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拾遗集-唐-陈子昂卷首




卷首 第 1a 页 WYG1065-0527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二
 陈拾遗集       别集类一(唐/)
  提要
    (臣/)等谨案陈拾遗集十卷唐陈子昂撰子昂
    事迹具唐书本传及卢藏用所为别传唐初
    文章不脱陈隋旧习子昂始奋发自为追古
    作者韩愈诗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柳
    宗元亦谓张说工著述张九龄善比兴兼备
卷首 第 1b 页 WYG1065-0527b.png
    者子昂而已马端临文献通考乃谓子昂惟
    诗语高妙其他文则不脱偶俪卑弱之体韩
    柳之论不专称其诗皆所未喻今观其集惟
    诸表序犹沿排俪之习若论事书疏之类实
    疏朴近古韩柳之论未为非也子昂尝上书
    武后请兴明堂太学宋祁新唐书传赞以为
    荐圭璧于房闼以脂泽污漫之其文今载集
    中王士祯香祖笔记又举其大周受命颂四
卷首 第 2a 页 WYG1065-0528a.png
    章进表一篇请追上太原王帝号表一篇以
    为视剧秦美新殆又过之其下笔时不复知
    世有节义廉耻事今亦载集中然则是集之
    传特以词采见珍譬诸荡姬佚女以色艺冠
    一世而不可以礼法绳之者也此本传写多
    讹脱第七卷阙两叶据目录寻之祃牙文禜
    海文在文苑英华九百九十五卷吊塞上翁
    文在九百九十九卷祭孙府君文在九百七
卷首 第 2b 页 WYG1065-0528b.png
    十九卷又送崔融等序之后据目录尚有饯
    陈少府序一篇此本亦佚英华七百十九卷
    有此文今并葺补俾成完本英华八百二十
    二卷收子昂大崇福观记一篇称武士彟为
    太祖孝明皇帝此集不载其目殆偶佚脱今
    并补入俾操觚挥翰之士知立身一败遗诟
    万年有求其不传而不能者焉乾隆四十六
    年八月恭校上
卷首 第 3a 页 WYG1065-0528c.png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臣/)陆 费 墀
卷首 第 4a 页 WYG1065-0529a.png
陈拾遗集原序
苏文忠称韩昌黎文起八代之衰文家以为名言诗自
三百篇而下千五百年屈子离骚阮嗣宗咏怀陈伯玉
感遇而已昌黎不遇明王而二子者竟处篡秽之朝晦
其文而独显其意于诗其调达其旨微其情激而志愤
厌薄当世范镕古昔真得风骚之意文宗之评诗祖之
许盖自其高流良非阿好不徒以辞矣伯玉当唐文明
初举进士武氏奇之时有难去诸臣煽祸始深武健罗
卷首 第 4b 页 WYG1065-0529b.png
织之狱称武照意时有难仕然明风槩而救生民公志
也是故谏迁梓宫而活饥眚请建明堂以调天和兴太
学以敦人伦而教胄子中间抨桀纣幽厉隋炀阴阳舛
戾天地诟黩人怒神怨以警动武照而潜易其恶条州
郡人瘼天下危机諌开边衅凿蜀山奏措刑招谏官大
凡八科以亨拯含灵而其机要于引贤而安宗子此其
志固狄仁杰俦也史臣病其上周颂以媚武氏其辞指
固含蓄汉扬子云处莽朝作美新文南丰曾子解之略
卷首 第 5a 页 WYG1065-0529c.png
曰雄遭莽际仕非为禄生非避死辱于莽而就之似明
夷箕子美新逊言盖所不得已视辱仕莽轻矣若以为
病则箕不当为囚奴孔子不当见南子也王临川亦云
然夫以子云伯玉较之感遇之旨激伯玉所有雄所无
也敦人伦召天和招谏引贤安宗子之疏切伯玉所有
雄所无也独恬于利禄雄有之伯玉有之而王曾二子
犹然引箕子孔子以明其槩文士口听耳食何敢望王
曾又焉得抨击伯玉也且又载子昂未仕时痛自修饬
卷首 第 5b 页 WYG1065-0529d.png
方仕时武照数引见占对慷慨而貌野少威仪此已
狴犴朝阙桎梏轩冕微露素衷史臣有所不察又载武
照已篡为周复数召见条对䛭切辄罢乃为一县令所
淫刑以死其论对不具载安知非逆鳞去酷吏乃希合
照旨史氏讵能知之耶夫以伯玉之才独步当时高视
百代照业奇之数引对在廷诸武二张公视之细蠓营
蝇借少自寸屈争相腥附直奚啻寻文而遭淫刑以死
此公之渊邈人莫能名而良悲所遇之不幸也故以为
卷首 第 6a 页 WYG1065-0530a.png
公志似狄梁公而逸调过之才似韩昌黎而艰危则甚
显晦因时成败遘会何暇谭哉嗣宗时露愤疾世难乎
免幸司马氏保全之今言二君诗者试沈思默对味味
外之味致韵外之致即字字可痛哭流涕孟子曰诵
诗读其书以论其世又曰以意逆志是为得之嗟夫士
隐约闇修卒与世违无以明志多矣然亦安知后无子
云哉故今刻伯玉集而序之如此隆庆五年岁辛未秋
八月望日南丰邵廉书于建宁郡之莳蔬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