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学文集-宋-祖无择卷十四

卷十四 第 1a 页 WYG1098-085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龙学文集卷十四
  家集
   状元紫微始末
公讳士衡字平叔侍郎第四子十八岁殿试状元及第
因有官移为第二人是时试清明象天赋明徵定保诗
盛德大业论祥符九年也尚书李宗讷之婿后娶太师
向文简敏中之孙女唱名日文简在殿上拜谢历秘书
卷十四 第 1b 页 WYG1098-0854d.png
省校书郎户吏二部郎中右正言直集贤院同修起居
注右司諌同提举在京诸司库务司文简薨恩及外族
例加一官特授起居舍人晏殊行制词有告存焉录之
于后天禧四年八月除知制诰乾兴元年七月出知吉
州任满归京天圣中奏敕撰向文简神道碑铭卒享年
三十六有西斋话记一册侄孙德恭任资州太守日尝
题跋云每览叔祖话记乃见编次有序记述甚详其间
告戒亦有深意使人读之当铭佩其言不可遗也书于
卷十四 第 2a 页 WYG1098-0855a.png
资中郡舍坐啸堂时建炎二年八月初四日也其馀所
作之文遭兵革散失而仅存一二今编而次之略见其
大概云
   起居舍人告词
敕故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向敏中孙女婿朝散
大夫行右司谏直集贤院同修起居注同提举在京诸
司库务司上轻车都尉祖士衡早以俊名擢于上第工
文合雅缮学宗经登册府以紬书佐地官而治赋亟升
卷十四 第 2b 页 WYG1098-0855b.png
华贯绰著时才眷吾辅臣惟尔外族奄兹沦谢增用悯
伤爰降宠荣及其姻属特迁史秩无忘钦承可特授行
起居舍人时尚书户部员外郎知制诰太子舍人臣晏
殊行天禧四年四月日下
   紫微撰西斋话记共三十五事
蔡州褒信县有文秀才者名宏惟夫妇同处不知其甲
   子耆旧见之约八九十年矣容貌常若五十岁
   人去邑城十数里有田百馀亩岁自耕耘力不
卷十四 第 3a 页 WYG1098-0855c.png
   懈凡春秋田率只种一色是岁所种之田例必
   倍熟凶年亦独有收而多辟榖岁之所得常募
   里中尤贫乏者辇负就寄其家约日与之饘粥
   之费以充佣直乡人服其义弗之欺也久之又
   迁一处凡迁数四即并尽矣来岁复如之未尝
   言事未尝干人或有疑其有道术辄哀祈之者
   乃迁避遁逃或旬月或经岁不可见矣大中祥
   符初今太府少卿蔡汶典郡下车之日首命牙
卷十四 第 3b 页 WYG1098-0855d.png
   校邀之言前守眉州遇青城隐者托以达信坚
   为牙校所迫不得已偕至郡斋每行必杖策先
   其牙校牙校鞭马逐之不能及相去常百步许
   蔡卿尽礼迎伫略无留意咨以化民之道修身
   之术对曰六籍载之备矣外复何求承间访以
   黄白之术笑而不答数日求去蔡卿欲厚遗之
   悉无所受既归故居语其邻党曰吾将远游亦
   未期回日幸各自努力也一日挈其妻潜去于
卷十四 第 4a 页 WYG1098-0856a.png
   今莫知所适耳
太平兴国中相国清河张公齐贤为江南转运副使河
   南向公敏中通判吉州有水军小校彭仲玄者
   善袁许之术言二人皆当位极人臣富贵而复
   寿考张先升而不久其位向次得而最耐后向
   比之张官较一资寿少一岁既而二公果相继
   登庸张终于司空致仕年七十三向以左揆终
   于相位年七十二
卷十四 第 4b 页 WYG1098-0856b.png
国史补云蜀人织锦初成必濯于江然后文采焕然今
   则不然矣未知何以言之
翰林李学士宗谔休浣与子弟家宴有太常丞刘仲宣
   是日与会酒酣因探题联句或徵故事为令以
   俗语捉对李氏诸子中昭述者时年十数岁饮
   酒先𨠑颜而刘丞思若抽轧每徵故颇有难色
   偶顾昭述欣然得句云三杯酒后眼睛赤述应
   声答曰一度令来唇口青
卷十四 第 5a 页 WYG1098-0856c.png
太祖之御极也忠懿王钱俶亲奉职贡以修藩臣之礼
   礼成辞归面叙感遇俯伏流涕且曰愿子子孙
   孙尽忠尽孝太祖曰但尽我一世尽尔一世子
   孙亦非尔所可及也
予姑程氏孀居誓志携其孤幼来依先大夫淳化中先
   大夫任通判河南府姑尝染疾沉剧久之方愈
   忽梦有力士数十持符扣门追摄甚急将行十
   许里至一大城入府署中见一尊官据案决事
卷十四 第 5b 页 WYG1098-0856d.png
   左右侍从甚严肃尊官云此人且去命授与白
   丝一结令日数一茎数尽即来至咸平三年先
   大夫弃养予奉姑氏寓居蔡下是岁始复梦向
   之力士追摄洎往见尊官复遣之还一与前无
   异而再以丝授之其大一箸许才踰月而姑沦
   逝
祥符乙卯年马亮侍郎知荆南罢赴阙语朝士云在任
   日一日午际有一道流诣郡署求相见阍者以
卷十四 第 6a 页 WYG1098-0857a.png
   视事方退请谒非时固留少顷以须府公再出
   道流曰固知潭州刘师道学士荐某求见马侯
   刘巳为衡山北门侍郎矣今日礼上某适赴会
   退而来此阍者方惊讶其言忽失所在
三司林侍郎特言咸平中为殿中丞判户部勾院奉命
   京兆府与府公张侍郎(咏时为/户刑部)同定监法张延
   于廨舍忽一日绝早相过云夜来梦一大寮经
   由召书吏修刺通谒书吏未至亟自染翰洎毕
卷十四 第 6b 页 WYG1098-0857b.png
   视之乃误结衔为礼部尚书凡三易之而皆复
   然莫知何祥也后十三载张竟终于大仪
龙图阁待制李行简言陇川道士曹若虚者善医尤得
   针砭之妙术里有寡妇再适人遇疾且卒经日
   而心间尚煖家人因奔诣若虚哀祈一往庶几
   可救若虚既至熟视之且止其哭泣引针针之
   即时而苏良久乃能语云始都若梦遇故夫相
   随出郭外(故夫姓宋/忘其名)远历郊野桥梁复入丛林
卷十四 第 7a 页 WYG1098-0857c.png
   草莽辗转不相舍俄而故夫为一物刺中其足
   不能屣步由是独行忽若梦觉尔郡人竞访若
   虚询之若虚曰向之所针乃黄帝针八邪穴也
   若虚即今尚药奉御姚可久之师耳
予先人敝庐占数蔡下郡人有与家兄游者忽梦有人
   自京师至言科场事其人问祖家二秀士安及
   第否答曰已成事人问三秀才士龙及第否曰
   滞他不得其人曰滞他不得是何言答曰先食
卷十四 第 7b 页 WYG1098-0857d.png
   禄时天禧二年也来春二兄长果策名而适拘
   选限三兄长不利而归都不测前梦何谓矣秋
   九月予自小谏迁中谏长冬天子有方望之事
   得以三兄长之名上奏恩补右职即时受俸乃
   思已成事滞不得先食禄之言不差矣
太尉文贞王公左揆文简向公并久在相位以疾以年
   累乞罢退上悉坚不允前后抗章非一至遣中
   使传宣閤门通进司不得受二公表状君臣终
卷十四 第 8a 页 WYG1098-0858a.png
   始恩顾近来罕及也
内殿承制邓雅前后将命四方自题姓名云登邑谁不
   言安牙在左边邮亭厩置往往有之
户部郎中直集贤院石中立性诙谐累居计省同列多
   罹其善谑户部判官上官佖因戏曰石君石君
   何人奉奈口何石应声曰下官口何干上官佖
   事又初为礼部郎中谒谢时执时执戏之曰今
   为正郎莫须不同自前也石曰某虽尘忝岂可
卷十四 第 8b 页 WYG1098-0858b.png
   改常况告敕之内并明言之时执因问告敕内
   何言也石曰可授尚书礼部郎中馀如故
孟氏在蜀末年因除夜自书桃版云新年纳馀庆嘉节
   号长春是岁果王师受降以吕馀庆知成都长
   春即太祖诞节之名也
内臣张继能颇知书尝总戍兵于灵州属戎寇围城经
   岁不解继能作诗云夜闻塞外铃声苦晓听城
   头角韵哀不是感恩心似铁何人肯向此中来
卷十四 第 9a 页 WYG1098-0858c.png
金陵瞽者王光赞闻人言音知其贵贱休咎号为王听
   声太平兴国中先大夫为赞善知句容县时故
   参政苏公易简初命将作监丞倅府事光赞言
   苏公甚贵若年过四十即爵位不可涯也至道
   中先大夫为尚书外郎通判淮扬苏公以春官
   贰卿自邓移陈方年三十九强盛无疾晨接宾
   僚方退踣于厅事之后俄顷不救时十二月矣
   前去四十不累旬也因思光赞之言一何神耶
卷十四 第 9b 页 WYG1098-0858d.png
   然闻其尔后言事则稍差矣
执金曹翰自方镇黜居环列尝为言怀诗有曾因国难
   颁金甲耻为家贫卖宝刀之句颇为时人所许
廉使钱公若水善知人太尉王公旦始直史馆钱已同
   知枢密院每见而叹曰王二他日穷极富贵世
   无与比翰林学士李宗译新登第大有声望皆
   谓可继其先相国之躅钱公云李生文行何官
   不作而恐不满五十岁咸平中钱为工部侍郎
卷十四 第 10a 页 WYG1098-0859a.png
   知开封府李与梁颢赵安仁并命掌诰钱云三
   舍人将来皆不及赵其后李梁并终翰林学士
   谏议大夫李年四十九惟赵参与政事官至右
   丞寿六十一
庐山远师结社之所东林寺有池极大每岁芙蓉盛开
   之际而今之郡人洎邻境士庶以八月一日为
   期竞集于太平兴国观舍施甚多号为莲华会
   而都不沾二林矣主事僧但自以常住饭两寺
卷十四 第 10b 页 WYG1098-0859b.png
   缁褐为远师作忌日斋尔
大貂武惠曹公彬盛德殊勋冠于当世而谦退谨静禀
   之天资尝因候对处于内殿幕次导从悉屏于
   他处盖畏人知也俄有使臣数人率衔命外方
   未尝识公者因搴帘而入一揖而坐各恣谈笑
   久之问公曰贤甚处得替来公不得已曰青州
   得替又曰合入远近差遣公曰远近即未知复
   曰彼此班行何消藏机应是巳有好勾当处又
卷十四 第 11a 页 WYG1098-0859c.png
   曰果然是果然是乃问职位公曰某即枢密使
   曹彬也闻之并狼狈奔迸而去曹公未尝形于
   言而京师寻悉知之盖其中自有以语人者
屯田胡员外寂言四十年前有供奉官杨(忘其/名)乃节帅
   杨义(所谓杨/子殿前也)之弟为湘潭巡检年甚少因至
   衡山乘马入司天帝祠庭又于诸殿焚香不甚
   恭肃及出门坠马而卒后有夜见被甲持戈步
   绕缭垣称为巡山使者今之祭醮衡山者皆设
卷十四 第 11b 页 WYG1098-0859d.png
   巡山使者位即其人也
真宗好文向学孜孜不倦祥符天禧之际宸章睿藻宣
   示臣下者不间于三五日自宰执至贴职于三
   馆者皆得与赓载刑部员外郎直集贤院梅询
   出为陜西转运使奉辞之日面奏乞遇有圣制
   欲令勾当三馆中使刘崇超录本附递至治所
   庶得和进恩旨从之
祠部江嗣宗郎中为夔州路转运使奉诏讨溪蛮平之
卷十四 第 12a 页 WYG1098-0860a.png
   获先被掠生口千馀人有谷伴舅者江陵松兹
   人也始年十岁为蛮人所驱入山洞间见本邑
   邻居夫妇抱一子才周岁尔亦在劫中以其夫
   妇潜谋遁归并殒于白刃之下而弃其婴儿伴
   舅即收之而行得在一田斩斫家(盖其官/号也)充给
   使伴舅养视其婴儿甚至日食以山果或火食
   之稍甘脆者出则以布襁负之田氏亦怜之而
   不害也凡四岁而挈之以归得各还其家噫童
卷十四 第 12b 页 WYG1098-0860b.png
   子而知为仁义也
参政赵侍郎安仁言故兵部员外郎直史馆陈充淳化
   中尝染疾一日恍惚若梦中被人召至一府署
   中云命为山林主者掌世人之先代亡灵久未
   生者登厅据桉仆使吏胥至多簿书委积于阶
   前充甚骇焉意谓已死矣左右云不妨阳间掌
   事但不可泄于人尔因问充之先代何人尚在
   此左右曰并已受生又问妻族何人尚在此亦
卷十四 第 13a 页 WYG1098-0860c.png
   曰已受生矣因问马家何人尚在此左右曰有
   叔侄数人未得受生充曰何故也答曰为證口
   舌事未了马氏者盖充之内子前夫之家充固
   不知其家世既寤亦不敢言之俄而疾愈因暇
   偶与内子言马家骨肉为事若何答曰亦皆如
   常因语其性善恶答曰馀无他但诸子或忿争
   即好于星斗下焚香作咒誓充默然心知乃言
   口舌事验矣充自尔每月率三两次如梦寐中
卷十四 第 13b 页 WYG1098-0860d.png
   至冥间涖职积一岁颇厌怠之且虑久而不祥
   乃与亲友言之由是不复往矣大中祥符初始
   以疾终
参政又言应举时素未尝至中书也而忽梦入一公府
   升堂坐而决事回顾堂后室中有四妇人并坐
   既寤思之都莫晓矣尔后由翰苑参大政赴本
   厅上事恍然宛同昔岁之梦而凡四娶焉
状元梁固予之朋执也天禧丁巳岁三月遇疾而逝予
卷十四 第 14a 页 WYG1098-0861a.png
   往吊之有女使如玉者卒然而偃仆于服舍如
   中风眩之状因作灵语如玉吴人而言音酷类
   状元状元汶上人也且戒家人曰勿用悲啼吾
   到此极快乐已与先内翰相见冥间喜吾至锡
   赐甚频又得第宅庄田器皿鞍马仆从近二百
   人今为阴山谏议矣汝辈凡上食烧钱须呼阴
   山谏议我方领之或遇号哭即言学士恐外人
   闻之以为笑也又予与石中立集贤协议于外
卷十四 第 14b 页 WYG1098-0861b.png
   将共出俸钱以庀丧事如玉又于室中云可自
   货却马更家间收拾亦恐得少许国家恩赐足
   以了得送葬不必更烦祖石二学士也俄而中
   使传宣赙钱百千羊酒等及货马自馀家资果
   能营办又曰可扫厅安椅子刘筠舍人来矣食
   顷紫微至又曰后事并托祖学士然正字年小
   且与撰遗奏恳切陈乞(正字名述/状元之弟)亦合得五贯
   俸钱且相兼支用因思正字未有料钱若是改
卷十四 第 15a 页 WYG1098-0861c.png
   转太祝奉礼厥俸数亦不同表既上朝旨与在
   京差遣得监铸䥱务特添支钱五贯文既择日
   小敛家人出银器数副将置寿木中予以恐人
   之所觊觎因撤去之家人并不知矣如玉又曰
   祖学士不欲以银棱碗碟入棺何不换两三副
   素漆器著时俟状元堂弟名逸会葬未至虽阖
   棺尚未施钉如玉又曰有一物当面甚为妨碍
   启棺视之乃有赠作綵一束横在面又如玉素
卷十四 第 15b 页 WYG1098-0861d.png
   不识书因索茶匣(状元素好事惟/茶器必自为钥)起坐自开点
   啜一瓯讫依前封之命笔题署一与状元同于
   今尚在类此之事甚多皆不可测凡三日而愈
   若酒醒者自云不记矣
海州观察推官韩炳言尝为陇州从事会知成州屯田
   员外郎刘保衡经由召餐不食荤肉因语在郡
   日有屠者宰一豕既去毛而举体有黥俱若人
   之文身者众聚观之中有一鼓刀之士惨然曰
卷十四 第 16a 页 WYG1098-0862a.png
   此某之兄也死且二岁谛视所刻鱼龙之状宛
   然及有文字历历可验乃以善价赎而瘗之此
   家遂罢其业保衡感是而不御肉
相国上谷寇准始平冯公拯惟不为礼部而皆遍历吏
   兵户刑工部尚书参政天水赵公昌言亦不为
   礼部而遍历五行侍郎相国广平宋公琪自谏
   议拜刑部尚书参知政事不历丞郎给舍太原
   王公钦若自学士左正言拜谏议参知政事贰
卷十四 第 16b 页 WYG1098-0862b.png
   卿吕公祐之自右史掌诰拜谏议并不历郎中
   员外中宪赵公安仁自学士工部员外郎拜谏
   议参知政事内翰梁公颢自司谏掌诰拜谏议
   户部使中宪刘公筠自学士兵部员外郎拜谏
   议副翰晏公殊自学士户部员外郎拜左庶子
   充职并不历郎中
僧赞宁者颇有学问近代罕有其比著僧史言今之车
   驾前中使乘马拥袍以绣帕覆之者俗指为驾
卷十四 第 17a 页 WYG1098-0862c.png
   头赞宁乃云其中有人王经一部盖不知而妄
   作也此乃大朝会时殿中御座尔其形如杌子
予读高僧传有杯渡者不知名氏时人莫测之但见以
   木杯渡水因以目之今其传因事当指名之可
   云师或云和尚或以杯渡两字呼之亦可辨矣
   而乃十馀处全只称度似实单名者此误为矣
   亦犹今之鄙俗有谈开元天宝时事指明皇自
   称宗者可绝倒矣
卷十四 第 17b 页 WYG1098-0862d.png
阮都官中度言陈询为太子中允尝梦人语之曰尔之
   官止于此矣既寤甚恶之而不敢泄后迁太常
   丞方以语其妻翊日染疾而逝
宋尚书白初为贰卿日尝梦于一水边见一人立于水
   南其人隔水辄拜白曰素不与足下相识何故
   下拜对曰无答拜某是将来状元侍郎即将来
   主文也后累年尚书果为侍郎主文以王世则
   为状元及琼林宴日视之状貌乃昔梦中所遇
卷十四 第 18a 页 WYG1098-0863a.png
   人也因问其方来则曰某湖南人也
王参政化基未及第时尝于斋中昼寝甚美忽为鼠齧
   其指觉而遂起良久寝所墙倒自是家中不令
   畜猫惧其杀鼠也
古人作诗引用故实或不原其美恶但以一时中的而
   巳如李端于郭暧席上赋诗其警句云新开金
   埒教调马旧赐铜山许铸钱善则善矣而铸钱
   乃比邓通尔既非令人又非美事何足算哉大
卷十四 第 18b 页 WYG1098-0863b.png
   凡用故事多以事浅语熟更不思究便率尔而
   用之往往有误矣只如李商隐路逢王二十入
   翰林诗云定知欲报淮南诏急召王褒入九重
   汉武帝以淮南王安属为诸父善文辞尊重之
   每为报书及赐常召司马相如等视草乃遣褒
   是宣帝时人迩者王禹偁作笋诗亦云稚川龙
   过频回首认得青青数代孙稚川即葛洪之字
   投杖化龙乃费长房尔盖是使葛陂之事此乃
卷十四 第 19a 页 WYG1098-0863c.png
   不思之由又孙仅傅岩诗云刑人一旦起幽深
   功业煌煌照古今且傅说已非刑人盖当时有
   胥靡修筑岩道而说在困约中代之以假其资
   是为胥靡佣赁也岂可谓说为刑人哉
庐山者按山记并郡图言匡庐山本周武王时自匡续
   隐居此山学道岁久累徵不起仙而上升至王
   时以其结庐之所赐号为匡召靖庐山今山下
   有匡先生庙存焉乃匡庐只是一山也近张景
卷十四 第 19b 页 WYG1098-0863d.png
   匡先生诗序引葛洪所授五岳真形图记云黄
   帝署庐山为使者是黄帝时既有庐山又取张
   密庐山实录云因庐水而曰庐山也是山本名
   庐而因续曰匡也唐李卫公望匡庐赋序曰望
   匡庐之二山则不指其所出莫得而详焉
 
 
 龙学文集卷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