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茨诗集-明-王立道文集卷五

文集卷五 第 1a 页 WYG1277-0806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具茨文集卷五
            明 王立道 撰
 书
  与友人论文书
吾子不以某不佞而望以文章相丽益谓非有意于某
不可也故忘其浅鄙为足下诵其所闻夫自三代而下
能文者非一士论文者非一家要之能者未必论论者
文集卷五 第 1b 页 WYG1277-0806b.png
又未必能也夫文之所以为高下夫人而能言之然而
作者往往戾焉故逖探冥搜者伤于虚雕琢絺绘者伤
于丽诘屈聱牙者伤于奇而奇之失为甚焉夫文何自
而始也效诸天也易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日月星辰
天之所以为文也其光有常明其运有常度其经纬次
舍有常所故能广覆照经四时成万物而天下古今仰
焉一或薄蚀之不得其明朓朒之不顺其运盈缩隐见
之不安其所甚者孛飞彗流出于耳目之所创见则人
文集卷五 第 2a 页 WYG1277-0807a.png
莫不指而异之何者非天文之正也今且为廋词怪语
钩章棘句险僻艰涩不可识测而欲以示诸天下传诸
后世则人有不指而异之者乎故奇谲之文则亦天之
彗孛之类耳非盛世之所宜有也昔人有言文非能为
之为工乃不能不为之为工六经尚矣古之文皆不能
不为者也今之好奇之士则惟以能为为工耳夫是以
作之日益多而传之日益寡作而不传周子所谓轮辕
饰而人弗庸者也亦奚以文为哉大抵知德者无诡言
文集卷五 第 2b 页 WYG1277-0807b.png
浅于道者多艰说古之君子内足而外章德至而言立
莫不平易正达温纯尔雅不雕绘而巧不探搜而远无
诘屈而奇不期于文而天下后世之能文者莫加焉矣
后之人德则不至而求诸辞辟诸涂刻绘画以为龙蛇
鬼神不瑰诡其形变惑其势则不足以骇观者而眩愚
俗然而识者过焉则固土木之而已其奇果何为哉故
曰仁义之人其言蔼如三代而上所谓文章之士即道
德之徒也自夫岐而二之而后世始无文矣昔魏氏典
文集卷五 第 3a 页 WYG1277-0807c.png
论号善论文大略谓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词
赋欲丽而曰文以气为主是皆辨其末而未探其本内
无所得而虚为之辞吾弗与也且文如兵其作之者犹
将也将贤而谋豫则操纵出入随应而不穷故左右什
伍纪律严明则其法立威蓄而势锐如风发河决则其
气充可攻可守可进可退顷刻异用而机妙百出则其
变备要之必主于正而后奇以济之此将之良也苟废
正而一徇其奇则其军鲜不偾焉而世必以为无能之
文集卷五 第 3b 页 WYG1277-0807d.png
将矣故兵无常形以正胜者什九文无常体以奇善者
什一盘诰之文则六经之什一耳效而似者犹未可为
常而况其万不类也哉吾子于今之时不谓无志于文
而恐其溺于奇不繇其道则愚之所不能默默也然愚
固亦论而未能者吾子其毋以为费于辞
  与王樗庵书
惟执事以正色直言伟然为留都倚重弟窃与有荣焉
然别来不一通讯者以寒暄私款无当于进修之要治
文集卷五 第 4a 页 WYG1277-0808a.png
体之公不足以溷记室耳乃今则有不容于隐情惜已
以冒寒蝉之讥者弟常之人也常本剧郡锡亦剧邑数
十年号为难治迩得守如张得令如万盖私心尝为一
方幸之然弟自入都以来所闻稍有不谐于众口者岂
弟之闇于知人与抑人数面好恶毁誉固有不尽得其
平者欤浮议籍籍皆非事实常之去留都尤近计执事
亦尝有闻故欲为一白之弟昨以省觐家居亦岁馀家
父在告则已踰七年矣其所以自处与郡县诸公之所
文集卷五 第 4b 页 WYG1277-0808b.png
以见待者执事当自知之饰誉言以酬所私比匪人以
罔知已谅非愚父子之所能也往时应守子才仅以一
二人私愤遂相诋排守土者至今以常为畏涂论者且
谓郡中更无能独持公论者使弟辈蒙此讥指故聊复
与执事图之然子才今竟何如诋排之者今竟何如今
万令已与行取庶几公道犹未昧至于张之贤否人言
之是非更冀执事徐察而明辨焉使他日不复谓郡中
无一公论则弟之私望也馀情不能缕缕
文集卷五 第 5a 页 WYG1277-0808c.png
  答王汝中书
追随数日备承教诲别后惘然若有所失忽拜手札规
以紫阳之旨申以著察之云甚慰甚慰仆素弱劣懵于
求道窃自谓平生所诵习与夫师友之所传闻皆支离
汗漫徒务口耳故一意自为已慎独求之庶几简径易
守虽稍觉得力然未敢保其终能不堕落者夫亦于著
察之说有未之思者乎敬闻教矣敬闻教矣游杭之约
俟妻父过此即当从行图遂请益之私就医则又第二
文集卷五 第 5b 页 WYG1277-0808d.png
义也使去草附复雅爱惓惓容面并谢不具
  傅虚岩书
昨春过钱塘既得纵览湖山之胜且日从有道者游联
床之谈饫闻清论自谓与吾兄真有旧缘喜幸喜幸临
行候别兄适有他会遂惘然解维归家后又领手教尤
切感仰今春贱恙稍平促装北上五月初始入京凡夫
俗骨秪宜奔走风尘恐西湖孤山之灵方将移勒绝我
也弟虽懵于闻道然亦不可谓沉溺者便中幸不惜指
文集卷五 第 6a 页 WYG1277-0809a.png
教镇佛老僧好否因久阙敬特托贵乡高南宇处附此
申悃馀惟照亮
  张静思书
家居数年重荷雅爱行时又辱礼意稠沓感愧无任仆
多病之躯习于疏懒一入尘途便觉非向来面目山中
日对莺花泉石不复甚以为佳迩来奔趍车马间始知
坐茂树听啼鸟觞咏从容古人所谓一日如两日者真
不虚也此岂仆辈浅薄者能堪此福哉因执事知仆聊
文集卷五 第 6b 页 WYG1277-0809b.png
一道之他人当见笑以为不情也
  华鸿山书
敝居去文府才一二舍而载岁之间仅得三数奉晤每
展颂雅音良用耿耿疏懒习惯又常抱疾疢本不堪驱
驰而朝例拘以三年遂勉复来此行装纷纭不及造别
门下罪歉无任时下伏审道履绥和尊翁老先生茂膺
寿祉孝养日隆敬羡人便草草布候不备
  华补庵书
文集卷五 第 7a 页 WYG1277-0809c.png
仆行时匆冗适尊旆亦且西征遂不及尽晤言今犹怏
恨使至辱手教兼琼章之赐感慰感慰仆五月初已入
都而多病之体又久与静便殊为人事所苦至于觚翰
亦似相仇执事谓以忙中废吟然犹多得好句而仆以
病中废吟真无复一字可道也闻道匡庐彭蠡之概辄
飘然有出尘之想倘执事他日尽览其胜当不惜为仆
倾倒也
  寄有怀翁第三书
文集卷五 第 7b 页 WYG1277-0809d.png
到京后因病冗久失修候船头华山还始有小启附上
想已达台下矣盛使至询知道履绥和大舅暨尊嫂已
康吉喜慰无任辱翰教恳恳且以图报豫养为诲非爱
深骨肉何以有此不肖敬奉以周旋第恐病躯孱劣终
负主恩耳比得老父书云四月初因张静思年叔相携
一识姑苏诸山荆溪二洞老伯尝有此约倘秋凉无事
一寻此盟亦山林一胜事也如何贱体近已稍平但痰
𠻳犹未除盖为郁火所攻耳
文集卷五 第 8a 页 WYG1277-0810a.png
  与沈原约第三书
昨过沧州偶值贵属胡大尹匆匆附候起居十年契阔
之怀殊未尽其一二拟入都后可嗣修问而久静之体
苦于驰驱疾疢绵延寻复数月矣盖执事向知弟已告
归或不知有荆妇之变今喜弟之还都而不知故疾之
犹在也蹇薄之命不足以縻禄食无足为道者执事以
何时过钱塘弟故人武进吕君曾上谒否吕君名朋与
老父同乡举且有会文之雅平生谦恭端慎清操绝人
文集卷五 第 8b 页 WYG1277-0810b.png
而仕不达自宝庆推官为辽东太仆丞约居苦寒之地
者七年今升仅得市舶提举幸托属下倘以事相见惟
稍加礼遇不具
  张湖村书
弟往岁在羁病愁困之中惟兄曲加存恤不啻骨肉感
激无任家居三阅冬春日惟闭关从事方药于密友至
亲多阙问讯兼文旌益北愈乏鸿便方图谢过门下而
使至又辱手教恳恳重以腆仪弥增感恧弟自入都亦
文集卷五 第 9a 页 WYG1277-0810c.png
尝抱病盖蹇薄之人不足縻肉食也奈何使回附候并谢
馀惟顺时自爱以需天宠是荷
  答程松溪书
自毗陵西郭之别已载阅岁虽因卧病阙问未尝不驰
情左右也去夏会罗念庵年伯具知道履绥和毅然以
兴起斯文为任敬慰敬仰即拟访医白下兼得一奉杖
履目睹风教之盛于山川都会间竟亦坐懒不果素怀
良自怅怅今春恐逾明例遂尔北装入都数月病亦如
文集卷五 第 9b 页 WYG1277-0810d.png
之旧业荒落殊无可谓请益之地因便先此附候八月
承嘉刻并谢
  唐荆川书
入都四月中间不病者仅数日耳盖孱薄之人不任禄
食所遣固应如此且久在静中一涉尘途便非向来面
目如执事茹素有年见腥肥满案遂生呕哕此殆难与
不知已者道也久不通信执事必能亮之大抵寒暄常
语不足溷记室而身心所得又无可请教者几案间非
文集卷五 第 10a 页 WYG1277-0811a.png
医药即道书每展卷亦不能尽数行也奈何奈何所幸
毁誉得失了不置意中悠然日用饮食而已知执事以
尊嫂之故心事亦不甚佳然豫养自遣为望
  寄罗念庵第二书
北来过京口曾有小启烦何主政寄上尔时谓文石当
亦不远旬月而久至都下寂无所闻仆日夕以为念顾
是区区者不能为人始终即他日何以受知己者之重
托乎近得老父书乃知犹未竣工良愧良愧夫冬以寒
文集卷五 第 10b 页 WYG1277-0811b.png
辞夏以暑辞想世之名一艺者偃蹇固如是哉清秋伏
审道履康谧读书观稼想于时事绝不经耳目仆亦能
羡老叔之乐而不能从也仙凡之隔岂必于物外求之
洞山兄明年得来此否幸一示知以副鄙怀仆自入都
不能数日不药大抵即往年所病一涉尘劳遂复交作
每自计非肉食人而复勉强牵恋殊可自笑也适会曾
司厅先生云有贵乡人入境之便草草附此抱恙不尽
所欲言惟亮之
文集卷五 第 11a 页 WYG1277-0811c.png
  寄袁芳洲书
屡拜手札兼惠鹿角后至者尤佳因行促不及制已托
之舍弟矣飧和含嘉皆饫执事之德也感佩何极仆数
年家居颇于静中得趣一涉尘途便觉不堪兼存亡聚
散种种兴怀虽复时念执事之教欲一切割弃然学道
未至终难脱然又不能得如执事者相与朝夕汝之往
日竹林之约自谓丙午可以必偿而俗缘多累竟作子
虚今来回视金陵已若十洲三岛之外而执事亦遂如
文集卷五 第 11b 页 WYG1277-0811d.png
洪厓子晋不可扳矣
  与艾居麓书
弟雅辱教爱然不奉起居者已数年于兹盖缘多病之
人兼以懒性习成遂阙敬于故人耳弟自甲辰得赐告
家居昨春因觅医因一至杭以游客不可以妨清政竟
不敢与执事相闻徜徉湖山间半月而返缅怀道雅日
夕驰情兹因贱恙稍平勉复来此偶敝乡亲吴忞者来
为贵属下深泽县丞附候
文集卷五 第 12a 页 WYG1277-0812a.png
  与懋及弟书二通
科场文字要气充辞畅平正丰润须于六七月间作得
百篇则自下笔有助然辞之繁简亦要得中切忌支离
涩滞论表须胸中先立间架然后措辞亦不可落尘腐
套子策场偶记旧料亦要转换恐至雷同耳大抵所当
甚留意者全在经书义与论表策乃其次也最不可失
先后缓急之序吾前两科正坐此弊然此亦姑就场屋
中事论之至大功业固自有在也勉之勉之
文集卷五 第 12b 页 WYG1277-0812b.png
得书乃又闻我小侄不幸知以痧疹故也执书惟省岂
吾父子福过灾生又自念入仕以来凡瘠人肥家利己
妨物如仕宦家故态惟恐分毫似之良欲稍自树为子
孙地耳吾父母年已五十以上而仅一男孙惧无以共
承膝下之欢今复失之矣天乎何至此极也然正已以
安命养身以俟时天亦久之自定吾平日与吾弟每不
汲汲望以决科进取而惟以德义相规诲正以名利为
浮荣而身心为实地富贵有去来而子孙须善遗耳吾
文集卷五 第 13a 页 WYG1277-0812c.png
弟幸为后图毋过自苦然吾前亡女意甚痛伤俗所谓
土梗劝木梗也归计待考满后恐碍叔叔会试须预图
之耳荇洲身后孤寡可哀责在吾弟即此是学也前让
去田既无利他人之产亦听其所之而已
  附荆翁书一通
舅氏荆川书示王甥吾生平最难开口不是人央得动
的亦不是为亲戚做人情的若令祖令尊两世有一不
是清苦为善的我不好开口汝家房子不遭倭子烧残
文集卷五 第 13b 页 WYG1277-0812d.png
奔波苦楚我不好开口不遇梅林公高谊我亦不好开
口有此三事辏合所以我公道说了不是为亲戚也每
思令祖令尊两世小心谨慎毫发不曾倚官趁钱毫发
不曾使势害人江阴巷内老佛之语至今乡评尚在非
亲戚之私言也若身没后便与他人家一般毫发不蒙
优恤则善人无以劝矣但梅林公高谊所谓生死见交
情者非今世之所有诚当于古人中求之甥可益自感
激不特努力读书求进尤当立志做人自少须晓得义
文集卷五 第 14a 页 WYG1277-0813a.png
利是非之辨寻向上去以无坠祖父一脉可继之志亦
所以成梅林公扶植之盛心也勉之勉之毋怠毋怠
 疏
  明职守疏
臣某谨奏为明职守严纪述以励庶官以宪万世事臣
闻古之人君必设左右史以纪言动故曰君举必书虽
春秋列国之微亦复不废斯职其义重矣自汉而下代
有其官孔明治蜀不立史则君子以为讥谓其失所先
文集卷五 第 14b 页 WYG1277-0813b.png
务也我太祖开创之初即立国史院而设以起居注修
撰编修检讨等官自后国史院起居注之官不设而以
史官并附之翰林院虽官制沿革前后稍殊其欲以史
事责之修撰编修检讨等官则固祖宗之意也臣读大
明会典所载朝仪记事官居文官第一班之后稍上夫
史官秩高者不过六品而使跻居第一班之后稍上岂
固以宠之哉欲其便于视听而言动有纪也夫因事设
官故官不滥因名求实故实不悖人臣之职不过官守
文集卷五 第 15a 页 WYG1277-0813c.png
言责两端而已今之给事中御史有言责者也内而府
部寺监外而藩臬郡邑有司之吏则皆有官守者也府
部寺监藩臬郡邑有司之吏不守其官给事中御史不
尽其言法得而纠之而黜罚之今史官之于史乃独无
所事事而又得以逭其失官之罪者其初本具名而无
实有官而不属之以事非如户之钱榖刑之狱讼各有
司存云耳夫汉之时郡国上计先上太史故司马氏父
子得有所纂叙以成一代之典今臣等脩员史局馀年
文集卷五 第 15b 页 WYG1277-0813d.png
矣自朝参之外辄散归私第问以史事且茫然不知所
答遂使神圣之谟烈阏而弗章贤士大夫之业湮没无
纪国家诸所兴为皆讹阙杂乱于簿书奏复之繁而不
知所考信则夫居是官者尚安得晏然岁会廪禄之入
日受大官之供而不以为愧且畏哉臣愚欲乞陛下参
酌古今所以立史之义国家所以设官之制而振其隳
废偷惰之习使臣等皆有所自效以无负于陛下所以
简畀之意夫左顺门乃章奏出入之地史馆在焉臣愚
文集卷五 第 16a 页 WYG1277-0814a.png
欲请史臣二人给以笔札兼之书人几章疏之下诸司
一一缮录每月终封识而以藏之内阁其有所遗误辄
以罪该日执简之吏庶乎职守不废而臣等少逭旷官
之讥纪述明备而国家有以立一代之大典矣臣昧死
以闻
  定贡法疏
谨奏为定贡法以振士习以光圣治事窃惟国家用人
其途虽广然出于科贡者常什之八九科试以拔才隽
文集卷五 第 16b 页 WYG1277-0814b.png
岁贡以恤困滞祖宗立法至详且善矣然法久而玩寖
失初意臣忝脩史职每遇考试岁贡生得与阅卷往往
见其空疏腐俗辞气索然虽考列上等者亦仅舍短取
长殊未有明博纯雅之文可上尘圣览者也此等即与
附选则今日各有师儒之任如仍入监则他日各有民
社之寄夫衰白之士久踬场屋其英姿锐气磨砻都尽
日暮途远志无所希而欲寄以民社任之师儒其不倒
行而逆施者鲜矣况今名儒硕辅莫不起身庠校而使
文集卷五 第 17a 页 WYG1277-0814c.png
此辈为之模范且承顺唯诺若子弟之事父兄能无汗
颜而内惭矣乎往者选贡之法行天下应贡之士一时
号为得人然衰白困踬者莫不饮泣咨嗟自伤以数十
年积累之艰而终于槁项黄馘无复一命之望臣时又
闻提学官畏避罪谪或不拘廪增拔以充贡此又非祖
宗之意矣夫才隽之士岂不能自奋于科第而复使与
困滞者竞驱于途则胡不尽举而废之而独行科试之
制其不然明矣陛下推仁尽下使一如旧章而又行补
文集卷五 第 17b 页 WYG1277-0814d.png
贡之令使困滞者咸得以自纾海内无向隅之泣德至
厚也臣愚以为科贡之途固宜并进而天下学校所以
序为先后以充贡者其法恐未为尽得也何则今之所
谓廪膳生员者定于提学官之一考而已既与食粮之
次则他日充贡一以为先后其十馀年之间凡遇考试
文理非甚庸缪辄免于停降罢黜苟不至于停降罢黜
则遂私相庆以为幸而进取之心日消靡矣此应贡者
所以多庸才而年少敏特者不能无扼腕仄目于后也
文集卷五 第 18a 页 WYG1277-0815a.png
窃惟国家建学育材著为定式每府学廪生四十名州
三十县二十至于一与食粮之次则他日必以充贡恐
非立法之初意也士有志者常少无志者常多彼其所
成就自谓可以无咎无誉以苟延岁月而徼一命之荣
犹欲其激发奋励以从事于学问不亦难乎臣愚欲稍
更定其法使廪膳有一定之额而无一定之人贡者虽
以年资为后先而实以才否为迟速敕行天下提学官
俱以嘉靖二十二年为始严加考试各学生员每府以
文集卷五 第 18b 页 WYG1277-0815b.png
四十人为优等不拘廪增附皆得与食粮之数州则三
十县二十其数既定中间虽有中式丁忧事故等项不
复替补存其粮于所在以给诸生之贫而无告者焉至
次年再考亦如之以至于三考四考五六考亦如之其
有初考与四十人之列而再考居下则不复与之粮再
考居下而三考复与四十人之列则其粮又复与之其
每考居四十人之列者则常食其粮不待言矣予夺一
程其能故不才者无憾于失选补不泥于格故才者益
文集卷五 第 19a 页 WYG1277-0815c.png
励其业考案一定无复顶补申请之烦而学之官吏亦
不得挟此以媒利矣然偏方狭境生员之食廪者未必
一如原定之额或不及数或半之甚者不及其半则又
当何如夫食粮实补之数各学俱有定籍今须一以嘉
靖二十年为准府学生实补之数原三十人者今止以
三十人为优等二十五人者亦止以二十五人为优等
至于州县俱可类推矣至于应贡之日则提学官不必
再试但计其食粮岁月多者即行起送赴京或食粮岁
文集卷五 第 19b 页 WYG1277-0815d.png
月多寡同者不拘二人或四五人府州县通行送提学
官再试择其更优者一人充之夫既以食粮岁月多者
为贡则必每考皆优等之士贡者既皆每考优等之士
则岂复有庸才得厕其间以玷国家爵命之荣如今日
者哉或者以为此法未可即行臣请先以食粮之法行
之目前起贡者姑循其旧限以五六年后旧食粮者稍
稍起贡然后行此亦自有渐而民不惊矣如蒙俞允乞
敕该部详议可否或中间未尽事宜一并斟酌具奏赐
文集卷五 第 20a 页 WYG1277-0816a.png
之施行庶使才隽之士进有所奋而无逡巡岁月之念
退得所师而无汗颜模范之人其于陛下圣明之治或
可少禆万一天下幸甚臣亦不胜幸甚原系定贡法以
振士习以光圣治事理未敢擅便谨具奏闻伏候敕旨
  乞省亲疏
谨奏为恳乞天恩给假省亲事臣伏睹大明会典内一
款两京文职有离家六年之久给假省亲者查无违碍
许其归省盖惟我国家以孝治天下故为是著令所以
文集卷五 第 20b 页 WYG1277-0816b.png
体群臣而悯其私也臣原籍直𨽻常州府无锡县人臣
父表由进士历南京礼部客主司署郎中事主事臣以
嘉靖十三年叨中应天府乡试臣父适以本部祠祭司
主事在任臣即于是年九月间辞臣父母领文前赴礼
部嘉靖十四年会试蒙赐进士出身改翰林院庶吉士
至十五年十一月初三日臣父具本奏乞放回原籍养
病因寓臣书备言所患臣时念父深切即欲乞归省侍
但猥叨皇上作养之恩未能少效尺寸未敢言私十六
文集卷五 第 21a 页 WYG1277-0816c.png
年正月又蒙圣恩授以今职十八年十二月历俸一考
给由外今年五月十一日臣父复以久病未痊奏乞再
容原籍调理令义男王泰抱赍因以原稿付臣臣读之
倍增忧思日夜不宁兼旧患怔忡暂止复发寝食俱废
是以敢援前例昧死陈情伏望敕下吏部查照近年翰
林院侍读等官华察事例容臣回籍省亲倘臣父幸得
痊安筋力未衰臣父子自当依限前来供职誓竭犬马
以少报圣恩于万一臣不胜战慄恳切祈望之至
文集卷五 第 21b 页 WYG1277-0816d.png
  告养病第一疏
谨奏为患病不能供职恳乞天恩容令回籍调理以图
补报事臣原籍直𨽻常州府无锡县人由嘉靖十四年
进士改庶吉士除授今职窃禄十年惭无寸补缘臣体
质孱弱素多疾疢本年二月初偶感风邪发嗽不已加
以痰火上升中气郁塞伏枕逾时药饵寡效延至六月
十七日忽得家书臣妻唐氏于五月二十一日在原籍
病故臣于病中惊闻此变痰火转盛怔忡不宁且臣父
文集卷五 第 22a 页 WYG1277-0817a.png
母衰年垂白知臣久疾未愈时切忧思近因臣妻之变
悲劳百端臣心日夕悬念又臣妻遗下一子两女皆在
提孩㷀㷀靡恃伏望皇上悯臣疾患沉绵情极哀迫敕
下吏部查照近年翰林院检讨王维桢等事例容臣暂
回原籍调理庶得少延残喘倘蝼蚁微躯未即颠陨自
当奔走供职誓竭犬马以仰酬皇上天地再造之恩臣
不胜惶惧哀恳之至为此具本令义男王绍抱赍谨具
奏闻伏候敕旨
文集卷五 第 22b 页 WYG1277-0817b.png
  第二疏
谨奏为患病不能供职恳乞天恩容令回籍调理以图
补报事臣原籍直𨽻常州府无锡县人由嘉靖十四年
进士改庶吉士除授今职缘臣南方下士水土未谙自
窃禄以来积乖摄养且体质孱弱疾患易侵本年六月
间偶因冲冒暑雨饥饱非时致伤中气而过以虚阴之
药投之实阳遂使邪火上攻咳嗽顿作痰涎升壅日夜
靡宁伏枕经时渐就羸瘠询之医家咸言病在肺胃受
文集卷五 第 23a 页 WYG1277-0817c.png
伤已深非旦夕可疗况臣父母俱在衰龄家复多难臣
恐其闻而忧念每书问讯但以无恙报之然疾痛则思
父母人子之情此又臣之所以反覆于怀不能自解而
日益以病者也伏望皇上悯臣疾患沉绵私情郁结敕
下吏部查照近年翰林院编修骆文盛等事例容臣暂
回原籍调理倘蝼蚁微躯未即颠陨自当奔走供职誓
竭犬马以仰酬皇上天地再造之恩臣不胜惶惧哀恳
祈望之至为此具本令义男王绍抱赍谨具奏闻
文集卷五 第 23b 页 WYG1277-0817d.png
  第三疏
谨奏为病势危急再乞天恩早令回籍调理以全生命
事本年闰九月初八日该臣奏为患病不能供职恳乞
天恩容令回籍调理以图补报事奉圣旨该部知道钦
此臣惟臣之病盖在肺胃之间医从肺胃间攻数不售
效是病于药无赖也初臣婴疾时念二亲垂白惧令有
闻然独旅沉绵骨肉背离苦思一归就父母侧臣之为
怀又如此乃今伏在枕褥涉历数月节序渐深疾忧渐
文集卷五 第 24a 页 WYG1277-0818a.png
加驱之无术去又不获玄冬永夜目不交睫咳嗽连十
数发未已神虚魂摇卧视床屋若水波上下臣形质本
癯又积疴相缠遂至骨立食兼日不尽一器乡里朋识
怜而讯之者见辄恻恻臣之命已危若累棋幸即得去
就父母访医药沉忧既释更事调理臣之病庶可已也
若延而未去恐二竖守膏肓竟为臣难臣之病未可已
也伏望皇上悯臣病势危急病怀痛切敕下吏部查照
前奏翰林院编修骆文盛等事例早令回还倘枯株再
文集卷五 第 24b 页 WYG1277-0818b.png
荣罗雀复奋即皇上天地再生之德也臣不胜惶惧哀
恳之至为此具本令义男王绍抱赍谨具奏闻
 碑
  拟奉敕撰新建历代帝王庙碑
臣惟功德立而后可以享百世之祀明圣脩而后可以
定百世之礼故祀无非族所以明典也礼不虚行所以
诒则也大哉祀乎礼之所尊也义之所起也而百王之
所崇也非天下之至明圣其孰能与于此夫天下之生
文集卷五 第 25a 页 WYG1277-0818c.png
久矣遐观厥初其异于禽兽者无几也不惟不异于禽
兽而且无以胜其爪牙角毒之烈也汎滥怀襄民之不
为鱼者亦无几也乃今得以安居暇食优游焉终其天
年而不夭伤而为之上者亦得升冕端委以治民临诸
侯其谁欤致此也故自羲农黄帝肇其治金天高辛高
阳扩其化而尧舜禹汤武王协其成其功德胡可胜纪
也继是则存亡治乱相寻于无穷而斯民之祸兹益酷
矣则夫高祖光武之于汉太宗之于唐太祖之于宋世
文集卷五 第 25b 页 WYG1277-0818d.png
祖之于元虽未可以方古帝王而其克乱除祸济世安
民抑亦不可谓其功德之浅浅己夫法施于民则祀之
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与夫能禦大灾能
捍大患者皆在祀典此圣王所以制祀之法也故自伏
羲而下庙而俎豆之其礼宜矣然自汉以来虽代不废
祀而庙于京师而合祀之则昉于唐之天宝宋亦因之
我太祖立庙于鸡鸣山之阳所祀帝王自伏羲至元世
祖其位凡十有六而配享者风后而下三十七人左右
文集卷五 第 26a 页 WYG1277-0819a.png
列之法乎古也然自文皇帝于兹定鼎则若郊社若宗
庙既皆为之改建矣而帝王庙祀尚循金陵之旧恐未
足以明彝典称秩祀之意我皇上方以宪天之道稽古
之学一新制作于凡类禋望秩之典靡不究定礼备乐
和品式焕如矣乃卜地于京师阜城门之隙草图鸠工
而始作庙焉凡壖垣门庑堂寝庭戺与夫庖库井舍之
微莫不縪缮翼然灿然俭而弗陋华而弗逾盖诚足以
妥神灵而昭崇报矣夫礼曰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
文集卷五 第 26b 页 WYG1277-0819b.png
明圣者述作之谓我皇上修太祖之秩祀述也庙于京
师作也协诸义而协可以垂远之其所祭之可以不淫
所谓明且圣者兹其在乎庙成当纪其事于丽牲之碑
臣愚适奉成命因拜手稽首而谨书之
 箴
  克己箴
天生烝民惟形与性物感无穷人化斯顺往圣克念乃
达诸天危微之几舜禹是传孰无人心理顺则德孰无
文集卷五 第 27a 页 WYG1277-0819c.png
道心欲胜则贼心亦靡二理欲争之纷纭万感憧憧百
思已自我生亦自我克君子制之若临大敌我志惟一
鼓之而靡我力果毅降旗奔师净彼氛垢湛吾虚明解
心之梏复性之恒口无过言身罔择行视远惟明聪德
以听视听言动非礼勿为昔者颜子尝从事于斯厥功
已至不贰不迁回也好学夫子称焉彼为大贤而犹若
是顾兹何人忘其有事曰明以察曰健以决希颜亦颜
敢告来哲
文集卷五 第 27b 页 WYG1277-0819d.png
  大司马箴
书赞徂征易称帅师赫赫九伐奸宄以威古云佳兵其
器不祥正人乃兴乱是用亡穆征犬戎祭父纳谏惧德
弗耀而勤民于远秦任三帅覆师于殽违彼良士而勇
夫是谋先王有道守在四夷汉失厥策剪我群黎兵不
可去武不可黩皇皇六师辟之荆棘如火自焚无或弗
戢禁臣司兵敢告执戟
  光禄箴
文集卷五 第 28a 页 WYG1277-0820a.png
惟圣飨帝惟辟玉食乃烹乃饔既时既饬以共粢牲以
视珍物无曰不会冢宰是职在昔圣王饭簋啜铏不以
天下奉予一人周文即功惄焉朝昃池酒林肉殷商用
灭骈胁曼肤国乃多瘠孟子盖恶夫庖有肥肉而民饥
色禄臣司膳敢告执涤
  太史箴
茫茫古今上下曷稽爰惟太史简策是司彤管煌煌左
言右事善人以劝淫人以惧佚旦同心成罔邪德董狐
文集卷五 第 28b 页 WYG1277-0820b.png
之书是称良直南史侃侃齐不失贼夫子修春秋而万
世允则惟昔圣王业业小心出入起居乃罔不钦勿以
深宫勿以大庭书而不法我无以示我后人史臣司牍
敢告执典
  鸿胪箴
穆穆圣王垂裳而治听政修令轨仪昭物则百辟卿士
是寅是祗会朝既盈跄跄济济各有攸职鸡鸣以俟昔
在周王惕夜未央视彼庭燎晢晢其光一日二日无或
文集卷五 第 29a 页 WYG1277-0820c.png
爽厥常亦有淫辟俾昼作夜蔑彼典则而以自逸暇百
工是师用隳理于天下胪臣司仪敢告在陛
  太常箴
明明天子允秩三礼乃立奉常鬼神是主无怠于守无
淫于祀统和天人禔福备至其惟德馨罔以稷黍圣禹
致孝衣恶食菲殷人尚鬼俗以僿弊齐景矫诬归过祝
史楚称先王不越望以祭于乎兴国听民亡国听神时
谓不淫惟斋明中正以徼上帝之歆常臣司礼敢告执
文集卷五 第 29b 页 WYG1277-0820d.png

  廷尉箴
民之有情弗割于欲期于无刑乃利用狱虞周竞竞或
易一夫惟钦惟中惧滥法于非辜其在叔世三辟乃兴
民弗见德锥刀是争周圄以空秦血流离夫岂不威二
世而夷平仲一言齐踊不鬻汉文弛刑白骨乃肉天矜
于民其德好生弗克若天仪鉴于秦尉臣司狱敢告阍

文集卷五 第 30a 页 WYG1277-0821a.png
  司空箴
惟王建国乃立司空以分六职以总百工程力顺时是
经是营罔曰有民观于定中罔曰有财间于农功昔在
尧禹土茨卑宫降于癸辛侈穷九重瑶台琼室乃贸厥
宗虒祈弱晋章华敝楚阿房未成咸阳以火崇高雕镂
亿兆攸诅先民有言松柏瘠土以鬼则神劳以人则民
苦未央壮丽汉高斯怒土臣司空敢告在户
 铭
文集卷五 第 30b 页 WYG1277-0821b.png
  求放心斋铭(并序/)
今夫人之有心可以宰万物摄群动参乎天地而立人
极此其为体甚微为用甚大而其妙则有甚不可测者
故或跬步之顷出入异域一腔之内存亡异时倏而往
忽而来其身犹在此而飞扬驰骛茫焉不知几千里之
远盖其放之甚易而约之实难固未有不待操而存舍
之而不忘者也古之圣贤其心虽未尝不存然而日兢
兢焉所以约之而不使其或放者犹自力也是故有危
文集卷五 第 31a 页 WYG1277-0821c.png
微以为之辨焉有礼以为之制焉有敬怠义欲以为之
戒焉有格物致知诚意以为之次焉夫是以志定而不
移或夕而惕若或昧爽而丕显或屋漏而不愧或盘盂
几席觞豆而有铭有戒夫是以功密而不弛志定故思
虑往来不能移功密故造次颠沛必于是盖圣贤所以
能常存其心而不放以宰万物摄群动参天地而立人
极者良有在耳然自中人以下顾纵焉而不知检此圣
人之所以益圣愚人之所以益愚而孟轲氏之所深忧
文集卷五 第 31b 页 WYG1277-0821d.png
也夫夫人有鸡犬放则知求之而心放则不知求岂爱
心弗若鸡犬哉弗思甚也故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
心而已矣其将以觉天下之迷而示之要乎愚读其书
至此未尝不为之惕然省惴然惧也因即所居之斋而
颜之曰求放心以仿古韦弦之义云铭曰惟皇降衷乃
钧是人胡圣而贤胡为兽禽匪人则异而异者心是惟
方寸至神且灵时出时入谁与将迎出或千里匪形可
寻其反而入泰然吾身存亡之间天壤攸分惟古君子
文集卷五 第 32a 页 WYG1277-0822a.png
其中惺惺昼为宵得息养瞬存孰谓一念时罔弗钦孰
谓造次时罔弗矜存存不息湛然虚明如卒有帅如民
有君百为万感动应乎贞乃知吾心厥系匪轻乃知圣
贤亦非性生舍之则否操之斯成欲克由圣永鉴斯铭
  进斋铭
易称忠信所以进德乾乾之诚自朝中昃惟自暴弃是
为下愚与圣同类而归则殊觱沸百川渊渟泽汇其流
不息乃放四海平陆覆土一篑未盈日往靡怠丘山崇
文集卷五 第 32b 页 WYG1277-0822b.png
成岂曰驽马不如骐骥十驾不舍千里奚致邈彼秦越
载陟其垂心则弗竞道匪远而谓予何人回实希舜仲
尼盖曰吾见其进而我希颜亦步亦趋谁谓今日非颜
之徒予姻丈沈君谦退士也而以进名斋盖有崇德之
志焉顷以国子久次谒选天曹仅得南鸿胪署丞予益
知其非嗜进者夫惟日不足吉凶同情为善为利其孳
孳亦一而己予嘉君之志在此而不在彼也于其行书
此铭遗之庶几古人赠言之义并以为他日助
文集卷五 第 33a 页 WYG1277-0822c.png
 
 
 
 
 
 
 
 
文集卷五 第 33b 页 WYG1277-0822d.png
 
 
 
 
 
 
 
 具茨文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