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斋遗文-明-邹智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259-044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立斋遗文卷二
             明 邹智 撰
  序 记 赞 铭 跋 杂著 策问(代秦东/筦作)
   赏雪诗序
雪可赏乎曰可曰雪降于天者也奚赏为曰无雪则无
年无年则天下忧天下皆忧吾独得不忧有雪则有年
有年则天下乐天下皆乐吾独得不乐然则赏之也亦
卷二 第 1b 页 WYG1259-0441b.png
宜赏之何以乎曰赏之以琴雪滃而未拂赏之以酒雪
冻而未开赏之以鹤氅雪重而未披赏之以龙团雪侵
而未破不如赏之以诗诗可以忧可以乐可以寿诸不
朽也予非能诗者姑叙其大意如此以引诸诗人之兴
   拟送友人奉诏使安南序
天以我明克肖其德乃大降显休命于我高皇帝帝王
正统始有所归维时安南迪知上帝命首执壤奠以脩
臣职高皇帝嘉之遣使报诰著为国典今天子奉纯皇
卷二 第 2a 页 WYG1259-0441c.png
帝遗诏嗣无疆大历服按图数贡遣使颁诏于安南大
臣以翰林院侍讲刘公戬闻天子曰可其赐一品服公
遂拜命以行予惟圣主之御外藩也以文德不以武威
贤臣之出使也以节义不以文章我天子上体乾元下
体坤元黜奸如脱距进贤如拔茅从諌如转圜凡所以
建极道民者惟高皇帝成宪是式而纪元岁运又寔符
于建国之初英声茂实固已震扬乎冰天炎海之外矣
何俟于武威公侍从近臣雍容朝著论思献纳素有补
卷二 第 2b 页 WYG1259-0441d.png
于先朝今也恭承简命为天子万年第一使当必澡雪
精神振起其平生之节义以称任使岂徒拘拘文章小
技以事誇大者哉昔欧阳文忠公使辽辽人待之甚盛
曰以卿名重故尔夫文忠之名之重之耸动遐迩不待
使而可知也然窃意其入辽之时一话一言一作一止
一辞一受必以节义为大闲使辽之君臣望之而敬即
之而亲夫然后信之而不敢疑也不然重于前日者能
保其不轻于今日乎比来出使者短章大篇动成卷帙
卷二 第 3a 页 WYG1259-0442a.png
直欲与外国争为长雄而于节义漫不加之意惧非所
以全天朝之体重天王之命也故于公之行也重为公
告之
   送掌教方先生考满序(代秦东/筦作)
古者内设公卿大夫士助天子司察天下之政外设方
伯连帅诸侯守宰以分理之守宰之任非独使庶民安
于田里而无叹息愁恨之声而已必将宣明教化敦厚
风俗使天下回心而向道然后为王化之成是以考亭
卷二 第 3b 页 WYG1259-0442b.png
之守南康也均赋役平诉讼恤疲劳亦既竭心思矣而
必尊崇浑厚端良刚毅方正之士如黄知录施学正李
进士之流以为学宫之师盖古之君子其右文教左吏
术而不苟于职业也类如此东筦为国在中土东南万
里炎天瘴海之外簿书期会之繁往往有倍蓰什伯于
他国者愚又以散朽之才偃然位置于吏民之上夜寐
夙兴应文逃责之不暇况欲成人有德小子有造以仰
助后王降德之意乎独幸学宫之中二三师长风厉作
卷二 第 4a 页 WYG1259-0442c.png
成于上吾民父兄子弟观感兴起于下故虽以愚之散
朽肆情于种花制锦之间而反得以坐致夫教化之宣
明风俗之敦厚人材之蕃衍而硕大者二三师长之惠
也今掌教方君以九载之期将之京师考绩于太宰氏
则愚情之所不禁岂独春水碧波春草碧坡而已邪柳
子有言吾贱且辱不得与考绩幽明之说故独书其中
心之所独幸而人不及知者以遗之以为考某君之绩
者考诸愚之言焉其亦足以徵矣君名某
卷二 第 4b 页 WYG1259-0442d.png
   送太史梁先生入朝序
人有恒言皆曰人臣以近君为荣其言似也而未知其
所以荣也治天下犹沃焦釜也急遽而沃之其焦也自
如善沃者以渐润之而已矣天下之大不能以口润也
必先自润其身润其身岂一朝一夕之故哉荀子曰学
莫便平近其人近则日润而不自知也人臣之切于人
主者二曰諌臣曰侍臣諌臣者有时而近者也侍臣者
无时而远者也諌臣者规君之过者也侍臣者养君之
卷二 第 5a 页 WYG1259-0443a.png
德者也是故諌臣之用力也贵于几侍臣之用力也贵
于豫人臣有分职无分心心在人主而已矣自人主而
言之用力于几者不若用力于豫者之为纯全而无缺
漏也用力于豫非深于道有至焉者其孰能与于此哉
夫深于道而至焉者古亦有之矣而世与我而相遗者
往往而是也以深于道之人得近臣之位润其君以润
天下天下阴受其润而不知其荣也不亦大乎自夫颐
中之有物也卒未有以噬之而又能以自嗑也于是法
卷二 第 5b 页 WYG1259-0443b.png
从之英乃或以文字润其职而近亦有时而远矣近臣
之设岂端使然哉南海梁叔厚先生尝自史馆入侍青
宫以旦夕承弼今上近臣之中此又其近者也先生为
人简重未尝告其所以近吾君者如何人亦莫之知也
以智觇之先生其得润之体者欤盖智之见先生三其
始见之于丁未其后见之于已酉皆再见而已今年奉
都府檄往来南海中则见先生为最勤其见之初亦无
以甚异于人人也惟既见之后躁者为之静焉疏者为
卷二 第 6a 页 WYG1259-0443c.png
之密焉枯者为之达焉流者为之回焉泓衍而局促者
为之沉着而舒迟焉去愈久而思愈深非惟智不自知
虽先生亦莫之知也以是觇之则广厦之下细旃之上
所以潜移而默运之者岂人所及知哉今以忧苦之馀
万里祗见劳问有锡登庸有迁先生之近君盖有加而
无已也夫身愈近则望愈崇望愈崇则责愈重先生将
取于前日而足耶抑有所盈虚消息于其间也传曰河
润九里海润百里前日之润河而已可也今日之润不
卷二 第 6b 页 WYG1259-0443d.png
有大于海者焉其何以沃吾君之心慰吾人之望而塞
天下之责也哉先生行时县大夫吴君献臣帅其县之
达官贵士饯之鉴江之湄取古绝句诗分韵赋之以识
别韵穷矣乃以其序见属且曰序其意不序其诗可也
于是推原近臣所以有功于天下者以为先生献而求
是正焉若夫犯軷长道掺袪为别非所施于君子长者
之前也
   送提学潘先生副宪陜西序
卷二 第 7a 页 WYG1259-0444a.png
成化二十三年今天子嗣无疆大历服进贤如拔茅黜
奸如脱距从谏如转丸凡所以弘祖宗之治者无所不
用其极四川提学佥事金华潘静虚先生上疏请勤圣
学以端治本天子嘉纳之寻升副使乃提学于陜西四
川之士衣被先生之教寓京师者各有言以献智之受
知于先生也最深又非他门人之比固不敢犯亦不敢
隐请以古人之已然者请教于先生智闻胡安定公宋
之名儒也其上疏也曰明君以务学为急圣学以正心
卷二 第 7b 页 WYG1259-0444b.png
为要其提学也曰谨按圣门设科成周贡士皆以德行
为先文艺为下臣当以此仰奉明诏告君而本于圣学
造士而本于德行斯二者皆天理之当然而不可易者
也先生前日之上疏也既得文定公告君之体今日之
提学也又适文定公造士之职曷亦重德行轻文艺拨
士风之浇而反之淳乎或谓古之德行不可行于今亦
犹今之文艺不可行于古是大不然德也者得之于心
之谓也行也者行之于身之谓也使人而无心也则可
卷二 第 8a 页 WYG1259-0444c.png
以无德使人而无身也则可以无行不然何古之不可
及乎且夫天子之诏先生也天语叮咛无非德行之为
重文艺特其馀耳今欲抑此而伸彼岂惟非古之意抑
非天子之意也先生始以严律蜀之士蜀之士畏威而
化者半弱终以宽待蜀之士蜀之士感恩而化者半强
六年之间骎骎乎德行之趋而无复浮华巧丽之习若
更迟之以年则丕变矣此又先生之自试者也先生以
为何如
卷二 第 8b 页 WYG1259-0444d.png
   瑞粟记
余领荐之明日葵心轩宋公示余一图亟取而阅之则
瑞粟也其一本差大凡十穗其一本次凡四穗其一本
减十之半而强四之一于乎休哉于乎休哉夫和则同
不和则独物之情也粟之穗本止于一而今也至于四
至于五至于十岂偶然也哉盖我贤王能丕式我圣皇
之心而无不和所以形和气和而天地之和应之也尝
记洪武间有以嘉瓜进者太祖曰尽天地间时和年丰
卷二 第 9a 页 WYG1259-0445a.png
乃王者之祯嘉瓜何与观斯粟也可谓和之极而丰之
奇矣不曰王者之祯何哉书生不能自已之忠愿贤王
益和厥心永保天地之和譬之宗子然常为父所喜则
三蜀幸甚虽然旦夕承弼以成其美于君者家相责也
宋公以为何如
   勤政堂记
弘治改元今天子新服厥命政亦维新开早讲晚讲以
探其原复午朝晚朝以成其务自朝至于日中昃不遑
卷二 第 9b 页 WYG1259-0445b.png
暇食用丕承无疆之休盖法天之健也维时公勤于论
道孤勤于弘化卿勤于分职史官勤于史諌官勤于谏
十有二牧勤于承流宣化数十年因循废弛之政一切
振举盖法上之健也某州牧某既勤其政以祗若上意
矣又作勤政两大字榜其居常听政之堂以寿诸不朽
而属予以记在易泰之九二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
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言泰将极而否欲来当艰
贞以保之不当恤其孚也我国家重熙累洽十纪有奇
卷二 第 10a 页 WYG1259-0445c.png
至于今日朝纲之作者坏士风之朴者浇民财民力之
盈者虚骎骎乎泰之九三矣传曰人定者胜天苟徒恤
其孚而不思艰贞以保之使城复于隍焉将何以善其
后乎此勤政之大意也若夫念终始典于勤则存乎其
人焉耳矣
   张留侯赞
为臣致忠为子致孝人之立身此其大较本心一放如
炎如焚子遗其父臣后其君惟文成侯亲扶赤帝忠复
卷二 第 10b 页 WYG1259-0445d.png
两雠孝通五世天下既定乃游太空清风峻节与世无

   诸葛武侯赞
人有恒言皆曰义利义根于天匪利可二孟轲既没此
道不明天下之人惟利是征猗欤武侯卓有高致自其
读书独观大义静以义卷动以义舒顺以义抚逆以义
诛外无馀财内无馀帛一夫有死曰予之责寝不安席
食不甘味元恶未枭曰臣之罪人之有过孰不掩之侯
卷二 第 11a 页 WYG1259-0446a.png
惟不知知则改之人之有技孰不妒之侯惟不闻闻则
聚之将星荧荧自天而坠大义虽明竟莫之遂万古在
后千古在前青天白日高山大川
   狄梁公赞
身列伪朝心注王室力可能中不可能知可及愚不可

   笔铭
曰元锐尔惟管城侯毋惑毋荒惟程之敬毋偏毋陂惟
卷二 第 11b 页 WYG1259-0446b.png
柳之正尔惟慎哉
   墨铭
曰元光尔惟松滋侯然而刚尔质之良莹然而光尔
文之彰尔惟懋哉
   砚铭
曰元默尔惟石乡侯流而不息可以成川静而不动可
以为山尔惟勖哉
   居庸关铭(有序/)
卷二 第 12a 页 WYG1259-0446c.png
居庸关本秦居庸徒之地自石晋没于辽以迄于金元
四百年矣我太祖高皇帝自南极出师北极此险始为
国家有太宗文皇帝自南京定都北京此险始为国家
重馀若永平山海白羊紫荆诸关虽皆国之藩蓠然未有
若此关之险之最也愚尝闻之唐之时突厥为最强及
李世绩为将太宗曰隋炀帝劳百姓筑长城以备突厥
卒无所益朕惟置世绩于晋阳而边尘不惊其为长城
岂不壮哉是唐之所以服远者在将不在险也宋之时
卷二 第 12b 页 WYG1259-0446d.png
辽为最强及司马光为相辽人戒其边吏曰中国相司
马矣慎无生事以开边衅是宋之所以服远者在相不
在险也虞之时三苗恃险逆命帝乃诞敷文德舞干羽
于两阶七旬有苗格是舜之所以服远者在德不在险
也然则居庸虽险岂国之所当恃乎虽然德以本之险
以居之相以经其中将以纬其外险固不可恃而亦不
可无也易曰王公设险以守其国此关之设盖取诸坎
云铭曰
卷二 第 13a 页 WYG1259-0447a.png
北极有关寔惟居庸天造地设畀我祖宗天险在上地
险在下百二十年承天之嘏帝凝骏命文德诞敷辟乾
阖坤与舜为徒相臣如龙将臣如虎亦既守之永镇千

   跋钓渔城志后
予尝观天下之大势矣立国于北者恃黄河之险立国
于南者恃长江之险而蜀实江之上游也敌人有蜀则
舟师可自蜀浮江而下而长江之险敌人与我共之矣
卷二 第 13b 页 WYG1259-0447b.png
由此言之守江尤在于守蜀也元南侵而必自蜀始岂
非有见于此与冉氏兄弟受知余玠而首画城钓渔之
策王坚张珏且战且守至死不渝岂非有见于此与向
使无钓渔城则无蜀久矣无蜀则无江南久矣宋之宗
社岂待崖山而后亡哉呜呼当兹城之城也宋无西顾
之忧元无东下之路使贾似道能用汪立信之策陈宜
中能用文天祥之策下游与上游齐奋内郡与外郡并
力天下事未可知也天时不齐人事好乖令人有千古
卷二 第 14a 页 WYG1259-0447c.png
不平之愤
   书江西陈大参赠其从子诗后
江西少方伯厚庵陈公为政之明年当献士于朝公之
从子大经纶之适应江西聘来司考校凡十有六日而
事毕纶之始得执滫瀡之养侍公于薇垣之私第又十
又六日而纶之始以去请公不听而纶之有京师之行
势不可复留也则燕之滕王阁以送之自为诗一章俾
侍史歌于大江之滨而属智识其后智尝读韩退之河
卷二 第 14b 页 WYG1259-0447d.png
之水诗见退之所以念乎老成者甚至退之尝谓老成
醇谨以文为韩氏良子弟其念之也则宜纶之以明经
中南畿乡试式分教于陈举足吐辞学者传以为法两
司考校皆以明以公见重于人人而纶之方且养根俟
实加膏希光期所以进于高明广大之域非特为陈氏
良子弟而已故公之爱纶之也不减于老成然退之在
河老成在海地之相去若此其甚远也而陈实中原距
江西不过三千里音问往往相望于道故退之之诗出
卷二 第 15a 页 WYG1259-0448a.png
于缱绻恻怛不能自已之馀而公之诗隐然有温厚和
平之气皆所谓发乎情止乎礼义者也至于推本先世
以来积善馀庆而期共相保于无穷又纶之所当籍记
而佩服者诗云乎哉纶之行时智以罪谪官雷州道出
豫章城下故得公之教读公之诗而羁病之馀学殖荒
落漫不知所以应公命纶之过蕴直亭见明之秋官将
谓智离群而索居也久矣
问大学之教以格物为先宋儒之论悉矣其论格物之
卷二 第 15b 页 WYG1259-0448b.png
始曰但立诚意以格之又曰且当常存此心勿为他事
所胜信斯言也是诚意正心又在格物之先也岂其然

问孟子曰人之性善朱子曰民虽众毕竟只是一个心
甚易感也今为风俗之论者曰某郡某邑之民善而治
之也易某郡某邑之民恶而治之也难而所谓难者吾
邑亦在其中然则孟子朱子之说非欤若曰人之性本
善而无恶也所以治之者本易而无难也孟子朱子之
卷二 第 16a 页 WYG1259-0448c.png
言是也则请闻所以治之之要
问汉高帝之废太子也周昌强諌于前叔孙通巽諌于
后帝皆未之听也吕后用留侯之计招致四老人羽翼
之而高帝卒不能违汉之国本所以翕然而一定者留
侯之力也朱子纲目详陈留侯之事备载胡氏之言取
之也审矣及其辨鸿鹄之歌也又谓留侯不为汉家社
稷谋而深有感于四老安刘反灭刘之诗是果自相背
戾而朱子未之定邪抑亦互相发明而读者未之思也
卷二 第 16b 页 WYG1259-0448d.png
问昔之论兵者曰兵形象水言随地而制流也此特论
其变耳至于立国之大纲经世之大略则亦有一定而
不易者苟算不熟于庙堂而欲恃一将之智以为命其
不至于误国者几希理宗之季元师日侵宋祚奄奄不
绝如线汪立信献策于贾似道请以五十万人守七千
里之江其言甚备似道不用以至于亡元师之渡江者
亦敬服之曰南朝用其策吾不得至此矣以愚策之当
时精兵止有五十万人若尽出之江干则都城之守必
卷二 第 17a 页 WYG1259-0449a.png
虚矣使元收合其诸道之兵并力于一而直𢷬其虚上
流下流策应不及其亡也可立而待也诸君子设以身
处其地而为之谋如之何可以万全
问范仲淹变法于庆历百世以为宜王安石变法于熙
宁百世以为病究其所以然
问伊川曰我之道与明道同晦翁亦以为然凡引用二
先生之言不复别以伯子叔子之号以今观之明道浑
融伊川严毅明道纯粹伊川缜密明道之言超迈伊川
卷二 第 17b 页 WYG1259-0449b.png
之言确实安在其为同邪
问人之为学各以其心之所欲为主学射者欲射学御
者欲御学织者欲衣学种者欲食学科举者欲仕也古
之人所以惟日孜孜毙而后已者所学何事乎
 
 
 
 立斋遗文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