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康集-宋-叶梦得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WYG1129-065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建康集卷八      宋 叶梦得 撰
  书
   与曾天游书
某顿首启稍不承动静日积驰仰高秋即日伏惟台候
万福见报恳辞切挚何其甚高而进陟经闱仰见圣怀
开纳之重并以慰款某勉强已两月前所当料理者稍
就绪免民绢横敛二万八千疋刍陆运远至者二十万
卷八 第 1b 页 WYG1129-0651b.png
束疲瘵似少苏储廪有来岁之备可以藉口言归矣顾
防冬未敢请曾探报云云当略知朝廷会三大将必询
所为计诚得策然须各极其说而断归于一还以授之
使其心以为可行而无异情缓急肯相为先后乃可望
成功此鲁人所谓疆场之事慎守其一而备其不虞事
至而战又何谒焉者也比年常患出不虞而无备欲战
而旋谒无一可守故尔韩岳主战张主守韩志在淮张
志在江此人所共知不知皆灼见其理而身任之乎抑
卷八 第 2a 页 WYG1129-0651c.png
意各有向而姑为之说乎韩辎重尽在山阳张辎重尽
在建康江淮之不同势使然也则言战者未必能必胜
言守者未必能必固要之战守二者何可偏废江之与
淮亦强弱进退之间惟吾谋一定则可战可守或江或
淮惟敌之为往庆历中韩范二公在西方韩欲战范欲
守初亦不同久之皆自为过故末年还朝相与共献策
极论战守参备之计是时元昊力求和庙议欲遂从之
而二公深以为未可请以和议为权宜战守为实务且
卷八 第 2b 页 WYG1129-0651d.png
谓元昊欲窥关中非独其志亦吾汉人陷没者赞之以
自图富贵今日事势有相类者李成孔彦舟徐文辈既
皆为其腹心近复闻以郦琼守拱州去岁叛兵已尽散
遣而复集与之其情可见是安得不思惟计战守者两
尽和议成我固受其利不成我无所失此韩范之说也
不识尝见之否家有韩公家传载之甚详适携来谩录
附呈恐或可佐论思某职在内地当敌者三大将岂敢
冒代庖之戒夜中偶不得眠过虑及之且遇适有使人
卷八 第 3a 页 WYG1129-0652a.png
故私以告公不觉累百千言幸无以语他人向冷万万
为时自厚不宣
   又与秦相公书
某顿首再拜上启仆射相公钧座某初八日上状当获
呈浼即日伏惟钧候动止万福旌钺启中涂外经济不
无少勤庙算敌自前月二十九日顺昌败后别未有动
息纵益兵复来亦未能及盛暑爱惜其众恐亦未必一
衄远犯所忌幸援兵稍集张少师出军已四日闻欲以
卷八 第 3b 页 WYG1129-0652b.png
来日就道将士极锐有自残请行者殊可喜尝与之商
榷贼情似有乘间欲奋者计已屯寿春伺敌为进退刘
锜一军既无虞令坚守顺昌为得策但王德既行甚反
侧尝诉于张累数千言尽发刘侯平昔曲折以谓若复
𨽻部曲即自刎首淮上张亦称其人可用材过目前诸
偏禆抑之恐生事朝廷果许自为方略包笼之其官已
高去节钺近方畏属人宜可诡以成功惟榷货务积镪
截日已竭尚未有张军后旬之备而省劄连下支太平
卷八 第 4a 页 WYG1129-0652c.png
州桩管与刘锜激赏除销外皆无有念不可缓已逐急
那移兑拨具申明若不足数或当于折帛钱内应副继
此若更有支降必不能办前尝妄议免起本路大礼钱
帛及诸司于格合起钱正虑此更乞少赐裁度斥堠铺
点检差齐整比来避寇人都无至者应是却稍安居此
间极力弹压殊不惊扰但闻浙西颇纷纷数日前不得
已作留守司榜具敌事状与预为防守者少慰安之矣
本职濒江合措诸事不一略未有备谨留以待回禀军
卷八 第 4b 页 WYG1129-0652d.png
民延跂前驱以日为岁敢乞趣戒幕府俯徇群情正热
馀祈涉履倍万保重不宣
   与梁仲模论榷货务书
某启近尝附闻以拜来辱必已呈浼寒力未解即日伏
惟台候万福窃审兼领经制使事国计之大今日先务
孰急于此非牛刀馀刃其谁能济甚慰公论某衰苶无
补坐惭尸素已上章请閒旦暮待报尚有一事未行间
犹须任贵户部大军钱粮忝预总领自去岁冬榷货入
卷八 第 5a 页 WYG1129-0653a.png
纳大亏中间几至乏绝殊可寒心偶府中经画收拾得
少岁计乃有密献于朝以为三十万有缗者遂画指许
兑拨尽输二十八万缗仅免生事然已竭泽矣而榷货
之窘如前问之盖缘昨罢户部回易库卖盐群商疑法
必变更相扇惑所以至今相持甚坚也万一或果有此
意不若早为之所不然即须再下一黄榜委曲申告必
不变其意庶或退听今二月所支全未有备而本府所
藏亦无几不得不以诚告不惟有司未有以塞责兼朝
卷八 第 5b 页 WYG1129-0653b.png
廷所失略计之已百馀万缗盐场但支持次旧盐约至
四月方尽豪猾坐视无肯先下钞者则有出无入所失
又不至此岂为小事幸速留念不胜朝夕之望馀冀倍
万自厚不宣
   与秦相公论臧梓狱事书
某顿首再拜上启仆射相公钧座连雨尚有馀寒即日
伏惟钧候万福某近尝托徐度司封上记必获呈浼朽
拙蒙庇粗遣臧梓事竟烦庙议移狱公朝正名分严赏
卷八 第 6a 页 WYG1129-0653c.png
罚固一民不可使有冤不得不尽其情但无状仰误委
寄愧悚无以自容已具奏乞降指挥遣一御史按验然
区区之私犹欲少伸于相公近世毁誉常患不出公道
人自为党更相与夺故名实倒置而赏罚随之此有识
者扼腕愤叹欲正而不得者也梓兹前为寿昌令以治
状为台臣所荐得改官堂除近以公事决责宣抚司军
兵自言不畏强禦故为之类者亦交口称誉其为人宜
当如何而所犯狼籍殆非他赃吏可比有司具狱略见
卷八 第 6b 页 WYG1129-0653d.png
入已者为钱九千贯银五百五十两绢二百疋绵九百
两又去官后犹盗库钱三百五十缗官木二十条此具
證佐来历分明不可掩覆者其馀牵连杂见尚数千缗
与因丧取之部民者皆未暇问也不识为常吏者从前
日虚名庇之乎正今日隐恶劾之乎以律言则监临有
犯知而不举减罪三等以绍兴五年敕言县有罪监司
按举而州不举减罪人罪五等就其间一事某去岁到
官之初首论民间疾苦乞减内藏库和买税七分折纳
卷八 第 7a 页 WYG1129-0654a.png
见钱(阙/) 贯省蒙上开纳亟以金字牌报可德意始
传阖境欢呼几至流涕倚郭上元令曾恢违戾多折至
八贯者而不入已去冬因民讼即奏削见勘梓多取乃
至十贯四百省而资其五贯四百贯入已其钞具在此
宣抚司首所奏事若以宣抚司不应奏本府亦纵而不
治他日曾恢被罪披诉朝廷覆视得实或谏官御史风
闻有言则将何辞以对非持法不容人固不相容也梓
先决宣抚司军兵本自非理正缓急欲藉口自解免宣
卷八 第 7b 页 WYG1129-0654b.png
抚司军兵堕其计中遽越职论奏自彼之失何预本府
事而自以为嫌某所以于遣官体究得实之后判然不
疑力伐其谋一以法令从事庶几沗以大臣守陪都稍
异流俗为天下发一大奸少正群儿妄誉误赏之弊或
可上补朝廷公论岂意罪人尚敢伸其说宣抚司盖与
并肩而立何所重轻自到任此惟齐以礼法秋毫不相
假借故能各守其职只如近者朝旨相度修战船恐为
民病尚不能从况其甚者流落半世止坐无所俯仰今
卷八 第 8a 页 WYG1129-0654c.png
老得一州乃观望同列诬人功罪于行阙数百里之
内不顾傍观自丧晚节意欲何为相公见知有素必
未疑之至此自是奇蹇招尤所至皆然每欲速还山林
不敢一日为苟安计初若畏懦可笑今当信其非伪无
缘晤省窃恃眷予烦喋不觉盈纸悚息无已尚幸矜察
检会前奏早赐从允不胜恳祷之至馀祈上为兴运
倍加保重谨上状不宣
   答王从一教授书
卷八 第 8b 页 WYG1129-0654d.png
某启咫尺久不闻问近张漕归云数相见动静颇详差
以自慰专介忽枉手字并三文编仰佩厚意感激无喻
秋高喜承迩日尊履佳健盛文典雅固所钦味校正太
白集尤见诵阅精审每如此春秋义多事读尚未能终
篇所论桓公无王一事自三家失其传其说皆谬悠无
当后之学者欲求于绝学之后而自信其臆决固未易
轻措辞也惟深于经旨者以类考之或庶几焉早岁闻
先达道刘仲景文之言似差近而不尽不知尝见之否
卷八 第 9a 页 WYG1129-0655a.png
其云诸侯即位三年丧毕然后朝王而受命桓之元年
二年犹在丧未知其果不朝也则以常法书王以俟之
至三年丧毕而不朝则不朝矣然后没王而绝焉此考
于礼为是也乃十年有王为三不朝之节以存公或可
矣而十八年不当其节遂不为之说则不可通意者无
王犹没公也鲁没公不书或讳或贬此论弑君之贼其
罪不专在朝与不朝春秋立法亦不专在桓弑君不讨
虽周王亦与有责焉何以知其然庄书王来锡公命与
卷八 第 9b 页 WYG1129-0655b.png
僖以妾为母书王来归含赗及会葬王皆去天是不独
以责桓与僖可见矣弑君而不讨其过有大于不朝而
锡命成人之妾以为母者则去天不足言也其为王者
废矣是以并王而没之欤此为周王与桓言也然王者
天下之主也十者数之一周也天下之王若因桓而遂
使数一周不得见则过是天下皆无主矣可乎坤之上
六曰为其嫌于无阳也故称龙焉则于数之周一见王
亦嫌于无王者也至十八年而有王所以正王也前之
卷八 第 10a 页 WYG1129-0655c.png
没王所以治王与桓也若末遂没之则后世凡弑君者
皆可以王分恶而终不见诛于春秋矣亦可乎故复挈
王而示之曰王虽不王弑君者不可以不治所以示天
下而垂来世此不为周王与桓言也何休亦微知之而
不能竟或曰桓既弑君矣自不得有其位何用以在丧
常法待之乎此其言是也而不通于春秋之义凡春秋
虽立一王大法而其文必因于史盖当时凡弑君而能
朝王或诸侯与会者皆免讨卫州吁弑君石厚问定君
卷八 第 10b 页 WYG1129-0655d.png
于石碏碏曰王觐为可以朝而得免者也曹负刍弑诸
侯来讨公子喜时为之请曰若有罪则列诸会矣此会
而获免者也凡此皆周之末造而史之文春秋不得而
易焉故春秋凡弑君之贼惟陈佗卫州吁齐无知因国
人与诸侯之讨而得正其贼之名其馀凡不讨而成其
君如齐商人曹负刍蔡般者春秋皆不易也以为彼既
君之矣其恶不待贬绝而自见吾何加焉姑从其文于
末造之中而正以义则何伤于一王之大法乎窃以是
卷八 第 11a 页 WYG1129-0656a.png
为经之旨老懒多废忘又适书沓至酬酢不暇以长者
好学之笃故发此云云亦哀斯道之将坠也不识以为
如何有所商榷却冀一谕渐凉万万珍爱不宣
   又答王从一教授
某启稍不闻问方深瞻跂人至忽辱手字承履此初暑
动止安佳长笺过勤仍示春秋解义一卷并荷厚意解
义读之终篇虽未尽见所蕴如论王正月与不以日月
为例莒人入向论入义得于经已多但反欲定专门于
卷八 第 11b 页 WYG1129-0656b.png
三家则恐未然由汉以来此学久废不明正患诸儒不
能以经为主其交攻而力争惟三家之胜负夫三家安
从出哉为汉儒之说公羊谷梁已自别为齐鲁二学使
二人授受果皆出于吾先君子之门虽散而之四夷八
蛮未尝不同也何齐鲁之辨今齐鲁百里之间尚不能
一而欲于数百岁之后择其一以为真可乎刘歆知
其不然故强尊左氏为丘明幸人信其好恶与圣人同
夫圣人之经具在不知直求其意而附会因人假托以
卷八 第 12a 页 WYG1129-0656c.png
求其信虽或从之何异指晋为燕而泫然出涕者也经
固不可易明若专精致意反覆研覈察于先王之道者
明求于典礼者详质于当时之事者审则吾先君子欲
以遗天下后世者亦岂能不原当时之事裁之典礼而
别更有先王之道哉如是而复以视三家不可谓全无
所得矣其合于经者固在吾所去取而吾非用三家为
去取者也以孔子之圣求伏羲文王之道读易尚至韦
编三绝今以春秋求孔子之意用力不知能如前与否
卷八 第 12b 页 WYG1129-0656d.png
而遽谓决不得其实似过矣惟加之意而已两日适中
寒温谒告旦来方小快枕上口占不能多及馀倍万自
爱不宣
   答尹穑书
某启顷张旸叔书数道足下好学自力不肯苟合志行
甚美每恨未获一见去冬忽奉手书固欣然出所愿发
缄疾读则文辞之奥论议之伟盖又有旸叔所未能尽
言者诵咏慰喜之怀不待言而可知也即少安则相继
卷八 第 13a 页 WYG1129-0657a.png
酷暑异常衰惫殆不能堪人事一切皆置积此三时不
觉遂至今愧仰尤不胜叙高秋气爽即日起居佳健不
知尚且食岳祠之禄否江西连岁戎马安静夏旱闻不
至甚伤农足下既不轻以求人人亦未易有能知足下
者想从容图史之间深居简出厚养而薄施其储蓄愈
多亦足以自娱本欲屈从者暂临幕中复念勉留于此
自不作久计来春仅及解严即当力伸还山之请相去
千馀里徒勤行李道路往来非所安故辄已何时遂得
卷八 第 13b 页 WYG1129-0657b.png
款晤偶便草此少谢不敏老倦因循足下必能亮之馀
切倍万珍厚不宣
  碑
   忠烈庙碑
晋尚书令赠侍中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卞公讳壸
字望之苏峻之难父子皆死敌墓在建康牙城之西旧
冶城之南司命宫之侧历代奉祀惟谨而庙貌不立伪
唐保大中始作忠孝亭于墓北岁久夷圯庆历三年龙
卷八 第 14a 页 WYG1129-0657c.png
图阁直学士叶公清臣复封植立石为表后十五年当
元祐八年天章阁待制曾公肇易亭为祠图公像其中
载之祀典春秋命有司从事又二十七年当绍兴元年
金人渡江之后资政殿学士叶某蒙恩分镇兵火初平
城郭丘墟欲修二公之旧而未暇又七年大驾临幸还
钱塘诏即建康为留都上不以某老且无能付之宫
钥乃乞即墓南废地为庙请于朝下太常赐公庙额曰
忠烈于是为正室三间以设公像列公世子赠散骑常
卷八 第 14b 页 WYG1129-0657d.png
侍眕次子赠奉车都尉盱从公俱死者于旁以侍中嵇
公绍配食环以列庑缭以周垣增饰兆域名木禁刍牧
无得犯工三月告成躬率僚吏奉少牢之奠告于祠下
初建康之民去公远莫能尽知公之节及天子褒显暴
耀新宫屹然衣冠咸会于是士女奔走欷歔太息或至
流涕皆有感激奋励知以身殉国之义某曰呜呼礼义
之感人岂但教告驱率而后听哉然世知公死之为难
而未知使公得生必可以兴晋而不克成焉尤可惜也
卷八 第 15a 页 WYG1129-0658a.png
自古为天下未有不合群力众智而成其间必有卓然
特立超出一世之上而不与之俱者然后能矫拂一世
之俗以为之宗而天下从之则以治易乱以存易亡惟
其所欲为东晋立国江左孰不曰王导之功尝谓晋不
能复中原一天下正导之罪此其故何也凡晋之失在
于祖虚诞而贱名检乐侥倖而轻节义眩华靡而略功
实是以因循苟简取给目前讫至于乱而导曾不能反
是乃欲因之以求济其区区自救不暇非导孰为之乎
卷八 第 15b 页 WYG1129-0658b.png
天下大物也物与物何足以相远在易之大过曰泽灭
木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孔子序易至大过
既济之际为之说曰有过物者必济夫必有过之乃能
济之晋有三人焉以身捍患料敌制胜曰温太真峤精
诚远虑明事见机曰蔡道明谟维持纲纪纳之轨物则
公而已太元以后天下事皆得道明谋之太真行之而
公守之虽内有王敦苏峻外有刘聪石勒其何能为不
幸太真早死而公仅效于一战道明虽在已不胜其众
卷八 第 16a 页 WYG1129-0658c.png
矣此所以终其世不竞也欤因追考其事论次为公庙
碑而系之诗以遗后之君子公惟不亡尚足慰其千载
之意云其辞曰五马渡江皆南奔乾坤震荡四海昏孰
扶此都创本根茂宏陋矣安足论我评三士参高鶱为
世作室身墉垣惜哉其类不得繁神州陆沉无与援弃
捐名教资清言颓波一律来浑浑卞公特立尤雄尊卒
徇以身丧厥元二雏从公如凊温宁公以死身独存公
归在天朝帝阍血面诉帝忠不怨岁时来临从旗幡览
卷八 第 16b 页 WYG1129-0658d.png
观江山望中原后先二雏属櫜鞬下睨豺凶犹齧吞新
宫崇崇俯前轩揭名日星自今恩潢污之水荐藻蘩哀
歌节缓芬桂樽祥飙飒然下脩门尚慰千载忠孝魂
  传
   贺铸传
贺方回名铸卫州人自言唐谏议大夫知章后故号鉴
湖遗老长七尺眉目耸拔面铁色喜剧谈当世事可否
不略少假借虽贵要权倾一时小不中意极口诋无遗
卷八 第 17a 页 WYG1129-0659a.png
辞故人以为近侠然博学彊记尤长于度曲掇拾人
所遗弃少加檃括皆为新奇初仕监太原工作有贵
人子适同事骄倨不相下方回微廉得其盗工作物
若干一日屏侍吏闭之密室以杖数曰来若某时盗
某物为某用某时盗某物入于家然乎贵人子惶骇
谢有之方回曰能从吾治免白发即起自袒其肤杖
数十下贵人子叩头祈哀即大笑释去自是诸侠气
力颉颃者皆侧目不敢仰视是时江淮间有米芾元
卷八 第 17b 页 WYG1129-0659b.png
章以魁岸奇谲知名而方回以气侠雄爽适先后二
人每相遇瞋目抵掌论辩蜂起终日各不能屈谈者
争传为口实方回所为词章既多往往传播在人口
建中靖国间黄庭坚鲁直自黔中还得其江南梅子
之句以为似谢元晖然以尚气使酒终不得美官初
娶宗女𨽻籍右选李中书清臣执政奏换通直郎
为泗州通判悒悒不得志食宫祠禄退居吴下浮
沉俗间稍务引远世故亦无复轩轾如平日家藏
卷八 第 18a 页 WYG1129-0659c.png
书万馀卷手自校雠无一字脱误以是杜门将遂老家
贫甚贷子钱自给有负者辄折劵与之秋毫不以丐人
其所与交终始厚者惟信安程致道方回既自裒其
平生所为歌词名东山乐府致道为之序略道其为人
大槩矣而予与方回往来亦极密乃复为之传使后世
与致道序参见云
  志铭
   赵夫人慕容氏志铭
卷八 第 18b 页 WYG1129-0659d.png
绍兴九年某被命安慰江东选诸僚得上元丞赵君公
泉识虑深远儒学饰吏奏辟为干办公事适值防江回
禄事随日生凡兴葺悉委之十一年柘皋之役遣诣军
前计事闻其母谓之曰汝勿以我为念当尽忠公家因
与其子偕出门而之长子所某固敬之明年以疾来告
继闻不起某亟走介致赙赠未几二子以周君葵之行
状来请铭夫人之贤非某其谁铭夫人姓慕容氏河南
人河南郡王延钊之曾孙祖某父彦羲母王氏夫人幼
卷八 第 19a 页 WYG1129-0660a.png
庄栗谨孝叔父尚书公讳彦逢为择配时朝议大夫赵
君讳望之负贤德时承平讳言兵君推广李卫公六花
阵法以献俾试中书尚书公遂以夫人归之事二姑悉
得其欢心闺门肃然朝议君以所生夫人捐馆忧毁伤
生夫人方三十躬蹈艰苦保养诸孤择名儒以训子故
二子俱擢第诸女皆适贤士干办君初调随州司仪曹
事南道总管张文忠公叔夜辟至幕下力赞勤王从其
行会有旨令回京师再告急文忠公领兵复勤王夫人
卷八 第 19b 页 WYG1129-0660b.png
长子时为邓州穰县丞率民兵以从干办君奉夫人复
随道遇剧寇围之数重皆失色夫人呼其首至舆前告
之曰京城失守两宫北狩正忠臣义士取功名之秋况
汝等皆国家儿郎何苦作此我长子已率兵勤王此次
子也能从吾儿可转祸为福众罗拜曰知吾母来故迎
候耳非有它也夫人命干办统之誓于众南下至枣阳
闻于州方以乏兵为忧遂俾干办君带兵知枣阳君朝
夕训练声誉隆然薛广王在不敢犯境从它道破随君
卷八 第 20a 页 WYG1129-0660c.png
提师收复闻于朝道梗不得通明年新知州杨卓来
交事侍夫人避地大洪不独免于难卒保一城生聚夫
人胆略烈丈夫有所不能晚年康强二子互迎之官诸
婿亦显士林荣之绍兴十二年冬十二月十三日以微
疾不起享年六十有五以二子升朝封太宜人明年春
二月九日丙申葬于常州宜兴县永丰乡太一山之原
长男公某左朝奉郎新通判建康军府事次公泉左承议
郎江南东路安抚大使司干办公事女适进士沈师奭
卷八 第 20b 页 WYG1129-0660d.png
次适迪功郎褚震次适进士陈元基次适左承议郎直
秘阁权发遣襄阳军府事蔡安强次适从政郎钱露孙
男彦衍彦卫孙女适迪功郎静江府司户参军韩恂胄
夫人平居寡言笑不见喜愠遇事英发训其子曰持身
以节俭为先当官以勤恕为本汝父用是道积以及汝
究内典尝自赞喜神曰丹青得意以为真一笔扫成身
外身不二法中无这个到头那个是真形呜呼女史所
书嘉言善行固多矣未若夫人在父母家为淑女既嫁
卷八 第 21a 页 WYG1129-0661a.png
为孝妇相夫为令妻教子为贤母忠言可以回强暴之
听高见足以脱危急之难斯可铭已铭曰赫赫勋阀庆
源委长奕世载德缵懿流芳笃生夫人正靖慈惠承上
抚下内行潜备来嫔大家令闻肆扬姑病默祷(阙/)然香旋获
感应孝德弥彰夙择名师用训厥子连登桂籍侍迎就仕
中原多虞挈家南来遇事英发狂暴亦回深惟懿德宜
享百年爰卜新居永丰之原既固既安克昌厥后刻此
铭诗以昭贤母
卷八 第 21b 页 WYG1129-0661b.png
 
 
 
 
 
 
 
 建康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