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实集-元-刘鹗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206-030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惟实集卷二
             元 刘鹗 撰
  送胡宗性归武宁诗卷序
宗性胡君双井里茂族也其先出庐陵少负奇气与其
兄宗说联辉竞爽不远千里从欧阳圭齐先生学先生
奇之特书性庵二大字揭其读书之所后归自翰林又
为之铭先生岂轻许人哉岁壬辰兄仕潭城君先承先
卷二 第 1b 页 WYG1206-0303b.png
生荐为善化冷职以兵变归道经永丰避地问友遂留
泽泉陈氏馆中虽读书为文不少倦然中心郁郁念母
不置以不知母安否何如夜必焚香吁天者一年有半
一日奋然犯荆棘冒锋刃直归故乡以求母所在邑士
大夫咸义君作诗文以壮其行过余取别嗟乎君之志
固佳矣而君之行似未然也夫人生天地间为人子者
孰不愿立功名以显扬其亲为人父者孰不欲以功名
显扬期其子故为子者乐于远游为亲者往往亦喜其
卷二 第 2a 页 WYG1206-0303c.png
子能远游而无离忧也余年二十三四时已上下四方
将以遂为子之愿副亲之期何图志未遂而吾母早世
禄将及而先君子复溘然上征今余年六十有四矣每
一念之至今枕席间泪痕如新夫以君之才之志过余
远矣閒关历落垂十五年尚不克遂而堕此逆境宜乎
思亲之不置也宜乎欲捐生犯难以求其亲也虽然余
知君兄弟存者五人二兄仕于外馀二人者尚存母膝
下矧太夫人寿登七十既寿其人必将福其身又乌知
卷二 第 2b 页 WYG1206-0303d.png
君兄弟不奉母独存乎母独存而君犯难以往脱有不
虞以重贻母忧是得为孝乎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是
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
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今天将降大任于君如此君独
不能少为母忍须臾俟道稍通即翩然归故乡衣綵衣
升堂拜母奉卮酒以为寿夫然后立功名以显其亲致
孝养以尽为子之道庸非孝之大者乎余哀君之志写
予之情叙诸行卷之首君请择于斯二者
卷二 第 3a 页 WYG1206-0304a.png
  常氏云斋诗序
斋以云名寓志也云可以名斋乎夫云之为物也氤氲
磅礴触石飞空或翼丹凤而迎朝阳或从苍龙而雨天
下或无心而出岫或逐风而度溪千变万化乍卷乍舒
散之则漫不可收敛之则退藏于密云之情态不几于
有道者乎自古高人逸士往往以云自况往年余筑道
院于吾鸡山之阳颜曰浮云时揭翰林虞奎章欧阳承
旨许左辖各为诗文以华之今复见常氏云卿以云名
卷二 第 3b 页 WYG1206-0304b.png
其斋是能与云同心与予同志也云卿世居晋宁之
潞州青年时随其先人仕于临川因家焉至正八年夏
五月其子诚试吏于临江迎以就养云卿尝于所居建
小斋列图书植花竹以为逸老投閒之所今翰林雪坡周
君为书二大字揭其楣郡大夫士咸作诗颂其美其子
诚从予游求予为序予尝观云卿之为人随时頫仰与
道隆污汪洋游乎玄间飘飘乎随其所止超然自得有
道存焉其或出或处不几与云似乎予欲谂云卿曰子既
卷二 第 4a 页 WYG1206-0304c.png
与云似不知子将为翼丹凤迎朝阳之云乎将为从苍
龙雨天下之云乎抑将为无心出岫之云乎云卿谢曰
若夫翼丹凤从苍龙吾老矣无能为矣将属之浮云而
吾之云无心出岫矣故以云名其斋其谁曰不可
  送郡史况有容之肇庆
士生天地间不患无位患无其志耳夫志犹水也苟其
所向虽周折龃龉终亦必达夫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
学孟子曰尚志古人亦曰有志者事竟成是亦善观人
卷二 第 4b 页 WYG1206-0304d.png
者不观其所处之崇卑但观其志何如耳故予于乡里
客京师有自州郡吏位中书登阃帅为部侍郎者果有
异于人哉但其志有不可企者尔方其为州郡时其立
已与人异持身若冰雪行事如日星故德望日荣声誉
日起横槊捷出抟风九万骎骎直上自有不可遏者由
其志之所尚考其位之所称非幸也宜也今生青年如
昼蚤受知太守既能有志夫三子者之志异时成就又
何患不若三子者哉兹因生之行嘉子之志故序其概为
卷二 第 5a 页 WYG1206-0305a.png
生勉生尚勖之端之幕府多吾故人必能为生刮目
  送府推郑君仁化令尹序
世俗尝以吾儒者为迂阔甚而相与目笑之曰是腐也
常败乃公事是果迂阔与腐耶又乌得谓之儒哉此必
盗儒之名而实有不称者果儒者耶必不至迂阔况腐
乎至正六年春予由秘书调长雄幕暇日因从吾故人袁
君敬存问峤南人情风土与当时同寅之贤者敬存
喜相谓曰他则吾不知若推府郑君练达而不迂刚介
卷二 第 5b 页 WYG1206-0305b.png
而不腐贤而有文君是行得友矣明年春三月予到官
与太守岳侯推府郑君相见私窃自喜敬存之不我欺
也公馀相过因论上下得失臧否真可历历为予言极
有理趣予间发一二往往与君意合由是遂定友焉君
天资高机警多智一语不妄发一字不苟作太守当事
不能决辄诣君即剖决如流迎刃而解而谓迂阔者能
之乎吾闻之弱冠时乡之衣冠遗老若陈蘧觉吴东园
皆文章勍敌君铮铮独往当其先锋辄与抗顷刻百韵
卷二 第 6a 页 WYG1206-0305c.png
立就二老奇之其后以学古入官扬历郡县所至有能
声遗爱谓之腐与迂可乎今年春省台大臣闻君贤调
君为仁化尹仁化之民亦何幸欤将之官咸依依不忍
别去于是酌酒重告郑君曰固不得为腐矣然天既赋
君以有为之资君又能力行其所学今圣天子求贤如
不及图治若饥渴之时独不可一言悟主取封侯以行
其志哉顾乃栖迟郡邑抱璞而不献怀珠而不衒德泽
及于一隅而不加于时声名溢于海上而不闻于天下
卷二 第 6b 页 WYG1206-0305d.png
后世怀土以老不谓之迂不可也君默然不能语遂握
手一笑书以为送行序君号梅园
  南雄府判琐达卿平寇诗序
五岭大庾其一也岭之南九十里为南雄府治在焉群
山环揖两江合流居民繁夥真壮郡也属邑惟保昌始
兴负郭始兴去城百二十里而远僻在万山间与韶之
翁源赣之龙南信丰相接溪峒险恶草木茂密又与他
郡不侔故其人为獠暴如虎狼至如寻常百姓渐摩薰
卷二 第 7a 页 WYG1206-0306a.png
染亦复狼子野心不可以仁义化也邑民有刘害十者
兄弟十馀人皆有膂力为寇十年官府亦莫敢谁何居
民转徙避乱无宁岁郡邑骚然官是郡者常病之至正
二年某月曰贼率众壮千人白昼鼓行入始兴县破囹
圄出囚徒掠人财畜县邑为墟宰官咸仓皇避走坐视
莫为之计恣睢跋扈气燄益张于是判府公恻然弗忍
思民困于虎狼遂不避瘴疠不惮险阻亲履行阵入清
化洞破都坑直抵贼营群贼战败鼠窜复进兵诛其妻孥
卷二 第 7b 页 WYG1206-0306b.png
群盗遁去未即获公命以计招降之从军汪荣挈贼首
刘害十等三十六人膝行拜营门请降始待以不死贼
欣然诣郡郡上之州府府谕遣还留雄十馀日贼登城
遍观公谓所亲曰吾向观羊城特易与尔至如南雄真
弹丸黑子之地可一蹴而平也破城之日吾当以某属
分若人某属与若人其馀兄弟自居之既而谋泄判府
公慨然曰此贼不死民终无宁日遂与诸郡公谋曰寇
勍敌眼中未有能当之者毋失事以贻人忧公曰诸公
卷二 第 8a 页 WYG1206-0306c.png
无虑寇在吾目中矣慎毋多谈众议遂定先是贼尝寇
同邑人许贵华贼反诬为寇诣府陈词许潜蹑其后与
贼斗命卒缚之贼伤卒公奋怒即以铁篍击贼徒李任
一等惊惧反走公复追至府门又格杀之枭诸道傍城
中老幼咸欢呼稽首声动天地公曰渠魁虽歼其兄弟
党与在始兴者尚多不悉平之必为后患即令人夜半
围贼营出其不意平明因风纵火贼无所措尽弃营走
于是乘胜逐北死者过半贼遂平而胁从者罔治民乃
卷二 第 8b 页 WYG1206-0306d.png
安堵如故呜呼公操数尺之铁手杀贼奴朝廷不知有
调度之劳州县不知有供给之苦不动声色而措生民
于磐石之安其功为何如耶今太守岳侯不没人善剡
荐两司以论公之功雄之士民咸作诗歌以颂公德予
因历序其事以俟夫观民者察焉是所谓能弭一方之
难者但恐祸不极则功不显尔苟朝廷公论有在则当
使公正笏横犀出镇方面天下之为臣子者咸慕公所
为将见四海之内盗息民安又岂一方一郡之福哉公
卷二 第 9a 页 WYG1206-0307a.png
世家官族练达慷慨有燕赵之风达卿其字云
  苍厓序
临川太守杨侯友直以隶书名当时一日作苍厓二大
字赠吾友李君思泰里中人荣侯之惠因以苍厓称李
君且属予序其概予惟古人因物以取名因名以见德
有是德而后有是名也夫厓之为状勒岩峭削壁立千
仞截乎其不可攀屹乎其不可拔凛乎其不可犯宋节
度张公咏操行高洁风节峻绝岿与厓相高以苍自名
卷二 第 9b 页 WYG1206-0307b.png
岂虚言哉李君之为人风骨峻峭肮脏辨博涉江湖游
京师日与朝士大夫相接其事亲也孝其处已也廉其
有所不平又能倡大义排纷解难而无所顾忌似有刚
不吐柔不茹之意亦犹厓之自拔于群山而独异于山
者侯以苍厓名君其以古人期君为何如也古人岂易
及哉然人之生禀阴阳之气钟山川之英初未尝有间
政当因名物以自强求实德以相副无愧乎厓无愧乎
古人亦无愧于杨侯也思泰与予相友善予尝为其家
卷二 第 10a 页 WYG1206-0307c.png
君记德林堂故得以重致吾意焉
  齐安河南三书院训士约
岁乙丑春予滥竽长院释奠时祠祀颓圮顾瞻徬徨上
请宪府捐俸倡修庀材鸠工撤新讲屋春秋舍菜幸无
废事窃念二程夫子启籥于濂溪而接统于洙泗紫阳
夫子树立穹碑岿然如鲁灵光源析流疏灼灼明甚学
者当勉循旨要以为立身行己之本下学上达之阶由
尼山邹峄以远溯唐虞如康庄直达可无他岐也谨揭
卷二 第 10b 页 WYG1206-0307d.png
数条于后
一德行之宜崇也周礼师氏以三德教国子一曰至德
以为道本二曰敏德以为言本三曰孝德以知逆恶至
德者诚意正心端本澄源之事敏德者强志力行崇德
广业之事孝德者尊祖爱亲不忘本始之事此先王之
教所以精粗两尽本末相资而不倚于一偏者也朱子
曰圣人教人有定本五常也四勿也自昔圣贤教人之
法莫不以此多士勖诸
卷二 第 11a 页 WYG1206-0308a.png
一士习之宜端也自古周南之化先及江汉王仁所被
其流风馀韵虽百世而遥犹能望古而兴怀勿谓楚无
风也多士一步一趋当以圣贤为法慎毋竞佻达而薄
检绳尚浮华而贱悃愊则品行端而正学明矣
一实学之宜重也何谓实学凡有资于经济达于政事
者是也夫士学以待用因待用而学而学又皆无用可
谓知务乎古之学者三年而通一经此经一明推之不
可胜用也昔左史倚相能读八索九丘之书当时称为
卷二 第 11b 页 WYG1206-0308b.png
贤辅今日岂乏异材学者不可不求实效也
一文体之宜正也程夫子云立言之道不使知德者厌
无德者惑孟氏亦云言近而指远者善言也盖其言不
近则众人亦惑其旨不远则君子易厌此圣贤立言之
法万世操觚者所必宗焉者也试看论语孟子其言何
等平易其意何等精深使人观之显然味之无极矣
一会课之宜勤也以文会友原是圣贤成法尔辈随便
立会不拘人数宜遵白鹿洞教规恒以实心敦砺质疑
卷二 第 12a 页 WYG1206-0308c.png
问难相与开发心胸显示默规相与砥砺名节不矜
不伐下拜昌言若无若有近思良友虞廷孔孟相授之
益可想而知也求友辅仁亦在志士之自奋耳
一浮伪之宜禁也国家设学造士欲求真才实能共理
天下尔士子披青衿入黉宫以远大自期周子曰士希
贤贤希圣圣希天希天一事旷世不谈即希圣希贤姑
亦未论耳诸生且先希士士志于道不耻衣食之恶无
恒产而有恒心自能爱养廉节砥砺末俗矣泰定三年
卷二 第 12b 页 WYG1206-0308d.png
丙寅岁阳月
  与层山丘民则
鹗奉启民则茂异贤表侄足下于名门托姻娅五十年
令先大父竟无一日之雅名姓徒相闻每切慨叹今兹
天幸乃得与足下相见于洪是未能讲姻好于太平之
时忽得叙情话于离乱之后其喜慰为何如也政图绸
缪遣孙子相即而足下己不辞而往矣又不能不令人
怅然也子敬来首询动履能言君之先庐完好如昔时
卷二 第 13a 页 WYG1206-0309a.png
而生意动荡有加于曩日一乡之内无非熙皞之民鸡
犬桑麻足食足用然后知浩劫不能有加于盛福之人
而尘世未始无桃源特命薄者未之遇耳殊切企慕庶
慰怀思兹因子敬归便奉此问起居即辰冬晴未閒千
万为吾道自重临楮惓惓不具鹗奉启
 
 
 
卷二 第 13b 页 WYG1206-0309b.png
 
 
 
 
 
 
 
 惟实集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