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斋集-元-刘岳申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204-021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申斋集卷四      元 刘岳申 撰
 书
  与吴草庐书(吴文正公/)
伏闻圣朝开经筵明公正讲席此千载一时也在宋大
儒惟程朱二夫子得以所学进讲尝有启沃之功而一
时遭逢终身䘵位何敢仰望明公则所以大启今日之
殊遇者固将大明五经四书之用大慰普天率土之望
卷四 第 1b 页 WYG1204-0213b.png
岂徒富贵荣名明公之一身而已昔我先正许文正公
以道格君一由正与自宗亲近属子弟皆尝受业至今
为国名臣者皆正之徒也今天下复知高尚程朱之学
以上溯孔孟遗经者皆文正之赐也虽明公今日得致
身清峻为帝者师震动一时光耀四方亦何莫非文正
之馀光绪业盖自江南儒者遭时得君未有如明公今
日者矣此天所以报明公平日问学之勤记览之富也
明公何以慰荅天下之望哉明公宜益为江南衣冠儒
卷四 第 2a 页 WYG1204-0213c.png
士增重为临川乡国经学增光虽由此位极品不为峻
虽门生儿子皆达官要路不为泰虽结乘连骑奔走后
先拟封君将侯王者奉给左右又岂为过哉岳申夙辱
教授而以坐贫块守穷櫩者有年矣乡者明公家居不
能一造诣今明公在京师日觐清光与道揆法守之臣
朝夕可否又何由一望见道德之光也哉乡里杨景行
贤可明公甲寅门生也甲寅至今十年与李遵道辈约
及门者屡矣乃展转蹉趺以至今贤可在门生中为最
卷四 第 2b 页 WYG1204-0213d.png
单薄在举子中为最贤且能有为有守而不诡不激为
今时最难得者初筮会昌幸得生还再调永新即以戛
去假馆苟活如未第前贤固不可不拜明公在明公亦
不可不进贤可大抵门生难得座主座主亦难得门生
此论虽近草茅然古今朝野所不能废明公试进而教
之益增其所能贤可之愿亦岳申之望也书辞干冒伏
楮震凌岳申顿首再拜
  答中丞贺太平书
卷四 第 3a 页 WYG1204-0214a.png
   (中丞来书云贺惟一再拜奉书申斋翰学先生/侍右仆尝闻山川清淑之气钟之在人则为文)
   (章之盛东南诸山惟衡庐为最高其间率多文/章魁卓之士世之炳耀以名能文章者仆尝识)
   (其一二焉其怀抱道德不汲汲于利禄不终于/山林者盖想望其丰采而未得之见也往岁令)
   (嗣子文留京师得与晤语因出示先生所为文/周览累日令人竦敬无已伏惟先生道德之富)
   (文华之盛始吴相贤文子累所称道中朝荐绅/来自东南者无一不以先生为今巨擘焉仆生)
   (长北方僻陋不学局于所见故听之亦藐如也/后观子文之贤则知东南山川清淑之气钟之)
   (在人不然何其雄浑而深厚闳慱而勤敏若是/哉先生怀藏道德不以利禄系乎其心足迹未)
   (尝一至京师此正仆想望其丰采而未得之见/者也今既获与子文交又得示先生所为文仆)
卷四 第 3b 页 WYG1204-0214b.png
   (幸有以自慰虽不见犹见也人来言先生耳聪/目明筋力强健年踰八十尚能执笔纪述此盖)
   (世所希有惟先生独得天地至长之气故精神/至老而不衰以仆言之亦宜省思虑慎起居以)
   (享九五康宁之福苟天假之便尚冀一见以慰/平昔之望也近辱惠教问且进且勉词意切至)
   (先生之赐大矣援称仲山之诗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又曰夙夜匪懈以事一人先生不以仆)
   (为不肖进而勉之以明哲为保身之道忠勤事/君之莭若古之仲山甫者焉仆阙)
   (何人哉道德不足济于时功业不足称于后果/ 而可与仲山甫者同年语也仆自去岁)
   (得风湿疾迄今春夏尚未能出前集贤学士之/际以疾不就职经又有中书参政之命在人则)
   (以为喜在仆则以为忧其出处之难盖有不可/言者未审先生其何以教我尚后命以慰区区)
卷四 第 4a 页 WYG1204-0214c.png
   (不悉贺惟/一再拜)
岳申恭承嘉惠宠示报书此韩公所不能得于光范者
也书词谆厚伏读感激贶遗孔嘉尤见情至扶衰有杞
菊天随生之糗粮暖老有毛嫱西施氏之布缕殆过几
杖无不及缁衣矣此杜公所勤求于段功曹辈而得未
可知者也明公以兴王名世之家正主庇民之学天子
大臣所倚毗宗庙社稷所委寄何藉疏远寒微士而爱
厚过当乃如朝廷所谓老成人耆寿俊古心古道虽上
卷四 第 4b 页 WYG1204-0214d.png
圣吐握何以尚之而或者乃谓此市骏骨之微权良俗
薄不复闻承平君子至诚乐与真情实意槩以战国策
士权谋术数推之甚矣今人不复见古人也如岳申者
少不自力昔惭老至今耄及之岂复于明时有毫发可
补益者孔文举有言五十之年融又过二以文举其材
犹有此恨况万万不及文举八十又过二者乎居常妄
论隆古用人自大舜起耕稼陶渔三十徵庸未有以用
少为嫌者又安得人人必如鹰扬一老八十而后遇汉
卷四 第 5a 页 WYG1204-0215a.png
绛灌不学始有洛阳年少之论遂起颜驷三世不遇之
叹此汉所以不逮隆古也后来安车蒲轮所得老生寥
寥一二语竟何补哉方今四海之士万目睽睽万口喁
喁所希望明公者何限明公辞要路而居散地今又不
留中而补外于此有天意非庸众人所测识者伏惟千
万珍重式如玉式如金朝野幸甚谨顿首再拜奉书以
闻临楮翘企
  答许可用书
卷四 第 5b 页 WYG1204-0215b.png
   (可用答书云有壬再拜申斋提举先生阁下王/务先来奉书知体侯康适今似已到何慰如之)
   (欧碑及高文之赐尤感厚意某于文墨本非长/加以南北奔走者二十年读书见闻有退无进)
   (一岁中括起者不过二数次时技痒弗禁时出/鄙意自不知其何如故以三求教也书未指喻)
   (详悉启发良多此古人之盛心岂世俗相䛕以/求合者所可同日语哉熊志书实祐乙卯实为)
   (差谬因阅其家谱并谬稿所录皆作宝祐乙未/后得石刻更不加点勘不知其家何缘故作乙)
   (卯也然乙未亦未真此间求旧日登科录不得/庐陵多故家文献足徵其乙未省元姓名望检)
   (考示下者欧公作金石录欲徵史传之失谬文/固不直挂齿牙既已上石岂容率尔如此也示)
   (闻铭于大手谬作可袖碎矣当时谬妄非有意/于简也亦谓若是亦足以尽事矣檀弓沐浴佩)
卷四 第 6a 页 WYG1204-0215c.png
   (玉楚子围宋用叠语法昔尝闻之窃亦有意而/学陋力浅未易学也兹承喻及虽不能的然有)
   (见而亦窃有会焉向在京师观朋游间名能文/辞者求如退之答李翊书子厚答韦中立书者)
   (未见也非欲其文之省也欲知其文之所从也/观答赵秀才书则知公之于文可谓得已慕薛)
   (序悲欢溢目双桂堂吾无间矣但于不才褒与/太过有颂无规非所望于左右也又山传既蒙)
   (不鄙不敢自外帖出数处惟高明可否辱教当/又得诲益不少此传出世已迟其孙亟欲板行)
   (公其拨冗了之非疡七十日不良于行复苦暑/泄拜状恕不谨子永贤昆玉同此致意不次五)
   (月九日/某又拜)
岳申辱书知襄奉大事已毕读礼正严古诗云虽有良
卷四 第 6b 页 WYG1204-0215d.png
朋烝也无戎虽有良朋兄也永叹因念丁卯先大夫不
禄于都城辛未先太夫人弃代于维扬虽为庆门凶变
亦由我辈家人薄命上累左右当此时不能以一字问
候又安能走数千里面唁其为无戎甚矣今明公并举
五丧一时还葬此事至难此情至痛此际尤须爱重以
尽慈孝惟明公深思熟念此我辈至情也见示高文三
篇为上长儿抄示二篇词为上熊志书宝祐乙卯省试
第一宋科以子午卯酉为解辰戌丑未为省乙卯非省
卷四 第 7a 页 WYG1204-0216a.png
试年分次年丙辰方为省试其年第一乃庐陵彭方迥
又书补大学上舍宋舍法甚严初入由生员积分升外
舍外舍积分升内舍积分升上舍止可书补太学生此
虽异代异事亦无与文法但此等南人所知不容失实
终篇甚悲甚畅谨正甚雅所拟于阗甚简严然史汉之
妙有在简严之外者平生最慕史记初看甚有羡字羡
句再看但觉好三看元无一字一句羡减一字一句即
不佳此最未易学善学者惟欧公故曰序事似司马迁
卷四 第 7b 页 WYG1204-0216b.png
旧记前辈读檀弓云石骀仲率无适子有庶子六人卜
所以为后者曰沐浴佩玉则兆五人者皆沐浴佩玉石
祁子曰孰有执亲之丧而沐浴佩玉者乎不沐浴佩玉
石祁子兆卫人以龟为有知也使今人作此必曰沐浴
佩玉则得兆五人者皆从之石祁子曰孰有执亲之丧
而若此者乎石祁子不从石祁子兆可减三个沐浴佩
玉字然文字不古矣此所谓繁而不杀者也前年尝
有答赵民信论文书因禄求教子阗名并慕薛序同至
卷四 第 8a 页 WYG1204-0216c.png
皆望示以于意云何为感双桂堂亦然可用经济之才
馀事文章故不可及当以馀光振德我辈乃见气谊小
儿退飞可笑甚感爱念泷冈碑一本附纳二儿不别上
状馀惟千万珍重至祝至祝岳申顿首
  与甘肃参政吴思可
去冬留维扬闻小令似岁晚可行亲迎之礼明公此时
亦可到旧治岳申以归计颇迫不及候迎尝留书李达
可处上彻左右今年见(阙/) 知明公有甘肃参政之命
卷四 第 8b 页 WYG1204-0216d.png
甘肃虽比各省为远而参政去左右丞为近明公资历
声望皆应合到此地位然多少三品不及到者明公忧
国爱民有所兴除害利宜诹谋度询庶几谋之既臧期
于可行既行期于可久孔子所谓好谋而成易所谓无
咎无悔者是也若有志而谋疏又失于乘快则所至必
有龃龉于事有害于物有伤甚无谓也此犹小节为宰
相有大体非刺史二千石比又有大焉古人以身名俱
泰者为上故难在保身保晚节保身贵明哲保晚节贵
卷四 第 9a 页 WYG1204-0217a.png
戒慎自古富贵多履危机故贵而能贫者为难以其能
远势利故也明公起布衣历官至参政亦荣矣常戒得
常虑危其庶矣乎书生感辱知遇当以规为颂以忧为
爱惟思可可与言故也岳申此际留乡里粗安二儿亦
仅寻常旧学徒范悦古还乡谨附拜此书范乃故人范
济卿之子贫而有守读书有见幸与进之二儿不敢上
状末由参觌千万为时厚爱不宣备
  与江西参政廉公迈书
卷四 第 9b 页 WYG1204-0217b.png
岳申庐陵下士也明公过听不以其愚不肖而假之以
一日文衡之柄使者及门属有湖广先诺不得奉命承
教当此时貌似不恭称心而言实为近情何以明之场
屋之士半为庐陵得者率常过半一宜避嫌岳申又望
轻材劣二宜揣已是以舟过豫章之日不敢拜阁下者
此也阁下尝有枉顾之命又有后会之期于是公卿不
下士久矣乃今见之岳申虽非其人奈何以已愚戆而
使贤宰相盛德谦光遂闇昧而不章也哉古者士必有
卷四 第 10a 页 WYG1204-0217c.png
贽敢以书先窃伏念今之科举周汉随唐宋之遗意也
周汉隋唐宋所不能行之地今皆行之矣此岂独刀笔
筐箧之徒惊悸叹息出所不意虽儒生学士亦梦寐所
不敢侥倖万一者向非天启宸衷明谟独断圣神继述
克至于今即左右小大之臣孰能及此然士气文运犹
若有所待而后昌何也以古准今汉初文帝即得贾生
明达治体武帝即得董子明道正谊唐进士多得名臣
宋科尤盛不独为国名臣者代不乏人者而为往圣继
卷四 第 10b 页 WYG1204-0217d.png
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者亦出于其间今国家所表章以
为天下法程者皆宋科目中人也然则科目何负于人
也哉天开一代文明之运必有非常情俗意所可管窥
而蠡测之者矣此宜阁下所为惓惓以式克钦承自任
者也阁下以历朝勋旧之家累世忠清之裔辍从禁省
参预江西此殆天以江西士民慁阁下江西士民何其
幸也虽然书生遇阁下一日之知常思所以报已阁下
受朝廷数世之恩将何以报国哉阁下慱古通今历观
卷四 第 11a 页 WYG1204-0218a.png
古勋臣世阀之子孙能长守其富贵者何如而史册书
之以美谈其不然者何如而册书之以为世戒然后以
耳闻目见者端居而熟念之则思过半矣书曰位不期
骄禄不期侈孟子曰恭者不侮人俭者不夺人夫为明
公明哲保身莫如退让恭俭以率其家人子弟为明公
计久远莫如忠孝仁厚以自结知天地鬼神夫为主爱
民为国育材皆仁厚之大者而忠孝亦在是矣若夫为
治之体当今之急务有非书生所能知皆明公所不可
卷四 第 11b 页 WYG1204-0218b.png
不闻者也岳申庸愚不足以与于此必有能为左右陈
之者书辞干冒伏楮震兢不备
  与范德机书
曩岁从通斋湜溪二老闻足下名籍籍及与逊志益初
还往所得尤多比年闻足下大肆其力于诗于今独步
益愿倾倒而承颜接辞若有所待足下自海北移江西
虽为底僚然在执法理难相即今兹适有过洪之役而
不敢必为踵门之见故以书寓万一岳申蚤岁无复世
卷四 第 12a 页 WYG1204-0218c.png
意又不独学不若人而止独有一事在胸次终不能忘
人如是足下苟非当路亦不可言可言而不言其为失
人失时之恨可胜道哉居常窃谓湜溪先生其学问在
江东西未见有可随行者此老固不求知而亦谁知之
谁为言之今之都大名登膴仕者何必尝窥其藩哉而
庐陵遂为无人矣此不足恨所可深恨者其平生著述
身后流落门生儿子无一人以为念大率货视斯文而
不复斯文视之间有意者又皆欲窃取以为干禄要誉
卷四 第 12b 页 WYG1204-0218d.png
之资于是有郭象庄子之心无侯芭太玄之意甚矣人
心士习之坏也其始由此老未尝以所著出示人尤少
与四方学者谈其心本出于不肯自炫与不敢自是而
次第未近者不得陵躐及之学者不悟遂以为论文及
道当如是秘密以此求此老则并与其心事失之矣又
何以论其学问哉足下及今多方求索而表章之犹
可收拾散亡久则遂不复可得矣近年学校多为达官
摹刻文字使吾乡有此老著书一二岂为四方学者稍
卷四 第 13a 页 WYG1204-0219a.png
具心目大史公有言岩冗之士趍舍有时若此类名湮
没而不称悲夫闾巷之士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云之
士恶能施于后世哉此语可痛湜溪高弟中惟足下敬
与可与语此足下官江西又要路然且不及为此一事
他无责尔临楮悚然不宣
  与湖广参政书
岳申今兹多幸得从试院承颜接辞以近大君子道德
之光出院又得亲熏而炙者既月踰旬盛心盛德有公
卷四 第 13b 页 WYG1204-0219b.png
卿下士之风有宰相知人之度古所谓不可谖者其在
斯欤席庇赖以十月末抵家即得钦纳御宝札子于本
路专人钦赍还纳湖广谨奉书左右岳申中承面命先
正郡公家庙绘象章服其时求敢率尔以对尝托行可
转闻且宗庙碑用韩文袁氏先庙碑例及至九江见狄
侯成甫因与啇论前事蒙见教至治中尝用衮冕行大
礼而公以下章服亦尝议行未有定制于今家庙虽有
赠典难同许鲁斋陪通祀甫冕服例盖酌古易而准今
卷四 第 14a 页 WYG1204-0219c.png
难细思此为确论在洪会可行已详及之兹因人行复
此以闻欧用家庙遗象欧以回禄失之仅存蒸居华阳
帽紫氅服一本今摹去奉献周文忠则有碑刻在僧寺
者谨用呈似伏望采览至庙碑一节必须得先正世家
某地讳某字某历仕某官终于某官赠某官某郡公及
平生行事实迹一一依问赐教方可一下笔传俟示下
即当拟呈岳申末由嗣见即日冬寒伏惟为国为民倍
加崇重不宣备
卷四 第 14b 页 WYG1204-0219d.png
  答宜春秀才赵民信论文书
辱书再三大抵所不当获者理难为报荷意良厚又勤
远道欲不报不可得报与不报皆非也惠示诗文务不
同流俗而有志乎古之作者韩公所谓不知直似古人
亦何得于今人也每诵此言可为深悲至慨仆于文字
本非所长徒愿学则有志久矣然每不敢辄有所出何
者诚知其未易以为知者固不可常遇而遂谓世无
知者尤不可苟一遇之则百丑败露矣赵岐称孟子辞
卷四 第 15a 页 WYG1204-0220a.png
不迫切而意已独至此文章至妙处然安可得岐可谓
知者古人不可及正在此今人急言极论愈杂乱纷紏
但觉古人不劳馀力而旁通曲畅无所不有何其易也
春秋之称微而显夫微即不显显即不微君子之道淡
而不厌简而文夫淡即厌不厌即不淡简即不文文即
不简每读左传史记汉书去之数千年其事其人委曲
详悉皆如当日亲见而高古要妙去人愈远又何也寓
从容于简寡藏曲折于平易欲以整见暇以少为多非
卷四 第 15b 页 WYG1204-0220b.png
不欲髣髴近似而终不可到故有至朴而巧者不能及
有至约而博者不能尽有至显白而深晦者不能近此
古人所以可师也岳申于行辈中天资最下徒望古人
慱学强记不敢希冀万一况敢拟议其开口下笔跋涉
倾倒变化反覆之妙哉孔子诵烝民之诗而赞之曰为
此者其知道乎孟子曰君子之言不下带而道存焉此
言惟知道者为能言此至言亦要道也感足下不鄙聊
布区区殊不足塞厚望惭愧无任当由顿首
卷四 第 16a 页 WYG1204-0220c.png
  与学士揭曼硕书
去年尝因贺元忠奉书诹问理无不彻而相遥遥复欲
似往岁风流还往不可得矣君处日边龙光天汉我居
田里蜗舍詹暄鹏鴳不同逍遥则一即辰远想帝城风
月翰苑文章衣被昭回何所不有詹望可胜惓企吾徒
有刘成之今年当上春官不可不使一及门下同榜如
刘凤皆希晋接之荣皆吾徒与进与㓗上圣犹然伏惟
采纳楮无任驰情
卷四 第 16b 页 WYG1204-0220d.png
  与学士揭曼硕书
留维扬日尝附便拜书计已久彻即辰学馆弘开经筵
熟讲明道有缉熙之益论功在启沃之间此儒者之自
致亦千载之相逢也曼硕退居乡里数年一出而乘熙
运固宜展素学又当好文臣未老之时宜有以自见岳
申维扬归后未能出门有学徒真定范悦古乃故人范
济卿之子济卿以廉吏桐乡吾安成此来京城因得附
此书达望进而教之二儿不及上状附上起居未会千
卷四 第 17a 页 WYG1204-0221a.png
万自爱不备
  与南台侍御王继学书
岳申往岁庐陵水驿匆匆一见继从友人王实初奉书
左右计此书无不达而此心犹若未见窃谓往者致和
天历之间明公既以不负先朝不辱先正矣其后持节
江东得释机务今又由江东升华台端将江南诸道皆
被其泽岂不私窃喜幸虽然昔者参与大政彼一时也
江东又一时江南诸道此又一时而前书所谓不负先
卷四 第 17b 页 WYG1204-0221b.png
朝不辱先正者则此一时犹当如彼一时何也海内时
名关天下之气运如明公与可用者有几人今可用为
中执法而明公出为台端此气类翕合之日而事有未
易言志有未易行者奈何易之岳申既知其未易而不
惮谆复言之是责难也岳申尝谓诗至烝民之四章曰
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人其传曰保身
者顺理以守身非趋利避害而偷以全躯之谓也孟子
所谓不失其身而能事亲者意正如此明公既已允蹈
卷四 第 18a 页 WYG1204-0221c.png
于其初矣今岂待迂儒瞽生之论而迂儒瞽生又何足
以补报万一哉独怀夙昔尝有一日之知于今不可无
千岁之报何谓一日之知明公所施于不报是也何谓
千岁之报不敢以世俗庸众人事在右者为爱也天下
事有不可以书传而明公所当自致不朽者亦非他人
所能致故曰我仪图之维仲山甫举之爱莫助之此意
近尝为可用诵之矣复为继学言之不置则岳申至情
也岳申老矣无能为役矣何幸身亲见之天下幸甚斯
卷四 第 18b 页 WYG1204-0221d.png
文幸甚伏惟惠念实初重来因得拜此书辞潦率不罪
幸甚
  与欧阳元功书
   (圭斋答书云玄顿首再拜复书提举刘君申斋/先生文席玄即辰清和承体候佳胜济南阙)
   (有阙之道不胜愿见之祷吾宗阙先阙辱书具/知侄孙宗任客腊参谒座下弟缄寄雄文迨今)
   (未至不审何故亟称督索端使复命陇阡阙采/之禁事出当然流言之感矣无是也区区抱病)
   (三载始获一归心志凋减旧学失阙其不能为/先生大夫役也审矣适候阙氏女病阙先就之)
   (相见借纸占酬凡百潦略惟阙玄加毖以/寿斯文谨奉状不宣里注欧阳 顿首拜)
卷四 第 19a 页 WYG1204-0222a.png
往岁儿曹与乡人来都城者皆尝为书问候虽未辱惠
报而乡党自好不敢忘昨岁得赐书文毕即时禀知吴
左丞走檄庐陵赖郡侯慨然即修完遂复旧观此六十
年所未有者也乡里儿童父老皆知诵圭斋学士克念
绍盛心盛德是以有此令侄学正来拜祠下亦既见止
弟中间阎茂德来儿曹为书已具蹉跌附寄近闻有某
道童与寨官李镇抚偕行妄诉欧阳忠义扰爱大涉诬
枉盖自南北混颖之子无一足至泷冈者惟城西欧阳
卷四 第 19b 页 WYG1204-0222b.png
忠义居仁节春秋拜扫(阙/)祠字兢兢焉西阳宫者本以
为功德寺文忠素辟佛议以为观又避崇公讳故称宫
宫有田园山林数十里皆借荫焉道士炎凉以欧阳氏
为无人稍伐坟木之连数抱者假缮完以为名而实鬻
之以与远近有力者为棺椁为屋宇纵寻斧焉忠仁愤
惋不平诉之本县县不为理仅有一县令贤者又死巫
蛊居仁方欲愬郡府不及而以疾不起乡里朋友无不
怅惋叹恨惟道士称快李镇抚为寨官其乡但知有道
卷四 第 20a 页 WYG1204-0222c.png
士不知有欧阳久矣伏虑圭斋万一为其所惑将入先
言此皆儿曹前书未达之故儿曹正拟及门而愬幸遇
令侄故以此托之圭斋能一至庐陵拜诸祖墓拜泷冈
使乡邦耸动惊喜诸豪民冒附者侵夺者皆知欧阳公
有后为之改心易虑亦贤子孙盛德一事泷冈幸甚乡
国幸甚伏惟动念岳申临楮不胜恳切之至
  答吴草庐书
辱示书教又得识士展听其议论观其气貌真先生之
卷四 第 20b 页 WYG1204-0222d.png
才子也于是家教远矣乡者刘氏人回得所赐报章固
已如见仪刑况见士展乎其为慰沃无量可知也因记
去年黄庸之尝以所写小景为赞下方窃谓今世未见
有胸次气象如古人者此最大恨事求如古人胸次气
象自先生外断断无第二人虽以耆年硕德而学如不
及犹惜阴竞辰每遇学者无不倾倒至尽于凡下者尤
反覆嗟譬至再四不厌但恐已意如有不明不尽殊不
见问者之为不达此不知当在古人某地位中求之故
卷四 第 21a 页 WYG1204-0223a.png
尝赞云其心休休其容肃肃多学多识以似以续耄有
不倦渎无不告允矣君子是宜其服恭惟先生盛德光
辉未易可言语髣髴独自负恃庶几识其大者因士展
归侍录求教弟年年恨不能如徐则用辈一侍左右良
可惜耳临楮怅望惟冀为道为时千万珍重
  与贺右丞
岳申闻古有大臣者其声实足以威信一时其名德足
以绥怀方夏其出处进退足以系朝廷之轻重天下之
卷四 第 21b 页 WYG1204-0223b.png
安危君子小人之消长然未尝一念有好恶之私一事
有威福之擅一马二童犹以为多三吐三握犹恐不及
求之前史至甚难逢诚不图悼耄馀生亲闻见之盖自
曩岁辱赐书教至今谦光远犹有耀比闻以右揆而还
朝为中书而居守老癃真有须臾无死之望颠崖辛苦
真有到头苏息之期此可为世道生人贺而不足为明
公贺也儿子文曰华倍费陶镕虽贱贫未知报称而悠
邈无恨因依瞻望云霄惟切企翘谨顿首望拜此书托
卷四 第 22a 页 WYG1204-0223c.png
之友人曾传道以达于阁下传道乡里再贡久交可敬
伏惟与㓗幸甚幸甚几务馀闲千万金玉不备具
  与张侍郎书
尝谓自古人臣有大功德于天下能为其主建万世帝
王之业者必有贤子孙以与继体守文之主共享太平
之福故书有与国咸休之命诗有不显亦世之歌要不
可诬也三代而下享国久长者莫如汉唐宋其臣有如
萧何房玄龄赵普皆以开国元勋而其后无闻焉有不
卷四 第 22b 页 WYG1204-0223d.png
再传者是何子孙之贤不肖制于天者若是其难必也
我国家圣圣相承以道德合天心以福禄胜人力自厥
初生民以来有大勋劳于国而简在上心者其子孙茅
土之封其与山河带砺之誓相为终始为此虽圣子神
孙深仁厚泽所致而先正大臣咸有一德积庆所钟亦
有自来矣呜呼盛哉岳申庐陵下士也素贱微见闻狭
陋不足以知圣世乔木故家之盛独自儿时从父老闻
太师淮阳王崖山之功德论者比之晋羊祜宋曹彬有
卷四 第 23a 页 WYG1204-0224a.png
过无不及如以客礼礼文丞相而读于上元庸杀之以
劝为人臣不贰心者此又前代所未闻皇庆更化今平
章蔡国公位中书力抗权奸得罪东朝天子知其忠至
治临御肃清宫禁平章再位中书力赞贤相弼成治本
天下称其贤及泰定拨乱反正平章赞大议定大难而
以明哲之见早决止足之计今天子深嘉其节而重违
其志处之以承明之庐而使之与议乎政事之堂不役
之以几务之烦而使之不废乎论思之益自古人臣以
卷四 第 23b 页 WYG1204-0224b.png
勋名终始未有如此者天下服其高恭惟明公以淮阳
之闻孙平章之仲子中朝之世家天下之正人持莭补
外方将扫除瘴海之炎埃以报明时东粤之人方欢呼
鼓舞曾未踰月而天子以为执法于偏方不如典礼于
中朝政刑以齐远人不如德化以绥畿甸使者数辈络
绎召还于是明公方将勒石南海之上与磨崖一碑相
颉颃为不朽此杜元凯欲刻石岘山之上汉水之渊以
待后世陵谷于无穷也夫元凯岂不能待后之人而必
卷四 第 24a 页 WYG1204-0224c.png
欲当日自纪其功德哉论者以为元凯好名之过余独
以为此元凯知子之明预计其后之不足以与乎此则
付之后来之不可知又不如当日身亲见之为愈也抑
岂独元觊哉虽羊叔子登岘山亦有身后之悲言外之
感湛辈所未尽喻者于是淮阳王有贤子孙为不可及
矣天也此萧何房玄龄赵普诸公所不能得于天者呜
呼盛哉岳申窃伏念自幼闻大师之名中岁闻平章之
贤今又幸遇明公旬宣南海道出庐陵而独以不得见
卷四 第 24b 页 WYG1204-0224d.png
为恨又幸遇明公还朝而得一见以不负平生之愿也
谨以书自荐其姓名伏惟明公与进而教之幸甚临楮
悚仄
  与中丞许可用书
岳申伏睹台除进位中丞公论翕然天下幸甚如岳申
者固当为中丞贺天下之人皆曰明公发身科第而至
此如岳申者又当为科第贺夫为中丞贺者不辱中丞
者也为科第贺者不辱科第者也自有中丞以来岂独
卷四 第 25a 页 WYG1204-0225a.png
可用自有科第以来亦岂独可用而岳申独为可用言
之者则岳申之至情亦天下之至望也明公将何以谢
中丞又何以报科第哉今天下大计有当为国家深远
虑者天下之人皆知之而明公有不知之者乎盖昔之
君子有忧治危明者彼其心岂故为是私忧过计必有
高见远识前知其势必出于此又必有不世之才非常
之略如昔人所谓不动声色而措天下于太山之安者
而后足以当之窃伏念明公于此忧责甚重独未易为
卷四 第 25b 页 WYG1204-0225b.png
明公贺此尤岳申之至情亦天下之至虑也今天下大
计其大者固未易言其小者又不胜举其远者固未易
虑而近者又不可忧此非疏远微贱之人所可妄议而
在清要尤切近者不可不端居深念也夫科举特一事
耳当明公参预大政之时不能保有其举之莫敢废今
明公为御史大夫之贰又岂可谓有其废之莫敢举哉
且闻罪人既已黜伏矣将非趣刻销之时乎此特善者
几耳昔者读书诗至于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
卷四 第 26a 页 WYG1204-0225c.png
以事一人以为尹吉甫深知仲山甫其言有深爱有至
味所谓爱莫助之者正在此孟子以不失其身为守身
以守身为事亲意岂异哉前所谓为中丞贺为科第贺
者在此后所谓未易为明公贺者亦在此故曰尹吉甫
之诗我仪图之维仲山甫举之爱莫助之此春秋赋诗
意也书辞干冒谨令学子彭季斗宗建持献左右伏惟
采察宗建尝从长儿瞻履舄之光敢望与进不宣
  与虞伯生书
卷四 第 26b 页 WYG1204-0225d.png
诗云借曰未知亦聿既耄余尝三复斯言未尝不泣下
沾襟也诚不自揆甲申岁得既见君子于庐陵盖自往
岁豫章拜府君大参以来坐历少壮老今耄及之而无
所成也岂不可为痛恨大息明公以不世出之才遇
圣天子贤宰相为千载相逄与名山大川为无穷罔极
四方之士云合响应争愿出我门下者亦既有年矣退
而老于临川之上如眉山之阴讲道授业载酒问奇者
日踵门而不绝大江以南断无似人岳申杜门索居有
卷四 第 27a 页 WYG1204-0226a.png
豫章胡生名泰字志同青年妙质以公事至庐陵过余
衡门之下自陈愿拜虞先生而无由闻先生将之豫章
幸乃得赐之一言俾得备撰杖履之末以从先生游岂
不此生万有馀荣岳申见其诚求恳至不能拒也会寒
焕不时念其久客留滞又自念安得一日复为胡生谨
望拜此书伏惟与而进之瞻望光仪不胜拳毣二子不
敢辄上状起居惟千万珍重
  与左丞相别怯烈不花书
卷四 第 27b 页 WYG1204-0226b.png
伏自至顺壬申从浙江试院得朝夕亲承履舄之光今
十有四年中闻明公移镇江浙不敢僣问钧候起居兹
审宅揆中书正名左相上副一人元良之简在下为万
方百姓之具瞻朝野歌讴室家庆惬岳申犬马之齿今
兹八十有六虽无光范上书之日犹有老癃扶杖之心
侧闻命下还朝江浙父老要遮借寇攀辕卧辙者所在
马首塞道周又闻京城父老举手加额望见明公马上
如孩提之童初见父母明公当自爱重以爱重其天下
卷四 第 28a 页 WYG1204-0226c.png
国家之身此百辟卿士所属望亦万亿年天命人心所
倚注岳申敢不为明公诵之乡里蒲察推官过满还谨
附拜此书少寓万分一向之私临楮无任拳切
  与翰林承旨欧阳元功书
岁昨令侄还侍尝拜一书居然改岁又见暮春诵人生
几何之句香醪可如蜜可人难可如期大抵自楚适燕
甚远而难时势使然庐陵城西欧祠赖文翰一纸复还
旧观而泷冈二百馀年宰木为阳道流日纵寻斧自朔
卷四 第 28b 页 WYG1204-0226d.png
南混六十年间颖无一足至泷江者莭春秋惟城西子
孙欧阳忠义字居仁能固穷以祖宗为念不幸去岁居
仁死而道流无所忌惮借修祠为伐树名实鬻材为栋
棺椁之利重不幸阎橘山未北而吾书不及将又使土
豪资左道小李反愬居仁于左右虽阁下不无惑志则
会之不时而天未定有不能胜人者今居仁之孙元介
余字来拜宗长惜其行期已迫而前期不以告故为书
猝猝赖前书已彻尚愿终惠碑尚未刻亮难为书必须
卷四 第 29a 页 WYG1204-0227a.png
题额泷冈葬崇公夫妇而胥杨二夫人祔焉泷冈之上
为回陂回陂之上皆圭斋所当拜者孰敢为遥遥之讥
但恐有藉谈之忘尔行忙无以侑书小儿留太和学中
不及拜起居临楮拳切
 
 
 
 
卷四 第 29b 页 WYG1204-0227b.png
 
 
 
 
 
 
 
 申斋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