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桥藁-明-郑文康附录

附录 第 1a 页 WYG1246-0676a.png
 附录
  郑介庵先生传(载昆山/人物传)     张大复
郑文康字时乂父壬自号双松居士居士精儒术而亨
于医居恒谨言笑不喜闻人过失有相告者庄听之尝
令其辞不得尽其孝友天性也正统十三年公举礼部
试观政大理未匝月而居士有疾闻京师公驰之不及
含已又丧其母夫人公毁瘠不自支喘喘数尽遂不欲
前乃就庐辟馆弘奖后进督绳削墨必顾其安令人人
附录 第 1b 页 WYG1246-0676b.png
各自得游诵之暇品剂草木香达户外岁所全活不可
殚记秋霜春露辄从一二耆英访遗郊外断碑荒冢多
所搜述僮仆化之皆欣欣有幽讨之致公伟干丰颐两
瞳子烁烁精光射人谈说忠孝如振金玉一时轩盖旁
午春和里中至不能容马足而公意泊如非其人弗与
见也以故平桥之教迄今如山斗云玄孙若曾有筹海
图编等书行世称开阳先生
论曰以予所闻郑先生之道甚大其地望可以有为而
附录 第 2a 页 WYG1246-0676c.png
终其身用之一乡岂有说欤长老言先生与叶文庄公
相厚善盖尝分盟出处曰吾经略不及下执事表章先
哲领袖后学庶几近之请以相与卓哉斯语倘亦非造
作谓先生者耶予观先生杖履所及即荒田野草之间
千载上死人重开生面述其一二盖亦先生之志焉述
曰先生存唐李漍妻唐氏志石于乐庵之墓表贞元间
姚仙客妻张夫人墓碣于陈谏营葬之时斯亦幽矣赵
彦可者吾昆山人也洪武初尝为山东临清县知县公
附录 第 2b 页 WYG1246-0676d.png
勤寡欲好士爱民妻受民赂箠而遣之事闻升知巩昌
府绝特之行晦于邑史将令后世不复知彦可何人而
先生出之巩志之中无善不彰虽幽必录斯亦曩者双
松居士不喜闻人之过扩而充之者欤然其道大矣郑氏
于吾乡故在甲乙之列至先生益显而后寥寥也呜呼
此其天之未定者耶
  郑介庵先生像赞        陆 釴
丰腴充溢其貌之盈端凝静正其神之清豹蔚彬彬鸿
附录 第 3a 页 WYG1246-0677a.png
飞冥冥视道义如泰山之重比爵禄于鸿毛之轻文乃
彰德诗以言情超一世之尘网流千载之芳名斯所谓
尸居而龙现渊默而雷声者耶
  郑介庵先生像赞       王世贞
郑介庵先生讳文康字时乂昆山人颀而伟躯意豁如
也举进士自以不能俯仰流俗属微恙即乞告归以此
终其身先生居恒杜门踽踽少公府迹于书无所不窥
而尤善经生义所指授多显者虽用隐约成好至于表
附录 第 3b 页 WYG1246-0677b.png
忠烈称勋阀未尝不慷慨有深味也故叶文庄公盛仕
通显而时时推先生以为不可及今像殊魁然非山泽
癯也所著有平桥藁若干卷
赞曰一命未膺飘然里居升斗未沾耕而读书殁无易
名生不辟除以拟靖节人或谓踰吾不知其他其藻弗

  明进士开封郑君寿藏志    叶 盛
此吾友进士开封郑君所营寿藏也曷为而营之古达
附录 第 4a 页 WYG1246-0677c.png
人不讳死君所取法也寿藏在昆山县城西南湓渎先
茔穆位其营为天顺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志之为天顺
四年十月十有六日若其藏为成化元年三月十三日
与夫君之寿五十有三君之寿止于成化元年正月二
十四日皆君不讳之日通家子弟门人进士朱萱所填
也君郑氏文康名时乂字介庵则其所题斋居也郑自
开封徙昆山今居昆山之平桥称开封者识所自出也
始显者宋赠太师丰继而大之者太宰封华原郡王居
附录 第 4b 页 WYG1246-0677d.png
中史有传谱牒有稽郡邑乘有纪载宦迹儒书累累不
绝者其先世也曰彦实曰以敬曰有林号双松先生史官
谓儒而医配卢有贤称者其曾大父大父与考妣也长
身伟躯目耽耽光射人高谈座中气盖一世断乎上友
古人下视流俗辈其气貌性行之大略也年十七而游
歌邑庠十年而升于乡又十年而登进士科观政大理
寺大理之堂上下官皆誉之曰能弗久而得请归养以
病弗克再赴职者其宦业也群经子史批勘翻阅虽卧
附录 第 5a 页 WYG1246-0678a.png
病不少休指物操觚顷刻数千百言为之皆有深意者
存篇章既成辄为好之者持去间与编类成集君见即
火之火之再三而犹存平桥藁十八卷皆可传者其学
问文章也昆山故家郑在甲乙之列君能守家法冠婚
丧祭一遵朱氏礼异端左道之徒不得过其家修齐有
道尊养卑惠家庭闺阃肃如临宾风范夙著此君之行
成于家也非公事不轻入公府随时俯仰苟且部使者
相倾慕求见非其人亦不之见开门授徒执经而来者
附录 第 5b 页 WYG1246-0678b.png
自远相踵接一时后生晚进多出君门下取科第去称
谓必曰郑先生郑先生此君之行闻于人成乎物也平
居好谈忠孝节义事表贤礼士尽力为之断碑荒冢
人不之顾者遇之或徘徊竟日击节长啸人莫测其云
何或为故人遗老相招携名山胜景清歌善谑亦不挥
谢者其中岁后所自乐也昆山医学官董伯儒女孙君
正室处士潘奇女侧室也子膏子育其二子子育为弟
友光后也虞何子之妇也幼子受侧出以郑世旁习产
附录 第 6a 页 WYG1246-0678c.png
医本薛将仕受复后薛也女二德娩德柔正侧出各一
也君以有为而不为惟孝友为为政超乎物表是曰知
命此乡之评而知君者以为确论也盖君之事多可书
志略言者有能铭者在也志藏有石用汉𨽻法泚丹其
中者君女弟之夫周号氏刻者唐芸皆预为之约不即
刻者君之寿未涯当续有所书也以君之命为君杜牧
之叙君之事志君之藏者君之友也君之友为吾吾为
敕巡抚广东西等处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叶盛与中也
附录 第 6b 页 WYG1246-0678d.png
  郑介庵先生寿藏记      沈 鲁
郑先生文康字时乂号介庵登戊辰彭时榜进士第观
政大理将授之职遽以终养告归已而子女婚娶毕遂
屏绝势利惟窀穸为事时年未逾五十而杜门扫轨已
三年于此矣营圹之日告始事于后土集所与交洎通
家子弟酬饮冢次众讶尔而相会曰人情乐于有生而
恶言终命所以春秋而犹为医药巫祝以利生恤死奈
何年方鼎盛正增修德业之秋而急为此无禄不祥之
附录 第 7a 页 WYG1246-0679a.png
举无乃情实不近夫人哉先生哑然笑曰古而无死爽
鸠氏之乐也夫谁得而有焉晏平仲之所以贤于人者
惟尽理之常是为委顺吾浮吾休得其正焉而已矣尝
于史氏所记得赵太仆之寓荆州陶徵君之居栗里司
空表圣之处王官谷皆预为之所而完名高节擅美百
世吾将辞逆旅之舍以图久于此与三子者游虽其脱
然无累若不可及而吾学焉粗知礼义之所在行焉而
不敢有负于初心平居容与而疾日外至命不吾与焉
附录 第 7b 页 WYG1246-0679b.png
耳岂若溢虚誉以沽重名乐慆淫而多忘讳积隐慝而
不可解其为心病不识其何治而孜孜谋生之不暇吾
恶乎不厌彼而乐此以尽吾常以俟夫命哉
  介庵铭(有序/)       (江浦/)张 瑄
   正统辛酉余举于乡时舍于金陵逆旅主人主
   人盖敦朴乐善之士为余言曰吾之舍甚利举
   子前年昆山郑先生文康居此已中选且言先
   生善行缕缕它不能悉记大约非苟于为人者
附录 第 8a 页 WYG1246-0679c.png
   余因其言而心窃敬慕遂详记其邑里名氏见
   昆之人士辄举而问焉与主人之言无相远者
   后先生捷春闱对大廷不旋踵予告归里亟欲
   一见弗果得往往询其在家介然自守开门授
   徒虽一介之取与不苟辟一室为藏修之所揭
   其额曰介庵因以自号著素志也今年王师有
   事两广上命巡抚都宪叶公赞理戎务余得参
   侍左右蒙不以文字鄙薄从容谓曰吾乡郑进
附录 第 8b 页 WYG1246-0679d.png
   士某子知之乎盖慕柳下惠之为人者所居介
   庵子其为我铭诸不敢以陋辞夫逆旅主人虽
   知先生之大都而未探其底里昆之人士类若
   可信然人固难知平居号于人曰我介也我介也
   一旦临小利害辄变其所守外刚介而内脂韦者
   盖比比也未及见其人不敢遽信其实惟公敦
   行古道不苟毁誉人与先生居同乡学同师欲
   知其人视其友则夫先生之介果可信哉世之
附录 第 9a 页 WYG1246-0680a.png
   委琐者固不足论而过于狷者或盭大道先生
   之中行必名实相孚言行不爽乌可无述第愧
   余久废文字无以张先生无以塞公命漫挂漏
   叙而铭之铭曰
有翼斯庵有饬斯士名庵曰介志吾素志其志伊何佩
服仁义其介伊何辨别义利义有不可利或幸致贵为
三公曾不一视富累千金弃如唾涕人趋于同我行独
异所以然者但求其是有伟介庵名实相类悔吝无忧
附录 第 9b 页 WYG1246-0680b.png
作止无伪砥柱屹然弗违造次我思古人惟柳下惠徐
邈有常似亦不愧模棱反覆固已无谓亦有贤相迎合
取媚可鉴可戒可勉而至尚友千古独立一世庶几介
庵以永终誉
  介庵卷后跋         叶 盛
古今人名字称谓有取于介者要之祖鲁大夫展禽耳
大夫以一德名得圣之和矣而又以介称之盖介有分
辨意和有含容意初非有二义也大夫之和和而不流
附录 第 10a 页 WYG1246-0680c.png
此其所以为介欤孔子推之为逸民孟子尊之为圣人
且曰百世之师宜哉后来文山丞相有言石介之介为
孤峭唐介之介为直方郑介夫之介敢决之介王介甫
之介执拗之介三人之介纯于天资荆公之介杂于客
气诸公之为介不同而同有可观者如此余亦曰今之
世吾于介得将相者二人其一故少傅户部尚书永嘉
黄公维其一前征西将军定襄伯凤阳郭公登两人皆
以介名庵而吾友进士开封郑先生时乂适与之同焉
附录 第 10b 页 WYG1246-0680d.png
噫大夫之介圣贤取与无以议为矣文山之所谓介是
非既定其贤与否不容掩矣余之所谓介方将与郑先
生者交观焉诗曰伐柯伐柯其则不远勖哉乎先生尚
慎夫其所以观
 
 
 
 平桥藁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