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门文字禅-宋-德洪题¶

题¶ 第 698a 页
石门文字禅卷第二十五
宋江西筠溪石门寺沙门释德洪觉范著
门人觉慈编录毗陵天宁法云堂校

* 题

** 题华严纲要

华严宗有四种无碍谓事无碍理无碍事理无碍事
事无碍夫言事事无碍者非有竺梵震旦之异凡圣
小大之殊而讲师笑枣柏不辨唐梵又可笑哉此文
清凉国师启毗卢藏之钥匙也其文简而义无尽其
科要而理融通学者当尽心焉方天下禅学之弊极
矣以饱食熟睡游谈无根为事而佛鉴乃倡为宗尚
之其亦护法悯俗之慈也欤。

** 题疾老写华严经

瑛公风骨清臞而神观秀爽措置加于人一等与南
州名士游淡然无营独杜门手写此经精妙简远之
韵出于颜柳予闻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者皆所庄严之耳龙胜菩萨以夙智通力诵持之实
叉难陀以入世间智力翻译之清凉国师以达佛知
见力疏释之而瑛公以夙净愿坚固力书写之予观
其心志端欲候文殊师利之智海普贤之行愿海善
财童子利生求法精进海十二时皆在现行如善现
比丘不动真际现一切色身于十方世界作大佛事
顾其措置非加于人乎。

** 题光上人所书华严经

邾城岸大江皆深林大泽自麻城之东多奇峰峻谷
轮蹄所不至虎兕所掩建炎元年十月予自汉上南
还庐山阻兵于大石山捷径过钟山之下有僧舍数
椽道人七八辈匝笑如旧识有首众者道光与其兄
道舒邻房晨香夕灯以禅诵为佛事从之者皆肃如
也光尝呼此经以示予予因再拜跪而读其篇目谓
题¶ 第 698b 页
舒曰耆阇婆面城之医王也面所见草木土石无非
是药文殊师利童子曰耆婆见草木无非是药菩萨
见境无非是心然耆婆祝之疾燥湿虚实寒病祖病
众生病之方也而光口不忘诵目不忘视手不忘书
写之则随施无所窒其妙呜呼耆婆盖世间之医而
得妙者也则出世间之医其用自心之得妙者也是
经其广则四天下微尘数偈句其得则震旦所译十
万偈句光拟之于沙界凉曝得所藏之于毛端宽博
有馀至于殊胜功德则非有思议心所能测知经初
毕工而盗贼蚁聚所至流血可涉光黄舒蕲衲之间
受祸犹酷独此经所寄东西南北十里之间无犬吠
之惊父老男女安堵乐业岂非龙神所护持而然乎
光少游方见知识饱参而还以亲老不忍去其膝日
以研味此文其为知恩精进不言可知矣咨尔钟山
之下护持龙神之众时朔来朝以秘藏之某题。

** 题华严十明论

显谟阁待制朱公世英为余言顷过金陵谒王文公
于钟山公以彦里闬晚生有志学道谓曰若读史见
勾践伍员事乎勾践保栖会稽置胆于坐卧则仰胆
饭食亦尝胆也伍员去楚櫜载而去昭关至蒲伏行
乞于吴市二子设心止欲雪耻复雠而焦身苦思二
十馀年而后遂其欲盖有志者事竟成也然移此心
以学无上菩提其何以禦之世英嘱予记其言世英
殁一年余还自海外筑室筠溪石门寺夏释此论追
念平时之语曰嗟乎流转三界未即弃去其耻亦大
矣囚缚五阴未能超出其雠亦深矣以吴楚之雠耻
较之其相倍如日劫而学者亦思掣肘径去然至诚
恻怛勇决力行较勾践伍员特太山毫芒耳岂不惜
哉金刚般若经须菩提闻世尊言以恒河沙等身命
布施不如受持四句偈为他人说之福于是泣下其
题¶ 第 698c 页
心岂不谓学者多以一身味著懈怠故自为障碍乎
夫杂华具四天下微尘数偈而其所诠者如来普光
明大智一法而已亲近随顺此智者戒定慧三法而
已以戒定慧观照方便破灭无明一切众生弹指实
證故金刚藏菩萨曰随顺无明起诸有若不随顺诸
有离是谓成佛显决入法要旨借令三世如来重复
宣示深奥不能加毫末于此矣其于利害去取晓如
白黑其义理昭著粲如日星不知学者于戒定慧何
疑而不随顺于无明烦恼何恋而不弃遗乎孟轲曰
今有无名之指屈而不信非疾痛害事也如有能信
之者则不远秦楚之路为指之不若人也指不若人
则知恶之心不若人则不知恶此之谓不知类也今
之知类者吾特未见耳岂密行暗證隐实显玼世不
得而知欤抑观力粗浮习重境强多遇缘而退欤余
切慕思大智者父子于道能遗虚名收实效三十年
间决期现證皆获宿智通入法华三昧乳中之酪此
其验矣呜呼安得如南岳天台两人者与之增进此
道哉政和五年六月十日书。

** 题光上人书法华经

晋沙门昙谛初梦于其母黄曰我投暂托宿乃以铁
镂书镇并麈尾拂为寄母既觉而二物在手于是大
惊而生谛逮五龄母以二物示谛谛轩渠笑曰此秦
王请我讲法华经赠我者尔母曰汝省置之处乎谛
罔然不荅而去又建兴二年长沙县西一百里馀有
青莲花两本生陆地道俗堵观钁之丈有二尺得瓦
棺莲之根茎自棺之坏处出开视之有髑髅栓索而
莲寔生齿颊间晋有识曰有僧不知名氏诵莲经十
万部不疾而化遗言使衣纸而以瓦为棺今驿亭故
基建寺其号莲花呜呼异哉惟此经之力能使授持
者卒长物于生死后奇祥于异世惊世殊异之如此
题¶ 第 699a 页
蕲州永乐寺僧道光出血和墨写此经其衡斜点画
匀如空中之雨整如上濑之鱼皆精进力之所成知
见香之所熏不然何以庄严微妙如此之巧耶光又
专精不懈见一纤毫相之间万八千土于刹那入无
量处三昧名报佛恩然随笔任运经行卧起语默动
止莫非授持此经故毫相之间刹那之顷岂有间哉
光之为人纯素洁忠于事孝于奉亲为里闬所敬信
法眷所追崇是真比丘也予自北还南留其庵信宿
弥日尽获见其所写之经无虑十数种观其施为日
夕以与佛菩萨语言詶酢岂复有世閒之心耶华严
曰念念不与世间心合是大精进光其以之。

** 题超道人莲经

南昌饶益院除馑惠超自幼出家诵此经年二十六
试于有司以精通得度即受具游诸方事善知识发
明心要及还掩关以金为墨书妙法莲华经政和八
年六月四日清晨携以示予开卷熟视笔墨精到衡
斜布列皆有节度非精诚尽力于此法莫能臻是也
予闻一切契经皆佛所演而此经独称过去诸佛先
说法喻双举莲之为喻以三世同时十方同会方其
开时即有果方于果中即有因莲华莲实莲密是也
诸子虽分布而会聚之未尝隔断此其名莲莲连也
般若曰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者
以是哉梁大沙门僧祐平生书写诵持未舍受即身
为烂瓜香巳舍受即舌本为青莲华香皆其精进真
信之力所成就陈大沙门惠思诵至是真精进是名
真法供养如来恍然见灵山一会俨然如昨盖此经
有不思议力入二十五种三昧以大行慈悲入中观
以梵行慈悲入幻观以胜行慈悲入止观令一切众
生自然见如是事入菩萨一切色身三昧之旨也今
超师坏衣钵食一室枵然与世相忘以精勤之力致
题¶ 第 699b 页
工于此法可谓知本矣予将见生身发无垢智光方
吾法下衰而超用志如是谁不随喜愿世世同超登
内院见慈氏预闻妙义顿舍人法二执證对现色身
此予志也甘露灭某谨题。

** 题六祖释金刚经

金刚般若灵智妙心者也诸佛与我及众生类三无
差别然诸佛巳知而信者我今知而信者唯众生未
知未信则当教导之故世尊以后五百岁持戒修福
者能生信心为实然以心信心犹为三法如人不睡
而能有梦则知是病故世尊又曰以是信解不生法
相如来世尊既以明告显说以为经祖师从而注释
之恩德可谓大矣而传布未广予窃患之故化清信
檀越镂版印施普告大众云政和五年十月日。

** 题灵验金刚经

秘书省校书郎龚德庄初罢官灵寿来归京师居新
门里时方上元山东刘野夫与德庄善偶折简来约
十四日可尽室往观君慎勿出略相候欲款语德庄
素敬惮其人为独守屋庐二鼓矣而野夫不至方假
寐家人辈尚未还俄火自门而烧德庄但捉诰牒而
走一夕而烬数百家明日迹其屋灰炭中得金刚般
若一卷略无损处开视明鲜如新德庄少豪逸嗜酒
色不甚信内典岂夙世善根不思议力以兹发感悟
之欤观者彭凡邹正臣刘棐僧希祖德洪政和元年
上元后一日。

** 题宗镜录

右宗镜录一百卷智觉禅师所撰切尝深观之其出
人驰骛于方等契经者六十本参错通贯此方异域
圣贤之论者三百家领略天台贤首而深谈唯识率
折三宗之异义而要归于一源故其横生疑难则钩
深赜远剖发幽翳则挥扫偏邪其文光明玲珑纵横
题¶ 第 699c 页
放肆所以开晓众生自心成佛之宗而明告西来无
传之的意也钱氏有国日尝居杭之永明寺其道大
振于吴越此书初出其传甚远异国君长读之皆望
风称门弟子学者航海而至受法而去者不可胜数
禅师既寂书厄于讲徒丛林多不知其名熙宁中圆
照禅师始出之普告大众曰昔菩萨晦无师智自然
智而专用众智命诸宗讲师自相攻难独持心宗之
权衡以准平其义使之折中精妙之至可以镜心于
是衲子争传诵之元祐间宝觉禅师宴坐龙山虽德
腊俱高犹手不释卷曰吾恨见此书之晚也平生所
未见之文公力所不及之义备聚其中因撮其要处
为三卷谓之冥枢会要世盛传焉后世无是二大老
丛林无所宗尚旧学者日以慵墯绝口不言晚至者
日以窒塞游谈无根而巳何从知其书讲味其义哉
脱有知之者亦不以为意不过以谓祖师教外别传
不立文字之法岂当复剌首文字中耶彼独不思达
磨巳前马鸣龙树亦祖师也而造论则兼百本契经
之义泛观则传读龙宫之书后达磨而兴者观音大
寂百丈断际亦祖师也然皆三藏精入该练诸宗今
其语具在可取而观之何独达磨之言乎圣世逾远
众生相劣趣虑褊短道学苟简其所从事欲安坐而
成譬如农夫隋于耰耘垂涎仰食为可笑也吾闻江
发岷山其盈滥觞及其至楚则万物并流非夫有本
益之者众耳有志于道者常有取于此吾徒灰冷世
故安乐云山明窗净几之间横篆烟而熟读之则当
见不可传之妙而省文字之中盖亦无非教外别传
之意也。

** 题法惠写宗镜录

龙胜菩萨曰众生心性犹如利刀唯用割泥泥无所
成刀日就损理体常妙众生自粗能善用心即合本
题¶ 第 700a 页
妙余观世之人疲精神于纸墨者多从事于无用之
学皆以刀割泥者也明州翠岩僧法惠独施力写永
明所撰宗镜录一百二十卷与方广禅寺大法宝藏
呜呼惠师可谓善用其心者也夫能使天台贤首唯
识三宗之旨趣大乘深经六十卷妙义西天此土三
百家之法句杂传要说契心之至理镜为一心心之
所缘笔之所及常在现前余以谓此道人即入摩诃
衍遍知称性之海即具普贤一真光明微尘数不思
议行门予幸得托名卷末愿慈氏大士从知足天来
主龙华时同闻此录知今日自作随缘其心非谬也。

** 题修僧史

予除刑部囚籍之明年庐于九峰之下有苾刍三四
辈来相从皆齿少志大予晓之曰予少时好博观之
艰难所得者既不与世合又销铄于忧患今返视缺
然望之则竭不必叩也若前辈必欲大蓄其德要多
识前言往行僧史具矣可取而观语未卒有献言者
曰僧史自惠皎道宣赞宁而下皆略观矣然其书与
史记两汉南北史唐传大异其文杂烦重如户婚斗
讼按检昔鲁直尝憎之欲整齐未遑暇竟以谪死公
蒙圣恩脱死所又从鲁直之旧游能粗加删补使成
一体之文依仿史传立以赞词使学者临传致赞语
见古人妙处不亦佳乎予欣然许之于是仍其所科
文其词促十四卷为十二卷以授之。

** 题让和尚传

心之妙不可以语言传而可以语言见盖语言者心
之缘道之标帜也标帜审则心契故学者每以语言
为得道浅深之侯予观南岳让禅师初见六祖祖曰
什么物与么来对曰说似一物即不中曰还假修證
也无对曰修證即不无染污即不可祖叹曰即此不
染污是诸佛之护念大哉言乎如走盘之珠不留影
题¶ 第 700b 页
迹也然让公犹侍六祖十有五年乃去庵于三生石
之上时天下尚以律居未成丛席有僧忘其名为总
众事二十年为县官勘其出纳先是寺未尝藉其资
僧方囚自念久已忘之仰祝让公求助于是一夕通
悟尽能追忆二十年间物件不遗毫发乃得释故以
让公为观音大士之应身而让居庵中未尝知之予
游福严与僧读其事僧疑以问予此何理哉予曰涅
槃经云外道妒世尊入其国驱五百醉象来奔世尊
垂手示之而象见五指轮中皆出师子于是怖伏遗
粪而去世尊曰尔时我指实无师子而是护财狂象
自然见之皆我慈善根力故夫世尊慈善根力要不
可以有思议心测之而可以无隐藏事證如月在天
光遍溪谷初不择溪谷之浊清而水之澄澈必有月
影水之澄澈则月现影而善恶之必有所感乃不见
慈善根力哉则让公坐令其僧获聪明之辩要不足
怪也。

** 题洞山岩头传

雪峰见德山托钵便问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什么
处去德山便归方丈峰举似岩头岩头曰大小德山
不会末后句德山闻之呼岩头问曰汝不肯老僧耶
岩头密启其意德山明日上堂举论大异岩头拊手
大笑曰且喜老汉会末后句天下人无奈此老何虽
然如是只得三年至期果化去洞山初见华严静公
搬柴把住问曰狭路相逢时如何静曰反仄反仄洞
山曰汝记吾言巳后向南住众一千北住山三百人
而已静初住福州东山一千众后居都下众三百人
予观岩头洞山之语出于信口殆若苟然而德山之
化华严之众皆不能逃其言因缘时节弗差毫发其
如虫蚀木偶尔成文耶亦夙智通力自然前知耶偶
尔不可数通力非宗门所尚非授大法显著于此能
题¶ 第 700c 页
无疑乎。

** 题断际禅师语录

禅师初与异僧游天台渡溪方悟其为异也悔不能
早识之且将折其胫而后已寻北游值老妪于洛下
与之语多所发药遂侍以师礼妪知其非寻常人俾
更谒江西大寂既至而祖巳化去逾月矣而见其子
海公海以所尝悟明之缘示之公悟大法于言下海
曰他日其嗣大寂可也公笑曰是岂义也海叹巳而
为不及常谓其徒曰吾顷游方无所不问虽草根岩
壁中有人必往穷诘其所得又曰马祖之下得正法
眼归宗耳而牛头以降皆不可当其意者岂公取舍
故欲异于世也亦抑世之人见其不与已合而诉以
为异者也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信已之专惟信已
故不惑世人之言是故所立卓绝非常人所能及也
公之器识宏远刚正自性出其天性岂非以谓道之
所在非凡圣男女之间晦显长少之际而是非取舍
不可以苟而已而取人不必以求其全也今之学者
既下视天下之士而又工于怪奇诡异之事衒名逐
世不顾义理求人必以其全而议论多胶于所爱名
为走道其实走名纷纷冗冗皆禅师之门罪人也禅
师之所养其峻严广大如此其语言断断如药石深
可以治晚世学者之病是知其言盖所养也卷舒放
肆驱逐邪妄开辟正信直明一心以归合佛祖之言
可谓深渺宕肆大哉洋洋乎光明之言也余因手校
而藏之又列其所施为者以自警书于卷之尾且以
示同学云。

** 题百丈常禅师所编大智广录

余常识老僧知琼于司命山下琼湓城人黄龙无恙
时客也为余言黄龙住山作止甚详尝手校此录于
积翠谓门弟子曰佛语心宗法门旨趣至江西为大
题¶ 第 701a 页
备大智精妙颖悟之力能到其所安此中虽无地可
以栖言语然要不可以终去语言也故其广演之语
大剔禅者法执而今之五家宗趣皆此录森列如井
之在海其清凉甘滑泄苦浊毒所不同而本则无异
质也予志其言久之偶见洞山藏角破函中多故经
往掀搅之乃获见常禅师居百丈日重编者熟读验
琼之言信然校世所传多讹略因藏之以正诸传之
失又志琼之首告也。

** 题云居弘觉禅师语录

悟本禅师设五位法门以发挥石头大师之妙大率
约体用为五法更互主客隐显相参借言以显无言
然言中无言之趣妙至幽玄故其问荅之贵亲正如
君臣之贵合于是翕然宗以为洞上玄风出其门下
者应机酬诘务以秀丽严峻之语相高尚使人放身
如览花葩之开妍烟云之秾纤而仰拂秋之螺峰染
春之鸭波划刻百出必欲合其法而后已忽其绳墨
以登其门者则非吾属也而云居弘觉禅师盖其徒
之秀杰者乃独不然其演法之辨应机之词朴古自
在随意所划如世之良医坐于药肆中病而诣者信
手与之药至病愈常谓其徒曰佛法无多事行得即
是汝但作佛莫愁佛不解语古人纯素任真有所问
诘木头碌砖随意荅之实无巧妙大底渠脚根下稳
当苟不如此虽说得如花锦无益也余常怪洞山嗣
法者如本寂道全居遁休静之徒光大于世者三十
馀人观其施为提演宗脉无敢冒规致之外者而膺
公乃尔殊异岂所谓得所以言言不必同者欤余追
蹑其意以谓大法本体离言句相宗师设立盖一期
救学苟简不审专已臆断之弊而巳法久必坏使天
下后世眩疑自退守言而失宗无所质辨为可惜也
故其超然法立如此而公之子简亦相与振成之是
题¶ 第 701b 页
知俾明悟者知大法非拘于语言而借言以显发者
也尝与人论至此其人凌凭其气而面颈发热曰医
智百巧志诬先德诟骂而去吁嗟使弘觉不死且闻
余之说以为知言者今其道愈陵迟至于列位之名
件亦讹乱不次如正中偏偏中正又正中来偏中至
然后以兼中到总成五今乃易偏中至为兼中矣不
晓其何义耶而老师大衲亦恬然不知怪为可笑也
虽然弘觉一矫之则洞山之道不转顾地而尽宁有
今日耶。

** 题克符道者偈

洞山悟本禅师作五位颂有曰兼中到不落有无谁
敢和人人尽欲出常流折合终归炭里坐予初以谓
坐炭中之语别无意味及读此偈百馀首有曰侬家
住处岂堪偎炭里藏身几万回不触波澜招庆月动
人云雨鼓山雷乃知古老宿之语皆不苟然符临济
真子而悟本自为洞山之宗道本同也而学者不了
以私异之惜哉。

** 题清凉注参同契

丛林故宿相传谓石头参同契明佛心宗后辈鲜有
深识其旨者独清凉大法眼禅师注文发明居多故
南唐后主读至玄黄不真黑白何咎处爽然开悟余
谓后主所悟盖悟法不真而已非因其语以了石头
明暗本意也如安禅师破句读楞严而悟句读且尔
矧所谓义味乎然安于心法无疑也予尝深考此书
凡四十馀句而以明暗论者半之篇首便曰灵源明
皎洁枝派暗流注乃知明暗之意根于此又曰暗合
上中言明明清浊句调达开发之也至指其宗而示
其趣则曰本末须归宗尊卑用其语故其下广叙明
暗之句奕奕缀联不已者非决色法虚诳乃是明其
语耳洞山悟本得此意故有五位偏正之说至于临
题¶ 第 701c 页
济之句中玄云门之随波逐浪无异味也而晚辈乘
其言便想像明暗之中有相藏露之地不亦谬乎大
率圣人之言不明于后世注疏之家汩之非独此文
也余不可以不辨。

** 题香山靘禅师语

禅师父事云庵于予为法兄然予少寔师事之初闻
其诵迦叶波偈曰诸法从缘生诸法从缘灭我师大
沙门常作如是说乃曰子悟此即是出家予时年十
六晓夕以思茫然莫识其旨顷在海外闲居味维摩
诘言善来文殊师利不来相而来不见相而见文殊
师利言如是居士若来已更不来若去已更不去所
以者何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所可见者更不可见乃
追绎香山之语遂深入缘起无生之境将以见之报
其发药之恩则化去已逾年矣其门人文谦以其提
诲之语为示并书予愿见不果。

** 题玄沙语录

右司谏集贤孙公觉莘老守福州日俾僧编集此录
学者以觉悟宗旨厥功茂焉然予独恨集末附千光
王寺沙门义澄重删三句四机之语议论错谬何以
知之如玄沙纲宗第一句名真常流注与铁轮位齐
力一天下然未有出格之词犹曰明前不明后无自
由分未辨缁素虽得出世间未得入世间恐其堕一
如平实无生之见死在句下也则有出格之词而义
澄辄引首楞严曰妄为色空及与闻见如第二月又
圆觉曰由起幻故内发轻安大悲妙行如土长苗读
之令人搏髀高笑义澄何为者也乃敢指判禅宗哉
学者能深观之则知予言为公昔无业禅师每叹丛
林不自揆行解如屠沽而自比佛祖南山律师晓达
教乘而不敢自呼大乘师止言律师耳义澄自目未
见而指人五色使见宣律师为人定必羞死。
题¶ 第 702a 页

** 题谷山崇禅师语

予读澄心堂录长庆棱公之孙保福展公之嗣谷山
禅师之语奇崄宏妙光明广大观其胆气逸群不在
岩头云门之下而录失其名然语多称报恩传灯但
有潭州谷山句禅师而无机缘其列熙崇两人机语
校句所揭示殆相万然皆住报恩岂句亦常居之耶
予常与超然冲虎游谷山访其遗事无所考因相对
叹息追念东坡之语曰齐鲁有大臣史失其名而黄
四娘乃得与杜诗不朽事莫不尔作诗曰行尽湘西
十里松到门却立数诸峰崇公事迹无寻处庭下春
泥见虎踪又十年复与超然夏于石门偶阅前诗遂
并录之。

** 题韶州双峰莲华叔侄语录

传曰听言观道以事观生死亦大矣而两人者睨𥌃
之不翅如出入户庭之易然盖其所养非有以大过
人者何以臻此其言具在可信也予观云门勘辩举
古皆脱略窠臼方其游戏时亦微见其旨至酬问垂
伐则语赴来机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令人溟涬然弟
之哉夫语赴来机妙在转处者正中妙协洞山旨趣
也岂此老浙亦或用之而钦祥默识其不传之妙也
哉巴陵鉴公常荅问提婆宗曰银碗里盛雪荅祖意
教意同别曰鸡寒上树鸭寒下水荅吹毛剑曰珊瑚
枝枝撑著月云吾以此三句报荅云门法乳之恩予
始诞之今视之良然使云门而在正当一捧腹耳。

** 题辅教编

呜呼正法明夷先佛垂告封文执伪更相是非圣智
圆融凡情守隙否极则泰挺生英特则永安禅师其
人也握管驱风悬河泻辩推慈悲于教义会孔墨以
流泏巍巍乎晃晃乎寔当世不可得也凡所著集虽
不欲传其在四方好事者之所录殆九牛一毛耳后
题¶ 第 702b 页
之学者至闻其名叹不得瞻容为恨若夫天地之高
远日月之昭明江海之浩荡想而不可极者盖若人
矣。

** 题首山传法偈

诸佛甚微细智以金刚为喻非凡夫粗浮心识所能
了达华严十定品入刹那际诸佛三昧乃能灭众生
颠倒想宣和元年十月吉日余在湘西鹿苑虎芩堂
早作静坐念曰今日盖首山生辰追想为人书其传
法偈并汾州无德禅师注释详味父子真能入诸佛
甚微细智者也。

** 题五宗录

性觉本自妙而常明以无性故不自知谓之无明一
切众生以无明迷醉如目有翳善知识如医师东坡
曰翳师但有除翳药且无与明药如可与明还应是
翳此殆天下之名言也予所集五宗语要如医师除
翳药方也从前先德用之有验故乐以传世书成于
宣和元年正月明年有漳南道人崇顗者愿求传录
录毕相示其笔力详楷非诚之至志之确不能如此
然能并除万虑燕坐一室追绎先德所行之事研味
诸家所示之语以校日用则予之所集不为徒尔顗
之精勤不为虚行也。

** 题宝公谶记

王敦素问予宝公谶语视千百年如一日此何道而
至之予曰清明在躬志气如神有物将至其兆必先
者孔子之语也凡夫所见莫非倒想倒想若灭洞见
三世宝公岂有倒想者乎敦素拊手曰美哉之论也
然灭倒想宁有道乎予曰当不忘正观曰是眼则不
能自见其已体自体尚不见云何见馀物若树是见
复云何树若树非见云何见树现在若有过去未来
亦应是有过去未来若无现在亦应是无故杂华曰
题¶ 第 702c 页
法眼不思议此见非颠倒敦素瞠然良久曰此语令
人溟涬然弟之哉。

** 题古塔主论三玄三要法门

古塔主著论呵诸方但解知见未明道眼予初骇之
及观其论三玄三要之义援引诸家證左甚明而曰
岂特临济用此法门殆是三世如来之法式也僧辄
问曰师论三玄法门名既有三其语亦异切不相离
而临济本曰一句中具三玄一玄中具三要有玄有
要何以辩明之古气索良久引金刚般若经云一切
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
又首楞严云于一毫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
轮等义对之曰理性无边事相无边杂而不参混而
不一何疑一句之中不具三玄三要耶予独不晓金
刚般若首楞严等义非知见乎且诸经之旨既具临
济安得踪迹之而建立哉古方呵知见而自语相违
可笑也盘山宝积禅师曰道本无体因道而求名道
本无名因名而立号若言即心即佛今时未入玄微
若言非心非佛犹是指踪之极则向上一路千圣不
传学者劳形如猿捉影盘山盖形容三玄三要者云
居云譬如猎犬寻香嗅迹而去忽若羚羊挂角时莫
道迹香亦无矣同安曰涅槃城里尚犹危陌路相逢
勿定期权挂垢衣云是佛却装珍御复名谁木人夜
半穿靴去石女天明戴帽归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
捞摝始应知又形容盘山之语而三玄三要之旨益
微矣古乃又引教乘以解释之吾无以徵其失将撼
临济起而使痛叱之乃快也。

** 题古塔主两种自已

僧承古与施秘丞论自已有二曰有空劫时自已有
今时日用自已学者以其有丛林时举读之疑怖曰
岂一阿难而成两佛耶余闻世尊于首楞严会上谓
题¶ 第 703a 页
阿难曰譬如琴瑟箜篌琵琶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
莫能发宝觉真心各各圆满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
暂举心尘劳先起其说不过以善用不善用为异不
闻析而为两种也而古公立二自已过矣祖师之门
其论法方徵言语之际略滞疑似者随而救之如鸟
飞空弗住弗著如六祖谓永嘉曰汝甚得无生之意
对曰无生岂有意耶又问让公什么物与么来对曰
说似一物即不中自是观之古盖吾法中罪人而自
以能嗣云门其自欺欺人之状不穷而自露也。

** 题汾州语

六祖临终门人问住持当如何行心用行乃契圣意
祖曰设有问佛法者汝对之时莫迷自已性持修道
第一莫瞒自心如此则与圣意相应予观淳化已后
宗师无出汾阳禅师之右者味其平生听其言论如
谢安石之知国造次不忘自治宜于曹溪最后明诲
为无所愧矣。

** 题准禅师语录

石门云庵示众之语多脱略窠臼于时衲子视之如
春在花木而不知其所从来予每以谓此老人可以
起临济之仆哲人逝矣切嗟悼之以为世莫有嗣之
者湛堂于予为弟昆自其开法未尝闻其举扬殁后
百馀日得此录于杲上人处读之喟曰云庵之馀波
乃能发生此老种性耶政和五年十月七日题。

** 题小参

如来世尊说般若传至震旦者无虑数百万言其要
不过曰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杜
顺宏华严入法界旨诀终必曰一切智通无障碍古
之宗师于世尊之意神而明之独云门大师云门灭
百年有云庵老师握临济剑得云门之旨于说法时
如月在千江不借言诠一切见者心得意了自老师
题¶ 第 703b 页
之化出其门者皆不足以知此独湛堂师兄知其意
予三复斯语为之叹息使云门云庵而在见此语当
抚掌一笑盖其谨严如欧阳率更小字端方如颜平
原大字秀整姿媚如钟太傅表章精奇雅丽如王会
稽兰亭记呜呼何其盛哉。

** 题黄龙南和尚手抄后三首

予犹及见丛林老成人皆云黄龙南禅师游方时尝
至归宗宝髼头方会茶师却倚而坐宝呵之南书记
无骨耶师惊顾玉立如山又至栖贤諟禅师教令坐
禅久之得定因诵首楞严咒终其身建中靖国元年
春修水祖超然出云庵所蓄此书为示点画奇劲如
空中之雨小大萧散出于自然予置卷叹曰成德之
人其所作为虽点笔弄墨之际亦自卓绝况其不可
名者乎某题。

黄龙南禅师手录四十二章经一卷笔法深稳庄重
而若瘦得颜平原用笔意云庵老人生平无所嗜好
独秘畜此经偶为人持去十馀年莫知其所与客论
字未尝不搏髀追绎之其师希祖得于筠溪胡氏家
出以示予曰君其宝之政使此字不工犹足以为希
世之珍矧工如此又云庵所爱而不忘者乎。

欧阳文忠公曰论书当兼论平生借使颜鲁公书不
工世必珍之苏东坡亦曰字画大率如其为人君子
虽不工其韵自胜小人反此也老黄龙非其以笔墨
传世者也而其书终亦秀发乃知欧苏之言盖理之
固然石门某谨题。

** 题晦堂墨迹

右晦堂大和尚墨迹三纸佛印盖公辈流也而其言
推敬之至称为老师退之之与柳子厚欧阳永叔之
与杨大年道枢不同而韩欧之称柳杨唯恐不师尊
之议者以谓避争名之嫌非也前辈倾倒法当然耳
题¶ 第 703c 页
公道德冠丛林而器资与公辈一时又名卿且留情
吾道者今皆成千古堪师之能畜此帖嗜好大是不
凡宣和四年自印福绝湖来出以示其侄因流涕书
之。

** 题云庵手帖三首

南禅师学鲁公字最有工当时归南公者无不学之
然无出云庵之右者昭默老人尝与德洪共观此书
叹慕之不已以谓不减杨少师一道人其珍之崇宁
五年十月十八日门人某题。

云庵和尚与檀越帖一纸伏读如受训词丛林荒寒
无复平日此老知不复见况笔画语言乎门人某流
涕谨书。

右云庵寄张惠渊偈一首惠渊予不见二十年闻其
精进日新真能遵受云庵之言者也诚上人来自宣
梵问其师洎惠渊健否偶记前偈遂书以授诚归举
似惠渊使较当日之本异同也某书。

** 题彻公石刻

彻上人诗初若散缓熟味之有奇趣字虽不工有胜
韵想其风度清散如北山松下见永道人耳公虽游
戏翰墨而持律甚严与道标皎然齐名吴人为之语
曰馀杭标摩云霄霅溪昼能清秀稽山彻洞冰雪予
视三人者在唐号以诗鸣者尚多有而后世敬爱之
者以其知所守而已文字不足道也东坡每曰使鲁
公书不工尚足以为希世之珍其是之谓耶。

** 题观音赞寄岳麓禅师

崇宁间至东明拜瞻石像作此赞时无际禅师方领
住持事及无际迁居岳麓馀十年生成宝坊于灰烬
之中而予以弘法婴难流落之馀幸复相见问前赞
无恙乎无际戏予曰羽化矣暇日因阅文稿乃得旧
本忻然录以寄之曰当善护持无使复为人持去覆
题¶ 第 704a 页
酱瓿耳。
石门文字禅卷第二十五
题¶ 第 704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