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文集-元-李继本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WYG1217-0753c.png
钦定四库全书
 一山文集卷六     元 李继本 撰
  传
   刘义士传
昔孟氏遭七国乱至梁为魏侯罃辨析义利盖仲尼子
思之绪论而孟氏有以发之于是天下始知蹈义而不
迷其涂孟氏之力也寥寥千载馀古风滋沦晦士之所
趋声势耳民之所尚货利耳巫医百工之所习末术耳
卷六 第 1b 页 WYG1217-0753d.png
谲计耳予以是重伤之雄于保下为属邑实天水氏金
源氏割据处予过而欲询前代事故老无在者于是有
野夫黄冠杖策自林下出须发尽白而骨貌清古若有
道者问之刘其姓宁其名而士安其字也士安邑人少
孤贫鞠于祖母而依其从父以居及壮耕钓为业而信
义凛然动乡闾从父卒为诸幼毕婚娶营赀货友爱之
至人鲜与俦先是人有以钱寓士安家未几兵兴道窒
不复至即冒锋燹以往尽以其物归之河朔之乱连岁
卷六 第 2a 页 WYG1217-0754a.png
不熟民多为饥卒所食胔骼遍野腥秽塞天遂率子弟
操畚锸埋掩无遗已而远近大饥饿殍满道则又堰河
取鱼以釜灶置水次烹鱼食往来人由是四方之逃乱
者多归之事平还乡里无一死散皆其保完之力也邑
丞扈文振老而丧明骨肉荡析士安延致于家者五年
而礼敬犹一日及疾作复极力疗治其死也士安哭之
哀于是具棺敛择善地以葬而吊祭一以法文振在时
有白金楮币布帛总若干死之明日士安悉缄附紫泉
卷六 第 2b 页 WYG1217-0754b.png
人刘成成文振婿也贫而有孱疾及得此感泣者累日
邑之令佐嘉其义高议复其身以敦励之士安曰吾民
也吾尽吾民分内事吾心也吾又奚所望士安生长农
亩今旄矣使早知力学虽诗礼士有弗能及然其制行
与古人同处甚多而邑长程侯九鼎安肃簿王文昭氏
县博士李好问氏为予言其二三作刘义士传汉水李
延兴曰马之驰峻坂也有缠以制之车之走康庄也有
柅以止之舟之涉大川也有樯楫以回泊之人之于身
卷六 第 3a 页 WYG1217-0754c.png
也一束乎义而不敢肆天之正路岂难至哉一或昧焉
吾见颠倒惶惑而不知返驾者滔滔皆是人常言刘士
安见卿大夫讲说孟子书辄踊跃喜于以益知士安之
重义也
   清白生传
清白生陜之兴平人任其姓子勉其字也平生嗜欲不
萌于心而制行之高如层冰冱寒积雪皓缟玉瓒黄流
之两萃厥美也自童丱嶷然如老成人遇族戚遇里闬
卷六 第 3b 页 WYG1217-0754d.png
非其义一介弗苟取予苟当乎义则勇往直前无难色
其学研深烛奥益肆其力闻明师良友不惮津陆之远
而往从之于邠于冀于河雒囊书担笈风雨寒暑自若
也始冠为陇州文学掾其教切近而笃实一洒浮艳而
趋乎古久之当路者荐之天官一仕为宛平邑长其政
明肃而简静世之所谓良有司者鲜与之埒也子勉学
古学而与时背驰谓昔司马光代以清白显每读史传
辄攘袂奋臂想见其为人乡先生高其行而以清白许
卷六 第 4a 页 WYG1217-0755a.png
之由是乡之人皆称为清白生其友李延兴曰光昭代
伟人生西北劲武之乡得天地精英秀卓之气故其道
德勋伐为士类所矜式为四夷所尊服为儿童走卒所
称诵凝然炳然于尘埃之表而不混也后乎百祀侯以
殊常之器而颖出秦晋之间盖其地实先民之所发迹
而山川炳灵回薄乎终古宜其代不乏人矣矧侯学古
入官朝廷一日大用侯其必能以清白砺天下如光之
为辅相时乎子勉曰世常言古今人不相及予何人斯
卷六 第 4b 页 WYG1217-0755b.png
而敢自比于古人彼嘐嘐然曰古之人古之人非我也
子勉儒学其先世皆有闻人虽其流俗浑浑而世德弥
盛大夫士之过其门者必式之曰此陜右清白家论曰
太清之清气之至清也天下之清无以加太素之白质
之至白也而天下之白莫能掩君子揆之于是养其气
而弗梏则发而为天地之气完其质而弗凿则凝而为
圣贤之质其于清白也何有是道也鸿蒙传之太始太
始传之副墨之子志乎古者问诸清白生
卷六 第 5a 页 WYG1217-0755c.png
   房氏家传
岁壬辰安次李延兴为雄邑招致亲夏楚事而宾友凋
落恒抑郁无谁语是岁嘉平封邱王好谦氏来为邑之
幕长一见如平生欢幕长学行醇正而言论详实人有
寸善极口称道不置否则掩覆百至非如浅浅之为大
夫者一不合訾议横出不少贷也间语其友房德麟之
贤且曰房氏繇上世来虽隐德弗耀而善之积也甚远
历宋而金而元俱占籍东昌之博平高祖忠配翟氏曾
卷六 第 5b 页 WYG1217-0755d.png
祖皆逸其讳曾妣胡氏曾从祖信仕元为前卫百夫长
祖妣李氏早失所天守节不渝以终父燠字士明幼孤
知自树立竟以孝行著乡闾年七帙卒配高氏继李氏
四子长守信字德诚次早世次守义字德宜高出也次
守仁即德麟李出也德麟天禀毅沉见谊必为非其谊
虽压以贲育之勇弗夺也弱龄刻苦嗜学闻明师良友
锐意往从囊书担笈不以川陆之阻为辞不以寒暑夜
尽之变而作辍也洎壮从公餗张先生学继从维斋楚
卷六 第 6a 页 WYG1217-0756a.png
先生学研深烛微大肆其力粹如也丧二亲绝口水浆
者数昕夕虽服除不近荤酒而哭泣哀恸三年如一日
人以为难后东昌路以儒荐从事吏牍凡两稔继迁东
平路吏又四稔俱以干洁最一时路尹张孝则良二千
石也雅爱重之尝荐之宪府不果用丁酉秋两河始兵
县父老鸠民为丁捍禦闾井推守仁为万夫长亦善其
职戊戌春暴兵猬起糜烂济兖州郡乃与乡之老稚挈
家走河间先是连岁饥馁而疫气大作人多逃死妻张
卷六 第 6b 页 WYG1217-0756b.png
洎三男皆物故惟少子纲在才八岁耳乃襁负而北时
枢密副使荅兰领兵镇古北口与语奇之辟充掾史德
麟强起领簿书为禄仕也明年山东监察御史牒荐补
宪吏居五月迁辽宪又明年以老病辞归再配李氏纲
年二十娶张氏其孙又新生三年戊申乱相失戎马间
癸丑始物色得之年十七娶赵氏洪武初德麟仍籍博
平因之教授乡里未几邑长礼聘为文学掾让不获已
于是横经泮席再易天星癸亥春以目𤯝在告得展邱
卷六 第 7a 页 WYG1217-0756c.png
墓葺田庐课耕织暇则以诗书教子孙矧其性夙好山
水去邑三里许则其菟裘也其先墓旧有老柏数十丈
高轶云表钜可汗牛马充栋梁至乱作悉戕于薪槱徵
诸一木之微而累叶之承籍可槩见也墓前后腴田二
百亩非歉岁可以无饥草屋八九间隐见林霏杳霭中
而士类之过从者歆其气谊辄恋恋不忍去非庆吊岁
时不一至城市至则未尽晷即归归则扶筇吟啸而萧
远旷逸超然有出尘之趣或曰昔之隐者若戴龟蒙林
卷六 第 7b 页 WYG1217-0756d.png
和靖皆清介自守不龌龌与世混浊房德麟岂其人耶
延兴往年两过东昌未闻语及房氏者今长史能历历
口其祥且谓延兴曰子名能古文幸而传其实以示后
之人庶其不与物物斯尽也君子曰好谦可谓乐道人
之善矣故书好谦与德麟同里兵后始家封邱云论曰
房氏自鼻祖植德其后培根而食实者绵数世弗殄绝
虽中土数十年金革战斗民死相籍大姓之家噍无遗
类而房氏由子而孙而云仍皆能保完万死中则其鬼
卷六 第 8a 页 WYG1217-0757a.png
血食不馁矣世德之报其至此哉
   李槱翁传
保定之容城有隐君子自号槱翁李其姓问其名而好
问其字也翁生而颖秀六七岁时与群儿嬉戏乡人见
其貌骨清古举止不凡为惊叹曰此非里中儿比也稍
长读书乡校众皆推服以为不可及已而囊书担笈以
游京师搢绅先生见其循循雅饬则又诱掖奖进而许
其可与入道其于学朝夕淬砺不以事物是非乱心故
卷六 第 8b 页 WYG1217-0757b.png
能至其所至而得其所得表里贯彻体用兼该悉有条
理而蔚乎其可观也已而以经学教授乡里时科举制
行学者争先慕效为举子业登其门者一经指授动中
肯綮而不病其为难也其所识皆海内知名之士若光
人龚友辅齐人潘述古汴人荅禄道夫邢人宋彦贞燕
人杨九万翁从之游者殆三十年亲其颜色薰其德谊
读其文章聆其言论沛乎若江海之涵濡而无有畔岸
也及乎两河始兵中原板荡骨肉殚残而衣食无取给
卷六 第 9a 页 WYG1217-0757c.png
朝而槱于山不知跋履之为难也夕而槱于野不知寒
暄之改候也伐木而歌弛檐而休不知暑湿之为劳而
积薪之凡几也此翁之所自得而世之不知翁者谓其
视王质翁子辈实相伯仲不知鄙且诞乎翁之言曰吾
衰暮以来惟嗜樵采虽于一草木之细取非苟取故不
断丧吾道真弃非慢弃故不暴殄吾天物吾于是得取
予之道焉吾今旄矣舍荒山穷谷吾谁依吾固愿世之
士以忠信为本根六艺为枝叶诗书为灌溉含其英咀
卷六 第 9b 页 WYG1217-0757d.png
其华而食其实将见环洙泗际关洛而极于海滨邹鲁
岿乎道德之垣而郁乎君子之林何适而不可樵牧为
乎冥栖山林水石为伍而鹿豕与游乎其友李延兴曰子
之说非鄙且诞也翁从祖父景阳受业刘文靖公之门
累官户部司计父近道累官易县簿翁无子论曰或曰
李槱翁何如人也曰翁端慎老成人也观其读书学道
不矫矫以钓名佩仁服义不悻悻以自好乡党称其善
则虽童儿女妇无异辞言行孚于人而视州里蛮貊同
卷六 第 10a 页 WYG1217-0758a.png
一轨其为人亦可少见其槩矣惜其白首邱樊不沾一
命以行其道天之报施善人何为恝然若是乎孔子曰
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从古智能之
士富贵而磨灭者不可缕数独非命与翁能不以贫贱
移其志而顺受其命之正虽老于樵牧无怨悔焉非修
身慎行于道为有得孰克臻兹故曰翁端慎老成人也
   栖霞子传
栖霞子姓陈氏字士文南昌新建人其上世以儒业显
卷六 第 10b 页 WYG1217-0758b.png
元季天下乱父祖皆隐德弗耀而衣冠诗礼济济彬彬
云仍相袭闾比相望也栖霞子生而有异质望之如芝
兰玉树照映阶戺稍长变化不测崭然露头角于群儿
中乡之人见而异之谓其轶类绝尘如是必能大其门
阀以光照先烈无疑也始冠益自树立而循蹈规矩端
慎如老成人人劝之学则曰吾耻读非圣书吾安呻其
佔毕耗精魄故楮中耶劝之仕则曰吾雅无仕进意吾
安能与时下上脂韦一世而堕坏名节耶夫轮扁之断
卷六 第 11a 页 WYG1217-0758c.png
轮非讥夫读书也惧夫学焉而不综其要徒学也楚狂
之歌凤非恶夫行道也惜其仕焉而与时背驰徒仕也
已而渡河淮涉江汉历闽越王公大人忘其势而与之
善先生长者忘其年而与之交而襟宇旷夷见者悦服
谈锋横出闻者竦听虽家居不问有无至与人交洞彻
底里而一觞一咏自放于山水间澹然忘世泊乎若无
所营非流俗可及也久之去隐匡庐山中学道之士多
与之游由是学行益高盖其山林之日长故其积者厚
卷六 第 11b 页 WYG1217-0758d.png
增者多出者益遐也未几有司以其才荐于朝一仕为
保定府尹当其在畎亩时若将终身虽千驷万钟弗顾
也及其登宦途尹大郡慨然以为己任而不辞行其道
也其所居近赤岸山其间朝夕多霞气故自号栖霞子
而好事曰栖霞子喜谈神仙事殆将餐六气饮绛霞冥
栖尘滓之外而藏其神于不朽乎栖霞子曰吾学道也
世岂有神仙若方士者流公孙卿李少君辈所云哉栖
霞善诗其诗舂容温厚如其政云雄邑尹周士瞻口其
卷六 第 12a 页 WYG1217-0759a.png
为人陈其槩且徵予言予故信其说而次第之先是予
在蓟门闻栖霞子名甚习心窃慕之及闻士瞻说欲往
拜其门而牵于尘役未暇也作栖霞子传论曰天地藏
乎大虚日月藏乎夜旦依乎物而栖焉者也蛟鼍藏乎
江海虎兕藏乎山林圆首方趾之藏乎宫室囿于物而
栖焉者也虽然栖焉而得乎藏藏焉而颐其神是其备
万物兼三才趋鸿濛而入太始终不朽者也若天地万
物之藏吾又安能语其端倪耶
卷六 第 12b 页 WYG1217-0759b.png
   刘则礼传
刘则礼字景渊世家大梁墨庄九世孙高大父仕西江
因家临江大父始迁安陆之京山则礼聪慧有识鉴平
居呐呐不能言洎众务丛委片语折之即中肯綮读书
通大义无经生学士气习年四十犹不遇众论惜之至
正辛卯两河乱乃割财募兵𨽻四川平章爻著麾下攻
安陆襄樊唐邓悉讨平之兄弟子侄多死于兵积功受
沔阳府判官岁戊戌河南丞相达实巴图尔克夹河大
卷六 第 13a 页 WYG1217-0759c.png
康钧汝许亳有劳升同知安陆府事丞相死其子博啰
特穆尔为平章代领其兵讨丰州云内下之迁同知大
同路总管府事明年冬京师饥平章贡粮五万石委则
礼董之时蔚州未下道涂阻塞严卫周防善达无虞又
明年春从河南平章方托克托北讨拔全宁等郡擢同知
荆湖宣慰司事寻奉旨领兵与平章谔勒哲特穆尔合攻
保定祁蠡等处拜河南行枢密院副使岁甲辰秋博啰
特穆尔入朝自为太保中书右丞相受崇福司使兼河
卷六 第 13b 页 WYG1217-0759d.png
南行枢密院副使镇白羊口明年中书左丞相库库特
穆尔总兵南伐授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左丞𨽻太子同
知詹事托音特穆尔戏下寻奉旨受平章摩该节制调
集贤学士有文绮尚酝之赐皇太子以玺书旌之岁戊
申京师失守车驾北巡则礼所部兵溃散仅馀百人止
于易之龙门山居无何从十馀骑由间道谒总戎云中
至俾还徵兵时将作院使田迈律团结沿山诸訾留则
礼共事遂与画策封守未几总戎败绩太原声势日断
卷六 第 14a 页 WYG1217-0760a.png
则礼谋于众曰守栅以待王师也今内无供外无援而
敌兵四匝诸寨或破或降独欲坚守得乎不如拥众赴
行在否则徒饵虎口无益也迈律为下所沮无去意则
礼请先往不听自是日夜请去值迈律恚曰汝去即去
汝部曲断不可去则礼语人曰事已如此恐终陷于敌
我幸有子宏我必令北奔不使与我俱陷也于是宏往
至蜚狐遇乱兵还时都事佛嘉努至善亦避地山中其
挈家北也则礼泣送之曰至善去我弗能与俱公到朝
卷六 第 14b 页 WYG1217-0760b.png
廷庶以明我之心无他也言讫哭复不已哀动路人今
山中人犹能语其事明年春敌兵至迈努遇人少恩信
平日托为心旅者往往潜出通好迈努知事不可为趋
则礼亟见敌为迁延计则礼难其行众曰公不去恐见
祸不若挺身见敌活一寨人则礼复固辞众曰死生存
亡之机形于目中公倘受祸于此是死于无名不若见
敌而死死则无愧况未必死乎则礼曰我去公辈宜死
守勿我虑也遂往见其主帅众欢甚则礼谓迈努曰我
卷六 第 15a 页 WYG1217-0760c.png
幸不死公之庇也且我之形势未为敌有而彼之虚实
反为我得及今尚可守也迈努曰人无固志粮无宿储
今又曷可守则礼曰公不守则死死则我愿以身徇遂
相与痛哭失声举座皆哭明日迈努等率其众降帅爱
则礼之才且勇俾代领其众乃辞复欲奏以官又辞今
旅寓蓟门以澹泊自处每与朋侪语及忠孝事辄呜咽
流涕云李延兴曰则礼尝宣劳帝室矣而功未崇而才
未究而志未就天也自古才杰之士其生不辰其死无
卷六 第 15b 页 WYG1217-0760d.png
誉者不可殚述独则礼欤
 
 
 
 
 
 
 一山文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