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乡集-元-任士林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196-0540c.png
钦定四库全书
 松乡集卷四
            元 任士林 撰
  谢翱传
谢翱者字皋羽闽人也父钥性至孝丧母行服庐墓终
身不仕宋咸淳初翱试进士不中慨然以古文倡作宋
祖铙歌鼓吹曲骑吹曲上太常乐工习之人至今传其
词倜傥有大节尝布衣杖策参人军事未几善哭如唐
卷四 第 1b 页 WYG1196-0540d.png
衢过姑胥望夫差之台恸哭终日过勾越行禹穴间北
向哭乘舟至鄞过蛟门登候涛山感夫子浮桴之叹则
又哭晚登子陵西台以竹如意击石歌招魂之词曰魂
来兮何极魂去兮关水黑化为朱鸟兮有噣焉食歌阕
竹石俱碎失声哭何其情之悲也所知沦没碧血游空
山川池榭云岚草木与所别处及其时适相类则裴回
顾盼悲不自已夫鸟兽丧其群匹越月踰时则必逡巡
其故乡翔回焉鸣号焉蹢躅焉踟蹰焉然后乃能去之
卷四 第 2a 页 WYG1196-0541a.png
若翱者章皇山泽恶夫涕之无从也既客浦汭往桐庐
人翕然从翱学所为歌诗其称小其指大其辞隐其义
显有风人之馀类唐人之卓卓者尤善叙事有良史材
作南史帝纪二十赞采独行秦楚之际月表所历浙东
西州佳山水必有游记当天下广大足历燕魏赵代问
遗事故迹且涉大瀛海外尽识风物鸿濛之初度越子
长矣惜其悲鸣烦促天性固然其亡乎其亡乎士充充
入矍相持觯不去憎闻翱翱自若也易曰浚恒贞凶无
卷四 第 2b 页 WYG1196-0541b.png
攸利翱之谓乎或曰伯夷叔齐何人也子曰古之贤人
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屈平非怨者也精神
漂散鬼语神词变而不测翱岂平伍耶初翱无恙时得
唐方干旧隐白云村建炎四年江端友吕居仁朱翌诸
贤为文祭临水之神避地于此翱曰死必葬之作许剑
录迨疾革语其妻刘我死必以骨归方凤葬我许剑之
地方凤果闻讣至与吴思齐冯桂芳方幼学方焘翁衡
翁登奉骨如志夫以死生托人不爽皦日信矣哉其徒
卷四 第 3a 页 WYG1196-0541c.png
吴贵买田月泉精舍祠曰晞发处士岁时奉烝尝云赞
曰唐宰相董晋为汴州辟韩愈从事愈激知已称陇西
公而不姓晋死从裴度度乃不引用愈愈作吊田横文
以著其哀若翱者夫亦横之客也欤
  吴思齐传
吴思齐者字子善婺永康人其先处之丽水父邃龙川
陈氏自出大父时家焉以父任入官有能声既老失仕
恂恂为乡人嫁兄弟之孤无归者谷其怜之免女欲弃
卷四 第 3b 页 WYG1196-0541d.png
者棺死无以敛者意洽如也逮贫不悔有寒疾耳辄聋
不闻人事懒不与世接独婺方凤闽谢翱睦方焘友善
著老氏阙疑等书晚号全归子全归子生颖悟仲父监
丞公天泽器其材卒授所学初父䆳仕员外郎当补官谋
庶兄者再监丞公曰毋废嫡然非其志志在科目自奋
故征商新城日犹乐举子试中举摄嘉兴令善听微决
疑语在全归子自述洪提刑起畏辟置类田吏用事者
言办此可通籍思齐曰以民怨禄非得也妇翁方饶州
卷四 第 4a 页 WYG1196-0542a.png
登为人少裁制谋以自近思齐执子婿礼不衰终不就
其有守自立如此贾氏方柄国上将以卤簿临其母丧
文侍郎及翁言不可然畏祸中悔思齐以书勖之曰叱
嗟而母婢也公不可默已御史俞浙以论谢堂出台为
太府少卿留丞相直堂有勋籍思齐以书正之曰公宅
百揆以贵戚废公论世谁赖乎其自强敢言如此惟自
强故不以贫屈惟有守故不以势移屈且移则终始相
渝或亏其中以取售其能以全归乎或曰人事通塞昔
卷四 第 4b 页 WYG1196-0542b.png
智今愚常逢其故也何全为是不然兹其所谓全也山
林川泽之间引若人以自媚如横空之参耿耿生白察
曙色者有徵惜乎其自閟者深其根于远者不宏也诗
曰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
得见有恒者斯可矣及观俟命录断自孔曾以下死生
瞭然贞矣哉赞曰余识谢翱得其诗以唐杜甫自律翼
以二李其传乎遇方凤道谢翱已死葬于钓台之南与
方干隐相望言且于邑泣下出所书全归子自述至曰
卷四 第 5a 页 WYG1196-0542c.png
天夺炳烛之邻畸穷孤危如鼎一足悲矣夫其以古道
自信者夫
  烈妇胡氏传
刘平妻胡氏滨州渤海县秦台乡人也既笄适平生子
男三人平从军有材名至元七年戍枣阳平在行中既
戍乃闰月六日平以小车载妇子往时长男不从中男
才七岁小儿在抱未十月胡前挽车平后推之未至枣
阳西北百馀里沙河之浒日入系车木下宿焉夜半虎
卷四 第 5b 页 WYG1196-0542d.png
来噬平臂负之去平号胡徒手从之力掣虎足中男拔
刀室中走以授母胡得刀刺虎肝肠尽出虎始脱平平
尚能言惧他虎来不胜乃舍车扶平挈二子涉河而西
至季阳堡南门叫欲入门者惊悬火下烛见衣血淋漓
犹信为置门下迟明白其将赵侯命戏下卒往致所弃
车载死虎来归为召医者视平药之三日而死于是赵
侯上其事枣阳帅且官纳虎皮给钞十千以瘗平八年
十月胡以二子至自枣阳滨州长吏讯之图其状以闻
卷四 第 6a 页 WYG1196-0543a.png
复其家任子曰尝读诗至大夫行役室家悯其勤劳莫
不有自贻伊阻之叹则胡之从戍也以情及其遇虎而
脱夫也以烈方胡之掣虎而剚刀也知有夫而已儿之
拔刀而授母也知有父而已虎虽暴岂能啮天伦之衷
哉泰山之哭夫子哀之至矣余读张维此传因为序其
事书于后云
  自然道士传
自然道士不知何许人也薛氏或谓系出轩辕夏车正
卷四 第 6b 页 WYG1196-0543b.png
奚仲成汤左相仲虺之孙薛其先封故云生澹泊有趣
尚自谓羲皇上人与倏忽氏凿混沌有功将第而禄之
适华胥氏事废而户外之屦满矣文王居美里箕子释
周缚周公东征三年归孔子自卫反鲁讲承远诣直窥
河洛晚侍孔子问礼老聃得自然之道因号自然道士
改自然处士非其志也题所居曰瓦注轩寻号瓦注居
士周茂叔邵尧夫程正叔日游从神领意会与道翁张
遂僦居孤山之上亦号孤山赁房翁蔡少霞山玄卿葛
卷四 第 7a 页 WYG1196-0543c.png
稚川司马子微陶贞白相与吐吞明月宴啸清风时未
尝不神游昆崙也坐轻泄玄理左迁听鹤翁而出处去
就之间裕如也志有专业更无定名亦顺乎天而已矣
然涉世方长信道方笃名不一更而可定也当无宠辱
之惊乎
  真一先生传
真一先生家姓酿名字伯醇无功乡人其先秫有国神
农时黄帝既致杵臼之利陈师伐其国秫以俘见帝不
卷四 第 7b 页 WYG1196-0543d.png
忍播弃封之为太仓令崆峒牟氏闻秫贤有立志以女
妻之秫得牟喜曰此真吾糟糠妻也生子旨禹会诸侯
于涂山有仪狄者以旨进禹味其言甘曰吾子孙必有
以是亡国者心疏之然亦不斥绝旨生泛泛生醴醴生
盎盎生缇缇生沈仕成周为最盛朝廷宗庙之上咸相
推尊下至比闾族党升降酬酢莫不有礼遭春秋历战
国子孙以诈得幸诸侯独商以清德闻齐威王时淳于
髡以滑稽受上赏而商去矣暨至秦汉商之族通显然
卷四 第 8a 页 WYG1196-0544a.png
官不过主爵都尉先生其胤也晋桓大司马辟先生为
青州从事志不屑雅与阮宣毕卓刘伶阮籍之徒为忘
形之交义熙间先生抱瓮自闭不希荐引会五柳先生
陶元亮弃官归柴桑与先生交驩凡戚欣歌哭平险逆
顺之涂必揖先生商之元亮沉浸醲郁先生亦风流酝
藉莫逆于心元亮尝坐东篱下望先生不来唇焦肺渴
心甚苦之会王江州遣白衣人送先生至元亮为之倾倒
殆尽先生时枕藉糟中为浮蛆所困元亮脱葛巾手自
卷四 第 8b 页 WYG1196-0544b.png
引拨笑曰公等碌碌所谓因人成事者其爱嗜如此元
亮晚年多感山阳下国之事令人酸心遂有瓶罄罍耻
之忧失笑相顾举口见疑作诗戒止思与先生绝交先
生仰天耳热抚岳而歌乌乌曰知我者陶先生乎罪我
者陶先生乎退而守口如瓶不求俎豆贤人之列著书
子壶子以自娱后赵郡苏轼追尊之曰真一先生太史
公曰家氏散居天下而酿以醇和称大白若辱不沽市
井之誉其圣之清者欤自羲叔和叔以来爱嗜酿者甚
卷四 第 9a 页 WYG1196-0544c.png
众惟晋陶元明最为浃洽然而酬酢之情不能白首君
子惜之弥子之贤未变于初也前见贤而后获罪者爱
憎之至变也酿之于渊明亦爱憎之至变欤世之所谓
醇酎交者可不慎哉
  寿光先生传
寿光先生古鉴者西蜀人父同尝输作尚方其母范氏
梦明月入怀同曰此奇徵也吾为尔成之后遇祝融氏
炉中得炼养术神光满室弥月不散果生鉴鉴生未有
卷四 第 9b 页 WYG1196-0544d.png
识察会负局仙人从代来见鉴奇曰此不迎不将应物
而不藏者乎命以金膏涂顶玉水洗胸鉴遂光明善照
人无妍丑皆爱鉴鉴亦不少假借毫发无隐对之者衣
冠必肃武帝初待诏建章宫帝将御冕旒朝群臣召鉴
侍帝改容临之赐锦裀玉匣进为玉台郎时方置大长
秋以鉴赐贵人陈氏陈氏得鉴益自修饰仪容绝世遂
册陈氏为皇后后受册已谢曰妾待罪后宫不能自媚
陛下以鉴赐妾妾膏沐必对鉴令妾以色承恩鉴之力
卷四 第 10a 页 WYG1196-0545a.png
也乞封鉴如仪乃封鉴容成侯赐锦裀如故后立十馀
年挟妇人媚道觉女子楚服弃市相连者三百馀人赐
册皇后上玺绶罢退长门宫鉴惧毁求容平阳主家讴
者卫子夫善鉴帝祓灞上还过主家所侍良家女皆不
悦独悦子夫得幸轩中入为皇后后不引鉴不敢侍上
上知鉴能饰后容出入不疑加赐五龙五绶后立三十
八年与戾太子擅发兵诛江充朝廷大怒执金吾刘敢
奉册收皇后玺绶后自杀帝乃制诏御史容成侯鉴克
卷四 第 10b 页 WYG1196-0545b.png
明喜饰号为察物后宫赖之然二后实危余而鉴不察
反饰置之虽好色必恶心朕几中焉夫能察人之形而
不能察之情能饰人之容而不能饰人之心容成侯何
以自明遂废弃民间晚号寿光先生太史公曰古公亶
父周之初也鉴岂其裔欤胸中不正眸子眊焉鉴岂不
善察者饰置之过帝甘心焉以猊取人罪鉴误矣
  送邓善之修撰序
文章之尚缘时而兴时有淳庞则文有隆污其势则然
卷四 第 11a 页 WYG1196-0545c.png
也亦固在夫操制作之柄者与道消息与时翕张于以
风示当世然后学者一趋于正也且六经述作如日星
昭布如四时错行浑浑乎山川之流峙也挺挺乎草木
之华滋也何其浑厚而博大伦理而音节也千载之下
读之者油油然雍熙浑颢之盛如亲见之至若庄周之
荒唐屈原之沉郁苏秦张仪公孙衍驺奭谲诈之谈商
鞅李斯韩非申不害惨礉之论以至荀卿扬雄醇疵之
作东方朔司马相如恢诡之辞何其披靡而支离岩崭
卷四 第 11b 页 WYG1196-0545d.png
而澎湃也百世之下览之者薾薾然破碎磔裂之风如
新沐之然而操觚弄翰之士宁为此而不为彼何耶往
时科举事具人方以言语相雄长文字第甲乙不旁搜
以为奇远引以为博钩致以为深有不可也今天下一
家元气浑合大声洋洋朝廷之上躬行古人而右文之
治四海风被山林之远时及睹播告之修纪载之作咏
歌之章浑然典谟之温润风雅之清扬将作为一经以
袭六为七何其盛耶友人邓善之归自词垣与余剧谈
卷四 第 12a 页 WYG1196-0546a.png
西湖之上观其浑厚以和沉潜以润如清球在县明珠
在乘信涵养之深而持守之纯也呜呼质乎文乎若循
环乎盛古之风躬行之治历数千百年而后振乎则夫
操制作之柄者得不有思乎宜非枯槁之士果所窥也
八代之衰退之起之五代之陋永叔弛之百川东障狂
澜靡之故其为力也为甚难今时则易然也善之勉乎
哉天风万里将还玉堂之署幸为我谢诸君江海之迹
倦矣得无恋恋盛时乎
卷四 第 12b 页 WYG1196-0546b.png
  张仲实教授宜兴序
仆渔钓海上岁时过循王之庙且式衣冠俨然有生气
固知世祀未衰必有闻孙誉士出也数年来杭闻仲实
之门凡师数十生皆公卿材子弟凡江海士仕者问业
游者问舍所出词章日益富为世所珍嗜不辄去手仆
诚私心慕之今年春复来乃闻仲实教授宜兴行有日
矣仆自念饮沐其先之故耳接其人之贤名不在谒者
岂情也耶明日仲实乃过仆意气言论溢所闻且慕远
卷四 第 13a 页 WYG1196-0546c.png
甚又明日杨仲宏来曰仲实且知子矣将行子不可无
语仆闻之士一命而上皆有王事唯教事故为最优然
闻诸仕者莫不劳且悔以去夫士有教事而悔且劳如
此岂知方之士乎盖士处穷约时廓其庭以受诸生甚
尊严且优游洋洋也举莫以违其意逮名在下士诸生
在前吏议在后怠者教不足弱者事不足劳且悔亦宜
也仲实少长勋门壮食旧德温乎璆琳琅玕之美具焉
充乎夏瑚商琏之器列焉故学有泉渊唯饮者取足文
卷四 第 13b 页 WYG1196-0546d.png
如宜膳四时具详于味者日絮且歠是优于教矣况器
识以迎事之来声实以括人之誉宜将大肆于时也胡
宁日有砥砺绳墨之事于州千里之地乎仲实行矣
  送俞时中北上序
俞时中将行友人饯之北门任士林执盏言曰士有袭
家学以为珍负材识以为文其气充焉其声先焉然而
仕循循进无异常人曾不得超趠寥廓而窥光天衢岂
天下广大以名进吏部夫人而能为贤乎将蛰尔声抑
卷四 第 14a 页 WYG1196-0547a.png
尔气不使激昂于时以一于格律之公乎抑道塞仕薄
未尝日造中州上国屈折王公之前拜自献以成其身
乎不然栋梁者未之收而桷榱之用将无自而振乎今
之世虽多贤不能盖子也亦明矣而子又非蛰尔声抑
尔气使不自耀者则馀二者为之决矣然尝观韩昌黎
氏作张籍李翱之徒遂亦名世然苏氏之闻亦待欧阳
子之门而大吾起视江海三十年无科举事负材抱气
凡可为张籍李翱者不少夫果谁为之宗依耶苏氏父
卷四 第 14b 页 WYG1196-0547b.png
子虽不迄再见而振动其声耀使天下士皆愿出其门
有如欧阳公灼然复可见乎不也吾固不得而窥也子
行道中州造上国拜自献以成其身将亦子之耻也仰
视清列栋梁者收乎岂犹曰未也则子具桷榱以进夫
犹曰需之吾不信也
  刘梅泉松江教授序
汉郡文学选至重也非经明行修者不与焉隽不疑盖
宽饶诸葛丰之徒何班班如也逮宋庆历路州军监始
卷四 第 15a 页 WYG1196-0547c.png
有学置教授或曹掾兼之或州里推择则转运司命之
也熙宁中始自中书门下逮厥后选益尊法益详其途
有十谓之十色教官夫士自束发至白首崎岖场屋间
迄一第于有司侥倖出是选者则以不拜吏部为荣以
脱身箠楚为贺其选岂不甚重乎今科举事废上之人
择材于乡里之公郡博士考所业而进之部使者加考
覈焉县教谕由此其选既而分录纠正郡教事由所部
升之省加详察焉而后畀之如是十馀年始克问选于
卷四 第 15b 页 WYG1196-0547d.png
吏部间关万里风雪满涂而狐裘为缁获观上国之光
者几何人而老者病者不在焉吏部定天下选路府若
州阙有限而考有期来日多而应日狭不知岁月之坐
困也盖横一经而坐皋比部使者以为僚二千石以为
客书生之至贵不惟朝廷甚惜之也二十年来人之取
富贵甚易故视此选为甚难幸而得之傲兀重席以意
气使诸生盖将酬其所甚难而图其所甚易而不知自
汉迄今其选为何如耶又安知薾然衣冠进退为馆下
卷四 第 16a 页 WYG1196-0548a.png
生者不已试其所难者耶刘君梅泉将行松江吾故道
其辞云
  程氏受义堂诗卷序
镇江路府推程氏其家以义名堂曰吾有所受之也凡
能诗者赋之若干篇皇甫生求余序其首固将以为教
化风俗美事余惟人生同气之身散而兄弟继别继祢
之所由分百世之所由集义之所由始也夫仁义礼智
具于性而命于天命于天实由命于亲也孟子曰仁之
卷四 第 16b 页 WYG1196-0548b.png
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即事亲之实由之以从
兄弟之间皆天性之所由发则是义也父有所不待授
子有所不待受油然孝友之行始于家而达于政岂必
谆谆告语然哉而世道日趋家俗日靡交相瘉而不令
之情作与人恭而独亡之叹兴甚而风雨流落义不在
姜肱之被矣春风枯荣义不在田真之荆矣此程氏堂
所由作也府推公事其先大夫日凡怡怡仲季之间者
则既闻之矣大夫既殁府推公独忍死其亲乎是故群
卷四 第 17a 页 WYG1196-0548c.png
从兄弟十有三人同门以居同堂以食仕不私禄事不
怠长井井熙熙前埙后篪左芝右兰诗书满闼大纷小
帨鞶丝成帷一真天游罔间内外室无私评干有誉用
诗云宜兄宜弟宜兄宜弟而后可以教国人府推公有
焉则夫闻程氏之风者可不愧乎余故乐赞其事而序
以归之
  瓢湖小隐诗序
隐者之道有二其身隐其道为天下后世用而不可泯
卷四 第 17b 页 WYG1196-0548d.png
也其心隐其迹在朝市进退间而不可窥也若夫生江
海之上老耕钓之间无卓绝之行以自异无弘济之道
以自闻而徒区区行怪者之归则亦胥而泯泯然耳隐
云乎哉然而谈笑之侯无世无之徒步之卿相无人而
不得也则夫智虑宇宙之外精神尘埃之表琴书以自
娱诗酒以自乐偃然世故之不得浼独非隐者事乎东
山谢氏子居坳塘之上名之曰瓢湖小隐赋诗自况诸
君交和之夫五湖之广而纳之一瓢之小一世之纷而
卷四 第 18a 页 WYG1196-0549a.png
坐之斗室之安非隐者不能也余来华亭不及识谢君
而谢君之所交游能称之且求余言为之序呜呼余六
十翁矣迹不一趋利禄之途而心未尝往也然尚曰吾
隐者吾隐者人不谓信也今谢君力足以致休誉材足
以起荣名而俛首田里之事若甘心焉非隐者之伦乎
他日天风雪晴扁舟独往叩门不及而返顾相与成隐
者之风则非人所识也因书其首云
  刘思鲁侍父之浏阳序
卷四 第 18b 页 WYG1196-0549b.png
鄜川刘汶侍其父之浏阳教授翰林应奉周君景远为
次饯者之诗必求余言为赠自予得杨仲弘人方翕然从
予后得师鲁而人益信予将托二子以自勖也而思鲁
别予是不可以无言也海之于水所受者大故其为涛
也怒以泄逮其平也人狎之济以渔木之于地所培者
深故其为干也怒以长逮其久也絜百围人不惊异时
科举事具士薾然文字之间师友以持其成公卿以震
其闻有司失得以摧其锐而又岁月以老其涉有不索
卷四 第 19a 页 WYG1196-0549c.png
然者乎今举无是困也气安得而不充乎视向之薾然
索然者可熟视无睹也夫年以养学学以养气有充然之
守而待之以薾然索然之容胡不观之海与木乎济以
渔者狎焉絜之围而材者取焉未见其薄于发也然长
沙多沉郁之士感愤悲鸣气不能辄平吾师鲁其廓受
之深出之以道御气输之和平之音则渊然之学锵然
之文吾且避子矣三年将拜君赐
  送揭阳赵令君序
卷四 第 19b 页 WYG1196-0549d.png
仕犹农也以既穫为能事富贵犹射也以既中为良工
天下每以是求材而卤莽之耕诡遇之获不计焉夫出
处有时仕止有节父兄之教成而素守之天定造物者
不振耀之则善者惧矣前揭阳令君肤敏士也始集贤
公宣抚四明郡以佐理有功起家为揭阳计凡最也揭
阳在南海徒以老母故不能行既而集贤公立朝著令
君不敢以见亦不敢以仕躬孝友之节养廉退之风则
集贤公之心也集贤公薨朝廷大振幽滞郡以名闻部
卷四 第 20a 页 WYG1196-0550a.png
使者加察详焉元岳大臣将进之圣天子之庭令君遂
有仕意而贫不能为万里资也盖自清敏公盛时退然
一书生纨绮之味已薄于今为庶祝融回禄相之始不
得不仰升斗之禄使集贤公无恙上被圣天子之知令
君而求多于造物则仕伤廉矣今天子仁圣尽擢丰芑
之材而用之令君而自弃于明时则不仕伤义矣令君
生清敏公之门最晚而受教集贤公最深集贤公活十
万人命而天不富贵其子若弟吾不信也令君不濡忍
卷四 第 20b 页 WYG1196-0550b.png
二十年之久徐起而收之则集贤公之心不白而仕止
之义不明令君庸有道乎秋风载道走公卿间有不以
予言为信是不知集贤公者也令君行矣
  慈溪主簿茅意山序
士有首功而不遇志有白首而未酬造物者固将老天
下之智虑而悲歌慷慨之士之所甚惜也意山杭人也
受檄行军更封传来四明郡户口阨塞遂入职方实至
元十三年春也集贤公被命宣抚寘君幕下既而归奏
卷四 第 21a 页 WYG1196-0550c.png
天子凡帷幄之贤一时出筹画第功吏部意山遂青衫
拜命实簿正慈溪县事爵之卑恩之崇也意山不以寮
底自诎苟可以行吾志长官不能挠二千石不能屈邑
以治闻民不忍舍去因家于苃舍之下而贫如故也岁
事枣栗熟坐长老立童竖杯酒相煦劳教民出租税奉
期约射狐罝兔以为欢如未去政君之薄民之厚也今
将以名上铨衡若不胜万里之役是惧嗟乎功名危事
也富贵厚报也首危事而食厚报绰绰然左劵之得意
卷四 第 21b 页 WYG1196-0550d.png
山退然不伐而人以为已功不亦愧乎试吏百里近三
年有成政循序取一官以幸妻子可俯首拾方将处民
伍如素编列岂独无利禄之心乎吾闻集贤公之门多
退让士富贵狎来智者策殿造物之术穷而道德之味
胜意山不得濡染之深则性具固美也其廉于取也亦
宜三飧苍莽挟此以有行不超君于拾级连步之外吾
不信也意山勉乎哉吾北乡望君矣
  送楼平隐序
卷四 第 22a 页 WYG1196-0551a.png
司马季主严君平卜以隐其身者也然卜非隐具也以
名致人而利其求以祸福中人而利其得卜隐乎哉是
以季主君平以卜特闻且十日十二子相配五行相休
王所以贫富贵贱寿夭天下之人不能窃窃然知也知
亦未易也卜始神矣是故游天下之艺以自卑非隐者
不能也神天下之术以自利则隐者不为也能其所不
能为其所不为未可以言卜也矣夫人生于阴阳寒暑
而乾坤坎离之妙语之而不能对食于粟米丝麻而木
卷四 第 22b 页 WYG1196-0551b.png
金水火之用叩之而不能解何也大抵本末精粗之学
不明卜者始专门而道行矣异时科举事具朝而平康
之游子暮而殿陛之句胪其通塞固不能识也卜者之
门愈盛而道愈隆然世亦以是而衰也今楼君淳甫将
以卜闻而隐其心也为我张帘大坐阅市人之富复有
饭牛牵狗者乎子盍掷卜钱而谢之曰六经昌矣
  送叶伯几序
余家越天门山之阳坐瞰海波水天际远蛮洲蜃屿历
卷四 第 23a 页 WYG1196-0551c.png
历晴豁时则天光曙发风阔潮平舟大小淩蜃头来杳
若撒菽少则帆影抑扬棹歌出没径列步下市侩布立
岸上遥呼问海伴故旧三老倚桅长揖载输委市废举
毕问且悉对然后乃登岸洋洋入市侩家挥霍醉语无
谁何明日椎羊沥神击鼓召市贩夫日来争贸急售幸
不幸听轩轾唯浅深赖不臭厥载为贺既又涉旬月市
侩计觚筹然后审知乾没则莫不大呼起柂列啸扬帆
视厚薄各满志去又尝观富人之舶挂十丈之竿建八
卷四 第 23b 页 WYG1196-0551d.png
翼之橹长年顿指南车坐浮庋上百夫建鼓番休整如
官府令拖碇必良綍繂必精载必异国绝产时一上步
纲孔目大小杀牛酾酒畅欢而后去市侩过不敢顾盖
将输官场之入保天府之珍者也余在隐约犹为学校
诸生每见职教者充孔杨来不险济以求赢则幸不幸
输尔载以惬入者也叶君伯几之至也未数月也以下
州例不得设学录故去然其深藏而不贾厚载而未输
大类富人之舶不入市侩之顾以满志去者固多矣叙
卷四 第 24a 页 WYG1196-0552a.png
以道其别
  送周应申远游序
志远业者不家食而肥毒宴安者视乡邻为狭夫人之
情则然而遇不遇天也植杖之士不能易滔滔之津荷
蒉之徒固亦议有心之磬是非茫茫然枵其中瑟瑟然
嗫嚅其外者所能有获于世也然王侯之门首据者为
上贤江海之上眼空者无后达是以媻姗而进堂上之
美人皆笑首弹铗而归坐上之主翁无弃责置莝豆于
卷四 第 24b 页 WYG1196-0552b.png
下列绨袍之情亦危在术中而不悟问舌之耻仍在如
是而游于世将何获乎吾尝折肱于是矣兀兀出踵息
且将寻山中遂初赋日以自察周氏子应申乃欲轩轩
然远游应申少学于余不得自隐其底而以告之虽然
命蹇者滞来心通者巧至生闻余之所已历能不少失色
于人则其获也讵可既乎虽然旁坐市肆而窃笑不言
者宋大夫之俦生勿以言卜也过市滴油而百钱必中
者小由基之所屈生勿以言射也池鹅可笼而拊膺之
卷四 第 25a 页 WYG1196-0552c.png
妇已切切然不能平石鼎可赋而楚喉之叟且哑哑然
相迫切生其慎哉稛载望生矣
  杭州路三教人士送监郡序
大德十有二年春二月六日杭州路达噜噶齐通议公
三年政成解印绶去杭父兄候公骑上道相聚成列稚
弱累累耆耄种种或卧道上或控马首泣不听去曰公
政慈我公恩遗我父母育我顾我复我我渴饮我我饥
榖我公去辍我谁与活我言泣欲下又曰公留我嬉公
卷四 第 25b 页 WYG1196-0552d.png
去我悲我悲谓何我籴我饥泣且哽又曰浙江东来流
民哀哀道饥谁食道骼谁埋公亦掩袂为不忍去曰我
曷能政命由上令我曷能慈恩由上施天子仁圣前星
令明我叩我首我陈我情俾尔毋尔病俾尔饫尔宁以
熙尔城于是三教人士杜道坚等出谢父兄而为之言曰
郡之民命寄在牧守牧守为政莫切杭城盖以数百万
之民一仰籴于升斗水旱之馀居富者不知政居官者
不知民民与政交相病也是故心太切则政烦心不一
卷四 第 26a 页 WYG1196-0553a.png
则政渎令出未孚而督者在道惠施未均而覈者在庭
奈之何其为荒政之道也公一诚明白百举具修上不
谄逢下不威济此政所由成而民所由怀也然而政有
切而未陈事有弊而当极公上下智虑间怀之久矣今
将日造帝庭都俞吁咈之下凡大而天下小而邦国一
广利泽之仁则公去之日犹在政之年也尔父兄其何
悲于是公乃上道遂述其辞以遗采风者得焉
  南谷原旨发挥序
卷四 第 26b 页 WYG1196-0553b.png
人不可以不知道夫道在天地之先两仪以之分人物
以之命率而修之而世教立是故即世教以求道则天
地不可知即天地以窥道则其初不可究夫孔老立言
其率而修之之谓欤其所以为言则极初在其掌欤河
南邵氏发蒙于尧舜数千载之后而灼然有见于天地
未开物之前故以元经会以会经运以运经世繇十日
十二子相配为始少昊之星癸繇少昊而上凡古始之
事可溯而知其故其原曰自老子南谷杜尊师既著道
卷四 第 27a 页 WYG1196-0553c.png
德经原旨且即邵氏书为原旨发挥老子曰能知古始
是谓道纪此发挥所由作也或曰身游形器之域为尔
浑沦之言不亦戾于道耶应之曰生民有始天地有初
道不可以有有而无无而浑沦之与居乃可以知此也
夫他日著笋皮冠衣布单衣执老子以居青山白云之
下则庶乎其有徵于斯云
  送括苍王实翁逻戍公棠序
往年余留乡邦识王将军于长吏之庭时将军有事逻
卷四 第 27b 页 WYG1196-0553d.png
戍于连山隘中车笠迎逢弓矢先后而退让有礼言温
温以和儒先生争誉之未几以满去山谷之民出饯
城市州长吏益以敬士益以誉民益以祝曰苃舍犹在
越七八年遇余钱塘言猊犹往年之见既而以复戍公
棠别余曰人生出处良难如蚁旋磨十年之间调不改
选仕不改州公棠有戍实邻连山苃舍之祝云吾愧也
余为之喜曰居有故僚邻有故壤君何愧乎惟其愧愧
是以不愧君何愧乎公棠在丹山之厓赤水之涘连山
卷四 第 28a 页 WYG1196-0554a.png
在其南汉有镇亭亭有长故宋有公棠砦砦有逻戍既
而连山以险陋闻故公棠连山始分戍水入剡山入婺
女会稽民散居山谷中以采植为业梯石为田淡食薇
蕨死不越市故其俗易治君所尝试于连山者则既闻
之矣然奉化有千里之寄守逻戍六军戍二所以坊民
之至矣矧时平致治民有不必坊而日赴期会之约州
一小卒吏入墟落刍米之所需酒浆之所奉鸡犬之厄
有不得而免矣故逻地之胥不滥出醉语即不足以支
卷四 第 28b 页 WYG1196-0554b.png
兵不削食割饮则不足以承为之长者虽欲静为守简
为理不可得也君行首以余言为牧守告然后居君之
敬行君之简以与夫山林俭德之儒受学问道暇即上
鞠猴摘青棂诗筒酒斗相从山水之下岁时与尔民短
衣昼猎山核充笾野味崇俎以歌舞牧守之治固不厌
弓刀之为屈也吾将贺君之有成其愈于连山也固宜
诸君饯之诗余因序其首云
  中易序
卷四 第 29a 页 WYG1196-0554c.png
大哉易乎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
人之道曰仁与义如斯而已矣是故在天成象在地成
形圣人设卦之宜也化而裁之存乎变推而行之存乎
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圣人作易之旨也易乎易乎彰
往而察来钩深而致远原始而返终其几神矣子曰舜
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此之谓也诗云鸢
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然而子思没中庸之
道不明而易隐矣余生千载之后独抱全经潜心研思
卷四 第 29b 页 WYG1196-0554d.png
亦既有年然后豁然始悟天地之变化人事之始终作
为中易分为上下篇三陈其卦所以极河洛之数成大
衍之用体天地之撰盛德大业显仁藏用一本坎离颐
过之妙既未随蛊之几井噬贲困之感屯鼎革蒙之推
圣人通变立言之旨粲然甚明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
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尽在是矣可不究乎子曰天
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此夫子之所以
为圣也
卷四 第 30a 页 WYG1196-0555a.png
  送徐春野兰溪吏目序
州千里之地建其牧有长有贰而案牍之寄则有吏目
所以达民吏之情而受成于长贰者也事之然不然可
不可长吏不得独决于上必于吏目折衷焉于是狱讼
簿书始于吏手之拟度而成于吏目之笔削非心贯格
律性融理道吾未见其能济者也往岁钱塘徐君赟夫
来综吾州吏事紫髯裘马俨然儒者之政予尝为其作
幕中壁箴有曰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徐君居之无倦故
卷四 第 30b 页 WYG1196-0555b.png
其去也如始见予钱唐久君复为兰溪之役且别曰今
何以赠我予曰旧言在也夫人谄则直不举直不举则
道不行渎则临不庄临不庄则令不从语人以谄与渎
则忿然怒怫然辞而终身谄人也终身渎人也徐君处
上下之间不谄不渎终始以之于从政乎何有前贰车
郭使君以廉明闻于时今苃舍犹在君往质之且曰江
海之旧有任某者祝且规如是当必可吾言云
  重阳王真人悯化图序
卷四 第 31a 页 WYG1196-0555c.png
重阳王真人悯化图凡五十有五李真常实为之张诚
明遂为之题其目吏弘真为之传其事王资善为之序
其然何窃窃然如也盖悯一世之穷相率而期于化此
图之不可不作也然吾观重阳之为道也如月在天如
风行水其神凝其形化何往非迹何往非图逮云行月
移窍虚风霁其神迁其道传何有于迹何有于图乎哉
果且无迹与图乎哉虽然易象何为而作也忘筌忘蹄
必有得是图之外云
卷四 第 31b 页 WYG1196-0555d.png
  送吾宗瑾之江阴马驮沙巡检序
瑾与余同姓学业于余精悍有胆气余尝语以本末精
粗之道固知其疏敏有用材也既而同年祗命省户俱
为县文学掾讲学之外独能与诸生相周旋既用誉以
去当上铨其翁府判官以年老宜传法应补逻戍复祗
命以行奉其尊府君之言别余钱唐曰瑾不肖不得卒
业门下而习仕庠序间吾愧也亲老矣不得奉菽水堂
上而俛首刀弓中益吾愧也先生可独以无辞余曰余
卷四 第 32a 页 WYG1196-0556a.png
知翁固以翁之事告夫翁以盛年上第适弗逢世逮授
秩六品复不及禄退居三十年推之挽之皆当世有力
而翁独恬然不迁因使其子先庠序之事且曰劳奔走
而后食其何廉于造物也如是亦固自其心不忍贪天
之功始也且富贵利达命于人而实命于天命于天者
天遂人命于人者人遂天以人遂天世固优之矣而翁
弗歆也以天遂人翁独自之而子得辞之乎而况功业
之见于世固无久卑屈理乎子行其以而翁廉于造物
卷四 第 32b 页 WYG1196-0556b.png
者为深训以富贵利达人遂天者为深惩然后出所学
末者粗者以日奉其役本者精者以日深其受则获乎
上也为有道施乎下也为有宜吾将日子之望而翁之
心也子行
  易体用序(为保八侍郎作/)
易体用者贰卿保公所著夫易之为书广矣大矣而羲
文周孔之心千载而得其解犹旦暮遇之也盖易之为
道远而天地之始终近而一日之旦夜大而天下国家
卷四 第 33a 页 WYG1196-0556c.png
之经纶小而一身之进退得失体而用之无不在是故
举理而言神明通矣而遗于末也举数而言三五成矣
而离于一也变化见而观象者求之则囿于物矣吉凶
生而尚占者玩之则梏于徵矣夫然则体之吾身措之
日用而后简易之理得此体用一书所由作也然尝论
之卦有六十四而易不止于六十四爻有三百八十四
而稽其情通其事又岂一爻一辞之所能穷哉今观贰
卿所著犹不免于言下有言盖离言则道不明离道则
卷四 第 33b 页 WYG1196-0556d.png
言不成言与道交相涉也而后体用之学行观贰卿之
易者当求于言之外云
  雪窦淳上人求施大钟序
行禹穴而四明山为最胜俯鞠猴岩出二十里遂有雪
窦飞瀑千丈激雪跑空玉乳金沙时一发露人缘蹬而
上如行十里许盘回折伏若已穷绝至其上则广田平
衍可数百亩有竹箭杉栝之饶奇峰峭壁高入苍莽如
来氏结庐其中逮明觉大师道行东南雪窦特闻宋仁
卷四 第 34a 页 WYG1196-0557a.png
祖在御尝梦游其山故三数名德趺游之遗朝廷敕有
司视窣堵具然后窆地由人胜如是乎寺更劫灰以来
前石门来公措理其先今野翁同公纪画其后殿阁堂
庑庖湢之区几数千楹而后大备钟楼视寺尤壮翚飞
翼跂与山俱齐而县金未具殊为欠事于是召匠计金
锡之齐若干万斤于铣鼓钲之度厚薄侈弇之宜厥有成
制奈何弗给一日野翁方秉拂坐召常所办事而进曰
官府坐曹以鼓为节故示民期会由声而出幢刹昏旦
卷四 第 34b 页 WYG1196-0557b.png
以钟为令故示佛知见由声而入诸袍住卧于此凫氏
之工独未究竟何耶朴翁淳师药岩是师合掌前曰公
卿富贵之家食施宴常如五榖迈种穫于既耰名山大
刹资其利益者亦宏矣固有闻雪窦而未游游而且未
忘者宁独无心乎疏击不出山故愿施者亦不缘遇寺
今二十年斤斧相寻六殚矣岁所入不足以饭其徒之
日来而暇钟乎请扶疏以行乃告其事常与游某闻如
来氏以道觉天下故县金为楼所以动夫人之耳而声
卷四 第 35a 页 WYG1196-0557c.png
闻为近道夫施出诸心隐而不可测迨著而入物方可
俱达人其容有吝乎二师行矣
 
 
 
 
 
 
卷四 第 35b 页 WYG1196-0557d.png
 
 
 
 
 
 
 
 松乡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