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陵文集-宋-许翰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WYG1123-053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襄陵文集卷六       宋 许翰 撰
  论
   论用相(按此首从名臣/奏议中补入)
臣尝学易观否泰之象则知君子小人未尝相无于天下
虽尧舜在上世必有小人虽桀纣在上世必有君子其
所以更为治乱相反如此者尧舜错之得宜而桀纣置之
失当也故错之得宜则君子小人并受其福是以皆谓
卷六 第 1b 页 WYG1123-0539b.png
之泰置之失当则君子小人各穷于祸是以同谓之否
所谓当与不当要在内外之间而已矣泰内君子而外
小人则其象内健而外顺否内小人而外君子则其象
内柔而外刚刚者君子之德柔者小人之德也使君子
有为于内则内健可以制天下使小人委听于外则外
顺而天下从之何谓内外传曰睽外也家人内也否泰
反其类也故人君躬必与小人睽而以君子为家人者
类固相反虽然人君以一人之明而欲以尽知天下之
卷六 第 2a 页 WYG1123-0539c.png
君子亲之使为家人又欲尽察天下之小人睽而远之
则虽尧舜之圣难于此然图其昜则必有要矣舜选于
众举皋陶则不仁者远汤选于众举伊尹则不仁者远
故昜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前日君子小人上下倒植
内外逆施奸罔充斥臣未易遽论而独窃怪陛下即位
以来朝廷之间未见泰象臣是以请先论之如近日王
孝迪之昏庸已污翰苑而擢中书侍郎蔡懋之顽固已
败枢府而犹迁右丞当时四方闻之无不怅然失望此
卷六 第 2b 页 WYG1123-0539d.png
则陛下既悟而罢之矣今又将相张邦昌于庙堂则是
古之所谓外今之所谓内类进之祸岂复胜言臣窃意
陛下圣明岂不知前日之乱皆生于大臣奸䛕不去此
属无以为治而相邦昌者盖或权以济朔骑之行未必
遂用故臣未敢正击而一发其端于此他日若果用之
则臣请得以死争之臣以为陛下正始之时置相不可
不谨譬如植木始得嘉木有种其后材将不可胜用始
得恶木而植之则恶木日滋其极将至无复取材且君
卷六 第 3a 页 WYG1123-0540a.png
臣一体相须而成自昔未见有君无相而能成大业者
也故陛下欲为文帝则相必有陈平周勃欲为唐太宗
则相必有房玄龄杜如晦欲为尧舜三代之君则必有
尧舜三代之佐而后纷无不解为无不成将前卜天下
之安危在始观置相之得失故愿陛下考而慎之先王
知人之道要在公听并观验左右之言于诸大夫验诸
大夫之言于国人验国人之言于其人可见之迹灼知
其贤而后用此孟子用人之法而易之所以为泰者故
卷六 第 3b 页 WYG1123-0540b.png
臣辄敢论思先之以为治本
   论战
臣伏见金人退师以来朝廷搢绅上恬下嬉幸于无事
恃以为安而臣独窃终夜不寐方以为忧夫以金人之
性贪功好战而我既示之以弱开之以利不过一二岁
势必复来自所割三镇疾驰三日则突骑犯都城飞尘
入宫阙矣当此之时金帛不可复得地土不可复割边
鄙之师不可复召智能之士不可复图万世之变可胜
卷六 第 4a 页 WYG1123-0540c.png
言哉今闻姚古等兵已次国郊窃谓陛下可以阃外之
事制于将帅若遣一介之使可下下之使不可下则用
兵不疑臣尝熟计我战而胜则蒙福无穷战而不胜则
北阨井陉西断太行内守大河国可无患敌以残敝将
归之兵力必不能复取三镇故我胜亦利不胜亦利此
可决战一也敌欲既盈将骄卒懈时益暄暍人马喘汗
以我方锐击其惰归此可决战二也我众彼寡以十当
一反顾者诛旋踵者斩使威令既必行则罢弱者奋况于
卷六 第 4b 页 WYG1123-0540d.png
关陕百战之士外诱以金缯而内激以愤耻破贼必矣
此可决战三也种师道持重名将今虽老疾智略足恃
议者见其木讷若无策画此盖不以口击贼者昔赵括
论兵其父奢不能难也而奢谓括将必败赵师宋文割
据江左闻王元谟论兵飘飘有伊洛间意及使之将望
风奔溃闻师道自少沈毅盖其天性介胄之士瞋目语
难自古而然未可遂疑况今济以姚古必能相与成功
此可决战四也陛下仁圣诚动万姓义感三军人人思
卷六 第 5a 页 WYG1123-0541a.png
为国死以涤中原之耻而发七庙之愤夫天时易失而
人心难收陛下今不乘此利势后必悔之此可决战五
也今全躯保妻子之臣务在张敌声势虚喝恐劫苟安
目前遗患万世此其意无他不过虑战不胜则咎归议
者使身不利今一主和身保无患明年盛秋朔骑复来
则必诿曰国家事敌不至不得归咎和者奸回自营孰
便于此非复有为陛下宗庙社稷长虑却顾者也夫一
胜一负兵家常势要观大计如何尔议者以姚平仲前
卷六 第 5b 页 WYG1123-0541b.png
日妄动小衄以为王师不可复用传曰凡此蔡功惟断
乃成故愿陛下断之而已矣取进止
   论三镇
臣伏见王师之行庙算未定此疑事也今古盖未有能
以疑事成功者故朝廷之意惑则将帅之心不一将帅
之心不一则士卒之气不锐断而必行鬼神避之此精
诚之力也陛下欲断今日之议当究为和为战卒当如
何而已矣其中小小利钝非大计之所系也昔汉高帝
卷六 第 6a 页 WYG1123-0541c.png
蜀先主皆号聪明神武为一代之英雄考其用兵败北
无数然其志气挫而愈厉抑而更扬者大计已定于中
此其所以为英雄者也陛下欲决和议则臣愿陛下取
太史公记虞卿传览其反复此往古之鉴也方今若失
三镇二十州之地则天下之势已断西北无河东则陕
不可守无河朔则汴不可都计不过谋渡江南臣考永
嘉渡江能为东晋者乃王导谢安英贤相继扶危救倾
仅能立国而中原丘墟遂分南北后世有王导谢安之
卷六 第 6b 页 WYG1123-0541d.png
才则东晋宗庙可复立也社稷可复建也盗入陵寝取
一抔土则将若之何言而至此可为流涕陛下永念方
来之艰则今日虽复骚动天下犹不得已何者择祸莫
若轻也或者以为太祖即位以来未有江南晋蜀而卒
能混一区宇臣以为不侔矣太祖生长兵间非若陛下
继体守文建隆将士百战精锐非若方今将不素养兵
不素练也敌在掌握纵而不取使之益张若之何而以
太祖为言故凡守和议者以国与人者也陛下欲决战
卷六 第 7a 页 WYG1123-0542a.png
议则臣之所陈可战者五已具前奏矣今使敌不释憾
则渡河之师当战战则必有漕运之役有应援之兵有
扼据之要皆当素治不计小却但责成功而后将帅志
一士卒气奋三镇之守有死无二若我将以疑遣师以
苟行则精锐已亡何以取胜凡今为和议苟取目前之
无事然亦未可必也臣闻西北之民人人相语曰吾属
与其顺敌则宁南向作贼死为中原鬼使三镇之众发
愤怨怼人为寇攘非小变也故姑息目前亦未易得况
卷六 第 7b 页 WYG1123-0542b.png
又方来之患亦未知税驾欤自古用兵必有异议成王
之时周公东征民有十夫予翼而已其他罔不反曰艰
哉晋武与杜预谋取江南大臣贾充等皆力争之独一
张华赞定大计唐宪宗用武元衡裴度谋讨淮西盗杀
宰相朝廷震恐请罢裴度以安诸镇宪宗大怒讨蔡益
急唐之威令自是复振周世宗初即位北汉引契丹入
寇河东世宗自将禦之宰相冯道固争不得周之功烈
自是遂兴书曰惟克果断乃罔后艰陛下所以疑者度
卷六 第 8a 页 WYG1123-0542c.png
众人必以姚平仲前日之败自持其说近种师道为臣
言平仲所以不利者劫寨之法不用大兵当小扰之使
自蹂藉而后可乘又地势横入江河中度兵隘桥此利
诱使出战不利以兵入斗也臣以是知师道有谋故前
日之功失在不用老将而用骁勇不恃谋将而恃词说
非兵不可用也昔石晋开运之变契丹始入败不穷追
近冬复大来遂陷都城国朝景德契丹入寇澶渊之役
亦不穷追而与敌和亲夫开运景德驱逐之策同而成
卷六 第 8b 页 WYG1123-0542d.png
败之效异者何也开运之时中国方弱而示之以畏故
寇复来景德之间中国正强受之以和故寇遂定今议
者不鉴开运纵敌之患欲为景德之宽大则可谓不知
时矣陛下何以不试使议割地者身任数年寇不复入
则臣知议者必将难之夫国不保数年之安而欲定万
世之策必不能矣乞下臣章使有司定议
   论用将
臣伏见艰难以来用将不专禀命朝廷故使大帅节制
卷六 第 9a 页 WYG1123-0543a.png
难一机会屡失敌势益张欲苟无事而变更愈繁欲姑
休息而息肩无日此忠愤忧国之士所以中夜慨叹抚
枕而兴也今既明示天下以弱是以河东之兵深入而
不忌陕西之寇内侮而不止情势至此亦已棘矣若不
一大变前所为恐不复可济为今计者独有起种师道
听以大计朝廷但责成功而已昔汉帝取魏但问大将
步将骑将为谁知非韩信等敌遂决不疑以是知用兵
之法要在论将而议者以种师道姚古有怨故罢师道
卷六 第 9b 页 WYG1123-0543b.png
而用古然臣窃观汉高祖始用陈平护军诸将不服更
使尽护诸将诸将乃不敢言韩信初拜大将一军皆惊
高祖不恤也光武之时贾复常欲手杀寇恂光武躬譬
解之曰天下未定两虎安得私斗今朕分之卒使二人
结欢而去今陛下欲正天下则宜如高祖欲和调将帅
则宜如光武方乏材时将臣至少岂得使之一废一植
至于勤王之师虽已罢遣今恐事棘不免复召但使河
朔贼破则河东贼势自绌要之非一大劳恐无休息之
卷六 第 10a 页 WYG1123-0543c.png
时伏愿陛下更与大臣熟虑早定大计今日之事已难
于前日安知后日不又难于今日也而议者犹欲循前
之姑息前之得失亦可鉴矣取进止
   论学校谤伤
臣闻万人所聚必有公言传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
大决而犯伤必多是以监谤而衰周乱禁言而强秦亡
无逸之训曰小人怨汝詈汝则皇自敬德不啻不敢含
怒此疏川而导之之术也昔者郑人游于乡校以议执
卷六 第 10b 页 WYG1123-0543d.png
政之善否或谓子产盍毁乡校子产曰其所善者吾则
行之其不善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毁之何为国家自
王安石持矫拂世俗之说流弊至今其患可见陛下方
将公听并观力矫此弊优容受纳务尽群情前日宰相
吴敏留李邦彦止是避嫌分谤因以镇抚士民而或者
未达其心谓为力排公议或私相讥谤责臣不言臣谓
但使朝廷德日以胜则此等疑论自当衰熄窃闻台臣
论奏学校谤伤宰相中丞等事臣恐陛下遂行其言则
卷六 第 11a 页 WYG1123-0544a.png
将使忠鲠杜塞讥毁不闻朝廷蔽蒙复如前日此乱亡
之机也不可不审伏望圣慈勿下其奏以来四方之贤
而通天下之志
   论宦官
臣窃考观载籍自春秋以来国家昌大世祚绵永者惟
汉与唐至于我宋方建万世之统此近古之三代也汉
唐乱亡皆坐内侍为我宋鉴可谓明矣是以不可不察
汉唐之季世治平积久人主不忧敌国外患而安于佚
卷六 第 11b 页 WYG1123-0544b.png
乐不亲法家拂士而昵于近习于是奸宄得乘其间兴
宫室池苑壮丽之观致妖冶靡曼倾惑之色以蔽其明
为谗谄导谀险诐之辞奏嚣尘淫放郑卫之音以乱其
聪讳避危亡之言缘饰隆平之事使之燕安豫怠广侈
无忧以坏其志而后扶舆骪骳以导之喜忿怼耻辱以
导之怒祈求要请以导之施私相窃语一嚬一笑皆能
阴阳人主之意使国威福潜移于是大阿之柄始倒持
于下矣其渐至此则各随其世事势之流相激生变为
卷六 第 12a 页 WYG1123-0544c.png
乱不同同归于亡东汉祖尚名节士大夫各持清议以
争之故其季杀戮忠良禁锢贤隽袁绍乘天下之忿起
而诛之而后汉亡唐北司本兵权重东汉而士大夫莫
与之敌是以世无党锢之祸而帷闼之𨽻势陵人主幽
辱废置无不如意朱温乘天下之忿起而诛之而后唐
亡本朝北司之盛殆过汉唐学士大夫凛凛久矣前日
缘太学生伏阙论事数万之众不约而从发愤嚾呼若
天导之使北司之势不诛而自折则袁绍不复施其谋
卷六 第 12b 页 WYG1123-0544d.png
而朱温无所加其暴此所谓宗庙之灵社稷之福也书
云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之所欲天必从之
是故上酌民言则下天上施陛下于何容心亦宪天而
已矣凡退听者无所归怨而国制大定是乘一时之变
而建万世之利也而议者犹或非之夫前日但缘务专
国是不酌民言郁其忿怨以至于此汉唐之季变生豪
杰其祸至于不可复救今国家徒以赤子啼号赴诉其
枉一言抚之而万姓返室怀仁归德岂不贤于前世万
卷六 第 13a 页 WYG1123-0545a.png
万也哉此臣之所以为陛下贺也臣窃过计但虑事定
之后邪说摇夺哀祈感动法不终守是以敢申言之谨
案周官宦寺皆𨽻冢宰惟内小臣上士四人郑康成以
为异其贤者馀不过仅数十人未有登于下士者也是
以内侍之祸不产于三代之前使国家能按今日之法
而世守之则内侍得以保身延祀不罹诛杀于下而国
家因之垂化定治不忧祸乱于上内外休宁不亦懿乎
故愿下臣章于内省揭示成宪永戒前非天下幸甚
卷六 第 13b 页 WYG1123-0545b.png
  议
   明堂时令议
某闻天人之际精祲相荡象类相取无定方体惟所感
变是以古先圣王深观乎天道而均调以人事在昜之
复曰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商旅者阴
也后者阳也日之始至阴壮阳微故使闭关商旅不行
以遏阴气而后不省方深存而致养其一以定阳德冬
至者一岁之始也先王终岁之事辅相天道类悉如此
卷六 第 14a 页 WYG1123-0545c.png
而易不可以遍举故于复首一见之而世得以类推焉
凡阴阳五行之变本原于易而降在洪范散在太玄惟
深思知化之时能使道通为一某尝窃原天地之数考
诸洪范而为之说曰形凝于西而观生于东故木为貌
声动于东而节成于西故金为言木生火故貌可视也
金生水故言可听也二之照也丽乎有方比视远之明
也一之虚也通乎无方比听德之聪也其證诸天也一
潜而寒水气之精也二轧而燠火气之变也三和而雨
卷六 第 14b 页 WYG1123-0545d.png
木以水滋仁之爱也父子之道也四辨而𤾉金以火燥
义之制也君臣之保也肃以钦恭乂以制从哲以正厥
明谋以审厥聪不恭以肃则恣行而狂不从以乂则陵
节而僭不明以哲则豫而无断不聪以谋则急而无稽
是故肃乂哲谋能使雨𤾉寒燠从时而不愆狂僣豫急
能使雨𤾉寒燠常久而无节也思者风也思在五行为
土而风以木气在中盖地以五相守数之穷也而天三
变而通之是以鼓舞之风发于大块也变五以三故睿
卷六 第 15a 页 WYG1123-0546a.png
而通妙三于一故圣而化圣人精一入乎无思故能无
不思也思而正胜则修而为圣其风时思而妄杂则乱
而成蒙其风恒思者君也四德之所恃以成者也土气
之湿水或使之也水潜于土故圣以一妙而御中也金
气之燥火或使之也火缊于金故乂者庆赏刑威惟二
折天下而成方者也木之恭者水本之也火之明者木
资之也水之聪者金莹之也皆因而用之者也恭之作
肃金敛之也明之作哲水断之也聪之作谋土稽之也
卷六 第 15b 页 WYG1123-0546b.png
皆制而成之者也金土异此天地之数所以成五位之
节者也是以其德重固其道制而用之而成于自用火
克金而从木克土而睿金凝而作乂土化而成圣也是
以圣人之相天也木不足则用恭木太过则撝肃金太
过则用从金不足则撝乂火不足则用明火太过则撝
哲水不足则用聪水太过则撝谋土太过则用睿土不
足则撝圣木沴则制天下之狂金沴则禁天下之僭火
沴则饬诸豫水沴则抑诸急土沴则袪诸蒙也其在周
卷六 第 16a 页 WYG1123-0546c.png
官有叙事有救政叙事所以治常也救政所以御变也
何谓叙事月令所载是也又如春正月泰卦御之太玄
之气其首为差为重为增为锐为达为交圣人脩其画
赞之德以道其化如秋七月否卦御之太玄之气其首
为常为度为亥为昆为减为唫为守圣人脩其画赞之
德以受其福也何谓救政庶證所验是也又如木不足
则声尚角色尚青政尚仁毋杀鳞虫毋伤新物赦小过
解久禁以扶木气木在太玄其类为鳞为新为赦为解
卷六 第 16b 页 WYG1123-0546d.png
故也如金太过则声尚徵色尚赤政尚礼息巫风戒猛
政警边城之变饬寇贼之防以抑金气金在太玄其类
为巫祝为猛为边为城为寇为贼故也岁时适平则有
叙事无救政岁时有过不及而叙事救政兼举焉古者
王公坐而论道燮理阴阳寅亮天地必有以深造乎此
其妙难知而其粗则有司可得而陈者也按昜之传戊
戌之岁泰卦御之而正月又泰所御皇帝作兴明堂以
仪式文王之典日靖四方之义绍脩古道资取化源肇
卷六 第 17a 页 WYG1123-0547a.png
自来岁戊戌正月之吉号诏天下以大振显祖宗之烈
光是谓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与泰
合符谓宜因此尽举洪范太玄之说系诸昜象与时损
益定著月令为万世法有司前期既具叙事又具一气
救政义类所宜告诸朝廷朝廷以时相观庶政考合师
言或创建新令或申敕旧法审则宜类参乎元精条列
以上诞布而下使民由之以安以利而由其所以然必
有以感移至神导迎和气天下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