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洋诗钞-清-吴雯卷十

卷十 第 1a 页 WYG1322-0376c.png
钦定四库全书
 莲洋诗钞卷十(遗文/)
              蒲州吴雯撰
  寄阮亭先生书
别慈颜久矣依依左右无日不然家居备极苦趣已屡
陈于老伯之前无烦更道矣中州皇皇年馀实图一劳
永逸而究事愿多违然从此得田三十亩五崖伯之惠
何可忘也所恨赋命薄劣归而病困且婚丧并举所费
卷十 第 1b 页 WYG1322-0376d.png
不赀年来转增逋负顿令此中扰扰万不获已勉为潇
湘之游而长沙古称卑湿贫国当事所行又非区区所
执故所如辄不合家人有作宰者又复解官是侄以数
千里之奔驰不能不行叹坐愁自困于洞庭之南祝融
之北矣今且寄食华容令君处秋风凉冷决计归矣筹
此往返不惟无益而更滋累甚焉不知何日更能追随
杖履承色笑成一诗即就老伯正之为一文即过老伯
裁之每念此乐未尝不精神飞动宛然花前载酒执经
卷十 第 2a 页 WYG1322-0377a.png
问字时也前在里门时即闻东亭先生有异说至今恍
惚不敢遽以为信是以未敢少伸慰问如果然则老伯
骨月之间亦何其多变也言之痛悼之极因思谢太傅
看山携伎虽期功之服不废丝竹盖实感哀乐于中年
而且用销烦忧于暇日也尤望老伯善自宽释善自珍
摄拳切之私最诚最恳幸鉴照容纳之耳方山先生近
履想益佳胜昨始得其紫海所寄书深荷存注伏望老
伯为侄一申谢为感潭州颇有作不能备录文二首恭
卷十 第 2b 页 WYG1322-0377b.png
上删削吴霜越鬓怅情事之日非沅芷澧兰叹山川之
多阻低徊北望弥切瞻依惟冀汪涵可胜忭悚
  寄姜西溟书
十一月二十八日雯再拜西溟先生阁下但有北使至
未有不首询先生动履知先生精力强盛日事著述且
求法书者接踵户外裹饼金尚不能得只字甚慰甚慰
元彦兄至益悉道范佳胜又得读塞游图小记深感先
生拳拳记录如此非古所称知已者耶日望先生西来
卷十 第 3a 页 WYG1322-0377c.png
比知史事相萦恐不能一过莲花峰下宿矣悬仰悬仰
近闭置使院同客朱字绿兄好作古文辞因勉令同作
辄不禁浸淫为之因思曩者尝奉教先生猥以庸惰不
知黾勉今欲更为之而不得日侍先生为指南可惜也
更念居恒慨慕古人如韩欧阳者而恨不同时如先生
同时矣且从之游矣不能毫得其益窃叹资质庸惰即
遇韩欧阳亦无用也至于见贻法书弟见装潢成帙并
有小记书后即友人处装成者亦有小记书后虽不成
卷十 第 3b 页 WYG1322-0377d.png
语然其倾仰笃嗜亦不可谓不至然则弟于先生亦可
谓知已者也不然亦侯芭之流也先生又何可鄙弃而
不教我耶閒中望更多书小幅或真草皆不拘惟多寄
为感耳少间亦当书近文字奉质也字绿尚有求先生
文字知必慨为操笔亦不俟弟之哓哓矣雯再拜白
  与梁晰次先生书(共四札今录二札/)
忆三湘返棹浪迹堪怜而更以病驱几难自问特蒙老
年伯存恤慰藉感次心骨别后风雪特甚兼以病阻迁
卷十 第 4a 页 WYG1322-0378a.png
延于嵩高伊洛之间直待年底始达里门想多生之业
不丝毫历尽亦不为取报之无私也归里托庇慈荫渐
获平复分拟杜门而世务牵系应考汾阳遂又之京师
席不暖而突不黔亦不知鹿鹿者何为都中即寄栖阮
翁伯之庑下时获提命之益又承代谋醵赀援廪例入
雍以免更受学使者之威严北闱旅进困踬犹昔十月
间阮翁已奉使海南而侄亦往来瀛津不名一钱寄食
于人此即别来之大较也然经此千锤百鍊渐亦稍有
卷十 第 4b 页 WYG1322-0378b.png
知觉当下具足本无缺欠亦无人我之分别亦无古今
之久暂但恨筋力柔脆不能担荷而杂以事务未免时
显时晦昔人所以云舍百龄于中身殉肤肌于猛鸷非
实力以践之恐亦不能一了百当也恭惟老年伯精诣
已久正合皈依犹望指南兹因王舍亲回鄢敬藉候福
履临禀可任驰恋悚企之至
  二
屡承宠召感镂心骨非盘餐之下辄作过情逢迎之语
卷十 第 5a 页 WYG1322-0378c.png
大抵意中无此人则或忽略之遗忘之而惟惓惓不置
者恒于此际亦见一斑侄虽饱其德实感其意也呜呼
意气语谁不能道及阅历既久惟老年伯为最真耳灯
下兀坐默念萍踪飘泊辄泣数行下乃备述其途穷之
状及知已感恩诗一首侄之意尽于此矣复何言哉复
何言哉公㦷年伯兴致反不如作司寇时侄亦非不能
勉强相求而顾以生平所期望之人亦必令故人之子
作奴颜婢滕之状侄反恐待颍川之薄而愿甘于在缧
卷十 第 5b 页 WYG1322-0378d.png
绁之越石也乞老年伯若遇时一咨其意之所在或共
商其所以为小侄地者侄非吴儿之木人石心自当知
之艳词侄已尽焚矣有题焚诗诗云十载支离苦负情
柔词绮语可怜生从今烧却梅花赋别有深心到广平
又云兰畹金荃绝妙词伤人元气起人思渊明已是何
人物文选楼中有异辞侄之意亦可见矣然其得力于
老年伯者岂浅鲜哉近僮仆多病旅店倍增惆怅月内
拟旋老年伯其何以教我外佩韦集一册戊申所作惟
卷十 第 6a 页 WYG1322-0379a.png
评示之临颖依切
  与笨山舍人书
予每读史于隐逸方技传喜不忍释手且惟恐其易尽
也盖其内必多澹泊宁静之言而亦可以少窥道德之
奥也骊城笨山舍人与予同学且十年矣久而同志偶
读仙传乃自刻每传以一小诗檃括之日以若干首为
程既卒业使予为数语书于卷端以志岁月余时方涉
河潼过太华终南太白日在襟袖此皆仙灵之窟宅也
卷十 第 6b 页 WYG1322-0379b.png
顾劳劳尘土不能述其梗概取所谓旷邈精鍊之轶事
盛迹一凭吊而歌咏之可耻也已而笨山方筑欸乃书
屋于漕河之湄键户危坐读异书赋伟句渔歌樯影交
于户牖呜呼远矣犹龙氏不云乎不出户知天下其出
弥远其知弥少予诚愧笨山哉然笨山亦尝欲作关辅
之游矣秋高雁翔其肯携诸咏以乐乎穷车箱之谷登
太华之巅此时惊人之句不必远假于谢朓也相与欢
呼而豪咏之如卫叔卿古丈夫白云先生之流皆可令
卷十 第 7a 页 WYG1322-0379c.png
之骇愕而出把臂而游予虽谫陋犹当踵其后而和之

  吴观察克庵诗序
海丰吴公温恭笃厚其为政以正人心厚风俗为本镇
河东不三载人饫其德俗化其教间出其所为诗示余
至性蔼然深有合于三百篇之旨焉人皆服公之善为
诗而不知公之所以为诗即公之所以为政也夫雅颂
之什舂容博大皆贤士大夫之所作故读其诗即可以
卷十 第 7b 页 WYG1322-0379d.png
观一代之政未有措之于政不能涵育岂弟优游而驯
致之而发为声歌有以中和平之音而备温厚之旨者
也故传称诵诗三百不达于政即不可以为能诵诗之
人夫诵诗而不达政尚不可以为能诵诗者而顾可谓
能为诗者乎则信诗与政通也昔李百药见王仲淹而
论诗上陈应刘下述沈谢声病刚柔靡不毕究而仲淹
不答也薛收曰吾尝闻夫子之论诗矣上明三纲下达
五常于是徵存亡辨得失小人歌之以贡其俗君子赋
卷十 第 8a 页 WYG1322-0380a.png
 之以见其志圣人采之以观其变今子之所言皆夫子
 之所痛也由河汾之论观之则益以知诗为君子见志
 之言而即为政之所从出也今公之为政亟亟焉宣布
圣天子之德意于人心风俗之际推诚晓譬几于家置
 一喙务求三纲明而五常达则是为诗之本先具矣而
 出其绪馀以流连于山川景物以及朋友赠答行迈宴
 赏之末又何有不协于雅颂之贤士大夫备舂容博大
 之观而中温厚和平之美乎且投簪志切今始遂悬车
卷十 第 8b 页 WYG1322-0380b.png
 方将于致政馀閒而更乐其啸咏之适于山见泰山之
 高于水见沧海之深岂不益有以纾其怀抱而托其遥
 情也乎乃者主爵惜公之去请于
朝再将以他故属公吾知公以耆硕之望而再著其历鍊
 之才昔韦左司领剧职而愈优文潞公入中书而倍健
 而两公之诗清远丽密晚益造微今公不遂厥初服将
 仍出而为政吾知公之所以及人者不在两公后而其
 所以为诗者亦不在两公后也诗有之曰吉甫作颂穆
卷十 第 9a 页 WYG1322-0380c.png
如清风吾将为公载咏焉
  赵秋谷并门集序
岁甲子秋谷使于晋得诗百篇以示余其诗结体清真
脱去凡近非曰字句之工而已余尝论古人一言一咏
皆有体格体伪而格下者虽声文斐然皆凡也近也秋
谷抱异才负奇气渟泓骏发其于世也率情自好无所
缘饰故其为诗也直而不俚高而不诡盖如其为人矣
夫十五国之风诗唐最近古秋谷行其地其有取于陶
卷十 第 9b 页 WYG1322-0380d.png
唐氏之遗风而为之者乎余晋人也山川都邑登临览
观之胜皆少所习者顾不能言之及秋谷言之而正如
余意即恐余虽言亦终不逮也其在唐风有杕之杜曰
彼君子兮噬肯来游中心好之曷饮食之抚斯集也咏
是诗而三叹焉
  万汇庵诗序
新城王先生论诗绝句云高论沧浪万古留止凭妙悟
一言收又云诗情合在空舲峡冷雁哀猿和竹枝故诗
卷十 第 10a 页 WYG1322-0381a.png
之为道必有妙于色相之外者始为上品为绝调羚羊
挂角无迹可求岂可以思议及岂可以语言索哉善乎
庄生之言道也曰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
可受可得而不可见然则读书堂上遂为堂下斲轮者
所笑顾知有句无句皆为滞语善学者甚不可以一芥
遮天一尘眯目也丙子冬客宛丘已半载始能拜莫亚
夫先生于其堂先生为先临颍府君同门友也八十而
有婴儿之色读书万卷老而弥笃亟述宛丘所与往还
卷十 第 10b 页 WYG1322-0381b.png
朝夕者万子汇庵而巳且云汇庵寡交游闭户息影所
与执经问难亦惟亚夫先生因持其一诗见示有孤舟
烟雨荷花渡五月关山杜宇鸣之句心窃异之未几而
即晤于亚夫先生座中气肃而体庄沉默渊深不可涯
际时方持兄服谨而戚呜呼汇庵至性人也及读其所
录诗凡百首汇庵又有至情夫无至性不可以为诗无
至情亦不可以为诗性情者非诗而即所以为诗此即
所谓有情有性无为无形者而又何远索哉汇庵既得
卷十 第 11a 页 WYG1322-0381c.png
 其所以为诗可以于有字句中索汇庵亦可以于无字
 句中索汇庵汇庵亦可以于有字句中索诗亦可以于
 无字句中索诗然则余之所以望于汇庵者又岂但诗
 而巳哉余愿汇庵即诗而通之天地之始终山川之流
 峙日月寒暑之推迁风雨露雷之变幻人物鸟兽草木
 之出入消息谁纲维是谁鼓舞是皆此物此志也以此
 论诗诗之境界大矣以此悟诗诗之本源远矣请以质
 之亚夫先生必有不径庭余言者他时即上谒新城先
卷十 第 11b 页 WYG1322-0381d.png
 生亦当嗒然而笑也时丁丑人日
   罗萝村诗序
 康熙戊午春方以博学鸿儒徵天下士于是士之能文
 章者咸集京师而会稽罗子萝村亦用大司农梁公荐应
召至时余未识萝村然窃闻其为人行至高居母夫人
 丧适丁贼乱里人皆惊避萝村独处空山守倚庐
 不肯去会贼大至见伟丈夫衰绖骨立苫块间无惧容
 贼众皆叹异相戒退曰此孝子也愿无惊扰孝子萝村
卷十 第 12a 页 WYG1322-0382a.png
生平自立可称述者甚多论其大节已卓卓如此余用
是急欲识其人是萝村之所以至京师者以其文而余
之所以愿交萝村者则以其人也自是数过从遂发其
箧衍尽读所为诗歌古文辞赡而则约而能肆博辨而
弥厚私心益敬重之是向之愿交萝村者以其人而后
以交其人因得穷其所为文也越明年已未三月余与
萝村皆放还萝村后入湖南幕府涉洞庭下熊湘而余
亦浩然归卧中条之麓家居数当骨肉之变忧伤荼苦
卷十 第 12b 页 WYG1322-0382b.png
转以疾困足不出户限者且一年萝村顾于数千里外
时通尺一问讯慰劳无虚月其笃于朋友又如此继又
数勉余作潇湘之游而余亦以它事南来得再握手使
院中风雨琴樽晨夕无间回忆曩岁蹀躞黄金台上时
直昨日事而鬓发各变感慨系之矣已更出其所已刻
诗凡十三卷曰子盍为我益细论之余自惟不敏何足
以言诗顾窃以为古之为诗者大约皆出于忠臣孝子
劳人思妇所不能自已之情初无意于为诗而矢口信
卷十 第 13a 页 WYG1322-0382c.png
心其诗亦遂为后世之所莫能及而为圣人之所乐收
今萝村既得其所以为诗者矣尚有疑于声韵之微体
裁之末乎其诗古今体具备而更附以长沙感时赋事
诸什盖萝村身在军兴久矣亲见戎马交错杀伤狼藉
妇子累系井里萧条虽大寇已歼而荒郊废垒残骸撑
拄每悲风四起惊沙乱飞乌鸢衔肉而昼翔豺狼穿穴
而暮嚎故其诗益慷慨悲啸苍凉激楚而不可读呜呼
萝村仁孝凝静人也向在山中身临白刃而不惧而何
卷十 第 13b 页 WYG1322-0382d.png
以至此则感怆涕洟之无从也岂非在已则其天已定
而在人则胞与之怀又不能以自已欤然则读萝村之
诗益以见萝村之为人也呜呼萝村岂但为诗人也哉
  画雁记
画雁一卷其数百其飞翔群集各有态皆安详容与远
近匹俦于蒹葭丛苇之间若各适而无惊弦离群之恐
其景况萧远沙明水澹宛置身潇湘洞庭閒旷而不拘
迫乐豫而不愁蹙虽画者禽鸟羽毛之属而其境界清
卷十 第 14a 页 WYG1322-0383a.png
适足以生人远襟旷怀则甚矣画之妙者能移人性情
如此也昔戴安道就范宣学皆为范所为惟独好画与
范殊范以为不宜劳心于此戴乃画南都赋图范始咨
嗟甚以为有益始重画余尝谓古人左图右书今之所
谓画即古人之所谓图也何可轻渺置之耶此卷厚卿
先生宝秘之凡二十年矣一日出以相示于蒲东官舍
秋风萧瑟菊英满庭相赏皆在笔墨蹊径之外因忆畴
昔读离骚经爱美人芳草遂发兴为湖湘之游以为长
卷十 第 14b 页 WYG1322-0383b.png
沙清绝之区而琴曲中平沙落雁为潇湘胜概乃屈子
七题二十五篇中都无一雁字何耶惟其弟子宋玉为
其师作九辩有云雁雍雍而南游又云凫雁唼夫梁藻
讵屈子忧谗畏讥以为雁有矰缴之患故不及之耶抑
驷虬乘鹥戒鸾凰而腾凤鸟驰于远者遂忘于近耶今
观此卷乘居匹游相与恬适于汀洲蘋藻虽稻粱之不
充亦罻罗之自远又何必乘鹥腾凤之始为适也哉先
生好古成癖积书数千卷多集古人书画名迹庋而藏
卷十 第 15a 页 WYG1322-0383c.png
之间与好事者持觞浮白评骘较论无不中肯綮者昔
秦太虚官汝南高符仲携辋川图相视太虚欣然即使
二儿引阅以为恍若与摩诘入辋川度华子冈经孟城
坳憩文杏馆上斤竹岭绝茱萸沜蹑宫槐陌窥鹿柴返
于南北垞航欹湖戏柳浪濯栾家濑酌金屑泉过白石
濑停竹林馆转辛夷坞抵漆园茗饮赋诗都忘身之在
汝南也今与先生共阅此图即如偕先生登岳阳楼泛
青草湖过君山谒黄陵庙听湘灵鼓瑟与宋玉景差贾
卷十 第 15b 页 WYG1322-0383d.png
谊庄忌辈招三闾大夫同翱翔流览于平沙落雁间也
先生属题数语聊书以复先生愧才不及退之画记细
述雁事如人之事三十有二人大小百二十有三马之
事二十有七马大小八十有三也
  洗笔池记
湘乡县北有池如半月曰唐登善褚公洗笔之池昔公
以谏武昭仪事出为湘潭都督潭州山水荒险可观游
者少至湘乡而景物稍幽秀公行部及之而有爱焉理
卷十 第 16a 页 WYG1322-0384a.png
或然也而后人因公之所流连既重公能不爱其地与
地多塘坳相接遍种荷芰菱芡而兹池独谓公浣笔于
斯岂非公书特精妙故称之以志美与咸淳中得断碑
于池中刻公之诗曰远山崷崒翠凝烟烂漫桐花二月
天游遍九衢灯火夜归来月挂海棠前清丽而閒适无
迁谪之意则公当日其所以与潭人同其乐者又可见
也公镇潭爱潭之人即于斯池亦足以见潭人之不能
忘公而窃谓公之所以不可忘者又不仅区区镇潭一
卷十 第 16b 页 WYG1322-0384b.png
日之爱也盖公之贤天下莫不闻故凡公之所偶一历
览其流风馀韵千百世后无不令人凭吊慨慕而不忍
去也则公之所以感人者何如哉而当日为之上者摈
公惟恐不急窜公惟恐不远者何也岂非爱憎之至变
而艳处之蔽者深与而因思有国家者未有不欲其臣
之忠于上也忠矣而往往遇之不以道不惟资之庸下
而有所蔽者然也即有为之主亦不能免焉岂贤者之
所遇有幸不幸哉亦其势然也而至于公之所值则更
卷十 第 17a 页 WYG1322-0384c.png
以庸闇之主而兼以宫壸之私宜其还笏殿上而即潭
州而南荒不濒于死而不已也则公之流连于斯池也
岂真有爱于此也哉辛亥之初秋过池上仰公之遗徽
因悲公之遇而且有感于凡欲行其道而处爱憎之间
之难为也尊有酒不禁为公再拜而三酹之
  感物
车有箱有轮箱静也似愚轮动也似智轮之劳不若箱
之逸也发大石者必以机机狡然似智石磈然似愚机
卷十 第 17b 页 WYG1322-0384d.png
之危不若石之安也然则天下之物智者常劳而愚者
常逸也狡者常危而磈者常安也逸者物之所争托岂
智者而反忘之智者之劳智者之所以求逸也而不知
求逸而益劳安者物之所共适岂狡者而反背之狡者
之危狡者之所以求安也而不知求安而益危呜呼求
逸于劳而劳益甚则何不求逸于逸也求安于危而危
益甚则何不求安于安也夫求逸于逸求安于安者何
也盖凡物莫不贵反其本劳生于智欲远其劳但屏其
卷十 第 18a 页 WYG1322-0385a.png
智而已矣危生于狡欲免其危但绝其狡而已矣独奈
物之愚者少而智者多也磈者少而狡者多也且愚也
而所以为智者无不至焉磈也而所以为狡者无不至
焉卒令竭一世之扰扰而至于不可救者何也
  书义山河阳诗后
义山河阳诗乃悼亡之作也王茂元为河阳节度使爱
其才以子妻之故诗曰河阳隐辞也其诗云黄河摇溶
天上来玉楼影近中天台正言甥馆之美百辆之盛也
卷十 第 18b 页 WYG1322-0385b.png
龙头泻酒客寿杯主人浅笑红玫瑰盖谓琴瑟之调而
容色之丽也梓泽东来七十里四语则且殁而葬矣南
浦老鱼腥古涎四语则欲梦见亦无由矣忆得蛟丝裁
小卓四语则又思其平生之事也幽兰泣露新香死画
图浅缥松溪水即画图省识春风面之意也楚丝微觉
竹枝高半曲新词写绵纸则又思其生平所作歌曲也
巴陵夜市红守宫后房点臂斑斑红则又思其闺房之
戏也堤南渴雁自飞久芦花一夜吹西风则又伤其没
卷十 第 19a 页 WYG1322-0385c.png
也晓帘穿断蜻蜒翼以下所云玉湾不钓莲房破惜伤
爱绝也银镜鸾钗抚遗物也桂树金茎亦思少君之术
也相风插屋候其至也至百劳不识湘竹千条则亦终
不可见徒泪积斑斑耳其意婉转其词深沈虽效长吉
而情种自见也
 铭赞
  疾铭
疾本无疾病本无病不能调御辄致凌竞如水起沤似
卷十 第 19b 页 WYG1322-0385d.png
木生瘿沤瘿何来即水木性金刚不坏第一无诤知常
曰明法天曰圣守中致和尽性至命一念万年寓诸无

  准提像赞
稽首准提王功德不思议百千万手目拯济恒沙众将
身坐宝莲为世见光影若论其究竟无在无不在嗟我
虮虱身负障等山岳身见不能忘山岳何时了伏望慈
悲力默相加护佑一切非一切无上解脱门身色如琉璃
卷十 第 20a 页 WYG1322-0386a.png
昙云四弥布如是众生尽佛愿即完满
 
 
 
 
 
 
 
卷十 第 20b 页 WYG1322-0386b.png
 
 
 
 
 
 
 
 莲洋诗钞卷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