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斋集-明-蔡清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1257-0757c.png
钦定四库全书
 虚斋集卷一       明 蔡清 撰
  诗
   自叹
五十虽未老巳知非少年欲将心事道秪恐付空言
   题扇
风本造化权却从手中得因思天下事也须著人力
   见武夷二首
卷一 第 1b 页 WYG1257-0757d.png
日日问山水今日见武夷点头一段意山灵知不知
泰山孔子登武夷朱子寓吾想万山灵亦羡二山遇
   别邹汝愚谪雷州某所吏目五首
识君未三月别君遽万里自疑非丈夫泪落不能止
识君未三月别君遽万里终不为君恨天地有正气
识君未三月别君遽万里应思生才难莫负乾坤意此
行比游学十年观造诣炎荒无友生神交李伯纪
慷慨出门去默与千秋期饱吃惠州饭少和渊明诗
卷一 第 2a 页 WYG1257-0758a.png
我观古丈夫挥手构寰区节士非得已矧彼章句儒六
籍垂世意岂为崇简书心丹宜细炼为邦者如愚
   哀邹汝愚六首
天地元无情汝愚信死矣举世嗤笑之吾独不如尔
汝愚信死矣展转泪沾襟一死未光明为君恨转深
年少心更赤竟以死遐荒英魂飘何许愿返托班行
思君真益友过我拟十筹思君不可作缄恨付春秋
君昔抗疏日计亦念至死正气由乾坤有怀莫能止有
卷一 第 2b 页 WYG1257-0758b.png
怀莫能止一死亦吾事
君气盖一世君穷直至骨身死无所归妻孥无黔突遥
遥万里道老父讶丧绋生子愿聪明为君长壹郁
   送黄邦瑞还广
抱病日㷀㷀君今又远行斯文谅有味分手能无情柳
色才沾白稍头又转青百年真转毂何以慰平生
   第一山和胡太守
一登第一山自觉众山小日起海门腾云连边树杳物
卷一 第 3a 页 WYG1257-0758c.png
情随运迁元化无时了一事类登山怀哉愧不少
   月夜云谷室联句
今夕复何夕青灯共片心联诗乘酒兴弄月傍花阴清
趣伴光景閒谈断古今万年不尽意要在自家寻
   福州寄同志
去家十五日始入福唐州宦心未汲汲乡思奈悠悠行
亦诿双老用何能一筹途中每自问揩目看春秋
   白鹿洞书院武侯靖节祠二首
卷一 第 3b 页 WYG1257-0758d.png
洞中那得卧龙踪因石兴思盖世公当日何人撑国事
洞中正尔卧真龙
靖节当年更隐忧欲为诸葛势难筹眼中风物皆非旧
惟有黄花共晚秋
   尹太守遗爱祠二首
山自苍苍水自深贤侯遗爱可胜吟至今一个祠前月
犹照当年抚字心
饶他橐里有千金难买邱民一点心今日泉山一片石
卷一 第 4a 页 WYG1257-0759a.png
千年永作牧民箴
   题何子完孝感诗
昊天罔极更何言此事惟堪心自怜满卷新诗传盛事
孝心当日岂其然
   月梅
冬里有春一味清不因风雪不知名问渠知己有谁在
月在天心人在庭
   四一迂士卷
卷一 第 4b 页 WYG1257-0759b.png
造物无言露却真采真多是看花人傍花随柳前川乐
数百年来几问津
   送唐给事两广盘粮三首
使君自说未更事足认使君自老成年来颇讶当途客
欲将矫拂辅升平
钱谷元非吾分外握算亦能助太平学术多君非口耳
此行认取旧书生
感君遇我特从容愧我疏庸百未通宇宙之间大有事
卷一 第 5a 页 WYG1257-0759c.png
烦君细问白沙翁
   题郑驿丞高冈九老图二首
九老高冈恣胜游西来匹马正追求我今亦奉吾亲去
紫帽山头境最幽(紫帽吾泉/名山也)
扰扰尘途二十秋归心今巳托东流披图喜见林间叟
极目云山兴不收
   题画舟中昂首者
闲棹扁舟出钓矶凉风掀动数茎髭江天一览清如许
卷一 第 5b 页 WYG1257-0759d.png
谁解昂头不语时
   建溪恋竹
 十月二十七日舟过建溪溪浒有竹数枝独秀出其
 伦类且近映溪流天光涵之上下玲珑其景妙甚为
 之停舟注玩不能去者久之舟中有王氏子自言能
 画因令图其像共载焉诗以咏之
一见此君便有情况临浮碧涵虚清行边不忍抛君去
敬写君真作伴行
卷一 第 6a 页 WYG1257-0760a.png
   飞鹤窥汀
一道风云次第经低徊有意在沙汀丁宁莫为缄鳞计
且看沧浪清不清
   遣兴
举天地间一正气谁能收之腔子里饶他身外无馀物
可受用的满天地
   读书评寄郑仲平
昨夜得一读书诀因风寄与吾人说此身跨在云霄上
卷一 第 6b 页 WYG1257-0760b.png
俯照人间了毫末
   又作文评
最爱前人一语真豪华落尽见真淳我今特与梅花约
桃李相逢各认春
   题周世祥员外又是一别卷
丈夫出处亦何意遇流则行坎则止都门才喜接春风
而今又是一别矣
   哀天台黄亚卿二首
卷一 第 7a 页 WYG1257-0760c.png
我入铨曹询故事心香一瓣属天台只今柱石庙堂者
多自当年推毂来
十年自占优闲地一札传来归夜台不惜官阶未极品
胸中生意尚无涯
   挽温方伯
一日盖棺万迹陈百年何事只忧贫输公勘破人间事
独执一清见古人
   戏友人作墨鹤
卷一 第 7b 页 WYG1257-0760d.png
天下皆知鹤质白怪君何意墨其身应嫌皦皦者易污
直将此意悟时人更愿无心待品物形形色色任天真
   登清源次马太守韵
行行行上北山巅始信人间别有天红日当头真可捧
白云著袖似相牵细思田土千般物何似清源一滴泉
我欲便为栖隐计壮心未忍负青年
   同黄石二生游狮子岩和陈少参韵
一上狮峰四望低恍然身蹑九霄梯风云何意俱来会
卷一 第 8a 页 WYG1257-0761a.png
虫鸟无心自在啼静对乾坤疑有话追思先哲愧留题
携朋更向清源去去路相将莫遣迷
   寄张廷实四首
    夜窗谕虫有引在京
 六月初二夜青灯独对纸窗外有虫款扣欲入者久
 之颇闷其徒劳而不得其门也然苟纳之则彼决然
 赴死地矣不忍也口号以谕遣之云
尔虫勿怆忙是乃灯灼光迷途殆尔福得路将自殃去
卷一 第 8b 页 WYG1257-0761b.png
去效尺蠖朝来朝太阳
    答林待用江湖念亦在京
每见江湖面便生霄汉心此心固未稳有病莫能任岂
惟吾身病心亦久清阴未须论世事归去亦自针
因见江湖面转得天地心天地心如何玄默行古今大
德自敦化川流本静深百年等旦暮浮云浪自歆胸中
无活水安得商家霖
    又和滕古甫见寄
卷一 第 9a 页 WYG1257-0761c.png
平居喜诵古人句男子要为天下奇却愧年来三十四
正是濂溪作县时
  兴动时亦尝试吟一二诗第清于此段工夫甚缺
  因诗伯扣及以请教耳诗虽不足言然区区心事
  亦略见于此昨承出处之问即是为复矣
   题盛用阳师省卷
我览师省字惕然中不宁悠悠老将至省身愧未能惟
昔有曾氏三省日有恒惟今有盛氏乃能上师曾师曾
卷一 第 9b 页 WYG1257-0761d.png
固非难师曾亦岂易省身勿泥三随地安着己柔者思
不随刚者思不厉操术必求精济人不谋利如此类推
之一息不容己此心贯万端疑即一贯地人品夫何常
希曾亦曾矣小子嗟后时羡君早立志从今创脚跟行
远必自迩
   同年会
爱我同年会会中皆俊英入同奉天殿出或各专城譬
如一家子腑肺亲弟兄或内而侍养或外以经营戮力
卷一 第 10a 页 WYG1257-0762a.png
家事理所冀家和宁丈夫始读书便拟掇科名及其既
登名岂徒娱一生高科一时事千载有汗青富贵无所
树风花不百龄端居时独念宇宙事非轻皇天生我曹
岂我私聪明民胞并物与此责在书生昔年窗下业一
一皆典刑少者忌谋躁老者戒宦成愿言各自爱年弟
复年兄
   题云谷室
山矗矗水簇簇白云一片卧空谷卧空谷兮浑无心乘
卷一 第 10b 页 WYG1257-0762b.png
风起兮应为霖
   秋江送别
我爱秋江水一清清彻底清波静涵万古心清流一泻
直千里君今从此发脩程我聊赠此淡中味
   和张大尹登最高峰每句上四字皆张诗
身在翠微兮我意登泰山之仲尼眼空溟渤兮而亦收
其吞天之势以助吾胸中之奇足蹑青云兮遂挥长风
而直上手扶红日兮光光明明于宇宙间是曰男儿
卷一 第 11a 页 WYG1257-0762c.png
   题商山四皓图
邹鲁儒生落秦火诸公正在山中卧咸阳宫殿三月红
诸公洞里自春风马上英雄饶善骂骂声不到商山下
独怜帝子意来虔一至汉廷力回天君不见李斯韩彭
皆菹醢秦皇汉帝亦安在当年商山四老翁至今人间
往往想丰采
   洛江行送业师
我有先生学行独不群籍籍声华动八闽我窃绪馀尚
卷一 第 11b 页 WYG1257-0762d.png
一荐嗟吾先生兮始自贡途充国宾先生不见伊吕当
年无科第自有功名万古新困龙若际风云便方潭勺
水可腾身虽然先生早了环中趣否泰由来都是春此
行如遇成都卜只问忠与孝不问屈与伸
   题严陵送别卷
我未识江生而知生之名生年始十六文采动群英乃
父严州守其学见之行承家今有子贤路拟相仍吾友
阮君浩杨钦及其兄与生同笔砚临别莫为情千里驰
卷一 第 12a 页 WYG1257-0763a.png
书来祈我赠诗声诗以道情志不以供人事矧我非善
鸣何以塞君意虽然仁者赠言古有之要之其言不必
寄尝闻君子学为己请赠此语当篇诗
   画图景
崇山巍巍矗天起根盘不知几十里万木群然山之巅
其中大者挺然长干而繁枝明堂之栋应可拟远山其
势浸微茫双峰直𥪡青云里丈人结庐擅山光闲来呼
童携竹杖出门一徜徉翘然矫首青云上意欲乘风至
卷一 第 12b 页 WYG1257-0763b.png
帝旁一得至帝旁俯首瞰下方何处民穷何俗陋谁为
奸恶谁善良便应奋起今日凭栏手为兹民胞物与一
铺张铺张毕塞吾责然后归去来兮旧山阿千驷万钟
奈尔何
   题洪氏慈节堂
慈母人间非不多慈而节者能几何洪母之慈似亦少
慈不徒爱爱而教一灯母子共分光母读子读影相吊
若其操节果何如为念夫家世业儒我今傥若差一念
卷一 第 13a 页 WYG1257-0763c.png
万卷家藏弃无馀天地一逆旅百年能几许夫在则视
夫夫亡则视子但愿子有立夫死犹不死妾身自分止
于此吁嗟兮洪君君母之贤世罕伦君今莫计位高下
只取胸中一物真我闻立身须以道善名是显亲汗青
岂必皆达者未计眼前屈与伸我亦为人子年来已度
三十春家贫自少事章句父祖力家百苦辛往年吾祖
己捐弃临行犹愿孙成器而今一第市童怜痛哉吾祖
安在矣祖母于今老色深念之中痛不能任双亲四目
卷一 第 13b 页 WYG1257-0763d.png
仅一子况复暮景仍骎骎平生学力尽虚耳世事颠迷
无与比静中自笑复自悲授之以政将何以每览程朱
性理书践履一意负心期古云三十骨骼成轻暴气质
若未移颜渊三十德行立邓禹三十功业毕我今三十
何为哉少日已去老将来父祖教育良可哀为感洪君
诉母苦客灯独对泪如雨濡毫不管诗家数为君草草
传心语
   四哀诗
卷一 第 14a 页 WYG1257-0764a.png
 成化辛丑予自京师南还以病少留严州严之士就
 予馆问所疑者二十人其中杨氏二子铣钦最敏而
 厉夜读书率至四鼓日不复就寝予固期其成而常
 戒其过也越数年钦领乡荐而铣以病卒其亲友皆
 曰是过于苦学所致噫死生有命固己独不曰守身
 为大父母惟其疾之忧乎知所以为学者正不当尔
 予今不得九原而责之矣独念其正身刑家之化有
 可言者铣病亟妻陈氏年二十四哭曰妇人丧夫其
卷一 第 14b 页 WYG1257-0764b.png
 初谁不云守节但不保其终耳且后日守节与否死
 者亦安知其能悉哉遂潜入室自缢死既盖棺而夫
 目亦瞑遗一女钦育之未几亦死钦哀痛久甚而不
 能忘也因求大司空铁泉胡先生大司成双溪刘先
 生为序为歌以存兄之名以传嫂之节以伸巳之恨
 予素不能诗文适览二先生之作怀昔感今自讼其
 缺也不揆而续貂焉而乃追尤铣苦学之过者以钦
 此病犹或未尽祛也设有议予不宜用死者之事戒
卷一 第 15a 页 WYG1257-0764c.png
 生者则岂知予与钦相与之情哉失言之咎吾宁任
 之四哀之目见胡先生序云
    一哀兄
古有二宋与二苏我意二杨亦并驱铣也早逝钦也孤
霜月哀哀孤雁呼铣也之逝何早乎旬日期尽万里途
    二哀兄即师
昔日小苏与大苏对床旧约老不疏生今此愿不可摅
青灯独对读遗书读书之意竟何如立德立功泽八区
卷一 第 15b 页 WYG1257-0764d.png
显祖宗兮大门闾伸兄遗志无使孤
    三哀嫂死于贞烈
一死人生所必有佐逆偷生多白首往往仍出儒绅胄
到此昏颠不可究娟娟女儿闺中秀夫危未绝命先授
所决夫目得亲觏青天白日九地透至性独能全所受
宁知身名朽不朽嗟嗟末世多盗儒如此女儿真丈夫
若夫昔也曾师吾吾今以若为师乎
    四哀侄女死于孩提
卷一 第 16a 页 WYG1257-0765a.png
兄嫂相从九地游独遗孩女哭啾啾丁宁内人勤恤收
古有伯道若知否神理茫茫竟莫求掌中珠失竟莫留
骨肉之恩竟莫酬此恨此恨百年何人瘳
  杂著
   管见上堂尊
治病者必求其致病之由然后药力之施得其地而病
可起不然药物千种所投泛漫无益于疾也近日彗星
之异天道玄远固未可必知其果为人间何事而见然
卷一 第 16b 页 WYG1257-0765b.png
以目前之事计之或者外寇之势方张而吾所以禦之
之具潇然无一可仗天之意其为此耶愚谓此病
非病源也数十年来上下玩安忽危纪纲日以废弛纪
纲日废则士风日弊士风日弊则民力日屈民力日屈
则国势之危隐然无形岁复一岁如种在地萌动有期
政使无边场之警亦将有境内之忧故今日急务在朝
廷之纪纲其次乃在边境纪纲既振朝廷既正疆场自
固外寇自服矣何谓纪纲不振愚不能周知四方事姑
卷一 第 17a 页 WYG1257-0765c.png
以耳目所及者言之前岁清宁宫灾皇上躬自脩省又
诫论群臣各陈时务得失于是两京科道官请以皇上
所得李广所受朝士贿赂簿籍按行黜罚而更贤共理
此固亦脩省之大节目也而中外臣僚徇情为己曲相
弥缝竟使皆得无恙纵以人众为疑亦当去其太甚奈
何公论所指曰某为奸之首而奸之首乃晏然朝端不
动矣曰某为佞之魁而佞之魁乃亦晏然朝端不动矣
至其所贬逐以应天变者仅言事御史胡献一人耳即
卷一 第 17b 页 WYG1257-0765d.png
此一事皇上所亲目而切齿者臣下犹能巧计弥缝如
此况于其他之可以游词浪说眩惑于万里君门之外
者哉愚虽不能悉举抑亦无待深言今日纪纲之废弛
一至于此士大夫风俗安得而不坏乎故一波动万波
随谓罪皆计免何用惴惴怀刑谓功皆可以权得何必
孜孜从事苟可以利其身赤子之填委沟壑不暇恤也
苟可以利其家君父之大事所系不暇顾也非但大奸
大佞其实至愚至痴士风如此民力之屈尚忍言哉今
卷一 第 18a 页 WYG1257-0766a.png
士民之贫者无立锥之地而宦官厕养至有宅舍拟于
公侯金银动以万计此皆万民膏血所萃也朝廷锱铢
而取于民以为士马之资者乃多充牣于庸将之家转
运于权倖之门于是兵弱不能卫民敌骑一至而边人
身家一扫空矣诸若此类愚亦不能尽言也意今日中
国之虚实四裔亦当知之过半矣甚可惧也抑岂惟四
裔为足虞前世草木间英雄往往乘间而起盖士风弊
则人才乏民力屈则兵力弱今日天下大势皆然故谓
卷一 第 18b 页 WYG1257-0766b.png
备禦之具无一可仗也其可不汲汲及时振吾纪纲以
救药之乎夫贤者必用不肖者必去有功必赏有罪必
罚此纪纲之大凡而朝廷之所以为朝廷者也尝怪周
世宗以盖世之雄举中原百郡之兵而伐南唐宜若无
事于再举者而乘舆三驾首尾四年仅得江北而无全
功何则当时南唐仅能持其纪纲也如叛将朱元之妻
枢密使查文徽之女也文徽以宠臣故表乞全其女命
唐主批曰只诛朱元妻不杀查家女当时无有能以巧
卷一 第 19a 页 WYG1257-0766c.png
计弥缝之者故国虽弱小犹能支吾大敌焉况以今日
堂堂天朝幅员馀万里万国无二尊曰兵曰财色色皆
可办者惟纪纲朝振则国势夕张矣不然地大不足恃
久安更可危也当宋元祐閒朝廷相司马光而黜章惇
辈尽革熙丰弊政辽人闻之戒其边吏曰中国相司马
矣慎母生事开边隙以此观之中国动息四裔无不知
者其可自废吾所恃以为外域利哉更以周世宗高平
之战观之才一按诛败将何晖樊爱能等而兵势遽赫
卷一 第 19b 页 WYG1257-0766d.png
然改观于俄顷之间自后百战百胜率如破竹之势则
纪纲为国之命脉举四肢贯百骸至重而不轻也明矣
若夫纪纲根本所在则又在于人主之一心故心正则
百事可正理明而后其心可正讲学而后理可明学必
正学母徇于文艺之末而后有明理之功其指要则皆
不外乎真氏大学衍义一书所言矣呜呼此一书者真
圣学之藏宝也人主不但当以日讲经筵凡深宫燕居
之际终食造次之顷皆当时时诵服不少遗忘务使其
卷一 第 20a 页 WYG1257-0767a.png
言浸渍融化于一心之内而时出迭见于应物之间然
后为有得而天下事皆可无俟多言矣不然安得事事
而争之旦旦而正之也哉此虽书生之常谈其实不易
之至理盖不患外域之不服而患朝廷之不治不患万
事之不理而患君心之不明今日脩省之计伏惟大臣
为国家先谋其大者生之言粗疏繁絮非敢拟为尊者
所采以献上也冀采其意而更为词以献上耳
   又
卷一 第 20b 页 WYG1257-0767b.png
今日兵备废弛而边境为尤甚其当救为尤甚急盖朝
廷养兵本以制敌而今多役于权要之门朝廷给财本
以养兵而今多落于权要之手气势不振于未战之先
威令不行于方战之际功罪不明于既战之后我之虚
实既素为敌之所窥敌之虚声益足为我之所畏今欲
救之粮赏宜遣朝官以颁给不必悉关由于将领私役
宜专委官以防察无事则宁恣之逸游非亲得隽于矢
石之间者不得冒功宜从兵部报效试中者乃遣之一
卷一 第 21a 页 WYG1257-0767c.png
或败事于旗鼓之下者不得逃罪宜委方正官员纪功
者并察之然其要在于将帅之人品不凡人品不凡则
无事于防察以妨其权其机在于朝廷之纪纲振举纪
纲振举则自将帅以下无不用命昔侬智高屡败官军
宋一用狄青为总帅而南方遂平于旬月之内周世宗
始败于北汉立诛败将何晖樊爱能等而兵遂无敌于
天下唐群帅讨淮西之兵不用宦官监军而用裴度临
督一举而事定盖同此将领同此士卒同此器械同此
卷一 第 21b 页 WYG1257-0767d.png
粮赏亦在乎所以用之者何如耳此非经世之大本似
亦救时之急务也谨具手启以备采择之万一
   自箴十四条
夫礼者贤愚贵贱之相休戚存亡之几也
四肢百体身之肤壳也愚恶者所均有也心术言行身
之精也思齐贤者所致力也于此而不致其力焉是无
身也所存者肤壳焉而已矣多言何为
事理通达而心气和平故能言品节详明而德性坚定
卷一 第 22a 页 WYG1257-0768a.png
故能立此语其谁不知诵之顾实得者难耳
人之真常见于饮食言动之末因仍造次之间故君子
慎独除邪之根也不然毕露矣
善爱其身者能以一生为万载之业或一日而遗数百
年之休不知自爱者以其聪明而际盛时操名器徒以
就其一巳之私而已矣所谓如入宝山空手回者也
斯须不离乎正大则俗所谓吉者亦自不我离于斯须
矣虽或不吉犹吉也断乎必然也天地不能违者也
卷一 第 22b 页 WYG1257-0768b.png
虚而一尽矣
最要静愈静愈灵
步步是理即步步天堂
盖闻天地所以长久者以其气运于内而不泄耳故仁
者静而寿天下事断非浮躁者所能完也
分阴不惜学力不充当事临疑口耳无所归手足无所

不学无术之弊至于赤族
卷一 第 23a 页 WYG1257-0768c.png
立人之道曰仁与义一阴一阳也盖凡接一切人应一
切事皆当以仁为主至于仁之行不去处便有义以裁
之矣故不穷
(阙/)     许多当避嫌(阙/)  便以圣贤自拟王
应韶云此鲁男子善学柳下惠之法也
   书戒五条
吾置书亦甚难子孙宜念之善读之则忠臣孝子硕德
奇才之士皆自此出不负吾所以积书之意也不善读
卷一 第 23b 页 WYG1257-0768d.png
之或仅足谋禄利而已行业无闻物论不与书于汝竟
何有哉吾墓土亦无辉矣
读书贵乎以序而一一则可以致精精则有得而著己
矣学不著已虽多何为
前辈云皋夔稷契何书可读盖此数公者虽未尝读书
亦未尝不穷理也穷理力行以致用学之为道何以加
此吾尝见有胸富万卷笔下如流而实于其身不得几
字受用者则学其可不务择术哉使皋契辈生今世吾
卷一 第 24a 页 WYG1257-0769a.png
知其亦自不能已于读书但其读之得术耳
每读书时辄有欲取而用之之心则亦何必多为也然
既有是心则又自不容不多矣
书籍视他物尤须爱护小学书载颜氏家训一段尽之
矣其借人更须慎
   与郭文博书(凡九段/)
 承文博书拳拳欲得京师中好文字议论以为进学
 之助吾自到京一向匆匆未有可以答来意唯天官
卷一 第 24b 页 WYG1257-0769b.png
 冢宰王公举朝士大夫皆以为方今第一等人吾颇
 辱其教爱时召至书轩赐之谈论间及书史多有可
 发吾人志意者因忆数段录寄
    其一
皇上一日御经筵公侍讲退召问予以大学心有所忿
懥一章之旨予略述旧闻以对公颇然之因曰今日当
讲先生于此数句各贴一先字谓事未至而心先有所
忿懥则忿懥之行不得其正不知若无个事有以激其
卷一 第 25a 页 WYG1257-0769c.png
忿懥彼亦安得无端而生忿懥耶即是有所忿懥则忿
懥即著于其事矣又安得谓之无事而先忿懥耶予意
公此说尽精切苟非有得于体验者宜道不到此故录
之公且微笑当讲先生未必有体验身心之学也
    其二
中庸道不远人章自诗云伐柯伐柯至君子胡不慥慥
耳公亦疑只是一串意谓忠恕贯天下之道如何只把
作爱人一端之事吾故意朱子或先入于张子正蒙中
卷一 第 25b 页 WYG1257-0769d.png
所载之三言也
    其三
论语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公不以予旧说为然曰朱
子之说亦未当也忠恕不宜分贴一贯曾子本意是谓
忠恕一理贯天下之道而无馀者也故曰有一言而可
以终身行之者其恕乎不知朱子若得闻此说以为何
如亦可见此公之高也此方是真学问者乎
    其四
卷一 第 26a 页 WYG1257-0770a.png
孟子无为其所不为无欲其所不欲公亦以为上句是
以义制事方外之功也下句是以礼制心直内之功也
且曰尽之矣故曰如此而已矣
    其五
人之有德慧术智者恒存乎疢疾公亦谓朱子所解恐
未当盖孟子本言凡人之无智慧者心常安泰不知忧
患甚者安其危而利其菑惟有智慧之人则心便常存
夫忧患故独孤臣孽子身履乎逆境其操心也危其虑
卷一 第 26b 页 WYG1257-0770b.png
患也深故能在邦必达在家必达行无不得也此说如
何疑朱子解恒存为常由存字与由字义本相远此亦
可备一说也
    其六
易经仁以行之公亦欲主当理无私之说谓爱字狭但
宽以居之欲作宽缓以区处之此说未能无疑
    其七
系辞传之说亦多未能合公本治易然于各经亦皆涉
卷一 第 27a 页 WYG1257-0770c.png
猎尤熟于书诗常言我亦垂老方理会学问此亦可见
学问之有益于人矣不然此老何以至今日尚拳拳也
而公之德之才垂老而不衰者其有得于学问之力益
信矣公今年七十四
    其八
有一给事中奏请求天下之异才者事下吏部议公偶
问予曰此事当何如议处予谢以浅陋不足与此等言
论公固令述所闻于朋友间议论云何予对言异才尤
卷一 第 27b 页 WYG1257-0770d.png
光岳所靳亘古不多得今日上之人虽未可绝望当世
之无人然亦不可必求其人以实其科端教养精举察
而己矣至于天下之人尤宜自量不可因上之有求而
妄应其选以远大自励而巳矣况今天下人才大概以
科目收尽矣此外所遗异才宜不可多得然清亦疑天
下异才或不入于科目但恐亦须以试而知尧之于舜
且历试之必若求之于林野亦当先求于庶官之已试
者也
卷一 第 28a 页 WYG1257-0771a.png
    其九
公又问今学者满天下何故异才难得予对言是固有
由也上之人所以养之者本未尽其道下之人又幸际
时之升平而售之急耳以生所见言之如生稍知章句
训诂人便举而进之于学宫矣未几作经义甫成篇便
得补廪以为当然矣又未几作三场文字才可读便迫
迫期中举中进士矣一中进士则官已到手或无暇于
学或自以为无用学矣其仕而能学者无几耳又或有
卷一 第 28b 页 WYG1257-0771b.png
过时捍格之患盖识见既浅践履必薄规为必粗非所
谓俟其熟而食之者也况自幼入小学而其所学者多
非学做人之实事人才之不如古者以此故虽有异质
者亦不能成异才生等躬坐此病今日虽知悔前之欠
实蹈捍格之患矣公曰然吾儿子承裕今年二十三丙
午年已中举然吾未欲其急于仕且令静览群书间阅
世务冀他日得实用耳此一段似有益于吾辈故详录

卷一 第 29a 页 WYG1257-0771c.png
   自警诗
自怪读书廿馀年于今始解书中意往闻世俗语津津
总道读书万倍利吁嗟读书只为利是亦商人而已矣
古昔圣贤所树立明并日月照天地非义一毫绝胸中
方能充养浩然气方能做得人间事彼志美衣兮沐猴
而冠耳司马相公何等人巍巍勋德甘布被彼志美食
兮多是啖同类人能饱德膏粱薄簟瓢之中有馀味或
志宫室事华居寇公楼台何地起丈夫以宇宙为家道
卷一 第 29b 页 WYG1257-0771d.png
义是安形骸鄙或志田宅遗子孙贤而多财亦损志关
西所遗惟清白云仍百代荣其裔此外或为燕居娱帷
薄之间尤所忌挺挺时贤杨继宗之官能不携其累吁
嗟复吁嗟世上荣枯无百年人生芳秽有千祀静言思
之吾将哀若复不坚须早逝经云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今亟书此我拿诵之每旦出房用提吾耳庶几不至羞
见尔
   寄张廷实书
卷一 第 30a 页 WYG1257-0772a.png
 别吾廷实久矣得缉熙先生倾款连日私以为天饷
 也翌旦且复西东敬就灯下索笔附上愚见一二代
 面论因便示正幸也向日所寄宋地官来华翰及次
 韵白沙老先生诸诗已领感佩感佩
人之一身亦微矣而充其能事直至于与天地参者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且看圣人是甚么样下工
夫我辈尚何以自诿乎
每读书时辄有欲取而用之之心则亦何必多为也然
卷一 第 30b 页 WYG1257-0772b.png
既有此心则自不容不多矣
天地人物柄皆在静上
道学乃造化元物也故灵
透地穿天木石眼经邦济世水云身
心当静处天机现气到完时鬼力随
   与姚德辉
古云三十年前好用工吾人年且三十矣将奈何昔项
羽之救赵也既渡河沈船破釜持三日粮示士卒必死
卷一 第 31a 页 WYG1257-0772c.png
无还心一战胜之由此遂霸天下夫羽无足言也然能
决志用勇直于死中求生如此是亦学者所当师其一
节而未可以人废也漳浦姚德辉从予游将归求予言
以警其惰予始为借粗论之会见陈进忠其亦以是语
之也
   赠郑温卿宰邹平
虚心顺理毋激毋随凡弊事且先去其太甚者使爱孚
于下而敬不失其上久之无不可为之事矣
卷一 第 31b 页 WYG1257-0772d.png
凡能为百姓立久大之利者类非作色于旦夕者所能

学者平居常患不得行道一旦得百里之邑而君之多
有不乐就之意是皆欲一蹴到公卿者邪安在其为行
道借曰今之作县实难然贤公卿由此而出者多矣谓
非进德之地其不可也夫
自古卿相与草木同腐或遗臭于世者何限而卓鲁辈
乃仅以一县令名万世其后来亦多至卿相盖其初心
卷一 第 32a 页 WYG1257-0773a.png
但知为县令而不知为卿相也
辱误爱索赠言顾闇劣何以称求益之盛心适归来夜
已深得惠东云发行在明早拙才匆遽不能成文草草
如拾碎耳然何事于此吾温卿平昔所读书多矣
   庐墓文移一条
钦差提督学校江西等处提刑按察司副使蔡为庐墓
以终丧服事据饶州府呈据本府儒学申据本学廪膳
生员周鸿呈有母董氏于弘治十六年八月二十六日
卷一 第 32b 页 WYG1257-0773b.png
病故至次年闰七月二十六日父又继故鸿居丧三十
九个月母丧虽终父服尚缺一十五个月况庐墓未满
二年痛哀之情不能自释云云如蒙呈乞姑容在外庐
墓私补父服等因备呈到职参照先王制礼不容稍有
过不及之差周鸿母丧几一载继丧父则父母之哀一
时俱已作于其心而父母之服及一切丧事俱不容不
并行于外矣今乃欲于母丧二十七个月之后复脩父
服如数则是方母服未满之先其哀父之念能且遏之
卷一 第 33a 页 WYG1257-0773c.png
使不行格之使有待乎宜无是理也盖虽过厚之意实
非中正之行方今三重昭昭文轨攸同自用自专常刑
罔赦吾所期于鸿者要在为善于独不求甚异于人使
无名过其实乃为恰好不谓此举乃涉迂怪也故为直
之使知所励
   答洪元达书凡十三段
 承元达书一通及问目三条览之知学识进步至喜
 也前二条所问虽关理致却容易剖析末一条只是
卷一 第 33b 页 WYG1257-0773d.png
 度数之间然颇难分理自克忠到数日尚匆匆未暇
 序答兹遇人便且就末条所问述其管见其前二条
 稍暇亦当寄复以相质證有未安处便中希更不惜
 驳难如此往复最有益也
    其一
按孟子注云周七八月夏五六月则周正月为夏十一
月可知矣是乃所谓天正者也不然天正之正字何所
安著商正义亦宜然但愧览阅未博不得其證耳
卷一 第 34a 页 WYG1257-0774a.png
    其二
易临卦本义云或曰八月谓夏正八月于卦为观其以
或曰冠之者界前说也前说是谓八个月也非必以周
正言也然周正于遁卦之六月亦适谓之八月但文王
系辞时未有周正耳
    其三
春秋胡氏传夏时冠周月之说虽非后学所敢轻议然
每读之觉其曲折费力终未能惬然于心或意经所书
卷一 第 34b 页 WYG1257-0774b.png
王正月者盖谓时王之正月明其非夏时商时所谓正
月耳为自夏商以前便已有三正迭用之事矣夏启声
有扈之罪云怠弃三正可见矣故夫子于春秋有王正
之文欤想王正二字亦有自来不必是孔子所立也
    其四
夏时冠周月之说朱子当时又尝疑之其说见春秋大
全注云文定春秋说夫子以夏时冠月以周正纪事谓
如公即位依旧是十一月只是孔子改作春正月某便
卷一 第 35a 页 WYG1257-0774c.png
不敢信据今周礼有正月有正岁则周寔是元改作春
正月夫子所谓行夏之时只是为他不顺欲改从建寅
耳愚谓据朱子说则周时之所谓春非夏时之所谓春
亦明矣此说与今胡传不同
    其五
正字既可推移而迭用春夏秋冬疑亦可随之而递迁
矣设使今日乍以十一月为正月人必怪之然久之人
亦必安然以为正月而不觉其异矣使今日乍以十一
卷一 第 35b 页 WYG1257-0774d.png
月为春人又必怪之然久之又必安然以为春而不觉
其异矣试以他事试之便亦可见但周正终不如夏时
之善故夫子私以授颜子曰行夏之时若夫春秋所载
皆周之事其从周似无疑孔子平日以生今世反古道
者为何如人顾于尊周之书乃自犯之乎其告颜渊云
云者谓若得邦家而制治则云云也胡氏以为此见诸
行事之验也愚未敢必其然傥如其说经文不用书王
字矣而又何谓作春秋以尊王也
卷一 第 36a 页 WYG1257-0775a.png
    其六
胡氏所据有二说一曰前乎周者以丑为正其书始即
位曰惟元祀十有二月则知月不易也是未知有三正
迭用之故矣既改正便当改月数也又周诗七月篇亦
有用夏正者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之类
    其七
又其一曰后乎周者以亥为正其书始建国曰元年冬
十月则知时不易也不知秦百事不师古颠倒错缪何
卷一 第 36b 页 WYG1257-0775b.png
可殚言其以亥月为正已是不识正字为何说矣则又
安知改月以从时乎纵使改十月为正月亦一槩颠错
耳本无足深论也
    其八
周以建子之月为岁首未尽善也孔子春秋不之改者
据实而录也秦以建亥之月为岁首又全无谓也朱子
纲目不之改者亦据实而录也周改正春秋于岁首则
从而正月之秦无所谓改正者纲目于岁首则只从而
卷一 第 37a 页 WYG1257-0775c.png
十月之此亦可證春秋于周月数未尝改矣使胡氏脩
纲目亦将以夏时冠秦月而谓之春正月乎其曰冬十
月者又秦之不知师古而偶存古之一节者也然皆无
足深论
    其九
又按庄二十八年冬经书大无麦禾胡传曰麦熟于夏
禾成在秋而书于冬者有司于岁抄会计岁入之多寡
虚实也此说亦觉曲折愚意经所书之冬即夏时之秋
卷一 第 37b 页 WYG1257-0775d.png
也其与夏麦并言省文例也若大无麦禾为指在仓廪
者则大有年亦为指在仓廪者乎
    其十
冬十月既云建亥则月数用夏正明矣此节无庸疑者
自秦始皇二十六年以后至汉武帝太初元年以前俱
用冬十月为岁首来问谓纲目于汉武未改朔之前一
皆以夏正书之大槩然也但正月之正字为虚用耳
    其十一
卷一 第 38a 页 WYG1257-0776a.png
四时及各月数虽易而甲子未尝易也故夏正月建寅
周三月亦建寅商正月建丑周二月亦建丑知此则知
如今年辛亥须管到建亥之月然后今年岁君始满明
年壬子亦须管到建亥之月然后满今俗以十二月交
春时为满者非也所以千岁之日至必以甲子年甲子
月甲子日甲子时为历元云
    其十二
大抵周时虽以建子月为正月然天下终有呼为十一
卷一 第 38b 页 WYG1257-0776b.png
月者馀仿此故左传载僖公五年卜偃言灭虢之期曰
其九月十月之交乎丙子旦日在尾月在箕鹑火中而
下文即云冬十二月丙子朔灭虢林尧叟注云以星数
推之乃夏之九月十月晦朔交会之日夏十月周之十
二月也是周人固以周正纪事亦或有时用夏正矣盖
公家纪事必用周正者时王之制也私家纪事或用夏
正者以所自来者远也而亦可见夏时之正有非周正
可及在人自有所不能置而不用者也予尝谓凡古圣
卷一 第 39a 页 WYG1257-0776c.png
贤所创法皆不可据今所便而任己见轻改之以周公
之圣夜以继日之思其改夏正一节分明改得未尽善
况他人乎
    其十三
三正迭用之说似疏而通且亦有据其试思之前二条
得暇更欲写出若他有疑尽可寄来商量此段可质恒
谦亦可寄德馨仲殷二友议之
   圣人心安于正论
卷一 第 39b 页 WYG1257-0776d.png
昔有问于程子者曰形貌怠惰而心不慢可乎程子曰
安有箕踞而心不慢者愚尝因是而得夫心迹相符之
说今观鲁论记夫子席不正不坐而先儒谢氏以圣人
心安于正释之呜呼心迹之相符也审矣盖知人之箕
踞由于其心之慢则知圣人之席不正不坐由于其心
之安于正此其心迹相符之理正可以相形观也愚故
特举程子之言以发谢氏之意于以见学圣人者必自
治心始也是为论
卷一 第 40a 页 WYG1257-0777a.png
   刘项论
或谓刘项虽成败不同要皆一时英雄也愚窃谓不然
夫英雄以识见为先项氏当垓下之败曰此天亡我非
战之罪且羽既以其亡为非战之罪则自古之亡者如
桀纣如幽厉可数也其果皆战之罪乎而帝王之兴也
又果皆战之功乎此则项氏之识见也项氏无论矣高
帝大风之歌曰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
方呜呼王者之守四方也猛士而已乎此则汉高之识
卷一 第 40b 页 WYG1257-0777b.png
见也虽其仁暴兴废不同要皆未到英雄本色也
   岳飞班师
呜呼岳公报国之志所以终不酬者果天耶人耶彼高
宗秦桧无复论矣愚独恨公之未知权也孝子之于亲
也从治命不从乱命公向者亲受高宗肺腑之属曰中
兴之事一以委卿矣今乃无故一日十二金字牌趣班
师此非桧之为而谁桧为之而高宗听之则亦乱命之
类耳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正谓此也苟利社稷专之
卷一 第 41a 页 WYG1257-0777c.png
可矣公亦素好左氏独不知断以此义耶且其时万世
之悲愤既积吾胸中不世之机会又在吾目前朝廷乃
无故入奸臣之言使我十年之功废于一旦将不复以
宗社为意父兄为念果何说也吾为国臣子誓赤心报
国者也矧有成命在又民遮道恸哭者声振野此亦天
意也不以此时特出不得已之计脱然于寻常法度之
外而有所敢为则终为奸臣所制缚而君父大事自我
去矣又何言哉夫权奸可畏高宗之不足倚吾亦知之
卷一 第 41b 页 WYG1257-0777d.png
矣独不见前日宗留守乎人臣杀其身有益于君则为
之况污其身以善其君乎当日之事愚以为正当用权
以济直驰表而南极陈时之难得易失不敢自坠于奸
臣之计以负陛下肺腑之托而延吾国家万世之辱随
举鞭而北灭此而后朝食可几也胡为乎竟以不得擅
留一语自将哉夫徇君命之忠孰与为吾君报万世不
共戴天之雠之为忠也且高宗之所以忍与金和而急
召公者亦惟惧吾力之未足以克而反速来祸耳今吾
卷一 第 42a 页 WYG1257-0778a.png
自揆吾力必克无疑矣一举而克之以还报吾君以为
如何也既克之日安集之馀人民府库籍上于朝将士
卒伍亦约束以俟朝命吾特蓬头跣足步至国门上表
自劾其违命进兵之罪藉藁以待粉身碎骨万死甘之
吾赤心报国事毕矣傥必吾全则从此乞骸骨归田里
终身布衣蔬食自处于除名不叙之数曰后有违君命
者虽能成功如此律若是亦足以存王法而白此心于
吾君与天下来世矣盖其辙行虽近类桓温而心迹则
卷一 第 42b 页 WYG1257-0778b.png
与温有间不害为同行异情也此乃所谓权也夫权出
于不得已者也若果不得已而犹不用权虽圣人无以
济事而圣人亦不立权之说以教天下万世矣况公当
日之事尤非可以一夕安者乎易有之曰大过之时大
矣哉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意大过之时必有大过人
之才而敢为大过人之事不胶于寻常故辙焉乃克有
济也是故以天下与人上世未有也而尧始行之君无
道而伐之上世未有也而汤始行之君覆典刑而放之
卷一 第 43a 页 WYG1257-0778c.png
自艾而复之上世未有也而伊尹始行之万世之下终
不闻有以为名教罪人者使公当日而出此其要归于
忠孝耳又非有改立放弑事也谁得而罪之嗟夫大丈
夫建大事苟非利己安能为寻常法度所制缚哉青天
白日万世一日也所责备乎英雄者正在此耳今一解
而归非惟前功尽弃其身之不免人固已豫知之矣呜
呼公何不为赵氏九庙神主惜此去就乎此见可与权
者之难也呜呼使公当日雪耻之志既酬而后为桧所
卷一 第 43b 页 WYG1257-0778d.png
害愚亦为公甘之矣
   皋陶执瞽瞍疑
桃应问曰舜为天子皋陶为士瞽瞍杀人则如之何孟子
曰执之而已矣执之之说愚犹未能释然也夫舜君也
皋陶臣也臣之于君犹子之于父也瞽瞍寔舜之父则
亦皋陶之大父也不然亦非皋陶之属而为皋陶者乃
但知有舜而不知有舜之父知有其父而不知有父之
父执之而已矣愚恐皋陶于此或有所不安也非惟不
卷一 第 44a 页 WYG1257-0779a.png
能安其势必至于使舜窃负以逃而舜之逃实皋陶驱
之也则一时之天地神人其将委之谁乎为匹夫复雠
固义也以一匹夫之故而遂废天地神人所依归之圣
主于权衡得乎孔子曰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
矣舜父杀人皋陶必执而戮之舜亦听其执而不禁焉
如此乃得为直乎夫皋陶明刑以弼教也使天子之父
杀人为之臣子者必执而甘心焉斯亦可以为教否乎
凡此皆愚之所展转于心而未能寔得圣贤之意者也
卷一 第 44b 页 WYG1257-0779b.png
然则桃应之问也孟子答之当云何窃意孟子当时只
可答云若舜为天子其父必无杀人之事也如此则绝
不费辞而已足以倒桃应之问矣设桃应复曰瞽瞍向
者尚欲杀舜矣何以谓其必无杀人之事也则将应之
曰欲杀舜者未底豫之日也瞽瞍之未底豫也舜方如
穷人之无所归其肯安受尧之天下乎既受尧之天下
则瞽瞍底豫矣瞽瞍既底豫又安有杀人之事也设桃
应复曰瞽瞍未底豫舜尝妻帝之二女而不告矣受尧
卷一 第 45a 页 WYG1257-0779c.png
之天下又安知其必底豫而后可也则将应之曰不告
而娶为无后也孟子固有是说矣然无后与无亲其罪
恐未易差等此又愚之所未能释然者也且不得乎亲
不可以为人又可为天下君乎姑记其疑以俟达者
   卫武公孟子孰优
邵国贤述某人问卫武公与孟子孰优清谓武公实践
之学疑孟子无以过其入为王卿士信无瑕可指矣然
不闻有大建立于天下后世也使孟子得君计其规模
卷一 第 45b 页 WYG1257-0779d.png
运用当有旋乾转坤张皇皇极之理不但如斯而已也
抑六合之内上有天下有地中有人自伏羲神农黄帝
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颜曾思孟及周程张朱之数
圣贤则尽人道立皇极于中而上配天下配地更无所
与让者也其馀群哲则槩似紫薇垣中诸有名大星宿
环拱乎帝座者也曰然则诗谓睿圣武公又何得为孟
子屈邪曰伯夷伊尹柳下惠独不谓之圣乎但谓有功
德于一时则可孟子则有功德于万世愿学孔子而不
卷一 第 46a 页 WYG1257-0780a.png
为夷尹者也故宰我谓夫子贤于尧舜是亦可以例矣
   论诗
诗学在程朱当为后世主张了奈何亦混众人作律诗
夫诗以言志耳岂必用平侧对偶而后成其言哉既拘
对偶则有当言者以不谐声律而已之又有不必言者
姑以凑押声律矣是何趣味是何道理其始创为律诗
者决非有大人之志有不俗之见者也不可复以导士
   廉生威铭
卷一 第 46b 页 WYG1257-0780b.png
廉则威伸清风先人苟举动得其当令之行也如神不
然虽周公之才美与师尹之势位匹夫或能胜予也譬
之神龙失水抑予非不能论理而徒论其利害也论其
利害斯尤可畏是故君子静为本俭为贵李膺按部贪
浊闻风而解佩亦自省事而无所系累矣
   静生明铭
静则生明方寸之府天朗日晶坐照来物物无遁情毗
女知废陵母知兴郭公知杞苏老知荆为蜀山人为董
卷一 第 47a 页 WYG1257-0780c.png
五经不可度思盖人心本天地之至精惟节欲定神以
养之而不为物所斗则自还其虚灵不然云雾涨空虽
泰山在前对之如蒙矧无形之至理与未来之事功呜
呼我忆曹爽人固已禽之胸中矣驽马恋豆刍犹欲为
富家翁
 
 
 
卷一 第 47b 页 WYG1257-0780d.png
 
 
 
 
 
 
 
 虚斋集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