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存稿-元-赵汸附录

附录 第 1a 页 WYG1221-036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东山存稿附录
   东山赵先生汸行状
先生讳汸字子常姓赵氏其先陇西人唐中和间有讳
思者避地新安海宁之龙源里八世孙曰安庆时方寇
乱率义民剿平之事闻授西隅总管安庆生光祖为宋
京庠学官岁大祲出廪赒贫提刑汪文振尝铭其墓二
子次曰大振淮东漕司总管大振二子长梦营将仕郎
附录 第 1b 页 WYG1221-0365b.png
梦营二子长弥孝浦江税官弥孝子象元号可斋才识
超异元平江南徽既下邻邑有持兵未服者将加屠戮
可斋尽发私藏诣军门请而屠戮不行由是贰令休宁
迁婺源丞改授信州司狱以疾辞既而朝京授杭州仁
和令未至卒于扬州二子幼曰克明号松庄孝友敦厚
乡称善人实先生之考也娶同邑汪氏生五男二女先
生最幼初夫人梦飞鸟自齐云岩来集于怀觉有娠明
年延祐六年己未三月癸亥先生生焉资禀卓绝自孩
附录 第 2a 页 WYG1221-0365c.png
抱闻读书辄能成诵及就外傅读朱子四书疑难不一
师告以初学毋过求意辄不释夜归取文公大全集语
录等书翻阅五鼓始休由是有悟遂厉志圣贤之学不
事举子业少长遍诣郡之师儒遂有负笈四方之思鬻
恒产以为裹粮执贽之具亲友或议其非弗顾闻九江
黄楚望先生杜门著述岁丁丑往拜之先生穷经以积
思自悟为主故其教人引而不发使其自思一再登门
乃得授六经疑义千馀条以归辛巳秋复往留二岁得
附录 第 2b 页 WYG1221-0365d.png
口授六十四卦义与学春秋之要过严陵请益于夏先
生大之问易象春秋书法如何先生以所闻于黄先生
者对夏先生叹以徒费心力为戒因出示其家传先天
易书曰此羲易一大象也继如杭谒黄文献公于官署
公以师道自居不少借辞色及诵所进书大异之待以
殊礼甲申失怙卒丧谒翰林虞公于临川授馆于家一
岁其所上书曰圣贤之道大矣学者可不知其要乎尝
闻之吾之至尊至贵举天下之物不足以加之者此心
附录 第 3a 页 WYG1221-0366a.png
是也吾之至亲至切举天下之学不足以先之者求放
心之谓也然非真有所见无以为日用常行之地非真
有所得无以为造诣归宿之极所谓为学之要者庶几
在此此汸之所以日夜忧惧以求闻乎先觉之训而未
之有得者也然汸之幼也闻江西有吴先生焉行脩道
立为世表仪而成己诲人深悲空言之无益及观阁下
所为行状而知先生为学之方矣伏惟阁下察其有志
以其所得于先生者而赐教焉俾于入德之门不致迷
附录 第 3b 页 WYG1221-0366b.png
其所趍而天之所以与我至尊至贵可以反身而有得
则阁下之赐大矣时江西宪试请题虞公拟策问江右
先贤及朱陆二氏立教所以异同具对卒言刘侍读有
功圣经至论朱陆二子入德之门尤为精切详备末乃
举朱子曰子静所说专是尊德性而熹平日所论却是
道问学上多了今当反身用力去短集长庶不堕于一
偏也又举陆子曰追惟曩昔粗心浮气徒致参辰岂足
酬议以二说为證使其合并于暮岁微言精义必有契
附录 第 4a 页 WYG1221-0366c.png
焉子静则已往矣虞公评其后曰子常生朱子之乡而
得陛氏之说于二家之所以成己教人反复究竟明白
盖素用力斯事者非缀缉傅会之比也厥后再往公愈
加敬异及疾革先生适在左右凡丧事损益皆以为托
诸子请先生状其行岁丙戌再游九江则黄先生已捐
馆矣有袁诚夫者文正公高弟缉师说为四书日录旨
意与朱子多殊请商订先生为条别是非数万言袁公
心服多所更定赵郡苏公伯脩虞公之徒也为浙省参
附录 第 4b 页 WYG1221-0366d.png
政与先生友善比入守邦畿要同往以母老辞归名其
居曰东山精舍虞公尝为之记举先生之言曰汸蚤岁
学于乡求程朱之馀绪诵习经训辨释其文义之外无
所致力焉诚恐终身不足知至毕世不能意诚古昔圣
贤师弟子之授受如斯而已乎切尝思之以求涂辙之
正至于道南之叹而有感焉盖其属之龟山者必有所
在而豫章延平所以授之朱子者亦非有他道也不然
罗李二公无事业以见于时无文采以垂于后其所学
附录 第 5a 页 WYG1221-0367a.png
者何学所事者何事而吾朱子所谓潜思力行任重诣
极者亦将何所指乎此精舍之作所以愿尽心焉者也
其于大学则谓三纲举圣人事为大学标准八目乃教
学者用力之方故明明德新民传中无学者工夫而脩
身传中无圣人气象其举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而
逆推其用力之序则明古之圣人亦必由学而至而学
者之功必可至于圣人又以为格物是穷尽物理程子
所谓讲明义理分别是非之类是也致知是程子所谓
附录 第 5b 页 WYG1221-0367b.png
明诸心又云潜心默识玩索久之庶几自得之类是也
二事不可合为一唯程子言之甚明若曰致知在格物
在字之义不同遂疑格致分而为二则传中言齐家在
脩身脩身在正心谓二者合为一可乎且闻明道先生
谓学者若无事可行且去静坐之言而伊川先生每见
人静坐辄叹其善学及朱子得于罗李二公所相授亦
必危坐终日以验夫喜怒哀乐未发之前气象为如何
而求其所谓中者久之而知天下之大本为有在乎是
附录 第 6a 页 WYG1221-0367c.png
也由是鸡初鸣则起澄心默坐涵养本源以为致思之
地而后凡所得于师之指及文字奥义有未通者必用
向上工夫以求之于是造诣精深而一旦豁然矣盖虽
雅志不苟于仕而身则优为当四方扰攘尝论为国家
者不能举天下大势以定攻守之宜而所在浪战不求
智勇之士真可任将兵者使台省贵人郡县俗吏共军
旅之权仗行省讨乱御史台督视如平时而诛求劫夺
之弊反覆坏烂之由朝廷终无自知之兵财两匮郡邑
附录 第 6b 页 WYG1221-0367d.png
一切以矫假病民而上官方且守故常不知通变长久
之道赏罚不明故是非淆混而治安拨乱之术行军克
敌之方皆废不讲徒欲以岁月削平安可得哉大率近
岁用兵之失不越斯言而先生经济之才亦可见矣自
精舍成四方学者尊之为东山先生云壬辰兵兴先生
奉母夫人避地尽心调护及郡邑继复而夫人以天年
终丙申天兵克定郡邑其主将慕先生名德礼罗不至
丁酉寓于衢之柯山己亥结茅于星溪之古阆山山深
附录 第 7a 页 WYG1221-0368a.png
阒寥人事几绝潜心著述虽当颠沛流离而进脩之功
不少辍壬寅春归东山时大明龙兴创业金陵吾邑已
附属六年矣有司屡奉命徵辟继以议礼召皆以疾得
辞己酉起山林遗士共脩元史先生在召中暨竣事得
请还未几疾复作十有一月丙申而先生捐世矣得年
仅五十有一于戏痛哉配同邑程氏女二人长适汪瓛
次适苏旼男一人梦吉甫入学侧室朱氏所出也先生
孝养二亲出乎天性居丧哀毁过礼事诸兄备尽敬友
附录 第 7b 页 WYG1221-0368b.png
抚幼以慈三兄殁于他乡诸子不能为丧具先生奉柩
归葬从兄子弼有遗孤先生抚之成立当赋敛烦重之
际俾能保其恒产吴氏甥失其恃怙无所依为之收养
若此者在先生皆所优为有不能殚述者新安自朱子
后儒学之盛四方称之为东南邹鲁然其末流或以辨
析之义纂辑群言即为朱子之学先生独超然有见于
圣贤之授受不徒在于推䆒文义之间故其读书一切
以实理求之反而验之于己非有以信其必然不已当
附录 第 8a 页 WYG1221-0368c.png
时乡先生皆留心著述所以羽翼程朱之教者具有成
书先生受而读之犹谓未知为学之要常曰读书最患
多疑每展卷则群疑竞起如猬毛要须得程朱复作而
命之而后可释然尔是以质诸师而不得者卒求之程
朱遗言而有见焉其于穷经之要则有得于黄先生而
推极之其初见黄先生问年答曰己未黄先生曰生吾
刋六经补注之岁也或曰书刋矣恐无读者予曰当是
读者未生耳岂知吾子适生是岁耶然春秋托始之岁
附录 第 8b 页 WYG1221-0368d.png
亦已未也斯文缘契实在斯乎先生请问穷经之要惟
告以在乎致思问致思之道乃举一事为例礼曰女有
五不娶其一为丧父长子先儒以丧父无兄者当之如
使其言为然则丧父无兄之子何罪见绝于人如此先
生思之久而后得其说曰此盖宋桓夫人许穆夫人之
类尔故古注言无所受命犹未失也若丧父而无兄则
期功之亲皆得为之主矣黄先生大称善遂授以求春
秋书法曰楚杀其大夫得臣此书法也当求之二百四
附录 第 9a 页 WYG1221-0369a.png
十二年之内夫人姜氏如齐师此书法也当求之二百
四十二年之外既又为易置其语曰楚杀其大夫得臣
此书法也当求之二百四十二年之外夫人姜氏如齐
师此书法也当求之二百四十二年之内先生受其说
退而思之久乃悟其意则二百四十二年之外者鲁史
书法二百四十二年之内者圣人书法也黄先生各以
二义贯一理之旨以为单传密付悉在于斯先生即黄
先生六经补注等书取凡为春秋说者参以耳闻类萃
附录 第 9b 页 WYG1221-0369b.png
为春秋师说三卷复因其意为春秋集传十五卷既而
求之于经终有未尽圣人之意因思戴记经解有曰属
辞比事春秋之教也始悟是经全以一笔一削见义苟
不属辞比事考其异同之故以求之未有得其说者盖
左氏与杜注有得于鲁史遗法主史以释经而不知有
笔削之法至若公榖啖赵陈氏俱有属辞遗意则知求
笔削之旨而不知先考鲁史之旧章二者各得一偏不
能无弊合而求之具见得失由是不传之旨焕然复明
附录 第 10a 页 WYG1221-0369c.png
每谓非黄先生教以先考史法而后经义可求则不得
其门而入也及重改集传越四载始克成编复思是经
伦类区别为义至精参互错综易相矛盾苟不推类以
通之岂无遗憾遂著春秋属辞八篇虽万变不齐始终
各有条理于是一经本旨方完每谓苦思之功若有神
助圣人复起不易吾言又以为春秋必考左传事实为
先杜元凯陈君举皆有得于此而各有所蔽因著左传
补注十卷吾乡风林先生亦以穷经为务而莫肯雷同
附录 第 10b 页 WYG1221-0369d.png
一见是书辄曰前无古人春秋之旨论定于此矣时驸
马都尉和阳王公镇徽以春秋属辞师说左氏补注下
商山义塾刻梓以广其传然属辞详著笔削之权集传
乃明经世之志必二书相表里而后经旨无所遗逮属
辞成书复改集传使归于一至昭二十七年而赍志以
殁门人倪尚谊證以属辞义例质之以平日所闻于先
生者参互考据足成之若尚谊亦可谓有功于先生之
门矣其于易经则闻诸黄先生必须明象又曰易象与
附录 第 11a 页 WYG1221-0370a.png
春秋书法废失之由大略相同苟通其一则可以触机
而悟矣先生春秋本旨既明于易寤寐不忘致思每有
所悟则喟然曰黄先生岂欺我哉尝曰春秋文义赖孟
子之言而后有据于周易亦必见其说如孟子之论春
秋者而后圣人之情可得而推焉先生尝作序卦图说
及经文开端乾坤屯三卦解大略以为羲皇设卦系辞
名之曰易系辞传上篇所赞皆其事也神农黄帝氏继
作各因羲皇之易别定卦序自为一代之书逮夏而商
附录 第 11b 页 WYG1221-0370b.png
其辞则世有增益盖无不备皆为占筮之用连山归藏
是也至周文王以至德而不免羑里之难乃本羲皇之
易因其交易对待反易相因之象定于上下二篇以天
下之道明君臣之义因阴阳消长盈虚之变以著人事
进退存亡之戒其辞之所系必有关于此者取之而非
圣人一时自为是言也逮周公相成王二叔流言召公
不悦亦有感于先王忧患故乃即卦爻象象取其爱恶
远近相攻相取之情作为爻辞与先王之书相表里以
附录 第 12a 页 WYG1221-0370c.png
其制作之旨视连山归藏少异题曰周易其书与二易
俱掌于太史占筮家得通用之而义则不专主于占筮
孔子曰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当文王
与纣之事邪是故其辞危危者使平易者使倾其道甚
大百物不废惧以始终其要无咎此周易之本义盖先
生所求论周易本旨如孟子之论春秋者卒有得于夫
子斯言而不假乎他求也诗五言初学六朝后改习建
安诸子及老杜近体则学乎唐人其为文曰必以理胜
附录 第 12b 页 WYG1221-0370d.png
为主然后命意遣辞则沛然矣烜窃观先生之学以积
思为本领以自悟为归宿勉夫切已向上之工夫而至
乎穷经复古之成效岂偶然哉烜自获交先生不以疏
谬进而教之往来请益遂得闻穷经之要及春秋笔削
之旨自悔其前学之非而惜闻道之晚也方期以晚年
相与讲授周易象学而先生遽已谢世矣何后学之不
幸也抑斯文废兴关于天运非人所得测识欤尚谊偕
其子梦吉属烜为状烜末学肤浅何足以知先生哉然
附录 第 13a 页 WYG1221-0371a.png
受知最厚义不容辞姑述所见闻如右愿学君子尚表
章之俾垂永久非为先生九京有光实亦斯文之幸也
诸生星源詹烜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