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文集-元-李士瞻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214-046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经济文集卷三
           元 李士瞻 撰
 书
  与魏彦明
客岁承便不一奉状正初遽辱书诲知奖过实而下贶
之厚敢不拜嘉第入省以来地位颇涉嫌疑瓷器谨以
领讫其馀之物难以虚拘良拂深意罪复何说春来省
卷三 第 1b 页 WYG1214-0462b.png
钧候安荣足慰鄙私公事上告幸希谛听走之不才人
所知也国家不爱公论误叨器使盐粮两事俱辱见委
任大责重如涉渊冰不与诸君共图事将焉济盐事虽
粗已经营所至之处犹赖赞成今兹粮运实出本心玉
音伊迩奚忍坐视其文既责本省专督在予阁下虽出
守藩维其于同寅事即一体臣子报称凡所得为人莫
不争先而奔走之芹微物也野夫贱叟之献而君子犹
嘉其志有旨见需理宜应命于名则正于事尤宜以平
卷三 第 2a 页 WYG1214-0463a.png
昔阁下忠勇之念国家待阁下之心必当与吾党分任
其事可也兹专照磨张普先状续容遣吾郎中还与阁
下图之也事毕或差人参从北上亦惟尊命春初自爱
式副愿望之私不宣
  与贾景复
新年连辱书及羊酒之贶受之多矣公相远处关维既
膺荣拜礼当一贺尚愧缺然而老谬承乏误用政尔怀
惭敢望记录虽已黾勉就事尚惧才劣无能报称诸君
卷三 第 2b 页 WYG1214-0463b.png
子素怀忠勇朝廷之上凡所见需必能与仆同志况今
岁海运粮事出常制之外圣心如此凡我臣子忍能不
一动念乎然报效之事不计有无不计多寡但能随力
量而应之不负君上之念斯亦可矣事属本省并委区
区公治虽远职同省臣也公地虽陋方物则有也二者
宜在所当择矣前盐不晚即至毋烦介念兹专照磨张
普先状奉告续当委陈都事与公赞助之未中不宣
  与普大夫
卷三 第 3a 页 WYG1214-0463c.png
士瞻区区本以才劣事殷其于事上之礼颇觉疏慢虽
芹状勤恳犹不能拨冗一裁罪复何说夫人本非兼人
之长一旦举而加之众人之上施之于事便有此等之
患苟非大人君子度量包荒何可多堪也春来伏审钧
候体履久就安荣吉人天祐理所宜然健羡无已卑省
于水西僦一寓所冀得轩盖蚤遂下临之愿问之行人
或尚未卜夫以五六年违离之心迨兹未副天乎何其
相靳如此也兹专都事张贞谨奉白金二百两为新正
卷三 第 3b 页 WYG1214-0463d.png
纳庆之荐伏望下记前日之旧笑而容之千万幸也少
恳员外张琦系都下张君举之子伊家父子岁久其为
人也颇自敦慎但命运不偶近有不获上人之意今除
延平同知恐不能堪如赐见怜作一从事而去甚妙恃
爱敢尔叨叨首祈孚照冒渎威严不胜悚惧不备
  上中书左丞相
去冬十二月初旬病中海上人回伏惟钧候神相万福
朝廷景运遐迩枯朽举贺更生下官小吏敢不为宗社
卷三 第 4a 页 WYG1214-0464a.png
之庆也顾惟士瞻何功何能复辱大用惊喜过望未易
言究使者继传钧意如睹颜采一门父子俱荷帡幪感
激之至不知何以报圣德之万一也但小儿守成于事
迂疏不堪使令一旦误事必有得罪于公道者恐他日
见累临诉晚也死罪死罪窃念士瞻自参侍以来特沭
陶镕生全之赐每出平常前岁重叨器使将命来闽蚤
夜以思惟恐负朝廷责委之重累丞相知人之明惟图
竭力以求报称而已岂意到闽之日官无统纪人情事
卷三 第 4b 页 WYG1214-0464b.png
务动如抟沙士瞻深思任大责重不敢拘以无文遂弗
自揆越分规措幸赖君相之庇比之常年颇遂万一正
图开洋不意变生仓卒内外闭塞城中鼎沸哭声轰天
死者八九余自荷以使者之职叨司耳目之寄安忍坐
视以贻朝廷之忧乃仗圣天子威灵开诚心仗大义谕
以利害福祸之原庶几异类恶丑帖耳俛听未尝敢以
无礼相加遣人驰书军中往来开示至七月十六日士
瞻方率耆宿士民出城亲见大军议之解其事议定又
卷三 第 5a 页 WYG1214-0464c.png
复入城以安百姓甫至八月十五日方尽诱丑登船随
时军众四合一扫而空其首恶馀党逃至泉南寻复剿
绝无遗是皆宗社之灵君相之福之所致也虽见拘留
未至辱命彼时纵使不然惟有一死报国家而已安敢
以身自惜为使命羞乎幸喜身留物达少慰忠忱岂意
朝廷见怜复授重爵赐以生还可谓恩踰常制矣犬马
之报誓已铭刻今岁盐货已行布置粮运亦然第士瞻
自九月来暑毒攻发一病两月几至于死虽已扶病供
卷三 第 5b 页 WYG1214-0464d.png
职然攒运颇虑不前衷心如负芒刺上赖大庇必不负
所望也三月中当先发一百船赴都呈报今因本省员
外王斌公便率易奉闻万乞原亮王生先为搆兵事往
来多负艰险忠敏可任伏赐矜怜冒渎尊严不胜战慄
瞻恋之至谨奉状不备
  与周宗道
客岁彼此交问书章宛然如见颜色其为勤拳相爱之
意何可多得也岁中辱惠旨酒而张生来复道盛意今
卷三 第 6a 页 WYG1214-0465a.png
岁朝廷虽因道原都司未回缺使省顾其意岂有他哉
伏审令弟相公继膺枢要而阁下翩然便欲引去此固
士君子中心之幸然以国家倚注方殷若谓少遂息肩
则未为不可若必高蹈远引将天下之事即付之忘言
岂予等所宜望哉老谬误为器使多所怀惭来者具言
与区区分任以助成之拜嘉多矣兹发盐三百引就责
本人张天升装运前去收买首绵一半付之本人一半
烦公经营到日悉望蚤为料理而来可也外附入粟补
卷三 第 6b 页 WYG1214-0465b.png
官榜文幸多方劝诱之物来文至一如所望此诚裒多
益寡之一端也亮之亮之秋盐羊背皮二枚胡桃四百
颗少为贤昆仲之献容纳是荷
  与仲实监郡
日来辱书及稔台候政声之详咸足见慰如吾友之才
吾辈不能用乃为赵延平所夺有负公论矣近闻允升
以印归路钱粮悉付之有司俾公得专主其事可谓两
贤相也如此待公苟有过举安肯陷赵公哉今岁粮与
卷三 第 7a 页 WYG1214-0465c.png
国家事凡可以相报者俾得闻知是仆之望也令嗣今
岁赴北之行如何宜蚤有以见教额森特穆尔之家素
所知者予固常常而周之不能继是则可虑者今遣之
从事吾允升幸周旋收之使伊母子得全衣食之养同
受感也至叩不宣
  与普大夫
仰恃情爱近以微礼僣渎尊俎之间奖谕过实比旋惟
有怀感而已走素乏他长而十年之间忝处剧要阅人
卷三 第 7b 页 WYG1214-0465d.png
颇自不少然得以尽吐胸中戆直之蕴不忍复以崖岸
相嫌者日来惟大夫一人而已惜其无缘陪侍左右切
效执事者之勤用是为慊慊耳昨睹丰观精神计旦夕
必有赐环之兆天其或者遂得副下情之愿乎彦方佥
宪乃爱结姻足见故旧不遗之雅复辱命以主席过爱
多矣第此论之前闻已与高吏有文定之约然望作一
主张全两家之心不致怨望谅亦无难矣斯言也毋乃
多乎都事王文璧去岁尝从事于仆颇负勤劳历涉海
卷三 第 8a 页 WYG1214-0466a.png
洋上贡于京得此一除良不易得偶以流言见忤执事
其势不可一朝而处大夫平昔好引拔善类桃李布列
于门墙者触目皆是昨又荷许以从事赴台幸赐一语
先令到任是生死而骨肉也裕伯之请不敢叨叨专状
奉闻仰干孚照不备
  与库元臣平章
曩自陜右攀奉颜彩已知英锐远迈之气度越一时豪
杰远甚及车从来京复接言论愈起敬慕之私自是厥
卷三 第 8b 页 WYG1214-0466b.png
后闻先丞相威德昭布而降款附服者交驰于济兖之
间此皆阁下翊赞之力也不意丞相奄弃荣养中外闻
之者莫不痛心疾首况仆沗在交游之末哉仆自奉命
来闽以事之不虞留滞于今去冬贡使回复奉明诏而
有闽垣之擢顾予何人焉能负荷切惟阁下间世之英
年富才赡能绳祖武良有古名将之风故使益都之地
势如破竹丞相之死犹不死也朝廷重念贤父子之功
锡以茅土之封授以君国之任如阁下者上能为宗社
卷三 第 9a 页 WYG1214-0466c.png
计下能为生灵计昭昭忠孝岂在先丞相之下哉敬羡
敬羡今差员外王斌致奠于先丞相之前并持卮酒之
敬于左右故敢以闻并录去年舟中一诗见意万冀孚照
  与赵佥院书
十五日照磨来承书及嘉谕甚慰悬悬愚前所以不避
苦口每事切切相告者以足下英爽过人可以为友而
足下每事亦相听信不意近日一着又复躁妄岂尚不
能深信我辈中心耶世道不古成人少而败人多愚为
卷三 第 9b 页 WYG1214-0466d.png
此事谋之熟矣断断不可贤智之人已极敬信不日而
往大夫书内已详言矣幸望屈意相保可也盐货闻久
毕犬子至悉望打发而来赴都有人相随当分付同舟
凡有所托更冀毋外照磨就彼差押所办物到后仆当
就之转押赴任也未中不一
  与燕平章书
年前后凡数奉状左右无一见答从审轩纛远临急发
豚犬及从来官属分道迎迓尽皆蹉跌都事程忠近由
卷三 第 10a 页 WYG1214-0467a.png
连江还备道盛意曷胜企慰区区畴昔叨侍执事者后
比之他人颇谓故旧今又承乏同事情固可知乃至不
荷一价相与衷曲毋乃误乎夫天下之事当顺人情人
情既安事理斯在近日之事本自易为思之太过遂生
他衅如十八日卒然一变便见玉石俱焚之乖走也不
敢自爱上为朝廷中为方面下为故旧遂力与之周旋
仅得少康然汹汹之势特未加薪火耳不然几败乃公
事则咎将谁归乎是日省官相约至正已亭圆议其事
卷三 第 10b 页 WYG1214-0467b.png
走因披露肝胆立陈祸福晓以成败之机勉图康济之
道诸公皆执常谈必欲强公一来赴任某揆之人情度
之事理以为嫌隙既生势难终合而此辈又复坚欲一
见而决然后凡百调用惟命是听其于事理亦颇复优
长走为天子之使又与阁下皆被命之人若复少
延数日机会一失祸将大作无复可救更虑外中普公
之术内受左右之构则万万之悔岂能及耶于是先遣
都事程忠偕文郎中前去告禀会次相见日期拱俟回
卷三 第 11a 页 WYG1214-0467c.png
报至日走愿屈王人之尊偕左丞率领赛参免胄即行
阁下亦须降方面之重慨然枉驾前至汤岭俯就一会
其一切疑似之迹即当屏绝所望开诚心布公道期于
同盟于好而已此间一应民壮已皆散遣彼方一切丁
义便可发还毋彼此逗遛互相疑猜以妨害大事也若
然应使此辈之心就安阁下之志亦得上不贻九重之
忧下不重一方之困彼既帖然而游阁下即贲然而来
虽葵丘之盟不是过也然则排难解纷吾徒尝切慕仲
卷三 第 11b 页 WYG1214-0467d.png
连之高今当不让矣呵呵事定即发去使蚤还一破积
日之疑其于大事不亦济乎丈夫作事正须如此而已
至日仍烦约请泰父先生同来汤岭为好临书不胜恳
切之至不宣
  与普大夫书
近值事体轇轕遂以患戆竟忤台严得罪左右已万万
矣走也平日以拙直见闻凡义所当言者不敢不尽忠
告之益况畴昔辱知如大夫者未可以一二论故今不
卷三 第 12a 页 WYG1214-0468a.png
避狂妄宁犯阁下之怒者以直报德良谓是耳切惟阁
下今日处具瞻之地身先端揆进退出处尤宜在所审
处事当先人而为之其是非黑白当一切付之公论夫
岂不绰绰有馀裕哉不可为左右所误自取无穷之悔
也来时见令兄有春院使亦尝嘱仆为言是故亲厚之
意也犯分上干曷胜增悚白纻二端聊致区区侍见未
还惟万万珍重谨奉状以复不宣
  答章益谦右丞书
卷三 第 12b 页 WYG1214-0468b.png
迩者连辱两书喜有江右之捷而康生反正之念首先
阁下此虽国家之福而先大夫之威灵亦可见人心不
忘矣军需之助敢不勉奉教音第见昔者发落殆尽开
洋者又为乌尾所挠旦夕运至馀当应命也厚贶之惠
重承雅意因国珍郎中行聊此奉候未中千万为国民
寿重不宣
  与建宁阮伯刚参政书
近因人便连奉兴居状不一而足区区相爱之意固如
卷三 第 13a 页 WYG1214-0468c.png
是也前日抗论台端之言公与仲良御史可谓铁中之
铮铮者凡事如此何所议耶盐货想久完璧但月日相
迫望一切收装通行作数解付下来另作一项打角谨
容具公盛名转而上达也其所以相报者如此而已然
今岁必有相从进献之人路吏朱明博啰特穆尔府判
欲令此人过海以探伊叔尚书烦就作一差跟随去官
而行可也府判累书多道阁下顾盻之厚但其家亲老
仆众而贫前烦借助气力为取伊母恐事冗不暇为念
卷三 第 13b 页 WYG1214-0468d.png
故复叨叨干䀨幸望留情也将别不尽所欲言曷胜怏
怏不一
  与邓仲良御史书
月前辱华缄以事冗未即裁答良用怃然日闻近日抗
论一节远近称是虽仆亦在下风矣丈夫作事政须如
此而已走与执事违别数年日睹前书犹能记玉渊在
座之雅今来海角密迩相去又无缘一遂所言益增愧
悚行将还矣必有所欲相告之言者幸毋吝指示一二
卷三 第 14a 页 WYG1214-0469a.png
可也未中不一
  与燕平章书
顷见事体纷纠未解尝以仲连之事自效故不避忌讳
两奉状左右取怒执事者日用为惧后欲复一言而未
敢递中遽辱书诲及礼意之厚良深感愧近日之事偶
会诸公一时处置乖张比及调摄至此凡百极费心力
幸而听调之后亦须待其收拾而行岂宜躁急多疑不
能为须臾作一忍乎且丈夫作事贵乎明决而痛快今
卷三 第 14b 页 WYG1214-0469b.png
人许人以诺犹惧失信阁下以硕德重望而任大责重
如此安至视天下之事直欲自相轻侮如儿戏乎且阁
下岂不闻见在当路诸公孰有慨然披襟为料理者小
子日抱把人之忧屡尝僣分催之至不惮难色果孰为
耶今一切行装之具犹未齐备而四方疑贰之声又日
甚一日既非开诚布公之道又非驾驭英豪之术乃欲
使人一旦释然无憾不亦戛戛乎难哉所谓将利之而
复害之甚非仁人君子之道仆知阁下之心断不为矣
卷三 第 15a 页 WYG1214-0469c.png
今此辈行意已决十二日走已与之同盟择此月二十
日准理起程走复许以挈省宪官属枉驾送过西峡渡
口而达望一一扫前日之疑尽去左右之蔽即日便当
分遣将帅间通道路绝关隘之堠发往来之使以通情
好之美式副倚注之重为方面之惠岂不为莫大之幸
乎姑俟此事稍毕寻以二十二日开洋长行复命朝廷
之上则区区与阁下之能事毕矣近为此变盐货之误
不啻数千当时得此岂非为国家之助乎不肖曩为此
卷三 第 15b 页 WYG1214-0469d.png
事僣越今又为此事干分愚不自揆妄意至此不知其
不可也冒犯之罪容即会时当得肉袒而谢伏惟阁下
亮其无他可也今专理问迈珠持状告禀所有启事文
书烦请作一署押人情公道皆所宜然幸毋多让是所
赖也外有一一琐琐之请另具手本付之去官皆前日
预事之人也千万垂情而玉成之区区奉状谦谢不宣
  与魏参政书
顷间遽领来谕足知高见不凡大抵师出无名非徒事
卷三 第 16a 页 WYG1214-0470a.png
功无济而污辱之悔万万无及天兵大振南北江右所
在效顺接境虽尚有一二梗化之人然章公既已提兵
深入公等政宜同心戮力策应以图复存安可舍目下
之急而欲为他人复雠雪怨乎当职在此开导俱已遵
向便宜之命已行不日兴化分省非意之疑当一切屏
绝各安乃职可也杨提举货物达望尅日发下毋为泛
泛之论也还期伊迩晤言末由千万情亮不一
  与燕平章书
卷三 第 16b 页 WYG1214-0470b.png
吴椽近日来辱书及厚意领略开诵感佩不一已尝遣
理问迈珠持状为谢适值十五日事变站道艰阻遂弗
果行曷胜怏怏前所调分省军马准拟二十一日起行
本省已遣郎中大都驰报望以方面生灵为念暂将诸
路军兵少为止当示以一线生路待其全往寔一方之
幸也况今风汛在即归心如燎上路物货因此一阻逮
今未至若此事少宁即当扬帆北指其于报效不亦大
乎所有共事咨文旦夕俟旌节至日烦请一署幸勿多
卷三 第 17a 页 WYG1214-0470c.png
辞也区区奉状不宣
  偕本道宪司与平章书
鄂勒珲大使等去后计积日之忿必能一朝而释不意
终于弗寤此则使人之过耳政兹郁郁中二十八日午
后忽承郎中大都至备道阁下衷曲首露开悔之念令
人不觉悲感大凡人不能无过而贵改过今而居此方
面之福也当时亟于走状左右使令人交忤遂成坐视
获罪奚言圣天子轸念远方生民休戚之系谓前所托
卷三 第 17b 页 WYG1214-0470d.png
类非其人举而付之阁下阁下以硕德厚望雅膺是选
而八郡军民之望不啻如大旱之于云霓赤子之于父
母煦妪相亲之念已非一日今乃为一㿈一疖之嫌弗
顾千金之体妄加针炙卒使四肢俱病元气从而不起
亦可伤也且古者司马法冬夏不兴师今非有大故必
拯之患一旦于青黄不接之际遽出无名之师为人复
雠雪耻彼此自相鱼肉使远近小民惊皇失据驱之锋
镝之下无故而死旬日之间暴尸盈野倾城之内咽喉
卷三 第 18a 页 WYG1214-0471a.png
闭塞徵求椎拷门巷一律富者畏罪而亡身贫者饥饿
而应卒至有阖门数口自缢自毒而死者屋相接而尸
相轧也其哀号之声彻于天地荼毒之惨甚于鼎镬官
吏侧足而度日诸军誓死而不辞是致怨日益深雠日
益固仆切不省何嫌何为而必欲如是哉其忍心亦已
甚矣况今岁盐课走与阁下皆一时被命之人非惟不
加意又从而害之大臣报国果若此哉兹者风汛过期
军势不已日使使者颠连若丧家之犬古之君子投鼠
卷三 第 18b 页 WYG1214-0471b.png
而必忌器今乃玉石俱焚而不恤夫以阁下之贤之仁
处心设虑犹如此其抑不可晓矣目前之事果有重于
国家供上之急耶向遣大都等去时政为报分省起程
日期当时此部军马非有明奉限次然去意已决不知
何为不能为一时须臾之忍而躁进若此是不思之甚
也设使去日果有迟延之罪然亦不至骤相攻突仆等
切为阁下虑为方面虑为生灵虑伏望屈垂宽宥之度
暂为解严分止各枝军马或上驻延平或追归连江宽
卷三 第 19a 页 WYG1214-0471c.png
以限程济以舟楫资以粮饷仍遣已调官属扈送出境
一释前日之怨而成全其美岂不为仁人君子盛德哉
况本部兵马即系一枝官军不过为前人所纵部下之
人少失钤束耳国家名分岂宜妄假于人今既授以分
省之名即系有功将士也非有素嫌大怨何为而必致
之死地乎所愿弘江海之量回生物之仁明示大信慨
然而从上免朝廷边镇之忧下慰闽人来苏之望不胜
幸甚兹专某某驰状以闻伏惟亮察人回以教我不宣
卷三 第 19b 页 WYG1214-0471d.png
  与有嗣监卿书
近以议兵事出至杨岐借居数日专恣之罪莫可云逃
然见其居必思其人追念风采曷释然也十七日辱书
见谕益深怀仰前日之祸大是异事仆生五十年未始
前闻也仆之僣分已出不揣惟国家之福方面之幸今
日之事特偶然耳士大夫遇事得为即为而使臣之职
尤耳目所寄上不使遗君父之忧而已众人之见盖薄
俗之态也不足道不足道便宜之请未闻其说恐或者
卷三 第 20a 页 WYG1214-0472a.png
之妄耳仆留滞如坐针席不审一来枉顾否也不一
  与左司列位书
四月因华善都事已尝粗奉起居计閤下辈必迁用无
常所以不敢另状相候此则区区疏懒之罪也
  与阮伯刚书
理问并吴载来得书暨解银两领略开诵知感知感就
审履用安荣良慰怀渴近日似闻稍有相贰之言果若
是公过矣吾闻君子待人以诚爱人以德走于贤者平
卷三 第 20b 页 WYG1214-0472b.png
昔无纤芥之嫌顾安得有此纷纷不安之论哉其行事
之得失与夫内外之是非反而究之理当自谕其实夫
固未易以此遽损也羊叔子不忍鸩人五尺童子举皆
信之为朋友而不以忠告相劝故设陷阱而使人蹈之
此不仁之甚者子谓走之为耶相从无日矣独能久久
相继如今日者乎不足念不足念属县行移一节曹司
之过吾即与䆒正其他当陆续为公处之也凡吾官商
盐到彼深望阁下作而成之海运粮事亦分所当报者
卷三 第 21a 页 WYG1214-0472c.png
二事公其垂意焉果然特长者折枝之事耳纨扇一聊
为区区印造书籍及所刋易说幸毋误可也
  与江浙达丞相书
曩在京师沉处下僚无缘扳接清光而景慕之私素念
所存自是偶以承乏误用不能一日安处益远上问而
衷心向仰顾复倍之前岁来闽赖国家之福阁下之庇
也少遂犬马之报不意兵乱见留尝颇为分理周旋黾
勉幸得转危为安亦偶然之故耳似闻行路之人虚声
卷三 第 21b 页 WYG1214-0472d.png
载道何以堪此切惟阁下禀正大之气持衡秉钧光昭
前烈蕞尔小子蒙德有年何能得遂奔走于执事以听
教载之益近使者自浙来过辱存问喜悦交集去冬尝
附贡士王僎赴都会试僣易申呈计尘典谒士瞻远藉
大庇见谋北旋良便谨此奉状不胜悚慄不宣
  与泉州马总管书
顷值彼中事变之后悄无一语相通近为盐事特专孙
提举持书并劳问之礼前去想彻麾下此奉旨大事幸
卷三 第 22a 页 WYG1214-0473a.png
望努力为之不可后也故人之子刘豫朝廷允授同安
簿治下属邑也余与伊父子相交三十年之旧母子流
落在此无由振拔而其人质美气清抱负非凡他日必
可远到今黾勉赴任凡百望与进而青目之为幸多矣
孙提举到彼当从便早还就具备细手抹来报可也不

  与龚参政书
近日照磨还已奉兴居计彻麾下区区之情见之前书
卷三 第 22b 页 WYG1214-0473b.png
兹不复赘辰下计履况臻胜良用羡慰光泽去关外密
迩系通盐之路月前差县尹陈文贞运载三百引前去
上路发卖近闻此盐不到延平未得发卖今专管勾马
士良恼烦阁下仰念朝廷共图报称尤臣子之先务也
此盐到彼预为照数代措银两先此解纳却烦差人就
彼取盐以偿其费庶几一举两得走之所望寔在于此
回日第功而上岂不足以表一时共事之心乎足下平
日意气过人多有所称誉况兹之事必能乐从今奉白
卷三 第 23a 页 WYG1214-0473c.png
金十两为折礼之用专状以闻且以谢不敏不宣
  与普大夫书
三辱惠书兼领嘉贶而亹亹之诲具晓其由夫天下之
事贵有机会机会时至置此不为是谓不勇机会既失
而欲争讼是谓不智加之事有重轻势有缓急不审重
轻不量缓急群疑满腹径情直行以取祸败是谓妄诞
凡此三事灼然易见以大夫之聪明英爽所谓铮铮而
佼佼者谓虑非及此仆诚未之信也仆请得以历言之
卷三 第 23b 页 WYG1214-0473d.png
千万恕其狂斐去岁六月之变乱比之今日得无甚乎
拘留御史比之杀害省属果孰重乎以事言则朝廷重
而方面轻以势言则去岁急而今日缓阁下何不为之
于前日而必欲为之于今日乎何为舍其重与急而必
欲谨其轻与缓乎初意左右之人必有为之说者曰举
大事者不顾小忌然则举目前福城之内凡朝廷之使
命国家之大课一投足之内必将有所不利是岂小忌
也哉传曰投鼠而必忌器此善喻也阁下安得不顾致
卷三 第 24a 页 WYG1214-0474a.png
意此事乎来书所谓忿兵果宜相交也哉且师宜义动
犹惧无成兵既忿兴其将安济以阁下之贤之明当在
所必虑者而谆谆下问可谓求听于聋矣然排难解纷
必有其法法之所施必有其渐走之为计亦既审矣但
子实所处亦颇乖拙所以使人宛转周旋极费心力近
日未尝呼其人面与衷曲良深开导已顿然领略谅此
策必行可不烦馀力而解矣阁下当凝然静守俾部下
之众一去躁妄之动则指日之内必有以鲁仲连之事
卷三 第 24b 页 WYG1214-0474b.png
奔走相告者此亦区区之所当任也今已披襟而无难
矣多斋日将准行毋烦致念走于阁下相知最久天下
之宝自当为天下惜之阁下其忍能不谛听而熟计之
乎恃爱僣干不觉叨叨悚息悚息区区奉状不宣
 
 
 
 经济文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