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溪集-宋-余靖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089-002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武溪集卷三       宋 余靖 撰
  序
   宫师陈相公留题罗浮山诗序
道家品天下名山称洞天者三十六号福地者七十二
罗浮籍在洞天之七而岫穴北通金坛盖蓬莱之一洲
神仙之聚窟岂独荣公侯之祀擅登临之美已彼嵩少
终南中条太华枕乎名利之场故吟咏者日争咀嚼含
卷三 第 1b 页 WYG1089-0024b.png
𠻳以买名声而兹山磅礴海上寂寥千载自非安恬愉
乐幽静者孰肯于名外摛为不世之观乎今宫师致政
相君尝于咸平中领郡来此帅其属而游焉稚川炼药
之区景泰冥心之地咸有留咏共成四章观夫大君子
之存诚也卷道而远迹不羞于窘遭时而调元不谓之
泰所以托言寄意安于适而巳矣故其解相印如脱屣
岂不素乐于闲旷哉博罗令黄君以曳裾之旧而希其
高惜其粉字尘蠹恐湮没而不纪遂买石而移之以永
卷三 第 2a 页 WYG1089-0024c.png
其传某蹑屐来游会其錾刻因书岁月于石
   孙工部诗集序
诗之源其远矣哉唐虞之际君臣相得明良赓载书于
帝典及周之兴也姜嫄后稷配天之基公刘亶父艰难
之业任姒思齐之化文武太平之功莫不发为声诗荐
于郊庙被于弦歌协于钟石者矣周召没而王迹衰幽
厉作而风雅变然亦褒善刺过与政相通盖所以接神
明察风俗道和畅泄愤怒不独讽咏而已迨夫五言之
卷三 第 2b 页 WYG1089-0024d.png
兴时更汉魏而作者众矣大抵哀乐之所感情性之所
发虽丹素相攻华实异好其有乐高古纵步骤局声病
拘偶俪为体不同同归比兴前哲论之详矣某屏居岭
服北来交问殆绝和叔继以三编见寄自华原通守至
庐陵典城七八年间凡得千首观其励精篇翰托情讽
谕目之所经迹之所接一事一物亡虚闻览其间藩辅
大臣之美绩道义良朋之荣问泉石四时之嘉景关河
四方之行役有美必宣无愤不写虽语存声律而意深
卷三 第 3a 页 WYG1089-0025a.png
作用固当远敌曹刘高揖颜谢兼沈宋之新律跨李杜
之老词其他靡曼之作不足方也且其取譬引类发于
胸臆不从经史之所牵不为文字之所局如良工饬材
手习规矩但见方圆成器不睹斧斤之迹于诗其深矣
乎世谓诗人必经穷愁乃能抉造化之幽蕴写悽辛之
景象盖以其孤愤郁结触怀成感其言必精于理必诣
也和叔自关中用兵时即佐华原预闻边事以材召入
御史府属莫徭作梗于湖湘奉诏安集遇谗失职守景
卷三 第 3b 页 WYG1089-0025b.png
陵再谪倅汉阴数年徙沔上军壁乃得剖符庐陵其绵
历周旋万里间边风塞草陇云江月凄切羁孤无不经
涉其为穷亦久矣今天子忧勤求治四海无波羌戎伏
顺祥应臻集既已修孝治祀明堂矣方将升中岱宗告
成天地而寤寐英杰讨论仪矩和叔当于此时扈从法
驾褒赞帝功纪朱草赤雁之瑞赋我将时迈之什歌于
圜坛荐于太室与吉甫清风之颂相照千古乃诗之用
也岂独穷愁称工而已哉
卷三 第 4a 页 WYG1089-0025c.png
   朝贤赠行诗总序
古之贤士大夫尚冲退而轻进取者无他焉盖所以敦
止足远奔竞激贪冒励风俗也陇西李氏奕世清德某
守庐陵日今致政驾部尝以诗序一编见寄乃朝贤赠
行之为也首则先正尚书以蓬邱佐著辞荣就养次则
令元贰卿以霜台独坐避权请郡末则传政驾曹以春
宫属僚解组归休皆未及引年之典而挂冠勇退故三
朝夙德二府名臣台阁清贤搢绅伟望率用揄扬高趣
卷三 第 4b 页 WYG1089-0025d.png
歌咏素风或诗或序共美行色又其豫章所居搆阁东
湖之涘不杂嚣滓有云泉之致不出户庭杂鱼鸟之乐
朝廷文雅之士闻其风而慕之咸寄英词刻在翠琰欲
俾总序录之以为子孙之藏适会某负谤去官不克从
命越十稔矣今兹驾部文洎令子比部司门二君悉以
书见贻复叙前意且司门之书曰大门世父诗序各在
一石今欲合而传之且予兄弟执先妣之丧已终矣兄
当僶俛还台定乞便官奉养旦夕侍立未尝不议及此
卷三 第 5a 页 WYG1089-0026a.png
况老父十年之意不为不勤矣吾友之文不可靳也某
伏自惟念当世儒宗故司空李公昉故翰林宋公白故
宫保晁公迥皆有诗故翰林杨公亿前相国晏公殊皆
有序于李氏世德非不光矣岂假鄙拙乃益其重耶幸
而获交其父子间今勤如是虽久废笔砚敢怠于词哉
于戏求之旧史累代华显传龟袭紫者多矣至于习守
退静脱去荣利并踵其高者尤难其人可尚矣哉故直
书而序之凡序五首记一首诗一百三十二首列之于
卷三 第 5b 页 WYG1089-0026b.png
石传无穷焉
   诸公送苏屯田诗序
今天子皇祐纪元之四年广源州蛮人寇岭南燔毁一
十二郡杀三郡守驱掠吏民还㨿邕州王师数万讨之
明年大败蛮众留屯万人于边凡民之供役运粮饷完
城垒未得休息又明年改元至和诏以田曹副郎苏君
梦得充广南西路转运使转运职缓于期会则军用或
窘急于聚敛则民力益困必须周才通人乃称其任初
卷三 第 6a 页 WYG1089-0026c.png
政府以资叙进拟数人上惩其苛细并却之及见梦得
姓名遽可其奏梦得正直自守上知其名故自陜右越
录见徙乃知吾君之爱抚远民不独专于利权也前相
国太师杜公弼谐元老叙朝廷任贤恤远之意著于篇
咏宾客王公当世宿儒龙图包公在朝清德殿丞王君
后来文杰并辔其作以宠斯行其年十二月君下车出
诸公新什为示故直叙所闻以刋于石
   曾太博临川十二诗序
卷三 第 6b 页 WYG1089-0026d.png
古今言诗者二雅而降骚人之作号为雄杰仆常患灵
均负才矜已一不得用于时则忧愁恚憝不能自裕其
意取讥通人才虽美而趣不足尚久欲著于言议而莫
由也今兹得罪去朝守土滨江同年不疑曾兄惠然拿
舟见顾间日共言临川山水之美因出十二诗以露其
奇其诗皆讽咏前贤遗懿当代绝境未尝一言及于身
世陶然有飞遁之想通哉不疑不以时之用舍累其心
真吾所尚哉遂题其篇
卷三 第 7a 页 WYG1089-0027a.png
   朝贤送宝圭诗序
僧徒裾裓日撇公卿之门不可胜数其宴见而款谈者
固少矣来以诚接去以言赠又加鲜焉名高方外无忝
延誉仅有存耳湘衡之郊梵侣尤盛游方而归主盟禅
席得之岳麓圭师焉昔游云水名动京师息以南还逾
十稔矣一日出诸公送行诗一轴率今之名贤因其言
旋继成雅咏师皆摸其墨迹勒之翠琰鸾鹊交翥金石
流润前所谓去以言赠无忝延誉者也窥玩数四不能
卷三 第 7b 页 WYG1089-0027b.png
去手师乃跽请进序所得遂书之篇首
   宋职方补注周易后序
易之道深矣自汉兴有施孟梁邱京氏费高诸家之学
列于庠序而传异词师异说往往入于五行谶纬之术
故其学中绝焉王氏之学传自魏晋盛于隋唐之际大
有言阴阳变化人事得失不悖于三圣不荡于术数故
独为学者所宗近世言易者复以奇文诡说相高自成
一家之言考之卦繇爻象彖系之微有所不通矣今广
卷三 第 8a 页 WYG1089-0027c.png
平宋君贯之补注周易盖惩诸儒之失而樀去异端志
在通王氏之说合圣人之经字有未安意有未贯必引
而伸之用明文王周公之旨初著易明数十篇后得唐
郭京举正之说意与已合遂采郭氏举正与易明相参
缀于经注之下辩坠简之所缺启后人之未悟朱墨发
端粲然可睹其自叙详矣于戏古之儒者以明经为本
两汉名臣未尝不以经进自儒林文苑𣲖分已来搢绅
之士视经犹蘧庐耳贯之学必稽古言皆贯道以词章
卷三 第 8b 页 WYG1089-0027d.png
取科第以通博副名实皇祐五年岁在荒落补注既成
闻于旒扆俄颁中旨附邮投进其明年蛮事平息因谈
经义遂得奏御副本为示乃周而研之尝观刘氏钩隐
图言宓牺氏因龙图龟书之文以画八卦又言天五地
五大衍之用谓其深于数者及观贯之之释以谓宓牺
稽象于天取法于地观鸟兽之文通万物之情以画卦
奚独取于龙马之图耶又其言乾坤之策生于四象其
于尼父之经辅嗣之注亡所戾而有所明焉固可秘之
卷三 第 9a 页 WYG1089-0028a.png
藏室流之学宫宁止是正文字而已哉叹其言近旨远
故题而序之
   宋太博尤川杂撰序
康定建元之明年岁在实沉广平贯之以奉常博士移
刺琼管途繇曲江因出文藁四编示其一曰剑池编次
曰龟城集次曰尤川杂撰次曰永平录皆一官所成之
集也且曰剑池永平二集今待制宗人子京暨大理丞
王君子元各为之序以冠篇首尚以尤川一篇累吾执
卷三 第 9b 页 WYG1089-0028b.png
某自量识浅才下幸得同登桂科十八年矣宦途蹉跌
连蹇江岭之间虽复滕口费词揄扬褒叹不为当时所
信奚益其重轻哉辞不得免乃言之曰夫文者经世之
具也六籍坦明万代之法自战国而下诸子纷纷各挟
所长之术以成一家之作文章之道于是判矣近世以
诗赋取士士亦习尚声律以中其选署第之后各图进
取或以吏才成绩或以民政疚怀或因簿领之烦或耽
燕私之乐回顾笔砚如长物耳其能业官之暇孜孜文
卷三 第 10a 页 WYG1089-0028c.png
史以究当世利害著之篇牍岂非怀文抱质未尽其用
精力有馀不忘于学者乎呜呼道之难行也久矣今观
贯之始以铁钱一议忤于守臣而憸人协心卒成谗毁
可慎也已太史公曰人意有所郁结不得通于道故述
往事思来者论书策以舒愤垂空文以自见岂非此耶
贯之行为时所推存乎子京之序至于自致远大发其
素蕴系乎逢辰之会此但序一集之意云耳
   宋职方忧馀集序
卷三 第 10b 页 WYG1089-0028d.png
君子之道行之当世以为范言之后世以为稽词章之
作寄谋赏而明教化也同年贯之自登第以来莅政退
公之暇朋游独处悲欢荣悴未尝不发于文故于著撰
为多今论思近臣侍读龙图宋君子京侍讲龙图赵君
祐之搢绅闻人王子元岩穴高士李泰伯并为君之集
序其言文之体要道之用舍极矣皇祐四年以溪獠干
纪侵轶郡县某自丧次中起为桂林守兼总师政贯之
自曲江守移倅广西漕军明年蛮事平息得还郡治剧
卷三 第 11a 页 WYG1089-0029a.png
谈之次贯之复出居艰所著文集命曰忧馀索序于某
读玩数四惟增感叹呜呼古之君子居丧读丧礼既葬
读祭礼不欲馀事乱哀思也某不幸执亲之丧不得终
其哀违坟墓去几筵驱驰疆场万里之外贯之丧中所
著则改葬议及斋文清词而已后世之楷岂不高哉故
泣而叙之云耳
   海潮图序
古之言潮者多矣或言如橐籥翕张或言如人气呼吸
卷三 第 11b 页 WYG1089-0029b.png
或云海鰌出处皆亡经㨿唐世卢肇著海潮赋以谓日
入海而潮生月离日而潮大自谓极天人之论世莫敢
非予尝东至海门南至武山旦夕候潮之进退弦望视
潮之消息乃知卢氏之说出于胸臆所谓盖有不知而
作者也夫阳燧取火于日阴鉴取水于月从其类也潮
之涨退海非增减盖月之所临则水往从之日月右转
而天左旋一日一周临于四极故月临卯酉则水涨乎
东西月临子午则潮平乎南北彼竭此盈往来不绝皆
卷三 第 12a 页 WYG1089-0029c.png
系于月不系于日何以知其然乎夫昼夜之运日东行
一度月行十三度有奇故太阴西没之期常缓于日三
刻有奇潮之日缓其期率亦如是自朔至望常缓一夜
潮自望至晦复缓一昼潮若因日之入海激而为潮则
何故缓不及期常三刻有奇乎肇又谓月去日远其潮
乃大合朔之际潮始微绝此固不知潮之准也夫朔望
前后月行差疾故晦前三日潮势长朔后三日潮势极
大望亦如之非谓远于日也月弦之际其行差迟故潮
卷三 第 12b 页 WYG1089-0029d.png
之去来亦合沓不尽非谓近于日也盈虚消息一之于
月阴阳之所以分也夫春夏昼潮常大秋冬夜潮常大
盖春为阳中秋为阴中岁之有春秋犹月之有朔望也
故潮之极涨常在春秋之中涛之极大常在朔望之后
此又天地之常数也昔窦氏为记以谓潮虚于午此候
于东海者矣近燕公著论以谓生于子此测于南海者
也又尝问于海贾云潮生东南此乘舟候潮而进退者
耳古今之说以为地缺东南水归之海贾云潮生东南
卷三 第 13a 页 WYG1089-0030a.png
亦近之矣今通二海之盈缩以志其期西北二海所未
尝见故阙而不纪云尝候于海门(通州海/门县)月加卯而潮
平者日月合朔则旦而平日缓三刻有奇上弦则午而
平望已前为昼潮望已后为夜潮(此皆临海之候也远/海之处则各有远近)
(之/期)月加酉而潮平者日月合朔则日入而潮平上弦则
夜半而平望则明日之旦而平望已前为夜潮望已后
为昼潮此东海之潮候也又尝候于武山(广州望/船之处)月加
午而潮平者日月合朔则午而潮平上弦则日入而平
卷三 第 13b 页 WYG1089-0030b.png
望则夜半而平上弦已前为昼潮上弦以后为夜潮月
加子而潮平者日月合朔则夜半而潮平上弦则日出
而平望则午而平上弦已前为夜潮上弦以后为昼潮
此南海之潮候也
   送江秀才归庐陵诗序
古语云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之固然也昔田文以齐
相之重封君之富邑入万户皆尽于宾客其食客三千
有馀人遂能折秦之谋而成齐之强一旦齐王以毁废
卷三 第 14a 页 WYG1089-0030c.png
之客皆背文而去莫顾文者乃知人情向背古今常然
某沗位于朝毁废而归痛绝宾客日尚惶惧矧敢以死
生贵贱责人之交哉江君秀才文清而识远虽尝辱襒
裾门下而亡力推致忽自庐陵涉江逾岭惠然见顾其
色温然其谈毅然非仁义不出诸其口真有道不同于
俗者也呜呼尝闻大将军青仕遇既衰而故人门下多
去事骠骑辄得官爵唯任安不去史氏以为美谈今之
士大夫能为人轩轾者岂少哉乃肯閒关千里访我陋
卷三 第 14b 页 WYG1089-0030d.png
巷益所以知君之义增我之愧耳及其告归以诗为送
感君千里远相过晤语经旬接粹和上客杯盘祗炊黍
主人门巷正张罗海山雾暗红尘少岭路梅黄细雨多
日暮津亭送归恨唯知极目望烟波
 
 
 
 武溪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