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斋集-元-刘岳申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204-020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申斋集卷三      元 刘岳申 撰
 说
  性存说
昔者尧有天下天下之人被尧之泽者七十年尧乐之
昔者舜有天下天下之人被舜之泽者五十年舜乐之
其间尧未得舜日与驩兜共鲧之徒吁咈于朝尧何其
忧也舜未得禹稷四凶族未去位舜何其忧也禹自怀
卷三 第 1b 页 WYG1204-0208b.png
襄以后作十有三载以前稷未播奏艰食鲜食民未知
艺五榖当是时与汤未放桀文王未伐崇密武王周公
未诛纣伐奄戮飞廉恶来其心又岂有异耶虽孔子不
得位而辙环而老于行又岂有异耶以数圣人所忧则
所不忧而乐可知也然而数圣人所得于天者皆不系
此何也使尧舜禹稷汤文武周公不得志行乎中国而
仅仅为孔子其生知安行者固不为之减少使孔子而
为尧舜禹稷汤文武周公又岂有增多于其生知安行
卷三 第 2a 页 WYG1204-0209a.png
者哉故圣人者其心所存即为道所欲即为义其德之
润身者即如富之润屋其动容周旋中礼者即其盛德
之至此所谓天所畀付天理之在人无穷达无得志不
得志者也故曰由尧舜至于汤由汤至于文王至于孔
子其五百岁同其闻知同故曰禹稷当平世为君为相
颜子当乱世一箪食一瓢饮其道同古滕王守德字性
存求字说于余余为孟子疏义作性存说以示之守德
有如知生民物则上帝降衷虽凡民果不异乎上圣大
卷三 第 2b 页 WYG1204-0209b.png
贤虽为天子宰相为庶人果无加损乎物则无少多乎
降衷则所以明善复初者当无所不用其至矣孟子道
性善意也
  初心说
三山林宗起以汉果守被檄与余同校文湖广尝谓余
曰掾吏周克明者幕之良也问斋居之名于我我将告
之曰初心子以为何如余闻而韪之曰此赤子之心也
本心最初无如赤子惟此时四端万善之根已具惟此
卷三 第 3a 页 WYG1204-0209c.png
时四肢百骸九窍之欲未开惟时虽怵惕恻隐之心其
情可以为善者犹未发又安有内交要誉恶其声而然者
杂于其中也哉此最初心也故又曰本心惟是心可与
天地日月四时鬼神合惟是心可以正已而物正惟是
心可以格君心之非而大人者安有一毫付畀增益于
其初仅能存养之不失之而已由是而举斯心加诸彼
由是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由是达之天下一致而百
虑同归而殊途人见其为大人也以为其心有异乎亿
卷三 第 3b 页 WYG1204-0209d.png
兆人之心而不知亿兆人者为赤子之心则赤子之心
未尝不与大人同及其长也往往失其本心往往放其
心而不知求浸浸为细人之归岂不大可哀也哉克明
于此蚤夜孜孜求其本心以明善复初而有志乎大人
之事其谁能禦之余嘉宗起能反求其初又喜克明善
取诸人故作初心说以与共学者讲求之焉元统乙亥
重九日庐陵刘岳申书
  揭汯字元量说
卷三 第 4a 页 WYG1204-0210a.png
应奉翰林文字官揭君㬅硕之子汯字伯防余请字之
曰元量夫汯者水之深广者也夫水至深广莫如海至
于海无所事防犹有防焉其深广非其至者也夫江河
有时而溢溢而人然后为之防海未有闻其溢者其量
不开也夫有大功而伐有异能而矜者非功能之至也
江河之量也其量可知也神禹其功能在天地在万世
而不矜不伐者四海之量也其量不可知也自有圣人
以来知仁勇宜无如夫子孝弟忠信宜无如夫子而曰
卷三 第 4b 页 WYG1204-0210b.png
我无能又曰某未能一此之谓大此之谓化其所过如
四序功成之不可留其所存如元气方来之不可测此
其为深广可量不可乎哉君子学以至乎圣人者也水
至海而除学至圣人而除故曰何福不除夫学如是量
亦如是量如是福亦如是以是为揭汯字元量说
  蓝氏二子字说
蓝氏二子其伯子之子曰思敏叔子之子曰思顺皆求
字于余余字敏曰伯时顺曰叔时名不同而字同何也
卷三 第 5a 页 WYG1204-0210c.png
夫敏者与时俱竞时不可失也苟一失之不敏莫大焉
夫顺者惟时是从时不可违苟一违之不顺莫大焉古
之学者无时不习故曰时习习敏德也古之君子随时
取中故曰时中中顺德也
  何德辅字说
元统乙亥八月望余以校文三至湖广始识至治癸亥
所得进士何槐孙德符其先蜀人由汉大司空武封汜
乡侯子孙始为南阳人唐僖宗幸蜀有讳腾者以扈驾
卷三 第 5b 页 WYG1204-0210d.png
为资州丹山令复为蜀人四世至德符迁中渡为中渡
初祖其子从连为嘉定史君孙之偃为泸州郡丞曾孙
倞迁内江为内江初祖内江之子刚中兄弟三人皆举
进士子为太学上舍珙孙为贡士子演孙之孙为昌元
尉汝贤昌元之子为省天元骏宋藤州文学也宋季蜀
破藤州因世父文伯俞贰令蒲折有德于民蒲折人欢
趣之曰贰令吾父母也争留之因家焉遂为蒲折人其
子宋贡士某是生祀孙贡士以槐孙贵赠蒲折县尹终
卷三 第 6a 页 WYG1204-0211a.png
其身所知者不过藤州而上三世向微蜀僧宗寿得其
先数世墓碣安知有中渡初祖而其子槐孙不免字其
名哉盖乱离奔播故家破亡一至于此槐孙以泰定丁
卯赐进士历抚州宜黄尹至是以云梦尹同校文湖广
始知避中渡初祖讳求余更其字于是去中渡十三世
矣余闻而嘉之曰司空之泽远矣乎昔晋栾武子有大
功于晋室至其孙盈而其施已没其后降在皂𨽻闻者
伤之司空至丹山不知几世丹山至云梦又十六世而
卷三 第 6b 页 WYG1204-0211b.png
科第仕宦方兴未艾皇皇求免于藉谈之愧此岂独司
空之积而已余请更其字曰德辅盖昔人有树槐以必
其子孙为三公者已而果然此树德之报也然至于为
公为侯而德衰者有矣始惭卿惭长蔗杪之所以薄也
欤公侯之子孙必有世世修德不徒食旧德者而后可
复其始呜呼难矣孟子曰辅世长民莫如德齿德不俱
不可长民爵德不称不可辅世德辅免之有公辅之符
必有公辅之德诗不云乎子子孙孙勿替引之
卷三 第 7a 页 WYG1204-0211c.png
  邓愿之字说
邓宁字安之以其说问于余余与之言曰宁之义为安
固也子如安于仁安于贞安于至善不亦善乎既宁矣
又安之将非宴安乎非安安而不能迁者乎余将改字
子曰愿之按释文愿辞语有之与为彼宁为此又曰宁
若此无若彼故称愿辞子知愿乎舜之命禹曰敬修其
可愿旨哉言乎夫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皆修其身可愿
者也故终备五福焉令名垂于万世桀纣幽厉皆修其
卷三 第 7b 页 WYG1204-0211d.png
不可愿者也故终备六极焉而恶名亦垂于万世为桀
纣为幽厉而其终有不忍言者虽桀纣幽厉其初亦岂
愿其至此哉大人未有不愿为五福之民而愿为六极
者夫可愿者何即可欲之谓善也故传曰贺善故攸好
德与寿富康宁考终命为类应而人有不愿之者乎故
恶弱与凶短折疾忧贫为类应而或者为我愿之可乎
余将使子为圣为贤以备五福之归未知人生可愿有
大此否虽子自择所愿有大此否昔有谓孟子曰敢问
卷三 第 8a 页 WYG1204-0212a.png
所安孟子曰姑舍是乃所愿则学孔子也夫孟子舍所
安而求所愿必有所见者也子其择于斯二者
  刘昕字宾旭字说
古人爱日虽斜晖无几犹重惜之然惜之之意常如不
欲其中非不欲其中不欲其昃也于是爱日之情有甚
迫者矣故爱日者曰旭日始旦爱其人者如日之升今
夫宾日者夏以寅春秋以卯冬以辰皆出日也今夫饯
日者夏以戌春秋以酉冬以申皆纳日也今夫人生或
卷三 第 8b 页 WYG1204-0212b.png
五十或二十或三四十为中身或百年或四十或五六
七八十为百年夫人不能皆百岁犹不能常夏日也则
岂独三十即二十犹不可不爱昔者夫子十有五而志
于学有不待二十者矣夫子以十有五为旭日此夫子
之寅宾也古以七十为稀年则十五为旭日有不信可
惜乎安成刘氏子昕字宾旭美哉是父是兄之命子也
勖哉是师是友之字子也夫宾者如见大宾盖旭日甚
可爱而不可玩故加敬焉兢兢焉业业焉虽然子之父
卷三 第 9a 页 WYG1204-0212c.png
兄师友之爱子至矣抑余将进子于道必始衷终之卫
武公八九十犹使人诵诗以教戒我是尤兢兢于纳日
也曾子之易箦子路之结缨皆是也勖哉宾旭寅饯如
宾慎终如始是终身皆旭日也勖哉宾旭
 
 
 
 
卷三 第 9b 页 WYG1204-0212d.png
 
 
 
 
 
 
 
 申斋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