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斋集-元-刘岳申卷十五

卷十五 第 1a 页 WYG1204-0356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申斋集卷十五     元 刘岳申 撰
 杂著
  策问三史
唐虞三代吐辞为经经不自名然自二典三谟伊训说
命无逸立政诸书七月文王公刘卷阿诸诗为千万世
经筵之祖后之谈经有能近之者乎唐虞三代左右前
后无不有史然谟典禹贡训诰誓命之为书二百四十
卷十五 第 1b 页 WYG1204-0356b.png
二年笔削之为春秋为千万世史馆之祖后之修史有
能近之者乎皇元开经筵以来天子日亲儒臣朝夕不
倦臣子得近清光其为启沃陈善闭邪宜若易然也皇
元设史馆以来天子亲督史臣务成信史臣子恪共乃
事其为纪录为万世法程宜若易然也或曰汉诸儒传
经至宋洛建大儒而至当归一精义无二矣宋视汉唐
内无女色阉寺之祸外无彊籓外戚之变经学不为无
功而国势不免积弱然欤否欤或曰汉司马父子班氏
卷十五 第 2a 页 WYG1204-0356c.png
父子相继为史至宋欧阳公司马公朱文公而史法经
意始无遗憾矣宋非无权臣而终畏清议非无朋党而
终尚气节史笔不为无功而士论几于太横然欤方今
学主程朱士用明经修行或曰时无甘露石渠同异之
辨事异建公武乡郎将之讲经筵史馆可谓兼前代之
德而无前代之失矣然欤否欤或曰修辽金史当如欧
公之五代史修宋史当如欧公之唐书以司马迁班固
之笔力而用司马公朱文公之法程然欤否欤或曰经
卷十五 第 2b 页 WYG1204-0356d.png
筵以养君德正君心与务为儒者章句训诂不同当如
禹皋益稷伊傅周召之为臣而后可此其道何繇或曰
史馆以法祖宗监前代为重公天下之是非定万世之
得失当如书春秋之制作而后可此其要安在诸君讲
于斯也熟矣必有以俾益圣世者愿悉闻其说
  书崖山碑后
皇元混一天下尽有华夏蛮貊之地及至元乙亥命丞
相巴延下江南而后大统一越三年戊寅命元帅张公
卷十五 第 3a 页 WYG1204-0357a.png
平崖山明年崖山平而后正统定议者以为元帅之功
不在丞相下盖是役也元帅亲奉圣谟以大事付之而
卒伐功成武烈者元帅也当是时江南已定崖山虽存
焉能为有无然汉亡而章武兴正统固在以曹氏父子
雄杰师武臣力终身不能得之庸禅而以闰位死此元
帅所以功盖天下而名冠古今也惜也崖溃而元帅已
疾还朝而元帅不起官不至极品年不及中寿然元帅
且死而如生死而有子为不死于是天以不赏之功报
卷十五 第 3b 页 WYG1204-0357b.png
之其子孙今翰林承旨蔡国公以忠清直亮历事累朝
抑权佞诛奸宄讨乱贼为时名相元功第一圣朝始赠
其显考官太师谥献武爵淮阳王以报之其身后今广
东廉访使以文学政事世济其美为公卿王之闻孙也
因刻石崖山于先生所刻石之傍以记三爵谥以与南
海相为无穷罔极且以彰示子孙呜呼自古有大功德
者无不报而报以贤子孙者为尤难故羊叔子岘山一
碑使人堕泪而叔子无后尤可悲杜元凯自为二碑一
卷十五 第 4a 页 WYG1204-0357c.png
置岘山之上一沉汉水之渊而其子孙未见有能访求
其遗迹而显剔之者孰若王有子为贤相有孙为名臣
而天下称颂之也哉呜呼海可竭不可阞而王之名不
可灭张氏世万子孙读此碑者尚其念诸诗不云乎子
子孙孙勿替引之
  中书参知政事耿公德政颂
上临御之二载慎选中外执法大臣以肃清天下耿公
文叔繇省台历剔声实擢为江西宪使于时宪长以亮
卷十五 第 4b 页 WYG1204-0357d.png
直清彊董正宪纲其要使其下不可犯而公尤务靖共
简肃宣上德意益厚风宪大体要使奸伪昏暴畏服其
中心甚于诛伐戮辱实与宪长相济以相成明年春参
预江西大政当四方连岁兵兴之后方数千里饥馑流
亡之际缓和镇抚慰止赒救无一不用其极凡而赋弊
饷调之必不可缓器物膳羞之必不可损多方以奉上
裕下者必使肃而给从容而济集公于是虽不动声色
而竭其心思亦云至矣然方其为宪府不必有所施张
卷十五 第 5a 页 WYG1204-0358a.png
可以震动戁竦而人畏之及其为省臣又不必有所建
树比于摧陷廓清而人服之又明年夏擢为南台侍御
史如在宪府而益务大体正大纲使南纪为之肃然召
为户部尚书进为中书参政如在江西而密赞大猷议
大政使天下为之晏然于是公去江西且逾数年矣而
为士者思之曰公于士类未尝树一私恩而蔼然下士
之意真欲为国得人所以长养成就之者何其优且渥
也为民者思之曰公于吾民未尝施一小惠而悠然爱
卷十五 第 5b 页 WYG1204-0358b.png
国之心惟恐伤其国本所以休养生息之者何其颀且
到也若尝执吏事以事公者每语及公始终及公退食
尝独立之时又未尝不爱之如父母畏之如神明也嗟
夫难矣公在南台江西引领而望曰南台领江南诸道
公不我忘庶抚我乎颂公遗爱述公盛德者所在乎有之
而皆相与属笔于庐陵刘岳申曰是能言而能不以私
相誉为悦者宜求必得余辞不获则士民合辞以请夫
为政而不可以一事书者皆善政也为政而不惊世骇
卷十五 第 6a 页 WYG1204-0358c.png
俗者无所为而为之故也是故得神武不杀之意而奉
行之者可以为天子贤执法得财成辅相左右民之意
而扩充之者可以为天子贤宰相兼斯二者惟公有焉
在国家宜著旗常勒金石以传不朽在天下宜善颂祷
求歌谣以垂罔极虽德惭吉甫才乏与人敢惮修辞以
乖彝好乃为诗以诵之其词曰圣人在上天下无妄君
子在位庶人不议惟兹江右自昔民劳饥馑疾疠仍岁
荐遭惟皇仁圣爰命台臣由宪而省曰惟吉人其人伊
卷十五 第 6b 页 WYG1204-0358d.png
何文叔耿公道不干誉义不计功暴有豺虎公如祥麟
百兽率舞易暴为仁众为鹰鹯公如威凤群鸟毕随以
一服众众佐台纲不竞不絿公预政本不刚不柔惟公
德威威在不杀惟公听明明在不察知公之廉莫如天
地天地知之甚于官吏好公之贤莫如鬼神鬼神好之
甚于士民士曰休哉载谋载惟何以遗之我有好词民
曰乐哉载兴载寝何以谂之我有美锦维此织文自彼
天孙濯以河汉晞以朝暾大江沄沄天下訢訢孰以久
卷十五 第 7a 页 WYG1204-0359a.png
闻不在斯文
  书黄弥高所藏其先孝友故牍
巽斋先生初为里巷赵德善教子每食辄持归以奉其
母赵有贤妻日必置馔二而致其一于其家曰先生之
母食矣先生乐为尽会有十赵氏岁币以请者先生不
顾竟以赵氏三子卒业成名及客郡斋家报母病驰归
则母仆眩良久已醒矣即为书郡斋云计守道食顷正
母眩仆时也母眩仆于家而子安食于外守道尚可为
卷十五 第 7b 页 WYG1204-0359b.png
人子乎自今跬步尚可离膝下乎时郡守古心江公也
先生天性孝友少孤事母终身孺慕以为常事兄如父
爱兄子如子为文章由衷罄竭无有人心者亦于焉变
尤乐道人之善不啻如已有里巷黄和卿孝友一事先
生以其发于真心足助政俗凡一再言之先后郡守郡
为给榜岁时置馈和卿拜受其馈以奉其母而藏其榜
于家里巷竟不可一见又得叶氏终娶盲女事实以告
先生而闻于郡郡守为附郡志世易代迁其子发始从
卷十五 第 8a 页 WYG1204-0359c.png
故牍得先生当日劄状郡守书判以求题跋其孙仰复
以示余余惟此书不待跋而传而和卿有可传者二非
此书则世无知者余不可不传之盖和卿之孝可能其
不求人知不可能也志不没人之善尤不可能也和卿
有鄠人之孝而无鄠人之旌门复赋使有旌若复和卿
必不受之矣何以知之以其却郡榜知之榜里巷犹不
欲而况树宅里者乎此和卿与鄠人异者也虽韩公复
生犹将许之若叶氏子有刘廷式之名而无廷式之位
卷十五 第 8b 页 WYG1204-0359d.png
使无和卿则虽郡有先生足为坡而无由信于先生与
郡守又何以闻于今和卿能使乡邻不知有鄠人而知
有刘庭式已有善惟恐人知人有善惟恐人不知是心
也非无所为而为之者乎此宜先生所深与也此事在
孝友之外余故揭而出之以为世劝而亦先生本志也
和卿死今三世矣三世有宝藏此书者难矣又求发挥
者愈难矣此又不可不书者也嗟夫为善何负于人哉
是可以劝矣
卷十五 第 9a 页 WYG1204-0360a.png
 箴
  庐陵刘高仲邂逅苏昌龄淮海之上风神秀甚论
  辨伟然览元学士为党居仁书时习朋来四字忾
  我无闻因述圣训箴以自厉云
学以进德难在始入谓鸟数飞如鹰学习所贵习者由
外契中由生入熟理到深融昔与我二今我为一学苟
在我动罔不吉是故讲习易系之兑以言乎悦无出其
外于是乎时习是谓日新后时废日天之弃民
卷十五 第 9b 页 WYG1204-0360b.png
   右时习
学有始终敩为学半惟知与仁圣以一贯明德新民均
谓之学以后民迷孰云先觉尽人物性乃尽其性有道
无教岂天之命朋尔远来均我受中朋之不来学亦罔
终我日迈矣而月随之圣有明训钦哉惟时
   右朋来
 铭
  广陵高生名斋自得求铭于庐陵刘子乃为之铭
卷十五 第 10a 页 WYG1204-0360c.png
   云
民皆有道不可使知所以君子必自得之禹皋伊莱不
在尧汤周公上圣非待文王万物在我反身非遥故曰
颜子非乐箪瓢素行者四而逆境三自得我乐人自不
堪九夷可居孰曰陋邦而况陈蔡又况宋匡于乎小子
自求自趣师友父兄理不能与铭汝自名我铭汝思汝
自得矣何以铭为
 
卷十五 第 10b 页 WYG1204-0360d.png
 
 
 
 
 
 
 
 申斋集卷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