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迂生集-宋-晁说之卷十三



卷十三 第 1a 页 WYG1118-024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景迂生集卷十三
           宋 晁说之 撰
  

儒言
 间色亦丽乎目君子必恶焉者不欲病乎正而失所
 传也作儒言(玄黓执徐/仲秋己丑)
   春秋
儒者必本诸六艺而六艺之志在春秋苟舍春秋以论
卷十三 第 1b 页 WYG1118-0243b.png
六艺亦已末矣纷然杂于释老申韩而不知其弊者实
不学春秋之过也   智仁理性
穷理乃能尽性至命今学者末乎穷理而必赘之以仁
智何耶且仁智不能穷理而能尽性至命耶大凡析
体而辨则失之凿习而为穿窬之小人体而不析则不
失故常不害其为温厚之君子可不慎哉
    大神
卷十三 第 2a 页 WYG1118-0244a.png
昜以大人圣人为一位而不达孟子答问之言者以大
人未至于圣书之圣神文武为一已而为庄子荒唐之
言所惑则复自有神人横渠先生亦云圣不可知为神
庄生缪妄又谓有神人焉
   皇帝
皇道帝德出于尚书中候纬书也嘉祐学者未尝道也
孔子定书断自二帝尚复皇之贵哉武陵先生曰六经
无皇道刘道原亦云然
卷十三 第 2b 页 WYG1118-0244b.png
   胜物
克己之言尝闻之矣胜物之言昔未之闻也苟志以胜
物则枯木朽株皆吾之仇也其为有位之害则又大矣
君子惧焉
   忘
庄生毁弃礼义不知物我之所当然者乃始语忘儒者
非所宜言也礼安义适宾主百拜不知其劳宁论忘不
忘耶
卷十三 第 3a 页 WYG1118-0244c.png
   有无
横渠先生曰昜不言有无言有无诸子之陋也说之谓
以老氏有无论昜者自王弼始   诗
诗不知礼义之所止而区区称法度之言真失之愚也
哉言孰非法度何独在诗
   且
君子于患难犹不苟免也复苟且云乎哉今喜以且为
卷十三 第 3b 页 WYG1118-0244d.png
言是非可否不得所安自堕于小人之日偷而愧夫君
子之笃敬
   可
君子必可所以修辞慎行汲汲于敬也小人仅可而偷
䛕苟且无所不至焉今学者说可曰仅辞也安知君子
行止淹速惟可之从耶孔安国谓子桑伯子能简故可
   所
或曰有户则斥之矣是恶夫有所者本诸庄老而云尔
卷十三 第 4a 页 WYG1118-0245a.png
也吾儒者居其所而不迁唯患无所彼岂不戾哉盖放
之四海而准孰非吾所尚谁戕我也耶彼以不善为善
之类皆学庄老之过云
   言浮儒者之言无难昜斯可行也著为事业传之后世苟得
吾言者其行与吾均也庄老之徒则不然其言甚大而
听之溺人而昜悦如无为为之不治治之之类若何而
行也哉君子慎诸
卷十三 第 4b 页 WYG1118-0245b.png
   天人
言天人之相与莫如诗书治乱兴亡之际若分其所立
之道则存乎昜之阴阳仁义而吉凶则一致也或以某
句为天道而人不预焉复以某句为人道而不及乎天
天人始分矣是出言虽可若会之于心而自试焉则诬
矣哉
   高明中庸
吾儒之道所以异乎诸子者为其极高明而道中庸为
卷十三 第 5a 页 WYG1118-0245c.png
一物也譬如日正中而万物融和未尝槁物作沴也或
者既以一事极高明又正以一事道中庸不亦戾乎是
刚柔缓急相济之常理何必是之云哉广大精微之类
亦然
   同风俗
一道德以同俗司徒之至教也所谓一道德者乃上之
风而以之同下俗者也如表影响之相从焉或者既一
道德矣又思同风俗将以刑戮胜奸而上劳下悴矣弊
卷十三 第 5b 页 WYG1118-0245d.png
将奈何是齐八政以防淫者亦二术耶
   俗学
学者同尊孔氏法诗书躬仁义不知俗学之目何自而
得哉建隆以来礼乐文明焕然大备皆诸儒之力也谁
当其目也耶如恶其众而欲致独则比屋可封之民为
罪人欤又或厌其久而新之则日月之出特久矣后汉
治古学贵文章以章句之徒为俗儒则斥俗学者自谓

卷十三 第 6a 页 WYG1118-0246a.png
   汉儒
典籍之存诂训之传皆汉儒之力汉儒于学者何负而
例贬之欤后生殆不知汉儒姓名有书几种而恶斥如
雠汉儒真不幸哉昔人叹废兴由于好恶盛衰系之辩
讷良有以也
   公议
凡变律乱常则不当乎人心虽百人之誉不足以胜一
人之毁也盖彼不待高识博达之士乃知其非虽涂人
卷十三 第 6b 页 WYG1118-0246b.png
故自有白黑矣前誉之者一时之伪而此毁之者实天
下之公也昔公孙禄斥王莽国师秀颠倒五经毁师法
令学士疑宜诛以慰天下侯景陈梁武帝十失之一曰
敷演六经排摈前儒王莽之法也当彼时犹有是言则
公议不可泯云彼乘势怙力以肆说者果谁欺哉
   的温公曰经犹的也一人射之不若众人射之其中者多
也呜呼此公天下之言待天下忠且敬也顾肯申巳而
卷十三 第 7a 页 WYG1118-0246c.png
屈人必人之同己哉彼排摈前儒颠倒五经者亦宜愧

   旨
公羊曰美恶不嫌同辞董仲舒曰辞不能及皆在于旨
非精心达思其孰能知之见旨者不任辞不任辞然后
适道矣盖古之学者见旨今之学者任辞君子小人之
儒自是而分也毛公桃夭传曰家室犹室家也任辞者
笑之其如见旨者何
卷十三 第 7b 页 WYG1118-0246d.png
   同异
董仲舒曰诗无达诂昜无达占春秋无达辞范宁曰经
同而传异者甚众此吾徒所以不及古人也呜呼古之
人善学如此今一字诂训严不可昜一说所及诗书无
辩若五经同意三代同时何其固耶
   朱张朱学士寀为张安道陈三传是非甚辩安道曰彼自三
家何与君事君子谓朱之力学不及乐全之达识后生
卷十三 第 8a 页 WYG1118-0247a.png
复有如乐全之才器者顾肯疲于文字之细而瞆眊以
排摈前儒哉
   三弊
先儒谓近代有芟角反对互从等翻竞之说驰骋烦言
以紊彝叙譊譊成俗而不知变此学者之弊也盖此三
弊尤验于今日不顾其本而特出一句以济私欲而困
众论者谓之芟角以此所言责彼所不言睹马以童牛
想龙以足蛇谓之反对骈赘四出自声传谷发响从响
卷十三 第 8b 页 WYG1118-0247b.png
求应谓之互从说平颁其兴积不问欲否而槩与之以
尊其政事者芟角也以箕子之五事同尧之聪明文思
聪明文思乃复异乎钦明文思反对也穷理尽性必待
乎智仁鸢飞鱼跃有假于风气互从也彼方自谓继圣
绝俗之独智作新一代不知古人久已斥其弊云
   三谕德义之士如圣人其视章句之徒如仆役自章句之徒
而视文字之学则如乞丐终日号哀岐路间而腹不一
卷十三 第 9a 页 WYG1118-0247c.png
饱亦可悲夫
   精思
董仲舒扬子云之材如何哉其苦学精思之久又复绝
人远甚故能成人如此今之士才品复如何而学问苟
且多可愧矣往往脱略不肯致思徒敬所闻于势位而
誇有功于利禄以聋瞽自置勇于斥先儒而力毁古训
亦可惜哉   不夺
卷十三 第 9b 页 WYG1118-0247d.png
学者如守匹夫不可夺之志而不以死昜学则日有功
矣于是乎白刃不足以为吾威爵禄不足以为吾荣而
吾之所能者中庸也不然滑稽骪骳亦何所不可祝钦
明郭山恽当时号为大儒乃一日迎韦后意以助郊祀
见上帝援礼陈义甚悉周宣帝立四后则有言曰帝降
二女后德所以俪君天列四星妃象于焉垂耀又立五
后则曰坤仪比德土数惟五实太学博士何妥称帝喾
四妃以发之也王莽谓地有动有震震者有害动者不
卷十三 第 10a 页 WYG1118-0248a.png
害春秋记地震昜系坤动动静辟翕万物生焉嗟夫至
治之世政令醇而民风质宁睹是耶
   躬行
诵诗三百而不能事父事君亦非兴于诗也知礼乐之
节文而不知其意知其服劳而不知敬于玉帛之表鸣
乎金石之馀则亦非成立也彼虽尽善无疵而兴于文
字之诗立于祝史之礼成于瞽瞍之乐亦何足尚哉
   害教
卷十三 第 10b 页 WYG1118-0248b.png
害辞未至于害意害意未至于害教害教则三纲五常
绝矣谓天不足畏或假天之命以出其君凶德不足忌
百姓或可咈之类其害教奈何
   巧慧
汉儒林赵宾始称持论巧慧盖先儒诂训通而意有馀
阙疑而言不凿适中而无亢绝之弊明辨而不以仁者
之见斥智者之见宁质而无嫌也关关和声也或曰和
而有通意不知孰为和而不通者如指门关为言则讵
卷十三 第 11a 页 WYG1118-0248c.png
止于通也邪睢鸠挚而有别后妃之德尽矣或又曰入
水而善捕鱼是乃挚之一事何足多哉巧慧之弊如此
   声乱
古人谓读诗如未尝有书读书如未尝有昜盖知六经
之意广大无不备而曲成无所待也在昔汉时六经各
有名家之博士并行而不相排斥其得人为已多矣今
六经纷然为一说曰是一道也不知道则一而经已六
矣如何以一泯六哉王莽讲合六经之说恐不足尚也
卷十三 第 11b 页 WYG1118-0248d.png
   滋蔓
桓谭谓秦近君能说尧典篇目两字之说至千馀言但
说若稽古三万言班固叹后世经传既已乖离博学者
又不思多闻阙疑之义而务碎义逃难便辞巧说破坏
形体说五字之文至于二三万言是今日滋蔓伤本之
弊古人已深斥之矣又随而踵之喜循覆车之辙何耶
彼方自诧曰前之文人才悭而不能弘阐有愧今日之
富亦难与言也
卷十三 第 12a 页 WYG1118-0249a.png
   碎义
同燕于一室之上而宾主莫分吾无恨焉兄弟筑室而
不相为邻则吾恨且惭矣经本二意者纷紊纠射之说
敢彼之责耶其本一言如和顺道德而谓和道顺德挑
达往来之貌猗傩柔顺之辞亦析而辨之则破坏形体
甚矣
   盗悖孔子作春秋多微辞于是乎起问数百应问数千未之
卷十三 第 12b 页 WYG1118-0249b.png
厌也至于诗书本非一时一人之言圣人取其可为后
世训者存之初不以一字为美恶也故曰志之所至诗
亦至焉诗之所至礼亦至焉简昜较直如此或取春秋
之治具以诘难为功何耶昔之师儒未之有也及于春
秋则反无与焉盗憎主人耶盖非其有而取之盗也不
敬其君而敬他人者悖德礼也彼何为盗且悖耶   鹿马
因一鹿指以为一马者一时跋扈之言也如因先王之
卷十三 第 13a 页 WYG1118-0249c.png
格言而颠倒破坏者以天下为鹿而纵指之也不亦甚
乎九州之终各志其行道或以徐州之浮于淮泗达于
河为扬州之首尽变乱九州之疆里他尚有不诬者耶
   遏舍
遏人之善而扬其恶不仁也舍此之善而取彼之不善
不智也先儒于经宁无所失或者诋毁不少恕若其善
则未之或称也毛公传不闻亦式不见亦入曰性与天
合也郑君谓用不闻达者而不谏争者亦得入或乃取
卷十三 第 13b 页 WYG1118-0249d.png
郑而舍毛何耶
   苟异
好苟异者必无忌惮而复上侮下将流毒海内而不可
禦矣且夫天生有形之物尚敢变异则至理隐微谁其
正之先儒说淇奥绿竹曰绿王刍竹萹竹今乃以为一
物不知绿竹青青何等语耶先儒说正月虺蜴蜴也巷
伯贝锦贝也今以为虺为蜴为贝为锦
   一经之士
卷十三 第 14a 页 WYG1118-0250a.png
五綵具而作绘五藏完而成人学者于五经可舍一哉
何独并用五材也耶昔人斥谈经者为鄙野之士良以
此欤汉武帝命司马相如等造为诗赋多尔雅之文通
一经之士不能独知其辞必会五经家相与共讲习读
之乃能通其意今日一经之士又如何哉盖为师者专
一经以授弟子为弟子者各学群经于其师古之道也故曰古之学者耕且养三年而通一艺三十而五经立
   虐独
卷十三 第 14b 页 WYG1118-0250b.png
虐㷀独者害皇极其于经则喜通论而斥独训亦未为
得也薄言观者先儒曰观多也玄王桓拨曰桓大拨治
也今皆变异之矣春秋有特书亦可例之耶
   骥驽
骐骥所以异乎驽骀者为其行千里而有馀力也如行
百里而与驽骀同敝则其异者名云尔也嫌疑不吾别
犹豫不吾明则所谓智者亦愚也采蘋或以为礼女之
祭或以为教成之祭凫鹥或以为祭或以为绎今之师
卷十三 第 15a 页 WYG1118-0250c.png
儒忽焉未尝辨也宾之初筵或以为燕射或以为大射
今以首章为大射二章为燕射学者何赖焉
   大言
袁绍与曹操论天下形势操知袁绍世有河北未昜可
图欲舍而他之则徒示弱乃出大言曰任天下之智力
以道御之无所不可是岂操之诚心哉今谈经者不覈
其实喜为高论大言一切皆曹公之下尘欤
   知本
卷十三 第 15b 页 WYG1118-0250d.png
言书者不取正于古文言诗者既耻言毛氏而又不知
齐鲁韩氏之辨果以诗为何诗邪言周礼者真以为周
公太平之书而不知有六国之阴谋地不足于封民不
足于役农不足于赋有司不足于祭将谁欺耶言昜者
不知王弼之前师儒尚众而古法之变自弼始虽以短
弼实不能出其藩篱何以语古耶春秋孝经则绝而不
言未为知本也
   慕古
卷十三 第 16a 页 WYG1118-0251a.png
善哉郑康成之言曰既知今亦当知古盖今古交相为
质则取道不远或为高绝不可跂及之论曰在古当然
不知古之道亦何利于今而必尚之耶王莽好空言慕
古法今犹有遗风耶
   学难虞翻曰悲哉学之难也盖若人用心切而言之所感者
深也古之人亦莫不然皆笃志竭力而求之难又讲习
疏数朋友之难又服劳就正以师氏攻其难之难今或
卷十三 第 16b 页 WYG1118-0251b.png
适市售一帙书而取名利如拾芥夫何难之有
   南北之学
南方之学异乎北方之学古人辨之屡矣大抵出于晋
魏分据之后其在隋唐间犹云尔者不惟其地而惟其
人也盖南方北方之强与夫商人齐人之音其来远矣
今亦不可诬也师先儒者北方之学也主新说者南方
之学也
   燕书
卷十三 第 17a 页 WYG1118-0251c.png
郢人有遗燕国书者夜书火不明因谓持烛者曰举烛
而过书举烛举烛非书意也燕相受书而说之曰举烛
者尚明也尚明者举贤而用之燕相白王大悦国以治
治则治矣非书意也古文尚书泰誓作大开元间学士
卫苞受诏成今文尚书乃始作泰或以交泰为说真燕
书哉   躐等
学不躐等也尚矣自一年至七年皆有所视九年乃大
卷十三 第 17b 页 WYG1118-0251d.png
成今童子嬉戏未除而辄为高谈天人之际老而不知周
世宗之功王朴之谋乃谓三代可立致而平视尧舜其
躐等多矣以故民风日浇而盗贼兴未昜图其救之之
术也
   体用
经言体而不及用其言用则不及乎体是今人之所急
者古人之所缓也究其所自乃本乎释氏体用事理之
学今儒者迷于释氏而不知自者岂一端哉
卷十三 第 18a 页 WYG1118-0252a.png
   残经
坠简残经众矣可胜数哉唯是刘原甫王深甫每以为
恨近世师儒以为昔之言无不善今日之说无不可通
不复闻有阙疑者非所以尊经而慎思也其勉之哉
   阙疑
杜征南有言曰古人戒以阙疑苟不广闻乃亦不知所
疑也是知阙疑非浅之事唯是博学老成者以是成其
敬慎之德如博学而不阙疑则诬先哲而疑后生卒无
卷十三 第 18b 页 WYG1118-0252b.png
所得可不戒哉
   知弊
三代之政各有所弊而其所谓弊者可指以言而救之
之术昜为功也齐鲁之治亦各有弊而纷然多故善其
后者难也先儒之学传数百年之久而其弊如何今之
师说十数年之后弊复如何学者宜亦知所从矣   知时
智之所难适也我所遭之时也学之所难明者在昔数
卷十三 第 19a 页 WYG1118-0252c.png
千年之异制异时也三代之礼既不可同日而用或以
周礼之五玉为虞书之五玉可不可耶
   君子
君子者成德之名也德岂一端哉或必以仁智为君子
是何量君子之固耶
   先王姜至之先生谓商周之所称先王者近自其祖宗而远
及异代之君也如舍祖宗而必在昔之法则亦悖矣
卷十三 第 19b 页 WYG1118-0252d.png
   周公
谓周公用天子之礼乐者诬也不然春秋讥鲁之郊禘
何耶且汉景帝赐江都王以天子之旌旗君子贬之矣
或者既诬周公而又蔑乎礼乐其与曹马为媒乎
   孔子或以潜龙勿用为孔子是不知乾之为君而初九之潜
者不复可飞也或因孟子所谓孔子不有天下之说而
不思之欤岂孔子之志哉不可以为后世训也
卷十三 第 20a 页 WYG1118-0253a.png
   孔孟
孔孟之称谁倡之者汉儒犹未之有也既不知尊孔子
是亦孟子之志欤其学卒杂于异端而以为孔子之俪
者亦不一人也岂特孟子而可哉如知春秋一王之制
者必不使其教有二上也世有荀孟之称荀卿诋孟子
僻违而无类幽隐而无统闭约而不解未免为诸子之
徒尚何配圣哉
   澄定
卷十三 第 20b 页 WYG1118-0253b.png
唐李石谓人君学问不劳专意经义然亦不可不读知
其大意以澄定意气善乎其言也所谓识其大者何以
加此盖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既不同而学乃一等耶不
然高贵乡公节闵帝讲辨于朝夕亡灭之际与博士争
一日之长乃贤于文景欤
   传势
张禹专帝与太后之宠所谓张侯论者乃盛于天下崔
浩威福振宇内其五经之注学者尚之至于勒为石经
卷十三 第 21a 页 WYG1118-0253c.png
迨夫禹死浩诛之后无一人称道其说者则前之所传
者非经也势也
   名圣
荀卿之弟子与叔孙通之弟子皆以其师为圣人至于
何曾之孙又以其祖为圣人圣人之名亦可私得欤盖
卿之弟子学无所成通之弟子因赐金之利曾之孙叹
世事之验于是乎云尔使其成学而不外慕则俊造之
名尚未昜许人矣
卷十三 第 21b 页 WYG1118-0253d.png
   祀圣
尔朱荣晋公护无君大恶既死庙而祀之以配圣人范
阳间祀安史为二圣嗟夫人文悖而不已则鬼享僭而
不法可不戒哉
   圣贤之言圣贤之所以得名者成德之辨也非谓其言有天地之
殊绝也盖圣人之言不特无以异乎贤人而其是是非
非亦无以异乎众人不苟訾不苟毁天下之达道也果
卷十三 第 22a 页 WYG1118-0254a.png
如贤人之言近如地则众人之言将在九泉之下乎虽
然圣贤之言无辨耶曰均是言也圣人之言为圣言贤
人之言为贤言
   贤
夫所谓贤者能为理之所宜而非为人之所难也如舍
所宜而论所难则君子之恺悌不及小人之奇险矣或
难或昜在彼而吾之诚心一也岂以彼之难夺吾之简
昜平康之操哉扬子云自以事莽为难而有是言乎
卷十三 第 22b 页 WYG1118-0254b.png
   心迹
修辞立其诚君子于是乎居业辞与诚为一物也圣人
之情为难见矣吾之所以能见者存乎其辞也天地之
情吾亦因其所感而得以见之矣或者因孟子以心却
之无以辞却之判心迹为二端是教天下之伪也如曰
好生者吾心也杀人者吾迹也利彼者吾言也为吾之
利者吾行也人亦何以赖夫贤哲欤
   何王
卷十三 第 23a 页 WYG1118-0254c.png
何晏王弼倡为虚谈范宁罪之甚于桀纣弼以其言言
昜犹近似矣晏之谈论语则又何耶颜子屡空先儒皆
说空乏晏始斥之自为说曰虚心知道不知言之愈远
而愈非颜子之事也或以无相无作为空则又晏之罪
人也是言本出于释学而释学讥其失己之传果谁之
学耶
   新
圣人之意具载于经而天地万物之理管于是矣后世
卷十三 第 23b 页 WYG1118-0254d.png
复有圣人尚不能加毫发为轻重况他人乎譬如日月
光明莫知其终始宁辨其新故彼一己之所谓新者乃
六经之所故有也尚何矜哉是以昔之人皇皇然惟恐
其不得于故焉卜子夏首作丧服传说者曰传者传也
传其师说云尔唐陆淳于春秋每一义必称淳闻于师曰诗则有鲁故有韩故有齐后氏故齐孙氏故毛诗故
训传书则有大小夏侯解故前人惟故之尚如此
   弃旧
卷十三 第 24a 页 WYG1118-0255a.png
贞观中诏修五经正义成用以取士而两汉以来诸儒
之说存而传者十不二三逮今新义之行于有司而所
谓二三之传者亦不知何在矣可不惜哉
   益沙欧阳公曰凡今治经者莫不患圣人之意不明而为诸
儒自出之说汩之也今之经外又自为说则是患沙浑
水而投土益之也不若沙土尽去水清而明矣夫学者
苟知乎此则不劳而有功博而知要是之谓务本
卷十三 第 24b 页 WYG1118-0255b.png
   不得已
柳子厚曰君子之学将以有异也必先究穷其书究穷
而不得焉乃可以立而正也谨之勿遽欧阳公曰先儒
之论苟非详其终始而抵牾质诸圣人而悖理害经之
甚有不得已而后改昜者何必徒为异论以相訾也如
其不得已于经则古今学者之弊悉以亡矣惜乎遽而
得已者多也
   党
卷十三 第 25a 页 WYG1118-0255c.png
国家因党与而倾亡经术因党与而不明春秋以传而
分为三董仲舒江公刘歆于三家始倡其所异而堤防
之杜预何休范宁又辟土宇而兴干戈焉毛诗初异于
郑氏而王肃申毛孙毓理郑皆相待如寇雠愈出而愈
怨矣元行冲叹其父康成兄子慎宁言孔圣误不道服
郑非良有以也
   业
四民各有业一业者富二业者贫三四焉者流离死亡
卷十三 第 25b 页 WYG1118-0255d.png
矣童子于经轻就而昜叛既已可耻若其白头而崎岖
岐路者又亦可惭哉杜预不以公羊谷梁杂乎左氏范
宁亦恶左氏公羊之轹谷梁其志终可尚也   字
先民之经皆科斗文字如颜闵不死游夏更生则不复
识今之文字矣或以李斯之六书为一说自谓得圣人
之意且有言曰殊方异音译而通之其义一也君子谓
是义之说也非字之义也武陵先生患汉以降学士互
卷十三 第 26a 页 WYG1118-0256a.png
相增添字倍于古其所感深矣
   训
古人训诂缓而简故其意全虽数十字而同一词虽一
字而兼数用后进好华务异训巧而逼使其意散两字
两训而不得通或字专一训而不可变或累数十言而
不能训一字嘉祐学者犹未睹此也扬子云作方言其
辨已悉犹有通训何不览诸
   音
卷十三 第 26b 页 WYG1118-0256b.png
陆德明因古诸儒音韵之学著为释文惠乎学者深矣
今乃忽而不顾多从其本音而读之真野人也温公曰
凡观书者当先正其文辨其音然后可以求其义
   流品
或谓先王用人无流品之别不知皋陶陈九德而俊乂
在官则流品已著矣彼欲擅天下之权倒置名器不为
此论则无以济其术云
   地无遗利
卷十三 第 27a 页 WYG1118-0256c.png
子曰君子不尽利以遗民自天子至于庶人用财各有
等孰得而侵哉或为地无遗利之说何其与圣人之言
戾耶为其下者不亦难哉因以贤乎桑弘羊宇文融而
以一言祸天下矣
   善术
秦焚诗书坑学士欲愚其民自谓其术善矣盖后世又
有善焉者其于诗书则自为一说以授学者观其向背
而宠辱之因以尊其所能而增其气燄固其党与而世
卷十三 第 27b 页 WYG1118-0256d.png
其名位使才者颛而拙智者固而愚矣学士之众则丰
饮食以侈其朝夕峻爵禄以利其身家世济其欲而夺
其志严其法而禁其言使之不择祸福而靡然趋已又
不愚彼哉是君子所以惧焉者也
   善美
或因孟子可欲充实之差以善不顾孔子叹武之尽美
而未尽善乾元为善而利以美称耶夫不明乎用字之
意而谨乎训字之名学者之大患也
卷十三 第 28a 页 WYG1118-0257a.png
   观过
观过斯知仁矣为其心志外见而不可掩也先儒之过
卑且近不害乎名教后进之过高而远其甚至于无父
无君学者果孰宜从耶
   孝
武王周公其达孝矣乎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
事者也得非文王当商之末志在斯民欲仁之之事乎
武王周公一天下郊祀宗庙之礼行而辨贤逮贱是乃
卷十三 第 28b 页 WYG1118-0257b.png
善继善述欤苟非蒙大难之志救涂炭之事则重规叠
矩旧章率循国家之常何必是之云哉如孑然逞其私
志则志无取舍事无时制乎   享
或多为享上之言不知何所据有自于洛诰敬识百辟
享不享耶洛诰因五服诸侯来朝宜以为新邑之戒至
于周之百官则惇大成裕云尔宁论其享不享耶礼诸
侯有不享者王诛所加亦非百官事也成汤莫敢不来
卷十三 第 29a 页 WYG1118-0257c.png
享者岂不远自氐羌乎且天下文明何疑何虑而于百
官享不享之责耶无乃导之䛕乎传曰主所言皆曰善
主所为皆曰可隐而求主之所好即进之以快耳目偷
合苟容与主为乐不顾其后害者䛕臣也是盖有可惧
者卫侯言计非是而群臣和者如出一口子思以为君
闇臣䛕以居百姓之上民不与也若此不已国无类矣
   义
甚哉义之于人大也君子德行大备而或毫发之愆者
卷十三 第 29b 页 WYG1118-0257d.png
亦不足以为义焉故君子以是为质和顺道德之后乃
可与言先儒之训曰宜以视凿枘之不相为用而须臾
必守也或曰义者制也以忍为义德是申不害鼻大可
小之论将流而入于刑近于利矣
   忍
必有忍其乃有济有容德乃大忍之异乎容者几希忍
于须臾而大或不能容者有矣大无不容而小不忍者
亦有矣故君子必并用也或以残忍曰是义德也既不
卷十三 第 30a 页 WYG1118-0258a.png
知义又亦酷而不忍非周公所以语君陈者
   事道百姓日用而不知虽有至道而无非事也若夫君子则
知之矣孰非其道哉今于圣人曰此事之序也此道之
序也果知道乎
 
 
 
卷十三 第 30b 页 WYG1118-0258b.png
 
 
 
 
 
 
 
 景迂生集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