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义山诗集注-唐-李商隐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WYG1082-007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二
 李义山诗集注     别集类一(唐/)
  提要
    (臣/)等谨案李义山诗集注三卷
   国朝朱鹤龄注鹤龄字长孺吴江人李商隐诗
    旧无注本故元好问论诗绝句有诗家总爱
    西昆好只恨无人作郑笺之语明末释道源
    始为作注王士祯论诗绝句所谓獭祭曾惊
提要 第 1b 页 WYG1082-0079b.png
    博奥殚一篇锦瑟解人难千秋毛郑功臣在
    尚有弥天释道安者即为道源是注作也然
    其书徵引虽繁实冗杂寡要多不得古人之
    意鹤龄删取其什一补辑其什九以成此注
    一扫诸家穿凿附会之说繁简颇为得当故
    后来注商隐集者如程梦星姚培谦诸家大
    抵以鹤龄为蓝本惟商隐以婚于王茂元之
    故为令狐绹所挤沦落终身特文士轻于去
提要 第 2a 页 WYG1082-0080a.png
    就苟且目前之常态鹤龄必以为茂元党李
    德裕绹父子党牛僧孺商隐之从茂元为择
    木之智涣丘之公然则令狐楚方盛之时何
    以从之受学令狐绹见雠之后何以又屡启
    陈情新旧唐书班班具在鹤龄所论未免为
    回护之词至谓其诗寄托深微多寓忠愤不
    同于温庭筠段成式绮靡香艳之词则所见
    特深为从来论者所未及所作年谱排比时
提要 第 2b 页 WYG1082-0080b.png
    事与其诗互相参證亦颇有条理惟于乙卯
    年有感二首咏文宗甘露之变者引钱龙惕
    笺以李训郑注为奉天讨死国难则触于明
    末党祸有激而言与诗中如何夲初辈自取
    屈氂诛临危对卢植始悔用庞萌诸句显相
    背触殊失商隐之本旨又重有感一首所谓
    窦融表已来关右陶侃军宜次石头者竟以
    称兵犯阙望刘从谏所见至为乖刺鹤龄又
提要 第 3a 页 WYG1082-0080c.png
    引龙惕之语附和其说不加驳正亦未免昧
    于事理然如据房中曲定锦瑟为悼亡于无
    题诸作注家所呶呶而争者亦阙所不知不
    主曲说其摧陷廓清之功固超出诸家之上
    矣乾隆四十五年正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臣/)陆 费 墀
提要 第 4a 页 WYG1082-0081a.png
原序
申酉之岁予笺注杜工部诗于红豆山庄既卒业有友
人谓予曰玉溪生诗沈博绝丽王介甫称为善学老杜
惜从前未有为之注者元遗山云诗家总爱西昆好只
恨无人作郑笺子何不并成之以嘉惠来学予因翻覈
新旧唐书本传以及笺启序状诸作所载于英华文粹
者反复参考乃喟然叹曰嗟乎义山盖负才傲兀抑塞
于钩党之祸而传所云放利偷合诡薄无行者非其实
提要 第 4b 页 WYG1082-0081b.png
也夫令狐绹之恶义山以其就王茂元郑亚之辟也其
恶茂元郑亚以其为赞皇所善也赞皇入相荐自晋公
功流社稷史家之论每曲牛而直李茂元诸人皆一时
翘楚绹安得以私恩之故牢笼义山使终身不为之用
乎绹特以仇怨赞皇恶及其党因并恶其党赞皇之党
者非真有憾于义山也太牢与正士为雠绹父楚比太
牢而深结李宗闵杨嗣复绹之继父深险尤甚会昌中
赞皇擢绹台阁一旦失势绹与不逞之徒竭力排陷之
提要 第 5a 页 WYG1082-0081c.png
此其人可附离为死党乎义山之就王郑未必非择木
之智涣邱之公此而目为放利偷合诡薄无行则必将
朋比奸邪擅朝乱政如八关十六子之所为而后谓之
非偷合非无行乎且吾观其活狱弘农则忤廉察题诗
九日则忤政府于刘蕡之斥则抱痛巫咸于乙卯之变
则衔冤晋石太和东讨怀积骸成莽之悲党项兴师有
穷兵祸胎之戒以至汉宫瑶池华清马嵬诸作无非讽
方士为不经警色荒之覆国此其指事怀忠郁纡激切
提要 第 5b 页 WYG1082-0081d.png
直可与曲江老人相视而笑断不得以放利偷合诡薄
无行嗤摘之者也或曰义山之诗半及闺闼读者与玉
台香奁例称荆公以为善学老杜何居予曰男女之情
通于君臣朋友国风之螓首蛾眉云发瓠齿其辞甚亵
圣人顾有取焉离骚托芳草以怨王孙借美人以喻君
子遂为汉魏六朝乐府之祖古人之不得志于君臣朋
友者往往寄遥情于婉娈结深怨于蹇修以序其忠愤
无聊缠绵宕往之致唐至太和以后阉人暴横党祸蔓
提要 第 6a 页 WYG1082-0082a.png
延义山阨塞当涂沈沦记室其身危则显言不可而曲
言之其思苦则庄语不可而谩语之计莫若瑶台璚宇
歌筵舞榭之间言之可无罪而闻之足以动其梓州吟
云楚雨含情俱有托早巳自下笺解矣吾故曰义山之
诗乃风人之绪音屈宋之遗响盖得子美之深而变出
之者也岂徒以徵事奥博撷采妍华与飞卿柯古争霸
一时哉学者不察本末类以才人浪子目义山即爱其
诗者亦不过以为帷房昵媟之词而巳此不能论世知
提要 第 6b 页 WYG1082-0082b.png
人之故也予故博考时事推求至隐因笺成而发之以
复于友人且以为世之读义山集者告焉顺治巳亥二
月朔朱鹤龄书于猗兰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