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溪文粹-宋-汪藻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WYG1128-038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浮溪文粹卷十一     宋 汪藻 撰
  神道碑
   朝请郎龙图阁待制知亳州赠少师傅公神道
    碑
崇宁间钩党之论起元祐以来士大夫为世指名者悉
堕党中故一时盛德精忠之人往往赍志以没既没矣
子孙惧及率秘其阀阅不敢传逮靖康党禁除人人争
卷十一 第 1b 页 WYG1128-0388b.png
言嘉祐治平以前事于是昔之悼不幸土中者咸振耀
于时公虽没于崇宁之初为不与其祸然用事者犹指
公为党人至绍兴九年公之卒葬也三十八年矣而墓
碑未立公之子七人惟诒度在诒度以书来乞铭某少
仰公名以不获拜公为恨今乃得执笔次公之行事幸
矣然某去公几四十年更士大夫以言讳之时公之行
治其详不可得而闻也谨掇其灼然在人耳目者序而
铭之公讳楫字元通姓傅氏系出北地自祇亮世仕江
卷十一 第 2a 页 WYG1128-0388c.png
南子孙因散处江淮间有居光州者遭广明之乱从王
潮奔闽数世而至公高祖仁瑞又徙居兴化军仙游县
故公今为仙游人曾大父献大父称皇考滋皆以地远
京师不求仕而皇考尤有信义为里人所宗以公故赠
朝奉郎公少庄重如成人甫七岁从乡先生学巳能痛
自刻厉他儿戏旁哗笑如不闻反并取其书诵读未冠
试广文馆第一其文天下传诵之既不第而归有贵人
欲留公使子弟学焉者公曰吾方求师友资身未暇也
卷十一 第 2b 页 WYG1128-0388d.png
闻孙觉陈襄有学行抠衣从之襄门人许安世江衍之
流皆尝以文艺冠多士襄不之取独称公曰傅元通金
石人也以其女妻之擢治平四年进士第调扬州司户
参军守遇僚属暴甚屡以难集事诿公而促其期公裁
决如流未尝希意苟合至捕其从者寘诸法守虽彊听
而不能平乃欲以烦剧困之会天长令缺檄公摄承公
发伏摘奸如神猾吏恶少年皆屏迹禠气天长大治更
以最闻丁外艰归里中里中事有不能决者悉从公折
卷十一 第 3a 页 WYG1128-0389a.png
衷或望公门罢讼而归调福州福清丞帅曾巩负材倨
视天下士独与公钧礼改苏州录事参军复丁内艰免
丧授太原府大谷令白诛徙乡而还为民害者一人于
是公之仕也二十年矣犹在吏部选处之怡然未尝以
穷达介怀会曾布帅太原谒入大惊曰是福清傅丞为
吾兄所知者邪率郡使者交荐且以书言之朝廷公卿
间改宣德郎知吉州龙泉县时孙觉为御史中丞谓公
曰朝廷欲用公幸少留除书且下矣公曰仕所以乐居
卷十一 第 3b 页 WYG1128-0389b.png
中者免外台督责之辱今顿首权门与外台奚择且外
官我所当得也径出国门不顾道除太学博士所至学
者阗门四年足未尝及宰相执政之门秩满即日诣曹
曾布知枢密院与其副林希共荐之宰相亦雅知公名
除太常慱士公长礼学自神宗时议祠北郊至是有诏
复议议者多持两可公独援经据古损其车服仪卫赏
赉之类使悉得其中上之后卒施行如公议绍圣二年
徽宗由遂宁邸就资善堂学诏大臣择德行老成人为
卷十一 第 4a 页 WYG1128-0389c.png
傅宰相以公名闻除诸王府说书旧制诸王课学书属
文而不及经公言王当以德义为先区区翰墨非所急
请先讲子史以懋王德从之明年徽宗封端王就除记
室参军又明年为侍讲又明年为翊善中人执事王府
者例与宫僚昵公独正色不与亲虽一府以为介而悉
严惮之王亦为之加礼阅五年移官者四而不出王府
同僚或岁中屡迁公未尝一语及之会谏臣邹浩以言
事谴公厚赆其行坐是免所居官裁两月徽宗即位首
卷十一 第 4b 页 WYG1128-0389d.png
问公安在即除直秘阁进尚书司封员外郎擢监察御
史权殿中侍御史论内侍都知刘瑗恃宠专恣不报移
国子司业迁起居郎召试中书舍人徽宗面称训辞有
西汉风于是曾布当国以兄弟于公有汲引恩冀其助
巳公岿然守正凡朝廷命令有可疑进退人材有不厌
众望如救王古范纯礼之类皆人所难言者必极论之
虽屡却不为之回夺布每以为言不合者因是中伤公
公不恤也徽宗顾公潜邸旧见必咨访公每以遵祖宗
卷十一 第 5a 页 WYG1128-0390a.png
法度安静自然为献语宰相亦谆谆及之归则削藁虽至
亲莫得而闻一日李清臣劝上清心省事徽宗曰近臣
中唯傅楫为朕言此甚详然后人始知公所以启迪上
心者其卓至皆此类也建中靖国秋见时事浸更张窃
叹曰祸其始此乎不去楚人将钳我于市闻者莫不甚
其言公笑曰后当以吾言为信遂求补外诏不许恳祈
不已最后中书舍人邹浩为请乃听除龙图阁待制知
亳州到郡数月属病易衣趺坐而卒年六十一实崇宁
卷十一 第 5b 页 WYG1128-0390b.png
元年二月五日也公于孔孟之学精思而力探之不臻
其极不止又天资简淡于世事无一可关心者专用经
史自娱聚书至万卷平居正衣冠如对大宾否则瞑目
燕坐不妄出一语虽在闇室无秋毫之欺故能死生祸
福不入胸中视进退穷通若梦幻然虽当是之时直道
立朝不为无人若夫先见如蓍龟卓然引去者唯公一
人而已大观中大臣屡欲以公入党籍徽宗念公旧学
之臣而止后每因事必及公姓名而卒不为大臣所右
卷十一 第 6a 页 WYG1128-0390c.png
故公之没恤典不加焉公之葬在今常州宜兴县善拳
山之原累以诸子恩赠少师妻陈氏亦赠越国夫人子
谅友谊夫皆擢进士第谅友仕至奉议郎尚书膳部员外
郎谊夫朝请郎尚书兵部侍郎谦受朝奉大夫夔州转
运判官与诒微去病誉处皆相继前卒诒度今为朝请
大夫主管台州崇道观有文集三十五卷藏于家简古
而精深世以为法铭曰
道有所寄千年一儒世得而用一人万夫公承丘轲知
卷十一 第 6b 页 WYG1128-0390d.png
学元本匪惟知之亦践其壸用此玉立直哉惟清世无
可娱以道死生晚登王门帝实知我擢跻近臣初不求
可正色凛凛倾忠上前宁非大刚吾道则然帝知虽深
时不我与奉身而行世莫能禦竟脱党祸归安九原世
评既公盛德乃尊闻风而兴百世之下我为铭诗以诏
来者
   尚书礼部侍郎致仕赠太中大夫卫公神道碑
建炎三年二月上自维扬狩临安慨然思中兴献替之
卷十一 第 7a 页 WYG1128-0391a.png
臣一日顾宰相黄潜善汪伯彦曰卫肤敏安在其趣以
来时乘舆新渡江人皆南骛道路充斥公独昼夜北行
及上于平江上闻之喜顾御史中丞张澄谏议大夫郑
㲄曰卫肤敏至矣公见上泣上亦泣曰卿在諌省朕知
卿忠每以卿言为信今宜知无不言有请不以时对公
顿首谢曰臣顷在维扬数为陛下言维扬非驻跸地请
早还建康今临安亦非帝王居宜须事定亟还因陈所
以守江之策上首肯曰是吾心也翌日再对归即遇病
卷十一 第 7b 页 WYG1128-0391b.png
犹扈跸至临安拜尚书刑部侍郎未拜闻明州之变恸
哭舟中病益侵上章请老不听乞舆医秀州从之进尚
书礼部侍郎寻上印绶卒年四十九书闻上叹惋移时
特赠太中大夫他日见其同贬中书舍人汪藻曰卫肤
敏可惜其为上眷知如此公讳肤敏字商彦少力学问
宣和元年以太学上舍生奏名徽宗亲擢为第三人而
称其文明白赡美授文林郎南京宗子博士越数年同
年生王俊乂对徽宗忆公姓名问今何官俊乂以实对
卷十一 第 8a 页 WYG1128-0391c.png
徽宗曰尚吏州县当时岂不堪学官耶今行召之翌日
召公既见改宣教郎秘书省校书郎时国家新与金人
和议遣生辰使宰相拟十馀人徽宗以公为可假给事
中往聘公言敌生辰后天宁节五日未闻敌遣使而吾
反先之于威重已缺万一不至为朝廷羞请至燕山候
之脱若不来则以币置诸境上上以为然洎至燕山金
人果不来置币而返七年复遣舒宏中往巳陛辞矣上
改命公逢贺嗣位使许亢宗亢宗言敌且大入止公毋
卷十一 第 8b 页 WYG1128-0391d.png
行不听及燕报愈急众汹惧不敢前公叱曰君命也其
可辞乎及疆知敌渝平益不为屈金人荅书欲以押字
代印章公曰押字施之臣下可也岂所以待邻国哉北
朝立国当以礼义今修好不以礼交邻不以义将何以
立国乎拒之旬日卒易玺书及授书责公双跪公曰此
北朝礼也行人何为金人大怒观者为股栗公处之晏
然敌莫能夺繇是不悦羁留中道者半年至涿州与敌
将某遇请公相见公辞不可则问相见之仪敌以例对
卷十一 第 9a 页 WYG1128-0392a.png
公笑曰所谓例者非趋伏罗拜乎皇子虽贵人臣也使
人虽贱亦人臣也两国之臣相见而僣君是一国二君
也不祥莫大焉乃长揖而入既坐出誓书示公公曰某
使万里去朝廷久此书真伪不可知因纵言及军事公
连挫敌几复被留渊圣皇帝受内禅始还进官三等迁
尚书吏部员外郎于是高丽入贺以公为宣问使假太
常少卿迓之而杀其礼公曰国家厚待丽人久矣今一
旦镌薄恐失其心不若如旧便从之至明州顾时多艰
卷十一 第 9b 页 WYG1128-0392b.png
凡缘客及民者率以便宜从事所过无秋毫扰初诏使
人春见其冬金人逼京师诏令不通使人坐馆淹久日
费以万计公度俟诏而遣则失风潮之期留之经年东
南之饩牵竭矣乃以币易金缯厚饷其使而移文遣之
建炎元年还朝归矫制之罪上大嘉赏迁卫尉少卿公言
属者敌犯京师乘舆保金汤而居固盖知敌巳弃去秋
必复来而尚婴孤城此大臣不知变之过也今两河诸
郡幸皆坚守谓宜阴以帛书许其世封使人知自爱不
卷十一 第 10a 页 WYG1128-0392c.png
为贼有其陕西山东淮南则令增陴浚隍以训齐其人
而择大臣镇抚之车驾姑即建康而势万全矣擢起居
舍人又言方今二圣未还陛下于宫室衣服饮食之奉
宜痛节损虽郊庙亦不用乐庶精诚有以感动天地拜
右谏议大夫兼侍讲既就职首劝上以守法度慎爵赏
正纪纲因指陈时政之失有崇宁大观宣和之弊未尽
革者十馀事言甚卓至上皆罢行之又请以承庆院营
缮之役付扬州升旸宫造作之事归有司禁中差除须
卷十一 第 10b 页 WYG1128-0392d.png
索必关三省其不合天人之意戾祖宗之法者许大臣
执奏大臣不正救者显诎之先是公论时政上曰崇宁
大观以来所以乱祖宗法者由宰相持禄唯恐失人主
之意故于政事无所可否驯致前日之祸自今当以为
戒故公因此以坚上意时中贵人李志道以赦复保庆
军承宣使添差入内内侍省都知容机亦落致仕公论
执再三皆朝奏暮罢二年春拜中书舍人公前劝上守
法度会邢焕以后父除徽猷阁待制孟忠厚以太后侄除
卷十一 第 11a 页 WYG1128-0393a.png
显谟阁直学士公力言非祖宗制焕寻改观察使而忠
厚自如公以骤自谏请除舍人疑有因乃奏曰昔司马
光论张方平不当参知政事自御史中丞迁翰林学士
光言臣言是则方平当罢若以为非则臣当贬今两无
所问而迁臣臣所未谕臣虽不肖愿附于司马光上令
宰相谕公曰朝廷以次迁非论事也公犹不拜居家待
罪者逾月至忠厚易承宣使乃出公以中书政事本命
令有不当辄封还之风采振一时而宰相滋不悦乃以
卷十一 第 11b 页 WYG1128-0393b.png
事出公除集英殿脩撰提举杭州洞霄宫议者为不平
逾年上思公召还焉公上世齐人唐末避乱徙钱塘又
自钱塘徙华亭故今为华亭人曾祖至祖九思父公望
公望赠奉议郎元室继室皆朱氏封宜人三子仲英仲
杰仲巡而仲巡早卒仲英仲杰皆右承务郎一女适右
迪功郎详定一司敕令所删定官王崿公为人刚明䆳
于经术与人交退然若不能言者而遇大事一见其当
然决意行之虽祸福死生陈前莫能移其所守故使异
卷十一 第 12a 页 WYG1128-0393c.png
域馆远客天子必以属公而公亦必得其要领在人主
前论事衮衮援据精详切中其忌讳皆人所难言者人
主未尝不改容嘉纳遭时变故上慨然起公于流落之
中意岂浅哉使天假之年其设施当如何方向用公而
公以不起闻矣宜天子追思不忘而形于屡叹也公卒
以建炎三年四月丁卯葬以其年七月甲申其地在湖
州乌程县戴坞之原既葬八年而仲英遂求余铭不已
余从公游最旧在西掖时又与公同贬知公为最详者
卷十一 第 12b 页 WYG1128-0393d.png
是宜为铭铭曰
自古臣主鲜逢亟乖公于三君展也必谐厥谐伊何一
以忠荩遭时屡更吾见其进始事徽考飞英下僚以节
归报靖康之朝建炎中兴公首褒用知无不言莫若公
勇帝不知我吾宁尽规谏之剀切帝故见思气吞虎狼
万里之外死生关身曾不少槩当馈兴叹诏追而来来
而不年亦孔之哀葬虽异州同此泽国刻诒无穷曰宋
遗直
卷十一 第 13a 页 WYG1128-0394a.png
   朝请郎陶君墓表铭
陶氏自征西将军为东晋名臣数世而靖节先生继之
遂为著姓然世家江州不知居吴兴者何别也君讳(缺/)
字季成吴兴人曾祖浚祖谨世以诗书教子父彖进士
起家卒官承议郎通判鄂州以君故赠朝议大夫君少
孤力学问欲名官必自已致中元符三年进士乙科调
陕州司理参军童贯用兵陕西请君从君辞军旅非所
学贯遣客谕君幕府综文书而已矢石非所及又固辞
卷十一 第 13b 页 WYG1128-0394b.png
而贯亦不能彊也知邢州任县坐小法免为台州军事
判官润州司兵曹事改宣义郎时卿寺丞掾号美官寒
士得之尤难当路有知君者欲以此留君君度食贫留
京师非便求金坛令以归其不汲汲于进取如此罢金
坛如京师即日诣曹以巳所当得者调官于是又知郑
之管城婺之东阳杭之富阳低徊数邑几二十年晚于
吏部之格稍升而君不堪久次宁贬损以从其所安在
东阳时俗喜斗家藏铠仗闾里苦之更数令莫能禁君
卷十一 第 14a 页 WYG1128-0394c.png
痛惩之风俗为变人皆按堵至画像祠君盖君不以希
世为心故临事敏明毅然敢为所居可纪他人莫之及
也积官至朝请郎赐五品服年六十四卒于富阳当政
和宣和间士大夫尚奔竞苟秋毫之利可以关身者必
巧谋捷步以取之君独怡然静退甘心州县以老略无
几微见于言面所谓安于所遇者如君非邪元室吴氏
次室郭氏皆封安人一子曰定今为从仕郎知潭州善
化县一孙曰迁建炎四年六月癸酉定奉君葬湖州乌
卷十一 第 14b 页 WYG1128-0394d.png
程县法华山之原合安人吴氏之墓后二十一年定来
求铭铭曰
世竞驰之已静持之世依违之已勇为之仕虽柅之志
则起之抒山竁之蓍蔡宜之隧而碑之诗以系之
 
 
 
 浮溪文粹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