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陵文集-宋-许翰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123-052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襄陵文集卷四      宋 许翰 撰
  表
   谢赐金带表
臣某言伏蒙圣恩特降中使赐臣毬路笏头金带一条
者白发堕颠方误锡环之召黄金横带遽膺在笥之珍
补报何功褒嘉惟愧中谢伏念臣受材固陋涉世艰虞
书子张之绅志弗忘于素学带启期之索分将老于畸
卷四 第 1b 页 WYG1123-0523b.png
穷岂谓衰龄尚叨异数此盖伏遇皇帝陛下自天锡羡
为国宣光视絷维之至恩励来修于孤节有嘉命服亦
粲精镠束以立朝岂足言于宾客垂而有厉徒炫宠于
都人
   代贺五星循轨表
霄极发祥玑衡效异动天以德惟圣其能中贺臣闻三
辰有经五星为纬候仪所谨轨道难常维见伏疾迟乘
诸至变故僣差凌轹易以殊方数应昌期岁书澄晷此
卷四 第 2a 页 WYG1123-0524a.png
盖皇帝陛下神明利见勋烈升闻草木被其光辉风雨
为之时节燎禋告备苍璧方彻于郊宫文象坐移连珠
已粲于躔陆天衢是仰帝响可占臣职远宸居亲逢熙
事想鸳鸿之行缀莫获追参效鸡鹄之知时亦滋鼓舞
   代贺五星循度表
革治历以明微贲观文而察变易行有衍史告克咸中贺
窃以丕承颢穹厥有显懿故万邦允迪精䘲至于昭融
则九野发祥星辰为之轨道方诸游玉密若连珠此盖
卷四 第 2b 页 WYG1123-0524b.png
皇帝陛下上奉一元下开众正贤能式叙法度诞彰格
彼彝伦占于景纬太平无象固荡荡以难名珍锡有符
但昭昭而应感是宜制声诗以荐郊庙岂特垂光曜而
载册书臣叨奉藩轺阻陪庙著邦家之庆臣子维均
   贺抚定燕山府表
观兵涿鹿深入南陲弭节卢龙遂荒北口汔如圣策有
此骏功中贺窃以幽蓟之山川曾是圣贤之都域一从
陷寇几老馀民至仁兴哀偏师问罪连城争下折矢无
卷四 第 3a 页 WYG1123-0524c.png
遗扫绛帛之旗妖氛既净访黄金之馆陈迹故存岂特
历代之所经营而不能亦我七庙之所想望而未见兹
盖伏遇皇帝陛下同符天地增辉祖宗能回曶爽暗昧
于光明皆自神灵威武之变化臣独居怀古屡感遗谋
夫何将老之年睹此非常之庆
   代贺复湟州表
车徒千乘启周宣六月之征干羽两阶兆虞舜七句之
格成功遽奏振古所无中贺窃惟河陇之隩区故禀汉唐
卷四 第 3b 页 WYG1123-0524d.png
之正朔列为要郡实控诸戎末世举而弃捐诗人为之
悼惜逮盛时之远有极殊裔以咸宾弗思威德之加尚
为畔服之计负其袭险速我大诛谟既定于神明数自
屈于群丑金鼓所响壶箪并迎英声震乎玉关胜气凌
于葱岭坐使长歌之壮士驰思万里之封侯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文昭诞敷武克耆定念先烈之未卒哀远服
之弗蒙拯于幽荒覆以懿铄四夷震叠争奉国以钦承
二后顾怀想在天之昭假臣属持诏节阻奉寿觞延望
卷四 第 4a 页 WYG1123-0525a.png
阙庭曷胜忭颂
   代贺平湖南北表二首
剽轻窃发犯我刍荛严翼维扬震于区洛捷书绍至殊
党交归中贺窃以德盛者建功深世隆而经业远肆熙宁
之更造奄荒忽以咸宾坐俾介鳞之区化为冠带之国
五溪之服三世于兹岂无酋豪恃险而不宁终以类丑
蒙仁而难变故兹讨定不假残夷祷马祃牙已见星狼
之暗壶浆箪食争迎铜虎之严山川益清郡县宁乂此
卷四 第 4b 页 WYG1123-0525b.png
盖伏遇皇帝陛下遵丕天之大律极宁考之图功六师
时行万里风偃皆神灵威武之所变化使㫚爽闇昧得
耀光明臣远奉使条阻参班贺声猷所暨抃蹈惟均
获匪其丑解辫自新震于其邻传檄争下荐功庙祏流庆
戎陬中贺窃以荆楚之荒溪峒如绣自古好乱历世难宾
逮我裕陵底宁绝域取其险要为我藩维制屋庐以作
邦袭衣裳而受吏夫何忽造非彝卒蒙一矢之加爰兴
肆伐大正九溪之戾申严约束易置渠豪荒秽涤除载
卷四 第 5a 页 WYG1123-0525c.png
益山川之胜沴氛弥伏普瞻日月之临王锡有嘉天威
匪绍此盖伏遇皇帝陛下缵承考翼扬厉戎昭鼓之以神
故聪明睿智而不杀体诸有昊方遍覆包函而无殊坐
格幽荒咸归震叠臣远叨镇守与被声光舍爵策勋不
在干戈之列奉觞上寿莫参剑佩之趋自愧奚施唯知
窃忭
   谢转官加食邑表
山林阅岁何旦伐之可书宸极疏恩盖无微而不录粲
卷四 第 5b 页 WYG1123-0525d.png
然加典被此薄躬颜汗训辞心驰象魏中谢伏念臣受
才琐陋遭世昌隆冒昧宠荣超踰分愿差肩从橐无追
参英妙之能鼓腹祠房有空食廪庾之愧敢期惠论弗
废叙迁此盖伏遇皇帝陛下覆焘多方明清在位顾田
闾之僻远曾不间于轩墀譬草木之萌生使均蒙于雨
露至兹衰病犹在记怜从父老于嬉戏游遨谁识弥陶
于至化率子弟以忠信孝悌亦云图报于鸿钧
   天申节贺疏
卷四 第 6a 页 WYG1123-0526a.png
昌期既协五百岁而圣人生大业方隆四三王而天下
治共仰睟钧之造是兴震夙之祥伏愿皇帝陛下神劳
艰难天佑平格坐镇蛮夷猾夏之变咸服尧舜垂衣之
仁春非我春遍群黎而蒙德朔而又朔歌亿万于斯年
   天宁节进疏
日晕祥华见珍符之有启玉晨昭格介茀禄以来崇凡
厥有生咸知申祝伏愿皇帝陛下敛膺诸福敷佑群伦
抚明昌以御时维新厥德居隆平而保极于万斯年
卷四 第 6b 页 WYG1123-0526b.png
  劄子
   论配享劄子
伏睹手诏推原治本褒王文公进封王爵某窃以为文
公既王则于学宫理不可复居颜孟之下谓宜自为一
代之宗师专居别室以称圣上所以锡命宠嘉之意而
建立扬子貌像使得位次孟子配食祀典维扬子起于
经术残缺众说纷紊世故危厉之时而躬保此道攘辟
塞路维持正教开明圣法盖与孟子异世而同功扬子
卷四 第 7a 页 WYG1123-0526c.png
加难焉今孟子已蒙圣朝褒显若此而扬子犹与汉唐
章句之儒杂然列于廊庑之间诚因此时擢之使得比
于孟子则圣道之传昭然有统入学宫者望而可知邪
说异端莫得而间天下幸甚万世幸甚
   论御笔手诏不由三省而下者取旨方行劄子
臣闻天下之法当与天下共之有司守之以死虽天子
不得而私也而后天下之大公立比年以来有司阿意
挠法以徇一时是以条约文具而不守伏愿陛下明诏
卷四 第 7b 页 WYG1123-0526d.png
内外今后指挥若有害事病民违戾条制并令有司具
析执奏御笔手诏不由三省而下者官司被受审复取
旨乃得施行必使法严信如四时而后令一而民定可
以立政矣取进止
   辞免尚书右丞劄
臣今月六日准尚书省劄子奉圣旨除尚书右丞者闻
命非常抚躬自失伏念臣才资谫薄命数奇屯寇难以
来心形惧悴视已昏翳动辄悸惊虽欲自强必难胜事
卷四 第 8a 页 WYG1123-0527a.png
然臣比自谪籍恭被召旨即日夜诣不敢少安者实以
国家近离变故仁圣新嗣历服臣子之心未展愿一入
见清光则退即山林没身无恨弗图恩奖遽委事机冒
昧非宜颠隮不测既妨贤路必动群言伏望圣慈收还
成命
   荐士劄子
右臣伏见朝奉郎李格从事不苟容论道不苟合隐居
宜春长沙之间以左氏学治春秋能守师法如汉儒萧
卷四 第 8b 页 WYG1123-0527b.png
然一室著书忘老又宣义郎罗孝芬外和中刚笃志好
学其人早中甲科自可超取显美而退居岳州平江安
贫事亲勤约自守乡闾师其孝行搢绅服其名节又文
林郎贵州书记林勋为周官学著井田书釐举法义旁
达权宜其言守经㨿古皆可施行于今饬躬守道久未
试用累年避地转走湖广于流离中得此三人者可肃
朝纲可厉士节可扶民极愿赐召擢今系应诏同罪保

卷四 第 9a 页 WYG1123-0527c.png
   再论乞用种师道劄子
臣闻耕当问奴织当问婢老马识道巢鸟知风此言物
各有所习也是以金革之事必咨宿将臣累言种师道
智虑未衰边陲素畏藉其威名犹可折冲今纵未能置
之枢府谓宜使之领制置司示不閒废俾得尽心虎豹
在山藜藿不采非虚语也臣既论兵之不可不用故遂
论将不惮喋喋上渎圣聪者诚以为兵待将而后胜又
谓方多故时国之虎臣未宜投閒急而求之非所以明
卷四 第 9b 页 WYG1123-0527d.png
朝廷也今寇行已远遣议三镇之使尚未发轸臣恐将
帅牵制使指旷日持久遂失事机今日之势当如救火
不得少缓缓则无及望先明告将帅使得阃外便宜制
胜委任而责成功此自古用将之法也兵交使在其间
盟亦何害且料兵威未振敌情未詟遣使礼请未易下
也故今日之事恃兵之力多而恃使之谋少乃可为矣
取进止
   乞出第一劄子
卷四 第 10a 页 WYG1123-0528a.png
臣闻祖宗之时在位清明公卿大臣以礼进退天下化
之人务自重各以守道为贵不以持禄为荣是以朝著
尊崇而国体安固比年以来此俗日替大臣保位而重
去小臣窥利而逐争小大相倾上下交疑非希旨取合
不进非迕旨得谴不退故公卿不矜名节而士庶无所
法象朝著日秽国体日轻奸谀纠纷遂以大乱孔子有
言为国以礼按今观之岂云不信臣蒙圣恩宠遇至渥
维是才术浅陋不经时变少而多疾晚益易衰又以新
卷四 第 10b 页 WYG1123-0528b.png
遭兵乱脱命毫釐心气震悸至今未宁黾勉图虑不能
精审奏事之际多所遗忘此当去位理在不疑若必俟
上得谴于君父下取谤于人言颠隮而去名节并毁则
与近世贪利之臣不顾廉耻无复小异上累国体下伤
风化新政之始所系非轻伏望圣慈哀臣不逮许解政
机除一宫祠以安愚分使四方皆知朝廷之上始有雍
容以礼去者祖宗故事复见今日则是臣进虽无补于
国事退犹不辱于朝伦他时不死心力粗复别有任使
卷四 第 11a 页 WYG1123-0528c.png
尚甘糜捐臣不胜感恩涕恋冒威请命取进止
   缴赵畿词头劄子
右臣今月日承中书省兵房送到词头一道为赵畿化
谕夷人并赵隆赵吉顿习礼义等各特与转一官事臣
闻大而化之者圣人之事也是以圣王在上则诗无诸
侯之风盛德所格殊俗惟新并边蛮夷旷然服化此皆
陛下神明威武之所感移不得不尔一赵畿者何人乃
敢以为己力臣窃观畿所申状辄言以副知郡丁宁教
卷四 第 11b 页 WYG1123-0528d.png
戒之心又有自知郡到任除去夷风等语使人诚有此
意而畿恬有其言以闻朝廷则是不专归德于上臣礼
不恭使人本无此意而畿訹使之言则是便文为奸欺
罔朝廷罪益大矣二者无一可夫人君体道以兼容人
臣守法而尽察古之义也今朝廷示以德信览其奏则
捐一官而与之其事至微然臣窃恐夔峡一路靡然效
畿所为谓国赏之可徼忘天功之难僣则陶化殊俗之
美不在陛下而在守臣此非所以闻四夷载史册也非
卷四 第 12a 页 WYG1123-0529a.png
诸侯无风之义也是以不可不论且使今日畿已受赏
则他日身至朝廷必将援以为功干祈擢用叨取恩荣
人臣不得而追论矣至此则四方闻之必有动心者长
鄙倍之风害谨信之化所虑岂止夔峡一路而已其涓
易防其萌易折诚使几微必察自然国体皆正除赵畿
等转官臣已草词外所有赵畿转官词头未敢具草
   论吴敏劄子
臣闻春秋之义扬善伐恶垂著王道以诏万世然晋文
卷四 第 12b 页 WYG1123-0529b.png
公乘惠怀之无亲得返其国高梁之祸天下之大恶也
而春秋不书周襄王出居于郑晋文为之诛子大叔以
定其位阳樊之师诸侯之极功也则又不书而书晋文
断自伐曹侵卫之后是何故也圣人之意以为晋侯既
有大恶亦有极功绝此补彼使得相除是以皆没不书
一与之新而后践土之勋烂然独著于春秋使王道而
不本忠恕如此则晋侯入国之恶不除盖诛绝之不暇
岂复有此霸业之伟哉传曰记人之功忘人之过宜为
卷四 第 13a 页 WYG1123-0529c.png
君者也其义盖出春秋臣伏见宣和之季金人用兵上
下大震不知所为吴敏以给事中伏閤请对首建内禅
之策以坚外禦之心是时太上皇帝久怀冲挹然而外
无朝廷之助内有左右之沮尧舜之志未有以发也会
敏白发其端击节叹息遂定大议渊圣皇帝自在东宫
恭俭闻天下及嗣位阼万方相庆乖离之心一变归往
至今天下固不可解夫使人君以天下传此古今之所
至难言也而敏以孤臣眇然冒雷霆之威忘家族之祸
卷四 第 13b 页 WYG1123-0529d.png
而建明之此天下之奇节而去岁秋唐恪聂昌耿南仲
陈过庭等用事百计诬蔑窜之涪川伤忠义之心折謇
谔之气非所以视天下观臣子也陛下龙兴四海蒙泽
当此时始望生还而坐城下之盟复窜岭表使其垂白
重亲泣血万里臣诚伤之且城下之盟自有主其议者
敏于是时未为宰相众说眩乱依违其间至于金敌已
还敏为宰相遂决意追袭但为己失事机斯敏之罪云
尔得谴不当与众人等以是遂废定策之功则已重矣
卷四 第 14a 页 WYG1123-0530a.png
今录其过因废其功臣窃谓必非仁圣本意当时议者
不详失于建明而已谓宜明诏还之赦智谋之不逮著
忠力之无忘以劝事君非小补也且臣当去岁之春数
诋朝廷专和议则于敏非敢私也当彼隆盛之时臣与
之争及此斥逐而为之言区区何心其间端为国体而
已矣
   缴盛章词头劄子
今月日承中书省刑房送到词头一道盛章落职差提
卷四 第 14b 页 WYG1123-0530b.png
举南京鸿庆宫襄州居住何訢落职差提举亳州明道
宫本处居住者按章奸慝之迹久已不逃圣鉴幸蒙陛
下天地函容湔濯奖蹙冀收其报而章之凶险根于天
资孤负明恩终不思革显谪既行公议交庆然臣尚有
所未喻者襄阳乃章坟墓之国章于州城北营大第云
屋潭潭甲于诸路功役资费不出其家徒以威声气焰
劫使郡县侵牟百姓骚动一方至今冤痛之音未绝也
而又使以其身往彼其贪忍之资不待亲执州权民必
卷四 第 15a 页 WYG1123-0530c.png
重被其患襄阳之人亦何负哉今何訢坐与交通已徙
它州而盛章重有奸邪倨傲不恭之罪乃独归安其第
均为斥逐重轻不伦且使为人臣者奸慝未章则要职
美官扬厉于公朝罪恶既暴则真祠厚禄优游于私室
小人夫亦何惮而不为此虽一盛章之休戚何足以言
而系廷臣之劝沮不得不虑所有词头臣未敢具草谨
录奏闻伏候敕旨
   论李邦彦劄子
卷四 第 15b 页 WYG1123-0530d.png
臣近论宰相白时中李邦彦执政王孝迪等去位不出
都城非祖宗法今时中孝迪已诏赴镇而邦彦未去臣
窃计陛下祗以邦彦前日曾有节损一言之善故未遽
遣臣若不为陛下尽言陛下无由悉其本末按邦彦之
心虽无深阻但材质浮薄学术寡陋初附梁师成王黼
位执政而蔡攸荐之为宰相童贯蔡攸之行也身见河
朔流离将乱幕中宾客多劝攸贯说上皇以节损而攸
贯等自知富贵已极但乏众庶之誉故其还朝以宾客
卷四 第 16a 页 WYG1123-0531a.png
言时时从容为太上道之太上慨然思一大变时事而
邦彦适为宰相遂与攸贯协力然邦彦才术不足以果
断忠固不足以持守故徒纷纷卒无所补论邦彦心止
于如此若数其罪不胜诛矣何者当取燕山之时邦彦
身为执政坐视祸变不为一言去岁复起云中之役人
益寒心邦彦身为宰相阿意诡随又不救正若邦彦当
此之时不知事势必乱是无识也知而不言养交持禄
是不忠也无一可者逮至仓卒敌骑渡河邦彦但谋窜
卷四 第 16b 页 WYG1123-0531b.png
身不急召兵保城遂至失备几危社稷昔汉家盛时水
旱薄蚀皆以天灾策免丞相今者邦彦执政六年于此
而大位内禅万方外骚宫闱播越宗庙震惊畿甸残破
生灵屠戮此岂止水旱之灾薄蚀之变也哉在昔法义
主辱臣死尚复何逃陛下仁圣幸赦不诛谓宜以礼自
图进退乃复遵用蔡京王黼故事身为宫使留居都城
礼视见任执政耽宠昧利无大臣体夫大臣罢政而犹
留都城者必为其人时可咨访有补国家也臣考邦彦
卷四 第 17a 页 WYG1123-0531c.png
相道君于安平之时则忠益未见辅陛下于艰难之际
则智谋不闻留连趑趄亦复何为且邦彦素擅朝廷进退
在位故今廷臣二三顾望疑将复用莫敢公言愿陛下逐
出邦彦使士大夫坏植散群一意首公为朝廷用则法义
昭明于上而舆众慰释于下其于邦彦恩已厚矣取进止
   论释氏劄子
窃料今天下僧与在籍而未受度牒者又有田园力役
之𨽻合集不减百万豪杰之士猾贼之民往往隐于其
卷四 第 17b 页 WYG1123-0531d.png
间以祖宗之英武削平五代之乱即使塔庙错峙于四
方必有深意盖国家所以栖育豪杰而导之使归措天
下于无事之一术也昔者秦苻坚以百万之众败于东
晋悔不用释道安言梁元帝用陆法和部曲弟子擒任
约困侯景燕盗沙门法长为天子破北平郡转寇广都
白狼宋盗推沙门道养为蜀王改元置百官众十馀万
魏法秀构乱平城几危高祖又法庆号大乘贼攻陷州
郡杀刺史三年而后定唐僧圆净连李师道谋屠洛阳
卷四 第 18a 页 WYG1123-0532a.png
此皆著在史册班班可考以古推今则所谓豪杰猾贼
杂有其间无疑也恶可以忽而不绥靖之自释氏入中
国历魏世祖周高祖及唐武宗凡三废斥然魏世祖时
宋帝江南周高祖与陈齐三分天下唐武宗世三镇割
据河朔是皆僧有所牒唐之都城藩郡皆有留守若夫
举天下而尽废之使之穷极此古昔未之尝试也兵法
归师勿遏穷寇勿迫围城必缺是岂有爱于敌哉势有
所不可故也方今天下以六合为家不可以魏周唐比
卷四 第 18b 页 WYG1123-0532b.png
伏睹手诏冠巾僧徒禁梵语以一道德而凡庸不喻圣
度之涵容籍籍以谓遂将刬革经文更造佛像则是实
废其教涕洟愁蹙若无所归今若但易其号名而不变
其容服人必安之必欲丕变犹宜期以数年俟其须发
既服使无愧于冠巾又一切如旧之诏傥加佛像经文
四字以上庶几乎反侧安矣道家有言其微易散是故
熛烟方发则一指灭之而有馀原燎既扬则万夫扑之
而不足方今念非太师莫能精为上言此者某不胜感
卷四 第 19a 页 WYG1123-0532c.png
恩慕用之心献其私忧过计于门下
   论建官劄子(按此首从名臣/奏议中补入)
臣闻成周以来官不必备故唐建六曹三百年间尚书
之见于史者不过数人国家凡中都官亦多缺而不补
至崇宁间蔡京用事乃始尽补台察之缺当时佞臣称
贺以为贤才众多自是省寺之间始备官矣方今当且
罢不急之务裁可省之官至于诸道郡县之吏祖宗所
无者皆宜量事定制裁去冗滥庶几安民丰财以济武
卷四 第 19b 页 WYG1123-0532d.png
事且多故时振兴蛊坏则有随事之宜又当增官置
吏者非一若不暂损所缓以赴所急素食猥众则国将
何以给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