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吴集-元-郑元祐卷九

卷九 第 1a 页 WYG1216-0527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侨吴集卷九      元 郑元祐 撰
  记
   平江路新筑郡城记
吴自泰伯十九世至寿梦而吴始大及王阖闾用伍子
胥而吴之城郭宫室遂为东南雄藩世言泰伯城仅
周三里二百步在今梅里平墟夫泰伯以天下让宜
其不肯自大其城也及阖闾徙都于今郡城于是子
卷九 第 1b 页 WYG1216-0527b.png
胥相土尝水象天法地筑大城周回四十五里其陆
门八以象天八风水门八以法地八卦城邑既完府
库既充遂观兵上国一传至夫差而子胥以忠諌赐
死未几吴为越并汉亡孙吴尝建都于此矣更江左
六朝以迄于唐末五季历前后宋要皆以吴为大藩
屏世皇之一天下以四海为家六合为宫不设险于区
区之城郭也至正十一年红巾贼起汝阳明年浙东
海寇烧劫昆山是年廉访宪司佥朝鲜李公巡案吴
卷九 第 2a 页 WYG1216-0528a.png
下深惟平江赋役供国家经费什之七郡无城郭何
以禦寇乃谋于监郡西夏六十公郡太守真定高公
时百须之出于吴者日不暇给然筑城之役则不可
已于是会司属僚佐验民之家赀产厚薄计量城之
长短高下分筑之罢弱户则悉汰去之常时役不及而
豪强者则纠率之宁夏高公为南台御史大夫及太
尉首捐赀以助役水司亦捐官帑一千锭漕府皆捐
赀俸然太平日久一旦兴大工役民夫十馀万当盛
卷九 第 2b 页 WYG1216-0528b.png
暑挥锄如云下锸如雨城之大绵延数百雉漫不知
何从列桢干于是公晓之以程度示之以矩范勉之
以诚悫必若是而后无善崩之忧民志既齐无敢或
惰遂经始于是年夏四月毕工于秋八月城四向一仍
子胥之旧若水门则仍宋之旧独启胥门上建忠孝
王庙馀五门之上亦皆祠神盖役兴时虑暑雨郁为民
害乃祷于神以祈佑城既完故列祠以荅神贶城之高
以尺计凡三十有三城之趾则三十有五叠石三层以
卷九 第 3a 页 WYG1216-0528c.png
为固城之面则广丈六尺皆甃以甓仍甃大瓦作水沟
每门建戍楼以谨斥堠严烽燧当人马陟降处皆列置
蛾眉甬道门内外搆屋设官居之以察非常城于是备
矣其先虑民力不给爰给中统钞三百五十贯白米一
千斛至是合官民用财凡若干万锭米若干万斛论者
谓是役非廉访使公勇于敢为则无以赎子胥之功于
二千载之后也城既完吴民始大喜有依卫则又相与
叹息言曰明公非有一廛之田一区之宅在吴也然苦
卷九 第 3b 页 WYG1216-0528d.png
心焦思以完斯城者盖上以为国下以为民也况吴东
北濒大海西南枕震泽于泽国四通五达之衢也郛郭
之内官粮贮于廪庾者岁数百万设城郭不完寇攘逼
近将何以为国计乎今既完城以为民卫继今所以守
禦之者则在乎明有司承流宣化苏民之力以固结其
心使吴之民爱戴其上如子弟之亲父兄手足之捍心
腹夫然后则其民以仁义为干橹以礼乐为甲胄人心
既固则与此金城汤池并为天险于无穷也已李公名
卷九 第 4a 页 WYG1216-0529a.png
多尔济字仲善
   重修平江路儒学记
维吴有学肇自范文正公父子更宋渡南而吴之文庙
与学宫始大备至国家大一统兴学劝士累诏郡国六
七十年之间所在学校诵声相闻顾吴为东南雄藩学
兴于范公宜特盛于东诸侯然更频年郡非不大也而
土力实耗于往时民非不多也而赀力实罢于昔日则
夫学校之教礼学之文亦有所不逮也事稍上闻于是
卷九 第 4b 页 WYG1216-0529b.png
庙堂慎选守臣而燕人吴侯由彰德路总管仍授大中
大夫即拜平江中书遣使以堂帖赍起奉玺书得乘驿
南下用示特恩公既至首谒大成殿仰见殿脊势将倾
圮甍桷欹垫欲压尊像自圣师以下綵绘黝剥窗户阑
楯髹漆皆旧暗侯乃惕焉疚心即裒稽赢节冗滥悉徵
每岁廪之入畸度积可敌费乃鸠工庀材一新礼殿并
两庑戟门自圣师以至从祀诸贤冕衮圭佩五采焕发
如日丽天且重建外门揭示文庙采芹官臣之所戾至
卷九 第 5a 页 WYG1216-0529c.png
也至是亦一新之礼殿前旧设乐轩久撤去迫近香案
殊失庙貌深严之意侯命复之雄浑沈厚而庙益以邃
密佥谓吴学自数年来支柱庳倾苟遮目前率多具文
无教养之实岂若侯诚悫一忱以兴学养士为已任也
哉乃砻石纪辞以章侯修学废坠之实谨按中吴自泰
伯端委以临其民其后子游生于海虞乃北学于鲁圣
人之门风气既开贤者辈出由其山川之秀不可閟若
夫庠序之教则尚未大备也至我吴公虽长于北方及
卷九 第 5b 页 WYG1216-0529d.png
归典乡郡深惟桑梓之故莫先于学校之教由是大兴
吴学今宋社已墟而学宫成于公父子者迄今不坠虽
其间张弛有时不同然更久而愈益严重则以公父子
里闬之故也今侯剔历中外而以才望为吴守臣其洁
白之操恺悌之政要其心不以文正自期待者固不能
若是也因纪侯修学之实而侯之德美因牵连得书谨

   海盐州学兴建记
卷九 第 6a 页 WYG1216-0530a.png
海盐于故宋畿壮县地虽斥卤而其学宫养士之廪入
造士之矩度粗皆有绪而可纪江南归职方壮县例升
之州于是海盐学与州同升州有学薄尤宜加之意
况不为过薄者乎第长吏因循而教官又忽略则其荒
坠槩可想见至正七年夏六月松阳叶侯以奉政大夫
来为知州侯始筮仕即以才名为江南诸道行御史台
架阁管勾其于兴学劝士得于风纪之地者源委远矣
况素励已以讲学潜心于理义则其视学校兴替为何
卷九 第 6b 页 WYG1216-0530b.png
如侯未至之先天台黄君国才典教是州睹学宫之弛
念事为之难积怏于中而未克展布甫十视朔而侯至
至三日庙谒礼竟侯谓黄君以为国家列圣相承明诏
诞颁致重学校今兹黉舍芜圯不加修士气萎薾不加
振岂守令承宣德化之谓乎君闻侯言即以其目请于
侯曰大成殿春秋合乐以致祭朔望释菜以瞻拜使芜
仄而无以揭虔表诚何以谓之清庙燕居阁上肖圣师
申申夭夭之德容下俾学者来游来歌今而欹垫势将
卷九 第 7a 页 WYG1216-0530c.png
压翼殿东西庑列祀诸儒贤使衮冕圭组黯昧弗章笾
豆罍爵荐裸无所岂非亵慢之大者乎明伦有堂堂有
四斋所以待士授业藏修也苟非凉燠适宜明敞深洁
则欲讲肄而讨论者何以成其丽泽之益也前之缮葺
者踵相接然率其虚文今非仁侯加之意则亦苟焉而
已耳侯览君所条列遂惕然于怀谓之曰学宫废坠乃
若此将葺而新之必不可承昔之苟也苟焉以掠美顾
莫若已也于是侯与黄君稽研商确计膳士之田亩且
卷九 第 7b 页 WYG1216-0530d.png
踰万第以民旷而士瘠岁入才什二重以失收冒支蠹
弊坌积于是考昔逋租验今庾贮徵宿负发见廪且并
各捐衣布之赢得中统钞若干缗鸠工庀材当炎暍侯
与君皆身董其役而不肯少惮其劳于是一瓦一椽一
甓一础要必坚致壮朴可以能风日可以支永久经始
于是年季夏裁四阅月而学宫一新殿前殊浅偪为创
设乐之轩凡黄君所条列以请于侯者靡不一一就绪
庾湢帑庖亦无渗漏于是海盐之学虽僻处鲸鱼潮汐
卷九 第 8a 页 WYG1216-0531a.png
之壖一朝而觚甍翚飞丹艧焕耀不独州人士观感鼓
舞以戴侯与君之德若海岛浦溆之上渔盐商贩之民
帆飞艘缆出没于望洋向若之际聿观学宫之兴亦皆
敛衽以乡道是则学校之助与为多焉夫昔鲁人颂泮
宫其在泮者不独文事而已至于献俘受馘亦在焉由
此言之士成文武之才就道德之实者未始岐而二之
也于后学校论政取士以迄于弦诵又其后则惟诵与
弦又其弦而罢独诵而已夫士诚专志于诵则诵者考
卷九 第 8b 页 WYG1216-0531b.png
圣贤之成法识事理之当然本乎身心言行之微达之
家国天下之著然则诵可少乎海邦之士其于诵习要
必慎严乎义利之分理欲之判庶乎仁侯与贤博士道
同心一新学宫之所致也欤
   长洲县儒学记
至元三年龙集丁丑平江路长洲县官元同等言于大
府曰国家疆理际天地粮饟之富吴独擅天下什之五
而长洲一县又独擅吴赋四之一生聚之繁财用之博
卷九 第 9a 页 WYG1216-0531c.png
天下县未有壮于长洲者而县学不建职教不修故自
廿馀年来父兄之教子弟大率富者侈靡而不知禁贫
者媮惰而不知所向之方自非兴学校明义理则将何
以定民志善民俗哉今天下县皆有学独长洲于旧理
所在废址之上未支衡门漫名之儒学然诵声不闻讲
席不设民至有纵蓄牧佃蔬圃其间昔孔子适卫称既
富庶则必有以教之矧今兴学劝士之诏数下而同等
坐视其旷坠若此则岂有司宣承之谓哉奈县无夙储
卷九 第 9b 页 WYG1216-0531d.png
官无馀帑窃见徽州路学教授郡人陆德原向尝捐赀
建甫里书院规画严密列之学宫而德原一廛一区无
在县境者诚得大府训饬而奖励之德原宜于此无不
尽其心者矣状上路总管高(缺/)道童公召德原示所以
德原作而起曰公牧我民厚完我民者无不至今又将
溥善教以渐涵之公之德意厚矣然则德原将何以荅
公意哉惟罄竭心力期于壮厚高弘与公德化同归永
久而已耳于是搜才简工始于是年三月甲子更八月
卷九 第 10a 页 WYG1216-0532a.png
末儒学告落成门庑深敞殿寝尊严斋宫讲庐庖湢庾
帑一一大备先是赡士廪饩未给德原复买田以足之
于是吴人士与大夫公卿睹学之成叹息言曰长洲为
天下壮县使其学聊且粗略何以称子男邦伯兴建之
意哉今学成实雄壮与县适则其人士藏修游息庶为
称情也已况明守令为政知本末德原以儒者为学宫
事皆可书乃相率请记于予辞不获为之言曰三代盛
时吴盖陋邦自泰伯端委而君吴久之而子游北学于
卷九 第 10b 页 WYG1216-0532b.png
中国自是声明文物焕耀四方盖子游生于海虞而长
洲则切其地也今学之成岂徒美观容饬文具哉善教
者本诸其身而已矣故子游之宰武城必曰君子学道
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郡邑令长诚能推是以修
其身以及于邑之民将见民化政成风移俗美其秀民
良士顾岂无子游之徒出而为邦家之光也哉诗曰无
竞维人四方其训之有觉德行四国顺之此之谓也请
以为记
卷九 第 11a 页 WYG1216-0532c.png
   文正书院记
至正五年龙集乙酉夏六月吉廉访佥事赵公承僖分
巡中吴至则首谒范文正公祠下拜瞻庙貌起敬起慕
作而言曰文正公以德以功既无忝伊傅之为辅相以
学以识则有功于洙泗道统之传故其具文武全才出
将则安边却敌入相则尊主庇民其先忧后乐与先知
觉觉后知觉者何以异岂非圣之任者乎其平生论谏
直道正言剀切人主至上百官图诋宰执为张禹触犯
卷九 第 11b 页 WYG1216-0532d.png
盛怒虽坐摧抑曾弗少沮讵不犹木从绳则正而欲后
之克圣者乎当时天下郡县未尝皆置学公至吴首以
己地建学故学校遍天下者自公始识泰山孙明复于
贫贱中授以春秋遂大鸣圣道于时延安定胡公入太
学为学者师而河南程叔子实遇奖拔其后横渠张子
以盛气自负公折之而授以中庸卒之关陜之教与伊
洛相表里盖自六经堙晦圣人之道不传为治者贸贸
焉罔知适从以至于公而后开学校隆师儒造就士类
卷九 第 12a 页 WYG1216-0533a.png
作成忠义之风以致道统之传则公之学识于名教岂
小补哉公之薨也所在庙食一以忠烈锡名顾兹中吴
公父母之邦所宜大建祠庙万世血食如之何而仅享
之于私第况今国朝崇德报功在在有书院以祠先贤
岂有丰功伟德正学卓识如文正公而书院莫之建则
是缺典岂有大于此者乎公八世孙文英具辞于赵公
以为先公之功德学识诚如公所言顾惟范宗仰食于
义廪食指几千馀使建书院则官除山长有山长则有
卷九 第 12b 页 WYG1216-0533b.png
廪稍之奉矣今藐焉义廪不自给使但建书院以祀公
慎选族人之贤者充主奉斯足矣官除山长则乞免焉
于是公从其言时总管古燕吴侯秉彝闻公之所建明
即叙公所言请于行省上之中书议有关世道且不设
教官而以居嫡者世主祠而行教于事便由是二公商
出公帑羡馀命工益址而崇制既宏且固甫完属元祐
记之祐以蕞尔肤谫乌敢厕一喙于大贤之门虽然公之
功德学识宪佥公知而言之则凡天下之士皆知道之
卷九 第 13a 页 WYG1216-0533c.png
也知其人而不思效之可乎子朱子谓人之立志必当
以公自期待况游于公之门乎况郡人乎若然庶于公
可无负所谓尚友者此也元祐言不腆谨用复诸宪佥
公俾书之石焉
   重建和靖书院记
宋礼部侍郎和靖先生河南尹公绍兴七年用崇政殿
说书召遄奉外祠居吴之虎丘先生殁七十有五年吴
守陈君芾乃始绘像建祠而勉斋先生黄公干为之记
卷九 第 13b 页 WYG1216-0533d.png
端平间提举常平曹君某请于朝易祠为书院乃始买
田为经久计江南内附夺于僧有司以尊前贤励后学
不可泯泯遂己也于是以府治东南陬故宋检法厅事
基合若干亩建书院祠先生大德丁未山长王建为创
大成殿前无门径旁无两庑居民又加侵牟益见简陋
而士病焉元统丙子新安吴希颜来为山长克复故址
又请常平提干厅基以益之剔蠹弊撙浮滥积力稍久
有志重建然犹惧或中沮于是白于大府时中书左丞
卷九 第 14a 页 WYG1216-0534a.png
耿公介督餫吴下闻而善之俄被召复请参政张侯杰
侯又入为天官今郡守道童公廉明刚正治称第一希
颜请新书院公曰治不本于学岂稽古崇德之谓哉即
选其从事分董程役而籍书院粒米之在廪者粜之得
中统钞八千六百贯辇大成殿即新址而前为仪门门
少西为先生祠又西为上祠又西临广衢为外门翼殿
为两庑殿后建习堂堂东斋庐曰六有总为屋若干楹
其即工始于夏六月甫冬孟十月而书院落成矣初先
卷九 第 14b 页 WYG1216-0534b.png
生卒于越越亦有先生书院先是希颜尝为越之书院
长亦既尽瘁完葺及今再调而入吴故希颜每加太息
曰先生学继濂洛道被海宇其大者断不系于一祠宇
之兴坠然已何幸而一再获长先生祠下哉既不佞无
以绍隆斯道之统绪若区区祠宇而复不能殚尽心力
则岂成承学小子之谓哉斯其志有可尚者已若夫先
生师友渊源出处大致皆具勉斋记兹不敢渎惟槩言
其修建始末云
卷九 第 15a 页 WYG1216-0534c.png
   颍昌书院记
国家右文崇儒路府州县莫不有学犹以为未也故所
在有书院即其地其贤者而祀之江南归职方书院之
建几十倍于昔若中州先哲之所过化礼乐刑政夫岂
东南所可企及然由仁庙设科取士考于各省士额多
寡河南许洛为天下中然河南士额视江浙裁什之六
则夫两地学校盛衰槩可见己夫学既已布于路府州
县博士弟子员稽经考古已自足于为治若书院之有
卷九 第 15b 页 WYG1216-0534d.png
无多寡曾何损益于治道而论者则独恳恳以为言盖
先王之敷治也每详内而略外先近而后远故自其礼
乐之文诗书之泽渐之以仁恩摩之以德义未有不本
乎一人心术之精微而能见乎庙朝家国之近远故曰
始于家邦终于四海今声明文物乃独盛于东南内外
异势详略乖方此中州有识之士所以动心于兹而执
事者未必不以为迂也许昌冯君梦周所以建书院于
颍昌有不暇顾夫或者之议也以为颍昌秦汉以来以
卷九 第 16a 页 WYG1216-0535a.png
武以文以功以德知名海内布在方册者槩以多矣然
皆莫若苏右丞万里出蜀用其所学以相其君及其老
也归休乎颍上自号曰颍滨老人于是梦周请于其长
兄尚书公及许下乡曲之老咸以为宜乃捐衣布之赢
卜地于许下之某乡某原营搆结筑为屋若干楹中严
寝以安燕居之圣师后蠲祠以安苏公像门庑斋庐库
庾庖湢凡书院所宜有者无不备官设山长固不问若
训导之师则慎严其选必经明行修可以成就人才者
卷九 第 16b 页 WYG1216-0535b.png
岁以地三顷之入给之弟子不踰二十员多则耗其师
之力旬月季严课试法必第其高下激赏以示劝惩事
已毕具梦周言之官官言之宪省宪省言之中书中书
礼部皆允其所请由是颍昌书院遂表著于北方梦周
昔为温州路经历尝梓锓六诸图诸书及为平江路推
官得庸学语孟善本并小学书梦周更为高经下注其
为书版凡若干卷悉以归之书院而不以私于其家其
平日捐金以购买之书籍自六经传注子史别集以至
卷九 第 17a 页 WYG1216-0535c.png
稗官杂说其为书凡若干万卷亦悉归之书院师生有
欲借之者则具姓名列书目而以时谨其出纳且虑书
版所在民间得印者什无二三强有力胁之使印者什
则六七是书板为学校累又买某乡桑枣地若干亩计
一岁之所入毕一岁纸墨装禙工食之费则止矣其规
制若是不惟勒之石又且闻之官其间防闲之纤悉意
度之委曲记有所不能竟者皆鑴之碑阴夫书院之设
宋初栽三四长书院者皆郡太守职也固末始立山长
卷九 第 17b 页 WYG1216-0535d.png
与学正既立山长学正必积年劳著成绩乃始升郡博
士于是学官往往多庸常众人夫以常人苟岁月则其
所以教之者岂能成天下之才以待用乎后之来主院
席诚贤者也固所不论其或不也当念梦周之创始是
岂官高禄厚与夫祖父赀产哉是皆其兄弟躬履俭素
铢寸积累不忍令其子孙独有之也于是建书院与乡
里共职是院者当察梦周兄弟之心笃志以职教养至
公以司出纳庶彬彬许洛之士不让乎大江以南所谓
卷九 第 18a 页 WYG1216-0536a.png
本诸身施诸家国天下出处进退彷佛乎颍昌老人是
则冯君之意也可不知所尚哉
   吴江甘泉祠祷雨记
吴槩以水为国东出而为吴江其为州郭低洼人烟聚
落于浦溆之间洲渚之上耳州既左江右湖云涛烟水
其为神龙之宫灵怪之宅尚何异哉自非神龙以著灵
而人托龙之庥以为命则其四封之内呼吸而沼之者
顾何难哉州之东行涉江湖而为桥者相望独第四桥
卷九 第 18b 页 WYG1216-0536b.png
之下水最深味最甘色湛湛寒碧唐陆羽尝品第入茶
经则其异于泉水也必矣世传有龙居之州人即其桥
之北水之中沚建祠以享龙谓之甘泉龙王祠其来盖
甚久矣至正三年夏大旱田禾焦然就槁民心皇皇无
赖时高昌雅(缺/)理公为州达噜噶齐忧心恻然乃捐巳
俸市香烛宿斋戒躬致情词于昭灵观道士富恕乞为
将诚吁天而公率僚幕胥吏之属悉徒跣谒龙于祠下
再拜稽首为民请命富君乃用其教法役神召龙炼铁
卷九 第 19a 页 WYG1216-0536c.png
符投桥水符才入而雷殷殷自水起去云四垂雨即随
至公忽惊且喜以手加额曰神明不远如此哉船迎龙
漫至州署有赤鲤跃入公舟中公命僮捧纵之波雨霶
沱告足即昭灵设醮谢比竣事复迎牲祠下合乐大飨
以荅龙神之灵贶是州遂成有年于是州之人驩然曰
吾州依龙以为命故水旱必祷然未有若我公诚心恳
至一念之顷神人孚合其向应盖若执左劵交相付者
其故何哉遂昌某晓于众曰若知公尝为泗州长吏乎
卷九 第 19b 页 WYG1216-0536d.png
天久雨泗之民将为鱼公笺词请于上帝词有曰甘减
一年之寿禄愿起百姓于泥涂词焚而雨霁然则公之
惠政爱民至不惜身命有如此尔民亦知之乎于是州
之民悉公之心戴公之惠恃公以为命有在矣作祷雨
感应以记之
   伏蛟台记
山精木怪地妖水孽盖亦莫非阴阳合散之所为故虽
太平盛世不能必其无有然当盛时君明臣良朝廷清
卷九 第 20a 页 WYG1216-0537a.png
明海宇宁晏人之奸雄鬼之妖孽一皆屏遁消释各安
其类于礼乐刑政修明于旂常庙社之尊显天气和于
上地气畅于下人之类安舒泰阜于两间盖由此也然
神仙奇异之士虽不屑于世用而心则渊乎天地之鉴
也静乎万物之准也故能见人之所不见闻人之所不
闻过计私忧远在数千百年之后又何止冬起雷夏造
冰役灵召神变幻目前而已耶世传九州都仙轻举时
尝有县记谓后千年江心生砂碛下掩井口则其所斩
卷九 第 20b 页 WYG1216-0537b.png
之蛟当复出时则有地仙八百人而师则在豫章于是
鄱阳胡君道玄之生适与县记合君生有异禀幼断荤
血纸衣草屩而其道术每于水旱蝗疫有时而取日云
天借水渊泉起瘥疠殒螟螣其应皆章章可稽也乃至
正四年秋君舣舟东湖夜赌光怪赫然出堤南即其地
得铁劵一玦上有盟告之词则都仙斩蛟之埋铭也要
与铁柱相表里可信不巫南台真御史为胡君筑台以
劵瘗其下而名之伏蛟台奎章学士青城虞公为之记
卷九 第 21a 页 WYG1216-0537c.png
夫仙真神人岂有恋于世而私忧过计出于人所不见
不闻而又远在千有馀年之外兹胡君克绍都仙之烈
应县记之言睹神几于未动之兆伏精怪于欲作之先
自非仙真神人断弗能若是蒙庄氏曰至人之用心若
镜其胡君之谓欤台成之五年续为之后记云
   周玄初主醮来鹤记
古者圣人出而麟凤龟龙亦出以彰其瑞事明明载书
传必非厚诬斯世然岂圣人有意为之固不然也盖厚
卷九 第 21b 页 WYG1216-0537d.png
德之积疏之为祥风润之为甘雨著之为景星庆云夫
若然者使圣人有意而为之则不足以为圣人矣后世
道家者流其高者轻举次者长生又次者方药炼饵又
次者醮祭科教若夫醮祭则有交于神明之道焉神明
者玄虚冲漠非视听所能亲接然祸淫福善每若司其
柄以荅响是岂神明为不可依凭也哉古今文士称鹤
为仙禽道家以鹤为仙骥世之人皆言仙鹤云方人设
醮祭之时坛陛严整仪容肃齐钟磬华香冠服笏佩之
卷九 第 22a 页 WYG1216-0538a.png
类罔不端备俨然天神之是临也人之情哀生于丘墓
敬生于庙社人方倾诚神斯来格所谓仙真神人跨鹤
而来者讵可忽于视听之间也哉吴人周元真字玄初
自童时即好老氏之学稍长为道士诣嘉禾城东紫虚
观礼其师李太无既本之以轻举长生之道又参之以
修炼醮祭之术于是呼风召雷致晴雨若有神人从役
之无不响荅焉以吴城报恩道院虚其席即来归主之
至正丁酉夏吴守禦万户沈侯实荐母设醮礼延玄初
卷九 第 22b 页 WYG1216-0538b.png
提点法是其精诚孚格遂感白鹤盘空而来或引吭长
鸣或低翔献顶其多至四十馀只与人相亲若狎若驯
良久斯游一时之人罔不仰瞻叹异士友徐正甫预同
观者数辈咸赋诗颂美之惟侯以虎罴之职亦加起敬
起悚乃索予为记夫鹤一羽族耳其往来靡常其性莫
可驯狎其视麟凤龟龙固不类其应祈而来非有神人
司之与异人所致之吾未之信也吾之气顺则天地之
气亦顺彼景星庆云祥风甘雨要皆圣人以和召和之
卷九 第 23a 页 WYG1216-0538c.png
所致不然冲虚玄漠之表非人视听之所及焉能加一
发之力于其间耶然则玄初不得不谓之异人而兹事
不得不谓之异事春秋纪异则书故予不靳乐书之用
冠群玉云
   白鹤观祠堂记
国家混一之初世祖蒐罗海内才俊用之惟恐其或遗
于是魁奇磊落之士往往显功名于当世若嘉议大夫
平江路总管致仕郡人张公正卿是也公初未冠即北
卷九 第 23b 页 WYG1216-0538d.png
上膴仕儤直殿廷出入禁卫久之成宗爱其小心谨饬
赐名巴延大德间出官江南累升漳州路总管原公自
膺柄用四贰郡政一留盐运同知将老而再牧名州至
以清白谨愿见称恂恂有古循吏风朝廷推恩累世于
是公大父海赠中顺大夫清河郡伯大母何夫人赠清
河郡夫人父宪江淮财赋副总管累赠广德路总管母
酆氏封清河郡夫人室人沈氏封同于姑公父子自念
臣子所以报其君亲虽沥肝胆未足以罄万分之一矧
卷九 第 24a 页 WYG1216-0539a.png
人之生起灭在呼吸间哉审以别业之在郡城鹤舞桥
之东者旧为宋信安郡王之藏春园也基颇宏敞近为
建搆雄丽而敬归之太上教法大道上以祝釐以报君
下则立祀以报亲初名之曰报恩道院旧植古松一株
于井傍大已合抱高踰数寻二百年物也道士张应玄
始庐其下遂有群鹤自东南来盘旋于空久之一鹤下
峙于松弗去经岁作巢其颠大如百斗盎每晨长鸣屡
获其验张既羽化复倩括苍赵真士知微番阳萧鍊师
卷九 第 24b 页 WYG1216-0539b.png
玄中皆克修虚净玄妙之学而行之为人所推重而公
益厚礼之俾相继主席仍割腴田若干亩饭其徒赵与
萧状其事于朝乞更道院为白鹤观当宁可之请降玺
书护焉由是白鹤观之名著于吴中矣未几公捐馆舍
赵与萧亦以次委蜕张弟子席应真博通玄典兼读儒
书踵搆观宇轮奂一亲仍即观东为祠堂以祀公及清
河伯以下凡几主每遇讳日节序用玄教荐享之夫公
扬历中外为时名臣其卒也史有传家有庙祭有主然
卷九 第 25a 页 WYG1216-0539c.png
而公之神灵无不之所以属厌其施心者自非揭虔祠
宇晨香夕灯则何以妥公之灵也哉观之始末故学士
揭公已为之记故于基宇所设道流所聚则盖略焉席
羽士惧更久而张氏之厚施祠礼之报享并所以自列
于道家者非勒之金石则何以章示永久此祠堂记所
由请作也张氏世居吴长洲之相城公之嗣子都中以
荫任黄岩州同知克世家业云
   福山东岳庙兴造记
卷九 第 25b 页 WYG1216-0539d.png
国家思所以惠安元元莫若慎选守令于是浚仪王侯
某以至正戊戌授平江路常熟州知州莅政之二年化
绥德怀民用大协百废具举故福山东岳庙著兴造之
绩焉按福山距州四十里而近北枕大江即唐之金凤
山也后以山形如覆釜覆与福声相近因名之福山云
山萃起于海虞之邦耸秀深特宋仁宗至和初邑人建
东岳庙于山上已为吴下丛祠之冠哲宗元符间复拓
其规制而侈大之及高宗渡南金兵迫逐不少置东南
卷九 第 26a 页 WYG1216-0540a.png
郡县悉被焚荡而福山庙与常熟县岿然独存吴人益
神之绍兴二年邑人请于知县施侯乞崇大庙制以荅
神贶盖岱宗远在鲁而福山则宋京畿近地东南士民
奔走祠下乞灵祈福于是福山岳庙遂为泰岱行祠之
甲宋入职方七十有五年矣而王侯来为是州庙制非
不宏大也然历年滋深栋宇腐桡丹雘黯昧侯即首捐
衣布之赢以奖率州人士撤去弊陋一新庙制而缭以
垣墉先是殿无前轩侯建屋若干楹庶朝谒拜跽有馀
卷九 第 26b 页 WYG1216-0540b.png
地仍为若干楹以祠福济李侯王以国家漕海运万里
鲸波惟天妃是赖爰即庙之左作天妃宫复别建方丈
之室以居司庙之人又作官厅若干楹以待守土吏岁
祀之日焉窃惟福山岳庙由始建至于今兹三百馀年
矣顾未若今日之极盛而甚完也于以见王侯为州有
馀力为政有馀暇神人于是诚有攸托则侯之贤其可
泯泯无闻也礼五岳视三公至唐开元中尊封五岳加
王爵及宋祥符五年遂加帝号国家一天下礼秩百神
卷九 第 27a 页 WYG1216-0540c.png
复加徽号以著尊崇之盛典夫岱宗既在鲁由鲁并海
岱东诸侯凡尸冥权以福东土者要皆泰岱宗而主之
也则岱宗于东吴有祠庙恶得以封内山川限其远近
也哉况福山镇峙海虞粮储之富当东吴什之三自非
明神依凭山川以出云雨岁何以能稔民何以能治国
家何以能有所藉于无穷其为之记以章明神之休以
著王侯之美匪誇诩也览者固宜敬慎而无忽
   无锡泗州寺记
卷九 第 27b 页 WYG1216-0540d.png
昔泰伯东入吴建都梅里聚至今号泰伯乡宋嘉定十
六年乡之建安庵比丘了忠之母刘素奉佛以坊庄之
田建僧庵于乡之寿里时庵名崇报俾了忠居之宋法
非敕额不敢造寺端平二年请于官乃以常熟县泗州
废寺额易崇报庵为是寺定寺制为甲乙住持而了忠
则泗州寺之始祖也忠买泰伯垂庆之田九百馀亩以
饭其徒已而忠示寂塔其骨于建安忠十传而为宗永
值宗亡寺燬有所谓招民官张宣差者据寺田寺之徒
卷九 第 28a 页 WYG1216-0541a.png
客散去则寺僧元吉睹寺废坠乃别礼垂庆乡祈福皎
公为之师师资异于派故泗州寺僧却归建安寺及至
元十年平江北禅寺乃冒认寺田于张泗州香火既绝
至大德八年寺僧怀信智明痛基业之殒坠也于是讼
于官莫之直明之邑人朱君某者捐赀以相信与明乃
走京师讼之于宣政时仁皇在青宫有以其事上闻遂
降令旨俾宣政断寺田归泗州论者许信明之于泗州
也侵疆克复功莫大焉先是大德十年寺僧契理建佛
卷九 第 28b 页 WYG1216-0541b.png
殿于废址明年仁庙仍降旨加庇护且明言契理领众
使之住持更七年为皇庆癸丑天子复焕德音赐玺书
加外护契理于是建法堂搆方丈理一传至德言则建
觉皇宝殿若捐衣钵以绘塑佛像山门两庑以次毕工
者则又智明也夫泰伯之为乡也自宋迄今聚族而居
者浑浑湛湛盖亦多矣然而废兴变灭不啻如浮云求
如泗州已坠而复振至令其区区基搆熙朝为玺书加
护非其徒才干卓荦有足以动人者恶能若是哉况自
卷九 第 29a 页 WYG1216-0541c.png
国家恤民艰难勤役及释老穹楼涌殿一坠不复兴者
所在皆是兹泗州僧徒上当图报夫天恩下当思先人
克复之艰精修谨守以保乎勿替不惟禅释之教有辉
而于世道重有劝焉因释智明请为疏颠末勒之贞珉
以昭示于永久云
   简村顺心禅庵记
普应国师道振东南时所至为宝坊一切弃弗居顾寻
山崖水阻草栖浪宿以自遁逃其声光吴江简村在震
卷九 第 29b 页 WYG1216-0541d.png
泽东南陲土腴而势阻由垂虹桥望之其烟林聚落可
指顾间也比丘理悟再世有其地可三顷馀草苫田庐
仅庇风雨悟未祝发时尝一再延国师居之俾之安禅
而却扫盖悟虽生长大家而实心慕空宗未几徒步登
天目从国师剃落爰即是为顺心禅庵而实徼师悲愿
道力开创厥始庶永其传已而国师示寂悟于初心尤
益勤励寒暑一衲昼夜一箪草衣蔬餐破弊觕恶同门
禅者喜悟颓然委顺有若此也于是智者奋谋朴者效
卷九 第 30a 页 WYG1216-0542a.png
力撤去旧小遂成精蓝一是素坚不事雕绘屋瓦鳞比
出町畦中居者昼而农辰而禅圳浍沟塍近在檐槛粥
鱼磬钟答响风水其三时之勤为终岁之须要皆食其
力而非苟取于人见者以其役力而休心知其为勤行
道者之居食其力不足则买田以给之十方禅人拿舟
来者饱其饥而憩其劳俾之安居究道而期其必契必
澄焉主庵席者必志愿敦确佥议允请其𨽻事徒众则
率循庵规分掌庶务其条具碑阴夫悟坚广施心不惟
卷九 第 30b 页 WYG1216-0542b.png
不有其赀观其放寘枯寂且将不有其身诚以佛之道
溥博周遍公天下而非已得私观于此而知易之为卦
矣夫同人于宗而有吝之道及同人于野而亨宗狭而
野广也然则儒与佛其大致虽不同然其道之行俾人
不独亲其亲而子其子则亦未尝不同也今是庵当震
泽风水之会其来者非有一日之契也然以其规程一
出于公而无私观者固已思过半矣况国师之道厚大
深宏可以荫永久而庇无穷则是庵之期于弗替可保
卷九 第 31a 页 WYG1216-0542c.png
也矣
   立雪堂记
荣禄大夫江西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高昌简斋公
悬车吴下休心空寂一日语其门客郑某曰昔普应国
师倡道天目时予先君秦国公方平章江浙以其素学
参扣于国师国师之弟子东殚三韩南极六诏西穷身
毒北弥龙沙则其近地槩可知已今中吴师子林主者
天如和尚在国师之门尤为得法上首颖异秀出者也
卷九 第 31b 页 WYG1216-0542d.png
余今所寓与师林相密迩时时扣门瞻礼谓益其为室
不满廿楹而挺然修竹则数万个与其徒休止其中蒲
团禅板如大丛林勘辨根研以发明国师之道名公贵
人向师道风参拜跪跽获闻一言如饮甘露然师机用
险峻倾企莫及至乎杜门却扫经岁不出予虽不敏窃
尝观师方以大虚空涵纳沙界王公士庶贵贱虽殊生
死泡沫起灭无异自非师随方诱掖倡明心宗则国师
之道几乎熄矣予胄出高昌依佛为命睹兹僧宝敢同
卷九 第 32a 页 WYG1216-0543a.png
寒蝉第以学匪房裴艰于缵颂辄为师手书二扁名说
法之堂曰立雪禅燕之室曰卧云仍命工刻诸梓而揭
之以寓参承之意子为我记之某曰呜呼世习下趋岂
但人情而已要虽出世间亦罕不为名闻利养之所动
若天如师者殆所谓香象渡河金翅擘海为砥柱于波
颓澜倒之日振清风于炎埃星雾之中也欤夫自少林
立雪传心八百年后至普应国师而其化益隆今师上
继普应直截众流弘倡大法使真参实悟之士永怀依
卷九 第 32b 页 WYG1216-0543b.png
归是则简斋公立雪名堂之意良有以哉是为记
   挂蓑亭记
宋丞相富文忠公其子孙渡南而散处者往往有之江
南入职方故家遗辙往往寄迹于释老异教而公之诸
孙曰紫微者遂为道士于吴江之昭灵观为屋不百楹
而神明偶像居什六七州境既狭而紫微又不乐与凡
搆接恒飘飘有凌云之思谢去而未能乃于州东雪滩
之上结一亭甚隘覆以绿莎仅庇风雨婆娑俨然一蓑
卷九 第 33a 页 WYG1216-0543c.png
之悬也遂扁曰挂蓑盖将与三高神游意犹未足则又
绘仙山访隐图寘于中若将寻真蓬莱访其师安期羡
门于云海之上以究竟黄老之说而成遐举之愿也某
与紫微方外友也乞记于图之左为之说曰神仙有无
不可知然自秦以降世主每甘心焉使诚有之其神灵
长年变化于兆朕之表奚必山林岩壑之间哉岂山林
岩壑幽閒深閟人迹罕到仙者乃始乐居之世固有高
世遁迹之士胶其光而不耀郤其名而弗居俯仰以自
卷九 第 33b 页 WYG1216-0543d.png
乐优游以终老则山栖树巢不厌深密者古盖多其人
未必一一皆然也槩亦隐者之流耳夫隐者如沮溺荷
蒉之徒虽圣人不能语之化其卓识远见世盖有不得
而闻者今岂无其人乎紫微访而得之某虽老尚将从
而究问焉
   计筹山巢云楼记
向年当涂杜真人以养身安民之道遭遇世祖皇帝论
辨陈说恩光穆然已而归休计筹山其大弟子有曰姚
卷九 第 34a 页 WYG1216-0544a.png
桂庵高士者独得真人所传之道脩鍊葆啬渊辉而神
莹玉立而长身尝继真人主席升元观观在计筹山之
东真人尝建蓬山阁以为尽得山之神秀若海上之蓬
莱然姚君既羽化其弟子天台柯君德嗣号巢云巢云
之弟子洪善渊者乃于阁之前用其师之号建巢云楼
楼突起于蓬山阁前群峰起伏映带绵亘延接所谓山
之神秀又毕献于楼之四阿楼甫成而柯君亦仙去夫
山名计筹者按吴越书以为有辛钘者盖有所养抱而
卷九 第 34b 页 WYG1216-0544b.png
隐遁于此当吴越吞噬时范蠡当从钘问所以取吴之
策钘与偕登之观览指画若规见其胜负然者故得名
夫杭之诸山虽皆原于天目其龙拿凤鶱傍枝次脉气
势飞舞而沓至则皆莫若计筹之一山故宋杨和王沂
中即中山以为坟升元观乃其香火院也方真人在京
师时世皇恩遇殊厚然每日乞南归江南名山川非不
多而真人独孳孳爱恋乎一计筹则山之奇秀槩可想
见矣时真人延予蓬山阁上较雠群书巢云楼未之建
卷九 第 35a 页 WYG1216-0544c.png
也迨今四十寒暑矣顾予方饥驱糊口于吴中虽欲复
游山中莫可得兹冬舟过娄江会善渊于娄江之玄真
道馆念予尝承真人知遇之厚端来吴介道侣步宗浩
甫请予为楼记也夫计筹之为山固予所熟游善渊又
指画言巢云楼得地之胜虽未能登斯领览而岩峦之
态度松杉之郁茂泉石清出而栋宇深曲则固已了然
心目之间因为善渊言昔邃古之初固巢居矣礼运所
谓橧巢是也及圣人者出创为宫室上栋下宇民安攸
卷九 第 35b 页 WYG1216-0544d.png
居故庄周氏以为树处则惴慄危惧将以矫齐物情夫
何唐时又有年老隐者以树为巢寝息其上而谓之巢
父耶若云可巢则李太白诗有谓吾将此地巢云松故
山翁岩叟往往自号巢云夫云为阳气山川所由出晴
雨变态甚为不一至峰峦林壑高深幽密之境则云在
阶除在轩窗在几席近有在床榻者是云可接可揽可
耕而或可卧者乌不可巢耶况尔仙真往来乎太虚恒
以云为乘矣则楼号巢云要不为过且善渊名楼不忘
卷九 第 36a 页 WYG1216-0545a.png
其师尤可嘉明春当来拜真人蜕冢其楼四向景致予
虽老尚为赋之
   纯素斋记
楚漆园吏以内圣外王之道敛之于精神纯一之中乃
曰其人纯素可为真人夫真人者大浸稽天而不溺大
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世恶有若人哉盖指此心而
言也人之为心湛然纯白一念万年则虽为贤圣为佛
祖要岂能外于此哉东晋远法师在庐山修念佛三昧
卷九 第 36b 页 WYG1216-0545b.png
谓之修白业夫白与黑对暗还黑日明还白雪雪山大
沙门教学佛者至矣尽矣又岂待予言也哉吴僧如瑛
者号白石洁素而好修依止迹沙寺毅公文室为侍者
乃取漆园吏之言扁其斋居之室曰纯素漆园之言不
惟是而已又曰虚室生白吉祥止止漆园著书时佛之为
教东震且未之闻也良以佛教寂灭而庄助老氏者其
教清净清净而虚无虚无而寂灭要不可岐而为二虽
周之书肆行而与其言自相吻合也瑛也浣濯其心身
卷九 第 37a 页 WYG1216-0545c.png
服膺乎佛祖之所垂训则虽拾薪鬻石山颠水涯精进
不惑则将见纯白真人无二无杂我即真人真人即我
虽佛与祖亦何异哉瑛年未三十能精进不退定以予
为知言至正已亥玄月朔记
   虚白室记
西隐庵在吴城葑门东一舍而近郡高僧贤哲翁之所
建也庵非有广殿修廊之宏丽然当江湖之会文漪惊
澜天光云影朝夕滉漾簸荡在几席间盖亦精蓝云其
卷九 第 37b 页 WYG1216-0545d.png
徒在别峰于庵东南创一净室扁曰虚白索予记之予
尝读庄周氏之书曰瞻彼阕者虚室生白谓人能遗声
色之杂去嗜欲之扰而一任夫性则道集太虚之宅而
纯白生焉其义若此周盖老氏之流别峰佛者也老佛
果同道乎不然老之道清净亦在乎养性佛之道寂灭
亦在乎见性性无不同与生俱生而不可不养者也苟
能养而有所见则本性虚明举天地万物莫逃乎明鉴
之下何虚之不生白也哉别峰寂然燕坐是室以息群
卷九 第 38a 页 WYG1216-0546a.png
动则必心静性灵四维上下皆成虚空虽昼之日夜之
月其光明亦同普照十方矣何有执著乎何有垢涅乎
佛乎老乎莫之同乎莫之异乎此少林指以单传而神
光遂入于鸡足山者其能外此虚白否耶姑反讯之用
以为记
   赵州守平反冤狱记
儒者存心不累于物故能超然远览于情伪之表流俗
之人则不然遇事屑屑较彼我计利害心非不知其事
卷九 第 38b 页 WYG1216-0546b.png
之枉直也顾乃怵于浮言惑于妄议局局保自已而彼
之黑白有不暇计焉于戏使人尽如此则所谓司平于
我者我何赖焉夫司平者非一端然莫重于狱狱者狴
犴之中捶楚之下酷吏所煅鍊至有反是实者夫反逆
天下之大恶也平人不胜其楚而曰反是实焉由此言
之他可知已惟其心不累于物者鉴空衡平为之体妍
丑轻重举莫逃焉一为煅鍊文致之所惑而不推其情
状所由起未有不错谬者矣然人心日伪世道日降荃
卷九 第 39a 页 WYG1216-0546c.png
蕙不能化茅莸矣况其他乎则其呼吸之间变诈机巧
旁午蜂出窃谓皋陶复生于今亦岂能悉其情与状夫
儒者其用心万无过于皋陶也然于滋伪愈诈之日其
心不为流俗之所移也乃能洞见其情而不惑斯其所
以为可纪录也欤王㽘字季境其先闽人大父中书平
章公其父则江浙行中书省参知政事本斋公也至元
五年任淮东宣慰司奉差未几侍父病归吴下终丧仍
往淮东升都府宣差至正八年八月十六日府同知上
卷九 第 39b 页 WYG1216-0546d.png
任而㽘职掌堂食公宴当其职所𨽻所谓茶酒夫翟四
者以蔬饤不谨令别具鲜洁翟不从乃叱直厅军夫戈
占负翟四令狱卒张全隔衣笞其臀两下㽘以张笞不
力也夺张手杖自捶之亦两下耳翟方整换蔬饤终宴
逮暮方散去翌日翟复到府署少顷即归时维扬大疫
染者多暴亡盖翟已染疫顾身𨽻官其出乃强勉更四
日翟四者死府饔人邓德者翟疏远亲戚也尝以割烹
遭㽘挞于是嗾翟妻萧讼其夫死不以命先是扬州路
卷九 第 40a 页 WYG1216-0547a.png
录判石琪目击㽘由元戎以下以其名臣子礼遇有加
每谄事㽘恒欲具酒以啖㽘㽘拒绝之兼以驿骑数不
足㽘烙琪所乘马以足之琪恚无所泄及见翟妻讼夫
遭㽘捶死乃大喜教萧以为翟不死于杖而死于㽘用
靴脚叠踢其夫脐右凡两脚于是翟殒命㽘既就逮戈
占等证佐不得同琪为画策别立诬同证佐而加之搒
掠驱拽且更卷十六日字为十八日所以诬陷㽘者无
不至兼帅府宪府两不相干录事司不能无观望而得
卷九 第 40b 页 WYG1216-0547b.png
以高下其手焉㽘既不胜苦楚亦自诬服狱成上府凡
囚在禁宪府当以时献㽘或审异独漏㽘不知加省录
及宪长它除扬州路及宪府以㽘家属诉冤频切乃如
选委泰州知州赵公威鞫之公即追萧所告状反覆披
阅见擦洗告日兼证佐皆非当时与见㽘捶翟者捡翟
死既在八月廿一日缘何江都县缴申尸图却在九月
十四日兼讼㽘踢翟死公论甲举右足当踢乙身之左
缘何讼㽘举右足踢翟而踢伤痕反在身之右乎使诚
卷九 第 41a 页 WYG1216-0547c.png
以脐右致伤翟当即死缘何更五日后乃始死乎凡所
以诬㽘者卷纸色不同墨浓淡亦异兼㽘招辞皆非㽘
手书公既洞见底里即命吏以此数端立案驳问该吏
莫珍以下诬证仵作等四十馀人或首或招尽发石琪
所谋而琪避罪逃去于是㽘之遭诬乃始平反而明著
于淮甸㽘冤既伸而公以文章之纯道德之懿英声茂
实海内传诵于是圣朝召拜翰林待制予念参政公无
恙时㽘尝从予游闻参政卧病久其薨至无以为敛忠
卷九 第 41b 页 WYG1216-0547d.png
悯公死王事朝廷赐田十顷于吴以赡其家举族之人
食赐田者常千馀指而赐田所入每缺于水旱故其家
窭困日甚重以㽘不幸遭诬既在狱其家诉冤入淮几
二载囚粮不可以饱㽘诸兄弟更贷以救㽘垂死非公
以儒者用心不为威怵言移灼见冤抑即为平反则㽘
死犴狴必矣夫能平反冤狱国有赏典岂公所喜哉传
所谓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也顾諟者心术之纯不
惑于文致煅鍊不动于是非利害曲必为直之枉必为
卷九 第 42a 页 WYG1216-0548a.png
伸之盖其心初不求人知而人自知在公不加喜人不
知在公不加愠此儒者用心之恒使善于颂公者必曰
阴德阴德云夫德必积而后成然其积之也要亦行其
所无事今天之所以报公者将由掖垣论思献纳匡益
圣明以福海宇则凡天下诬枉者岂特㽘哉将使沉冤
尽雪枯朽蒙惠人心和于下天心悦于上是皆公能以
道参辅庙堂儒者所能致非公尚谁望之
 
卷九 第 42b 页 WYG1216-0548b.png
 
 
 
 
 
 
 
 侨吴集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