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桥藁-明-郑文康卷十八

卷十八 第 1a 页 WYG1246-066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平桥藁卷十八
             明 郑文康 撰
 杂著
  静斋说
扶风马君益清修好古有志于学名其读书之斋曰静予
为之说曰君子为学静其地不若静其心地静矣而心不静
地不胜心则心不免于妄动妄动未见静地有资于学也心
卷十八 第 1b 页 WYG1246-0668b.png
静矣而地不静心能胜地则心不至于外诱不外诱未见非
静地有妨于学也或者厌轮蹄以乱其听坌尘以蔽其视求
荒间寂寞之滨以为学曰不居是不足以澄神端虑而挠其
中也噫是幸无父母妻子之养门户官府之事者欤使其不
幸而有之将亦不得为此矣必待其地而后学盖终身有所
不能矣苟得静地而心不能静其心必曰吾何能为晋楚之
富也吾何能为赵孟之贵也方寸之间从横交错谓静地能
资于学可乎身居阛阓名在州县公有身役之供私有衣食
卷十八 第 2a 页 WYG1246-0668c.png
之累时有暇焉诵诗读书孜孜切切务求洞达圣贤精
神心术之蕴他有所不屑也谓非静地有妨于学可乎
所以君子之学静其地不若静其心心静莫不静矣颜
渊居陋巷孟轲舍学宫之旁陋巷学宫岂荒閒寂寞之
滨也哉一为亚圣一为大贤不系静地明矣马君以静
心而处静地异夫处静而役其心者待时而动将于静
斋中人见之
  奉养堂说
卷十八 第 2b 页 WYG1246-0668d.png
所处有顺逆所为有难易人多易为于顺境而难为于
逆地君子求人不求其顺而求其逆则尽其人矣人以
百年为期贫贱富贵恒半居其间富贵为顺境贫贱为
逆地处夫顺则道为易为居夫逆不能不少变其初心
焉惟君子独能乐为于顺而亦勉为于逆也且夫人之
于亲吾身所自出虽以愚夫愚妇孰不愿为尽心力而
奉养哉况田园邸第吾亲所遗者车马囊橐吾亲所遗
者僮奴婢使又吾亲所遗者以无一而非吾亲所遗者
卷十八 第 3a 页 WYG1246-0669a.png
以奉养之不过以彼之素有而自为之奉养焉耳是故
身处富贵朝甘暮旨而不薄烹鲜割肥而不吝不烦教
令自能乐为焉不幸祸患出于不虞贫贱迫于身心借
耰锄而有德色取箕帚而有谇语又能甘旨鲜肥朝暮
烹割耶彼一人之身何为于前而不为于后哉因所处
之顺逆而为之难易也君子奉养其亲今日是心也明
日亦是心也富贵是心也贫贱亦是心也是知圣贤之
学者欤噫藜藿疗饥而百里负米者顺境乎逆境乎体
卷十八 第 3b 页 WYG1246-0669b.png
无完衣而亲极滋味者易为乎难为乎君子易其难可
也沛国朱君尚贤父母具庆作堂以奉养焉堂成求说
于余因所处而异其所为举世恒半之吾尚贤则无是
心使天下之人皆若吾言将多纯孝之士哉
  顾廷器三子字说
古人爱子教之必以其道不在令其名与字而已爱莫
爱于周公孔子周公谓鲁公曰君子不施其亲不使大
臣怨乎不以故旧无大故则不弃也无求备于一人孔
卷十八 第 4a 页 WYG1246-0669c.png
子谓伯鱼曰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不为周南
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周公教以忠厚孔子教以成
人至其名子孔曰鲤周曰伯禽初未尝求其令也鲤也
禽也犹之可也夭为短命周公同列取以名牛为畜产
孔子弟子取以字周孔圣人也令字亦夥也命名立字
何独取其不令者哉得非薄其子与弟子而不之爱乎
教以忠厚教以成人爱之至也名字令不令不计也后
世爱子者异乎古不求本而求末率以令名名其子贵
卷十八 第 4b 页 WYG1246-0669d.png
之以金玉期之以富贵他莫遑恤噫贵之也期之也固
亦爱之道也不幸贵之不能使之贵期之不能副其期
不亦惑之甚耶苏城顾廷器年未五十三子已见头角
曰颙曰颢曰颉请余立字余问之三者何义乎廷器曰
是亦进之以道也体貌尊严曰颙气清白曰颢飞而上
曰颉进之者进以威仪之有颙也进以心志之清也进
以趋向之高也予因其义字颙士仪字颢士清字颉士
高三者非士不足以知之也予知廷器非贵之也非期
卷十八 第 5a 页 WYG1246-0670a.png
之也特进而勉之焉耳进而勉之不失为至爱也三子
其无忘自进哉
  陈尚絅字说
经曰衣锦尚絅此惟君子存为己之心者能然市井之
人有片锦焉扬扬意气专以誇耀于人为事否则弗乐
者多矣噫以锦为锦尚不足怪甚至非锦为锦者有是
心肯尚絅乎胶州学正陈君孟佐名其子曰锦来请余
字字以尚絅复请广其义人有真锦非锦衣之锦比真
卷十八 第 5b 页 WYG1246-0670b.png
者历万世而不坏仁义礼智中充而本固发而为孝为
弟为礼乐文章此我心之锦著而为我身之锦也丰功
伟绩充塞天地忠肝义胆照耀日月载笔者不能尽其
实咏歌者不能悉其辞百世而下深恩厚泽渐渍弗涸
此事功之锦而原于心与身者也君子有此心若何哉
誉之而弗闻与之而弗居退然惟恐有所誉有所与市
井之人能是乎是即絅其锦焉此余与乃君之志也锦
再拜领言去
卷十八 第 6a 页 WYG1246-0670c.png
  王矾字说
矾别名羽□生河西山谷及陇西武功石门等处有白
缘黄黑绛五色其初皆石磊磊焉齿齿焉采得碎之煎
鍊乃成矾矾有大用能入药染家亦多用之不但通都
大郡虽穷乡下里良医师良色工争先货居以待不时
之需矾为色五而光明者为上淀山王君克信名其长
子曰矾其外舅奉议大夫荆府左长史张公循伯字以
汝明其意以矾之上者待其外孙焉近克信与长史公
卷十八 第 6b 页 WYG1246-0670d.png
相继下世矾冠而娶世其业而为区氓之长惧无以守
家保民也就余求说字名之义并请教策呜呼克信葬
余铭其墓长史葬余填其讳余可孤其问耶乃呼矾来
余与尔言矾即石耳子知石之为矾乎煎鍊者成矾之
道也君子亦人耳子知人之为君子乎切磋琢磨者成
人之道也石为矾人为君子煎鍊而已矣切磋琢磨而
已矣切磋道学也琢磨自修也二者求至乎如矾之光
明则于守家也何有矾能坚色能疗病比岁湖乡之民
卷十八 第 7a 页 WYG1246-0671a.png
旱涝荐臻菜色者多告病者甚子为之长使菜色者易
其色告病者愈其病于斯尽心力而光明行之则于保
民也何有长史之子克强读吾儒书者子归而更问之
以为何如
  周邦桢字说
汝南周生士吾郑氏外孙也其祖惠吉父德元筮日与
之冠礼成宾以邦祯字之余为说曰士莫盛于有周尤
莫盛于文王之世见于经曰济济多士见于传曰周有
卷十八 第 7b 页 WYG1246-0671b.png
八士噫何其盛耶在当时咏歌之者其辞曰王国克生
维周之桢子朱子释之曰桢者干也筑墙之具也国立
于士犹墙立于桢以况国非士不国墙非桢不墙迨后
以旧邦而膺新命肇立八百年基业固其圣德所致亦
曰有疏附先后奔奏禦侮四者之臣要而言之皆士也
士乎士乎非桢而何哉吾郑与周皆士族自祖宗来厕
于士林者多矣今德元多才多艺部使者与郡大夫至
咸以儒士称余亦忝进士吾两人固不敢直以古之士
卷十八 第 8a 页 WYG1246-0671c.png
自居亦不敢不以古之士自勉生也居今之世为今之
人苟亦能勉之是即周士也然则勉之何先焉邹孟氏
有言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矧文王乎请从事于孝弟
殆将不为邦桢亦必为家桢矣
  潘廷贵字说
窃观近时子弟名字多取琼瑶珍宝珩璜琚瑀之类为
名复取廷用廷重廷仪廷佩等字为字取之者不惮其
烦闻之者莫觉其丑东家之子名琼西家之子亦名琼
卷十八 第 8b 页 WYG1246-0671d.png
东家之子字廷佩西家之子亦字廷佩甚者孙曾犯其
祖而不顾门生犯其师而弗怪此类之名字不但乡氓
为多往往士大夫家亦然也曩游两京或同舍或同席
甲曰琼乙亦曰琼甲曰廷佩乙亦曰廷佩十常四五又
不但吾郡为多他郡亦然也及观历岁登科录载各位
三代名讳并本位姓字其间以琼瑶珍宝珩璜琚瑀之
类为名以廷用廷重廷仪廷佩等字为字十常四五又
不但他郡为多天下亦然也竟莫喻何为而必于此字
卷十八 第 9a 页 WYG1246-0672a.png
之名之耶余尝谓周臣之名不嫌夭孔门之字不嫌牛
奚近时纷纷若是之雷同焉潘氏之第三子名琎字廷
贵少时因其诸兄名字为之其意深以余所云者为病
余曰焉用病勿求其同当求其异子今为编氓卒未有
仕路于廷贵未副苟能力修孝弟忠信以求异诸人岂
非亦一乡之贵哉
  橘泉辩
苏耽将仙告母曰后二年郴人大疫宜植橘凿井使病
卷十八 第 9b 页 WYG1246-0672b.png
者食橘一叶饮水一盏自愈后其言果验客有问者曰
橘叶井水果可疗疾乎予曰橘叶不入药井泉止消渴
解热毒谓能疗疾恐未可也然则橘泉果不可疗疾乎
予曰苏公往事具载史册谓不能疗疾亦未可也二者
曷从乎予曰有理在曰何如曰橘叶井泉不能疗疾或
能疗疫耳客曰以子之言神仙果无乎予曰恶是何言
也耽之明效奇验天下后世无有议其诬者未敢必其
无也然则神仙又有乎予曰昔有深嗜酷好之者至忘
卷十八 第 10a 页 WYG1246-0672c.png
寝食卒无所遇文成五利皆以诈诛未敢必其有也二
者曷从乎予曰有理在曰何如曰孟轲所谓尽信书则
不如无书也客意不解务欲毕其说予口吃不能为辞
长洲有赵叔仁者隐居锦溪之上为时良医尝以橘泉
自号必达神仙施疗之旨宜从而问焉
  与陈自强书
康复自强足下向日吊哭令先大夫哀尽而起见置柩
北首因怪问故吾子答以先叔在南海殡时柩南首有
卷十八 第 10b 页 WYG1246-0672d.png
一大人曰礼当北首遂北首今亦从之窃意不然朱子
家礼小敛大敛二图图心皆倒书衾字向北字之有上
下犹尸之有首足也以故故家旧族凡停丧在堂者率
皆南首寒家治丧亦然彼时即欲令吾子返正犹恐彼
大人者必有考据质證以此言而中止次日搜检群书
不见南北定说邑尊生侯明熟礼文博通典故亦尝以
此事请教未获报劄近者不意家祸又起停丧虽安故
常于心不能无疑今日雨中偶读王源易览杂传内一
卷十八 第 11a 页 WYG1246-0673a.png
章然后南北之蒙昭然而发矣其引孔子曰葬于北方
北首三代之达礼也之幽之故也注曰之幽往幽也北
方国北也葬于国北及北首者鬼神尚幽闇往诸幽冥
故也殡时仍南首者孝子犹若其生不忍以神待之也
以此观之彼大人者其亦妄说也欤予惟令先大夫高
明正大之学人所罕及体魄倒置神魂或恐不安故不
敢不告也孟轲谓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惟送死可以
当大事吾子其亮之十九日康复
卷十八 第 11b 页 WYG1246-0673b.png
  录赵彦可事
赵彦可吾昆山人洪武初任山东临清县知县公勤寡
欲好士爱民其妻受民赂彦可觉之以所赂之物径白
于府复箠其妻而遣之事闻历任甫一载升陜西巩昌
府知府噫彦可亦可谓之士矣惜乎昆山旧志可书而
不书今亦不识彦可之子孙有无何在也录出以补志
书之缺庶见前辈之有人焉
  歪砚铭
卷十八 第 12a 页 WYG1246-0673c.png
   歪砚一方穴其面以贮水背阴更作𨽻书勒以
   歪铭铭曰
坚磨有容正处则安为用敬将庶保其完
  祭胡孺人文
维正统九年岁次甲子某月日乙丑开封郑文康以肴
羞之奠致祭于胡孺人之柩呜呼有其期而未能成其
期可缓为而莫容缓其为一迫于官一迫于私官私相
迫葬于阇毗陈辞荐酒聊复尔尔呜呼尚飨
卷十八 第 12b 页 WYG1246-0673d.png
   徐皋翁丧偶十年未能葬巡按御史下暴尸之
   令甚严一时郡城中在浅土者九百馀丧数日
   间交驰于道皋翁亦在令中力不能买砖灰举
   而火之葬其骨文之鄙意因识之
  祭朱素庵文
维景泰三年岁次壬申四月十九日甲子开封郑文康
以洁牲清酒祭于素庵朱君之灵曰呜呼先公密友时
维数人唯君最少于君最亲道义相许心腹具陈诗酒
卷十八 第 13a 页 WYG1246-0674a.png
娱乐争先致勤同心同德有喜无嗔深情厚意磨而不
磷彼此绸缪共缔婚姻私计百年相保户门夫何一旦
失伍离群先公赴召君入乡村一时诸老星散云分四
五六年二三其存晚得予告栖息晨昏旧事虽非寒
盟重温终归寥落无复前伦惟余始仕岁在戊辰舍弟
夭折先公丧神疽发于背覆大如盆针刀毒手不忍问
闻时一思及芒刺肤身叩罚之由天高莫扪不意今者
继见于君形色败恶体炙如焚睹今思昔吾断吾魂自疮
卷十八 第 13b 页 WYG1246-0674b.png
至殂不盈两旬两人儒者贪义利人何天弗监罹此苦
辛年齿半百犹日未曛先公虽病幸多廿春我父孔哀
公尤可怜对面诀别抚柩吟呻死或有灵还结鬼邻地
下往返迭为主宾俾我生者冤痛少伸逭兹悲戚甘此
孤贫呜呼君有五子满目兰荪一枝挺秀为时儒臣顾
余无似忝厕缙绅私喜两家遗泽方殷五十非夭矧已
多孙庶以自慰瞑目九京酹以清酒诵以斯文言发于
衷莫知其烦呜呼尚飨
卷十八 第 14a 页 WYG1246-0674c.png
  告祠堂祝文
惟景泰四年岁次癸酉十一月癸丑朔越十有三日乙
丑孝曾孙进士文康敢昭告于列位祖宗之灵祠堂肇
建垂三十年先君存日已渐朽蠹兹者撤旧更新虽
选材弗及于前而崇广倍之经始于秋七月今已落成
谨奉神主序列龛中追念先君成造之艰不胜悲咽
尚飨
    先君祠堂建于永乐甲辰年尝语文康曰片瓦
卷十八 第 14b 页 WYG1246-0674d.png
   块砖并无非义之物
   祭湓渎古墓文
维景泰七年岁次丙子二月庚子朔越廿有七日丙寅
开封郑文康谨以酒肴羹饭之仪祭吊于湓渎古墓之
灵曰人于托体之地皆愿付之子孙以图永远不幸不再
世而鞠为草莽者此非择地之不善而守之者之寖微
弱也顾兹古墓芜秽有年老长凋残罔究伊始虽四邻
之恣蚀幸抔土之未夷因连先子之室堂收入吾家之
卷十八 第 15a 页 WYG1246-0675a.png
版籍樵苏远去羊牛下来王果有情不负五百年之望
若敖无祀适当百五日之期躬奠献之多仪庶精灵而
少慰所愿阴功默相年年增犬马之龄世嗣永昌岁岁
洒松楸之饭呜呼尚飨
   予童时闻葬者为一道士为宋元不知也国初
   为村伯所发剖其棺里用朱漆裂而分诸邻家
   为圊桶其人不久为他事败籍没家产云
  告后土文
卷十八 第 15b 页 WYG1246-0675b.png
维天顺三年岁次己卯八月庚戌朔越十有九日戊辰
进士郑文康敢昭告于湓渎后土氏之神念文康年未
半百多病早衰正寝归休必有一日虽古之上圣第有
久近之差孰能逃之今仿古人故事营兹寿藏以待将
来谨取明日己巳礼就穆位匠氏兴作惟神保佑俾无
后艰谨以清酌庶品用伸虔告尚飨
  再祀后土文
维天顺三年岁次已卯八月庚戌朔越廿有六日乙亥
卷十八 第 16a 页 WYG1246-0675c.png
进士郑文康敢昭告于湓渎后土氏之神寿藏聿成既
坚既好神既佑之复劳神守谨以清酌庶品用伸告谢
尚飨
 
 
 
 
 
卷十八 第 16b 页 WYG1246-0675d.png
 
 
 
 
 
 
 
 平桥藁卷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