而叙正之以俟立言之君子虽
 言之无文有所不暇计也顾其他一言一行之合乎
 道者尚多未备俟搜访有得当续书之谨状
   吊刘忠定公文
仰先生之峻节兮自有知为已然登先生之高楼兮适
皇后之二年折寒梅以为羞兮挽飞泉以为酌跽敷衽
以陈辞兮冀英魂之可作当金陵之初起兮酿新法以
毒世舍大道而不由兮抗邪说而不易辟赫日之张空
卷三 第 8b 页 WYG1259-0453b.png
兮辟红炉以四燔玄冥深潜而远避兮祝融直入而横
奔自熙宁以及崇宁兮盖屡熄而屡鼓或霞车而虹引
兮或鞮颜而䩔股𦍑二惇与二蔡兮独攘臂于其中灌
脂束草而从之兮又驾之以飙风当是时也凤何千仞
之可翔龙何九渊之可袭江蓠薜芷化而为云烟兮又
何有乎植立嗟夫子之凛凛兮抱至诚以无为日月为
之干旋兮山川为之护持惟民穷通脩短寔予夺于天
地兮匪人力之能与苟仰不愧而俯不怍兮夫何忧而
卷三 第 9a 页 WYG1259-0453c.png
何惧汲东海以灌注乎八埏兮岂夫子之不任猛犬狺
狺而群吠兮孰云察夫子之真心进非忘已以为忧兮
退非忘世以为乐人心各有所主兮固常情所不能度
大矣哉德人之无累兮乘元化以翱翔视万古如一息
兮岂知夫蠛蠓之飞扬愚尝怪史臣之私且陋兮求有
过于无过谓先生疾恶为太甚兮所以贻好脩之祸天
下有二道兮曰是是而非非见刖者而欲废天下之屦
兮恐与道而相违孰非恶而可除兮孰非德而可立皇
卷三 第 9b 页 WYG1259-0453d.png
皇汲汲犹有所不逮兮敢迂曲而回互今夫人之有重
病兮惟良医为可医陇廉与孟娵同宫兮固有盛而有
衰三阳进而为泰兮三阴进而为否左九官而右四凶
兮虽尧舜不能以致理天命固难谌兮人事亦靡常惠
迪吉而从逆凶兮乃造化之大网方雷霆之震激兮秉
大圭而独立岂不知唯唯胜于谔谔兮恐皇舆之败绩
悲苍生之不幸兮竟一落而不起使得展布四体以尽
其所欲为兮亦何愧乎涑水初余之约吾心兮曰至诚
卷三 第 10a 页 WYG1259-0454a.png
以为归凌虚厉空以驰骋于一世兮古圣贤之所不为
志不足以帅气兮频复而频失睹灵芝之煌煌兮唯抚
髀而大息昔涑水之设科兮虽先生亦疑其甚易惟笃
信而力行兮故卒能贯言行于一致余非不知其可信
兮终简默而包羞整冠佩玉以自洁于一旦兮已不胜
其汗流惩热羹而吹齑兮非余之志也委厥美以从俗
兮亦先生之所弃也驾象舆以度昆崙兮又遍历乎大
荒追翠幢而莫及兮仰视天之茫茫
卷三 第 10b 页 WYG1259-0454b.png
 
 
 
 
 
 
 
 立斋遗文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