鲒埼亭诗集-清-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鲒埼亭诗集第三卷
 甬上全祖望绍衣著
  吴江道中问吾友沈彤徵士消息知其近笺五
   运六气䓁篇向未审其精于此也予年耒病
   甚寄诗为讯因乞为予治之(以下七峰草/堂唱和集)
屯讶仲翔骨刚怜叔夜肠是谁知肺腑何以疗膏肓
之子通元化谈经配太仓岂容任肥瘠秦越两相忘
观潮曲江上吴越事堪伤读檄邺都下袁曹迹已荒
肱从三折熟艾未七年藏痼疾愁难治凭君一倒仓
闻道轩农际诸公遍庙堂功原参六相道足辅诸皇
卷三 第 1b 页
世晚民生薄书成艺术良最怜此七尺我辈总茫茫
  哭惠学士丈半农
戊子三前辈先生晚得从(谓李阁学穆堂谢副使石/林及先生也戊于三解头)
(之名闻/于天下)清谈真似鹤重听有如龙百粤怀文教千秋
重礼宗(先生所著/礼说最佳)怜予去国日握手泪淙淙
  汉竟宁首山宫铜雁足镫歌为马半查
寿宁堂中雁足镫依稀题字汉竟宁谁其造者纷列名
稽百官志官可徵永始贾庆旧有称惜哉未及同岑
登又复沈埋六百龄渐磐遵陆虽不胜犹带首山云
空青当年茂陵慕轩后脱屣妻子思飞行八神五帝
卷三 第 2a 页
各致祭直自蒲隰连蓬瀛历昭及宣莫敢替晋巫领
之荐明馨桥山龙髯渺莫乘溯以雁足杳冥冥伫望
乌号下太清赤符之火天不夜鹑鸟有咮哕中星凤
膏烛与鱼膏并夜深轩后耒陟降钜鹿神人导前旌
往赉天子且长生谁知纪年谶已成嗣皇燕尾啄倾
城新都臣君奏蛙声可怜雁足趼弗撑畴为高庙嘘
炎精何况首山之荒庭劫灰已尽邀呵濩飞落淮南
双翮零山馆书签侔七略太乙藜照来五更古铜潜
发光荧荧哦诗弗类斋宫铭笑指雪泥瓜印横
  明洪熙古刺水歌为马嶰谷
卷三 第 2b 页
   古刺为西南极远蛮部西与缅甸邻见明史
   八百媳妇传南与佛郎机邻见𬗟甸传明永
   乐三年遣给事中周让与中官杨瑄招之入
   贡置宣慰司二曰大古刺曰底马撒长官司
   五曰小古刺曰茶山曰孟伦曰底板曰八家
   塔见周让传然置司之次年大古刺已并孟
   伦底扳八家塔三部矣(亦见周/让传)野获编云洪
   熙元年底马撒宣慰司摄大古刺司事尝入
   贡明史干厓传又云永乐五年设古刺驿隶
   干厓则又与干厓接境也终明之世得见于
卷三 第 3a 页
   土司传者祗茶山长官司无恙而孟伦见并
   于南甸若大小古刺则属𬗟甸缅甸传云缅
   酋莽纪岁死其子瑞体逃匿洞吾洞吾之南
   有古刺滨海割马革地与瑞体瑞体乃举众
   尽夺古刺之地是也滇𬗟录云晋王李定国
   尝乞师于古刺则又复国矣野穫编云古刺
   水为龙涎之亚在苏合蔷薇之上宫中极重
   之予考之左侍郎诗则其水可饮盖取以和
   酒最香冽不仅薰沭之用也若北平别有古
   辣乃地名其泉煎之足为折伤刀兵之药
卷三 第 3b 页
   此与西南夷所贡各殊左诗引玉泉芦沟之
   水以为缘起似误合二水为一不知北平之
   水不可饮亦不任薰沐也
文皇高飞上帝畿通道八蛮人九夷历大古刺小古
刺西南远赴风教齐五长官司两宣慰周夕郎功著
驿鞮滇王何处北汉大五千里外增藩篱梁州地灵
最崛奇禹贡二川所分釐南金沙会岷江出北金沙
引黑水驰桑经郦注愧未尽大荒为待博物稽此其
大者配九山更有馀润成土宜难河之水清涟漪(大/古)
(刺有南/难河)诸峒异香怪陆离龙脑鸡舌并麝脐苏合兼
卷三 第 4a 页
车如江麋烟煴百和醇且旨芳馨一直沁心脾贡之
天子入内府浴罢一杯便啜醨(见唐氏天/启宫词)县官元气
正旁魄神膏醍醐过五齐洞天三十六宫天浆饫福
地七十二府地泽怡以通神明疏渣滓酿出乾端与
坤倪浓于崖蜜甜于饴犁庭三出威绝域此水曾偕
玉食携贮之铜瓶志铢两岁月进奉均留题太素色
映黄琉璃袭以古刺锦襹褷守成令辟首仁庙六服
岁见无差池摩挲署书考时代犹识纪元在洪熙在
昔西南记职贡昆明有露曰蔷薇妙香尚出此水下
妃子千群洒里衣遐方异物虽不贵要亦王会所会
卷三 第 4b 页
归圣心诚如𢆯酒淡万国争饮醴泉嬉土官无并不
可诘𬗟旬干厓世羁縻我抚此水三太息考證遥遥
拾坠遗接境已亡底马撒近界但闻佛郎机榖洛门
馀淮汝竭九庙黄流涸辙悲莱阳侍郎坐圜扉谁投
一盎慰朝饥引领长陵不下咽哀吟清泪纷淋漓(见/左)
(侍郎/诗)可怜崎岖皭火投南徼诸公中泥中露歌式微
折足生还邓都督曾记包胥九顿仪(邓/诏)弃馀流落归
好事足补故宫文献资三百年来废㒷感拟之渭流
涨水脂
  七峰草堂移梅歌
卷三 第 5a 页
大江以北少梅花相传降作杏六命我疑陶山语未
然难缘橘户为左证棱棱百花头上姿肯逐黄尘易
素性迁之无道种无术坐教嘉植困㱥 马郎兄弟
双玉雪魂与梅花同清净有庄明瑟如篮田有客看
花满蒋𨓷暗香入梦意无厌觅遍古欢穷绝嶝秦淮
大有槎牙种十里江行足吟㒷园官小试移山手飞
度七峰疑不胫寂寥小雪霜叶凋峥嵘几点春牙劲
新寒未消九九期徵风已动番番胜乡心犹为石头
悬羁贯已随瓜步更花王之富数花对恰与今年梧
叶称(所移共/十三本)昨闻连舟度东关榷吏惊迓纷相侦好
卷三 第 5b 页
事敢辞花税哆佳话应为官阁咏招邀更喜值同声
叩钵齐催诗思竞我家勾馀东复东宝岩千树苍云
映当归枨触鹪鹩枝叉手樽前醉眼瞪
  藤花庵听松声分韵
惊涛何处耒万籁正萧瑟孤啸薄穹天空行穿缇室
诗魂古涧清客思寒山冽开户更噌吰西崦晦落日
  姜白石诗词全集刻成即效白石体落之
巨区水茫茫天目山苍苍中有白石仙老笔生寒芒
寒芒久晦塞问年过五百铸金酹南村红梨生玉色
(是本出陶/南村手钞)
卷三 第 6a 页
  半查索赋烘梅诗
山中方傲雪日下已催香我爱冰心冻谁夸阳燧良
春应随腊转人更较天忙从此唐花墅迎暄次第芳
  寒竹
消夏亦神清凌冬更有情冻云添碧色白雪写疏声
落落青瑶屑臞臞太瘦生黄公垆下客岁晚莫寒盟
  扬州石刻文信公画像歌
   正德十年寿光刘侍御徵甫所勒其序云
   得之扬州文江公苗裔也乾隆八年扬人陆
   君钟辉乞予作歌
卷三 第 6b 页
西湖天水昼冥冥白雁飞过无坚城庐陵相公脱虎
口来向淮南谁集兵可怜吴会少净土剩馀扬州真
州孤柱撑李公苗公双忠贞挥戈欲挽虞渊旌相公
此来会逢适合从或可缓颊成两淮全力足恢复所
仗元老为主盟此策果成事难料三宫未必向北平
岂知反间忽横生李公既心动苗公空泪零相公变
作刘洙行参从寥寥杜天卿天教孤臣不遽死芦中
丈人舣舟迎将无岷江之神灵神灵幸脱相公死两
淮从此莫扶倾李公颈血碧苗公寨火青夏贵老奴
竟输诚神伤间关出百死再入瓯闽开行劳空坑战
卷三 第 7a 页
败五坡絷燕市三年目未瞑魂随阳鸟返沙汀李公
苗公迓九京一恸褰裳朝穆陵百年潦尽寒潭清厓
山哀歌满祠亭淮南俎豆亦争馨寿光柱史扶世教
绘图勒石昭精英孙枝一叶尚足徵定是惠州太守
老云礽相公自具大光明那须异人传慧灯不是神
梦告发绳至今须眉还峥嵘我歌足当庙碑铭
  明杏园雅集图(今归嶰谷)
   是图为杨文贞公杨文敏公杨文定公东王
   西王李公时勉周公叔钱公习礼及陈循写
   此图者锦衣千户谢某也
卷三 第 7b 页
有明开国后宣庙始阳春舂容太平乐元气洽八垠
庙堂多唱和禁网无邅屯三杨最镇静鼎足调大钧
二王长六官耆德尤嶙峋忠文真神师正学长成均
吉水负史才宋金细讨论有如阿阁凤和声清不浑
薰风濩玉烛祥光生五云试读杏园诗丰采想垂绅
燕闲写清娱亦复念斯民回忆钱侍郎旁皇靖难辰
满朝重足立谁人不杜门遭逢党禁解白发光丝纶
诸公韩富流社稷之宝臣牵连及词苑同为东阁宾
泰阶德星聚馀事光斯文其时已易世履霜占初坤
宣仁将谢政潜伏有寺人老成继沦丧杏园俱蒙氛
卷三 第 8a 页
乃知日中昃消息如转轮彼哉其泰和(陈/循)叨玷旧德
群一幅好东绢莫逃忠佞魂翻羡锦衣子亦以骥尾

  吴越武肃王校射图歌(仇实文作/马嶰谷藏)
是谁顾盻生风云罗刹江头虎帐屯吴山草木助兵
气射侯齐画天吴魂江头天吴久作恶前胥后种不
可度白莲花仙真英雄力术民生气磅礴三千弩下
衣锦兵先以射法试先声谁穿七札谁贯木巧力惨
淡齐经营古人神功亦劳止落日之弓救月矢三礼
射经不尽传五行六甲参巫史洸洸大纛导九斿帐
卷三 第 8b 页
前参佐俱名流旗鼓应归顾全武铙歌豫命皮日休
技成不须佽飞手山场大阅光牛斗淮南黑云晋鸦
儿若遇我军都俛首果然一战百川东朝潮夕汐避
雄风九龙其遁三犀立缓缓归来劳酒浓披图论世
有馀恨如此精兵用未尽宣武镇中封豕骄河东摩
下老罴困幕中扶义有罗君大声草檄凌秋旻白莲
花仙恋衣锦祗退天吴不进军
  明陈待诏老莲画
   卷首题曰丁君梅孙以酒资为予致妓乞画
   予即令以资改葬文长先生而画此贻之其
卷三 第 9a 页
   画为枯木附以水仙呜呼老莲好色之徒然
   其实有大莭试观此卷古人哉嶰谷乞予作
   歌
白门待诏真奡兀此头可断腕不屈名王为唤美人
来一笑挥毫怪咄咄酒阑午夜梦魂醒翩然而逝疑
飞越谁言此老空清狂个中心事良勃窣(见本/传)故都
已哭钟山陵故乡重吊青藤碣板桥花柳逐逝波剡
溪松楸伤野窟萧疏为写岁寒姿春花傍得冬株茁
招魂一曲万古愁中有畸人不朽骨
  铜制如来降生像歌(扬人程/氏所藏)
卷三 第 9b 页
何物老妪如达生可儿可儿此宁馨五百道乳一吸
倾轩然七步意飞腾方舆员盖良浩荡岂有黄口思
横行文武成康纵不作异说未必遽勃㒷西竺家免
妄自大乃以早出思凭陵恒星如雨陨不见尚嫌其
晚纷纭争孔子吾师之高弟其言固自有明徵谁人
巧仿金涂塔相轮峨峨铜绿明摩挲题字半漫漶妙
制定非凡手成白石不作周郎死才薄有愧哦诗声
夜深且桃长明灯诗成共啖山芋羹
  左宁南像(即牧斋所题卷今/归江都李氏)
平贼将军贼未平拥兵坐杀杨武陵集师竟负侯归
卷三 第 10a 页
德赐玉赐蟒空充盈可怜状貌良魁杰咳唾犹能震
雷霆谓应谈笑除残竟谁道迁延酿祸成晋阳甲岂
人臣事党人曲说吾勿听一败顿陨狼伉魄百
年犹传虎踞形只有白头柳敬亭𥿄背犹闻抵掌声
区区不负宁南意惜未移赠宁南报有明
  游故水部郑君休园用嶰谷旧韵
阁道空中度山蹊洞外深树穿危石制水定白云临
萧瑟寒冬状清流旧雨吟杉关埋碧久何处觅遗簪
(谓故侍御天玉/先生水部兄也)
为问符卿墅荒荒落日昏名花天上去乔木道南存
卷三 第 10b 页
(谓尚宝超/宗影园)尘梦消江市林峦近野村风高云倍迥诗
思满篱门
  斑竹园
小朝廷已坠南躔一梦三生空自怜(太夫人梦文/丞相生公)
豉神伤除夕酒牙斋魂怯四更天幕中英隽都南八
身后声灵重项燕斑竹亦应同堕泪不须梅岭泣荒

靖公忠烈更谁京可惜荒朝厄运并若以苦心原督
相肯将宿忿弃㒷平(此梅村祭酒之言也/最为平允故全用之)板矶空自
劳埋血东坝何缘得背城(南都陷后靖公议/欲开东坝以入浙)只有西
卷三 第 11a 页
冷都督好素车白马伴神旌
尚书旧德重庭槐不硕生从褚彦回况有同心前茂
宰相期共殉大行台故乡乔木齐生色覆幕孤禽并
陨胎一卷青燐纷涕泗我思合传志三哀(王监军缵/爵周江都)
(志畏应参军近/吉皆吾乡人)
  法云寺银杏
   谢文靖所植双桧亡于宋建炎之难而银杏
   甚古其亦宋物与自来吊兹寺者不过美文
   靖之名德而已予所惜者是时中原大乱进
   取甚易而文靖此来以被谗出不克有功为
卷三 第 11b 页
   可恨乃古人所未及也适赋银杏因及此意
   即用刘连州咏桧韵
太傅堂前樾荫奇遥临江树影参差飞柯未展长驱
志老干犹疑左次旗魂逐八公山上草恨留召伯埭
前枝佛灯黯淡留馀侗不异桓伊奏笛时
  读宋陈丞相宜中占城道上诗(末有异日北㷌/之语谓之潸然)
当时大有吴门客目断天南奉使槎(谓郑/所南)厓海黑风
吹梦散冬青到底不开花(用谢皋/羽诗)
  题晁无咎芳仪曲后
淝上英雄事已遥永宁宫春久萧寥小周后正号咷
卷三 第 12a 页
甚又报王姫入大辽
  过蕃釐观坐冬青树下得一律
宋人真不道拜杖到琼花讵敢怼君父居然殉国家
李姜同血泪章蔡已虫沙只有冬青树长荣度岁华
(今观中植冬青一/本于花之故址)
  明洪武钦定五权歌为嶰谷兄弟作
遐稽古哲王所先在算命曰律度量衡以持威斗柄
审数物不淆审物施悉称三时按其程八莭谐厥令
春半禾初生忽微未足订夏至禾见秒晷景中天映
秋半秒告成平准可谛定积秒得分分淂铢因而重
卷三 第 12b 页
之以次竟左旋为规右旋矩摄尽奇零无滞剩(以上/皆用)
(汉志/说文)羊山黍适均昆山竹最胜苍苍太古铜雅肖君
子行关石叶元声雄雌互酬应六燕兼五雀即以通
物性后王治术疏有惭作者圣秦权与汉权盈缩多
累更递传至唐宋所悬或径廷延祐有圜环经世典
堪证(延祐所颁官/权予曾见之)虽然精意愧古初要为列朝资考
镜猗与明高皇雄才难缕罄当年诸群雄剪除岂易
逞重轻各有差浪举即为病急权武昌军远通察罕
聘回辔扫淮张长驱下幽并揆时度势良已难成功
岂曰由侥倖所惜三相公秉均稍伤佞犹喜去邪决
卷三 第 13a 页
揆席弗终横南天奠钟鼎奉常陈笙磬太宰平铨司
大农训市正鸿胪与大行法守均以靖(古权掌于鸿/胪而职于大)
(行)冬官下百工四方歌无竞茫茫易代来宗器伤孤
另何来御府钟忽供词流咏莫道此琐琐事曾关七
政不见璿与玑犹委蒋山𨓷吾侪多好事感物成漫
㒷论易谁传得一斤窃恐卮言自道听(本程/子)论文空
思扛千钧窃恐别裁为世憎为君作放歌吾徵在史

  韩沟吴王庙三首
黄池铸错恨何追剩水长增庙貌悲莫向江祠逢伍
卷三 第 13b 页
员谁招廊屧配西施(江都旧有江祠以子胥配见/水经注今配王者为西施)
光自是先王志负德终缘夏肄亏闻道神旌午夜动
依然荼火望离离
四渎于今尽贯穿巨灵输尔凿南天水犀一鼓争安
闸甲盾齐声共执鞭列宿女牛芒角动三洲啇鲁板
堤连嵯峨宸宇酬勤事好为淮东慎莭宣
江干相树郁平冈左顾长洲带水杭漫以决排讹禹
(孟子所云排淮注江不合禹/贡盖据吴王所开水道也)竞传英爽遍隋塘百
牢犹共王馀荐一饭休教笼稻荒不爱勾东受扬子
雄心北向尚苍茫
卷三 第 14a 页
  扬州城北建隆寺宋太祖征李重进驻跸地也
   樊榭用沈传师岳麓寺韵同作
广陵事变不可论青燐黄雾时迸奔法云山光俱故
垒佛火黯淡难称尊夹马新人膺新命威斗欲振河
山昏天生圣人大一统有如啬夫芟莠根柴家孱王
屏翰寡所仗𢡟亲为篱樊当年连辔来下蔡滁阳寿
阳并轩轩(征李景/时事)诸公半随庙社转发蒙振落随风
翻殿前统制旋裂眦上党莭度继陨元孤臣坐握重
城重重泉何以朝陵园六龙北下如山𡒦万骑动地
云列屯须臾穷城甘鼎沸赤晕如电照寺门广陵城
卷三 第 14b 页
开传厥角谁为故使扫血痕八百年来梵磬冷令我
吊古泪满樽
  昨和樊榭建隆寺作而韵未次也樊榭必欲予
   另作复得一首
韩先李后且弗论骈首共障狂润奔沙场犹道天子
寨塔影长邻太傅园莫夸新朝铙吹盛未若平陵哀
唱尊追忆迎銮几百战始牧天堑作江樊黑王肯为
黄𫀆屈临风一恸白日昏铁劵莫移精术志尝墉远
致罴虎屯大府都𠫇俄顷尽峨峨行幄光空门草诏
定须陶学士袖中宿搆无墨痕岂知孤臣耿耿魄化
卷三 第 15a 页
为邓林枯杖根幕下殉身谁义烈枉杀酒吏开朋樽
(事见南/奇新书)朋樽散尽沙虫化江涛浩浩劫火翻元之片
石不可见禅枝老矣垂前轩庚申相公亦仙李转盻
重围又抗元
  三用前韵
唐六臣传不堪论周三臣传殊足尊建隆录古推史
笔建隆寺古光山门五朝平治数周室公也乔木原
同根世宗深仁浃人髓少帝亦未彰童昏如何天命
忽以去反戈愤彼陈桥屯苻张蒙面豫勋旧秬鬯应
为羞彝樽江南国主乏远虑梯冲鼓角任所奔馀烬
卷三 第 15b 页
甘随残运毕新皇亦为渍泪痕我思其时长围喧官
家亲督临戎轩塔大潜随炮火动战鼓直教鱼鼓翻
功成国殇资冥福贞睹故事慰元元(时诏用贞观悯/忠寺例以恤国)
(场王学士元/之撰碑文)而今殿瓦尽颓落但见野僧锄菜园斜
阳惨淡无颜色饥鼠横穿樊圃樊
  嶰谷斋壁悬范文穆公重复漓山水月洞铭拓
   本同人共题其后
山馆宝刻多四壁足清供瞥见石湖文雅为漓山重
缓带思高轩骖鸾溯逸鞚刀兵泯忧虞水月互生动
湍流石阙通圆魄天门羾赤鲤游碧霄古蟾堕深洞
卷三 第 16a 页
虹梁似捲篷引我卧游梦阿谁来伧艾易名竟妄贡
(时有土人易/洞名曰朝阳)考證有词人次山足伯仲同来亦文雄
艾轩洵老凤肇锡取旧闻穆清如古颂想见挥笔
时云壑纷横纵妙拓何苍苍鉴题良友共桂林渺何
处遥天落霜淞
  浮山谒大禹王庙观山海经塑像
四渎岷峨远三条淮海尊涂泥从此奠地肺到今存
南戒星光驶中冷云气屯千秋虔肸蚃双壁足抚扪
旧鼎嗟安在遗经孰与论探丸搜变态傅采溯精魂
草昧洵多怪支离半不根州师遍巢窟蹄迹满乾坤
卷三 第 16b 页
姒后良无匹灵踪亦倍繁功涵真宰运事为谲觚援
息石先重统吴刀几偾辕巫峰资犊步嵩阙怅熊蹯
犬导岩关路龟浮洛水源岳图神所閟启筮史谁翻
似此荒唐迹应非驯雅言祗缘六合大莫罄百虫蕃
阴火偏宜冻汤泉独自温絪缊悟化物固陋笑吾昏
章亥俱寮属重黎本弟昆鱼龙登玉版人鬼列河门
地蓄馀粮饲庭连艮背蟠方知刘累术仅觊费侯藩
各各陈廊庑纷纷露锷垠如闻九歌曲为颂八年恩
商鲁沟空凿平成爱勿谖有冈通井络世祀在江原
明德高无厚荒阡子若孙故乡邻窆穴比户荐芳荪
卷三 第 17a 页
夜雨梅梁动春耕术野喧何当徵掌故归塑夏湖园
  樊榭赋菽乳诗五章索和
寒山潇洒姿鼎食厌名鲭偶谈蔬荀味曾作菽乳评赐
敕兼拜表鸿笔震鲸铿乃知此微物豪门亦致精更
闻有绵津兼珍都合并旁搜山与海归之明且澄和
以菽少许顿觉乳怒頩荟萃万菁华馀沥纷难盛滞
遗利寡妇尚足充妙烹兹乃郇公制莫以腐子名花
乳冻云版钟乳白石生曾闻玉食谱日随太官行
吾侪种一顷长哦豆田清秋风吹客梦时物到芜城
车螯正盈市下之亦嫣嫇若以校寒山用物则已赢
卷三 第 17b 页
牛菽过所望连吟有同声食经斗物力暴殄非所营
(原倡搜索已尽独来及陈木叔宗伯故事而漫/堂太宰菽乳新方乃纪载所未及也故志之)
  即事(以下五/甲集)
十旬犹见彗浃月累惊雷更讶风偏烈休言雹不灾
天心方告警 帝德定无猜辛苦陈丞相封章出
上台
  白山茶
坡公落落慎称许微笑茶仙染红雨花王中夜洗素
肌飞向麻源陪玉女凭谁笔力最峥嵘亦有涪翁赋
笔巨争光日月且皎然淮南琼花敢并语弥天冰雪
卷三 第 18a 页
浸肺肠一笑力足缁尘拒赏心更复遇南丰从此声
名拔俦侣诸公仙去六百年寂寥花事成漫与玉
醅醉罢擘玉笺一片寒芒成玉乳
 醉山茶(粹白中含粉红/世所称东方晓)
茶翁卯饮醉未醒扶桑旭日光荧荧熹微疏影沁枝
上一点晨星东启明主人夙起䦱户出醨耶糟耶两
忘情朦瞳亦若困宿酲但见晓妆天际横
  𠢐面娇山茶
何处装成𠢐面娇蜑风蛮雨助妖娆大唐公主能随
俗添得春愁不可消
卷三 第 18b 页
  紫山茶
曼陀方外花于法应衣紫署名曰都胜力与牡丹齿
暮山烟光凝悠然见天咫
  昭儿周晬戏示荆妇
东邻有老翁及见我周晬蹉跎四十年颁白犹蕉萃
老大百无成仅为儿缓带每岁春复秋白驹少停辔
莫道此呱呱齐户可坐待先人世德赊七叶清班贵
硕儿善束修亦不在禄位我性最慈良儿性颇卞厉
我性素纡徐免性颇往遂凉德我己惭少仪能弗惴
佳莭近天中百昌正致媚回首免轩然且弄蒲与艾
卷三 第 19a 页
  题前汉王章传后
漫载牛衣刺刺词男儿报国定忘私班生长托将军
幕亦有陈尸狱户时
  同人集蜗庐坐桐花下主人方选定族祖戒庵
   先生诗即赋得集中梧密昼常阴之句并用
   其韵
何处桐花凤和鸣遍此林耳根分正闰胸次失晴阴
消暑凭诗话招凉见道心主人萧散甚瞑据一瓢吟
一片蔚蓝色周遮百尺林薰风怜嫩碧大火避浓阴
前辈焦琴调吾侪古井心请看花屑屑好供落英吟
卷三 第 19b 页
故国啼鹃泪依然满旧林翻书长恻恻布席总阴阴
日漏中天影诗传未死心表章良不易即景足清吟
  姚江赠同年施明府檗斋(施为愚山先生曾/孙由广东新会来)
与君惜别且八年一旦牵丝蕙江浒千里棠阴东粤
移令我豁然消烦暑浙东列城虽𥚹小风俗由来拟
邹鲁姚州更钟光岳灵嵯峨三儒踵接武烛湖先生
杨袁流本心之传开系谱光光文成真天人拈出斗
杓扫榛芜梨洲克绍蕺山绪九流百家互参伍此外
人物尚如林前光后辉难悉数吏斯邦者岂偶然漫
容俗物恣莽卤适从何来得有君经术世务妙茹吐
卷三 第 20a 页
君家世德重宛陵旧与浙学同门户我生瓣香愚山
集硕为执鞭惭惰窳当年大用虽未竟至今遣爱苗
江楚发抒固应在后人此日牛刀宁小补昨过衙斋
窥插架万轴牙签群玉府公馀正不废讨论仕学何
曾相龃龉更闻下车麾双旌先贤祠下首吊古忾然
叹息文成后欲为重光旧樽俎祗愁此意知者谁闻
殾或惊涂毒鼓祝君政成广所部波馀倘得遍吾土
  檗斋来鄞谒监司饭予双韭山房惓惓万八先
   生遗书可感也
扬雄已老死谁为问遗经石箧渐以散藜光犹然青
卷三 第 20b 页
故人扶大雅古谊照晨星一瓮玉醅酒残编细细拎
  檗斋捐俸为梨洲先生赎祀田
再世东林两大贤墓田不保亦堪怜令君清况尘生
釜甫下车来失俸钱
  沈篙师编修不见十年遇之杭西湖上喜而有作
与君一分手忽忽白驹过旧学知加邃颠毛亦并多
相逢真意外率尔共商歌且向湖干去临风醉芰荷
  堇浦移居吴山之麓索诗为赠
旧属都宫地新称高士坊幽居忘出处遗事感兴亡
山上炎云紫床头夜雨凉明朝登绝顶一览尽钱唐
卷三 第 21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