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麓集-明-王樵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WYG1285-019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方麓集卷五
             明 王樵 撰
 序
  涪南子寿言
昔之号涪翁者蜀之涪也子邑有山焉在洮湖中郁然
孤秀望之若浮故曰涪有家其南者好善而寿考人称
之曰涪南翁云今年年九十矣戒庵高君与之姻家求
卷五 第 1b 页 WYG1285-0199b.png
予言以为寿予未识翁而识翁之二子伯氏仲氏知戒
庵之言不诬也为之言以授戒庵凡二条洮之潴也金
坛宜溧各得其一畔周处韦昭郦道元皆以为五湖之
一五湖者盖扬粤自有五湖范蠡去越乘轻舟以浮于
五湖是也今洮湖滆湖固东连震泽为五湖之一可信
不疑或曰是蕞尔者安得与洞庭彭蠡者列而为五则
误矣洞庭之初盖九水尔计禹时入江会合未甚广故
未有洞庭之名其后会聚日广方八百里而洞庭山遂
卷五 第 2a 页 WYG1285-0200a.png
在其中故因山得名焉人之善积而后大其亦犹是也
罗君章湖中记曰湘水之出于阳朔则觞为之舟至洞
庭日月若出没于其中也噫人其毋谓蕞尔者之不足
以有进而自小欤不为而安于小是河伯之不可以语
海也薄积而望其大是指一勺而求其生蛟龙殖货财
之功也涪南子好善伯氏仲氏继之予知储氏之大其
未艾也夫
屿之势有止而若立者有起而若浮者河出三门江下
卷五 第 2b 页 WYG1285-0200b.png
瞿唐砰磅訇磕惊泷千里而砥柱滟滪横当其冲此所
谓止而若立者也烝云梦坼吴楚洞庭灏溔无际水天
一色而中间青若一螺突兀而不去者君山也此所谓
起而若浮者也洮虽不足与洞庭埒大而孤秀乎中流
者实巀乎其有君山之势是其地有险易居有交衢夐
僻之不同晦明风雨烟朝月夕奇诡出没变态万状而
彼立者浮者无所与焉噫人之寄于世固亦有然者耶
其立也可以语守其浮也可以语顺守而顺可以长久
卷五 第 3a 页 WYG1285-0200c.png
涪南子知之矣
  兄巽谷公寿言
惟兄英资天挺家学夙成达则慕为留侯武侯隐则能
为靖节康节诗有别材出入诸家而参之以妙悟文多
奇气淹贯群籍而发之以清思岂止胜吴下之机云直
可与古人为伯仲乃若见纷华盛丽而无子夏之悦处
贵游公子而丼原宪之贫在今世之尤难宜知者之所
叹庭转槐阴值首夏清和之侯堂开绿野逢六旬初度
卷五 第 3b 页 WYG1285-0200d.png
之辰奉祝以言曰春来兮震宫人居兮巽谷醺梅兮
染槚微香兮遰馥有一般乐事且觅柳寻桃方池数亩
小艇中流坐绕千竿之竹绿阴芳草之间白石清涟之
曲风夏日兮北窗卧羲黄兮忘足枫落兮秋冬波纹兮
绉绿王鲔之大如人荐以青松黄菊宾朋数辈杯觞相
属宁知吾兄之所乐者同而所以乐者独乎
  贺默斋寿言
惟公函德之厚宅福于平家如万石里门下内史之车
卷五 第 4a 页 WYG1285-0201a.png
侧有三陈宾客避秦公之座年七十矣而躬寒士之勤
比壮夫之健盖勤俭天性约乐不贰其操诚禄寿之器
也奉祝以言曰有器之鄙文以风流为王戎之执牙
筹有器之远寄迹于财三积三散为陶朱之五湖游公
无风流萧散之趣而亦不迩于祸害无兴吴霸越之略
而亦不拙于身谋其可谓勤俭自足不忮不求俾躬处
休福禄优优者乎
  外家于南区兄寿言
卷五 第 4b 页 WYG1285-0201b.png
惟公名通朝籍子荐乡书弟柱史而冠盖双双祖中丞
而门楣奕奕绪风来煦爱景回长祝南山之寿爰集宾
朋同北海之尊莫如兄弟嗟我最幼有鬓已皤自壬申
而至丙子为中表者五人次一岁而庆生辰愿更巡者
无算爱而不足申之以言曰昔陶隐居尝有言句曲之
山华阳之天接乎金坛奥区良田栖迟乎贤哲窟宅乎
灵仙孰为能契玄之玄中丞先生得心传子孙赫奕富
贵蝉联惟德斯享祝尔永年
卷五 第 5a 页 WYG1285-0201c.png
  王大夫生辰辞为县僚作
峨眉天下奇嘉江人物薮三苏擅宋四谏名今以公其
材与四而五剑阁通秦播声名于凤阙锦江过楚流德
泽于金坛百废赖之而兴一言蔽之曰简诗曰乐只君
子邦家之基乐只君子万寿无期君子能为邦家之基
则寿无期矣民愿之古有之今县僚乞言以称爵于其
长其辞曰剑阁中开流两川兮舒灵发秀孕材贤兮
显允王侯发妙年兮文章二苏道则先兮操刀试割政
卷五 第 5b 页 WYG1285-0201d.png
平平兮四野安乐有诵弦兮琴堂昼寂舞鹤跹兮宣室
召问夜席前兮趾美四谏光遗编兮玉垒崔巍镇不
迁兮祝公之寿如斯绵兮呜呼董相有言为政而宜于
民固当受禄于天兮
  江之水二章送郡侯王一庵年兄有引
尧日常中遍照万方万姓舜门四辟咸宾八凯八元加
意亲民之官精求风纪之任式闻新命允惬舆情恭惟
一庵年兄先生襟怀度世政事宜人迹所至而有声材
卷五 第 6a 页 WYG1285-0202a.png
无施而不可惟此江山之郡是为吴会之门舟车水
陆当南北冲钱榖甲兵名天下剧以公年资岂吏事
所宜久屈为民暂借乃庙论特以相推苏置邮之困
而舟夫之缮募一属于官制繇役之均而差雇之重
轻各视其力颂召伯之甘棠巳闻满道借寇公于河
内未及一年上廑圣主之知爰有宪司之擢关中
古称天府按察今谓外台扬清激浊总一路之纲维
浮渭据泾翘八州之雄望愿睹维新之绩益为吾
卷五 第 6b 页 WYG1285-0202b.png
道之光诗以送公其辞曰江之水兮洋洋公之思
兮以长兹土虽褊兮如古桐乡本有田里兮末有
工商人肆其力兮时和岁穰吁公之思兮以长江
之水兮溶溶欲留公兮无从公俾我民兮不敢终
讼巨室由礼兮乡闾睦雍户诵诗书兮家闻鼓钟
吁欲留公兮无从
  云山相望辞为邑中父老送王大夫有引
人物嘉陵山川西蜀岷峨巫剑之奇甲于天下扶舆清
卷五 第 7a 页 WYG1285-0202c.png
淑之气钟为英贤允惟王侯可继前哲忆昨下车之日
适逢更化之初为政如子产郑人褚其衣冠兴学若文
翁蜀士比于齐鲁俭素下同寒士拊摩加意小民谓京
口一郡不当吴下之大州而水马二邮常困供输之旁
午破中户十家之产遇权豪并日之临非官持赢缩之
平则民无苏息之望肯排群议力请施行愿坚守于百
年称斯举者万口夏泽应时已卜丰年之兆秋官晋秩
适当考绩之期寻上国之旧游即金陵之佳地启处时
卷五 第 7b 页 WYG1285-0202d.png
闻犹欣孔迩云山相望此意何穷其辞曰建业东出兮
青龙回翔駊騀层叠兮至于华阳三峰崒嵂兮仙灵窟
藏东原膴膴兮金坛是疆土埴民勤兮生彼稻梁名都
胜地兮遥相望金风淅淅兮露为霜送轩旌兮越河梁
菊有华兮桂有芳言思公兮不能忘
  朝宗辞送郡侯冲宇曹公入觐有引
洪惟圣明十有一朝纪元十有三载当太平熙洽之运
值天下会同之期涂山执玉尽万国以皆来穷发贡琛
卷五 第 8a 页 WYG1285-0203a.png
久四陲之无事惟此江山之郡是为吴会之门股肱京
畿控引淮楚自昔襟喉之要地于今名硕所回翔恭惟
冲宇公祖醇德难名大材不器忠孝自天性而培益穷
圣奥文章由道心而达蚤擢贤科缀承明侍从之班紬
天禄石渠之秘遂由麟阁继掌兰台旦夕承弼非尧舜
之道不陈出入师虞有谋猷之嘉必告义气贯乎金石
直声动乎朝廷谓三尺法为九重持天下之平谓二千
石为一路寄群生之命均之心膂之重任又何内外之
卷五 第 8b 页 WYG1285-0203b.png
殊观颁布诏条抚绥疲瘵躬先俭约清如秋月冰壶政
本中和公若权衡尺度不言而人已化不严而法自行
昔中国相司马则辽主为之戒边而杨绾位台衡则元
勋为之减乐以今观昔何德不孚得诸道路之言翕然
归戴之众以为下车未久受赐巳多诚恐当宁见知徵
书寻至获觏周公之衮衣仅才信宿欲借冠公于河内
难再遭逢兹当群后四朝行即单车上道天下治平宜
吴公之第一阙廷宴赉知昼接之惟三樵不佞敬缘邦
卷五 第 9a 页 WYG1285-0203c.png
人之意作朝宗辞取喻江汉见一时上下之志焉其辞
曰井络之躔上应岷山蟠踞华夷江出其间汉水从之
会于荆扬朝宗于海如侯于王侯道惟何曰惟敬忠乃
心王室如川必东王意惟何代天养民与我共此惟邦
冢君心诚求之岂忧不逮知无不为尽于小大念此江
国江海之交洲沙不常山陆多硗不当三吴具区一曲
丰凶相补然犹不足上有贤长民嬉于田始知仁政乐
于丰年公车北迈送公江浒士女曰嗟公吾父母曷日
卷五 第 9b 页 WYG1285-0203d.png
云归来春之暮何以迎公式歌且舞
  贺推府左公辞有引
治崇考绩礼重尊亲皋陶迈种德惟以明刑释之无冤
民亦能襄化皆百世祀遗后人休岂惟食报于当年兼
必增光于自出恭惟海楼先生钟海岳之灵秀探洙泗
之渊源文章礼乐奚止鲁国之大臣谙练详明已若汉
廷之老吏答天子虚怀望治之意展平生学道爱人之
心历监邑务而弊绝风清屡摄郡符而政平讼理谓三
卷五 第 10a 页 WYG1285-0204a.png
尺法为九重持天下之平谓二千石为百里寄群生之
命秉一德之明清于单辞独照法文王之敬忌无择言
在身以吾郡当南北之冲念民力困输将之扰克恤民
艰而民供有节无忘宾旅而宾至如归他若钱榖甲兵
之盈虚农桑工贾之委曲凡关实政靡不周知忽已三
年有成何但一方受福声闻四达荐剡交腾奏绩于天
曹宜书上上之考召登于琐闼行观谔谔之风亲闱宜
得貤恩司封请如甲令纶言温厚玉轴煇煌发潜德之
卷五 第 10b 页 WYG1285-0204b.png
幽光增显亲之达孝允惬舆情之称愿况吾郡之尤有
倍于舆情者乎辱邑侯徐公许公以言见属敬成乐府
少佐宾筵辞曰瑞云缥缈正画堂清晓令公初庆中书
考綵衣欢未足黄诰承恩早孰不道仙翁王母人间少
锦里春长好对月倾清醥光又满人难老东海南山寿
总为封君祷愿再锡便登八座加宫保(右调千/秋岁)
  送许邑侯内召诗有引
伏以四载鸣琴政比董刘张赵三台虚席人推卓鲁龚
卷五 第 11a 页 WYG1285-0204c.png
黄驿书早下于丹霄瑞霭光腾于紫阁愿言夙驾祇就
严程恭惟少薇父母先生渊源维岳爰降神而生甫及
申钖羡自天有前哲以贻孙翼子人仰八荀之里道弘
二许之传妙年而籍甚有声历试而裒然作首婺女星
临五百里内贤人聚泰阶符应五百年有王者兴宜偕
计以登庸式扬庭而利见爰试理人之策先观制锦之
才绩溪借重劳尤多于度地均粮吾邑移贤政首著于
除奸革弊御吏则正已以格物待士则虚心而下人惟
卷五 第 11b 页 WYG1285-0204d.png
人得输其情故不假旁察而事无不知惟物各止其所
故不待先迎而应无不顺氓庶戴如父母胥徒畏若神
明闻之者无识不识服其玉洁冰清见之者无贤不贤
爱其青天白日是以名实孚于上下荐剡交于公车考
最天曹貤封锦里因验尽忠报国斯为大孝尊亲心悬
北阙因入觐以入谢天恩歌引南山爰赐宴而赐酬宝
钞既逢异数寻奉玺书还治所而延见吏民按故章而
布宣德意竹马之郊迎甫已珍圭之徵守遄来铨司题
卷五 第 12a 页 WYG1285-0205a.png
奏以近待之缺员帝命允俞资远臣之妙选公其行矣
谁能留之学僚林君奚君达君暨门下士数年承雨露
之深培千里重门墙之远别情莫能巳相与徵言顾樵
芜陋之言巳有陈于许公矣复则不嫌于渎乎而义又
不可辞也爰为古诗三章以送公其诗曰海门兮长风
中流兮孤屿送公兮金山留公兮不驻三山兮苍苍江
水兮何长有怀兮公德两地兮华阳江山兮不老祝公
兮廊庙秉节兮重来讴歌兮载道
卷五 第 12b 页 WYG1285-0205b.png
  为大司寇麟泉王公题赠
樵来白下于大司寇麟泉王公仅一再见已而公三疏
请告圣上温旨暂许士大夫莫不有言以为别樵不佞
谨因公教言之所尝及者述所亿一二非敢曰有献于
公固质疑之初心云耳
在昔圣人未尝言养生然而顺性命之理则养生在其
中矣养德养身非二事也故孟子曰存其心养其性所
以事天也夭寿不贰脩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夫知事
卷五 第 13a 页 WYG1285-0205c.png
天在于存心养性而不在于形气之末则载营魄抱一
无离不足言矣知夭寿不贰脩身以俟之为所以立命
而君子之能事巳毕则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不足言矣
而老氏之说吾儒亦未尝以为可废故程子曰天命不
可易然有可易者惟有德者能之如脩养之引年世祚
之祈天永命常人之至于圣贤皆此道也夫知脩德之
至常人可至于圣贤则为国而祈天永命保身而身其
康彊子孙昌炽是盖一理也是三者王公己有其二尚
卷五 第 13b 页 WYG1285-0205d.png
当为国再出助圣天子敬德諴民祈天永命如周召公
斯固今日士大夫之望云
  为许司諌题赠
谏议甸南许公先世江宁谒告南归便道问访桑梓得
祖墓于八十年迷失之后既以自庆且徵诸乡荐绅之
言以垂久远辱及不佞不佞虽未识公面窃已知公公
师事海忠介公距其庐十舍而近平生忠孝大节其得
于忠介公者深矣嘉靖末年人习媕婀忠介公一旦直
卷五 第 14a 页 WYG1285-0206a.png
言劘主闻者谓无益必且获罪继而见公之无恙也则
稍稍贤之矣后见公之大用也则谓以直言致而不知
忠介公抗言之时死生置之度外且不知有身后名又
岂知有望外福乎是其为直也乃无所为而为之者也
非徒感慨于一旦也其行于家行于乡积之有素也吾
虑夫有所为而为之者谓忠直事亦可借也请因忠介
公而僣论之以复于谏议公且以为别
  缨溪叔七十寿序
卷五 第 14b 页 WYG1285-0206b.png
古者虽天子犹宪老而乞言况其下者乎所以贵于宪
老而乞言者以老者更事之多德性巳定动必不苟而
其言有足以为人药石也若有人听信虽乡人犹足以
相引掖而为善况其家之子弟乎若不听信虽子弟且
无如之何又何望于乡人乎世俗自五十六十以至七
十八十九十皆有庆寿愈高则庆愈隆夫其尊老之礼
如此而岂徒哉其所以尊之者必有在也宪而乞言者
其实也称觞举贺者其文也孝子慈孙有其实而文从
卷五 第 15a 页 WYG1285-0206c.png
之者上也因其文而思勉其实者次也昔某与缨溪叔
同庆六十忽忽十年又皆七十矣幸尚皆康健宗族有
欲称庆者某辞以止照族中常礼来者醵金以见意主
者一饭以成礼会聚之间岂无义理足以相启发真诚
足以相感动者乎自今以往有言必听有倡必从斯则
吾族所以相敦于敬老之实也因叔雅不欲当此举故
先道所以不可缺之义乃若祝千寿则别有词云
吾生在九月黄菊犹舒英叔生当岁寒松柏正青青晚
卷五 第 15b 页 WYG1285-0206d.png
景俱强健澹然忘世营布袍与粝饭悠然乐此生无事
惟把卷夜卧有馀清叔能与我同愿祝同千龄坐阅儿
孙辈学业俱有成永为王氏训百世存仪刑不羡仙人
乔缑岭言吹笙
  贺王玉沙郡侯考满诗有引
汉崇守令更治民以考功周重翰藩自康侯以入相考
三年茂绩为一方奏留驿书蚤上于丹霄钖命行颁于
紫阙恭惟吾郡尊玉沙先生王公渊源伊洛占吾道之
卷五 第 16a 页 WYG1285-0207a.png
已南诵法考亭识心传之有的读其书论其世体诸身
验诸心不须论朱陆之异同谁是识孔颜之面目行其
所学宓子弹琴而单父治施于有政君陈令德而洛邑
和几年岭外名齐五岳之高一日专城国增九鼎之重
惟此江山之郡是为吴会之门舟车水陆其地则冲钱
榖甲兵其事则简惟冲也人欲得其所求不可御之以
简惟简也民素安于无事不可治之以烦谁能酌烦简
之中公巳得宽严之节清心省事约巳裕人苏直邮之
卷五 第 16b 页 WYG1285-0207b.png
困而舟夫之缮募一属之官制徭役之均而差顾之重
轻各视其力兴学若文翁蜀士比于齐鲁为政如子产
郑人褚其衣冠信一人能易俗而移风使四境皆回心
而向道奏最铨曹天下治平宜吴公之第一铭勋内史
阙庭宠锡知昼接之惟三某等好贤窃比于缁衣作颂
敬援于吉甫无能殚述系以小诗诗曰
建康为帝都京口为重镇岁漕东南粟藉兹以北运大
江流日夜风势无常顺运河多浅阻岁岁烦疏浚谁知
卷五 第 17a 页 WYG1285-0207c.png
守臣艰谁解吾民愠庙堂有特简王公守吾润清静民
以宁公平民以信我作斯颂言为公垂永训
  贺黄绮石邑侯考满诗有引
劳及三年政比武张刘董爱孚两邑人推卓鲁龚黄驿
书蚤上于丹霄锡命行朌于紫阙欣逢盛事莫罄名言
恭惟绮石父母先生萃汉江之秀钟云梦之奇知学
以为已而仕乃为人故学务实修而仕行实政初筮颍
上抚绥疲瘵不辞摩顶放踵之劳继改金沙振举条章
卷五 第 17b 页 WYG1285-0207d.png
弗作茹柔吐刚之态介能容物清不近名出纳付权衡
度量人自称平讼争原法意人情下咸归德以前政则
麻城二刘祖孙俎豆一堂公堪继美以乡彦则应城三
陈宦学后先名世公可齐名两台为地方奏留铨部以
贤能久任行有公车之召用摅补衮之忠某等好贤窃
比于缁衣作颂敬援于吉甫无能殚述系以小诗诗曰
江汉异源成大川兮云梦异泽成大观兮吞吐日月孕
材贤兮山川灵秀匪虚言兮显允黄侯锡自天兮清平
卷五 第 18a 页 WYG1285-0208a.png
正直守独坚兮四野安乐有诵弦兮琴堂昼寂舞鹤跹
兮宣室召对夜席前兮趾美三諌光遗编兮呜呼董相
有言为政而宜于民人固当受禄于天兮
  从子寿言
国家养士于学校而设科以取之又恐科目不足以尽
人特诏所司择其学行有成者时进于大廷其擢用与
制举士等此祖宗之初意可以百世守之者也自挨贡
之例相沿而行者或过于宽自选贡之例申严而行者
卷五 第 18b 页 WYG1285-0208b.png
或入于刻初意于是乎失矣万历辛已吾邑当贡期吾
从子塈于次为正不贡而贡其第三人塈实试居复学
之首不复而愿就冠带之例塈食廪虽三十四年年止
五十有四尔在他人复学自可以待后举在塈则以国
家不养无用之士既不堪充贡矣于义不可再受无功
之养卒辞之塈于父母兄弟诸父之间尽心而善处忍
事而济事其处家也未明而兴帅子弟与僮仆同劳苦
不亟而事治所治必精其理财也曰货恶其弃于地也
卷五 第 19a 页 WYG1285-0208c.png
用得其所凡物皆有用也田圃之外无他营而用度常
足恒以节妄费而得之其应门户也输税独蚤追呼不
及其门事先自治公庭绝无其迹尝曰士岂待官府而
治者哉其行已立身积之有素如此盖虽不获一试而
孝可移于君理可移于官可信不疑也岁在丁酉九月
初一日为其七十初度之辰吾义同疏广无金置酒召
亲朋以相乐惟暮年无日不相见所谈惟经史微言身
心世务之切要盖无言不相契也乐有踰于此者乎故
卷五 第 19b 页 WYG1285-0208d.png
书以示诸子侄令以代寿觞且永为吾家典故云
  贺于见素荣秩兰台序
御史古官其有大夫有中丞则自秦汉始也御史大夫
有两丞其一在殿中兰台典图籍秘书故曰中丞而后
汉御史台亦谓之兰台寺糺弹不法百僚震恐官之雄
峻莫比焉御史之外有专理台中杂务者历代设置不
等至我朝始置一司居诸道之上自御史差序以至章
奏文移出纳库狱诸事无不掌焉史称唐自林怀信张
卷五 第 20a 页 WYG1285-0209a.png
弘济领簿之后遂为美职然奚独唐哉盖在昭代更为
右选不轻授人者也吾邑入台始玉雪虞公由中丞擢
大理称为名卿继则吾舅素齐公由中丞久次加秩大
夫称异数焉二百年来两人而已见素乃吾舅冢孙万
历丙子举顺天乡进士绳其祖武不惟见素雅自负吾
党亦以是望之乃见素则曰吾式承祖烈有可勉者在
我有不可必者在天我亦勉其在我者而已他何知焉
十馀年间视其弟若子若群从皆次第贵显矣而儒冠
卷五 第 20b 页 WYG1285-0209b.png
自若不就选人既高之不就封人益伟其度今年三月
始即家拜受台司之命吾新谢事留台颇知台事又习
知吾外家故事则为之言曰五代豸冕一家盛事一邑
美谭宁不足为光继前烈哉矧相继又有人焉见素方
盛于春秋将来锡典加进当有未艾者贺由是始吾奚
容于无言也
  寿思筠光禄君七十序
吾邑蔡氏自缓翁以布衣教里中为贤大夫松石刘公
卷五 第 21a 页 WYG1285-0209c.png
所礼待今其往还书尺具在至其子健翁其孙筠亭公
始大以儒显健翁与予先君子为莫逆交筠亭公又与
予兄洁庵公为莫逆交其交也以道义忘形始终无间
盖人历三世而代阅四朝矣先君在金陵时有怀故园
诗录寄健翁云一番风两送新秋想见园林事事幽紫
翠绕庭牵虎耳珠玑堆案剥鸡头碧池露折莲房满香
径风梳柳带柔为报主人多贮酒归时须判约频游诵
此诗可以想见当时相与之意真率俭朴可与司马公
卷五 第 21b 页 WYG1285-0209d.png
洛中之会同风矣予少时犹及识健翁及筠亭公至于
思筠则相处至于白首积善之家必有馀庆寿固其首
乃若健翁筠亭公经明行脩未沾一第天其能无意于
善人之后乎后发者其必有人焉思筠晚而益健且生
多男固天锡难老之徵也当身亲见之用书以俟因以
为祝
  寿清源张先生六十序
予年十四先君子始教以举子业衙舍中止有集注及
卷五 第 22a 页 WYG1285-0210a.png
虚齐㧗选程文昼夜诵读守其尺寸惟谨幸而天启其
衷先君览其文以为可教归而试有司误置高等及至
癸卯不第始知其未也取经书而熟读之读而成诵则
思思而有得则书之于牍日积月累以是经书之义始
了然于胸中而下笔之难今觉其易矣丙午丁未遂连
捷益取故书而玩绎之至今五十年馀不敢一日废也
思以教其子孙复得清源张先生师范教法甚与予合
予之子孙受其益者盖有过于予之耳提而面命也其
卷五 第 22b 页 WYG1285-0210b.png
内行修谨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今年寿登六十
从子塈等谓宜有言以寿之易曰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予之读书甚苦工夫甚费窃谓知我者清源及从子而
巳敬援同心之义书以为赠清源其以为何如
  寿姜凤阿八帙序
昔年寿公七十有家世则朱陈友谊则元晦同甫之言
始生之礼每旬而一举之约承公有取其言暨樵七十
公赠之言今年公寿八十予以踰七之年犹蒙圣恩再
卷五 第 23a 页 WYG1285-0210c.png
起待罪留卿诸老问公予以公起居对则无不以公之
耆德福禄未艾为善类庆者则予之再有言以寿公奚
可已也请因诸老之意而申之夫诸老之所以为善类
庆者诚以其所关者大也书曰天寿平格是耆德之所
系非止一身乃国之元气存焉又人而曰平格则惟有
至平之德通格于天者为天之所寿寿乃寿国而非为
一人也成康之际正周盛时而周公挽留召公已惓惓
于此谆谆不厌盖其遭历多故之后其所感者深矣生
卷五 第 23b 页 WYG1285-0210d.png
平之言惟与公可尽亦自矢与公久要可以不忘公之
眉寿无疆无俟于祝乃若予之所以上为天下祝而下
以致吾私者则有三焉昔嘉靖中与公同在朝同朝同
乡有人焉惟公见许为同志朝夕以道义相切劘暨公
外转予又适与公同予怀公之诗有相期到处同之句
公再起登用未尝忘予对相知者称予不置予亦极知
此非公之私予乃公之谬有见取于予者为天下培植
善类之心也而天与之缘亦种种符合辱公以贤孙女
卷五 第 24a 页 WYG1285-0211a.png
贶室吾家孙㮊锟以贤孝匡益吾家锡类非浅曾孙男
彦浈酷似外家端仪矩步予之获徼福于公岂寻常可
语亦未易以语人也兹循始生之礼每旬一举之约述
士大夫同祝之意在朝则美政在野则美俗其系国家
之元气当与商阿衡周召康公之膺天寿同自八旬九
旬至百旬之外当又有寿公者
 
 
卷五 第 24b 页 WYG1285-0211b.png
 
 
 
 
 
 
 
 方麓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