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麓集-明-王樵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285-015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方麓集卷三
             明 王樵 撰
 序
  送时比部序
时君睿夫奉命蔽要囚于畿内同曹诸君属赠言于王
子王子曰君典诸司之奏谳有年矣处议当于法合人
心数决疑狱庭中称平兹行所涖者特畿内数郡狱耳
卷三 第 1b 页 WYG1285-0152b.png
若不足以为君事者予复何以赠君乎虽然周爰咨诹
时于职事之外有所得以备上之问者古使臣之义也
是故君之兹行也可以观民风察吏治焉可以知民隐
恻民穷焉可以考往古酌时宜焉昔汉孝文时反秦之
敝与民休息禁网疏阔选张释之为廷尉罪疑者予民
破觚而为圜斲雕而为朴吏治蒸蒸刑罚大省至于断
狱四百史臣以为有成周刑错之风而魏相言于宣帝
则以郡国守相多不实选风俗尤薄水旱不时四年计
卷三 第 2a 页 WYG1285-0152c.png
子弟杀父兄妻杀夫者凡二百二十有二人以为此非
小变也夫知汉文之所以庶几成周而魏相之所谓非
小变者则今日之断狱可但曰情罪无疑者则杀之而
已乎故曰可以观民风察吏治者此也古之于民也衣
食殖之使知生之可乐也礼教摩之而固其廉耻之心
如是不率而后刑罚施焉若教养之不素而徒以不失
有罪为明是法乃所以猎民而尽之也故曰氓者冥也
其至愚矣虽加斩戮忽为灰土死事日往生欲自存未
卷三 第 2b 页 WYG1285-0152d.png
以为改也予观畿内之民其性质直果敢以善导之则
易兴起而笃于仁义一昧其所之则椎埋剽悍亦其俗
之固然及为法所获则之死不辞输情不讳原其始皆
冥冥然不意其至此者也故曰可以知民隐恻民穷者
此也措刑之本莫急于厚其生予观汉之良吏虽未及
于教化而往往有安养之实非后世所及龚遂治渤海
劝民务耕桑秋冬课收敛劳来循行郡中皆富实狱讼
止息召信臣守南阳好为民兴利务在富之躬耕劝农
卷三 第 3a 页 WYG1285-0153a.png
出入阡陌止舍离乡亭稀有安居时行视郡中水泉开
通沟渎起水门提阏凡数十处以广溉灌岁岁增加多
至三万顷民得其利畜积有馀户口增倍盗贼狱讼衰
止后之长吏知以此为务者稀而行之于北方者尤稀
岂以北地广漠不宜于此耶予考之史北齐嵇晔曾开
幽州督亢旧陂岁收粟数十万石唐元和中韩重华开
营田于代北三千八百馀顷宋淳化中何承矩屯田于
雄莫霸州平戎破虏顺安军因积潦为塘不惟以足食
卷三 第 3b 页 WYG1285-0153b.png
而且以限边马夫此皆行之而有效者也岂以今而独
不可行乎其地则皆君今之所必经也愿因君以有访
焉故曰可以考往古酌时宜者此也一行而有是三者
之可以用其心焉予复何嫌于兹役之不足以为君事
也乎诸君曰然是足以赠时君矣时君拜曰敢不夙夜
以求从诸君子之教遂书以归之
  送刘兵宪之青州序
青故齐都也四塞之固负海之饶世号东西秦焉则其
卷三 第 4a 页 WYG1285-0153c.png
地之要可知矣我朝兼齐鲁之故地建东藩于泺水之
上东带嵎夷西襟相魏介两都之中皆千里而近而运
道经乎其间譬之于身东兖两都之咽喉而青又海岱
之心膂也承平以来内地之兵颇名为弱而青之鎗手
独以劲勇有声两都间谓之尤要地非耶故事于此设
兵备宪臣而被简命于嘉靖己未秋八月者秋官郎刘
君也同官蕲予言以赠其行予惟刘君资深望著于法
宜得监司顾不他用而在所谓咽喉心膂之要地则九
卷三 第 4b 页 WYG1285-0153d.png
重之意可知也刘君其何以训兵养民使富强之业不
让于古以无负斯托乎盖闻之自司马法废而惟管子
之制兵最得三代乡兵之遗意卒伍定乎里而军政成
乎郊纲纪足以相维欢爱足以相死故以三万人而方
行天下莫之与敌后管子之法又废而诸侯徒知胁使
其民以诈力取胜而已故蒯卿以为齐之技击不足以
当魏之武卒事小敌脆则偷可用耳吁信斯言也凡唐
宋之彍骑弩手鎗仗手义勇壮丁皆技击也驱市人也
卷三 第 5a 页 WYG1285-0154a.png
集惰游也其教阅戏也其用之试也几何其不为荀卿
之所笑也我太祖之制兵也建府立卫籍有常伍习有
常艺屯有常业以之芟刈群雄统一天下兵非不强也
顾事久而法弛不无待乎其人谓宜少师行管子之意
焉彼李抱真尚能以昭义步兵雄视山东而况盛朝诘
尔戎兵堂堂之举耶考之于史齐有盐铁丝枲之利而
患于负海舄卤少五榖而人民寡其利则太公管仲尝
修之以富国所谓铁官之数与夫谨正盐筴织作冰纨
卷三 第 5b 页 WYG1285-0154b.png
号为冠带衣履天下是也其患则史称自太公劝女工
之业通鱼盐之利而人物辐辏临淄之中具五民为海
岱间一都会焉富强之系乎人事如此而管仲之为桓
公谋也亦以为守国者守榖而已矣岁穰民有馀则轻
榖君为敛籴以重之岁凶民不足则重榖君为散粜以
轻之轻重之权常制于上而万室之邑必有万钟之藏
乃桓公所以合诸侯成伯功也夫今古同一齐也其利
或未足以为资而所鲜或益足以为患者无亦人事之
卷三 第 6a 页 WYG1285-0154c.png
修未如古乎夫今之监司古方伯连率之任也训兵养
民古方伯连率之所以率其诸侯者也太公桓公翼戴
匡辅世济其勤而王室得无东顾忧此今之监司所宜
以为己任者也予故于刘君之行而以齐之故事告之
使他日赫然两都间著有成效称于后世曰监司能为
国远虑不以速迁亟代动其心民功施于社稷如古世
继贤诸侯者青州有刘君顾不伟欤是为序
  赠王学训序
卷三 第 6b 页 WYG1285-0154d.png
润之为郡民淳而事简疆里之广金榖岁入之数学校
弟子之额不能三吴之什一而风流之所渐染吏治士
习之弊未免乎同之吏于兹者必上郡之政是问是仿
事上官交宾旅督赋税有不及焉以为罪子弟于兹者
必上郡之客是馆是师记诵之博词艺之工被服容止
谈笑之绚且闲有不及焉以为耻噫弊也久矣嘉靖乙
卯御史周君按部至将大计群吏之治而诛赏之乃咨
于廷曰吏不廉平民之殃也二千石不察廉为不胜任
卷三 第 7a 页 WYG1285-0155a.png
当免故事也凡尔所知母我隐佥以金坛训导王某对
问其状曰自昔广文号冷官诸生岁时有所馈问以为
礼而学官藉以为禄凡得此官者先问其生徒之多寡
以为其地之美恶至则能颇以礼自将不以有无疏数
为嗔喜不假教督为贵望者已为贤矣而某则曰国家
之禄我者正以为教其弟子之报也而复私受于弟子
是以教为货也一无所受且时视弟子之贤而甚贫者
与之共有无曰我为官也视尔则不啻有馀矣其廉如
卷三 第 7b 页 WYG1285-0155b.png
是御史叹曰诚良吏哉使斯人为郡县其肯渔于民耶
命从事具束帛宴于公堂以旌之继而御史赵君以督
学至既集士校其行艺升黜之咨于廷曰士无良师习
兹以靡畴为有实行可以先士者吾其彰厥善以观于
众佥又以某对赵君曰嗟吾闻之矣其廉诚可以为难
哉佥曰某之善殆不止是也其学能旁通而尤精于经
其治经不事章句而笃于践履以亲不逮养衣苴食粝
将终身焉每祭哀不自胜也有以知其孝一子耕于家
卷三 第 8a 页 WYG1285-0155c.png
而与兄之孤俱之官有以知其友赵君曰有是哉若斯
人者乃不愧乎为师矣命从事具束帛宴于学以旌之
且移檄诸郡若师若弟子皆以王某为法嗟乎世之居
是官者类以不偶于科第不获试于经邦树绩以为憾
而岂知道之行也有不择于位哉若王君之笃行而旁
足以为吏劝下足以为士劝则其获试于时也与为郡
县者孰多诸士欲得予言以张君君奚俟于张耶乃若
御史风励之义则不可以不著也故不辞而序之
卷三 第 8b 页 WYG1285-0155d.png
  寿李封君序
嘉靖壬戌某月某日为封君李怀堂公七十寿辰其子
少宰公方赞明良之治以平格之道迓万寿于天四
海熙然咸归寿域而一二臣弼高堂之上有健亲焉岂
非一时太和之钟为古今希觏之盛事哉大夫庶士争
寿之樵之舅子励庵于君者新与公姻娅也问寿于樵
樵曰有大夫庶士之言在小子奚赘焉虽然辞有馀而
不厌归于爱也举有盛而非佞要于实也昔苏子瞻之
卷三 第 9a 页 WYG1285-0156a.png
记韩魏公醉白堂也以为身都将相功在社稷四夷想
闻其风采而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者公之所有而乐天
之所无也乞身于强健之时山水之清幽家有馀资足
以尽高人逸士之乐则乐天之所有而公之所无也噫
孰有有子以为魏公而身享乐天之乐如怀堂公者哉
请以寿公可乎励庵君曰可哉虽然愿闻其再樵曰天
地栋宇万物同于一化人于其间得百年焉为常故百
年曰期然古人相祝则愿恒过之岂虚辞哉语则有之
卷三 第 9b 页 WYG1285-0156b.png
曰善待其身者以百年为千载谓令名也公又素大度
廓落不以心为物逆旅养生之妙旨公盖夙得焉则古
人称愿之溢辞公当庶几实有之请以寿公可乎励庵
君曰可哉虽然愿闻其三樵曰过其斯者身之寿也彭
聃是已过其历者国之寿也啇周是已亦知有所谓家
之寿者乎盖周公言天寿啇之平格也而必以啇实为
言充布内外莫非秉德效忠之臣所谓啇实者如此以
为天惟纯佑啇而欲其长世故如此也盖观于天之陈
卷三 第 10a 页 WYG1285-0156c.png
锡于周则思皇多士生此王国而其方蹶也则三事大
夫莫肯夙夜邦君诸侯莫肯朝夕而益知啇实之言不
诬矣是道也在国则国之所以多历年所也在家则家
之所以与国咸休也国之虚实在人材家之盛衰视孙
子子孙多贤而家道其有不长者乎天之寿国寿家理
一而已矣盖如汉之韦氏唐之崔卢柳李宋之范吕皆
然吾窃为公之父子愿之励庵君矍然兴曰尽之矣予
将旅币卣鬯以登公堂请以子言为之先
卷三 第 10b 页 WYG1285-0156d.png
  寿张封君序
方溪张公怀淳履厚邑之人无识与不识皆曰公长者
也其子虚庵君文学酝藉名动荐绅知者无远与近皆
曰此公教子之成而食报于天之宜也吾于是而有感
于天地之理焉公父子不尝登泰山乎夫泰山高矣然
陟而始知其高入而始知其深奇峰峭壁上倚天而下
临无底者乃隐乎回岩复岫之中盖其势之来者远矣
形止气聚郁盘于一方则州域为之判而星土为之分
卷三 第 11a 页 WYG1285-0157a.png
岷峨之山九夏积雪不消孤高处僻故不为财货百物
之所出声名文物之所都杜少陵诗云乃知五岳外更
有他山尊他山信有尊者矣然其特起崇秀为诸山长
雄臣仆后先而子孙环拥者惟五岳而已于此贝天下
之理惟悠故远惟潜故结而浑厚者其文明之所以开
也与浑厚以开文明古今家国之道未有不由之者也
公家德之厚积自先世至公而益敦焕发于虚庵而所
以敦厚者益不已然则其所开岂可量哉嘉靖乙丑公
卷三 第 11b 页 WYG1285-0157b.png
岁七十先二月之和取履新之始虚庵君称寿于堂而
樵与于客既以此谂于众复以二言为献曰无江海而
閒不导引而寿而系之以词词曰智士无思虑之变则
不乐辩士无谈说之序则不喜驰其形性以物易已至
人达观心游者天以恬养知以知养恬无江海而閒岂
不永年水之性不杂则清莫动则平郁闭而不流亦莫
能清上善若水淡而无为动而以天行纯素之道惟神
是守不导引而寿天地同久
卷三 第 12a 页 WYG1285-0157c.png
  贺张方溪受封序
方溪张公以其子户部君满其官之考三年吏部考功
上其绩于天子下之司封司封举甲令得推恩封及父
母制曰可于是方溪公亦为户部主事尊于家户部君
既拜命于朝复以材望累进秩遂长其曹受简委督漕
艘于真州得以便致恩命于其家至之日邑大夫掾属
卿之父老将事者咸在莫不嗟叹荣之夫荣之者而岂
徒哉大夫士知国则知户部君所以善于其职之难乡
卷三 第 12b 页 WYG1285-0157d.png
之父老知乡则知方溪公所以享于其子之宜也其姻
王子总大夫父老之意而申之以为贺曰夫户部者职
财赋者也国家财赋之制岁漕四百万有奇以银输者
岁二百万有奇常以十分之七为经费而储其三以备
兵荒之用夫度支岁费常不出乎十分之七之中而岁
有三分之储是以军国之用常宽然而有馀然后水旱
可以议蠲免而民受赐缓急可以酌调度而民不知民
力宽矣民力宽而国用不乏而为户部者有不见其易
卷三 第 13a 页 WYG1285-0158a.png
为也哉丰而多故之后岁入岁用之数始各不相应而
虽有智者亦不能相谋以今天下岁出金之数盖常上
下于四百万有奇也夫以二百万有奇之旧额而欲以
支移乎四三其倍之出而必不可以议减焉于是乎额
外之增开广之例不可已焉而犹患不足当事者于是
乎万万其难矣故凡大小臣工有服在朝满其官之考
以令甲推恩父母视为常制非异数而为户曹于今日
者能满其考而以称职蒙褒则有非他官之所得同焉
卷三 第 13b 页 WYG1285-0158b.png
者矣故曰当知户部君所以善其职之难者此也司马
相如尝以为列仙之儒居山泽间形容甚臞此非帝王
之仙意也乃奏大人赋世以其导䛕于武帝也而斥其
诞然吾以为理亦有之古之高士若法真庞公汉滨老
父之流使人闻其名而不可求千载之下犹慨慕想见
之然彼皆不遭于时不得已而遁迹韬光幽栖岩穴使
遇明盛之世进则仕于朝退则以齿德为国老养于君
尊事于学亦何必臞然山泽而后为高哉方溪公之以
卷三 第 14a 页 WYG1285-0158c.png
长者宾于乡也久矣以其平日则类于法真庞公以其
所遇则汉万石君宋陈秦公或未足多也故曰当知方
溪公所以享于子之宜者此也户部君行矣今天子笃
厚邦本深有意于安养存恤理财正辞之义钦承而致
之民群有司之责也近时先达之论理财有欲约祖宗
以来岁赋之数量正统以前岁用之则定为式法永永
遵守识者固己韪其言矣然子朱子则尝曰天下事有
大本正人心是也其馀万事各有其本如理财以养民
卷三 第 14b 页 WYG1285-0158d.png
为本治兵以择将为本斯言也有志当世者之所当深
念也夫为人臣子者无忧于其职而后能安其亲能安
其亲而后可以为荣故吾始原大夫父老之意以为贺
终原户部君自矢之志以为赠
  送陈邑侯序
金坛镇江之最僻邑也西距茅山不百里南尽洮湖舟
车啇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盖由丹阳而入所谓七里
桥者如入山林之境民事耕稼敦俭朴繇赋之外以有
卷三 第 15a 页 WYG1285-0159a.png
事至官府为耻忠事官长自椽史以上未尝敢慢虽遇
无道终不忍告言之其俗如此部使者岁不一至至或
不数日即去故凡官兹邑者最号无事前辈如麻城二
刘公单县张公嵩县董公近年则邯郸张公慈溪张公
最为人所思是数公者或秉质淳和而乐与民休息或
赋性高明而能敛其芒角因其土俗而治以简静远或
百年近或数十年其间高材集事者多矣而人之所思
独在此数公岂无故与传曰如保赤子心诚求之虽不
卷三 第 15b 页 WYG1285-0159b.png
中不远矣所贵乎为民父母者谓其能致其诚心求民
所疾苦而已无得于此虽有管仲之材人不动也王介
甫尝与人书言阖门与其子市虽尽得子之财犹不富
也介甫知为此言而青苗市易之法不免乎自蹈之然
斯言则名言也世之欲以区区憔悴之民市功名者正
犹施术于其子故凡能快人意于一时者必少乎馀思
噫验之天下盖鲜有不然者乎今邑侯白野陈公慈祥
恺悌清俭恭谨为政三年未尝有一芥之越取一敲一
卷三 第 16a 页 WYG1285-0159c.png
扑之妄施其退居也衙清如客其临廷也色温如春盖
公之至诚天性固然而尤为金坛之所宜而味思之有
馀者报政届期民惟恐失之不远百里走告留于监临
诸院司者相踵于道是可以观人心矣朝廷以公长于
治民擢贰湖广之常德民又依依不忍其去樵不佞邑
有贤令如此其可无赠昔湖有刘忠宣公者居郎署声
称籍甚庙廊拟迁内秩公坚不肯卒外补而去晚年光
辅孝宗功书太常谓人曰我所以至此者得参政布政
卷三 第 16b 页 WYG1285-0159d.png
力也然则陈公之久于外孰谓非期待陈公之厚哉前
张公既慈水人今郡伯秦公与陈公又皆慈水人循良
之续上下后先相望昔麻城二刘出于一家而今三公
以后先上下相望于一邑皆奇事不可以不书敢备书

  赠鲍学谕序
四明鲍君自广德分教迁主金坛教事直躬慕古振饬
规条患士溺科举之习藩饰日新罔穷实理渐失古人
卷三 第 17a 页 WYG1285-0160a.png
明经脩行之意也思有以反之间过予而辱问焉予曰
然昔孔子于礼欲从先进窃谓于学也亦然夫圣人之
教曰文行忠信而已诗书六艺文犹今也博学焉而约
之身则仁义礼智四者无违于动静言貌视听之间也
是之谓纯心君臣父子夫妇昆弟朋友之交以之而各
得其所也是之谓纯行纯其心而行从之非有勉也是
曰忠信文行不离于忠信也然则教虽有四其实一而
已故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礼仪三百威仪三千
卷三 第 17b 页 WYG1285-0160b.png
无一事非仁也吾道一以贯之忠恕而已矣圣人所以
教而诸弟子之所学焉者此而已矣夫子而后教衰而
学失于是有文离其本而行乖其实者词繁则掩德礼
繁则灭忠此洙泗之间龂龂如也君子所以知鲁风之
衰也自夫子欲从先进而老聃者亦曰礼者忠信之薄
夫孔子适周尝于老聃问礼焉彼非不崇礼者而其言
若此必有谓也夫子固亦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
云乐云钟鼓云乎哉林放问礼之本则大其问而曰礼
卷三 第 18a 页 WYG1285-0160c.png
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见舞八佾歌雍彻者
则斥而罪之曰人而不仁如礼乐何不能以礼让为国
如礼何若此者非一自今观之仁也让也俭与戚也非
所谓忠信者乎不仁不让不俭而徒歌也舞也玉帛钟
鼓也非所谓忠信之薄乎然则出于忠信者孔子之所
取而不出于忠信者老子之所弃言虽殊而意实相发
也窃谓学者之弊亦有似乎此诚欲变之在诸公焉诸
公之于士也尤亲昔石介直讲耳太学之兴自介始宣
卷三 第 18b 页 WYG1285-0160d.png
德间月川曹先生居霍庠十馀年迁蒲州霍士上章愿
留之蒲士亦上章争之卒不徙不禄之日一郡罢市彼
盖有不言而信者乎明道程先生所在为政而上下响
应论新法而荆公不怒同列异意者亦称其贤天下事
患无人耳岂患无其时与位哉吾故曰在诸公也鲍君
曰如公之言某虽无似敢不勉焉未几鲍君以考绩趋
两台诸士谓予不可无言以赠也次前语以授
  送刘邑侯序
卷三 第 19a 页 WYG1285-0161a.png
天下之事语近民而得为者惟邑令待身而行者未有
不得自尽者也语近君而得言者惟谏官御史待人而
行者未有不可尽言者也夫士学古之道将以行之苟
得自效虽一邑可矣天下皆邑也谓效于一邑天下无
不可为亦可也天下无不可为而时乎当言也有患于
不可言者乎吾不信也待身而行者不能自尽于一邑
而待人而行者有能身任其责于天下而必其言之见
听乎吾亦不信也昭代之制凡推郡宰邑之治续卓异
卷三 第 19b 页 WYG1285-0161b.png
者例召试为台谏盖信其施于民者之可而将责以行
于其君也为隆庆已已被微书者在吾邑为肖岩刘侯
允皆极一时之选也已士民供张祖道惜侯之去因纪
侯之行昔太史公传循吏所谓循吏者其言曰奉职循
理也吾诚有味乎其言之也古人无事不然施于行水
则为行其所无事施于教则为使自得之施于刑则为
加乎自犯之罪施于养则为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惜乎
太史公之所为传者犹未足以尽此间尝侍侯而参其
卷三 第 20a 页 WYG1285-0161c.png
议论尝曰民间疾苦孰若赋与役哉古者以田为母人
为子而后代以户计里以田系户户有升降田有转易
而弊生焉于是乎有田而不税税而不田者焉岂但刑
狱之有舞文哉田赋之欺尤百出矣仁政必自是始思
与民为画一可守之法令可按藉而输此经制之渐也
侯之仁能爱人而智知先务具见于此天子方隆唐虞
之治侯之奉职循理岂止可当太史之所谓而已乎侯
今之行昔人所谓不为御史必为谏官矣待身而行者
卷三 第 20b 页 WYG1285-0161d.png
侯既尝欲自尽于一邑待人而行者侯有不为天下尽
言者乎或言居台谏与守令异体守令以循良为尚其
道在顺台谏以謇谔为风其道在拂然此其体之异也
而所谓奉职循理者岂有异耶不激不随惟其当而已
此台谏之奉职循理也敢以为侯赠
  寿外母虞孺人序
隆庆己巳七月五日吾外母虞孺人八十寿辰也其子
子充诸君来谓樵曰吾外王父笃齐何先生以风节为
卷三 第 21a 页 WYG1285-0162a.png
名御史以功烈为名九卿以直道不究于穹显吾母安
焉雅志儒素若不出于贵门者吾王父逋庵公以经行
名四海以廉直不阿淹州邑两方称清白吏吾父嗣其
志笃于孝弟薄于货财抗节以老不就官而归若不知
其家世者吾母安焉无不豫见于色抑若有所自得焉
以至于吾兄弟吾母寿考康宁幸赖于天而富贵福泽
未致于人吾兄弟是以歉焉若无以乐吾亲也子以为
何如樵谨对曰坐溪山之松篁扫门前之桐柳僮仆不
卷三 第 21b 页 WYG1285-0162b.png
哗图书左右或静默以终日或欢言以对友信吾亲之
所乐安闾里其滋久此王逢原之赋思归也太夫人在
堂览止足之分庶浮云之志筑室种木逍遥自得凛秋
暑退熙春寒往微雨新晴六合清朗太夫人御板舆升
轻轩远览王畿近周家园此潘岳之赋閒居也二子志
于事亲方仕宦而思归閒以尽其志子顾以处约而未
达为未足以乐其亲乎其即子之有尽子之乐焉虽千
乘不易可也虽然王潘二子之所言者犹外也吾孔子
卷三 第 22a 页 WYG1285-0162c.png
不云乎王假有家交相爱也盖家人之义父父子子兄
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是故闲有家家道之始也
假有家家道之成也始而闲家则犹有志未同者未能
遂其交相爱也至于交相爱则薰然太和矣说者曰以
文王为君以太姒为妃以王季为父以太任为母以武
王为子以邑姜为妇其不交相爱矣乎交相爱者和之
至也诸福之物可致之祥莫不毕至太和在成周宇宙
间由是以出之也故曰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
卷三 第 22b 页 WYG1285-0162d.png
邦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人子之可以乐吾亲者其在
是而已文王何可当也可学焉子充诸君起拜曰旨哉
子之言也敢不勉焉以蕲乎乐吾亲
  金坛段氏族谱序
族谱盖始于宗法周官小史奠系世辨昭穆则已有谱
历矣宗法之立何也所以长和睦也大宗能率小宗小
宗能率群弟以统理族人焉宗其为始祖后者百世不
迁宗其为高祖后者五世而迁祖迁于上宗易于下诗
卷三 第 23a 页 WYG1285-0163a.png
曰君之宗之言公刘之整属其民上则皆统于君下则
各统于宗也宗之法至与君并可谓大矣程子曰管摄
人心收宗族厚风俗使人不忘本必明谱系立宗法隋
唐以上宗法虽废而谱系犹重迨其末也谱系亦废矣
欧阳公采太史公史记表郑玄诗谱略依其上下旁行作为
谱图上自高祖下止玄孙而别自为世使别为世者上承其
祖为玄孙下系其孙为高祖凡世再别而九族之亲备
推而上下之则知源流之所自旁行而列之则见子孙
卷三 第 23b 页 WYG1285-0163b.png
之多少是深得古大宗小宗之遗意金坛段氏族谱盖
宗欧阳氏之法而成于我先辈南洲先生先生清德可
质鬼神自居家处乡以至涖官行政厚道诚心无不可
师岂但族谱之可传而已而是谱之成固先生深意所
在后人不可以莫之知也士大夫居家则联属其家而
率先乡人以厚风俗故使读是谱者思夫上下旁行而
列者其初一人也而孝弟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思夫
上下旁行而列者其初一人而今散为千百之众有相
卷三 第 24a 页 WYG1285-0163c.png
视如涂之人者焉所以管摄之者非我一人之责乎必
使是千百人之心如一人也而吾祖之心始慰其道岂
不难哉而反躬自励可以惕然而进矣先生之意或者
其在是乎故因其嗣子后南君之请而僣言于末简若
夫段氏先世之详则有先朝名硕何林三公之言在再
拜庄诵玩味无穷段氏子孙之所当宝而世守之者也
无俟予赘隆庆壬申四月戊午后学王樵谨识
  送胡郡侯入觐序
卷三 第 24b 页 WYG1285-0163d.png
圣天子御极更新庶政除民之疾苦尤留意教化之务
数诏监司守臣端士习正文体责以实效又一增两畿
之举额以风劝庶士意甚至矣惟时监司守臣下暨庶
士莫不警动钦承恐后我郡侯胡公蚤承家学行艺修
明刚直不挠所历以风采闻士诵其言仰其人也久矣
及亲炙左右经公意之所取舍则习不期而自端体不
期而自正欣欣焉莫不自以为得师昔汉史称黄霸朱
邑龚遂召信臣等所居民富所去见思及考其事则皆
卷三 第 25a 页 WYG1285-0164a.png
劳来循行课耕桑为民兴利广溉灌益垦田畜积有馀
户口增倍盗贼狱讼衰止此所谓所居民富者也吏治
有实效未有如汉者其亦难矣然富而教则未也史又
称董仲舒为江都相公孙弘倪宽为内史三人皆儒者
通世务习文法以经术润饰吏事夫明之已而适于用
经术吏事一也今曰润饰则经治分矣仰惟我朝宪古
立极遍区宇建学立师非其业弗习非其士弗群主以
守令督以宪臣又申以玺书有曰崇正学迪正道噫至
卷三 第 25b 页 WYG1285-0164b.png
矣正道正学非六经语孟之言乎家传而人诵之者乎
传之诵之而心之微事之实所崇所迪少不在是非其
徒矣故设官以弼之而后设科以进之弼之所以成真
材也进之所以求实用也凡校邑郡台之日肄月稽季
察而岁覈之也愈下愈亲则知之详愈上愈严则令必
行亲严相成上下相禆惟正道正学之迪是求未有不
得者也如是则凡进而与乎三岁之比者必其人也非
其人弗进也夫在学校无幸进之人则在科场宁得有
卷三 第 26a 页 WYG1285-0164c.png
幸选之士乎是科举之之中未始不寓以乡举里选之
意或乃谓自科举设而乡举里选之制不可复其亦未
之思矣自天子有意于更新而士习文体亦既一变下
之化上如此之速也盍亦思曰文者实之发习者中之符
且速变以应上而况正道正学之迪于身而得于心者
其本乎其有不速至以应上乎明年天下再会朝胡公
以今冬戒行丹阳金坛二校师弟子相谓曰扬公之休
以送公行今日之情也践公之训以徯公归盍相与勉
卷三 第 26b 页 WYG1285-0164d.png
焉众曰敬诺乃述始末属樵序之樵不敏亦窃知公者
也用不辞而为之序
  送王邑侯入觐序
金坛王侯下车而咨政焉樵对曰先儒言禹稷伊尹之
志得一邑亦可小试何也县之于民最近令之福惠所
及最速也要哉言乎令下于朝廷转历于诸司如水注
坡及县而止虽有良法美意其行阁常在县苟有造福
之心即举意而民受惠矣一动色而四境知之矣夫知
卷三 第 27a 页 WYG1285-0165a.png
事虽小有道在焉民之休戚关焉尽其在我而为之实
学也知宽一分民有一分之济不以一分之济为少而
不为积之不已实政也持一有待之心则废矣持一有
间之心则不能无待矣皆吾体也彼之未通乃此之未
至君子求诸已又曰无倦此之谓也今之宰邑孔门之
为邦也禹稷伊尹之志宁小试云乎哉辱侯是其言且
任诸躬崇俭抑浮宽容尽下争者至廷徐以一言判其
曲直立遣母留刑书弗启此深得服民省事之要所及
卷三 第 27b 页 WYG1285-0165b.png
最速此其验也未再期监临诸司并贤之今当入对天
子述所职敢复有以献焉语曰兴一利不如除一害除
害即所以利之也如宣德中章皇帝与大学士杨文贞
公议宽恤立下诏减官田之税额天下于今受其赐大
哉圣皇急先务之仁乎所谓一言而其利博者乎故善
养生者去其害生者而已矣善为国者去其害民者而
已矣如近日之减军饷斯民鼓舞若更生颂声载道如
宣德时吁民情亦可睹矣比是类而推之兴除得宜出
卷三 第 28a 页 WYG1285-0165c.png
于一道无有不被其泽者尧舜仁覆天下之道也凡田之税
官重民轻有定则也及其卖买诡官作民取易售也及
其终也产去税存重受困也凡谓数十年须一度田者
欲釐此弊也此弊不釐而徒以增出为能版籍已定所
增又不入于朝廷此度田不能兴利而反以滋害最大
盭也近悯官田之困者多为通融之议然不思民田亦
重困也往最所输约亩五铢今倍之矣以金坛言之水
乡畏潦一潦即寸土不见陆乡畏旱一旱则有诸种不
卷三 第 28b 页 WYG1285-0165d.png
入虽㸑稿亦无者斯时也供税犹难况受官田之加耶
惟侯念此而推其他其为一分之济多矣禹稷伊尹之
志行于一邑而推及于天下不难也夫述职者民间之
利病兴革之方可对于上可脩于下天子退而考察所
行玺书奖励增秩赐金渐以补公乡之阙如汉宣故事
亦诏代之令典也吾敬以俟侯焉
  赠侯别驾序
隆庆幸未我郡侯胡公邑侯王公入觐阙庭别驾侯公
卷三 第 29a 页 WYG1285-0166a.png
实来涖我邑事公曰凡邦与邑如御者与右所职不同
共行一车舵师长年所业异操共行一舟安敢以摄故
不勉吾事于是士民莫不曰人有一长之师终身北面
一日之施思报以终身者而况朝廷所设以治教我者
乎是安敢以摄故不尽吾忠邑校诸君喜睹兹美属樵
序之樵不敏义不得辞昔宋安定胡先生在湖州其教
学之法最备庆历中朝廷兴学下湖州取先生之法以
为太学法先生居太学学者自远而至太学不能容取
卷三 第 29b 页 WYG1285-0166b.png
旁官舍以居礼部贡举岁所得士多先生弟子其高第
者知名当世居显仕其馀皆循循雅饬言谈举止遇之
不问可知其为先生弟子侯公起家即讲授韩魏公岳
忠武王忠孝之乡亦继入太学施行其法乃今简判吾
邦昔安定教人以经术治事分科随材成就多为世用
惜安定不获身试今公乃经术治事兼见诸用矣由兹
累试辄效以至大用在任公者何如尔是可不为公贺
哉宜吾邑诸君之急于兹举也抑愿有献焉安定以经
卷三 第 30a 页 WYG1285-0166c.png
术治事分科夫固以明体适用必如是始为兼全之学
而人之材性不同有优于完养者有长于一材以自见
者不得不兼设以成之先生之法则善矣然其门有以
治事称者以水利见用于熙宁作史者讥其不能行其
所学使先生之经术治事未免为二于是时有言经术
所以经世务者其见卓矣而其究亦未免乎两差然则
必求其人舍程朱三夫子其谁归哉夫居敬而穷理理
明而心正体用不期而自合吾于天下之事无所恶而
卷三 第 30b 页 WYG1285-0166d.png
事无以汩我皆吾心之妙用也因其然而酬酢之自操得
其要而止之各于其所此程朱三夫子之学也樵何足
以知之聊诵所闻以请于侯公其以为何如
  送程推府序
天子所与共大政者六官而已密勿议之邦国行之两
諌举其阙违卒未有外于六官之所掌者也故成周之
官执天下之要者亦止于六而尽矣唐虞之时禹平水土
益治山泽播稷百榖契敷五教皋陶明刑伯夷典礼
卷三 第 31a 页 WYG1285-0167a.png
后夔典乐皆以圣哲之材各守一官终身不易未尝以
亲事为厌也及其昌言日赞则数君子者道相倡和方
且谟明弼谐以与其君若僚相可否于一堂之上言者
言其所职者也职者行其所言者也当其时庶绩咸熙
九功惟叙由于诸臣思日赞赞无不尽之言思日孜孜
无不行之虚言而已于乎盛哉及秦荡灭古法革秦者
又卒不能师古列侯将军为内朝而丞相九乡为外朝
陪仆亵御不领于宰臣官之有内外也自汉始也以三
卷三 第 31b 页 WYG1285-0167b.png
省压六曹以两制台谏为华要之选异乎常流官之以
亲事为厌坐论为高也自唐宋始也至昭代而兹盭祛
矣二百馀年百职具举用周官之效也莆阳汇江程侯
起家进士司理于镇江清静有执岁向满举者多例得
召试雄职而侯迁户部知侯者惜其去为之不满予之
知侯也不然曰金榖刑狱古圣哲所以行其道者在焉
侯患道不行弗患不得艳迁百官以无旷为能惟兵期
于偃刑期于措官若虚设始为能其官台諌亦然使政
卷三 第 32a 页 WYG1285-0167c.png
之所由者皆良而所出者皆得紏绳之官亦安所事耶
然则天子所与其忧勤者教养之官而已教养如元气
他如榖粟皆以辅之而药石非常用也今户部古司徒
教养实其职而废也久矣昔文公朱先生之言有曰孟
子论王道以制民产为先今井地之制未能遽讲而财
用之柄制于簿书俗吏朝廷不恤诸道之虚实监司不
恤州县之有无而为州县者又不知民间之苦乐盖不
惟道学不明仕者无爱民之心亦缘上下相逼止求事
卷三 第 32b 页 WYG1285-0167d.png
办虽或有此心而不能施也此由不量入以为出而又
计费以取民是以末流之弊不可胜救宋事于今不远
大略相似而文公先生固负禹稷之道而不获施若有
待者予敬以为程侯赠惟知侯也
  荆母太宜人八十寿序
荆母太宜人为诰封天官大夫水南公之配夫妇同德
齐年子孙之贤家门之盛戚里罕俪今年年登八十予
家泰中表旧亲子孙承不弃重姻叠娅者非止一人义
卷三 第 33a 页 WYG1285-0168a.png
固犹一家也今当寿日以家人礼罗拜堂下以一伸其
祝颂之私固情之所不容已也而予在中表兄弟中齿
独后而今亦老矣又中表亲中惟太宜人在礼亦当为
子弟先则敬为之辞曰昔之言女德者莫备于家人之
卦其彖曰利女贞其繇曰闲有家家道之始也曰假有
家家道之成也而其六四之辞曰富家大吉则女道之
居尊主家而能昌大其家者也闻太宜人孝于舅姑顺
于夫子治家勤俭严而有法即处富贵犹服布素筦钥
卷三 第 33b 页 WYG1285-0168b.png
细事必亲其已贵而能勤已富而能俭又如此六四富
家之吉非太宜人谁宜当之吉曰大吉其享寿考于无
疆乎子孙昌炽材良行修相继显融乎其受封也以仲
子养吾君考绩恩命养吾自天官大夫迁学宪官尊而
亲尚健人称难得继而其伯氏斗南君以有道高行试
宰云梦有声二君可谓能显亲矣叔季皆负材未试而
有待诸孙多循循雅饬一意守其祖风略无渐染时俗
少自放侈之意良可佳也噫非太宜人母仪之助其奚
卷三 第 34a 页 WYG1285-0168c.png
克致此今图所以寿太宜人者无他请因前言而竟之
曰王假有家交相爱也夫交相爱者和之至也一家之
人有一人之不同心则有不能遂其交相爱者矣故说
者曰以文王为君以太姒为妃以太王为父以太任为母
以武王为子以邑姜为妇其有不交相爱矣乎交相爱
者和之至也诸福之物可致之祥莫不毕至即黄耇台
背以至无疆可也请以是为荆太宜人寿
  今述序
卷三 第 34b 页 WYG1285-0168d.png
古六经皆古人因事而有作初非有意于为文如今人
应酬文字非有难晓待于解而后通也经之有说起于
汉儒不过训诂文义至于得经之意而能见之用则存
乎其人故孔明读书独观大义呜呼斯孔明所以为振
古豪杰也乎至宋二程子以其心得说经朱子承之而
道学大明于宋世非以其说也以其心得之也夫何门
人末流推衍不已噫此则门人之失欤明兴诸先辈说
经虽略然得其意而能见之用不可谓无人焉邓君孺
卷三 第 35a 页 WYG1285-0169a.png
孝裒而录之凡若干家以示予予惟举业盛而文衰六
经四子之说滋为口耳之赘孺孝独能蜕弃时习不泥
章句其所述颇得孔明先大义之遗意是可传也虽然
得其意而能见之用必有所在千载不传之学亦曰得
之于遗经彼独豪杰士乎哉愿与孺孝共勉之孺孝其
以为何如
  送奚学训序
云间乾齐奚君经明行修蚤有声于吴中籍甚一时英
卷三 第 35b 页 WYG1285-0169b.png
锐之士多折节下之近时名督学如裁庵杨公楚侗耿
公皆器重焉贡于大廷司训吾邑师模俨然士子无不
心服者盖君之宿学固足表士而忠信之意尤有挹人
于不言之表者是以久而益孚也今年迁曹县学谕曹
之去吴不为甚远而士子与僚友则咸以暂远君之教
谊为惜相与徵言于予以为别予不佞尝承乏山东曹
为管属颇知其土风按曹叔振铎所封在禹贡兖州陶
丘之北雷夏菏泽之野今之曹县即其地也曹在古为
卷三 第 36a 页 WYG1285-0169c.png
小国而在今为大县其地近河土丰而物饶史称其民
犹有先王之遗风重厚多君子故在春秋时国小而富
者莫如曹乘轩者至三百人其君如此则岂不以其土
饶而易骄也与至读鸤鸠之诗想见其所谓淑人君子
其仪一而心如结者则又以为曹以小国而有人如此
岂非多君子之验与其后明王不作强弱相陵小国困
敝忾念周京而下泉之诗所为作焉则又叹治乱无常
而盛时之不易逢也今天下一统圣明在上山东固文
卷三 第 36b 页 WYG1285-0169d.png
献之邦而曹又大县渐染于礼教无所谓土饶易骄之
习诚得人以司其教事将所谓其仪一而心如结者彬
彬然继起进用于天朝不啻如三百赤芾之多予将于
奚君之行卜之用书以为赠行序
  寿郡侯范见复尊君序
昔伊尹相汤而太戊时复有伊陟巫咸乂王家而祖乙
时复有巫贤此见商家贤君屡作非子则孙由累世有
人而其臣亦勋德相传非身则子故累世有资乃古今
卷三 第 37a 页 WYG1285-0170a.png
之盛事亦语世德者所自始也其后则周召毕荣以下
往往皆是而召康公穆公与维申及甫维周之翰南仲
太祖太师皇父之咏于诗者实足与商家比隆焉自是
以世德称者历代有人唐史宰相世系有表亦一代之
盛事然人品事业不能逃于尚论汉史称于公决狱平
罗文法者于公所决皆不恨始其闾门坏父老方其治
之于公谓曰少高大之令容驷马高盖车我治狱多阴
德未尝有所冤子孙必有兴者至子定国为丞相孙永
卷三 第 37b 页 WYG1285-0170b.png
为御史大夫封侯传世果如其言而吾之所取者民自
以不冤定国之治狱为善述乎于公也唐李卫公宋吕
申公父子相业炜耀当时然吉甫夷简为正议所少人
亦极相似申卫才异而迈迹颇同必也其范文正公忠
宣公乎其可谓商周之遗德也已今郡侯高安范公世
家清望南曹持法有名天子念京口股肱郡慎简其人
特以畀公郡人喜见于色盖广陵之去思未远陪京之
芳誉又近况太尊先年录囚江南洗冤泽物多所平反
卷三 第 38a 页 WYG1285-0170c.png
民之祝颂非一日矣在公家世德信乎其有似乎于公
而吾民蒙泽于相继又何其幸欤宜其欢戴之同也今
月重九之日为太尊寿辰郡人为郡公遥祝者有曰乐
只君子邦家之基太君德望在朝宦迹在四方贤而又
生贤以桢干我王家则诚所谓邦家之基者矣又曰乐
只君子邦家之光郡公世笃忠贞显扬家学所历多同
事功相照映则诚所谓邦家之光者矣若是而寿无期
寿无疆宜先以为太尊祝而因以祝郡公也某不佞缘
卷三 第 38b 页 WYG1285-0170d.png
郡人之意重以四学博士之请遂不辞而申之曰文正
忠宣公家故事啇周伊召公之能事封侯传世于公可
徵请以是尽颂祷之义
  赠袁二尹序
盖闻县之治虽狭而于民实甚亲丞佐之秩虽卑而用
人之得失其休戚于民实甚重自汉以来皆慎其选我
高皇帝四年授进士姚宗敬以下百人皆邑丞其重可
知矣自古名臣循吏多出其间而世之居是官者顾每
卷三 第 39a 页 WYG1285-0171a.png
若薄之所谓予不负丞而丞负予虽韩退之亦有是言
其亦未之思欤慈溪丹峰袁君以太学生谒选天曹得
丞金坛乃独有见国家设官之意克勤其职而相其长
前邑侯梅塾林公今邑侯白野陈公皆循良雅望而袁
君实后林公之躅待陈公之来绾县篆者几一年有馀
县境无事台察诸公闻而器之旌书交至未几迁湖藩
理曹盖殊迁也司训璞岩郭君慎斋尹君暨邑庠诸彦
咸图供张祖道徵言于予则为之言曰袁君所以赞事
卷三 第 39b 页 WYG1285-0171b.png
藩省者其有外于所以佐邑者乎夫藩省者一邑之积
也合乡而为县合县而为郡合郡而为道合诸道而一
之则为天下天下之大譬之一身腹心四肢百骸其气
息之相通荣卫之周流不容一时有间也间则疾病生
焉故自里胥以至牧伯其相关一也今袁君起家佐邑
则既悉于闾里之情伪黔庶之休戚矣持是以赞藩府
乎何有宋刘贡父尝言唐有天下诸侯自辟幕府之士
唯其才能不问所从来而朝廷常收其俊伟以补王官
卷三 第 40a 页 WYG1285-0171c.png
之缺则诸侯幕职为升朝之阶其来尚矣况我朝幕僚
皆天子命吏又异于唐世诸侯之所自辟者乎行将召
补王官之缺使他日旌贤推本自金坛之治始由是益
信夫治虽狭秩虽卑而所以使天下一身流通无间者
实有所在然则丞不负袁君而袁君之能为是官重也
不既多乎是为序
  送贰守卢公之任山东转运序
静山卢公贰守吾郡三年擢贰山东转运士大夫之意
卷三 第 40b 页 WYG1285-0171d.png
咸以卢公长材伟度绥辑兵民东南方资其保障奚可
以去樵不佞窃以为此乃所以显庸卢公而益大其施
也自唐刘晏以盐利足国军饟禄俸皆仰给焉天下之
赋盐居其半至我朝尤重其司洪武永乐间召啇输刍
粟塞下而给盐以为直其时法行利重人乐于趋边地
啇贾辏集转输如流复以馀力益垦閒田是以九边货
粟充溢军用饶足以至内地水旱凶荒亦藉盐以赈焉
鹾政之有关于军国之计也大矣是以其秩三品与方
卷三 第 41a 页 WYG1285-0172a.png
岳郡守相上下自国初以来固不轻以畀人非郎署之
良则州郡之选由之位台省为名公卿者多矣孰谓可
以冗局视之哉惟兹山东古青州之地盐之所出首著
于经后太公封于齐亦以通鱼盐之利人物辐辏齐之
富甲于东方桓公管仲增修其政通轻重之权而兵食
益足遂霸诸侯使今之居转运之任者能修太公管仲
之政则岂但可使全齐之地变瘠卤为富强而国用边
用亦将取足焉其为益岂小也哉天下事固存乎其人
卷三 第 41b 页 WYG1285-0172b.png
也自啇人赴边开中之法既废一时有急惟倚办于挖
运籴买二者然挖运苦于陆路艰难籴买苦于边方粟
贵皆下策也夫以盐政之兴废而有关于国计民力如
此其重以全齐为古青州盐筴肇端之地而通变制经
以为六转运七提举之倡则今日用卢公于此其不偶
然昭昭矣以卢公之材宣劳其职一旦有助于国计民
力之大则其功又非一方比也夺此与彼奚足为吾郡
深憾耶且圣天子轸念东南为都会财赋根本重地顷
卷三 第 42a 页 WYG1285-0172c.png
年寇扰之馀生意未复自牧监以上因材授任多取更
尝其地熟其事有声绩为人所思者为之则卢公复来
以慰此方之愿固尚有他日之可期也樵既为此言以
释邦人之意适我金坛县大夫陈公来访亦以是对辱
陈公不以其言为不可且曰视篆丹阳黄公者公之僚
也暨丹徒县大夫陈公新丹阳县大夫张公均于卢公
为属邑佥议有以贺公请以子言为之先可乎樵辞谢
不获则敬次其语以归之
卷三 第 42b 页 WYG1285-0172d.png
  送王睿斋邑侯序
隆庆壬申五月西蜀王侯宰我金坛既阅三载节用爱
人刑清政简万民敬戴部使者交荐佥曰侯正直忠厚
之德疏通知远之材宜为谏官御史召命不日至矣既
而命下迁司寇于留都我朝重刑宪司寇与御史台棘
寺并立称三法司以相参覈务归于平而主其曹事者
秩正六品在谏官御史之上不为不重矣侯学古之道
而欲见于行予敢不以古之道望侯哉昔周司民掌登
卷三 第 43a 页 WYG1285-0173a.png
万民之数自生齿以上皆书于版及三年大比以万民
之数诏司寇司寇及孟冬祀司民之日献其数于王王
拜受之登于天府夫司寇刑官也而与知万民之数此
古人之深意也古之于民其生齿之登耗性行之愚良
土地之肥硗田里之归授视之一如其家太宰以是授
其职司徒以是颁其教司寇以是紏其违而弼教焉譬
之于田教养殖也司寇耨也其共成者嘉谷而已故曰
俾予从欲以治四方风动惟乃之休夫四方风动契之
卷三 第 43b 页 WYG1285-0173b.png
教也而归诸皋陶者使民趋教而刑为无用乃皋陶明
刑以弼教之功也契以身立教而皋陶以德用刑岂可
以二事观哉此所以为迈种德而其功配于禹也与知
人安民圣谟洋洋后之为谏官御史者方当于皋陶取
法焉独刑官也乎哉然则王侯之所以自迈于明时也
其亦有在矣司训王君暨邑庠诸彦辱以问予予以是
对诸君曰侯行既有日不可以无纪也遂为之书
 方麓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