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桥藁-明-郑文康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WYG1246-058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平桥藁卷八
             明 郑文康 撰
 序
  玉山雅集诗序
金台罗侯永年作宰于昆将十年通政人和百废具兴昆
之山去县治二里先是为樵牧之所日臻于童侯买柏树之
禁无剪采便凡瘗体魄于山之阴者咸安其藏焉众口一辞
卷八 第 1b 页 WYG1246-0583b.png
名柏以郎官用寓不忘正统丙寅春侯回自京政馀虑有风
雨之患率僚吏躬视之吏部尚书郎夏君仲昭携酒往焉一
时聚会者十有四人中书舍人夏君孟旸礼部主事卫君以
嘉刑部主事吴君相虞盐运司副使陆君孟和延平府同知
甘君用汝会稽知县陈君孟东南海丞屈君季恒临海丞夏
君存贤慈利教谕蒋君奎章山僧文律其一人则文康也野
花发而幽香林鸟乱而繁音穷深陟颠云岚拂衣扫石以坐
引泉以涤谑浪笑傲林谷响应随寓随酌酒多尽醉教谕蒋
卷八 第 2a 页 WYG1246-0583c.png
君首赋近体有百里桑麻同雨露之句盖乐侯之政也
依其声而和之者多寡不齐交唱互荅没日以返翌旦
众将献之于侯使余序其事呜呼人之聚会有不可得
而易者乐亦有不同者焉有心乐者有身乐者丝竹满
前芳辛列陈苍头赤脚颐指气使身固乐矣其如心有
隐忧何是不得谓之乐也今侯以吾民饱暖为乐群公
际遇圣明优游乡里从侯而乐孰为隐忧者耶况合斯
文而一之夫何而不乐哉此雅集之诗所以作也虽然
卷八 第 2b 页 WYG1246-0583d.png
无已太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唐风蟋蟀尚
当为诸君诵之
  致和枢要序
医仁术也利济为甚博非若巫与函人然惟君子为能
择而处之天地阴阳之气耳目口鼻之欲一失其正皆
能使人疾疾而非药无以收和平之功药之则病者愈
而死者苏矣精其术者利济一世其心犹谓未能尽我
之仁又著书以垂后若近代河间洁古东垣丹溪诸公
卷八 第 3a 页 WYG1246-0584a.png
此仁人君子之用心也金陵徐子宇先生有志利济于
人弱冠时即取先世所藏儒医二家之书尽读之理日
以明学日以赡居善药以疗疾抱奇疾者疗之多奇中
永乐中先公被召入太医院与金华赵公友同海虞吴
公讷往返先生所余时为儿侍听其绪言馀论凿凿皆
实理至今颇能记忆先生亦欲仁及后世仿古君子著
书若干卷题曰致和枢要余窃论之立言不易之事而
亦不得已之为也要在厌服天下后世使天下后世用
卷八 第 3b 页 WYG1246-0584b.png
之而无差在古之人或言之而未及或及之而未当非
我言之终无以发其久蒙补其未备必有待于我之言
不然乌在其为言也然天下若是其大也后世若是其
远也以我之言布之于甚大而且远苟非至要而至精
岂无是非可否于其间哉矧医之为言生杀所系不但
是非可否而已先生之书随类立论而系以方药确乎
其可凭的然而有见知其必传而无议矣读者当自得

卷八 第 4a 页 WYG1246-0584c.png
  送徐推官致仕序
瑞安徐公某由上舍授苏郡推官始两考入京即上章
致仕其故人尚书何公止而语之曰子何为去之亟乎
子亟去则所当留者谁耶以子之才小大内外烦剧简
静无施不可少试于郡已见端绪今天子励精图治求
任老成人子奚宜去哉近例朝廷用贤必命大臣遴举
所知今之为士者异于古一闻有举士即求主坐此用
多败事我方注意于子凡遇苏之仕于朝者即问焉甲
卷八 第 4b 页 WYG1246-0584d.png
曰仁恕乙亦曰仁恕御史出巡而还者必问焉甲曰仁
恕乙复曰仁恕方将推毂以大尔用以茂尔绩子奚宜
去哉礼七十有引年之义古先圣王念其久劳而逸其
老也今子耳目聪明筋力强健汉吏重听犹以不妨拜
跪用留在位子奚宜去哉尔负未可去者三我无取乎
尔之亟去也公谢曰某幼充学官弟子蠲徭于家继领
乡贡食廪于官藉朝廷不以下体而遗葑菲授官为郎
惭负实多此可去者一也详谳是非负明敏者犹或不
卷八 第 5a 页 WYG1246-0585a.png
逮某才无绝人明无烛妄能无枉滥于听断之下乎此
可去者二也知足不辱知止不殆过分妄图悔吝随焉
矧今天子明圣宰执皆贤故山有先人之庐薄田足供
宾祭归而伍田夫野老颂歌太平志愿毕矣尚书何公
知其不可留也亲为文送之饯于都门之外昆山县尉
王日升公之乡人也以其清风高节遍告缙绅大夫求
言送之余因叹曰苏郡大邦也推官要职也郡不属藩
臬无廉访监临之臣乐地也官大邦领要职居乐地为
卷八 第 5b 页 WYG1246-0585b.png
子孙计者咸愿老于其位瓜期既及迟留觊觎吾见亦
多孰肯以六载之近二毛始别从容亟去犹敝屣者哉
予虽以文字为业苟非其人不敢妄与称述若公之贤
叙以送之夫何愧之有哉
  送谈主簿致仕序
君子幼而学壮而仕老而得以其官告休者有则不可
不加之敬焉初士之修于家积勤劳思以为不及古人
则弗已视彼帷薄不修簠簋不饬者恒私议而窃訾之
卷八 第 6a 页 WYG1246-0585c.png
一旦使有爵位越礼愆度尤有甚于彼者或一捷而即
蹶或再转而遂仆坎坷终身委弃弗录其能至于告休
者几何人耶惟其不可以倖致在君子不可不加之以
敬焉长沙谈君惟进主昆山簿者十年虽无赫赫之声
而民自不忍欺之朝廷以天地为心仁爱臣工内外大
小群执事久于位而筋力弗胜者咸许冠带优归而吾
谈君在告噫若君者可不加之敬乎君还也内无愧怍
之疚外无絷维之虑桑梓以怡迟暮诗酒以歌太平岂
卷八 第 6b 页 WYG1246-0585d.png
无因君而感动者乎必有善守其官亦欲有君之日者
矣此又流风馀韵之所及也行李在门叙以识别
  送郭士绅序
山阴冯翼夫教谕昆山即余曰两京交游梦寐不相忘
者一人焉余从而问曰同年乎曰否同官乎曰否同里
乎曰否居是三者而人或秦越否则何不忘若是耶翼
夫曰不然同门似乎同年同寓似乎同官同浙似乎同
里非同而同吾于郭君士绅不能相忘焉士绅乐成人
卷八 第 7a 页 WYG1246-0586a.png
文通先生子也永乐初文通与先子同寓南京我与士
绅俱龆龀相伍相偶不殊周亲者几十年迨后文通荐
入内廷先子亦官近侍我与士绅发俱燥复同寓北京
受业今吏部尚书魏公伯房门下相偶相伍无异前时
者又十年宣德中文通予告我亦忝科名教谕仪真始
与士绅相远矣南北垂廿年言无我虞行无我诈心腹
相孚若同年也有犯弗校有谮弗行道义相结若同官
也有无相通休戚是同始终保恤若同里也曩在仪真
卷八 第 7b 页 WYG1246-0586b.png
朋簪一盍今将数年无复言笑德之不能忘也忘之不
能得也余闻而咨嗟叹息恨未识而与之游焉今年夏
士绅恐日就衰暮走二千里会翼夫于昆倾倒平生踰
月士绅戒行李翼夫絷之维之而不可得乃绘图赋诗
用写戚戚之情欲余有言盖自伐木绝声谷风兴歌朋
友之道薄矣友多同年也翻手则对覆手则背心腹恒
悖也友多同官也一言则谐一言则猜道义恒乖也友
多同里也设险以欺鼓智以愚终始多渝也二君心腹
卷八 第 8a 页 WYG1246-0586c.png
同孚不必问其同年也道义同结不必问其同官也始
终保恤不必问其同里也离合不同奚庸戚戚为哉俾
当世之人皆二君之交同其不同而归诸同则友道几
几矣
  送沈君序
人负抑郁不平之气必发愤懑激烈之言言之者祸患
不以为意听之者虽阳与其壮而私相笑议其罹咎之
有日也夫以时政之弊民心之冤众非不知其冤其弊
卷八 第 8b 页 WYG1246-0586d.png
也特以祸患是惧宁弊宁冤而不敢言焉或者不计其
他而一言痛弊不足以革弊隐冤不能以伸冤徒以渺
然之躯而当不测之风波矣此沈君之重得罪于人而
取祸也沈君谋深而智远气刚而志大遇有抑郁不平
之事即发于言非言于私也必与人言焉非言于寡也
必与众言焉犯颜色触忌讳略不之顾则夫何求不得
何欲不遂者宁不欲置之以死地哉今年春沈君以言
而得罪至秋始获释与若交者恶其敢言也求言以为
卷八 第 9a 页 WYG1246-0587a.png
将来之规余维危言危行危行言孙孔子垂训贵适其
时沈君何劳苦若是耶屋庐足以蔽风雨田园足以供
宾祭酌酒赋诗长养子孙此外奚庸用意哉至若求政
之弊究民之冤朝廷明法自有攸归而今而后沈君宜
免夫
  送张进士赴京序
云间多明经士源委脉络甲乙授受虽远不失其真自
国初以经学进士至今垂八九十载乡会试主司多录
卷八 第 9b 页 WYG1246-0587b.png
其解经之义程式于天下天下之士信松之多贤清河
张公济松之尤贤者其为经生不求于言语文字之末
务得乎至当归一之趣岁丁卯尝挟其平时所为文章
数千百篇游京师爰是名隐隐起公卿间果领荐所司
后归江上常熟凤林顾有终家肥而指众卑辞厚币聘
主西宾之席俾授群子弟经公济告曰摘裂题意发挥
万言众方以鸾胶续断为工吾独不之是巧立异论居
之不疑彼直以发蒙指南为辞吾独不之取盖谓经以
卷八 第 10a 页 WYG1246-0587c.png
载道道在人弘援经以求道奚事乎摘裂以道而成身
奚取乎异论苟曰文章而已矣经何物也哉公济朝讲
暮解日课月程型范群子弟咸有所成就制作时文一
以理为主呜呼公济其善教哉今年夏复将游京师彻
席而去有终率群子弟追饯江浒谒余赠言余述其教
所以称君而警人也
  送吴竹庵还括苍序
昆山尹吴侯伯昭迎其父竹庵公至官踰月告归中书
卷八 第 10b 页 WYG1246-0587d.png
舍人夏君孟旸湖广参政沈君孝祥辈留之曰公始至
即去得无近儿女子情不忘乡土乎公笑曰乌有是哉
吾子昭荷朝廷恩叨掌大县志愿足矣吾尝病夫作县
者论深切于事情言不离于道德翳迹其为自相龃龉
处已以甚尊视民以莫贱刚则吐而柔则茹喜有福而
怒无祸此外犹有耻谈而羞道者使部下之人不敢言
而敢怒坐是多败吾子不学无术深惟兹惧故初入境
即诹曰尹何为野老曰善曰奚善曰爱民如子也入城
卷八 第 11a 页 WYG1246-0588a.png
又诹曰尹何为市人曰善曰奚善曰理官如家也呜呼
使吾三年不下之怀释于一日此吾所以不必久留也
矧日供调膳恐妨民事食指繁多或损廉节乌乎宜乎
余闻而矍然惊拜于床下噫自屯田郎中辛玄驭殁百
千年间未闻有此高论若竹庵者其有道之士哉使天
下作县者皆伯昭之父为父则循吏必多矣将为天下
之民贺矣
   伯昭余布衣友能言有局干文之寓意盖药之
卷八 第 11b 页 WYG1246-0588b.png
   也龚钝庵尝以书为贽条陈三十馀事不纳未
   久惜其卒以败去文康识
  保婴集序
保婴集者昆山葛哲明仲所辑也明仲业传累世于儒
医二家之书无不读于内外诸科之言无不究窃谓婴
孩之疾语言不通脉理未定猝有所遇无所措手凭仗
者惟色与声耳汶阳钱仲阳汉东王镡之言固无容议
若陈文中喜热而恶寒喜补而恶解利已不免丹溪朱
卷八 第 12a 页 WYG1246-0588c.png
氏之辩非若张长沙伤寒方法后世莫之违而可据也
爰是采取诸家已试获效之方分门系论以药随之
剂皆平和而孟浪者弗录集成奏进宣宗皇帝亲览之
赐宴奖劳明仲存其副于家请言引首噫医仁术也天
下之术莫有仁于医者夫父母之于子无所不至不幸
而有疾计无所托乃托之医医无良方善乐将奚受其
托哉得其人则变危为安苏死为生非其人则患有不
可言者世系或至于莫续宗祀或至于遂殄矧万金之
卷八 第 12b 页 WYG1246-0588d.png
产乎此明仲保婴集之所由辑也明仲博学明脉而有
恒心今为迪功佐郎楚府良医副云
  崧高遗意序
河东吕时处中集录前辈饯送其大父沁州先生与其
尊人建昌公诗文若干首分为十卷题曰崧高遗意余
读之不能无所感焉国初昆山多文学之士率贵重名
节佩诗书为文绣嗜礼义犹饮食其于利禄一介弗肯
苟且取受于人华亭殷奎孝章范阳卢熙公暨及先生
卷八 第 13a 页 WYG1246-0589a.png
先后被召孝章得教谕咸阳公暨得同知睢州而先生
丞浦城进守沁州三人者皆古君子不因穷达而有所
变后皆不幸殁于官所咸阳虽掌文教不与民事而二
州一县之民哭者载路敛与葬家不能办悉出于彼此
官府焉事载县志可考也建昌之行略附见余所撰朱
都事墓志中迨今三家之子孙虽无良田华居以享厚
遗而旧时门户不改笔砚未芜噫天道可凭如此未知
今之仕者其向后子孙又何如也尝闻致仕教谕睢阳
卷八 第 13b 页 WYG1246-0589b.png
朱士栗谈沁州公在浦城赴召行诸父老各持钞相赠
公厚谢之一无所取至杭已无买舟钱抵家以新榖二
斛偿之及得沁州之命时天已寒体无绵衣过徐旧时
授经弟子共买一毛裘并驴一头以去今诵其诗读其
文追想其人而俯视乎今安得不发慨叹而寓景仰也

  梅坞诗序
梅坞者包山老人之别号也老人姓徐氏字某年踰七
卷八 第 14a 页 WYG1246-0589c.png
帙诚心直道隐然太古之民童年读诗板卒章即知求
致寿考之道其诗曰昊天曰明及尔出王昊天曰旦及
尔游衍喟然叹曰夫理出于天天即理也逆理则悖天
悖天则获罪虽未速置以死亦不福汝矣爰是言一言
也必度诸天果当耶抑否耶行一行也必揆诸理诚顺
耶抑逆耶夙夜前后左右若有鬼神监临者自少而老
子姓繁衍寿考而康宁焉嗟夫在人之事不可用智求
而力致者非寿而何以有主宰者为之予夺也然在大
卷八 第 14b 页 WYG1246-0589d.png
舜有必得之文又似可求可致呜呼德孰有若大舜者
乎是知智求不可而可以德求力致不可而可以德致
德亦理而已矣天曷负于人哉元翰林学士涿郡卢挚
处道座右铭大书一天字其下分注六字云有记性不
急性今包山老人寿考康宁岂挚所谓有记性而然欤
南州徐君用理辈赋诗与老人寿推予为序如此云
  秋夜宿山中分题诗序
景泰丙子秋八月十有五日余偕邑宰蕲阳郑侯叔通
卷八 第 15a 页 WYG1246-0590a.png
掌教泰和陈君从善登玉山绝顶酌酒赋诗尽一日之
欢及暮郑侯陈君既去余与三人留山中主僧昌瀹茗
设素食供侍者进具衾枕帏帐涤除湢浴溷厕奔走事
客惟恐客或不乐余饮少被酒辄为所使不自持谑浪
笑傲无复礼法入更侍者请就寝余辞未能乃与三人
取卧具分题赋诗诗限五言人各五韵久之未有就者
众皆垂头腕脱令侍者击节以作其困然后甲乙而成
时漏下三鼓矣遂踉跄而睡翌旦昌请记其事留诗山
卷八 第 15b 页 WYG1246-0590b.png
中余性最喜山水之乐自赐告归屡与中书舍人夏公
孟旸礼部主事卫公以嘉期一宿山中数年以来愿与
时乖今与三人不约而聚岂人事不系于有意而遂欤
使天下之事能遂于有意人将竭智力为之而不顾矣
呜呼岁月易迈人生几何礼部公已殁世中书老不能
行达人智士宜及时相乐也三人者怀柔令尹孙恭武
徵士周德元永怀住山嗣南宗曰余谓谁开封郑文康

卷八 第 16a 页 WYG1246-0590c.png
 
 
 
 
 
 
 
 
卷八 第 16b 页 WYG1246-0590d.png
 
 
 
 
 
 
 
 平桥藁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