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斋集-元-贡师泰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WYG1215-058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玩斋集卷六      元 贡师泰 撰
  序
   洪范定正序
伏羲观马图而画卦神禹因龟书而叙畴至吾夫子系
易乃谓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则图书似皆为画卦
出而叙畴若无与焉此千岁之下辨议纷纭虽更周邵
程朱诸大儒之论犹莫知所适从也玩九畴之传错出
卷六 第 1b 页 WYG1215-0583b.png
乎五皇极之下蔡氏著书竟莫之正是学者不能无惑
焉会稽胡君一中深有得于王吴二先生之说摭其所
长而订正之分经别传以传附经自成一书名之曰定
正洪范然后义理明白脉络贯通而神禹叙畴之义灿
然如指诸掌夫龟书马图自周程朱子固未尝易置其
名今胡君直以圆九为图方十为书而画卦者兼取之
以分先后天其亦卓然有见者哉虽然神圣有作动与
天合使龟龙不出于河洛则卦固画畴固叙也感麟而
卷六 第 2a 页 WYG1215-0584a.png
作春秋观兔而知易象变通交互理无不在非深于道
者其孰能与于斯
   易象图序
清江张理仲纯读易而有得焉于朱子本义所列九图
之外复推演为图一十有二以明阴阳刚柔奇偶之象
然后动静阖辟往来交互变易纵衡上下坦然明著矣
或者谓易之为道幽而鬼神明而礼乐凡天地间事物
小大终始进退得失吉凶存亡之故靡不兼该而具备
卷六 第 2b 页 WYG1215-0584b.png
今欲一切约之于图其果足以尽天下无穷之变乎呜
呼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
夫辞精微而难究象显著而易明由辞以达象因象以
命辞则辞易先后亦较然可见矣况易之画取诸天地易
之名取诸日月彖取诸豕象取诸象象固未始离乎易也
然则斯图之作非深有得乎易者其足以知之哉昔江
陵项氏著玩辞以发明程子之易犹恐有西河疑汝之
叹斯图之于朱子其亦类是也夫
卷六 第 3a 页 WYG1215-0584c.png
   牧民忠告序
牧民忠告者滨国张文忠公所著书也公以道德政事
名于天下其为学则卓乎有所见而不杂于权术其操
行则确乎有所守而不夺于势利凡见诸论议施诸动
静盖无一不本于仁义之心也故自为县令为御史为
参议中书为中丞西台皆即其所行著之简策有曰风
宪忠告曰庙堂忠告而牧民忠告则为令时著也间尝
尽得而读之废书而叹曰是何忠厚之至哉因记弱冠
卷六 第 3b 页 WYG1215-0584d.png
时先子文靖府君语师泰曰我昔在朝当皇庆延祐间
人物最盛一时相知固不少然求其俧同道同者莫清
河元复初济南张希孟若也二人尝联镳过我慷慨论
议日昃不忍舍去且相顾曰世岂复有相得如吾三人
者乎吾三人孰先死则后死者当铭诸墓使子孙世世
无相忘也后三十年师泰承乏闽海宪使而公之子引
亦佥司事间语其故则相对悽怆不已遂请此书刻诸
学宫以规夫牧民者呜呼数年以来州郡多故黎民疮
卷六 第 4a 页 WYG1215-0585a.png
痍每思一贤守令以安靖吾民而不可得乃知忠告之
有补于世教也深矣使天下之为守令者家藏一书遵
而行之虽单父武城之化不外是矣奚汉循吏之足论

   黄学士文集序
翰林侍讲学士金华黄先生文集总四十三卷其初藁
三卷则未第时作监察御史临川危素所编次续藁四
十卷则皆登第后作门人王袆宋濂所编次也先生之
卷六 第 4b 页 WYG1215-0585b.png
文章刮劘澡雪如明珠白璧藉之缫绮读者但见其光
莹而含蓄华缛而粹温令人爱玩叹息之不已而不知
其致力用心之苦也故其见诸朝廷简册之记载山林
泉石之咏歌无不各得其体而极其趣以自成一家言
余尝论之文章与世运同为盛衰或百年或数十年辄
一见先生当科目久废之馀文治复兴之日得大肆力
于学以擅名于海内虽其超见卓识有以异于人其亦
值世运之盛也譬诸山川之风气草木之花实息者必
卷六 第 5a 页 WYG1215-0585c.png
复悴者必荣盖亦理势之必然夫岂偶然而已哉先生
领延祐甲寅乡荐先文靖公实为考官于师泰有契家
之好其后同居史馆又同侍经筵交谊尤笃比廉问闽
南过金华得先生之集于王袆故叙而授之三山学官
俾刻梓以惠来学先生登进士第授将仕郎台州宁海
县丞历石堰场监运诸暨州判官浮沈州县几二十年
始入翰林应奉文字寻丁外艰服除改国子博士居六
年以太夫人春秋高乞外补遂提举江浙儒学年六十
卷六 第 5b 页 WYG1215-0585d.png
有四竟辞禄归养以中顺大夫秘书少监致仕及复召
入翰林侍经筵数告老不许久乃得谢去今年七十有
九犹康强善饮啖援笔驰骋如壮岁云
   羽庭诗集序
赤城黄嵓之境有山曰委羽有士曰刘德玄隐居自放
不求闻于人独喜为歌诗情有所感辄形于言尝读孙
绰天台山赋至羽人丹丘福庭不死之句欣然慕之若
将有所遇焉遂名其藁曰羽庭及领乡荐就辟部使者
卷六 第 6a 页 WYG1215-0586a.png
累官省署以安东诸侯则其游历益广造诣益深而羽
庭之积益富往往传诵江海士人之口政誉诗名卓然
并高予间得一二读之已知其志之不凡矣今年冬以
使过姚江则德玄适来治兵江上一见握手欢甚始尽
示其所为藁诵数过为之叹曰信乎德玄之可与言诗
也夫学诗如学仙仙不遇不能成仙诗不悟不足论诗
蝉蜕污浊之中神游太空之表非超然真悟者能之乎
德玄不忘乎委羽之山羽人之庭其真有得哉虽然铅
卷六 第 6b 页 WYG1215-0586b.png
汞之爊支为玉树黄金出鼎轻若浮尘其得于仙者岂
无大小耶得有小大则悟于诗者又岂无浅深耶不明
于徼不入于道何足以语此或曰李白诗之仙贺诗之
鬼然则果有小大浅深矣他日相见于天台流水间尚
当与德玄论之
   陈君从诗集序
世之学诗者必曰杜少陵学诗而不学少陵犹为方圆
而不以规矩也予独以为不然少陵诗固高出一代然
卷六 第 7a 页 WYG1215-0586c.png
学之者句求其似字拟其工其不类于习书之模仿度
曲之填腔者几希夫诗之原创见于赓歌删定于三百
篇汉魏以来虽有作者不能去此而他求今近舍汉魏
远弃三百篇惟杜之宗是犹读经者舍正文而事传注
也盖三百篇之作有经有纬秩然不紊学诗者于此而
有得焉则汉魏诸作自可齐驱而并驾况少陵乎此予
之所以久存于中而未敢以告人者也天台陈君从别
十年矣间来三山以所为诗一卷求序其端读之其声
卷六 第 7b 页 WYG1215-0586d.png
清以和其律严以正备众作而不拘一体其庶乎有见
于经纬之旨者君从于予旧故敢以未尝告人者告焉
君从苟以为然则向之所谓方圆规矩在三百篇而不
在杜矣遂序而归之
   鹊华集序
鹊华集者集贤直学士陇西侯李公所著歌诗也公居
济南山有华不注水有鹊湖皆天下奇胜处今其诗多
作于四方宦游地而独以鹊华名不忘所自也公由中
卷六 第 8a 页 WYG1215-0587a.png
书掾历官知济州复彭村孔子庙罢虞城塞河役祷雨
祝蝗皆有奇应麦秀四岐谷生五穗专务以德化民终
更老幼遮留以千数后人思之为立二碑颂德一在州
治前一在太白楼上转太史院经历佥山南廉访司事
辨滑州民父子冤远近称神明改佥浙东燕南入拜监
察御史出为福建廉访副使以疾留任城乞致仕进中
顺大夫礼部侍郎卒年六寸九以推恩赠今官公以文
学扬历中外淑茂而闿鬯缜密而精明凡其见诸事业
卷六 第 8b 页 WYG1215-0587b.png
者皆卓然有古君子风所谓歌诗特其馀事耳平生所
著无虑千数百篇因离乱荡失所遗无几然观其澹而
能华质而能文直而不倨简而不啬敛而不拘优柔而
有容深潜而有光如卿云乍舒祥飙至而甘雨随之也
如锵金戛玉孤鹗举而鸣凤谐也如老将治兵不烦号
令而士卒进退动合纪律也如庞儒硕彦礼行终日而
降升揖让自不违乎规矩之间也是盖本之以道德发
之以仁义不待雕琢剞劂而其声音体裁有畸人寒士
卷六 第 9a 页 WYG1215-0587c.png
苦心竭力所不能至者夫言者心之声诗又言之工者
也不明乎理则庞杂而无叙不充乎气则歉然而无章
理明气充言虽不期工将不容于不工矣呜呼公之诗
其有得于斯矣乎不然何其温醇雅正各极其趣之妙
也师泰昔在成均尝与公之伯子监察御史国犀同业
既又辱交于季子治书侍御史国凤而治书寔受诏经
略江南师泰亦以户部尚书权漕闽海朝夕幸得从事
间出公集俾为之序顾惟荒陋何敢承命姑书其槩于
卷六 第 9b 页 WYG1215-0587d.png
首简
   郑彦昭诗集序
闽海佥宪郑君彦昭间集其歌诗为二卷题曰行役藁
揽辔藁携以示予予读之而有以知其心之所存作之
不苟也彦昭长身疏髯负气尚义读书芙蓉五岭之下
足迹未尝一入城府及出则渡浙江上会稽涉彭蠡泛
洞庭望匡庐九疑之云登祝融踰岭峤以客于南海然
后北走曹卫齐鲁燕赵之墟以官于京师凡其高深遐
卷六 第 10a 页 WYG1215-0588a.png
远怪奇壮丽之观既有以资夫超见绝识而出入禁近
校书储宫峨冠珥笔以清百辟以纲纪天下乘风云依
日月凡其卓荦奇伟刚方峻特之行又足以徵诸事业
故彦昭之为诗于行役于揽辔随其所得莫不各极夫
趣之远体之正声之和焉然则彦昭岂苟作者哉观其
诗可以得其心之所存矣今彦昭方佩使者印按行八
郡廉车所至奇邪屏息识宜日进业宜日广他日播之
声歌以鸣国家之治者又不止是而已予虽老聋尚当
卷六 第 10b 页 WYG1215-0588b.png
为彦昭击节和之
   武经总要序
昔黄帝以兵战涿鹿汤武以师克暴乱然皆本之以道
德行之以仁义非若后世出奇设伏以变诈相倾覆而
已自春秋战国干戈相寻孙武吴起之流始各以知谋
相角胜以暴横相吞噬迨至秦汉以来撰述愈多其所
为书见称于东方朔者已二十二万言载之西汉艺文
志者至八百馀卷况历世渐远其诡异庞杂假托附会
卷六 第 11a 页 WYG1215-0588c.png
固不可究极矣然握机握符韬略包桑之著亦未尝不
以仁义道德为辞也宋皇祐间始大集群书择其可用
者作武经总要前后二集分门别类更为图谱以相订
证然后营陈攻守之法水火器械之制莫不具载国家
承平百年是书久废不用比年四方多故始下令徵求
则江都之梓刻成均之掌故皆已讹缺而民间遗籍又
往往閟不可见有志之士每窃憾焉高昌铁君清溪博
洽有才以经济自负其家维扬旧有善本因兵乱失之
卷六 第 11b 页 WYG1215-0588d.png
数购求不得戊戌之冬以经略行军司马宣诏括苍方
假录于石抹申之会调兵不果明年秋道龙泉得之胡
氏钞未竟而去又明年春至延平郡守周叔量出示其
所藏传写几半值城陷并周本失之及夏至三山乃得
宪使腾泰亨本始为之正讹考谬缮写成帙凡诸图志
悉加彩绘于是斯书遂为诸本之最虽然我世祖皇帝
以神武不杀定天下深恩厚泽洽于民心虽古帝王之
师不能过也今南征北伐兵犹未戢必欲销天下奸萌
卷六 第 12a 页 WYG1215-0589a.png
扶天下善类廓清海宇丕变时雍则仁义道德之化固
所当先而斡枢机神变通者此书其可少乎
   重刋石屏先生诗序
诗不读三百篇不足以言诗然多杂出于里巷男女歌
谣之辞未必皆诗人作也诗不尽作于诗人而天下后
世舍三百篇则无以为法者宜必有其故哉诗一降而
为楚为汉再降而为魏为晋宋下至陈隋则气象萎苶
辞语靡丽风雅之变于是乎极矣至唐杜子美独能会
卷六 第 12b 页 WYG1215-0589b.png
众作以继三百篇遗意自是以来作者不能过焉宋三
百年以诗名家者岂无其人然果有能入少陵之室者
乎当宋季世有戴石屏先生者嘅遗音之不作恶蝇声
之蛊听力学以追古人而成一家言先生生于黄岩之
南塘负奇尚气慷慨不羁南游瓯闽北窥吴越上会稽
绝重江浮彭蠡汎洞庭望匡庐五老九疑诸峰然后放
于淮泗以归老委羽之下游历既广闻见益多学益高
深而奥密故其为诗如逝波之鱼走圹之兽抟风之鹏
卷六 第 13a 页 WYG1215-0589c.png
其机括妙运殆不可以言喻者其大要悉本于杜而未
尝有一辞蹈袭之呜呼此其所以为善学乎至于音韵
格律之升降则与时为盛衰有非人力所能为矣今其
诗传世已久而又有八君子为之论著先生诸孙文瑰
校旧本以图新刻可谓能世其家者予过天台文瑰间
以序来谒遂不敢以后学辞而书之首简先生讳复古
字式之石屏其自号云
   江浙分省陈都事城海宁诗序
卷六 第 13b 页 WYG1215-0589d.png
海宁故盐官县入国朝以户众升为州其后又以潮决
南岸州治将尽入于海民吏惊惧捍以数郡之力而决
犹不止朝廷遣使沈璧杀马而祝祭之幸得宁遂改今
名大抵境内地下淖沮洳高者又皆沙土故城址漫无
存者至正十九年春江浙分省以四郊多警檄左右司
都事陈君元礼相其地势而兴筑焉君至则集长吏父
老议众持不可且谓役非时君曰诸君言固当然城为
民防非徒劳也在我处之耳明日乃下令听民自定力
卷六 第 14a 页 WYG1215-0590a.png
之下上以均其徭有不实辄治之并以坐吏于是奸豪
慑服贫懦感慰小大相劝万手并作不数月而坚壁高
垒屹然为东南保障矣城既落州之寓公及其大夫士
咸歌诗以美之而属予序其首简夫重门击柝设险守
固虽古昔盛世不能无者然其所以为固也在得人心
而已矣得其心则即墨用之而有馀失其心则函谷守
之而不足是故城可以力为而心不可以力致苟得其
心则城有不固者乎今海宁城则固矣盍亦思所以守
卷六 第 14b 页 WYG1215-0590b.png
之哉元礼以予言为何如
   卢氏纪言序
予以户部尚书使过钱唐客有高唐卢升执书一编题
曰卢氏纪言再拜请序其首简予发而视之则知是书
所纪皆其先世谱牒碑铭墓志并所得歌诗杂著也盖
卢氏自太公望诸孙徯食采于卢以国为氏及秦博士
敖望于范阳魏青州刺史度世生四子号四房卢氏其
后子孙散居四方至唐而盛为宰相尚书御史节度者
卷六 第 15a 页 WYG1215-0590c.png
几数百人历五季宋金衣冠不绝我朝有三卢氏其在
高唐而显者则讳颙字仲杰由台省掾扬历中外累官
𣙜茶都转运使赠嘉议大夫保定路总管范阳郡侯谥
庄惠即升之大父也庄惠当至元元贞之间治行风操
卓冠时辈故其生而与交者若永平王公鹿庵云中李
公雪庵东平李公野斋阎公静轩王公瓠山徐公容斋
申屠公忍斋张公寓轩天台赵公芳塘洺水刘公唯斋
既皆极一时人物之盛及其死而为之纪事若东平陈
卷六 第 15b 页 WYG1215-0590d.png
公公望蜀郡虞公伯生宛平曹公克明关西杨友直河
东张仲举新安程以文天台林希元又皆当世文章之
士凡所以褒赠显扬可谓详且美矣兵兴以来海内骚
动学士大夫流离转徙其乡闾坟墓犹且荡废而不能
守况所谓图史文籍也哉若升者固善为其后矣然天
于庄惠必有以默相之者予于是重有感焉
   谢氏家训序
天台有著姓曰谢氏自其先上蔡先生以洛党出居是
卷六 第 16a 页 WYG1215-0591a.png
州子孙散处三童古竹间几三百年再迁小澧则宣城
校官克家君也君尝受知于素履邓先生生五子曰瑾
理圭珏璋理以武功累官行枢密院都事总制馀姚予
使过其地理迎谒甚谨且告予曰理弟兄五人从乡先
生周本道学甚幸不坠先绪今内外人百馀指合居共
爨凡冠昏丧祭悉遵紫阳家礼而饮食起居之节则又
取之浦江郑氏焉尚虑行之不逮守之不固也理弟圭
尝著为训请一言以垂永久窃闻之奔马之逸御之以
卷六 第 16b 页 WYG1215-0591b.png
衔飙轮之驰止之以柅家范之放正之以身盖身犹器
也家犹水也器圆则水圆器方则水方子能正其身家
其有不正乎然正身亦有道矣持之以敬行之以义示
之以廉守之以信而又处之以均平抚之以宽厚则如
水之在器虽欲不为圆方得乎夫操尺寸之度以絜长
短而天下之物不能逃者有其道也昔之人若河东柳
公绰东平张公艺九江陈褒滁州李昉皆治其家使久
而不废亦知此道而已矣今子能正其身以及其家是
卷六 第 17a 页 WYG1215-0591c.png
犹圆方之在器长短之有度虽欲远而去之其可得哉
吾知谢氏福泽之未艾也理字玉成负才气所至多善
政云
   中山世家序
中山世家者福建行省平章达鲁特奈曼兼善公族谱之
名也公五世祖丞相忠宣王始封中山故称中山世家
云忠宣从太宗皇帝定河北有功传至于今盖六世矣
子孙日益蕃衍凡为丞相为平章为御史大夫为枢密
卷六 第 17b 页 WYG1215-0591d.png
为将帅为部使者为监为守者踵相接其丰功伟绩固
已载之史册书之旂常赫然流耀于当世然而家乘纪
录犹或有未备焉则世家之作可后乎公以军政民事
胶轕之际乃能纂辑遗文参互紬绎著为此编其亦真
知尊祖敬宗之道矣师泰窃惟国家右族起自朔方风
气浑厚习俗简朴其先世系官行事往往放失不存虽
以淮安忠武王之丕烈且不能无遗忘者况其他乎至
正中尝诏天下上诸功臣遗事令下踰年卒不可得师
卷六 第 18a 页 WYG1215-0592a.png
泰时在史馆谬当执笔每窃病之今公之作是书也纪
远者可信录近者不繁使百年之泽五世之懿一览而
尽见何其明白详尽也公间以书示师泰命为之序师
泰因记前三十年公诸父江西平章公为江浙右丞时
获以属掾从觐京师继仕于朝复得数侍公之先大夫
中斋公其于中山王之世既尝闻其槩矣及游公之伯
仲间则得其事尤悉夫姓氏之别汉魏以来代有其书
迨隋唐而大备自中州至于代北自一字至于五字凡
卷六 第 18b 页 WYG1215-0592b.png
因官因国因字因名因谥之类莫不具究其源既家藏
谱系复官置簿状私书或滥则纠之公籍公籍有阙则
稽之私书贵贱等威截然不紊用此道也五代以来兹
法渐废至于我朝奄有海宇姓氏之蕃方之隋唐奚翅
十倍且勋宗德阀类皆不以氏称其名讳又多复出非
假谱牒图籍则一代之文献将何所徵哉师泰昔有志
于斯而以肤文僻学不敢辄专撰述今于中山世家岂
惟幸见王门之多贤庶几公卿大夫子孙有所矜式云
卷六 第 19a 页 WYG1215-0592c.png

   朱氏族谱序
丹阳朱君文瑛谱其家自中奉公而下凡八世以示师
泰曰朱氏本春秋邾子之裔子孙失国遂去邑为朱其
后散处沛国永城丹阳吴郡钱唐义阳河南诸郡汉唐
之时尤为显著今文瑛族出于河南而系于丹阳者以
吾曾祖仕于镇江殁而葬焉故也甚幸先生赐之一言
使吾族他日有徵焉予乃作而叹曰古者国有牒家有
卷六 第 19b 页 WYG1215-0592d.png
谱姓氏之纪最为详密故贵贱有等士庶有叙历世虽
久而不紊近代谱牒残废虽大家贵族犹茫然不知所
从出致有拜汾阳之坟称子骞之后贻笑当时而况闾
阎阡陌之人乎今朱氏谱不妄引于已远不忽遗于己
疏支分派别原委粲然其用心忠厚矣使子孙能世守
而不失则孝弟雍穆移风而易俗岂徒行之一家而已
哉文瑛字子中历廉访宣慰两司掾授镇江路知事泉
州惠安县尹以绍兴馀姚知州致仕云
卷六 第 20a 页 WYG1215-0593a.png
   董母孝节诗集序
至正十二年秋诏太师右丞相道济公总师南征佥枢
密董钥仲开寔将侍卫诸军以从既祃于门入辞太夫
人跪受教太夫人执酒命之曰董氏世受国恩功在史
册女当竭知尽忠以集大勋光其前行矣无怠及师次
彭城复以书戒曰女能尽忠即尽孝矣慎亡忧老身为
也时同列有以夫人语白太师者比凯还太师以闻上
为之嘉叹旌其门曰孝节仍赐上尊金币三宫宠赉有
卷六 第 20b 页 WYG1215-0593b.png
差大夫士咸歌诗为太夫人寿而承旨欧阳公为之序
后八年仲开廉问广东道出三山馆于郡守乔侯家侯
于仲开有乡里之好平徐之役又以万夫长在行闻其
事甚悉因请孝节诗刻诸学官间过予求序其始末予
于仲开世为契家而交谊又厚当太夫人受恩之日既
不得歌诗以继诸公及殁又不得升堂一奠以尽礼今
乃获见斯文于万里之外能无恻然昔王大司马将三
千人在湓城时年已过四十其母魏夫人教之甚严或
卷六 第 21a 页 WYG1215-0593c.png
少忤意即加箠辱故其后勋业遂大过人今仲开统诸
卫军固不啻于湓城而太夫人手书忠诚激烈尤有严
于魏者然则仲开勋业其止于王大司马已乎刻诗学
官岂徒为母教之劝庶几为臣为子者有所法云
   张子固功迹诗序
国家用兵十数年海内骚动迨今生民未休息者实由
议政之臣首以剿捕而失人心终以招降而缓天讨故
也盖必于剿捕则胁从者无以自新委于招降则怙终
卷六 第 21b 页 WYG1215-0593d.png
者无所警惧无以自新故人畏罪而志益坚无所警惧
故人玩法而恶益肆比年以来朝廷虽已察缓治之非
而更令招捕矣然而兵连祸结犹未尽戢者招其所当
捕捕其所当招是非混淆惩劝失实所以毒流天下如
火燎原愈扑而愈炽如水决下愈塞而愈横也况七闽
去王畿益远暴将贪兵毒甚狼虎其鱼烂而禽狝者未
必皆所当捕奸民黠胥乘间负险张旗鼓以胁取爵位
据租税者未必皆所当招是以藩屏之任恒难其人而
卷六 第 22a 页 WYG1215-0594a.png
幕府之职亦不易其选也都事张君子固之分幕建安
也外危于强寇四面之围内窘于将帅叵测之患且城
中兵寡食尽变在旦夕而子固周旋委曲劝奖饷赉使
二参政能一心诸将校无异志且招且捕莫不各当其
情卒致累卵之城安如磐石而七闽郡县亦赖以无虞
者谓非幕府之贤可乎虽然专斧钺而柄杀生者其功
易定筹策而权可否者其事难子固以一人之知而行
于千万人之中以一人之谋而出于千万人之上不贤
卷六 第 22b 页 WYG1215-0594b.png
而能之乎子固赞佐之功大夫士既诗以咏歌之吾友
揭伯防葛元哲又皆为之序矣予姑即招捕之失书于
左方
   燕集沧浪亭诗序
至正辛丑秋八月八日三山书院山长朱堂来告曰明
日丁亥将舍奠于先圣庙请以是日昧爽行礼诸生有
进而前者曰书院在城西门外春秋祀日有司率不共
事仪文简略弗中令式先生国子师又以尚书使南方
卷六 第 23a 页 WYG1215-0594c.png
当祗谒郡学不宜拜书院予谓学院皆所以崇报也惟
敬之存即神所在顾何择哉且司校者方束带趋事上
官苟免诃詈又何暇知文事重轻耶于是广信程伯来
濮阳吴维清宜阳夏鼎诸生刘中郑桓边定相率谒拜
于燕居之庭比至则建安江晃睢阳赵宗泽上饶张裴
郡士周旭与执事者已儒服序立听位及入就拜升降
进退酌灌兴伏莫不肃恭竣事乃退坐沧浪亭上壶觞
既陈笾豆维旅宾主献酬小大秩然凡山云吞吐水波
卷六 第 23b 页 WYG1215-0594d.png
荡漾渊鱼沙鸟之飞潜樵唱渔歌之互答皆若有以助
予之乐者诸生复欣然举酒曰昔者守吏徒委事山长
山长分微又无以任使令者故仪文遂简略今人人既
得各共乃职矣且郡学日出后大府方列庭下拜即起
坐庙门内及有司行三献礼毕则已辰巳故往往弗中
令式今又得以时即事矣先生所以惠教诸生者抑何
厚哉况当干戈抢攘之际辱有觞豆优游之乐咏歌凉
风庶几舞雩其可无一言以纪今日之会乎予曰甚幸
卷六 第 24a 页 WYG1215-0595a.png
遂合在坐之士凡廿人以韦应物斋舍无馀物陶器与
单衾诸生时列坐共爱风满林之句分韵各赋五言古
诗一首而予得满字云
   春日玄沙寺小集序
至正二十一年春正月廿六日宣政院使廉公公亮崇
酒载肴同治书李公景仪翰林经历答禄君道夫行军
司马海君清溪游玄沙且邀予于城西之香严寺是日
也气和景舒生物鬯遂花明草缛禽鸟下上予因缓辔
卷六 第 24b 页 WYG1215-0595b.png
田间转入林坞裴回吟咏不忍遽行及至则四君子已
坐久饮酣移席于见山之堂矣既见则皆执酒欢迎互
相酬酢廉公数起舞放浪谐谑李公援笔赋诗佳句捷
出时亦有盘薄推敲之状道夫设险语操越音问禅于
藏石师师拱默卒无所答清溪虽庄重自持闻道夫言
辄大笑予素不善饮至此亦不觉倾敧傲兀为之抵掌
顿足焉日莫将散乃执盏敛容而相告曰方今宽诏屡
下四方凶顽犹未率服且七闽之境警报时至而吾辈
卷六 第 25a 页 WYG1215-0595c.png
数人果何暇于杯勺间哉盖或召或迁或以使毕将归
治法征谋无所事事故得从容以相追逐以遣其羁旅
怫郁之怀然而谢太傅之于东山王右军之于兰亭非
真欲纵情丘壑泉石而已也夫示閒暇于抢攘之际寓
逸豫于艰难之时其于人心世道亦岂无潜孚而默感
者乎他日当有以解吾人之意者矣乃相率以杜工部
心清闻妙香之句分韵各赋五言诗一首而予为之序
   晨起夜坐诗后序
卷六 第 25b 页 WYG1215-0595d.png
予所居香严寺当山门外有古樟盘踞道傍大可百围
相传为隋唐间物其根魁然突出者若磐石平布可列
坐十许人树南有小石桥桥傍两阑衡广亦可坐五六
人昕夕辄与诸生出坐树下客有程伯来吴志夫张仲
纯亦时来相与憩息焉树虽甚大而轮囷拥肿中空液
满不中绳墨其枝柯亦卷曲秃缺摧朽无所用独其敷
蘖条达旁出苍翠蓊郁阴翳犹可蔽百馀步遇风从山
下回注荡激则蹄股交战鼻口怒号喁然于然与桥下
卷六 第 26a 页 WYG1215-0596a.png
水声相触湱湱然若云诡波谲而蛟龙神之也予尝赋
晨起夜坐二诗以写其幽深瑰奇之遇矣伯来间顾予
曰是若无所用者子何得焉而爱之甚也予笑曰树在
官道傍得不辱于斧斤以幸全其天者非以其材之无
所用耶以其无所用而人因得以荫以息且耳其声以
为笙竽然则果为无用与果为有用与今吾数人者盘
薄偃蹇以自鸣其鸣又果异于是与伯来曰有是哉其
于地则不辗于人则木鸡于才则橛株裾是名杜德机
卷六 第 26b 页 WYG1215-0596b.png
德机为道枢道枢为天下谷谷则神矣非无欲者不能
观其妙请书以为序
   送谢元功东归序
至正十九年春正月予自政府退坐吴山之仰高亭客
有竹冠芒屩衣不掩骭直前长揖而问曰游先生之门
者亦尝有瑰伟倜傥拔出之士乎予愕未答而心固已
奇之矣既坐意气轩轩然愈若自得问之则上虞人谢
姓肃名而字元功也居亡何予奉诏漕闽广粟当泛舟
卷六 第 27a 页 WYG1215-0596c.png
入瀛海予笑语元功尚能从吾游乎曰大丈夫触蛟龙
犯风涛如行衽席上况南帆踔顺一息万里哉遂同载
至海昌属海上多警因留居州之北郊且六阅月矣元
功日执经问难上手低面匑匑无违礼凡一诗之出一
文之就与之折衷论议必当于理乃已有不当则赤面
汗背若抱大恧遑遑焉废寝与食一日从予步出东海
上元功执策而跪进之予谢不可则拱立道左执弟子
礼益恭夫元功方轩轩负气一旦敛退若此于是知元
卷六 第 27b 页 WYG1215-0596d.png
功果奇士也少间慨然曰肃始辞吾母而西游自谓一
见丞相白事可以休兵息民以安东诸侯今不遇犹望
岁大比一荐于有司因之待诏金马条策大廷扬英吐
奇为国大利又不遇比虽幸察荐于御史执政者皆非
吾之志也不意得拜先生依光道德刮劘掐擢以为文
章自顾其中之所得充乎其有馀虽不遇犹遇也纵遇
其得孰多于不过乎肃归有以见吾母矣请辞先生以
东予固留之不得乃载肴崇酒而酌之曰士君子生于
卷六 第 28a 页 WYG1215-0597a.png
斯世也读万卷书驾万里车将以广吾业行吾志也然
其出也必以时其进也必以道出非其时而进非其道
虽位食五鼎身绾六印其天爵之贵盖无几矣元功一
不遇于丞相再不遇于有司又不屑屑于御史执政之
察荐翩然而起浩然而归若生驹健鹄不可控搏岂不
真奇士也哉今元功之归其乡也于山则有两眺四明
百楼五癸萝岩金罍于水则有曹江玉带夏盖白马其
于人也政事则朱隽孟尝文学则王充魏朗邯郸淳蔡
卷六 第 28b 页 WYG1215-0597b.png
邕诸虞德望则谢安王羲之忠义则李光刘汉弼孝行
则曹娥朱娥仙人则魏伯阳刘纲其他才知行能之士
固不可以一二数也且地气完密而淳厚多古先圣王
之遗迹泛虞江而感重华陶渔耕稼之利登禹峰而思
玉帛万国之同近不出乎百里间而上下数千载可一
览而得又何必足迹遍寰宇哉况韬晦以俟时优游以
养老尤君子所当慎重乎昔在虞夏之世有君畴务光
者不臣于天子不友于诸侯不出则已出则必为帝者
卷六 第 29a 页 WYG1215-0597c.png
师在商周之世有伊尹太公望者躬耕畎亩渔钓水滨
非天子致敬尽礼不轻于自用用则泽及四海功流万
世此其人皆傲视宇宙齐光日月岂肯降志辱身以就
一切功名耶及道与时行则天下之重任自有不得而
辞者元功亦尝抱膝以嘅想高风善政于百世之上乎
吾知元功翩然之起浩然之归庶几有见于此者不然
出则为操瑟齐门处则为终南捷径于道于时果何如
也元功不以此而易彼吾将见千驷之乘万镒之金交
卷六 第 29b 页 WYG1215-0597d.png
聘于越东之野矣然则今日之遇岂少于向之不遇哉
予虽老尚有望焉遂序以别
   送赵木仲东归序
永嘉赵木仲故宋宗室诸孙美须髯倜傥负气与人交
一不合即赭容怒去独从见山叶先生游最久叶之学
出于綗室梅先生梅之学出于北山何先生而何寔本
于紫阳朱夫子故其所得具有师法尝以易诗教授荆
扬间从之者甚众或劝之仕辄笑不答未几河南衅起
卷六 第 30a 页 WYG1215-0598a.png
王师徂征木仲幡然起曰吾尚能坐视生民涂炭乎遂
扣军门手画十馀策主将奇之而不能用木仲裂策投
地曰是龌龊无能为者不去将及于祸急绝江南还所
过诸将莫不奔走迎谒开壁设座北面师事之凡用其
策多奇胜御史部使者数论其有文武材宜用如诏书
事上丞相府起佥浙东宣慰司副都元帅兼治县慈溪
大夫士争走贺之木仲抵掌大笑曰诸君以吾得一官
为荣耶吾即荣一官当国家治平时视轩冕富贵犹且
卷六 第 30b 页 WYG1215-0598b.png
泥涂而土苴之况今氓𨽻厮役皆得取宠爵厚禄驰骋
车马以相雄长曾谓赵木仲辱与若等伍耶吾将棹鲸
海之月揽雁山之云濯缨长流挂巾绝壁与高人隐士
箕踞放浪以养吾胸中之浩浩以俟夫朝廷治化之清
顾不伟欤吾诚不忍以七尺之躯徇斗升之粟纠缠胶
扰于是非荣辱场也于是大夫士咸知木仲之出非为
身谋退非果于忘世相与酌酒赋诗送之浙江之上酒
酣诗成悲歌慷慨众宾属予序以别
卷六 第 31a 页 WYG1215-0598c.png
   送金仲达御史序
国家以丰爵厚禄网罗天下才俊其途固不一而得士
之盛则莫成均若也至元大德之间秉钧轴握枢机卓
焉以功业自任者不可胜道况自皇庆延祐以来大开
文治群材辐凑其得士之盛何如哉至正中予为司业
一载每见诸生升降揖让之次讲道论德之馀或雍容
温雅粹如圭璧或磊落瑰伟灿若珠玑或迭宕奔逸若
神驹脱辕不可羁络或英厉奋发若鹰鹯鸷鸟横飞疾
卷六 第 31b 页 WYG1215-0598d.png
击凌霄汉薄四海而莫之能控焉者固已自奇而心许
之十数年来盘薄江海诸生之动静邈不相闻然未尝
一日忘于怀也去年冬奉诏董漕闽南道过馀姚适驿
报御史至名声籍甚问之诸生亦不刺金仲达也未几
予至三山明年春仲达亦来始得相与道故旧审出处
乃知向之所与游者皆历华要登台閤赫然为时名臣
仲达学赡而才富貌温而气刚砥节砺行尤自树立如
予前所论者盖兼有之方今海内多故干戈未息东南
卷六 第 32a 页 WYG1215-0599a.png
诸郡远在海隅凡军政之不修官刑之或阙吏弊之太
甚民病之已革大奸大慝之未去御史皆得而按之然
数者之失其来久矣非可以一旦威制而力胜之也其
亦周旋咨询宣道上意使人人知尊君事长之道先义
而后利徇公而忘私则三军之于将帅如手足之捍头
目庶民之于官府如子弟之趋父兄善者知劝恶者有
惩矣仲达其亦勉旃予虽老至元大德之治尚有望于
诸君焉
卷六 第 32b 页 WYG1215-0599b.png
   送郑居贞之建安序
夫君子之进于学也必慎其择专其志厉其行持之久
积之深养之厚然后义精仁熟几应于中而处天下之
事不难矣新安郑生居贞从予游者再期每有问焉未
尝不即是以为教而生犹若有疑焉于其别复申之曰
子亦观于舟乎其胶也前不能以尺寸及水至风顺踔
千里在瞬息车之尼也鞭箠泥淖终日疲于跬步及走
康庄注峻坂虽雷转飙驱不足以喻其快岂惟舟车哉
卷六 第 33a 页 WYG1215-0599c.png
弓之张也矢之激也户之运也橐之鼓也水之决也火
之燎也鸟之遇顺而鱼之纵壑也此其神妙不测何如
耶是必有其几矣几应于中而事物之来如持衡悬鉴
随其长短轻重小大妍媸无不各当其情而养亲事君
居家治民之道举不外乎是矣然择之不慎则邪说足
以干正志之不专则事或分于外诱行之不厉则往往
一篑而亏半途而画又乌能进于圣贤之域哉就有所
进则亦安于一才一艺之成狃于一善一长之得而非
卷六 第 33b 页 WYG1215-0599d.png
明体达用之学也居贞厚养而深积持之且久庶几义
精仁熟随其所遇见之无疑而用之有馀矣所谓舟车
也弓矢也户运而橐鼓也水火与鱼鸟也其几一动盖
有浩乎其不能禦者即欲自己得乎虽然予言止是矣
生今往建安建安朱子之国斯道之统寄焉休风善教
必有存乎人者生更有得则还以告我
   送刘中守佥事还京师序
予闻天于瑰伟卓荦峻特之士必有所抑遏摧沮顿挫
卷六 第 34a 页 WYG1215-0600a.png
而后志专学力奋焉有为以大其业而张其名不然其
志不专其学不力虽有瑰伟卓荦峻特之士业不大名
不张也西夏刘君中守以善书与修经世大典由郡文
学辟东曹掾累官宣文阁博士工部员外郎比年四方
兵起天子以闽海道远守吏失职遣君浮海持节佥廉
访司事既至行按建宁邵武二郡时二郡大盗压境民
方苦暴敛君所过召父老慰问疾苦布宣德意至为之
感泣然君性外慈内刚有不直辄攘臂挺起正言不顾
卷六 第 34b 页 WYG1215-0600b.png
用是多与人龃龉不合久之竟以言去君阖门愈自刻
厉读书穷日夜不已兴至即赋诗写字或援笔画山水
意趣天出虽疏食屡空泊如也若是则中守得以专志
力学于抑遏摧沮顿挫之馀矣天果以是大其业张其
名耶夫克敌之将每胜于几危徇国之忠恒信于孤愤
故善学之士亦往往得于困心衡虑焉然非确然有以
见天下之理即其所遇而无不安者能尔乎吾于是益
知君之果为瑰伟卓荦峻特之士矣今复将涉鲸海之
卷六 第 35a 页 WYG1215-0600c.png
涛酹燕山之月以游于京师其必有所遇也哉于其行
序以别
   送许存衷赴漳浦县尹序
往予在史馆与应奉程以文交最善一日以文以客来
谒曰此漳南士许存衷慷慨负气读书知古今善骑射
李至甫反南胜守吏多望风遁去将帅拥兵不进存衷
率其乡义士数百人导官军直前大呼连夺其数砦贼
势不支以功巡检定南今受命南归愿得一言以赠予
卷六 第 35b 页 WYG1215-0600d.png
作律诗一章遗之后数年代祠漳南询其人不得又二
年廉问闽海求之又不得今年分部三山存衷始以向
所遗诗谒间语及京师故事恍然如梦觉而醉醒也存
衷丰颐美髯沈毅有谋因荐之经略李公俾令漳浦将
别复求所以相其行者予闻漳在闽粤极南漳浦又漳
之南山谷阻深民獠杂处比年强横缮甲兵据租税与
吏抗吏既不禁反相为渔猎子家龙溪漳人也令漳浦
又漳属也固为难治矣然而民情物理子所周知饥渴
卷六 第 36a 页 WYG1215-0601a.png
之馀易为饮食子能以向者勇义郤贼之心为今日施
惠保民之政处之以廉赋之以均烛之以明抚之以宽
而又将之以不欺行之以无倦则民有不被其泽者乎
古者治郡曰牧治县曰字牧若童竖于牛羊饮龁卧起
随其所适字若慈母于赤子痒疴疾痛同出一体盖令
视守尤近民也子果尔漳民虽强横其敢不率令治乎
   送朱元宾赴南靖县尹序
君子之用世得百里之国而治之使其民出租税勤役
卷六 第 36b 页 WYG1215-0601b.png
作以供公上而无愁苦叹息之声亦可谓贤大夫矣况
处炎荒万里之外其治理卓然有誉于人哉兴化县尹
朱君元宾调官南靖将戒行凡交于元宾者皆谓南靖
在漳南一百二十里自李志甫魏梅寿相继反其民习
战斗操强弓毒矢出没山谷无时尤难治况比年强暴
各以力雄乡里少不合意辄啸呼杀掠县令莫之谁何
元宾岂宜轻身入其地耶予曰元宾之赞番昜也长吏
称其能幕府服其行士民怀其惠其在兴化兴化之人
卷六 第 37a 页 WYG1215-0601c.png
莫不父母而神明之去之日老幼攀号拥马不得行部
使者课治行为闽海县令第一向予分部董漕以亭民
岁给工直恒半入奸吏橐白金数千镒俾元宾往给之
元宾至则躬诣诸场虽一钱必手授饥则出裹饵取水
咽之去场民叹曰我等煎盐老矣今日乃尽得官本虽
劳无怨也元宾之才若此南靖虽难治吾知贤大夫施
于政者恢恢乎有馀刃矣虽然民犹鱼也水清而鱼不
挠则鱼得遂其性元宾亦不挠其民使皆如鱼之在水
卷六 第 37b 页 WYG1215-0601d.png
且将于于而来输租税服役作更相劝告以保其子孙
全其生理之不暇又肯操弓矢出没杀人以违县令教
乎近制县令以治行闻者辄拜御史元宾将被显擢□
宜速行无惑
   送翟终吉还南台序
世祖皇帝统一万方既立御史台以正纲纪又置两行
台以分总其治而在江之南四省十道惟湖广所部去
王畿万里近杂大理乌蒙白霫溪洞诸蛮外与交趾九
卷六 第 38a 页 WYG1215-0602a.png
真日南番邦相属其人轻犷好斗苟委任一失当则悖
乱蜂起朝廷每三岁一遣使者即其地与藩臣课吏殿
最而上下其秩仍分遣南御史一人临莅之所以严黜
陟示惩劝也比年兵兴道梗使者之至久阙焉至正二
十年天子思念远人久罹荼毒求贤守令抚安之乃诏
使如故而御史之选寔当月君德明御史曰吾职也不
敢以地远辞然非有良佐史不可乃选于众而得翟君
终吉终吉以经学傅律令檄即下慨然曰吾得与御史
卷六 第 38b 页 WYG1215-0602b.png
持节驾艨冲涉万里鲸涛以望三韩之国临百粤之墟
然后踰岭峤上衡岳浮沅湘以宣王命而扬风纪之威
顾不伟欤既至闽广之交山夷岛寇连络海上出没叵
测数进而不可得则又曰吾闻大夫出疆得专命况御
史哉湖湘虽未能卒至其他背法伤理以毒吾民者多
矣独不能尽吾言以伸郁郁无聊者乎于是即所闻见
辄白御史戢贪暴植良善凡有利于民者莫不殚力竭
虑务于必行闽以南大夫士咸曰贤哉史也吏中外者
卷六 第 39a 页 WYG1215-0602c.png
皆斯人若风纪有不振扬者乎遂相率歌诗以饯而徵
序于予予谓惟仁人而后得好恶之正或反其所欲以
咈其性虽胁之严威而民不从终吉何以使斯民惓惓
不忘若此乎是盖能得好恶之正矣诗曰心乎爱矣遐
不谓矣吾于终吉三诵焉
   送周克复归省序
番昜周克复故赠翰林侍读学士兰屋先生之孙今江
浙行省左丞伯温父之子也克复由国子生给事江西
卷六 第 39b 页 WYG1215-0602d.png
省以湓城录事从杨将军战毗陵有功判建宁府府当
江东西之冲控扼两关与贼连岁接战克复至运饷不
绝及围城两月克复又分守建安门一日炮著首脑裂
血被面死舁归踰时乃苏贼既退众皆以次受赏克复
独谢去省其亲于江浙道出三山谒予城西香严寓舍
予与伯温生同年居同里仕同朝而侍读公又与先学
士交谊甚厚于克复行其能已于言乎夫士大夫之所
以异于人而重于天下者道德文学功名其次也不以
卷六 第 40a 页 WYG1215-0603a.png
道德文学自勉而徒取功名犹为不可况龊龊求富贵
者哉比年海内多故厮役椎埋之徒崛起行伍佩通侯
上将印署文书辄生杀人服阿锡珠玑骑啮膝从骈胁
弩矢握刀以相雄长者踵相接克复世家子乃欲以其
所不能者与若曹争能敛面低首蒲伏承顺以出其下
风其轻重得失果何如也今克复能于此时慷慨自退
以归寿其亲亦庶几不为富贵功名所摇动矣虽然富
贵功名在乎天道德文学由乎已勉其在已者以俟其
卷六 第 40b 页 WYG1215-0603b.png
在天者斯古之士所以卓然超出乎千万人之上而传
之千万世之后也克复其亦思所以异于人而重于天
下者哉
   送蒋廷学调江浙省掾序
毗陵蒋廷学以恭慎厉行婿于钱唐管左丞之门左丞
诸孙叔坚赴福建行省理问官廷学从以行因得给事
大府明年叔坚擢员外郎廷学遂使于朝以浮海功主
簿兴化之仙游县又明年叔坚拜南行台御史廷学亦
卷六 第 41a 页 WYG1215-0603c.png
改授福州录事大府惜其才之隐于下寮也辟掾幕下
甫三阅月慨然叹曰夫人之所以出而仕者亦欲少行
志尔苟志不行犹望斗食以养吾亲今吾亲远在数千
里外而吾乃不能具甘旨为朝夕供虽得禄奚为哉即
日白请归以便养大府嘉之调江浙丞相府将治行闽
大夫士咸歌诗以饯请予序之予时亦将北行顾惟旷
岁辽隔不得过家上冢以慰问乡里而廷学乃先吾归
日奉卮酒以寿其亲于西湖六桥之间独何得于天者
卷六 第 41b 页 WYG1215-0603d.png
厚与且予与御史交甚契故知廷学为尤深廷学外若
怯懦中实秀发善书能诗吐辞辄出人表可爱也昔汉
诸曹掾有位三公者廷学得以所能上下古今得失与
丞相论可否则又岂不能少伸其志以行所学乎毋徒
诿曰吾归以便养而已试以予言语御史何如
   送脩敬宗序
予始至京师时东平诸公能言金进士脩君为郡幕府
有文学政事后又闻其子谦举进士判沅州孙思善教
卷六 第 42a 页 WYG1215-0604a.png
授益都儒学皆克世其业思欲一交脩君家而不得兵
兴以来南北道阻自谓文物遗献若修氏者可复见乎
至正辛丑秋福建行省左右司员外郎管君叔坚拜南
行台御史其冬有掾乘传来迎间过予城西寓馆坐而
问焉则名德字敬宗脩其姓东平其里也予骇然曰子
岂金进士脩君诸孙耶敬宗始具道其先世叙历使予
数十年向慕之私一旦若行空谷而闻足音之跫然适
故都而见流风馀韵之存也敬宗由升宣两郡功曹江
卷六 第 42b 页 WYG1215-0604b.png
东西宪史辟今役长身魁貌善为恭谨歉焉常自退遇
不直辄奋起不顾每与御史论曰御史所执者法也法
张则治法弛则乱今法弛久矣御史将执法以行权其
在自治乎自治严则人知畏人知畏则重为恶重为恶
则刑罚清而德化行盗贼不足平矣御史谓敬宗言然
当共勉之予既辱知御史久兹又与敬宗交闻斯言也
宁不重为之庆遂书以别
   送曹季修赴建宁路儒学教授序
卷六 第 43a 页 WYG1215-0604c.png
上饶曹君季修将教授建安其友人清江张仲纯遍求
三山诸大夫士诗以为饯且过予曰季脩昔长樵溪书
院时于仆有交游之好其情恳款笃至好学善让使人
久而不能忘也今且别去先生幸辱教之庶其有所勉
焉予久未有以复而曹君遂行既而寇围建安道阻不
相闻者数月仲纯每见辄以是为请及围解道通仲纯
又请予惟仲纯信士季修能得其心若此则其人之贤
可知矣我国家统一海内首崇学校以厉风化州郡咸
卷六 第 43b 页 WYG1215-0604d.png
设教授其职视前代为益重然而典州郡者亦尝知教
授之为重乎为教授者亦自知所以为重乎不知其为
重故州郡辄以属视教授不自知其所以重故教授亦
甘以上官事州郡此学校所以日坏而风化所以日隳
也盖诗书礼乐教之具也仁义道德教之本也舍诗书
礼乐而专钱榖舍仁义道德而尚辞章教授其复能自
重乎教授既不自知其重而州郡又安知其为重乎况
窃钱谷以苟餔啜委辞章而事佚游者哉于是勾稽出
卷六 第 44a 页 WYG1215-0605a.png
入之防愈密奔走逢迎之礼愈谨而先王建学立师尊
贤养老之初意遂不可复振矣虽然建安朱子讲学之
地东南邹鲁也其典郡司校者宜皆知所以为重而无
向者之患矣而予犹谆谆为季脩告者嘉仲纯之请笃
朋友义也
   送呼都克布哈右丞赴京师序
江西既陷之三年为至正庚子民吏多间道来输诚款
省臣以闻朝议擢宗正掌判高昌忽都不花伯英君为
卷六 第 44b 页 WYG1215-0605b.png
右丞以佐克复之任时其母夫人年已八十义不可远
去伯英以方镇事重即日陛辞浮海南来冬十月至军
中与平章沙公定出关计明年二月次延(阙/) 师邓邓
克闽已入据邵武势方张君谓平章曰(阙/)  以荆襄
𤡑狡之众据有险要而我欲以千百罢弱之卒制之且
弓矢甲胄扉屦糇粮悉无所具此无异驱群羊以逐虎
狼也夫江西七闽寔为唇齿其民逃避者散在诸郡苟
江西不可复则七闽亦不能守若并两省而一之董之
卷六 第 45a 页 WYG1215-0605c.png
以重臣资其有以给思归之士庶其可济乎平章曰右
丞议是乃条具其事俾送之江浒或曰君期月之间再
涉鲸海得无贤劳乎君方慷慨谈论殊无难色且曰向
也以国事故不得顾吾母今也以国事入奏因得拜吾
母以遂吾私又可以贤劳辞乎予乃慨然叹曰伯英真
忠孝人哉其于家国可谓能权其轻重者矣四牡之四
章曰王事靡盬不遑将母既尝为伯英重油然之思矣
其卒章曰是用作歌将母来谂则吾人岂不预为伯英
卷六 第 45b 页 WYG1215-0605d.png
喜乎三叹之馀书以识别
   送兴同都事北还序
至正二十一年秋廷臣言闽海逖在南服将吏或不能
上体圣天子子惠元元之意使山野愚民冒犯锋镝无
以自新乃遣集贤院都事兴同奉诏航海以明年春正
月朔旦至闽君既布宣德意遂馆于城西大中寺泊然
自持非其人不交燕饮不合义即却不赴日与布衣韦
带士论今古得失人物臧否由是闽人争誉君一日客
卷六 第 46a 页 WYG1215-0606a.png
称郑生者言向有高昌崇福奴婿予家曾遗其大父别
都鲁迷失北廷都护宣命敕牒凡五道崇福奴死久矣
君高昌氏亦尝识其人乎君惕然起曰崇福奴于吾为
从父都护则吾曾大父也昔所受命寔在至元间我先
人求之三十年不及见今吾幸得之于炎荒万里之外
顾岂偶然哉乃请而藏之间出以示予予惟人子之于
其亲也见几杖则敬见衣服则悲见杯棬琴瑟亦莫不
致其依恋爱慕之思况龙章锡命世泽之所存哉今君
卷六 第 46b 页 WYG1215-0606b.png
之为使也既能敷扬国命以无愧于职事又能尽得先
世故物归以告之祖祢慰宗族传之子孙非其忠孝之
实感动乎神人能至是哉传曰公侯之子孙必复其始
予知君之有以世其家矣君之还闽大夫士皆歌诗以
为饯因书之首简以为序君字道远石林其别号云
   送李尚书北还序
闽粤诸郡阻山岸海租入之数不当东吴一县其民终
岁勤动仅足给食而公私所资悉倚盐赋比年横兵蜂
卷六 第 47a 页 WYG1215-0606c.png
起敚攘成风大者据州县小者雄乡里其入乎官者盖
益鲜矣朝廷以海漕间不如数乃遣使㩁盐易粟以助
京饷然金革伤残之馀急之则民困而变生缓之则吏
懈而事废其为使者不亦难乎自非行信于上下而誉
交于中外其克称是选哉至正十九年予以谫材谬膺
兹任明年稍更定其法民虽称便亦不能无忤于贵家
巨室焉其冬有旨罢分部仍以𣙜漕属之行省又明年
畿甸大稔始议以盐赋十之六杂易一切供上之物于
卷六 第 47b 页 WYG1215-0606d.png
是河南李君彦闻实以户部尚书使来君既至则严法
以防奸市平估以通𢡟迁远近闻之商贾交集不数月
得绫絁锦绮缯布丝枲十数万将以今年五月浮海还
京师适予行先于君乃过君别而为之言曰君之材过
予远甚且君在朝久上下信之中外誉之嘉声令望卓
然见推于一时是宜君之倜傥磊落果于行而无所嫌
畏也虽然君之所以自任与朝廷之所以任君者又岂
止是而已哉凡官政之缓急民瘼之重轻守吏之臧否
卷六 第 48a 页 WYG1215-0607a.png
将校之勇怯山川地势之险易人物风俗之浇醇宜皆
有以复于君相者方今中原底定奸宄悉平立经陈纪
更新治化君其可得而辞乎
   送翟生北还序
户部尚书河南李君彦闻使闽海遣其甥翟允学来从
予游予谓生将淬厉以为文耶则尚书方驰骋汗漫以
鸣于时将博览以为学耶则尚书方贯穿闳衍以扬于
朝其或出此而犹欲钩玄摘奇以求合所司幸甲乙之
卷六 第 48b 页 WYG1215-0607b.png
选则又尚书之所已能者今生之来学也亦何所见而
取于予哉生默不应惟日闭门西庑下取经史诸书昼
夜诵不辍间有问则超然出人意表予于是知生之得
于尚书者亦已多矣居数月予与生皆有远行求一言
以为别乃告之曰孔子之道载之六经朱子之学著之
四书其本则道德仁义其用则礼乐刑政生欲正其本
以达之用无亦先明乎四书之旨以求六经之蕴乎六
经既明则学益充而文益粹岂徒决科有司以希荣一
卷六 第 49a 页 WYG1215-0607c.png
时而已虽推之经纶参赞岂外是哉然朱子之学寔得
于河南二程夫子二程之遗书具在生河南人也归而
求之有馀师矣予岂复有益于生乎哉试质之尚书以
为何如
   送王仲弘归建安序
予之侨于城西香严也七闽之士多来见见必有所挟
焉或歌诗或文章或书或画或医卜阴阳之属莫不轩
轩然有自得意最后王生来谒问焉则志道其名仲弘
卷六 第 49b 页 WYG1215-0607d.png
其字建安其里也独恂恂畏谨上手低面欿然若无能
者然一闻事不直辄赭容争辨不少让时予东轩有故
书敝画堆积几上生指顾曰是何散逸而不之理也吾
为先生装潢之可乎予谩应之生即抱置别室闭户数
日则向之故敝散逸者皆签轴题识一新矣予因问生
方积学砺行以求闻于时又何暇游心于兹艺乎生笑
曰先生知吾者乎吾闻儒者之道高明而广大奥密而
精微既非吾之昧昧者所能知而今之仕者率多脂韦
卷六 第 50a 页 WYG1215-0608a.png
苟禄以幸免祸而肥家吾又岂能含垢忍耻与若曹伍
哉且九流百家之技去儒者之道益远又非吾之所屑
为是以因其艺之近而衣食其佣有馀则以遗饥饿疾
病之遇诸涂者不使留铢钱龠粟以累吾之心也庶几
于已无甚劳而可以养吾之生于人无所求而可以从
吾之志吾之所以安于兹艺而不辞者盖不忍以彼而
易此也予乃作而叹曰仲弘其知道者耶何其善于择
术也宋清之医利于报承福之圬贱且劳孰仲弘比哉
卷六 第 50b 页 WYG1215-0608b.png
于其归序以别
   送曾仲衍之平阳州同知序
平阳州同知曾衍奉宽恤之诏自直沽浮海至三山既
事将赴官予适应召北还偕至连江之上拱而请曰衍
无似向从事江西行省承檄谕贼旴江被执械系数月
既出倅南恩以使来闽者二年矣比浮海至京师以功
佐是州惟是多艰未知攸济愿得一言以为勉予以薄
遽辞则其请益勤乃酌酒于道而告之曰仕必论世也
卷六 第 51a 页 WYG1215-0608c.png
则子之先文定文肃文昭三公名于前参预佥宪二君
继于后以言乎学也则学士虞公参政危公为之师而
凡与子从游者亦莫非贤大夫士其于闻见所得既多
宜无复有为子告者矣且自用兵以来豪横蜂起据郡
邑以私天子之赋税者比比皆是虽临以将帅监守之
重犹不少伸其志况同知寔州佐者乎为州佐而志不
得伸则吾又何以告子哉然闻平阳大州也其治并海
而阻山其民勤生而好义比年又得周君宗道为之理
卷六 第 51b 页 WYG1215-0608d.png
因民心以缓其下节军用以供其上子诚能不易向者
艰难坚苦之操而又施其所得于父兄师友者为之政
不矫于外不欺于内使此心之微可以交于神明而白
之上下则虽文定之道德文肃文昭之功业皆可渐致
矣又何往而不得伸其志哉他日试持此以见危君未
必不以予言为然也
   赠医者蔡德芳序
福建行省理问吴君间过予请曰医者蔡德芳善疗小
卷六 第 52a 页 WYG1215-0609a.png
儿出入吾门凡所治投匕剂辄愈数予之钱辞益以束
帛又辞强所欲则曰愿得贡尚书序吾医然不敢请也
吾诺之甚久先生能为仆遗之言乎予曰德芳知予哉
予闻医不通神不足以为医甚矣医之难言也况婴儿
在襁褓中腑脏之未完脉理之未充血气之未实口不
能言遇疾病徒以意取之一或不当则失治矣故谚有
之宁医十大人无医一小儿古之善为术者无过扁鹊
其过秦知秦人之爱小儿则为小儿医然则小儿医其
卷六 第 52b 页 WYG1215-0609b.png
始于鹊乎鹊之为医也可谓神矣史记载鹊遇舍客长
桑君而奇之授之怀中之药饮之上池之水自是视病
尽见五脏症结后之医者复有如鹊者乎鹊之书既不
传近世若俞范王徐孙崔张刘钱陈诸君所著少小蒸
变宫气玉匮金锁宝鉴之书其为术虽去鹊远然又岂
无独得之妙乎德芳医小儿往往获奇效宜亦有得于
诸君矣吴君曰吾尝闻德芳之言夫病与药值则惟用
一物固不在记览齐和之多也吾亦凝吾心精吾思使
卷六 第 53a 页 WYG1215-0609c.png
意运于物之表故幸而中焉尔吁德芳言若此其果异
于人哉因吴君之请遂序以遗之
   送心泉上人还福州序
予既分部毕事休居福州西门外凤凰山之南山南多
浮图氏宫其徒好事者闻予嗜幽远而乐閒旷也往往
蹑屦褰裳以来相从而予亦爱其人之不规规焉为事
物之所羁束遂相与穷高极深探奇搜隐望云鸟之往
还俯渊鱼之游泳或荫树酌泉或扫花坐石箕踞笑傲
卷六 第 53b 页 WYG1215-0609d.png
尽日乃去久之有僧称心泉者持诗一章来谒问之则
长乐儒家子姓魏氏其先本浮光人而祖勖登宋进士
第官至太常卿曾祖一翁累官知制诰心泉兄弟五人
而三为浮图学心泉季也象山秋谷其师怡山方石其
祖今以书记主仙宗之塔寺予于是取其诗而读之音
节幽远志意閒旷超然之得若有契予心者故于诸浮
图中尤深爱之予间有作辄出片纸录去居岁馀其勤
如一日及予治任北归心泉远饯于连江之邑登崇山
卷六 第 54a 页 WYG1215-0610a.png
度长溪胼茧赪汗殊不以为劳既别复留徘徊顾瞻若
不忍须臾暂去抑何其情之厚也予再居闽几三年凡
见道路设祖帐觞豆以为饯者非其势相压力相制则
其情爱狎昵之私有甚不得已焉者舍是则漠然若不
识矣孰能慷慨重义气执杯酒走数里为别哉心泉学
浮图者其于人初无与于休戚而情之厚乃独异于是
其果不为薄俗之所移乎其果墨名而儒行者乎遂书
以为别
卷六 第 54b 页 WYG1215-0610b.png
   送元舜宗尧二师归浙东序
至正壬寅夏予自三山被召还京师道出四明凡方外
之士以诗文名者莫不来谒而定水复禅师延庆贵禅
师相与尤勤最后天宁慧禅师率其徒来请铭其师孜
舜田之塔适予治行不果为明日解舟至馀姚之庙山
见二僧来前问之则孜弟子元舜宗尧也首以塔铭为
趣予谓时方盛暑日如炽轮子何必触热冒险而远行
耶秋深气清候予文成当副所请二师俛进曰此来必
卷六 第 55a 页 WYG1215-0610c.png
得先生文乃归及绝海抵钱唐皇冈之野二师亦复继
至予既寓海村卧病兼旬求多谢去而二师日款门请
益坚乃力疾为之铭而后见焉将别二师复请曰铭固
幸矣先生独无一言以赐我乎予尝过会稽云门天台
雁荡天童育王诸山徘徊瞻晀见浮图大刹往往犹多
晋宋梁唐以来显志而故家巨室不数百年彫谢销落
殆无存者天于彼此岂故有厚薄哉盖浮图氏立志坚
勇有不为则已为则务于必成亦有嗣法者行同心一
卷六 第 55b 页 WYG1215-0610d.png
故能立大功成大事虽历盛衰万变愈昌炽而愈无穷
也予于二师之请铭益有所感矣
 
 
 
 
 
 玩斋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