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实集-元-刘鹗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206-0309c.png
钦定四库全书
 惟实集卷三
             元 刘鹗 撰
 记
  德林堂记
荣父李氏世居吉文之古平介乎青原芙蓉两山间
所居竹树苍然郡太守契某西彬扁其堂曰德林至
正五年其伯子思泰谒余记余惟天地间可以长子
卷三 第 1b 页 WYG1206-0309d.png
孙贻永久者莫如德德岂必外求哉特求诸其心尔
是以好德之士其处心也仁其待人也恕其有所取
也亦必以其道而又能推其爱以及物如春阳之涵
煦雨露之沾濡固有泽及于物而已不知物被其泽
而莫知为之者德之盛宜何如也盛德积中英华发
外以至一草一木咸被其馀光故武公之竹王氏之
槐猗猗郁郁蓊然成林至今美之而不已者岂林之
为美美其德也德之美亦林之美欤李君以仁恕之
卷三 第 2a 页 WYG1206-0310a.png
心推及物之泽有宽容忠厚之风无忮刻残忽之习
州里之人爱其人咏歌其草木亦庶几武公王氏之
徒矣矧其衰暮之年生殖教训子孙森森焉如竹树
列于庭阶大者为栋梁小者为榱桷德之萃于后世
者又如此而林云乎哉吾所谓长子孙贻永久者信
不证也尚宜加封殖之勤与武公之竹王氏之槐比
隆相高异时吾归自馆阁将幅巾藜杖一登君之堂
相与读淇澳之诗苏氏之铭以徵予言
卷三 第 2b 页 WYG1206-0310b.png
  广东宣慰司同知德政碑
负练达之才者可以受方面之托抱刚正之气者可
以剔奸蠹之弊方面至重者也苟不有练达刚正者
岂不屈于欲也方今四海会同天下置行省十帅阃
倍之受方面之托者非一独广东一道为海上雄藩
南距海北抵庾岭东接闽西连雷化地方数千里户
口数十万猺獠半之近年以来民化徭僚之俗者又
半视礼乐者为迂阔弄刀兵如儿嬉苟抚字无方则
卷三 第 3a 页 WYG1206-0310c.png
啸山林泛江海相胥起而为盗故广东视他道号称
难治朝廷忧之阃帅之寄非练达刚正为时所属望
者不遣也至正七年夏公由海北佥宪同知广东阃
帅到任不一月即分府肇庆以镇抚西寇下车之初
门无私谒食不重味子弟童仆未尝斯须出门户其
自处泊如也乃访求当时奸蠹之病民者次第除之
于是首禁科敛肃军政执典水清旗军扰客商正其
罪由是横民暴卒因民之造庐舍结婚姻舍宾客竭
卷三 第 3b 页 WYG1206-0310d.png
池取鱼节朔要人以需酒食货利者亦为之肃然至
于朝贺之公会剪柳之宴赏虐民尤甚公慨然曰朝
贺大礼也此不敢废宜从俭以存礼吾当捐已俸具
酒食召僚友自相为欢若剪柳无益也吾何忍朘民
之膏血以供耳目之娱哉遂罢之明年夏五月西水
骤涨城中水流数尺濒河居民漂没屋庐者不可胜
数嗷嗷缺食几不聊生公复捐禄米以倡率僚属及
民之贤者各出米以赈恤民之不能自存者远近之
卷三 第 4a 页 WYG1206-0311a.png
间活者万计呜呼省宪旧臣来贰雄藩常曰吾旧
风宪也今虽有司然所行之事必风宪乃已故能
首厉风节以师表州郡震肃军旅观公之止暴卒
节宴饮救水灾恤民志设施有道科敛自息自发
一号施一令务去民之不便以求民之便者今下
车之日已咸仰之曾未期奸蠹之弊一洗而空方面
之托端可无愧矣非练达有为刚正不屈者能若是
乎雄之父老亲仰见德化之成愿立石纪功以俟观
卷三 第 4b 页 WYG1206-0311b.png
民风者吁吾尝论世之为政者能得人之千金而不
能得人之一言能得连城之璧而不能得匹夫之心
今人言若此于以见人心之至公而公之善政得民
心者不可诬也矧仆等忝下风受其赐者乎敢不大
书以答父老之意以彰公休公名撒迪弥实正德其字
也重为词曰猗欤雄藩濒此南海货利之区冠盖之
会惜哉编户杂若莸茝曰礼曰义如盲如聩记在昔
年朱李与周负固盗兵曾贻上忧群丑既歼日慎择
卷三 第 5a 页 WYG1206-0311c.png
侯宰臣敷言勋哲是求吁嗟我公扬历省宪不黩而介
不苛而狷有守有为足称斯选来帅于斯绥我遐甸初
尝分府于彼古端武夫悍卒旧为民患百计欺凌民多
阻艰咸底于辜民恬以安寔赏之祸毒若蛇虺或存或
去各有攸理西水病民首捐禄米民赖以恬不可殚纪
师檄雨集使者星驰纷纷诛求公悉禁之昔民嗷嗷今
民熙熙舍嗷从熙民胡不思思之不已载歌于路载镌
于碑以永思慕路碑如山棠阴如雨于昭令名共此千
卷三 第 5b 页 WYG1206-0311d.png

  广东佥宪张公生祠记
恶者天下之所同恶也知恶之而又能去之非仁者能
之乎夫仁者公足以忘私明足以烛理勇足以配道义
无徘徊顾忌之心有勇往直前之气如疾风迅雷长江
大河沛然莫之能禦故其去恶易若拉朽古之人有能
行之者汉之直指使张纲是也当其拜命初埋轮都门
曰豺狼当道安问狐狸首按大将军梁冀高风千载至
卷三 第 6a 页 WYG1206-0312a.png
今凛然而千载之下复能行之者广东佥宪张公正其
人也昔公之在闽海也首芟巨蠹及分部泉漳贪污之
去者八九望风解印绶者五六今移次广东奸贪之徒
胆落神泣后尝分部潮惠犹闽海之泉漳也公慨然不
疑使车之行至增城有邓簿尉者循海之獠寇也朝廷
招以是官到任二三年稔恶如旧与其党羽七十人布
在左右散之上下以为腹心瓜牙每出入辄操兵自防
慢侮同寅残伤百姓恣其贪暴猛如豺虎咸侧目重足
卷三 第 6b 页 WYG1206-0312b.png
莫敢谁何循是殴击其令尹上司恐激他变亦复为之
羁縻以待其自毙公下车略无所顾忌按其奸状悉械
系其爪牙复远捕之至官罪状既明下狱既而枝毙之
者亦过半矣上下惊愕公乃遣使者驰其罪状循海洞
獠咸叩头震恐各求以自新于是民乃谧宁民之讴歌
盛德欢动天地争愿留公肖像立生祠于邑以报公邑
令尹李习又从而成之呜呼以大将军视簿尉固有霄
壤之不侔而其恶一也然大将军虽跋扈终处于朝廷
卷三 第 7a 页 WYG1206-0312c.png
之上纪纲法度临之在上质之在旁违之者名为不道
拒之者是为无君故使者一言谁敢复抗若簿尉则不
然簿尉虽微然僻处遐荒去天万里礼乐之不知法度
之不闻喜则人怒则兽苟乘风一呼亡命毕集若湖广
左辖亦陷没于贼又安识所谓部使者乎部使者苟有
徘徊顾忌之心无勇往直前之气则此恶不成擒矣故
按大将军易诛邓簿尉难予以为佥宪之功不在汉使
者下然则佥宪亦仁矣某忝居治下极切赞襄且以为
卷三 第 7b 页 WYG1206-0312d.png
公论自吾儒者出于是忘其卑陋谨献颂曰礼乐之兴
行将百年光岳既翕曰维生贤维贤之生好善恶恶本
乎天性风采肃肃着于朝端不怒而威不冰而寒有守
有为有纲有纪天子有旨拜公御史公拜御史无忝台
评洋洋厥名赫赫厥声刚亦不吐柔亦不茹视理所在
夷险弗顾昔佥闽广分部泉漳首擘巨蠹继绳奸赃今
来广东按彼潮惠首捕奸恶曰邓簿尉奸恶既诛党与
既除拯民水火奠厥攸居民曰昔日岂无使者莫我肯
卷三 第 8a 页 WYG1206-0313a.png
顾而忍我舍今公之来解我倒悬愿留肖像祠而祀焉
公曰吾劳吾职当尔民请益坚公弗能已肖像奕奕祠
宇翚翚惟公之德惟民之归既割我田重艺我黍爱酌
我酒以享以祀生生世世子子孙孙目有所睹而恩斯
存存之于心注之于目于千万年为民之福
  重修帝师殿记
帝师殿者所以祀帝师者也在昔太祖皇帝肇兴朔方
世祖皇帝混一海内四方豪杰若良平信布之士翕然
卷三 第 8b 页 WYG1206-0313b.png
景从而鲁斋许公独倡儒宗丘神仙马丹阳复献不嗜
杀人之说继而八思八师父来自西京伸演佛法刱国
字以成一代之制作风云际会何其盛欤其后许公封
谥得从祀丘神仙马丹阳咸封真人八思八师父锡号
帝师此帝师之号所由始迨夫英宗皇帝崇荐佛法特
加其功至治间诏天下立庙以祀之又各郡之有帝师
殿之所由始也南雄为岭南雄藩故殿宇极高大雄伟
规模宏丽然一时应诏皆取之民间务欲速成故工夫
卷三 第 9a 页 WYG1206-0313c.png
多草率莫为久计后至元已渐陵替又十年至正丁亥
予由秘书出长郡幕三月壬子视篆之暇遍谒诸祠庙
宫观而帝师殿倾圮迨尽几为瓦砾之墟贰守答公有
复刱之志而不克成太守岳侯能成之而心不欲予慨
然念国家盛大之将隳然又悯是邦民力之彫瘵于是
不恤人言直以为己任捐己俸重为之规昼撤而新之
命司狱梁若水统之邦人士助之是功成而已不劳殿
成而民不知也鸠工于是年十二月毕功于明年十月
卷三 第 9b 页 WYG1206-0313d.png
落成之日韶雄分宪官诣祠奠谒见其布置合宜经营
有方顾瞻裴褢重加叹美嗟乎予之所以崇是役者重
其为帝师者也然功之成岂予之能哉盖由一时气运
之当新同寅之和士民之顺帝师在天之灵之所致也
予又安敢没人之善以为己功爰具出内之目与士民
乐助姓名刻于碑庶几可以解惑者之疑问执谗慝者
口而又有以见予心之公也若夫嗣而葺之后之人又
岂无与予同志者也
卷三 第 10a 页 WYG1206-0314a.png
  广东佥宪去恶碑
惟皇元混一区宇幅员之广旷古所无广东一道北界
梅关南踰桂海去京师远在万里外山海茫昧习俗险
悍圣朝推一视之仁必选硕德重望忠良正直之臣居
风纪之司以察贪邪以除凶恶而后吾民得以享太平
之乐跻仁寿之域天祐我民登崇俊杰佥宪李公佥宪
周公俱发身胄监以明新之学而施于有政扬历中外
所至声誉卓卓其为监察御史皆犯颜敢諌纠劾不阿
卷三 第 10b 页 WYG1206-0314b.png
权贵侧足正心己丑秋来佥广东宪次年春监司宪副
相继以疾去二佥宪公同寅协恭振举宪纲一新风采
德威所被遐迩肃清时有前两江道宣尉副使梁祐者
南海逢村人其父以膂力补官以兼并致富祐冒以军
功官至四品联姻贵官交结当道有司多出其门下百
姓畏之如虎狼多造战船私积军器分布爪牙招集凶
恶令为盗于海洋掠田禾于乡井而坐分其利他人之
田产占为己业他人之妻女占为已有广东七路八州
卷三 第 11a 页 WYG1206-0314c.png
之民被其毒害无可申诉根盘蔓结垂五十年适有诉
其妻之兄弟劫赃钞者下有司鞫之于是被害之民皆
如天日开明非复前日告梁祐不公不法者百二十馀
状二公协议曰豺狼当道安问狐狸严督郡县推问不
旬日悉得其罪之实并其恶党皆置之狱广东之民室
家胥庆欢忻鼓舞歌讴载道非吾二佥宪正直之德神
明之政安能除积年之元恶易犹反掌也哉以二公之
雄才直气此特其馀事而广东之民感恩之深如拯之
卷三 第 11b 页 WYG1206-0314d.png
于水火之中而已他时居庙堂之上论道经邦亦将垂
绅正笏措天下于泰山之安以大慰苍生之望则二公
之事业又非特止此李公名藻字子洁周公名骧字从
进皆分巡南雄有惠政故各愿记其去恶之实以传不
朽且使为恶者知惧诗曰皇元天启文运以昌笃生英
杰为国之光蹈德泳仁同升上庠云锦炫烂霞佩颉颃
发于事业绝俗殊常持节来南斧绣斯煌庆云景星烈
日秋霜嫉恶如仇视民如伤爰有大憝谋心匪臧磨牙
卷三 第 12a 页 WYG1206-0315a.png
吮血长蛇虎狼下民吞声忍受其殃明明佥宪厥怒斯
赫垂五十年孰养其慝发摘奸邪迅雷有虩曾不踰旬
天褫其魄岭南千里垂髫戴白欢声载道感恩怀德佥
宪何心降罚自天匪天降凶自速厥愆恩波洋洋凌江
水长勒此颂诗永永弗忘
  张文献公祠堂记
至正丁亥予由秘书出典南雄郡幕明年春今湖东宪
使韩公准以太常博士奉诏有事南海过梅关见唐丞
卷三 第 12b 页 WYG1206-0315b.png
相张文献开凿之功以建祠事属州之同知县三宝及
予予审旧基湫隘遂辟云封寺西边佛宇设像以祀之
又于泮宫之西一新其旧祠以答公意又六年公以湖
广宪佥守南康予由翰林修撰守江州重会于洪首及
兹事予悉以实对公之意犹以为未足又五年丁酉春
公由南康来贰宪湖东御史王公馀庆实来守省将之
广束公复具告以此锋车度关首为路侯密里沙言之
侯曰旧基搆祠三楹像设供具靡不毕备御史题其颜
卷三 第 13a 页 WYG1206-0315c.png
而并记之于是南安同知薛理慨然曰丞相开凿之功
岂独峤南之民蒙其惠乃即山阴观音阁之东南建祠
一所前后为楹凡七彩绘丹垩视峤南有加仍奉书请
记于韩时公以贰宪升廉使予由江州移筠阳由筠阳
贰宪东广而同知薛理亦寻升郡守韩公复属笔于予
曰君之广东过祠下幸为我记之越明年夏五月驿抵
南安薛侯复请至再三予将度关奠谒既毕因审于众
曰崇德报功者君子之道也久而不忘者厚之至也文
卷三 第 13b 页 WYG1206-0315d.png
献公之在唐室进则开元退则天宝进则姚宋退则卢
李身之进退唐之安危系焉若凿山开道特其一事之
善尔其丰功盛烈载在史册何可胜纪行路之人又岂
能尽知公之所以惓惓于建祠者岂有他哉盖欲使过
者仰而瞻俯而叹私相谓曰凡人有一事之善皆可千
载又孰不勉焉孜孜以一善自期哉苟扩而充之则可
以利天下而相业不难也然则是祠之作岂独崇德报
功而已耶嗟乎韩公以君子之道待古人以古人之事
卷三 第 14a 页 WYG1206-0316a.png
业期今人意亦厚矣予因推公之心嘉侯之意且重其
请遂书以为记
  康桂华府君墓表处士
人生天地间所贵乎有子孙者盖以烝尝有尸墟墓有
表世世相承历数百年之后为子孙者则知为某世某
府君之墓行路之人亦知为某里某氏之墓也然人子
孙不能皆贤者往往视此为迂阔莫之究心故不待百
年而墟墓已若忽诸者矣行路之人又何由而知耶予
卷三 第 14b 页 WYG1206-0316b.png
每悲之今年春予被东广贰宪之命自洪将治行南上
姻友前庆州书院山长康君震以其六世桂华府君家
传行请曰震不幸遭乱离背乡井弃坟墓然先世墓多
有碑而府君之墓独未有表之者震年已无闻又以盲
废诚恐惧夫承平之后寻至因循遂使他日子孙且不
知阡是为何代何祖矣丐先生一言表其墓以系子孙
之思庶几千载之下苟有知者先生赐也予闻而悲予
悲夫以乱离之世流离颠沛虽父母坟墓不能用其情
卷三 第 15a 页 WYG1206-0316c.png
而君犹能惓惓于六世之上推念虑于千载之下君之
志诚可悲夫夫岂自厚亦所以厚人也谨按康先匡姓
有自唐贞观为吉之判官者曰胄遂居泰和之祁州子
珏孙垍徙居深溪字彦和彦和生宣宣三传至稠事南
唐李主为蕲州刺史比归宋避太祖讳以匡为康稠生
浚浚生抃抃宋英宗朝甲科为南昌尉抃再传至府君
府君讳桂华英字也生而有德于其乡乡称长者殁而
乡人思之皆为服缌葬庐陵淳化乡沙洲坪夫人曾氏
卷三 第 15b 页 WYG1206-0316d.png
祔焉有子曰训为国子助教与忠简胡公尚书铨持党
论丞相秦恶其忤已遂不仕孙景材景明景材宋理宗
朝授鄢陵令景明度宗朝为桂林府同知子某早世二
孙在幼鞠之教之见其显达以福寿终于今盖百馀年
矣呜呼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盖服尽则亲尽亲尽则情
尽今府君当泽竭情尽之时而其云礽又有若庆州君
者尚能以表请君固贤矣又可见府君平昔以礼义维
持其家教训渐摩其子孙得擢朝廷之用故六世之后
卷三 第 16a 页 WYG1206-0317a.png
虽久而难忘者君之泽也如此君贤而有文章吾之畏
友也是为康氏六世祖处士府君墓表云
 
 
 
 
 
 
卷三 第 16b 页 WYG1206-0317b.png
 
 
 
 
 
 
 
 惟实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