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斋集-元-刘岳申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WYG1204-026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申斋集卷七      元 刘岳申 撰
 碑
  永丰县重修三皇庙碑
皇元广土众民配天其泽嘉与海内咸跻寿域爰著令
式郡县通祀三皇外暨遐方僻壤职守小臣罔不以宣
德意崇明祀为重自唐以来于斯为盛惟皇开物成务
德并天地功施古今自易大传推论制作之功在尧舜
卷七 第 1b 页 WYG1204-0262d.png
氏上千万世考古者折衷焉其后月令以著于少昊颛
顼之上其尊且严如是未有如今日郡县通得以医家
专事之者夫岂以三坟无传而独据本草素问所借重
侪圣智于方技屈大道于专门也哉盖尝思之天地之
德莫大于生神圣之功莫大于好生医也者以天地父
母之心用神圣工功之术厥初道术未裂医卜种树皆
生人之急务上圣之能事末世轻生庸人妄大胥贱艺
命之其徒亦妄自菲薄弃圣哲而祖妖淫甚乖古谊孰
卷七 第 2a 页 WYG1204-0263a.png
知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三皇开阴阳五行之妙以
惠利万世凡今之林林总总者皆三皇之子孙也自天
下郡县通祀孔子而二帝三王之祀已如亲尽久矣世
俗口耳有不能习知尧舜禹汤者而况能有尚论皇坟
之邃者乎向非昭代追古醇庞求民疾苦使生民尊祖
之意遍满天下几何其不以迂阔废则以尊严废也哉
永丰自大德庚子始建庙至是两星终已敝陋出入委
巷县尹何侯仲温披图考籍得侵疆于民间者四亩有
卷七 第 2b 页 WYG1204-0263b.png
奇始复旧观改筑故殿基而加高广改为今肖像而加
严饰自东西庑达于外门皆一新又浚池种莲其中树
松柏其上耋老欢呼咸愿刻石谓是役也信为侯功又
谓余宜为记余惟侯始能以美化善政治其邑又能以
明德恤祀佑其民顾瞻庙貌使民怀书契之初而思耒
耜之功想衣裳之化其君子学道爱人其小人农力事
上将见年谷顺成而疵疠不作相与咏歌侯之遗爱以
无忘圣明之泽岂不美欤是可歌已乃作铭诗曰
卷七 第 3a 页 WYG1204-0263c.png
于维三皇开天建极创物之功生民是力去圣既远以
杀为嬉所贵功利而贱农医于昭圣代视民如伤天下
郡邑通祀三皇岂维医师亦示群牧庶几子民克勤庶
狱于穆新庙何侯所作新庙奕奕民罔不惟此邑愿见
皇风兵寝刑措时和岁丰佃渔耒耜衣裳室屋天子万
年永锡五福臣拜稽首作此铭诗以鸿厥爱以永厥垂
  东阿县铜城镇夫子庙碑
皇元混一天下自开辟以来帝王正朔之所不及学校
卷七 第 3b 页 WYG1204-0263d.png
贡举之所不行今皆奉行如在畿甸之内矣于此有天
意行其间圣谟运其上人力不至于此若自古圣贤过
化之邦声明文物之地宜无所待而后兴者及其兴于
久废之馀乃亦如开辟之初惟兹铜城以镇𨽻东平东
阿县东平禹贡兖州之域春秋时为鲁须句国奉太皞
有济之祀东阿为齐柯邑曹刿盟齐桓公之所县今四
镇其三已建先圣庙学元贞初铜城始建于道南镇人
河南总管任某以延祐丙辰始迁之道北今江西佥宪
卷七 第 4a 页 WYG1204-0264a.png
任蒙古岱继其父志始来庐陵范金为簠簋尊爵玷勺
罍洗凡四十有一芗鼎七仍竹木为笾豆二十有四以
乡人父兄子弟春秋释奠其中于是东阿之人初见诸
生雍容进退揖让升降之仪节如旷古未有希世之遇
已不知前日为齐鲁之地固诗书礼乐所自出之国矣
向非圣元配天其泽安得有此汴人王诚以佥宪之命
来请记夫以释奠释菜祭礼之备者簠簋笾豆有司之
事也而于学校之兴废关世道之理乱则不可忽昔范
卷七 第 4b 页 WYG1204-0264b.png
文正公书环州马岭镇夫子庙碑阴称庙为故兵马监
押殿直张公蕴所见张尝有守禦功于马岭其后二子
皆以文学节行为显官以马岭边部不废圣人之祠其
泽如此况如铜城者乎任氏子孙讵可量哉
  吉安路高明宫璇玑阁碑
皇帝于天下养之初元命以庐陵益奉兴圣宫汤沐圣
人仁达孝爱自昊天上帝日月星辰山岳海渎与仙佛
之宫布在天下者凡所祈天永命宁慈寿者虑无不一
卷七 第 5a 页 WYG1204-0264c.png
用其志壹不敢以天下俭薄海内外壹是兴孝翰林直
学士曾德裕身荷国厚恩当追先帝殊遇忠报陛下顾
臣驽钝臣母王有笃疾乞骸骨归养臣沐浴圣化耕凿
圣世为太平幸又幸生庐陵实出慈仁覆焘之下顾臣
子事君父虽越在草野乃心罔不在国臣所居郡有瑞
华云腾之山近城名山也东粤高要簿臣林浚弃官因
山为高明宫祀晋许旌阳爰以祝釐臣德裕建璇玑阁
其上以与浚朝夕祝两宫万年臣德裕敢不昧死以闻
卷七 第 5b 页 WYG1204-0264d.png
皇天后土实鉴临之郡民刘岳申实闻斯言窃以为天
保报上惟福禄寿臣虎拜稽首曰万年寿是共盖自昔
人臣当国休明宇宙宁谧无以效犬马微报惟以天
之所以仁爱人君者使其君高明悠久配天地日月是
虔是祷矧惟神母圣子千载一时圣孝纯至度越古今
以天地祖宗之灵使三光全而寒暑平五谷熟而人民
育普天率土无不有仰事俯育之乐是为天下纯被圣
人之泽以为庐陵百万生齿凡为人子者永依两宫万
卷七 第 6a 页 WYG1204-0265a.png
年之庆臣德裕所祈久合右谊宜纪其成敢拜手稽首
而献铭诗曰
圣人在宥方敦孝理文母万年从以孙子天佑圣人亦
佑文母及其赤子罔不黄耇老者不独少者不孤我祝
二圣亿载怡愉二圣之福与天齐寿二圣之寿与民同
富矧是庐陵慈仁所覆维此璇玑维天其右凡民有母
亦俾寿康臣母君羔一饭无忘我作铭诗神之听之
  玉华宫碑
卷七 第 6b 页 WYG1204-0265b.png
客省副使额森布哈为庐陵刘岳申言其曾祖母塔抡
王姑姑事显懿庄圣皇太后多历年所其德为保傅甚
高举圣神文武皇帝弥月不迟其功赞化育甚大太后
嘉其忠爱之至世皇怀其保抱之勤爰即真定创玉华
宫以曾祖母学道其中又即玉华搆孝思殿以皇太后
侑食睿宗皇帝其间然后赐之冠服锡以土田为万亿
年无疆万子孙永保是祝是祈爰立丰碑求记其事窃
惟皇天上帝将兴上圣而为之启运必有文母以为之
卷七 第 7a 页 WYG1204-0265c.png
发祥其保佑命之必有人力所不及者虽人力亦天命
虽有相道亦其福履也是故玉音追慕徽音在天之灵
原庙远依太庙日月之光作宫示天下以正母仪搆殿
教天下以广孝道一举而两美具焉是宜圣子神孙继
继承承于万斯年永永无斁虽远方下士不知宫殿创
始岁月之详而昔者尝闻礼官有罢遣太常礼乐之议
顾无以慰答孝子慈孙之望谨拜稽首而献铭诗其词

卷七 第 7b 页 WYG1204-0265d.png
殷祖玄王维帝立子周人初生帝武是履维我皇元前
无上古以天下母毓万世祖维我世祖古无帝王万方
一统罔有遐荒言念斯毋如古师保抱施携持功赞天
地爰作新宫于汤沐邑土地人民常岁赋入于穆新庙
春秋烝尝其从与享子孙无忘天子万年世德作求有
秩斯佑无疆惟休我作铭诗以永孝思孝思无穷相以
金钟万世閟宫
  滕国武悯李公庙碑
卷七 第 8a 页 WYG1204-0266a.png
皇元以一德格天以不嗜杀人一天下大臣宿将皆知
钦承上命所过城邑兵不血刃故太保滕国武悯公之
下庐陵也虽以忠节故邦文丞相乡国又当忠勇偏师
挑战之后公不疑不怒按甲入城城中老弱不知革命
于反掌间其所活庐陵之人不知其几及文丞相檄江
乡士大夫举义兴复公尽得其所檄名籍而焚之其所
活庐陵江西之人又不知其几于是五十年矣庐陵夫
妇父子长子老孙且四世安之有当日若江西宜愈远
卷七 第 8b 页 WYG1204-0266b.png
愈隐矣向微泮宫前碑其谁知之天地之德莫大于生
而功莫大于阴骘自古天吏有烈于猛火虽以上圣至
仁不免于流杵后来尚首功动经数十万以为常故曰
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呜呼尚矣此
有天地父母所不能全而风雨雷电所不能恤者而公
能之苏代有言龙贾之战岸门之战封陵赵庄之战秦
所杀三晋之民数百万今其生者皆死秦之孤也死者
之孤其怨毒如此则生者之子孙其德岂有涯哉公有
卷七 第 9a 页 WYG1204-0266c.png
大勋劳于国而公不自知所以阴寿国祚者固不为其
家也而天且厚之矣公之冢子世安以贤相闻于江西
公之仲子世雄以贤帅闻于豫章公之季子世显以贤
守闻于庐陵此天报之也人岂能报公也哉人之所能
者惟庙祀而已天之报施以天理人之报施以人心人
心天理一也语曰活千人者必有封公所活不知其几
千万人矣其后庸可计乎于是庐陵士相与议于学庶
人相与议于市或曰生我者父母再生我者李公也不
卷七 第 9b 页 WYG1204-0266d.png
立公庙无以报公乃得学地于兴贤门外起泰定甲子
十二月明年乙丑后正月庙成众志始定父老请书其
事余以后死读前碑如传凡碑已具者不悉书书岁月
如上且作诗以遗乡人俾歌以祀公其词曰
呜呼庐陵代有忠节邦之生灵甘死殉国我公抚之来如
歌舞不狝不刘去其死所岂无背城公义其敌岂无羽书
公焚其籍既获庐陵复完江右惟公功高惟公德茂当时遗
老为黄为绮当时襁褓抱孙又子青螺之山白鹭之水何以
卷七 第 10a 页 WYG1204-0267a.png
报公必百世祀新庙何地荒城故基昔公跃马凡几过
之今公燕坐以享以怡子孙孙子罄无不宜维天高高
维地厚厚活人孔多是宜有后公乘白云招摇四方此
邦之人谓公我乡佑我乡民五风十雨疾厉不兴多稌
多黍皇元亿载天地同流我公世世与国咸休
  江西和卓平章遗爱碑
天历元年冬十一月今平章政事托欢以勋旧忠良简
在上心拔为江右用慑豪势惠和小衅不数月而江右
卷七 第 10b 页 WYG1204-0267b.png
震动小民欢呼鼓舞如嚄得伸如蛰得奋乃士庶耆老
相率以请曰今上都留守换住江西贤相也政有遗爱
民有去思而碑又未树非缺典欤惟贤知贤宜伐坚石
树丰碑以彰彝好以永垂劝敢请于是平章作而言
曰留守昔为江西尔民实阴受其赐而不知今去江西
而江浙去江浙而上都愈远而尔民愈不忘此真好德
之民也好民之所好不当在我乎则相与推论留守在
江西所以得于人者或曰泰定甲子救流民水旱之灾
卷七 第 11a 页 WYG1204-0267c.png
不知其几万人明年救饥人疾疠之厄又不知其几万
人始见议准戍广者一岁终更而士马得完始减蒙山
银课三百定改属兴国而一路地产民力得宽禠富民
蒙山提举之爵徵赃五十馀万缗而民悦断广东潮阳
淫蛊之狱流广宪官吏以贿成者雪潮阳官民以冤死
者而民服此其利泽之大者也或曰留守在江西其利
泽可知者少不可知者多举一而废百可乎于是有学
士大夫相与言曰留守历事累朝先后如一日出入中
卷七 第 11b 页 WYG1204-0267d.png
外夷险如一致未尝有一事一念先谋其身与其家而
后朝廷之急忘宗庙社稷之忧者留守处贵盛之馀而
声色常不见其不足享禄赐之入而货利常不使其有
馀未尝一语及人之贪未尝一念嫉人之富而躬率其
家人妇子中心安其独乐留守惟疾苦不及知或所知
者少所不知者多惟恐政有利害不即罢行或罢行而
有所不当或当而有所不免切切焉常以为忧而寝食
常为之不遑若无以自容留守遇细民如亲戚子弟必
卷七 第 12a 页 WYG1204-0268a.png
身慰抚之遇寒士如贵人必身礼下之惟恐失一民一
士遇僚佐如朋友遇属吏如僚佐惟恐不得尽其情嗟
夫此真相业也此岂独江西之所不私虽上都不得而
久留也其将入为天子左右辅弼之臣将天下之民皆
被其泽又将国史书之天下诵之岂惟是碑而已乃为
诗以慰我民之思以复平章公之命以备国史之采择
云其词曰
元德如天万物皆春公如时雨膏泽下民大江以西地
卷七 第 12b 页 WYG1204-0268b.png
大物众公如天神声色不动惟公之心惟恐负国忍使
一夫而有弗获昔公在位民有不知公将入相天下望
之我作好词匪曰我私惟民彝好夫岂好暴维令之相
以仁好仁好民所好是谓仁人刻词于石以永无极好
是正直
  清江王县尹去思之碑
临江故属县三自淦喻为州独县清江清江比二州田
赋户口俱下附郡治为治其租调常五分二州之一政
卷七 第 13a 页 WYG1204-0268c.png
令下当其急先有如不幸不遇贤大夫以临其县人民
不堪命郡遂以不治初至元新附所至民不习官府危
疑畏或徵求所不夙戒急索责必得不俟终日无不立
破家者不幸滥起亡赖稍或群伍剽掠即传致大𨒫盗
常不捕而亡辜死者无数及盗既得益以盗为市蔓连
大家悉取而甘心焉比盗死大家亦空大率藉盗以资
为大盗甚于盗愚民不爱死以死尤人为官欧官利以
为奇货惟恐民不死每岁差役争破家求免幸而免家
卷七 第 13b 页 WYG1204-0268d.png
破不免家破尽而不足身僇辱死亡故贫富俱尽而官
滋益不办事大名王闰以至元庚辰尹清江始至一以
宽民力为急去其尤不便民者首变役法定从雇役明
年当造海船几又明年当造粮船几胥不及期而具而
民不扰水后尽括手额号军军无或敢逸而民不知盗
杀掠民男女连岁不捕为设方计悉获而歼其渠根株
连逮者不治而民亦不知尤不听以死尤人者民知死
无所利争相戒无死他善利于民不可悉数然与尹终
卷七 第 14a 页 WYG1204-0269a.png
始独雇役行之二十年无或敢辄出见以议之者以其
公私俱便而民贫富俱利故也尹所为政无惊动人耳
目者而人至今思之清江父老方画像祠尹立石祠下
求余记其事余问父老尹去是几年矣曰二十又六年
矣今为某官乎曰不知也世俗德政始至用佞去而仆
之以待来者尹去是二十又六年矣不知今为某官也
而民方立石颂其德非去思论定真有德于民至是哉
天下平必自郡始治郡必自县始尤近民故也虽有姚
卷七 第 14b 页 WYG1204-0269b.png
宋郡无龚黄天下不可治虽有龚黄县无鲁卓郡不可
治夫治民非徒廉吏所能也廉者所以自为非以泽物
也故有以廉济酷而贫者见思有以察致苛而愦者见
思非乐是贫与愦也以为民犹有所措手足也诗曰岂
弟君子民之父母传曰平易近民民必归之使民不饥
不寒以不犯于有司其惟岂弟平易乎余友倪幼学逊
志尝为余言尹坚苦自律公退妻子躬操井臼疏食布
衣人所不堪类甚刻峭自然驭民至宽如恐伤之奉法
卷七 第 15a 页 WYG1204-0269c.png
循理不为名有古长民之风是宜为县者也宜父老念
释之不置也盍使来者歌之其将有所劝乎是尹去清
江而清江常得尹也此父老意也乃为之诗曰
维兹清江政和且平民之父母有闻无声彼以察察而
为斤斤如革之韗如火之欣此仁而明善无近名盗去
其鲸民保其婴役法既利贫富不避更二十载众莫敢
议莫大天地维简与易亶俟长吏孰为抚字其字维何
视民今歌安富恤贫政用不颇清江政成宜公宜卿遐
卷七 第 15b 页 WYG1204-0269d.png
不眉寿以昌厥后我民思公其罔有终不见公久时怨
时恫昔公去此孩未毁齿公来顾之累累抱子清江之
清载其荣名以启其殿以甸此县
  吉安路总管府吴侯去思之碑
泰定二年春三月信都吴侯绎思可自杭移守庐陵未
几迁海北廉访使未上寻迁两淮推盐都转运使于是
庐陵之民相与怨咨曰两淮竟夺之海南北而庐陵不
得夺之两淮也柰何士相与叹息曰上幸嘉惠庐陵既
卷七 第 16a 页 WYG1204-0270a.png
畀之贤侯矣不数月日夺之去遂弃庐陵矣乎将庐陵
遂不复望治乎郡幕长与诸曹史咸曰侯遂去吾等其
终无由自拔矣乎每相与可否一事竟莫敢坚是非者
众谓吴侯在官不及五月其施于民者浅矣何以得此
于人人也方侯之未至也庐陵之贤士大夫良民相与
引领以俟而惟恐其迟迟者自城邑市井以至深山长
谷皆不约而同若奸民黠胥相与狙伺侯之果来不来
以为欣戚者又所至如一及侯之既至也未能竟罢行
卷七 第 16b 页 WYG1204-0270b.png
一利害又安能去一泰甚未能一事直遂其本志安能
每事大快于舆情然而属州县素暴鸷者皆震动悚恐
始知有纲纪僻远小寡有所怙恃群豪大猾有所忌畏
何也监郡李侯世显顾谓郡文学刘岳申曰吴侯始至
未施威于民而畏之既去未施恩于民而民思之是皆
可书予如书之以为来者劝不亦可乎或曰无一事可
书柰何余曰汉史称河南守吴公治平为天下第一岂
有一事可书也哉凡乱生于不平惟政故治而平最难
卷七 第 17a 页 WYG1204-0270c.png
惟治平故无一事非无一事不以一事闻故称第一今
吴侯有贤于人者三外敏而内宽一也读书知治体二
也好谋而善断三也其先声足以畏民志其后实虽不
必尽如人意而人亦心服之此岂容易得此于人也哉
李侯作而喜曰是可书矣乃刻词于石而系以诗曰古
人为政如甘雨露所贵泽物物不知故不善治者为疾
风雨枝叶未乾而根已去汉守第一功在治平治平无
功在知贾生岂惟吴公文景亦然纪无可书所以称贤
卷七 第 17b 页 WYG1204-0270d.png
维我庐陵岁久失治天惠吴侯不终厥惠其施也浅思
之者深何以思之泽在人心维我监郡嘉此邦人嘉其
好德刻在坚珉右顾神罔左顾云腾两山仓仓东为青
原洞岩在焉千年五马辉映后先凡民有欲天必从之
嗟尔淮土宁久得思我之怀矣待侯重来在省西江在
台南台慰我民只偕我士子匪直我里维此南纪峨峨
此碑以系去思以待来朝亦永厥垂(陈太守刘竺庙食/神冈山唐刺史吴)
(世云庙食云腾岭宋太守阎寀入洞岩/仙去三人者皆有惠政于吉事载郡志)
卷七 第 18a 页 WYG1204-0271a.png
  永丰县令王侯新庙碑
至元庚辰十月二十日汴人王侯諌以选为吉安永丰
县尹明年辛已改元至正六月二十八日以愤懑死在
官凡二百七十有八日监县以下惶惧忧戚不知所出
百姓相顾失色道路相吊有哭失声者有中道弃其所
求如遗空归者士饮泣吞声有甚出涕者有如丧其私
亲者先是有以巫蛊闻侯曰邪不干正尚矣置之群巫
举酒更相贺群卒日杀羊为酒更谢巫鬼呜呼悲夫盗
卷七 第 18b 页 WYG1204-0271b.png
憎主人民恶其上有是夫始侯未至庶人在官无禄而
害民者有二或四五百人分据各官谓之祗候或
百有馀人分据各吏谓之贴书其党最盛其毒更惨其
根穴最深其奸利最大其名号最不一凡奸民告讦者
常多端其无根而滋蔓不可治者莫如伪钞而他不法
次之尤莫甚于以死尤人自身及妻子又甚至轻犯恶
逆而借尸于亲邻买尸于椎埋又次之逮一夫而破一
家逮一家而破一乡有未到官而家已空未出狱而身
卷七 第 19a 页 WYG1204-0271c.png
已残未受刑而骨已枯皆轻系无辜而祸者无瘦死
有天幸良民怨死无愬奸民日富无忧侯始至尽空其
群定设祗候有常数必用良户子弟贴书亦然必用良
家子其六百馀人为失业之民始相聚为奸矣此巫蛊
所由兴也侯为政不陵长不偪同不亿不信其差役至
公而必不可移役户必无妄费催科必不扰而办早远
乡必从折纳常数十年不一至官者皆云集子来赈施
水旱必得实困伤始渐苏流亡始渐复居民始渐有生
卷七 第 19b 页 WYG1204-0271d.png
之乐而侯之死期且日迫矣侯未死前有暴卒至持府
帖至县者纵其徒欧伤人垂死侯询问辞伏群不逞因
之谋劫侯以纵卒徒侯不可夺则升阶将拔侯所佩刀
不利于侯百姓皆升曳卒下而收系之群不逞谋劫
狱百姓夜举火自狱户以至县理所火达旦谋始寝事
闻府帖下逮卒于府文置之理而实爱其事民持不予
侯竟予之侯死而卒生嗟夫侯始不便奸民其私以苏
良民而不能持循其志气以爱身爱民而卒随其奸便
卷七 第 20a 页 WYG1204-0272a.png
资口实弃良民中道使覆出者愈益大肆其奸为人上
者及好民所恶恶民所好滋益长奸而怠为善人之无
禄天夭是㭬岂不可为痛恨太息哉永丰故欧乡其士
君子好文而尚气节其细民敢而知畏义类不可折辱
以官府使县令丞常得贤者岂不皆可为良士民何至
使此数百人扰扰至此哉于是邑士民既祠王侯于学以
一众志而徵余记余不能拒也乃为诗以哀之俾歌以
祀侯其词曰
卷七 第 20b 页 WYG1204-0272b.png
河之水兮美洋洋西门君兮政难忘天不雨兮民皇皇
鲁先君兮荣最良雷砰砰兮吼怒风号呼兮拔大树水
有蛟兮山有虎孰投畀兮而不取吁何辜兮今之人九
京可赎兮百其身惟兹土兮欧乡丹原远兮恩波长侯
庙食兮孔墙粳稻熟兮九里香节春秋兮荐芹藻佑我
民兮顺彼长道
  信都吴氏世德之碑(代国子祭酒富珠哩翀作/)
冀州之信都吴氏绎字思可既位三品以其祖若考之
卷七 第 21a 页 WYG1204-0272c.png
封赠请会其事罢上闻其母行年八十不忍拂其孝情
延祐六年春三月制特赠其祖伟亚中大夫广平路总
管轻车都尉追封浡海郡侯祖妣郭氏追封渤海郡夫
人考谦赠嘉议大夫真定路总管上轻车都尉追封渤
海郡侯妣赵氏封渤海郡太夫人遂以世叙德美来庆
之源谋刻之碑以示来叶笔属于翀按吴氏自泰伯以
来让去与弟仲雍立国君其后以国为氏季扎让遁子
孙居齐鲁间中州吴氏盖延陵季子之裔也绎曾祖安
卷七 第 21b 页 WYG1204-0272d.png
负粟惠贫疾其蠹妄不事异教娶王氏子男二人广平
公伟字杰之娶郭氏子二人真定公谦字谦甫次曰谨
字端甫广平有弟曰守信字诚之娶郑氏生子曰让字
吉甫三岁诚之与郑皆卒广平抚育孤稚如其父母虽
乡邻莫辨其为兄弟之子者其仁与义蔼然世见之者
如此真定公有至性妣郭夫人终事继母贾尤极孝敬
读书达政务以伍籍𨽻行间善骑射从事统军司佐幕
光化万户府天兵长围襄樊事平宋光化㨿上游要害
卷七 第 22a 页 WYG1204-0273a.png
公调兵饟画战略将帅赖之大军南下至采石说大将
以符劵民俘获三百馀口众得更生争持牛酒谢无为
军樊氏子曰端午者奴于公岁馀无惰容夜闻其悲叹
名问故曰两亲以丧乱乖隔生死无从知故悲耳公慰
之曰汝第努力汝亲果在吾听汝归聚因经无为访之
樊氏父媪方昏义男而公适至乃召以端午畀之其乡
党惊叹至感泣至元十七年敕授将仕郎清远县丞莅
事再月投版事亲召诸子诲之曰吾以吏从军门户计
卷七 第 22b 页 WYG1204-0273b.png
耳汝曹宜业儒以自达也因以其子曰绅曰绎吉甫之
子曰纯等择名士铁斋陈先生节父道江张先生伯达
善夫师之故皆有立夫人赵氏妇道克备最教诸子有
法享年八十有六清风素范乡党称之绅学行修饬仁
庙以处士徵不起绎最显孙男镡中书直省舍人绎之
子也绎二十有六年以皇子宁王教从故宣徽使太师
伊彻察喇见世祖皇帝宿卫扈从五六阅年大德元年
授上舍监丞迁宁司马中书断事官少中大夫宁王傅
卷七 第 23a 页 WYG1204-0273c.png
尚书省复中书省皆断事官仁宗皇帝才其为人以其
母老授亚中大夫汀州路总管以厚禄餋寔皇庆之元
年也转阶大中嘉议历福杭吉三路积官正议大夫擢
海道廉访使以两淮都盐运使丁太夫人忧乃勒石著
铭以赫天宠以昭世德以贲坟域以范乡井曰是善庆
之所自由吾先世之然也人之闻之能无劝乎况吴氏
继继隆隆而见之者乎是宜铭铭曰
相彼良穑菑畬耕穫一颖千粒其利实百相此德人充
卷七 第 23b 页 WYG1204-0273d.png
庆其门子子孙孙其远益蕃吴自古昔极显而晦种德
信都仁义崇大有令孙子郎卫紫宸命傅藩邸明倬有
闻帝敕中书绎母寿耋惟朕知绎选清邦伯四绾郡绶
再握使符宪牧赋曹器大不拘封爵自天秩三世再自
侯而公其达未艾玄鳌负山昴毕之野有赫厥灵以告
来者
 
 申斋集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