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集-宋-王令附录

附录 第 1a 页 WYG1106-0563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广陵集附录
  有宋王逄原墓志铭      王安石
呜呼道之不明耶岂特教之不至也士亦有罪焉呜呼
道之不行耶岂特化之不至也士亦有罪焉盖无常产而
有常心者古之所谓士也士诚有常心以操群圣人之
说而力行之则道虽不明乎天下必明于巳道虽不行
乎天下必行于妻子内有以明于巳外有以行于妻子
附录 第 1b 页 WYG1106-0563d.png
则其言行必不孤立于天下矣此孔子孟子伯夷柳下
惠扬雄之徒所以有功于世也呜呼以余之昏弱不肖
亦固士之有罪者而得友焉余友字逄原讳令系王氏
元城人也始余爱其文章而得其所以言中余爱其节
行而得其所以行卒余得其所以言浩浩乎其将沿而
不可穷也得其所以行超超乎其将追而不可至也于
是慨然叹以为可以任世之重而有功于天下者将在
于此余将有之而不得也呜呼令去余而死矣悲夫逄
附录 第 2a 页 WYG1106-0564a.png
原左武卫大将军讳奉諲之曾孙大理评事讳珙之孙
而郑州管城县主簿讳世伦之子也五岁而孤二十八
岁而卒卒之九十三日嘉祐四年九月丙申葬于常州
武进县怀德南乡薛村之原夫人吴氏亦有贤行于是
方娠也未知其子之男女铭曰
寿胡不多天实尔啬曰天不相胡厚尔德厚也培之乐
以不罢啬也推之不怨以疑呜呼天民将在乎兹
  广陵先生传         刘 发
附录 第 2b 页 WYG1106-0564b.png
王氏旧望太原自先生之七世祖居于魏之元城不知
其始何迁也叔祖父乙居广陵先生幼育于乙故遂为
广陵人年十数岁昼从群儿嬉夜独诵书往往达旦不
眠率以是为常未尝从师为辞章即雄伟老成人见之
皆惊年稍长倜傥不羁束周乡里之急为不义者面加
毁折无所避人皆畏而服之里人满执中谨厚人也一
日先生过之执中以先生所为为非是先生因自悔更
闭门读书久之所得益以闳深乃为竹赋以自广具载
附录 第 3a 页 WYG1106-0564c.png
文集其姊寡居贫无以自存乃聚徒天长巳而积薪之
中得芝之叶先生有感焉乃著藏芝赋赋序多不载载
其赋(具载/文集)是时丞相荆国公赴召道由淮南先生赋南
山之田诗往见之公得先生大喜期其材可与共功业
于天下因妻以夫人之女弟焉既而徙高邮大守邵公
必延请主学先生辞不获巳强应之寻亦辞去邵公为
部使者以其节行闻于朝廷不报先生既喜退隐思江
南山水之胜乃迁居润赋江上山中之词居顷之熟于
附录 第 3b 页 WYG1106-0564d.png
润之山川道里又著游山记以寓其意居无何以江阴
幽僻乃去润迁江阴江阴地下湿得疾苦足弱因复迁
常未几以足疾终天下士大夫无论识不识皆痛惜之
荆国公为志其墓荆国既志其墓又哀思之著于诗多
至十数篇先生德业之敏如驾四马驭夷路骎骎骤驰
虽健步者邈不可及然闻一善言见一善行未尝不叹
慕自以为不逮事寡姊如事父教姊之孤儿不啻巳子
岁时祭祀于其考妣必流涕亲识馈遗纤介无所受诸
附录 第 4a 页 WYG1106-0565a.png
生有献度其家为礼虽甚贫不取也平生为文多操纸
立书未尝有藁或有藁即焚毁故其终家无遗文先生方生
管城君命之曰令儿未及更立名而管城君卒故先生
因名令初字钟美建安黄莘以其造道之深字之曰逄
原吴氏从先生一年而寡归治田桑布素以待尽其趋
操议论皆是宜为先生配先生既终方得女荆国公为
择所宜归归吴夫人族师礼亦名士呜呼道之不明于
世久矣惟道之不明故士之出处皆莫知其所宜守仕
附录 第 4b 页 WYG1106-0565b.png
于朝廷者知进而巳时不足以有为虽或援而去之犹
不能自止也不然则溺于厚利苟徇世俗以自私无足
道也隐于山林者知退而巳时若可以有为虽或援而
出之犹不能自屈也不然则喜于名高苟违世俗以自
显而无足取也夫天下有道以道徇身天下无道以身
徇道古之君子无必出也无必退也顾道何如耳苟外
于道而拘于出处之迹宜其无自而可也方先王之盛
时所以造士者有术优游崇养成其自得之实而不使
附录 第 5a 页 WYG1106-0565c.png
其少累于外物故士多见夫道之大全而进止行遁无
所于𨕣三代而后世不知所以造士士未明所以行巳
而纷纷外物既巳变易其思虑矣则其所守无所适当
固其所也呜呼若先生者可谓豪杰之士矣去三代之
久如此而以宏材敏识伟节高行特立于一时使其无
不幸之死而幸于世则其所施设当如何哉虽然以太
王王季文王武王成就天下之士至于易商为周而士
之备道德之美者宜不可胜数矣管蔡一以流言而朝
附录 第 5b 页 WYG1106-0565d.png
廷上下遂皆信之知保周公而赋四国者才十夫而巳
然则士不待文王而兴者岂特罕闻于后世哉虽先王
之世固巳然矣推此则若先生者其可易得哉世之知
先生者或以其文或以其行未为知先生者也知先生
者惟荆国公而世或疑之故详载先生之行事而论次
之门人刘发谨传
  与王逄原书         王安石
安石顿首读所辱书辞见足下之才浩乎沛然非安石
附录 第 6a 页 WYG1106-0566a.png
之所能及问诸邑人知足下之行学为君子而方不巳
者也惜乎安石之行急不得久留从足下以游及求足
下所称满君者而见之所示稿副辄留玩不审定复枉
顾否不胜幸望也
  二
安石顿首逢原足下比得足下于客食中窘窘相造谢不
能取一日之间以与足下极所欲语者而舟即东矣阅足下
之书窃有疑焉不敢不以告足下书有叹苍生泪垂之说夫
附录 第 6b 页 WYG1106-0566b.png
君子之于学也固有志于天下矣然先吾身而后吾人吾身
治矣而人之治不治系吾得志与否耳身犹属于命天下之
治其可以不属于命乎得于行而不得于知吾耻之也得于
知而不得于行吾不恤也尽吾性而巳孔子曰不知命无以
为君子又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孔
子之说如此而或以为君子之学汲汲以忧世者惑也惑
于此而进退之行不得于孔子者有之矣故有孔子不暇
席暖之说韩子亦以为说吾独以圣人之心未始有忧有
附录 第 7a 页 WYG1106-0566c.png
难予者曰然则圣人忘天下矣曰是不忘天下也否之
象曰君子以俭德避难不可荣以禄初六曰拔茅茹以
其汇正吉象曰拔茅正吉志在君也在君者不忘天下
也不可荣以禄者知命也吾虽不忘天下而命不可必
合忧之其能合乎易曰遁世无闷乐天知命是也诗三
百如柏舟北门之类有忧也然仕于其时而不得其志
不得以不忧也仕于势不在于天下国家与夫不仕者
未始有忧君子阳阳考槃之类是也借有忧者不能夺
附录 第 7b 页 WYG1106-0566d.png
圣人不忧之说诗者非一人之辞也出诸国之贤者则
道不能尽轨于圣人也宜矣然汲汲以忧世事孔子固
有取而不为也孟子曰伊尹视天下匹夫匹妇有不被
其泽者若巳推而内之沟中可谓忧天下也然汤聘之
巳犹嚣嚣然曰我处畎亩之中以乐尧舜之道岂如彼
所谓忧天下者仆仆自枉而幸售其道哉然其谓孔子
曰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率皆圣人也乃吾所愿则
学孔子也又论禹稷颜回同道曰乡邻有斗被发缨冠
附录 第 8a 页 WYG1106-0567a.png
而救之则惑也今穷于下而曰我忧天下至于恸哭者
无乃近救乡邻之事乎孔子所以极其说于知命不忧
者欲人知治乱有命而进不可以苟则先王之道得伸
也噫且以七十子之贤亲出于孔子之时独曰用之则
行舍之则藏惟颜回有是况去圣人之久而私力于学
者耶孔子论圣人有先后者学者知其然则宜法孔子
安可慕其所以慕而巳乎世有能喻知命之说而不能
重进退者有矣由知及之仁不能守之也始得足下之
附录 第 8b 页 WYG1106-0567b.png
文特爱足下之才耳既而见足下衣刓屦缺坐而语未
尝及巳之穷退而语足下终岁食不荤不以铢忽妄售
于人世之自立如足下者有几吾以为知及之则必能守之
故以安石之所学报足下荀子曰涂之人可以为禹以
足下之才行仆安敢不以孔子之道友足下乎不宣安
石顿首
  三
安石顿首逄原近已附书亦得所赐教殊感慰唯逄原
附录 第 9a 页 WYG1106-0567c.png
见教正得鄙心之所欲方欲请而已被旨还都遂得脱
此亦可喜也但今兹所除复非不肖所宜居不免又干
溷朝廷更增不知者之毁然吾自计当如此岂能顾流
俗之纷纷乎不久到真州冀逄原一来见就不知有暇
否幸因书见报安石止寓和州耳来真唯迎老亲来视
女弟既而归和俟命也冬寒自爱安石顿首
  四
安石顿首承跋涉到江阴与贤閤万福良以为慰安石
附录 第 9b 页 WYG1106-0567d.png
居此郁郁殊无聊念非见君子谁与论此不久来江宁
冀逄原一来不审可否倘可与子明同来乎不知脚气
近日如何切自慎爱千万千万近见莘老其不肯与人
事固知其如此久矣而书来过相称誉似以俗人见遇
不知其故何也既巳在此职事矣彼以此遇我殆其宜
也冬寒自爱
  五
安石顿首辱书感慰舟但乘至蕲阳当无人何问兼是
附录 第 10a 页 WYG1106-0568a.png
吴舅法所当亦何嫌不自驾之以往还就载官物可也
旅居僧舍良亦无聊千万自爱时以书见教今日尚苦
大风不可行匆匆不谨
  六
安石顿首被命使江东按刑狱事明日遂行欲至扬州
宿留别乞一差切欲一见逄原幸枉驾见追只于丹阳
奉候切勿以事为解也他须面陈此不详悉切见过专
奉迟切切
附录 第 10b 页 WYG1106-0568b.png
  七
安石顿首辱教具晓盛指陈山人今在此幸便访友也
他事面谒匆匆不谨安石顿首
  八
安石顿首比辱足下来见顾存而人事纷纷殊不得从
容尽所欲言而遂尔远违区区向往之情岂可以尽言
哉到天长乃知行李巳到毗陵脚气已渐平复殊以为
慰即日动止想与吴閤俱万福贵眷各康宁巳到宿薄
附录 第 11a 页 WYG1106-0568c.png
晚遂行更数日即到京师别上状然书所传道岂可以
尽意乎近见说脚气但于早起未下床未语以前取唾
以手大指摩脚心取极热乃下床久之自不复发尝试
为之此乃尝有人以此除疾为之方也葛子明得书否
二舅处有书来否热不可胜任殊以为忧为之奈何安
石顿首
  九
安石顿首不见已两月虽尘劳仆仆企望盛德何日无
附录 第 11b 页 WYG1106-0568d.png
之匆辱惠书承以论语义见教见微旨奥直造孔庭非
极高明孰能为之仰羡近辱子固夷甫过我因与二公
同观大所叹服何时得至金陵以尽远怀安石顿首
  十
安石顿首自别逄原一得书遂不知行李所在伏惟巳
还暨阳今此介往幸喻动止之详以慰思渴也居江阴
果可以徙否安石之势恐未能自脱于此矣罪戾日积
而缺然无友朋之救此寤寐所以怵惕而不知其所为
附录 第 12a 页 WYG1106-0569a.png
者也逄原不知可以游番乎番亦多士可以优游卒岁
试思之也人还一报幸自爱重安石顿首
  十一
安石顿首得手教承尚在江州思企何可胜言安石昨
到金陵匆匆遂归番阳冬末须一到金陵不知逄原此
行以何时到江阴今必与吴亲同舟而济但到金陵莫
须求客舟以往否近制舡难为谋自金陵至润只一两
程到润则求舫至江阴亦易矣安石处此遂未有去理
附录 第 12b 页 WYG1106-0569b.png
如孙少述丁元珍曾子固尚以书见止不宜自求便安
数溷朝廷则他人复有可望其见察者乎罪衅日积而
不知所以自脱足下奚以为我谋哉配兵不习水事甚
善但计今之势如此等事皆不可与论说不知足下意
以为当如何施行幸试疏示更有所闻悉望见教所至
幸望留意访以所不逮也至冬末到金陵欲望逄原一
至金陵见访不知可否私心极有事欲面谒切试思之
幸能一来为惠大矣安石顿首
附录 第 13a 页 WYG1106-0569c.png
  十二
安石顿首逄原足下方欲作书而得所赐书尤感慰唯
逄原所以教我得鄙心所欲出者穷僻无交游所与议
者皆不出流俗之人非逄原之教我尚安得闻此方力
求所欲但未知何时得耳及冬春之交未得脱此冀相
遇于江宁不审肯顾否承教许如此当可如约也但不
谋润居何也江阴岂不可留乎若在润则相遇尤易耳
配卒事须面叙乃悉馀更有所闻悉望见教今世既无
附录 第 13b 页 WYG1106-0569d.png
朋友相告戒之道而言亦未可必用大抵见教者欲使
安石同乎俗合乎世耳非足下教我尚何望于他人切
无所惜也冬寒自爱安石顿首
  寄王逄原         王安石
北风吹云埋九垓草木零落空池台六龙避逃不敢出
地上独有寒崔巍披衣起行愁不惬归且把卷阖且开
永怀古人今已矣感此近世何为哉申韩百家爇天起
孔子大道寒于灰儒衣纷纷欲满地无复气焰空煤炱
附录 第 14a 页 WYG1106-0570a.png
力排异端谁助我忆见夫子真奇材楩楠豫章槩白日
只要匠石聊穿裁我方官拘不得往子有閒暇宜能来
晤言相与入圣处一取万古光芒回
  哭逄原           王安石
布衣阡陌动成群卓荦高材独见君杞梓豫章蟠绝壑
骐驎腰袅跨浮云行藏巳许终身共生死那知半路分
便恐世间无妙质鼻端从此罢挥斤
  逄原挽辞          王安石
附录 第 14b 页 WYG1106-0570b.png
蒿里竟何在死生从此分谩传仙掌藉谁见鬼修文蔡
琰能传业侯芭为起坟伤心北风路吹泪湿江云
  思逄原           王安石
自吾失逄原触事辄愁思岂独为故人抚心良自悲我
善孰相我孰知我瑕玼我思谁能谋我语听者谁朝出
一马驱暝归一马驰驰驱不自得谈笑强追随仰屋卧
太息起行涕淋漓念子冢上土草茅已纷披婉妇且少
年㷀㷀一兄婺高义动闾里尚能致财赀嗟我衣冠朝
附录 第 15a 页 WYG1106-0570c.png
略能具饘糜葬祭(一本/作豆)无所助衷颜亦何施闻妇欲北
返跂予常望之寒汴已闭口此行又参差又说当产子
产子知何时贤者宜有后固当梦熊罴天方不可恃我
愿适在兹我疲学更误与世不相宜夙昔心巳许同冈
结茅茨此事今巳矣已矣尚谁知渺渺江与潭茫茫山
与陂安能久窃食终负故人期
  思逄原          王安石
蓬蒿今日想纷披冢上秋风又一吹妙质不为平世得
附录 第 15b 页 WYG1106-0570d.png
微言惟有故人知庐山南堕当书案湓水东来入酒卮
陈迹可怜随手尽欲欢无复似当时
  又
百年相望济时功岁路何知向此穷鹰隼奋飞凰羽短
麒麟埋没马群空中郎旧业无儿付康子高才有妇同
想见江南原上墓树枝零落纸钱风
  与舅氏吴司录议王逄原姻事书 王安石
安石启仲冬严寒伏惟尊体动止万福王令秀才近见
附录 第 16a 页 WYG1106-0571a.png
文学才智行义皆高过人见留他来此修学虽贫不应
举为人亦通不至大段苦节过当他恐二舅不欲与
做亲久不得委曲不审尊意如何传闻皆不可信也安
石目见其所为如此其可爱也未拜见千万乞保尊重
不备安石拜上
  又
安石启新正伏惟二舅都曹尊体动止万福向曾上状
不审得达左右否王令秀才见在江阴聚学文学智识
附录 第 16b 页 WYG1106-0571b.png
与其性行诚是豪杰之士或传其所为过当皆不足信
安石此深察其所为大抵只是守节安贫耳近日人从
之学者甚众亦不至绝贫乏况其家口寡亦易为赡足
虽然不应举以安石计之今应举者未必及第虽及第
未必不困穷更请酌之此人但恐久远非终困穷者也虽
终困穷其畜妻子当亦不至失所也渠却望二舅有信
来决知亲事终如何幸一赐报也尚寒伏乞善保尊重
不备安石顿首
附录 第 17a 页 WYG1106-0571c.png
  与崔伯易思王逄原书     王安石
伯易足下逄原遽如此痛念之无穷特为之作铭因吴
特起去奉呈此于平生为铭最为无愧惜也如此人而
年止如此以安石之不肖固不敢谓足以知之然见逄
原所学所为日进而在高邮见之遂若不可企及窃以
为可畏惮而有望其助我者莫如此君虽足下之言亦
以为如此今则已矣可痛可痛然此特可为足下道尔
人之爱逄原者多矣亦岂如吾两人者知之之尽乎可
附录 第 17b 页 WYG1106-0571d.png
痛可痛安石再拜
  与王深甫         王安石
安石顿首近已奉状不知到否竟不得脱省中巳今日
就职闻足下当入都下幸能早来冀得一见若足下来
差池则安石此月乞去淮南迎亲矣出不过三四日则
还至都下幸足下且留以待安石还事欲讲于左右者
甚众切勿遽去若令不得一见又不知何时奉见切勿
急归也有王逄原者卓荦可骇自常州与之如江南巳
附录 第 18a 页 WYG1106-0572a.png
见其有过人者及归而见之所学所守愈超然殆不可
及忽得报死矣天于善人君子如此可叹可叹如逄原
者求之于时殆未见比不知常君方之孰贤耳可痛可
痛恨足下不得见之耳书不尽意自爱自爱安石顿首
  别孙莘老思王逄原诗    王安石
逄原未熟我巳与子相知自吾得逄原知子更不疑手
把湖上舟望子欲归时茫然乃分散独背东南驰寥寥
西城居解后与子期鸡鸣入省门朱墨来纷披含意不
附录 第 18b 页 WYG1106-0572b.png
自得强颜聊尔为会合常在夜青灯照书诗往往并衾
语至明不言疲匆匆舍我去使我当从谁送子不出门
我身方羁縻我心得自如今与子相随随子至湖上逄
原所尝嬉想见荷叶尽北风卷寒漪巳怀今日愁更念
昔日悲相逄亦何有但见镜中丝
  客有示余王逄原诗编者因成短韵逄原广陵人
   死年二十八岁       张舜民
古人深恨不同时虽得同时不识之独把遗编想风质
附录 第 19a 页 WYG1106-0572c.png
皇天何负十年期
  王逄原哀词        郭祥正
追髣髴兮故国之山邱与子之相遇兮听其言而若秋
雍雍而肆兮严严而收乐我之心兮以遨以游子将娶
兮于南州不得从子以往兮翻自省以幽幽川陆兮沉
浮日月兮再周闻子之长逝兮怆我之深忧子不可见
兮道将谁求彼苍者天兮胡与胡求畴如子之学兮使
不位于公侯欲奠生刍兮灵何自而荐羞想风期兮奈
附录 第 19b 页 WYG1106-0572d.png
何怅平昔兮悠悠
  淮南部使者邵必奏状
臣伏见国家诏下开岁贡士丁宁告劝勤亦至矣然士
亦有负其业不求闻达者臣恐州县不得而荐天子不
得而知臣伏见扬州布衣王令文学德行俱出人右奉
寡姊如严父教孤甥如爱子寒饥穷困不改其守求之
士人未见其比臣叨列职司国家利病皆得言之见贤
不举实臣之罪
附录 第 20a 页 WYG1106-0573a.png
  先生行实
前忠武军节度推官知滁州来安县孙侔为通直郎致
仕侔上言寻医已二十二年乞致仕特除之侔字少述
吴兴人四岁而孤与母胡氏居七岁能属文既长读书
多自得之文甚奇古内行孤峻少许可非其所善虽邻
不与通也庆历皇祐中与王安石曾巩名闻江淮间应
进士不中母病革时以为恨故侔义不得仕客居吴门
吴兴丹阳扬子间士大夫敬畏之知扬州刘敞荐之曰
附录 第 20b 页 WYG1106-0573b.png
侔居则孝悌仕则忠信足以矫俗扶世求之朝廷吕公
著王安石之流也诏以为试秘书省校书郎扬州州学
教授辞不赴敞知永兴军奏辟管句机宜文字亦以病
免英宗即位沈遘王陶荐侔及王回常秩可备侍从皆
除用之侔以忠武军节度推官知滁州来安县熙宁三
年翰林学士韩维复荐之以为常州团练推官皆不受
安石少与侔友善兄事侔安石为军相道过真州侔待
之如布衣时然侔晚年卞急至于骂坐怒邻论者以为
附录 第 21a 页 WYG1106-0573c.png
年耆而德衰也初王回常秩王令皆有盛名令行能尤
异诸公称述之最早回亦不寿秩仕差显惟侔不仕终
(出哲宗皇/帝实录)
  先生逸事
处士之有道者孙侔常秩王令侔扬州人居于苏州湖
间好为古文章尤方廉不能与俗浮沉而接物则恭以
和秩颍州人应进士举初未为人知欧阳永叔守颖令
吏较郡中户籍正其等秩赀薄在第七众人遽请曰常
附录 第 21b 页 WYG1106-0573d.png
秀才廉贫愿宽其等永叔怪其有让问之皆曰常秀才
孝悌有德非庸众人也永叔为除其籍而请秩与相见
说其为人秩由此知名及张唐公守颖因荐秩于朝廷
赐以粟麦束帛固让不受自陈方应举无隐者之实不
敢当赐是时余守扬州亦以孙侔闻朝廷赐之如秩侔
受而不谢两人者取舍异或讲其意予以为秩尚节而
侔安礼者也可谓周之亦可受矣尚节者洁而介安礼
者广而通令亦扬州人时落拓不检未为乡里所重后
附录 第 22a 页 WYG1106-0574a.png
折节读书作文章有古人风王介甫独知之以比颜回
(出翰林侍读学/士刘公敞杂录)
  吴夫人传
吴氏临川人家世儒学闻见习熟幼而有智既嫁而寡
其夫之友王安石吊之曰康子高才有妇同盖以氏黔
娄之妻也王氏吴氏皆临川望族人物之盛世通婚姻
故安石知其贤为详元祐七年三月唐州言伏见本州
泌阳县上马乡故江宁府录事参军吴蕡女年二十二
附录 第 22b 页 WYG1106-0574b.png
岁而归布衣王令未及一年而令卒是时王妇方二十三
岁独有遗腹一女其兄欲夺而嫁之号泣弗许归老父
母之家屏迹田桑以事兄嫂荆钗布素不事涂饰如此
三十二年矣今在本县黄池陂独居掌治陂事每岁农
隙躬率农夫数千馀人修治堤堰蓄水灌田利及一方
一方之人循禀教令子弟有不率者自携槚楚以求治
之罪农民无知非有威刑不可以齐苟非节义出众何
以服之欲乞朝廷特赐旌表诏赐绢一十匹米一十石
附录 第 23a 页 WYG1106-0574c.png
其后以寿终于泌阳所居焉(出国史/列女传)
  节妇夫人吴氏墓碣铭
   侄朝请大夫擢发遣简州军州事王云撰
夫人吴氏抚州临川人广陵先生元城王公之妻先生
讳令字逄原道德文章名一世二十八而卒夫人抱始
生之孤往归母兄丧除议所适泣涕自誓屏居别墅仅
蔽风雨恶衣粝食人所不堪三十有五年以终厥身
凛然古之节妇天下称之家始来唐唐多旷土熙宁中诏
附录 第 23b 页 WYG1106-0574d.png
募民菑垦治废陂复召信民杜诗之迹众惮其役之大
烦于是略睨莫敢举夫人因其兄占田陂旁慨然谓众
曰吾非徒自谋陂兴实一州之利当如是作如是成乃
辟污莱均灌溉身任其劳筑环堤以潴水疏斗门以泄
水壤化为膏腴民饭粳稻而其家资亦累钜万夫人一
毫不私服用之俭犹昔也方且汲汲振穷乏周疾丧贷
不能偿则为焚劵德声日闻远迩信服讼不诣官决于
一言久之四境无复凶岁民深德夫人之惠相与列言
附录 第 24a 页 WYG1106-0575a.png
于州州闻于朝优赐米帛而乡人矜以为荣迹其泽被
一方功昭于时岂特古今女子所未尝有虽烈丈夫建
立无以过之呜呼是真先生之配也夫人尚书屯田员
外郎德筠之曾孙尚书都官员外郎敏之孙江宁府司
录参军蕡之子婉婉慧成父异之嫁不轻诺广陵先生
妙年英特声振江淮荆公一见以为友劝其舅以夫人
归焉居无何而寡遗腹有一女长有淑德荆公高选诸
生以嫁钱塘吴师礼历博士谏官右司员外郎为时名
附录 第 24b 页 WYG1106-0575b.png
臣夫人天才超然辞翰之工不假师授喜读孟轲氏书
议论宿儒所不及谓非妇能皆秘弗耀父事兄母事姊
姊亡感恸得疾卒年五十九实元祐八年十二月二十
七日兄豪奇士也夫人既卒二年以先生葬常州躬护
柩北来道病亦卒十年乃克合葬(一本/作窆)于唐州桐柏县
之淮源乡又十四年外孙说擢官大农出佐雍州以其
州朝夕之念不远数千里力请易襄过唐上冢顾墓碑
未刻乃使来请云曰室家之道古难其全清规懿范旷
附录 第 25a 页 WYG1106-0575c.png
不并纪今先生名在国史夫人继有佳传夫妇俱贤伟
奇杰出高视千载邈无与俦昔荆公志先生之墓以为
可以任世之重有功于天下且谓夫人有贤行又诗哭
之曰康子高才有妇同暨铭司录公则曰季女有特操
如夫荆公世之师而每称重如此可以知其贤矣斯又
垂世炳如日星孰敢措一辞于其后哉虽然前志志常
州之葬尔今合葬于唐而无辞以纪则百世之下安所
考信族子诚不肖为是悼惧敢以伯母夫人之德烈碣
附录 第 25b 页 WYG1106-0575d.png
于墓上为唐人无穷之传铭曰
烈烈夫人妇节高世有功于民才实国士兴陂溉田均
利千里唐无凶年岁已四纪方城之南百万生齿及尔
云来敢忘兹惠桐柏嶷嶷淮流其东维德不朽维名无
穷墓门有石刻纪嘉绩凡唐之人过者必式
 
 
 广陵集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