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斋集-元-贡师泰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WYG1215-050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五
 玩斋集        别集类四(元/)
  提要
    (臣/)等谨案玩斋集十卷拾遗一卷元贡师泰
    撰师泰字泰甫宣城人以国子生中江浙乡
    试除泰和州判官荐充应奉翰林文字出为
    绍兴府推官复入翰林迁宣文阁授经郎至
    正十四年擢吏部侍郎除浙江都水庸田使
提要 第 1b 页 WYG1215-0509b.png
    寻拜礼部尚书调平江路总管张士诚据吴
    避之海上江浙行省城相承制授参知政事
    二十年改户部尚书命督海运二十二年召
    为秘书卿道卒事迹具元史本传明嘉靖中
    李默作是集跋云予在宣州诸生贡安国者
    为言其先世礼部公流寓海宁时自名其里
    曰小桃源元命既革宋学士景濂尝过之公
    为置酒饮夜分乃起就卧仰药而毙顾嗣立
提要 第 2a 页 WYG1215-0510a.png
    元百家诗选则据其门人朱燧所作纪年录
    及揭汯所作墓志载至正十六年正月张士
    诚陷平江公抱印隐居吴淞江上主钓台山
    长吴景文家易姓名为端木氏号戾契子喌
    喌翁二十六年卒于海宁寓舍證默跋所纪
    之诬案明史宋濂传濂乞假归省在至元二
    十五年乙巳师泰没于至元二十二年壬辰
    其时濂无由至海宁且太祖称吴王在至正
提要 第 2b 页 WYG1215-0510b.png
    二十四年甲辰称吴王年在二十七年丁未
    元顺帝北趋上都在二十八年戊申七月是
    为洪武元年师泰既没于壬寅尚在元亡前
    六年何以称元命既革此其后人之饰词欲
    附于王蠋之节殊非事实嗣立疑之当矣师
    泰所著有友迂集余阙序之玩斋集黄溍序
    之东轩集程文序之又有奊集闽南集见
    于李国凤之序其门人谢肃刘钦类为一编
提要 第 3a 页 WYG1215-0510c.png
    总名曰玩斋集今未之见明天顺间宁国守
    会稽沈性重加蒐辑得诗文六百五十三首
    釐为十卷又补遗一卷其年谱之类别为一
    卷附之是为今本师泰本以政事传而少承
    其父奎家学又从吴澄受业复与虞集揭傒
    斯游故文章亦具有原本其在元末足以凌
    厉一时诗格尤为高雅虞杨范揭之后可谓
    挺然晚秀矣集中题陶渊明五柳图绝句明
提要 第 3b 页 WYG1215-0510d.png
    诗别裁集以为燕王篡位之后建文旧臣江
    右袁敬所作并记敬所本末甚详今考明孙
    原礼所撰元音成于洪武甲子张中达为之
    刋板在建文辛巳均在逊国以前而收入是
    诗题为师泰所作则为师泰之诗误附会于
    敬所非敬所之诗误窜入师泰集中明矣乾
    隆四十一年十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提要 第 4a 页 WYG1215-0511a.png
        总 校 官 (臣/) 陆 费 墀
提要 第 5a 页 WYG1215-0511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五
 玩斋集目录      别集类四(元/)
  卷一
   赋
   五言古诗
  卷二
   七言古诗
  卷三
提要 第 5b 页 WYG1215-0511d.png
   五言律诗
  卷四
   七言律诗
  卷五
   五言绝句
   七言绝句
   五言排律
  卷六
提要 第 6a 页 WYG1215-0512a.png
   序
  卷七
   记
  卷八
   传
   说
   问
   戒
提要 第 6b 页 WYG1215-0512b.png
   铭
   赞
   题跋
   偈
   祭文
  卷九
   碑
  卷十
提要 第 7a 页 WYG1215-0512c.png
   墓志铭
   墓表
  拾遗
   绝句
  附录
   年谱
   纪年录
提要 第 8a 页 WYG1215-0513a.png
玩斋集原序
宣城贡泰甫先生玩斋集十有二卷为诗赋序记传说
箴铭赞颂问辨题跋碑铭志表杂者共六百五十三首
又有序文年谱别自为一卷编辑既成为之序曰先生
名师泰字泰甫玩斋其别号也仕元为礼部尚书寻改
户部先生之父文靖侯在皇庆延祐间以文学遭际与
虞揭袁马诸公颉颃上下先生夙承家学而又尝亲炙
诸公且及游草庐先生之门故其学渊源深而培植厚
提要 第 8b 页 WYG1215-0513b.png
涂辙正而条理明其见之著述气味肖诸贤言语妙天
下黝黝乎其幽悠悠乎其长煜煜乎其光有虞之宏而
雄健不减于马有揭之莹而清俊则类于袁其于理趣
尤俨然吴氏之尸祝也故当时评先生之文者列之于
六大家之次序其诗者亦谓可与道园学古录并观皆
非虚语矣惜乎遭值叔世虽仕至前官特出于行省之
所版授且徘徊吴越瓯闽之区而未尝大显于朝故其
文章之行世弗克如虞揭袁马诸公之盛又其后也流
提要 第 9a 页 WYG1215-0513c.png
寓海宁以殁未几而元运亦改所在兵燹遗稿所存亦
无几矣念予幼时仰承庭训家君裕庵尝手抄先生友
迂集一编教之曰此人文之精者也小子熟之其有得
乎比壮出从豫章罗孟维先生游又得所谓东轩集者
每展诵而紬绎之则心畅神怡快然如有所得而尤以
不获睹其大全为恨也天顺初元蒙恩假守宁国而属
邑宣城寔先生桑梓之邦到官之初首访文献先生之
诸孙武钦以其所藏玩斋稿并年谱来上首尾脱落仅
提要 第 9b 页 WYG1215-0513d.png
得诗文若干首馀无存者于是博求之大家世族卷轴
之所题识名山胜地碑版之所传刻又得诗文若干首
合前二集汇而萃之各以类从列为十有二卷总题之
曰贡礼部玩斋集序而刻之学宫嗟夫先生之文美矣
至矣是虽昆明劫火之后仙官六丁下取之馀残编遗
墨尚幸岿然如鲁灵光犹有存者其传世行后无疑也
一时门人高弟谢肃涂颖刘中辈奊闽南等集编次
之旧既已不可复见而武威余公山东李公金华黄公
提要 第 10a 页 WYG1215-0514a.png
吾郡杨公诸名贤所为序文则犹具在走也何人敢赘
一语于其间哉第以斯文失得之由区区蒐辑之意与
夫刋刻之岁月皆不可以无述故不揆芜陋而窃书之
观是集者尚矜其用心而略其僣踰之罪则又幸矣沈
性谨序
先辈论诗谓必穷者而后工盖本韩子语以穷者有专
攻之技精治之力其极诸思虑者不工不止如老杜所
谓癖耽佳句语必惊人者是也然三百篇岂皆得于穷
提要 第 10b 页 WYG1215-0514b.png
者哉当时公卿大夫士下及闾夫鄙隶发言成诗不待
雕琢而大工出焉者何也情性之天至世教之积习风
谣音裁之自然也然则以穷论诗道之去古也远矣我
朝古文殊未迈韩柳欧曾苏玉而诗则过之郝元初变
未拔于宋范杨再变未几于唐至延祐泰定之际虞揭
马宋诸公者作然后极其所挚下顾大历与元祐上踰
六朝而薄风雅吁亦盛矣继马宋而起者世惟称陈李
二张而宛陵贡公则又驰骋虞揭马宋诸公之间未知
提要 第 11a 页 WYG1215-0514c.png
孰轩而孰轾也公以余为通家弟兄每令评其所著如
东南有佳人嶰谷有美竹深得比兴日入柳风息芙蓉
生绿水远诣选体厚伦理如风树春晖树风操如葛烈
女段节妇李贞母陈尧妻感古如苍梧滕阁纪变如河
决苏台论人物如耕莘蹈海游方之外如子虚道人杨
白花吴中曲有古乐府遗音国子黄河可补本朝缺制
其他所作固未可一二数此岂效世之畸人穷士专攻
精治而后得哉盖自其先公文靖侯以古文鼓吹延祐
提要 第 11b 页 WYG1215-0514d.png
间公由胄学出入省台其风仪色泽雍容暇豫不异古
之公卿大夫游于盛明故其诗也得于自然有不待雕
琢而大工出焉者此也公年尚未莫气尚未衰而尤嗜
问学不止今为天子出使万里外他日纪录为风为骚
入为朝廷道盛德告成功为雅为颂又当有待于公者
岂止今日所见而已编是集者为其高弟子谢肃刘中
及朱燧也别又为公年谱云公字泰甫号玩斋学者称
为玩斋先生杨维桢序
提要 第 12a 页 WYG1215-0515a.png
玩斋贡先生昔授经宣文阁下仆时始至京师以诸生
礼见得执笔墨承事左右凡先生之著作无不饫观而
熟味焉门人豫章涂颖会稽何升尝为辑录成编列卷
数十侍讲金华黄公宣慰武威余公御史临川危公皆
为之序其后先生以使节廉问闽海仆适从以来南暇
日辄窃录其歌诗数百篇藏诸箧笥门生乃穆泰阳綗
桂郁郑贯等请刻梓以传呜呼诗道至宋之季高风雅
调沦亡泯灭殆无复遗国朝大德中始渐还于古然终
提要 第 12b 页 WYG1215-0515b.png
莫能方驾前代者何哉大率模拟之迹尚多而自得之
趣恒少也閒尝观诸二三大家之作犹时或病之况其
他乎先生之诗雄浑而峻拔精致而典则不屑屑于师
古而动中乎轨度不矫矫于违俗而自远于尘滓才情
周备声律谐和斯盖所谓自成一家之言者也胡可掩
哉若夫朝廷之制作金石之纪载则具有全集在焉赵
贽序
玩斋诗集者中书户部尚书宣城贡先生之所作而其
提要 第 13a 页 WYG1215-0515c.png
门人谢肃朱燧所汇而萃之者也先生蚤侍先文靖公
游京师入胄监而声华赫然为六馆诸生之冠当是时
文靖方在朝而诸先生若草庐吴公松雪赵公四明袁
公巴西邓公清河元公雍虞公石田马公豫章揭公
庐陵欧阳公先后以道德文章鸣海内而先生遨游其
间讲明论议涵濡渐渍所得者深所蓄者大其学该博
而闳衍其识高明而超卓其才瑰奇而雄伟其气刚大
而振发故其于诗也得乎性情之正止乎礼义之中博
提要 第 13b 页 WYG1215-0515d.png
而不冗约而不啬直而不倨切而不泥舒而不缓奇而
不险深而不晦优柔而不迫和平而不躁雄放杰出而
不荡以肆如江河荡潏而莫测其涯也如风霆变化而
莫见其迹也如云霞卷舒出没晻霭千态万状而莫可
名言也诚所谓一代文章之宗匠者欤用壬曩岁辱在
翰林先生时为兵部侍郎间出平生所为诗文亡虑数
千百篇谨受而读之欲为次其简编以成一家之言而
亦得托名于不朽则先生以都庸使者持节南迈而不
提要 第 14a 页 WYG1215-0516a.png
果矣其后用壬以使事还江东遭时孔艰流离颠沛声
迹之邈不相闻者且数年今年春先生将漕闽广粟道
出海昌值海上有警而遂留居焉用壬日陪杖履散步
林皋从容进曰先生昔所示文若诗敢请以毕前志先
生喟然叹曰自丧乱以来图书散失吾文稿之所存者
十亡一二今吾老矣追思盛年之所作殆不可复已然
吾胸中之耿耿者犹在虽孤客远寓而感时抚事未尝
不形之咏歌也因发箧中所藏前后得四百馀篇披阅
提要 第 14b 页 WYG1215-0516b.png
数四于是知先生之学益至而识益远才益广而气益
充非仁义道德之素积于中历困穷患难而不动其心
者安能若是也哉亟欲类之成帙适有校艺江浙之行
又不果既归则其门人谢肃已序次之矣惜乎用壬不
能辑录于未散失之前而肃也乃能掇拾于已遗落之
后非惟有愧于先生而亦有愧于肃矣然而肃是编之
成独非用壬之志之所乎用敢序于篇端钱用壬谨

提要 第 15a 页 WYG1215-0516c.png
至正五年春宣城贡先生以翰林供奉出为绍兴推官
而文声政誉赫然倾动乎东南东南之民既德之士而
志于学者亦皆争出门下惟恐在后于时肃年尚少沈
伏下里虽不获仰承绪风馀论往往闻大夫士有诵先
生诗若文者则必录而识之以自致其忻慕之心焉又
六年肃始就学郡庠则先生已去郡值朝廷脩黜陟之
法而大臣有荐先生在绍兴治理为两浙第一者遂以
召复入史馆矣自是参赞经筵司业国子以扬历于省
提要 第 15b 页 WYG1215-0516d.png
台之间而治声大振播于人人闻于朝廷朝廷之倚任
日益以重而海内之人识与不识咸望先生之大用于
时也如肃者既抱其忻慕之心至是则重自叹曰先生
今天下人豪也肃安得一受指教以足平生之志愿哉
又八年春肃以游学来杭适先生退自政府始得谒拜
于吴山舍馆先生受而不拒列于弟子员后使十馀年
欣慕之心一旦倾写庸非幸欤未几朝廷诏先生以户
部尚书总漕闽广道出海昌值海上有警因留居于州
提要 第 16a 页 WYG1215-0517a.png
之北门凡七阅月而先生起居食息之顷肃未尝不在
侍也说经之暇间授肃以作文赋诗之法肃既籍记之
复退取先生诗文之稿而读焉见其名友迂者则武威
余公序之名玩斋者则金华黄公序之名东轩者则新
安程公序之其论夫行于今而传于后者何其详且备
耶然考其卷帙则错乱无几问之先生则知皆残缺遗
亡于流离患难之馀矣亟与新安胡彦举钱唐刘中海
昌朱燧力加搜访或索之记忆或求之卷册或录之金
提要 第 16b 页 WYG1215-0517b.png
石得古赋歌诗论辨书启记序表状碑志赞颂杂著凡
若干卷而学者犹以未之快睹为慊焉于是先取诗歌
大小三百馀篇缮写成帙题曰玩斋诗集且复于同志
曰先生之诗本之以精博之学发之以雄伟之才资之
以高明之识备是三者而不苟于作故作则沛乎其莫
禦方其意之运也如老将赴敌某执弓矢某执干戈某
执旗鼓俾各从其所令合以正而胜以奇奇正相因循
环莫测而节制斩然不乱及其辞之措也如大匠作屋
提要 第 17a 页 WYG1215-0517c.png
鸠众工而聚群材某为梁某为栋某为椽桷俾各精于
所事迨夫屋之落而环视之则门庑堂室秩乎其序黝
垩丹漆焕乎其文而莫有见其攻琢之痕绘画之迹者
惟其运意措词各极其妙故虽纵横上下出入驰骋而
万变不穷也凡其宦辙所历若皇都上京大河以北长
江以南九州万里之外其趋朝扈驾则有际遇之深恩
锡之重其出使反命则有咨诹之勤靡及之叹其孤客
远寓则有游从之适登临之胜是以文物礼乐之光华
提要 第 17b 页 WYG1215-0517d.png
民风俗尚之美恶名都重地之壮观与夫忠臣烈士之
节槩蛮夷下国慕义而来王者一切可以形之咏歌则
莫不即时而纪事托物而引兴与从官大臣文儒逸士
相为倡和而其音节体裁举皆清俊奇古雄浑雅健有
典而有则固非风容色泽流连光景者可同日而语也
盖自风雅以来能集诗家之大成者惟唐杜文贞一人
而已继文贞而兴者亦惟我朝雍虞公一人而已试以
道园所录合先生是编而并观之则未知其孰先而孰
提要 第 18a 页 WYG1215-0518a.png
后也虽然即其诗又乌足以知先生哉先生说经必极
圣贤之指要使学者深领其意而后止为文章必出于
已而无愧于古作者在官政必欲上尽其道而下怀其
德虽古循吏有不及至于出处大节俯仰无愧每谓禹
稷顾回同道而孔明之烦未尝不与渊明同其静此则
先生素所自养而穷达一致者也故或扫石焚香抱膝
危坐而终日不动或露晨月夕宇宙轩豁则散策海上
逍遥闻旷而默识夫造化之妙以自适其天下之乐则
提要 第 18b 页 WYG1215-0518b.png
浩然之在胸中者为何如而视功名文学直其末事尔
功名文学犹视为末事矧所谓诗歌者耶而肃等汲汲
于此则固弟子之宜为然先生所作率多黼黻国家太
平之美乃今编肄于干戈危急之秋毋亦思治之义也
欤遂书以为序门人谢肃谨序
夫人之生则有声声通乎心其宣诸口者谓之言言中
于理伦比之而有章者谓之文则文乃言之尤其可传
而不泯者又文之尤也盖言以宣意文以立言可传而
提要 第 19a 页 WYG1215-0518c.png
不泯者以其中理而载夫道也道也者贯古今而不可
易则文之用可得而泯乎三代而上文与理具六经之
文是也三代而下文自文理自理言之不能措诸文者
有之矣文之而戾乎理者亦有之矣道何自而明乎间
有作者刮其浮习欲举一世而甄陶之虽鼓舞奋迅于
一时终亦轇轕于故常而不克大有所振者可胜叹哉
至于我朝元祯延祐之间天下乂安人材辈出其见于
文者虽一言之微亦本于理累辞之繁必明夫道有温
提要 第 19b 页 WYG1215-0518d.png
醇忠厚之懿无脆薄蹇浅之失其流风遗韵渐涵沫濡
盖将泽百世而未艾呜呼文章之盛其斯时欤自世故
日变而士气不扬故老凋谢而师承无法辞之俪乎古
者不多见也况其可传而不泯者哉及来闽中始得今
户部尚书宣城贡先生之文而读之其言简而明曲而
当法度严整而意态舂容所谓不多见者非虚言也其
先翰林在延祐时以文名则先生之得于家学者有素
矣人徒知其文之古而不知其本于理也人徒善其词
提要 第 20a 页 WYG1215-0519a.png
之工而不知欲以明夫道也可传而不泯者其可诬乎
虽然是犹论其文也若夫立朝之节临民之政与夫理
财之方一皆见之行事之实而非空言之无證者可传
而不泯者不独文而已先生之门人刘中郑桓以其平
日所著曰友迂曰玩斋曰奊曰东轩曰闽南等集类
而成编来求余序因并及之先生名师泰字泰父与余
为世契李国凤序
国朝统一海宇气运混合鸿生硕儒先后辈出文章之
提要 第 20b 页 WYG1215-0519b.png
作实有以昭一代之治化盖自西汉以下莫于斯为盛
矣当至元大德间有若陵川郝文忠公柳城姚文公东
平阎文康公豫章程文宪公吴兴赵文敏公皆以前代
遗老值国家之兴运其文庞蔚质奥最为近古延祐以
后则有临川吴文正公巴西邓文肃公清河元文敏公
四明袁文清公浚仪马文贞公侍讲蜀郡虞公尚书襄
阴王公其文典雅富润益肆以宏而其时则承平寖久
丰亨豫大极盛之际也今天子元统以来致治为尤盛
提要 第 21a 页 WYG1215-0519c.png
而文学之士至于今则遂以日继沦谢而几于寥寥矣
如广阳宋正献公豫章揭文安公待制东阳柳公承旨
济南张公参政赵郡苏公皆不可复作而承旨庐陵欧
阳公谕德东明李公侍讲金华黄公虽岿然犹存而亦
既老矣其方向任用而擅文章之名者惟吾宣城贡公
乎公之先君文靖公在延祐中与诸公齐名公克承家
学又蚤游上庠受业诸公间故其学问培植深厚见于
文章者气充而能畅辞严而有体讲道学则精而不凿
提要 第 21b 页 WYG1215-0519d.png
陈政理则辨而不夸诚足以成一家之言而继前人之
绪矣后之欲知一代治化之盛者此其有不足徵者乎
虽然公之所表见不特文章而已其于政事尤长也其
为理官治行最列郡其为御史所论列皆天下之大务
居夏官则奉诏覈驿户于北境司水衡则朝廷复以中
原餫饟之事倚之凡其所至辄有伟绩不可遽数也大
抵政事文章本一揆也达事情而号令明执法度而赏
罚允此政事也而文章岂外是乎呜呼两汉远矣考之
提要 第 22a 页 WYG1215-0520a.png
唐宋论文章则韩文公欧阳文忠公论政事则陆宣公
范文正公而已公之文章实追韩欧之法其于政事不
犹陆范之志哉抑非韩欧不施于政事而陆范不著于
文章也就其所长合而求之斯为善论公者矣夫读其
文必也论其人求其人必也论其世故祎序公之集因
得以具述焉公名师泰字泰甫起家国子学生累迁官
两入翰林为应奉迁宣文阁授经郎升翰林待制除国
子司业遂为吏部郎中拜监察御史寻升侍郎复入吏
提要 第 22b 页 WYG1215-0520b.png
部俄迁兵部侍郎出为都水庸田使今迁福建闽海道
肃政廉访使云王祎序
余天性素迂常力矫治之然终不能入绳墨矫治或甚
则遂病不能胜因思以为迂者亦圣贤以为美德遂任
之一切从其所乐常行四方必迂者然后心爱之而与
之合凡揵机变者虽强与之然心终不乐也故暂合而
辄去京师天下声利之区也迂非所宜有尝阴以求之
士大夫之间得一人焉曰贡泰甫泰甫故学士仲章君
提要 第 23a 页 WYG1215-0520c.png
之子能诗文少游太学有时名因自贵重不妄为进取
有所不可交者亦不妄与交故吾二人者驩然相得若
鱼之泳于江兽之走于林也时泰甫为应奉翰林文字
固多暇者即与聚盍有蔬一品鱼一盘饮酒三行或五
行即相与赋诗论文凡经史词章古今上下治乱贤否
图书彝器无不言者意少适即联镳过市据鞍谈谑信
其所如而止及暮无所止则与问曰将何之皆曰无所
之也乃各策马还自古暨今在公贵人能求贤常少然
提要 第 23b 页 WYG1215-0520d.png
自至元初奸回执政乃大恶儒者因说当国者罢科举
摈儒士其后公卿相师皆以为常然而小夫贱𨽻亦皆
以儒为嗤诋当是时士大夫有欲进取立功名者皆强
颜色昏旦往候于门媚说以妾婢始得尺寸此正迂者
之所不能为也因翱翔自放无所求于人已而皆无所
遇予既归淮南泰甫亦以亲嫌辞官归除绍兴推官不
相见者为最久去年太原贺君为丞相蒐罗天下人才
之有政誉者而泰甫之治为浙东西第一乃得复召为
提要 第 24a 页 WYG1215-0521a.png
应奉余适入朝为待制相见益欢计其别十年矣吾年
少于泰甫须发皆白而泰甫锐然面红白如□出其别
后所为诗文甚富且大进益知泰甫真豪士也夫以士
之贤无所遇而淹于下僚宜其悲愤无聊而不能尽也
顾乃自树卓卓以其馀力而致勤于文学且其猊充然
非其中有所负盖不能尔然则吾泰甫之迂又过我远
矣夫古之贤士多不兼于文艺文艺虽卑而世亦贵而
传之者爱其人故也不贤者之于文艺虽极其精人犹
提要 第 24b 页 WYG1215-0521b.png
将贱之亦何以为也泰甫忠孝人也其功名事业当不
待文与诗而传而况于兼有之耶余昔与之别今见其
文如此今又当别去计相见时其文又必有过此矣于
其行也序而识之余阙序
方今士大夫号称文章家多推宣城贡氏而泰甫其尤
秀出者也盖幼闻先翰林公过庭之训早受业太学博
士在朝又得与虞揭欧马诸名贤游爵位通显故其文
章烂然宏博靡丽卓迈俊伟高者可以追配古人非当
提要 第 25a 页 WYG1215-0521c.png
时流辈所及也盖尝有友迂集余左丞廷心公序之又
有玩斋集黄太史晋卿公序之美矣详矣今又有东轩
集焉徵序于余夫以先生之文当时所推重将不赖二
公之序以传二公之文章固高一世犹不赖以传况如
余之昧昧者乎是以低徊畏避而不敢也虽然先生脱
吴门之难栖迟海上者三年益得肆其学问之功及丞
相迫起之不得已为西浙运使才志又不得以大展则
抑遏隐忍以就笔砚之末载其道于书故其陈义之高
提要 第 25b 页 WYG1215-0521d.png
属辞之密深厚尔雅又非前日友迂玩斋之比矣是不
可以不知也太史之祢虞卿韩昌黎之论柳子东坡海
外之文少陵夔州以后之诗彼皆有所激而进也余于
东轩亦云东轩在杭之校盖所寓也余非敢序东轩之
文也因东轩之文而有感焉故书之云尔程文序
 
 
 玩斋集原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