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雪斋集-元-赵孟頫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WYG1196-074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松雪斋外集
            元 赵孟頫 撰
  诗
   题李侯诗卷(翩翩者鹤/美孝子也)
翩翩者鹤爰飞爰止其下维何曰有孝子伊人之生无
父何恃父罪当刑子代之死 翩翩者鹤载翱载翔其
翔维何孝子之祥母目有眚子舐使明亦既明止我心
卷十一 第 1b 页 WYG1196-0745b.png
则降 翩翩者鹤载飞载下伊人之生孰无父母孝哉
李侯为人所难咏言嘉之使我慨叹 帝命曰咨咨尔
李侯锡尔宠禄惟德是雠寿嘏孔宁百福来求子孙其
昌世济厥休 侃侃李侯国之旧臣维孝维忠萃于一
门非忠无君非孝无亲作此好颂以勖我人
    翩翩者鹤五章章八句  序
   御集百本经序奉敕撰
卷十一 第 2a 页 WYG1196-0746a.png
盖闻沧海之大一勺可以知其味玄天之高土圭可以
测其景所谓闻一而知十执简以御烦殊涂而同归分
殊而理一者也佛以一音演说妙法细无不入大无不
包广博渊深莫知涯涘圆融权实未易槩量散于大藏
之中敛于无言之内皆所以敷扬至理究竟真空括万
法而靡遗历旷劫而恒在施群生之药石作彼岸之津
梁兼体用而并行故列叙于三藏忧性资之异等故分
别于三乘非圣哲莫究其宗非英才莫烛厥义顿悟者
卷十一 第 2b 页 WYG1196-0746b.png
以言语为末泥象者起文字之尘徒使幽玄悉归汗漫
况于愚昧益堕渺茫非资上圣之照临孰悯迷途而开
导弘通无碍利益有情皇上法天聪明齐佛知见爰以
万几之暇深参内典之微乃取诸经共成百卷釐为十
帙归于一乘隐奥兼明广大悉备翻阅者不难于寓目
诵读者亦易于铭心可谓设网而提纲挈裘而知领以
因因而證果果由本本以达原原警人欲之横流契佛
心之正觉乃命臣僧明仁刊板流布仍俾微臣孟頫制
卷十一 第 3a 页 WYG1196-0746c.png
叙篇端臣闻命震兢深惭浅陋莫尽标题之意敢抒赞
叹之诚谨梓御集百本经总目列之卷首云至大四年
十月序
   农桑图序奉策撰
延祐五年四月廿七日上御嘉禧殿集贤大学士臣邦
宁大司徒臣源进呈农桑图上披览再三问作诗者何
人对曰翰林承旨臣赵孟頫作图者何人对曰诸色人
匠提举臣杨叔谦上嘉赏久之人赐文绮一段绢一段
卷十一 第 3b 页 WYG1196-0746d.png
又命臣孟頫叙其端臣谨奉明诏臣闻诗书所纪皆自
古帝王为治之法历代传之以为大训故诗有七月之
陈书有无逸之作七月之诗曰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
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又曰十月穫稻又曰十月涤场
皆农之事也其曰女执懿筐爰求柔桑蚕月条桑八月
载绩载玄载黄皆妇工之事也无逸之书曰君子所其
无逸先知稼穑之艰难乃逸二者周公所以告成王盖
欲成王知稼穑之艰难也钦惟皇上以至仁之资躬无
卷十一 第 4a 页 WYG1196-0747a.png
为之治异宝珠玉锦绣之物不至于前维以贤士丰年
为上瑞尝命作七月图以赐东宫又屡降旨设劝农之
官其于王业之艰难盖已深知所本矣何待远引诗书以
禆圣明此图实臣源建意令臣叔谦因大都风俗随十
有二月分农桑为廿有四图因其图像作廿有四诗正
豳风因时纪事之义又俾翰林承旨臣额琳特穆尔用
辉和尔文字译于左方以便御览顾臣学术荒陋乃过
蒙圣奖且拜绮帛之赐臣既叙其事下情无任荣幸感
卷十一 第 4b 页 WYG1196-0747b.png
恩之至
   为政善恶事类序书不云乎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善恶之应
若水之流湿火之就燥乃天理之自然毫发无爽者也
人之生也性本皆善中人以上固不待勉而后为善中
人以下或移于气习或狃于利欲迷焉而不知复学焉
而不知警恶日积而不自知及乎天定祸不旋踵凡人
皆尔而仕宦者尤不可以不慎盖士大夫受天子命位
卷十一 第 5a 页 WYG1196-0747c.png
于州县之上权足以威众而事足以及物善固易宣而
恶亦易播然为善者安富尊荣泽流子孙为不善者毒
流众庶身世殄绝可不惧哉此括苍叶君为政善恶报
应事类之所以作也此书之行其亦有闻风而善者乎
叶君名留字景良观其用意可知其为善人已延祐六
年十一月叙   送张元卿序
延祐三年夏五月松潘容叠威茂六州宣抚张元卿拜
卷十一 第 5b 页 WYG1196-0747d.png
佥广东道肃政廉访司事将行来求予言予观元卿恂
恂有儒者之风盖尝学于萧先生之门则其于理道当
深知之矣余复何言哉虽然侯之意笃忍而不言不诚
也故遂言之国家之设守令本以为民也廉访司之设
国家之不得巳也使守令皆循良民安于田里无叹息
愁怨之声虽不设官以纠之可也然而守令或不肖不
能宣上德意视民如仇而后廉访司始不可无矣故曰
廉访司之设国家之不得已也南海去京师万里民之
卷十一 第 6a 页 WYG1196-0748a.png
沾圣化也难侯行矣数路之广守令数十百人必有贤
者侯举之使为善者益劝为恶者益知所畏而不敢为
常使之知国家不得巳而设廉访司之意则其自待也
必厚自待也厚则必强为善而重为恶若夫持之若束
褫冠裂裳日以箠楚从事则余惧非儒者之政也元卿
其择焉
  记
   五台山文殊菩萨显应记
卷十一 第 6b 页 WYG1196-0748b.png
圣上即位之二年以世祖圣德神功文武皇帝遗旨将
建寺于五台山春三月诏中书右丞张公九思偕平章
政事段公诺海往相其宜公奉诏星驰越四月既望至
五台寓宿金界寺寺僧五台僧录出宋张商英所著清
凉传示公载当时所见圆光金桥圣灯菩萨狮子显现
之异甚详公意商英固文士容有增饰未之信也十七
日讫事言还闰四月廿二日再被旨至五台山鸠工兴
事祠后土龙王公时行初献事奠毕寺东南有云气如
卷十一 第 7a 页 WYG1196-0748c.png
兜罗绵状渐升至日边遂成五色中有亿万菩萨升降
出没至于旌幡幢盖之属亦以亿万计不可名状一时
同行者若殿中所遣使若军官若从者役徒莫不具睹
廿三日中殿饭四千僧食时东南方复见光景如献奠
之日日既西还自山中方据鞍次复见如初行三十里
馀光亦随之其灵祥若此寺僧乞记于公以传久远公
以命孟頫盖闻诸佛菩萨以神通力放大光明自短见
浅闻莫不以为诞然古书所载亦往往而有不可尽以
卷十一 第 7b 页 WYG1196-0748d.png
为怪而非之昔昌黎开衡山之云苏子记海市之异彼
山灵川祗犹能感动于二公况以公之忠诚衔天子命
建佛塔庙菩萨神力能无感应乎此理之必然者也遂
略记其槩以为山中故实云元贞元年六月十一日记
   重修观堂记
佛以慈悲哀悯一切尽未来世咸欲使之觉妙明心不
堕邪见凡有可以开群迷者不遗馀力众生因心有想
因想有妄扫除妄想使得正观佛所说经其法具在依
卷十一 第 8a 页 WYG1196-0749a.png
佛所说而修习之非有严净处所道将安寄故通都大
邑往往皆有观堂而吴兴观堂特为宏敞池水竹树庄
严靓深盖创建于宋嘉泰间经始之者讲主行琼辅成
之者澧王师揆也宋之末年住持者非才葺治弗勤渐至
颓废甲戌乙亥之际兵事澒洞奸民乘之剽窃摧剥栋
宇倾圯风雨不蔽仰见日星暨圣元统一区宇人获奠
居乃相与谋曰观堂吾邦一大道场也今废坏至此非
得有福德力量者主之其何以兴起乎众咸曰非云岩
卷十一 第 8b 页 WYG1196-0749b.png
饶公不可于是相与告之澧王之孙孟齐深以为允遂
具礼延请以至元十三年之春来主法席约已劬躬振
饰补苴由是声誉藉甚闻于总统所总统贤其人给札
以命之云岩乃殚智悉力思所以宏其教者无所不至
昔者常住之田仅四顷馀云岩出衣钵日益增广斋鼓
粥鱼声和响答乃以至元二十一年鸠材僝工因宝殿
之旧而一新之堂宇丈室左右列祠三门廊庑瓴甓之
破缺者完之榱桷之毁折者易之历十年而后备至于
卷十一 第 9a 页 WYG1196-0749c.png
庄严像设金碧辉映光采夺目父老兴叹谓逾厥初而
翠柏红莲清凉香洁净土境界种种现前然后修观想
之业者乃始得其所云岩于佛事可谓勤矣余观天地
间物废兴虽有时然常系乎其人得人则兴失人则废
盖古今一致也向使观堂不能致饶公则瓦砾茂草亦
已久矣其能兴建于积坏之馀哉予尝嘉饶公之为人
而公以记请故遂次第其状而记之云岩名广饶俗姓
陈氏长兴之芦埼人也大德元年九月记
卷十一 第 9b 页 WYG1196-0749d.png
   天目山大觉正等禅寺记奉敕撰
延祐三年四月十有九日三藏法师巴哩纳锡哩言臣
僧往年游江南历禅刹多矣独天目山大觉正等寺为
高峰妙禅师道场地势清高人力壮伟实杭州一大伽
蓝而高峰之道远续诸祖座下僧常数十百人皆清斋
禅定有古丛林之风高峰既寂其教至于今不少衰独
寺未有纪载之文臣僧请下文学之臣文之以刻诸石
诚圣世一盛事也于是诏臣孟頫为文以记之臣谨按
卷十一 第 10a 页 WYG1196-0750a.png
天目山在杭州于潜县为浙右群山之宗图经云广八
百里高三万馀尺界乎杭湖宣城之间穷岩幽壑雪古
云深仙人神龙之所窟宅大觉正等禅寺居山之莲花
峰高峰禅师名原妙吴郡吴江人早得法于雪岩钦公
临济十七世孙尽得瞿昙氏灵明真觉之要行业孤峻
机用险绝影不出山者三十年道风日驰远方学徒如
西域南诏不远数万里云臻水赴师悉拒不纳至栖岩
席草以依师至元辛卯故两浙运使臣瞿霆发向师道
卷十一 第 10b 页 WYG1196-0750b.png
望谒师于师子岩之兆关仰叩玄音心领神悟恍若宿
契叹禅衲之至无所于容慨然有建寺之志乃割钜庄
先后凡二百顷有畸及买山田若干捐其岁入首创梵
宇命嗣法沙门祖雍洎久参上首弟子等各尽才能以
董其役当是时山灵地媪见闻惊异大奋神功搜奇材
揭巨石不容有所藏而献之阅五年则厨库大殿轮奂
参差宛如天降师知时至嘱祖雍摄住持而告寂焉众
心悲感檀户益张走斧飞斤鼓舞群力千楹万础海涌
卷十一 第 11a 页 WYG1196-0750c.png
云腾与夫雕馊髹饰陶冶丹雘百尔咸臻大德庚子成宗
皇帝首降玉音作大护持至大戊申缔搆之功充扩大
备高阁周建长廊四起飞楼涌殿之雄丽广堂邃宇之
靓深像设鼓钟之伟奇金绳宝铎之严整凡庖湢寮舍床榻器用所求皆足是岁开堂臣霆发大营斋馔烟包
云衲遐迩奔凑会者数万指坐立围绕禅影山齐梵音
雷动人天交赞得未曾有臣闻觉树垂阴昙华现瑞以
甘蔗种哀悯群迷乘积生大愿轮不起寂场遍入尘刹
卷十一 第 11b 页 WYG1196-0750d.png
未摇舌本大阐玄音其声光震耀虽日丽霆轰不可为
比道场塔庙曾不期建立而二千馀年后先出兴凡大
林深薮睹史夜摩忽从地涌惟罔知所自者既疑且骇
异议纷然殊不知大愿轮中真实种子时缘既偶如春
发荣万卉千葩不知其萌而萌矣尝考竺坟觉之为义
有始有本有顿有圆惟破有法王坐灵鹫山坚秉化权
目之为大觉巳而饮光传之曹溪唱之临济握金刚王
剑以振之高峰得此迹愈晦声愈彰能大其家世臣霆
卷十一 第 12a 页 WYG1196-0751a.png
发慕此而割膏腴树禅宫曲尽施心了无难色信大觉
之念如此以之寿国脉祝圣算隆佛运利含识不亦宜
乎或谓翠竹黄华尽真如体白云青嶂咸大觉场生佛
未具已前不曾欠少岂待梯空架险破山压石而为之
耶对曰道场之兴觉其所以迷也迷之不返安知尘沙
法界为大觉场其或徇缘而趋胜逐境以滋尘既昧觉
因转增迷倒佛化岂若是哉遂书之以为记
   济南福寿禅院记
卷十一 第 12b 页 WYG1196-0751b.png
余退食坐草亭有比丘尼谒余而言曰福聚所居福寿
禅院者自五代以来古刹也历宋至金而吾师雨公以
佛法道行为丛林表当时戚里贵人以礼延致者甚众
大朝龙兴崇重佛法遣使者马侍读妙选天下僧尼而
师实在选中复请住福寿院福聚因缘祖师之遗荫
滥主斯席不思所以传久远则古迹易泯师德不彰福
聚心实惧焉愿公作为文章将刻诸坚石幸悲聚之志
余问之曰若所言者吾将安据福聚乃出袖中锦囊囊
卷十一 第 13a 页 WYG1196-0751c.png
中出三纸书其一则圣朝选僧尼使者请其师雨公疏
也其二则金驸马都尉与其妻公主请雨公住积庆寺
疏也其三则周显德三年存留院额敕牒也余一再睹
之皆真实不虚按周世宗即位之明年废天下佛寺三
千三百三十六所今敕文云齐州奏福寿禅院殿宇颇
多尼众不少乞存留者正其事也嗟乎自古王侯公卿
功名富贵赫奕一时者不可胜数往往无几何时皆已
灰灭而不可纪此院历周而宋而金至于今日数百年
卷十一 第 13b 页 WYG1196-0751d.png
间常住不毁况济南自宋渡南以来数罹兵火故虽显
宦之家亦多不知其上世名讳与其姓氏所出而二三
比丘尼乃能殷勤郑重于胶胶扰扰之中收拾前代遗
文以为故事与五代史记相表里岂不可嘉尚哉至若
雨公之德行已载在两疏中而余观福聚之为人亦有
以知其师之贤何者余尝至其院尼众肃若行其庭草
木沃若升其殿堂香火馥若以是推之其师必不碌碌
矣宜其见重当时传法后世非偶然也院去南城几步
卷十一 第 14a 页 WYG1196-0752a.png
入南门西行几里许由周以前院之所始不可知今为
屋凡若干楹垣墙之内凡若干亩佛殿僧堂斋舍庖廪
悉具视五代时当小减而视他院尚完整也初雨公自
金泰和间赐号通慧大师金迁于汴赐号慧严大师至大朝号圆明大师后改妙严大师俗姓郭氏禹城人七
岁出家嗣其法者名皆从福曰某曰某福之嗣名皆从
善曰某曰某善之嗣名皆从慧曰某曰某嗟乎若福聚
者诚可嘉已天下之为人子孙不能使其祖考之德传
卷十一 第 14b 页 WYG1196-0752b.png
于后者亦多矣而聚当盛暑中命工砻石不惮喘汗奔
走求余文至十数惟恐其师之德不传余虽懒且拙深
辞而固拒之则不近于人情故遂为记且俾刻此三纸
书于背使其徒知其师传授之意后之览者庶有考焉
  碑铭
   大元大普庆寺碑铭奉敕撰
惟上帝降大命于圣元太祖法天启运圣武皇帝起自
朔方肇基帝业兵威所至罔不臣服盖以睿宗仁圣景
卷十一 第 15a 页 WYG1196-0752c.png
襄皇帝为之子睿宗躬擐甲胄剪金河南虽不及抚有
多方笃生圣嗣是为世祖圣德神功文武皇帝聪明冠
古无远弗烛雄略盖世而神武不杀命将出师不再举
而宋平九域分裂者馀二百年一旦一之遐陬荒裔咸
受正朔幅员之大古所未有于是治历明时建官立法
任贤使能制礼作乐文物粲然可纪中统至元之间海
内晏然家给人足而又妙悟佛乘钦崇梵教慈惠之德
洽于人心肆世祖之享国三十有五年施及裕宗文惠
卷十一 第 15b 页 WYG1196-0752d.png
明孝皇帝正位储宫仁孝而敬慎问安视膳之暇顺美
几諌天下阴受其赐多矣至元廿二年裕宗陟方未几
顺宗昭圣衍孝皇帝亦遽宾天三十一年世祖登遐当
是时徽仁裕圣皇后不动声色召成庙于抚军万里之
外授是神器易天下岌岌者为泰山之安大德二年
宗抚军于北今上日侍隆福怡言煦之摩手抚之择师
取友俾知先王礼乐刑政为治国平天下之具恩莫大
焉四年裕圣上仙皇上追思罔极因念在世祖时帝师
卷十一 第 16a 页 WYG1196-0753a.png
八合思巴弘阐佛法故我得闻其义舍归依三宝修崇
冥福将何以尽吾心始建佛殿于大都既而之国覃怀
属成祖登遐内难将作上驰至京师先事而发殄灭大
慝封府库奉符玺清宫以安太后遣使以迎武宗武宗
既践阼以上至德伟功不踰月而立上为皇太子上缅
怀畴昔报本之意乃命大创佛宇因其地而扩之凡为
百亩者二鸠工度材万役并作置崇祥监以董其事其
南为三门直其北为正觉之殿奉三圣大像于其中殿
卷十一 第 16b 页 WYG1196-0753b.png
北之西偏为最胜之殿奉释迦金像东偏为智严之殿
奉文殊普贤观音三大士二殿之间对峙为二浮图浮
图北为堂二属之以廊自堂徂门庑以周之西庑之间
为总持之阁中寘宝塔经藏环焉东庑之间为圆通之
阁奉大悲弥勒金刚手菩萨斋堂在右庖井在左最
又为二门西曰真如东曰妙祥门之南东西又为二殿
一以事护法之神一以事多闻天王合为屋六百间盘
础之固陛戺之崇题楶之骞藻绘之工若忉利兜率化
卷十一 第 17a 页 WYG1196-0753c.png
出人间凡工匠之佣悉皆内帑一毫不役于民既成赐
名曰大普庆寺给田地民匠碓硙房廊等以为常住岁
收其入供给所须上既即大位崇祥监臣请立石纪事
敕臣孟頫为文垂示久远臣闻佛教福田之中以三宝
为最胜福田皇上深参秘典建寺造像书经饭僧凡此
胜因所以资裕圣暨祖宗在天之灵證无上觉今皇太
后怡愉康强享无量福寿其馀泽所被至于海隅黎庶
法界会灵咸获安乐功德可数量哉臣等谨稽首再拜
卷十一 第 17b 页 WYG1196-0753d.png
为之颂其词曰
皇元应运诞受万方帝以圣承于前有光明明天子神
明八叶德盛功丰富有大业维兹大业太祖张之世祖
皇之天子康之于赫皇武皇武桓桓圣模孔神神器斯
安有粲之载有作其彬典章具举焕乎尧文道冠百王
仁覆群生宏观英图日臻太平粤昔裕圣功在社稷我
报之图天乎罔极惟觉皇氏具大神力人天共依是资
福德乃卜阴阳相地柔刚岁吉辰良大匠是将乃斲乃
卷十一 第 18a 页 WYG1196-0754a.png
绳筑构遄兴务殚乃心毋费是惩役者讴歌相厥子来
匪民是庸一须国材有岑其宇有践其庑有楹维旅金
铺雕础瞿瞿其瞻刿刿其廉秩秩其正于粲其严载瞻
圣容瑞相俨然是信是崇获福无边获福无边聿归裕
圣嘉与慈闱式普其庆皇帝孝仁永命于天圣子神孙
维千万年
   仰山栖隐寺满禅师道行碑奉敕撰
师名行满号万山俗姓曾氏其先出东鲁盖曾子之后
卷十一 第 18b 页 WYG1196-0754b.png
远祖仕江右遂为吉州太和人父讳应龙字拱辰号翠
庭先生繇科举入仕母乐氏师生而颖异不为儿嬉龆
龀日记数千言学问之暇常默然宴坐有出尘之态先
生曰此儿非吾家可有遂舍送云亭荡原弥陀院为童
行名福可时九域甫一师自念曰佛祖出世为一大事
因缘我等溺于尘劳何日撒去挈包笠北游首登五台
至元庚辰至仰山有会心处遂留薙发礼泽庵公为师
更今名受具于大同大普思之圆戒会自是处丛林中
卷十一 第 19a 页 WYG1196-0754c.png
策勤砥砺为众之念甚于为已旦夕参叩素庵琏公至
忘饥渴之节寒暑之变素庵深器之一日激之以洞
寒暑因缘师应声云寒则普天寒热则普天热刀斧劈
不开我又如何说庵云毕竟如何师云红炉一点雪庵
云别别师云有什么别处庵云若能恁么会方始契如
如师扼声云错掩耳而出庵付之以衣颂曰从我十年
谈麈尾策勋一日占鳌头如今分付无文印续燄联芳
万古秋时至元庚寅岁也尔后复参云门临济皆能得
卷十一 第 19b 页 WYG1196-0754d.png
其骨髓大德癸卯仰山之学者请师归住旧隐师以青
州大刹非小因缘力辞众守之数日欲逃不可不得已
升堂说法演无量义自是声闻大振四方求法者归之
如流水梵僧宣政使相策实勒功德使大司徒琳沁策
喇实相慕为道友王公贵人皆稽首归敬武宗皇帝在
北边时下令施钞万贯造文殊菩萨像既即位驾幸其
寺施金百两银五百两钞六万贯赐号佛慧镜智普照
大禅师敕尚方造织成金龙锦缘僧伽黎大衣穷极工
卷十一 第 20a 页 WYG1196-0755a.png
巧经岁乃成召师至禁中出以赐焉今上在春宫尝三
幸其寺命有司作尊胜塔于东岭及建明远观光二亭
以备临幸洎登极亟命工部尚书臣郑巴延领大匠修
其寺凡土木之故而敝者图画之久而漫者咸易而新
之旁累崖石以方广其基高者至百馀尺造普贤观音
像增建堂殿亭台凡几格供张什器之物靡所不备树
碑于门颂天子圣德既又赐苏杭水田五千亩为常住
业又同安州鹊台福严寺自木庵公殁后为他人所有
卷十一 第 20b 页 WYG1196-0755b.png
师奏得旨复归仰山为下院云皇庆元年制授师银青
荣禄大夫司空师之大弟子曰某曰某各能弘扬宗旨
主席名山素庵之徒曰正义正义之徒曰圆垂倾心竭
力谋立石以纪师行业且彰天子宠锡之渥臣伯颜以
闻诏曰可乃命臣孟頫为文书于石谨按栖隐寺始建
于辽至师为二十六代臣闻浮屠氏之道言其广大则
无所不容言其变通则无所不入以无生为有生之本
以不用为大用之原至矣哉非言语之所究也皇元建
卷十一 第 21a 页 WYG1196-0755c.png
国之大尽天地之所覆载伦别类分悉为臣妾出于水
土藏于山泽悉为府库数十年之间斯民不闻鼙鼓之
声以圣继圣以明继明使民不知日趋于为善浮屠氏
之道大矣夫道无盛衰所以盛衰存乎其人自四海一
家梵僧往往至中国而师出于江左能以其道鸣于京
师以承天子之宠命真世所希有铭曰
峨峨仰山如青莲华中有宝坊古佛之家天王卫门地
神扶栋参差珠阁葳蕤金凤郁郁青松罗苍玉林清风
卷十一 第 21b 页 WYG1196-0755d.png
过之振海潮音住此山中有大禅老宴处寂静万缘皆
了天子时巡乐此胜境谓师之道与境为称乃施重宝
增饰厥宇结构峥嵘鸾轩凤翥师道既弘帝眷益隆位
以司空实古三公师以佛心为国回向遍河沙界功德
无量天子谓臣时汝能言勒碑此铭惟千万年
   五兄圹志代侄作
先君讳孟頖字景鲁姓赵氏宋秀安僖王至先君六世
矣宋南渡自大梁来居吴兴遂为吴兴人曾祖讳师垂
卷十一 第 22a 页 WYG1196-0756a.png
宋太师新兴郡王谥恭襄妣庄氏卫国夫人祖讳希永
宋朝奉大夫直华文阁赠通议大夫妣郑氏硕人考讳
与訔宋正议大夫户部侍郎赠银青光禄大夫妣李氏
硕人生母丘氏先君重厚寡言年十四以侍郎荫补承
务郎咸淳丁卯请国子监举免铨庚午差知临安府仁
和县临平镇是岁以度宗祀明堂恩转承奉郎甲戌以幼主即位覃恩转承事郎临平考满授签书高邮军判
官厅公事未上宋归于元宦情素薄浮沈里闾不求仕
卷十一 第 22b 页 WYG1196-0756b.png
进日以翰墨为娱书九经一过细字谨楷人传以为玩
喜与名僧游书莲花华严楞严圆觉金刚诸经皆数过
明窗净几焚香瀹茗四时花草婆娑爱赏欣然自得大
德乙巳五月疡发于背竟不起呜呼哀哉先君生于辛
亥七月十七日卒于乙巳五月廿三日享年五十有五
娶陆氏故吏部尚书陆公德舆之女先三十年卒子男
五人由辰次由宣从浮屠法祝发为比丘次由宿由宓
由宾女三人其二已嫁其一为比丘尼孙男二人鄱老
卷十一 第 23a 页 WYG1196-0756c.png
顺孙孙女三人皆幼由辰等以是年八月甲申忍死奉
柩合葬乌程县苏湾方屏山遵治命也途远日薄未能
乞铭于当世君子姑志梗槩纳诸幽孤哀子由辰等泣
血谨书
   魏国夫人管氏墓志铭
夫人讳道升姓管氏字仲姬吴兴人也其先管仲之子
孙自齐避难于吴兴人皆贤之故其地至今名栖贤考
讳申字直夫妣周氏管公性倜傥以任侠闻乡闾夫人
卷十一 第 23b 页 WYG1196-0756d.png
生而聪明过人公甚奇之必欲得佳婿予与公同里闬
公又奇予以为必贵故夫人归于我至元廿四年世祖
圣德神功文武皇帝召孟頫赴阙自布衣擢奉训大夫
兵部郎中廿六年以公事至杭乃与夫人偕至京师既
而除直集贤同知济南路总管府成宗皇帝召入史院
夫人亦俱余以病辞同归吴兴余提举江浙儒学满任
迁泰州尹今上皇帝在春宫遣使召孟頫除翰林侍读
学士夫人亦同至阙下至大三年冬也明年上即位特
卷十一 第 24a 页 WYG1196-0757a.png
授集贤侍讲学士中奉大夫夫人封吴兴郡夫人皇庆
元年请假归为先人立碑夫人亦以管氏无丈夫子欲
命继又无其人乃即故居作管公楼孝思道院俾道士
奉其考妣祭祀事见道院记次年使者荐至于是夫人
复从余入朝延祐四年余入翰林为承旨加封魏国夫
人五年冬旧所苦脚气疾作上遣太医络绎胗视六年增
剧闻于上得旨还家四月廿五日发大都五月十日行
至临清以疾薨于舟中年五十八呜呼哀哉余与子雍
卷十一 第 24b 页 WYG1196-0757b.png
护柩还吴兴是岁(阙/)(阙/)日葬德清县东衡山之原礼
也子三人亮早卒雍奕女六人夫人天姿开朗德言容
功靡一不备翰墨词章不学而能处家事内外整然岁
时奉祖先祭祀非有疾必斋明盛服躬致其严夫族有
失身于人者必赎出之遇人有不足必周给之无所吝
至于待宾客应世事无不中礼合度心信佛法手书金
刚经至数十卷以施名山名僧天子命夫人书千文敕
玉工磨玉轴送秘书监装池收藏因又命余书六体为
卷十一 第 25a 页 WYG1196-0757c.png
六卷雍亦书一卷且曰令后世知我朝有善书妇人且
一家皆能书亦奇事也又尝画墨竹及设色竹图以进
亦蒙圣奖赐内府上尊酒尝谒兴圣宫皇太后命坐赐
食恩意优渥受知两宫可谓荣矣夫人之亡内外族姻
皆为之恸尝与余游者莫不流涕则夫人之德可知巳
铭曰
夫人云亡夫丧贤妇子失慈恃家无内助呜呼夫人古
之列女仁智贤明偻指莫数翰墨之工受知圣主通籍
卷十一 第 25b 页 WYG1196-0757d.png
东朝得谒太母妇人之荣可谓至极碎璧霣珠行路嗟
惜人伦之重况于夫妇天实为之谁谓荼苦东衡之原
夫人所择规为同穴百世无易树以青松铭以贞石婉
娩之德万古是式
  疏
   五台山寺请谦讲主讲清凉疏
说方便法开方便门诱群生于渐悟住清凉山讲清凉
疏演诸佛之真乘须得硕师庶开后觉恭惟性天开廓
卷十一 第 26a 页 WYG1196-0758a.png
心月朗明万论千经皆为正受七处九会久巳圆融遍
恒河沙覆以广长之舌作法界观普宣微妙之音香风
吹天雨之花甘露洒海云之会请升猊座便发麈谈宝
光现五台赞佛恩之难尽金轮镇万国祝圣寿之无疆
   请雨公长老住圣安禅寺疏
圣安名刹钟鼓振于十方禅门正宗衣钵传乎六祖必得人天之共仰乃为道俗之同归伏惟枯木寒岩澄江
孤月道心无碍非声音色相之求诸性本空在文字语
卷十一 第 26b 页 WYG1196-0758b.png
言之外雷音响处惊悟群生甘露洒时润沾庶品顾禅
关之虚久徯杖锡之来临敢望慈仁俯从众愿闻第一义
觉佛日之增明惟亿万年祝皇图之永固
   幻住庵主月公金书楞严经疏
昔阿难为魔女所摄故世尊现化佛说经七处徵心究
首楞严之妙义一音演法宣般怛罗之真言显大神通
有胜功德当幻住道场之新建宜真乘法宝之庄严黄
金研为泥书十万言而岂易白米贱如土舍百千石以
卷十一 第 27a 页 WYG1196-0758c.png
何难长者但发肯心贫道便成胜事百宝光聚灿烂发于毫端千叶莲开芬香遍于沙界祝吾皇之圣寿增施
主之福田
   请谦讲主茶榜
雷震春山摘金芽于谷雨云凝建碗听石鼎之松风请
陈斗品之奇功用作斋馀之清供恭惟心如止水辩若
悬河天雨宝花法润普沾于众渴地生灵草清香大启
于群蒙性相本自圆融甘苦初无差别云山牛乳分一
卷十一 第 27b 页 WYG1196-0758d.png
滴之醍醐北菀龙团破大千之梦幻舌头知味鼻观通
神大众和南请师点化
  题跋
   题东老事实后
白酒酿来缘好客黄金散尽为收书吕仙翁此语似若
有世俗相推奖之意然至于散尽黄金便觉蝉蜕污
浊之中浮游尘埃之外东老能尔岂非仙材世人爱惜
钱物如护性命殊不知为飞空下视者之所怜悯佛说
卷十一 第 28a 页 WYG1196-0759a.png
遗教经亦云不知足者为知足者之所怜悯故我说法
亦复如是
   纪梦嵇侍中
延祐元年十一月十九日彰德朱长孺道邦人之意求
书晋嵇侍中之庙六字余每敬其忠节不辞而书之运
笔如飞若有神助是夜京口石民瞻馆于书室中梦一
丈夫晋人衣冠蓬首玄衣流血被面谓民瞻曰我嵇侍
中也今日赵子昂为余书庙额故来谢之民瞻既觉犹
卷十一 第 28b 页 WYG1196-0759b.png
汗流亦异事也
 
 
 
 
 
 
 松雪斋外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