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滨集-元-王沂卷二十

卷二十 第 1a 页 WYG1208-0563c.png
钦定四库全书
 伊滨集卷二十     元 王沂 撰
  记
   三在轩记
傅氏世为燕人字梦岩者侍其亲官京师日从大夫士
问道德性命之说孜孜不倦侍讲揭公取曾子之言扁
其燕处之所曰三在问义于余余曰已之德未易明也
民之德未易新也求所以明之新之者且难而况乎止
卷二十 第 1b 页 WYG1208-0563d.png
于至善乎至善者能尽乎天之道极其至而无所他之
者也学圣贤者其自治也至乎此而尽其极施诸人者
其治之也亦必至乎此而尽其极以学圣贤者而视凡
民则有间矣然而皆欲其止于至善者盖其原诸天者
一本得诸已者均有是以可同至乎极而无疑也余尝
考诸在之义矣阴与阳在天者也柔与刚在地者也四
端万善在人者也曾子所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
至善三在之义可知矣惟皇降衷在天者也克已复礼
卷二十 第 2a 页 WYG1208-0564a.png
在人者也天下归仁非所谓新民之谓欤三在之所谓
始终本末者不在兹乎抑先圣之言有云古之学者为
已今之学者为人二者之分不可以不审焉者也子也
知夫所以为学者不外乎身心之所固有而用其力焉
则将见立则见其参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传
曰顾諟天之明命子也勉之盍亦思所谓三在欤
   乐山亭记
西山临林虑望之隐然犹卧龙首尾蟠屈踰百里佛老
卷二十 第 2b 页 WYG1208-0564b.png
氏之宫鳞次其上下而瑰诡殊绝之状惟龙泉为甲即
龙泉以望诸山靡迤蔓延或见或否而嵚崟耸秀拔立
而不可掩蔽者惟仙岩为然即岩之前有亭岿然则道
人高道崇燕居之地也即亭以望山之岫若凿者崒若
蹲者轩若奔者立若人者卧若兽者络绎若士骑者巅
崖秀壑若近若远若倚若附若突然而出有恃者若侵
寻而却有畏者云绕而鸟跱妒秀而竞奇伏光晷薄星
辰晦明变化以效履舄之下与夫浮图仙宫杰屋峣榭
卷二十 第 3a 页 WYG1208-0564c.png
金碧明灭照耀岩谷故墟荒落草木行列烟消日出历
历可指者皆放乎衽席之间道崇日与其游焚香鼓琴
啸歌吟咏其得于耳目与得之于心者不见其非吾乐
也故名曰乐山而求记于余余曰道崇可谓贤矣士大
夫桎梏于弁冕系累于尘垢者知山之可乐而弗能得
薪人野老出耕入息老身长子而不知其可乐今君不
特知其可乐而又得其可乐道崇可谓贤矣故余为之书
   陆浑山水记
卷二十 第 3b 页 WYG1208-0564d.png
贲浑何以名古人畿于周迁于秦晋县于汉迄唐𨽻河
南宋始并为州今距州治四十里有地隆然而起者曰
陆浑之故迹也岂信然耶盖莫得而考也贲浑山水名
天下尚矣道伊阳而东驰二十五里遵衍隰而行未见
也畎浍墟曲逦迤起伏稚篁老木苍翠离陆杂英青葛
葳蕤蒙络棘樊荆扉鸡犬鸣吠牧竖馌妇提携抱负使
人欣然以喜恍然若有遇殆比于桃源之探仇池之溯
又东二十里有冈蜿蜒而行尤难登其上群山崷嵂蟺
卷二十 第 4a 页 WYG1208-0565a.png
蠖靡迤联络青环玉玦拱乡森列苍颜秀璧迅驰拔立
或断或续或见或否若立若倚若仆若斗效奇妒危挟
壮分秀杉槠柽桧轇轕附丽筼筜碧鲜冥途荟蔚岚霏
炊烟混隐迭见樵斧禽响若近若远烟树点荠莽苍无
际目极可喜其下则长伊带焉其水清泻重洲小渚绮
错棋布金沙玉砾璀璨相射沙平流漫风微响远水石
相抟噌吰间错溪兽沙禽戏阔浮深芦滩渔石轻蓑短
棹呼之不来追之不及但闻拿音延缘苇间疑古之逸
卷二十 第 4b 页 WYG1208-0565b.png
民摈落不还者也游于兹者使人远声光遗智力飘飘
然有高举长往之想清吟孤啸不知日之既夕若乃访
胡昭之所从遁吊紫芝之故隐何遗风馀烈虽远而未
泯惜乎予生千载之后不获同幽寻而分奇胜虽山空
月明风清鹤唳岂无飙车羽轮之士相视而笑嘉千载
之后而有斯人追余之践履也邪
   为广陵玄妙观王法师明道堂记
明道洞文纯素法师王君既主广陵之玄妙观即其
卷二十 第 5a 页 WYG1208-0565c.png
处为堂扁曰明道讣工赋财一出已赀至正辛巳始事
至癸未之春落成而雄丽靖深金碧相照像设之严香
火瓜华之奉悉具书来京师请余记余闻庄周氏悲夫
后世学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
乃序墨翟禽滑釐宋钘尹文彭蒙田骈慎到而至于关
尹老子曰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以懦弱谦下为
表以空虚毁万物为实夫岂有待乎外哉太史公序六
家之要指于道家亦曰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足
卷二十 第 5b 页 WYG1208-0565d.png
万物而已又岂有待乎外哉噫二子之言何其相似也
岂其宗乎黄老者本乎清净无为而已耶余尝考诸五
千文矣其言微其旨远其文简而该其义宏以肆夫岂
有外乎此哉及降而为熊经鸟伸餐霞服日之法流而
为禁祝祷祈符箓烧炼之方是岂黄帝老子蒙庄之旨
乎噫术益炽则道益漓独黄老乎哉学道之士盖亦返
其本矣广陵当东南之冲舟航之经纬轮蹄之摩击冠
盖之低昂重装蓄贾之往来尘相及而袂相接也登斯
卷二十 第 6a 页 WYG1208-0566a.png
堂者亦有洒然而醒超然而悟屏好恶而忘得丧者邪
羽衣黄冠之流抑又有求所谓清静无为之旨如蒙庄
太史公所指者耶初大宗师吴公命文明中正常应法
师董宇定与王君主是观董君从其师祝釐上方而王
君为之也三清有殿帝君有祠坛以接灵室以藏经翼
以两庑表以三门皆易其腐断而新之而观始具可谓
劳而有成者哉纪其颠末以示久远固宜王君名仁溥
自号澹渊既为之书且系以词俾步虚者歌焉曰域中
卷二十 第 6b 页 WYG1208-0566b.png
有物谁能名孕乾育坤陶万形犹龙得之以为经其祠
孰主维三清天帝列真地群灵霞冠羽扇俨列星仙翁
鹄立衣雪明云车飙驭霓为旌阴风惨淡从将兵岳祗
渎鬼罗拜迎眈眈其堂殖殖庭涂金间碧光晶荧羽衣
翩翩环佩鸣采掇日月吞华精飘摇八极道合并金芝
九茎甘露零五兵不试百榖成泰阶六符万国平
   王右军祠堂记
蕺山距越城西六里晋永和中右军王羲之尝居焉
卷二十 第 7a 页 WYG1208-0566c.png
或曰戒珠寺其遗址也寺有池洼然而左右一净若鉴
一渟若黛蓄或曰观鹅墨池之故迹也其果然邪晋距
今几年寺之祀不绝何其久也岂爱其人而因以及其
迹邪初右军之去会稽内史其誓墓之辞何其悲也余
味其言未尝不健其决而高其志恶虖一怀祖能激哉
迹其贻殷深源书筹策江左之势画北伐之败又何其
工也此其志岂尝须臾忘君耶亦见其不可而已也举
兹求旃其蝉蜕轩冕肆志丘壑有以也夫彼屑屑以怀
卷二十 第 7b 页 WYG1208-0566d.png
祖故谈者亦浅乎浅矣嘻此其人何如哉会稽山川之
美皆其相羊自恣乐而忘返者也登兰亭游云门未尝
不想见其为人况过其祠者耶至治三年秋九月僧弗
戒于火寺及祠独岿然明年主僧讷公偕其邑之士陈
翔始即其处易腐断新昏翳且钜书晋王右军之祠揭
于门余游越之其堂而拜焉讷公告余曰愿有述吾慕
右军之清风峻节而恨史策之陋而怜越人之不忘其
思也故并采其出处之意而记焉
卷二十 第 8a 页 WYG1208-0567a.png
   法轮寺记
陆浑法轮寺僧广安治其事事既成请于余道其先师
清惠事与其寺之所以成者曰愿有述初贲浑之阳有
庳屋数椽翳蓬藋故惠正者居之欹穿不葺榛棘郁塞
狐得以为域虺得以为舍樵牧避焉居民张闰惧其起
废之艰也乃请清惠大师主焉清惠至则喜曰吾居不
以易此也遂率其徒广接广安刜榛与藋堙圯补缺即
其故基崇庳益狭斩材以辟之陶瓦以覆之三年有成
卷二十 第 8b 页 WYG1208-0567b.png
而穹屋负崖长轩凌虚摩椽揭栋环山而出居无几清
惠坐逝主者凡更四僧而至于广安广安惟其师重饰
之勤顾其殿宇基高而傍赢惧风雨之或腐也乃营中
殿峙重门翼之患其力之不给也乃持簿乞于人铢积
寸累口节衣缩悉资治其寺以其故人皆信服二十馀
年始迄于成屋之区如干而殿宇门寮斋庖库庾之序
皆足器之数如干而浮图所用铙鱼钟鼓之编皆具其
像自佛菩萨大士群从卫之严如其法在陆浑之观以
卷二十 第 9a 页 WYG1208-0567c.png
坏杰称呜呼斯寺之兴夫岂偶然也哉以广安师弟子
披摭积累之劳历二十年之久凡所欲为无不如志是
其心岂有所利然也盖殖其教者当然耳俾衣冠而儒
者克坚其操勤其志则道之废者振而世之治可成其
美可胜言哉清惠尝与山川扶宗宏教大师游禅律并
行不相流碍广安日讲法华行愿两经以声音作佛事
皆杰视其流者故余乐为记之且有警也
   寿圣寺记
卷二十 第 9b 页 WYG1208-0567d.png
道伊阳而西群山坡陀蔓延泉石草木幽隐穷绝行者
欣欣然而乐乐未已也哀又随之凡七十里始得鸣皋
则旷然见其为宽间之土踌蹰徜徉相顾而喜矣亦人
情倦觌于其所以餍而乐得于其所未足欤鸣皋有寺
曰寿圣行者至是必少休而暂适焉其南则鹤鸣诸山
岑徵君之所从遁也东引贲浑房次律元紫芝之墓在
焉西眺锦屏之山稚列庸附庶几有隐君子北俯伊阙
而牛僧孺尝辱吏焉其所谓金沙滩者名在而迹莫寻
卷二十 第 10a 页 WYG1208-0568a.png
使人慷慨兴起皆可采而赋也其背则倚桃山前带顺
阳渠烟炊气岚混隐迭见于几席之上织文其流音如
鸣弦秀妒工竞皆效于左右故地得其胜田入之饶倍
于他壤故宫得以侈栋宇㽎㽎严丽深稳凡所以奉养
之物莫不皆具故徒得以集所谓经者匦千馀卷得以
广阅故理得以深是以环伊数百里以浮图名者寿圣
其甲也其搆端兴绪无籍图可考识于钟者则政和二
年也金末废于兵其徒法聪者能悉力以起其废今院
卷二十 第 10b 页 WYG1208-0568b.png
主僧某又治其故而侈之乃以余友克哷景兖之命疏
其事请为记余谓兴事为难幸而事兴而后人不废坏
之尤难天下之事莫不皆然非独浮屠氏也兹寺之废
兴屡矣历百馀年而卒复其故者是岂有数然邪亦其
徒之才且智而善殖之也今夫若弟子之于家士大夫
之于国举能若是则天下之事无不立其废者无不兴
起而父兄君上可不诏而仰成而其美可胜道哉故余
既书其事而复寓其所感焉
卷二十 第 11a 页 WYG1208-0568c.png
   强斋记
宋君文野将归关东筑环堵之室于先庐之阳翳蓬藋
而居焉而命之曰强谒余言其故余谓君年七十将隐
矣而其志不自足如此昔卫武公年数九十有五犹箴
儆于国作抑戒以自儆也君子之于道盖终身焉不以
壮耄而勤惰也此其所以自强不息也欤强有以胜人
之谓也以君之博学洽闻驰骋以惊世者谓之强邪以
君之廉介刚直不以一毫挫于人者谓之强邪由前则
卷二十 第 11b 页 WYG1208-0568d.png
为誇由后则为傲吾知君不为是也亦曰勉于德而已
古之君子养其德之刚以胜其欲之私足乎内无待乎
外夫然故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忧行乎患难而不屈临
乎死生而不惧居天下之广居行天下之大道此其所
以为君子也邪虽然卫武公不云乎相在尔室尚不愧
于屋漏故君子慎其独也传曰君子庄敬日强敬其慎
独之本也夫以宋君乡道之勤进德之勇老而益壮其
为君子之自强也孰禦焉故余嘉其志而乐为之书
卷二十 第 12a 页 WYG1208-0569a.png
   游分水岭记
洛邑之西山川之胜者莫若伊阳伊阳之西山川之胜
者莫若分水岭始余吏是邦尝娱其意于企高涉远伊
之闳廓怪玮可喜之观皆我有也惟分水之胜未一到
为歉延祐戊午夏余以谳囚繇汝还伊始自临汝径通
衢而南畎浍陂陁蓊葧麦气野雉磔磔惊起于前又折
西驰三十里曲道蔓延山形斗起又二里而至紫逻口
从者以雨告宿道傍民家又驰二十五里山益幽泉石
卷二十 第 12b 页 WYG1208-0569b.png
益深峭弃马徒步石齿间自山椒转而西有山屹然矗
立若覆碧玉盎者分水岭也其股趾盘薄占五百弓其
高踰两牛瞰其下多穹嵓诡石挟奇妒秀其产杉槠竹
箭利及比壤岭之阳有泉出焉沸沫湁潗伏出石下其
左东流屈折其上林麓峭崄不可穷其右西行纡馀沮
洳乱石间激者矢集渟者黛蓄大者轮旋细者虫镂齧
石嗽沙风微响远为溪为潭为沟为渠盖二十五折而
入于伊水惜乎閟于幽隐穷绝之地夫岂山灵善幻以
卷二十 第 13a 页 WYG1208-0569c.png
慰夫贤而辱于此者邪由岭西南有溪介然篁筱蓊郁
仰不见日又二里而至小青山绝壁侧立千尺状若禹
凿者有藤如大蚖蟠蜿其上有鸟大如鹄而黑磔然其
鸣又驰二里而获少平其傍大木百围其荫如盖乃系
马石觜披草而坐仰瞻崖壑傍瞩冈陵鼻口呀而蹄股
峙伏光景而薄星辰至于野林荒墟鸡犬鸣吠溪声斧
响笙籁间作若古仇池之比心摇摇有穷探幽讨意高
啸清咏不知身之在何境也始则霍然而疑复悟而笑
卷二十 第 13b 页 WYG1208-0569d.png
曰昔人有出守永嘉不以民事经怀徜徉山水间者有
一落南荒以山林为犴狱者二者皆有累焉若余者当
其杖策翩然意适忘返无伐木开道之勤濯清流挹白
云穷耳目之胜以自适无悲伤憔悴之态二累之有也
余既嘉登眺浮游之胜而叹盛游之难再也于是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