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忠悯集-明-杨继盛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278-068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杨忠悯集卷四
  附录
   行状
杨忠悯公者讳继盛字仲芳其先小兴州人也当洪武
中小兴州数被兵有诏尽徙其民内地而公之始祖百
源者得保定之容城遂家焉百源有子述正又三世为
公王父青青生封兵部公富为公父富有子三人公其
卷四 第 1b 页 WYG1278-0680b.png
季也始兵部公娶于曹而生公兄继昌矣已复媵陈女
生仲继美久之曹复举公公始就襁褓有奇质兵部公
居恒谓人曰日者言吾门当骤大岂是子也耶然公仅
七岁而母曹竟捐馆陈女妒日夷公于竖使牧公饭牛
牛肥踰年从牧所以间往里塾睹里中儿诵读揖逊而
心好之归谓兄请得受里塾学兄曰若幼何学公艴然
曰夫幼者任牧牛乃不任学兄言于兵部公奇而听之
学公竟学然不废牧也十馀岁而兵部公亦捐馆久之
卷四 第 2a 页 WYG1278-0681a.png
兄坐邑赋践更公遂往代践更至十三而从师受经为
举子业渐有声十八补邑诸生踰冠读书于邑寺僧舍
自励刻苦恒读至夜分灯且尽瞑坐而思属文谊会寒
无下襦绕屋行且温诵日所臆令胫以上微䁔得稍假
寐五更起汲水手冻属于绠呵之乃解其明年春诸僧
病疫且甚同舍生俱亡去公独曰吾去僧谁为治汤药
者乃吾死僧矣则为之亲爨事问医调药饵僧以次愈
而兄病疫亦作报至公于是奔波归日夜不解衣而扶
卷四 第 2b 页 WYG1278-0681b.png
侍亦愈时人异之为语曰疫无鬼以为不信视杨氏子
公既为诸生数从有司荐不利家益贫然益以勤苦其
术业益进遂举庚子乡试明年辛丑下第归当入太学
公兄继昌计以入太学当捐赀为负笈费不可则乘公
出而强公妇以八石榖废著居曰毋溷乃公为也公游
太学再试居首为名高故荐绅大夫递馆榖之稍稍具
橐中装而妇治农有天幸辄岁公竟事归为酒召其姻
族奉兄觞曰始弟所以默而从废著者惧不胜负笈费
卷四 第 3a 页 WYG1278-0681c.png
为兄累今幸有馀镪足佐兄朝夕请得复从宇下爨可
乎兄愧然许会复当计偕有司以三十金为公费公悉
推兄使输边获散官级曰吾道近可徒也甲辰复下第
再入太学时祭酒华亭徐公异公材为指授经义甚悉
公遂以又明年之丁未举进士高第授南京吏部验封
司主事及与考功郎郑公晓游郑公者素负鉴以裁一
世士而独爱重公谓人曰夫夫非吾所及也因为公语
古今成败得失与国家章典大者公主事验封而郎中
卷四 第 3b 页 WYG1278-0681d.png
以缺告验封掌诸郡邑吏入肄事者公已夙钩得其弊
乃为严登籍定序先后革冒替精谁何其试吏毋得假
手上下翕然称服公既以曹事简稍用其力词章久而
厌之而是时关西韩公邦奇为兵部尚书韩公大儒公
始从之而受乐三月而得其数乃谓韩公曰乐体于理
而用于声者也有器而后有声夫器理所寄也乃构桐
竹丝漆手制管和矣已制琴已瑟若箫笙埙篪之类谐
而合奏之若一以复韩公公大悦曰技更进是乎居吾
卷四 第 4a 页 WYG1278-0682a.png
语汝吾欲制十二律之管管各备五音七声而成一调
何如公退而凝思废食寝者三日梦大舜坐投公以金
钟使之击而谓之曰此黄钟也公醒而汗恍若悟者起
篝灯促复制管至明而成者六已而十二管成韩公抚
膺高蹈曰得之矣始吾辑志乐成而九鹤飞舞于庭其
应乃在子耶韩公既归老语公乐不足以尽子吾为子
悉吾天文地理太乙六壬奇门兵阵之书而授子公乃
遍习焉而会诸僚有讲圣门之学者公又从讲学人或
卷四 第 4b 页 WYG1278-0682b.png
谓此曹子什五卖声誉奈何中之公不顾曰道在人志
耳子不闻夫商邱中诱而投火以得宝者耶庚戌秋敌
大举躏京师而南南中议发兵入援嚄唶当往者公奋
曰主辱臣死即无一兵从我丈夫独身取单于耳会寇
退之明年公满三载考道由山东谒曲阜孔颜氏庙徘
徊于俎豆之间久之登泰山绝顶望云气慨然叹天体
之不尽益有志于学以明年辛亥春抵吏部甫见即迁
为兵部车驾司员外郎时咸宁侯仇鸾以云中骑勤王
卷四 第 5a 页 WYG1278-0682c.png
骤得兵政天子虚已听之而侯鸾骄且内畏强敌请于
二边互市市马侯鸾主之奉以中国币帛议遣使公乃
上疏条论其十不可五谬大略为互市市马者和亲别
名也敌践躏我陵寝虔刘我赤子而先之和忘天下之
大雠其不可者一矣往北伐之诏下天下晓然知圣意
日夜输其兵食以助京师而忽更之曰和失天下之大
信其不可二矣以天朝堂堂而下与外域互市冠履倒
置损国家之重威其不可三矣天下豪杰日夜磨厉其
卷四 第 5b 页 WYG1278-0682d.png
长技以待试而甘心于敌今谓国家厌兵无所用之隳
豪杰效用之志其不可四矣庚戌之变天下颇讲习兵
事既久无故以和弛之使边镇美衣媮食而自肆懈天
下饬武之志其不可五矣往者边臣使通敌吏犹得以
法裁之今导之使通其不勾结而危社稷者几希开边
方通敌之门其不可六矣伏戎之莽在在有之往者厌
国威不敢肆今谓县官慑而奉敌乃尔其何有于我开
百姓不靖之渐其不可者七矣敌昨深入时我虽不敢
卷四 第 6a 页 WYG1278-0683a.png
逆一矢然彼知我无备也备之已半岁而互市终之彼
谓我尚有人乎长外域轻中国之心其不可者八矣敌
狡诈出没叵测我竭财力而辇之边敌负约不至未可
知也因互市而伏兵若吐蕃清水之盟未可知也或互
市毕即入寇入寇矣而驾诿它部我既无所摄问之未
可知也或以下马索上价或责我以他赏或望我以苛
礼未可知也堕强敌狡诈之计其不可九矣大约岁帛
数十万得马数万匹十年之后敌马少而我帛亦不继
卷四 第 6b 页 WYG1278-0683b.png
将何以善其后不为国家深长之计其不可十矣凡为
谬说者有五不过曰吾外假马市以羁縻之而内宽吾
以修武备夫敌至无餍也至无耻也吾安能一一而应
之是终兆衅也且吾果欲修武备而何所藉于羁縻此
一谬也曰吾乏马吾藉此以资吾军则又非也既和矣
无事战矣得马将焉用之且敌安肯捐其壮马而予我
此二谬也曰互市不已彼且朝贡夫至于朝贡而中国
之捐赀以奉敌益大矣此三谬也曰敌既利我必不失
卷四 第 7a 页 WYG1278-0683c.png
信又非也夫中国之所开市者能尽给其众乎不给则
不能无入掠此四谬也曰兵危道也佳兵不祥夫敌加
于己而应之胡佳也人身四肢皆痈疽毒日内攻而惮
用药石可乎此五谬也夫此十不可五谬非唯公卿大
臣知之三尺童子皆知之然而有为陛下主其事者盖
其人内迫于国家之深恩而外慑敌之重势内迫国家
之深恩则图倖目前之安以见效外慑敌之重势则务
中彼之欲以求宽然公卿大臣知而莫为一言止之者
卷四 第 7b 页 WYG1278-0683d.png
止则身任其责而危开则人任其责而安陛下宜振独
断发明诏悉按言开市者选将练兵声罪致讨不出十
年臣请为陛下勒燕然之颠悬谙达之首于稿街以示
天下万世疏奏上壮之下相嵩等八臣议咸唯唯侯鸾
恌愤曰竖子目不知敌宜其易之乃密疏云云上意遂
中变下公锦衣狱就置讯公持论侃侃不屈狱具贬狄
道县典史狄道在陜西之临洮山中其民不畏法而狄
道令严重公不敢烦以事公请曰余典史也不敢有他
卷四 第 8a 页 WYG1278-0684a.png
请请得从典史事令贤其意而许之公务益共敬其职
冬月受请谳竟莫弗倦临洮民翕然称杨公神明即监
司以难狱犹豫者辄问杨典史云何不以及令也公少
暇则进邑诸生为讲说文义大指诸生人人得意恨见
公晚而公捐俸禄益之束贽买东山超然台剪棘立书
院以居诸生祀伏羲而下至周孔配以濂洛关闽诸贤
狄道之旁地故多回民其子弟悉习梵典公召而约束
焉为立二经师而身诲其稍异者三十人诸生日益众
卷四 第 8b 页 WYG1278-0684b.png
无所取食公乃集邑吏搜飞洒者伏粮得三十石而鬻
所乘马及妇张夫人服装买民间最重赋地二千亩白
于府以伏粮予之乃仿古井田意割授诸生父兄使亩
入粟以供笔札及婚丧之费又买城西废圃使茹蔬而
引洮河之水灌溉之地益以肥饶给诸生胜读矣邑故
有煤山生番制之不能开而仰给薪于二百里外公挟
卫指挥单骑往召生番谕之咸服曰杨公即须吾穷庐
且舍而况此煤山耶邑遂不苦薪时有称巡按御史使
卷四 第 9a 页 WYG1278-0684c.png
下邑责鬻褐者公持其人曰御史无责褐也责褐即御
史吾且得请之其人大窘郡守尉为旁解乃得脱去自
是无来责邑褐者矣公之为典史狄道将二年其吏民
爱之呼杨父诸生或称关西夫子而敌数败约入寇侯
鸾奸复露罪至族公言大雠天子思之稍迁山东诸城
令之诸城月馀即迁南京户部主事之南户部三日而
迁刑部湖广司员外郎道复调兵部武选当其时相嵩
最用事恶侯鸾刺骨而善公筴以不得立贵之为恨然
卷四 第 9b 页 WYG1278-0684d.png
天下之恶相嵩甚于恶侯鸾公始迁刑部即欲移疾归
既复调兵部则中夜起坐自诧曰天子遇我厚矣我何
以报塞张夫人从旁笑曰公休矣且归耳公曰何谓也
张夫人曰夫一侯鸾而困公几死今相嵩父子百鸾也
公何以报为休矣且归耳公霍然大悟曰吾乃今而知
所以报也于是日夜密具疏谋论相嵩抵任之十二日
而疏成为癸丑元日将上之会上方怒诸给事有所行
遣公已抵阙门矣趋出更十五日而斋斋三日乃上疏
卷四 第 10a 页 WYG1278-0685a.png
其辞曰臣先因阻马市罪应下狱逆鸾威属问官锻鍊
必欲置臣于死陛下特宽其罚不二年间复至今职夫
以孤直罪臣天地隆恩不死逆鸾之手而又迁转如此
之速则自今已往之年皆陛下再赐之年而臣身亦陛
下再生之身也臣夙夜祇惧思所以舍身图报盖未有
急于请诛贼臣者方今在外之贼惟强敌为急在内之
贼惟严嵩为最贼有内外攻宜有先后未有内贼不去
而可以除外贼者故臣请诛贼嵩当在剿绝强敌之先
卷四 第 10b 页 WYG1278-0685b.png
且嵩之罪恶贯盈神人共愤徐学诗沈鍊王宗茂等常
劾之矣然止皆言嵩贪污之小而未尝发其僭窃之罪
嵩之奸佞又善为摭饰之巧而足以反诬言者之非陛
下之仁恕又冀嵩之感恩而归于正故嵩犹得窃位至
今为嵩者乃日惧言者之多而益密其弥缝幸得陛下
之留而愈无忌惮众恶俱备四端已绝幸赖陛下诚敬
格于皇天天心仁爱屡示灾变以警去年春雷久不声
占云大臣专政夫大臣而专政孰有过于嵩者又冬日
卷四 第 11a 页 WYG1278-0685c.png
下有赤色占云下有叛臣凡心不在君而背之者皆叛
也夫人臣而背君又孰有过于嵩者如各处地震与夫
日月交会之变其灾皆当应贼嵩之身乃日侍左右而
不觉上天仁爱警告之心亦恐怠且孤矣不意陛下聪
明刚断乃甘受嵩欺人言不见信虽上天示警亦不省
悟以至于此也臣敢以嵩之专政叛君十大罪为陛下
陈之我太祖高皇帝诏天下罢中书丞相而立五府九
卿分理庶政殿阁之臣惟备顾问视制草故载诸祖训
卷四 第 11b 页 WYG1278-0685d.png
有曰以后子孙作皇帝时臣下有建言设立丞相者本
人凌㓾全家处死此其为圣子神孙计至深远也及嵩
为辅臣俨然以丞相自居挟陛下之权侵百司之事凡
府部题覆先面禀而后敢起稿嵩之直房百官奔走如
市府部堂司嵩指挥络绎不绝一或少违显祸立见及
至失事又驾罪于人是嵩虽无丞相之名而有丞相之
权有丞相之权而无丞相之责天下知有嵩而不知有
陛下此坏祖宗之成法一大罪也权者人君所以统驭
卷四 第 12a 页 WYG1278-0686a.png
天下之具不可一日下移臣下亦不可毫发踰僭嵩一
以票本自任遂窃威福之权陛下用一人嵩即先谓之
曰我荐之也及黜一人嵩又号于众曰此人非我所亲
故罢之陛下宥一人嵩即谓之曰我救之也及陛下罚
一人嵩又号于众曰此人得罪于我故报之嵩窃陛下
之喜以市已之恩假陛下之怒以彰己之威所以群臣
感嵩甚于感陛下畏嵩甚于畏陛下臣不意陛下之明
断乃假权于贼手如此此窃君上之大权二大罪也善
卷四 第 12b 页 WYG1278-0686b.png
则称君过则归已人臣事君之忠书曰尔有嘉谟嘉猷
则入告尔后于内尔乃顺之于外曰斯谟斯猷惟我后
之德人臣不敢彰己之能以与君争功如此陛下苟有
一善嵩必令子世蕃传于人曰上故无此意我议而成
之又将圣谕及嵩所进揭帖刻板刋行为书名曰嘉靖
疏议欲使天下后世谓陛下所行之善尽出于彼而后
己也人臣善则称君之忠果若此乎此掩君上之治功
三大罪也陛下之令嵩票本盖取君逸臣劳义也嵩何
卷四 第 13a 页 WYG1278-0686c.png
所取而令子世蕃代票又何所取而约诸义子赵文华
等群会而票拟屡更数手机密岂不漏泄所以题疏方
上满朝纷然已知天语既下前讲若合符契如锦衣卫
经历沈练劾嵩疏陛下发大学士李本票拟本即使所
善问世蕃乃同赵文华拟票停当令文华袖入封进此
人所共知也即劾嵩之疏世蕃犹得票拟馀可知矣是
嵩既以臣而窃君之权世蕃复以子而弄父之柄百官
孰敢不服天下孰敢不畏故今京师有大丞相小丞相
卷四 第 13b 页 WYG1278-0686d.png
之谣此纵奸子之僭窃四大罪也边事之废坏皆原于
功罪赏罚之不明嵩为辅臣乃为垄断之计欲令孙冒
功于两广故先置伊表侄欧阳必进为总督姻亲平江
伯陈圭为总兵御史黄如桂为巡按朋比奸党诪张为
幻先将长孙严效忠冒两广奏捷功升所抚镇又冒琼
州一人自斩七首级功造册缴部效忠告病乃令次孙
严鹄袭替鹄又告并前效忠七首级功加升锦衣卫千
户今任职管事效忠与鹄皆世蕃豢养乳臭子也何尝
卷四 第 14a 页 WYG1278-0687a.png
一日离左右而至军即至军亦岂能一人自斩七首级
而假报战功滥窃官爵以故欧阳必进得入为工部尚
书陈圭托疾得掌后府黄如桂得骤迁太仆寺少卿是
嵩既窃陛下爵赏之权以官其子孙又以子孙之故显
拔其私党此俑既作仿效成风蒋应奎等令子冒功杖
死遣戍皆嵩有以倡之也夫均一冒功也在蒋应奎等
贪冒科道则劾之在嵩贪冒人所共知科道乃不敢劾
嵩积威足以钳天下之口可知矣此冒朝廷之军功五
卷四 第 14b 页 WYG1278-0687b.png
大罪也逆贼仇鸾总兵甘肃贪虐论革嘉靖二十九年
大同帅张达等败没正强敌窃伺之时使嵩少有为国
家之心岂肯用此债帅以寄干城而世蕃乃受鸾银三
千两指逼兵部荐为大将及鸾冒哈舟儿军功世蕃亦
藉以升荫嵩父子于时尝自誇以为有荐鸾之功矣及
鸾势出嵩上反肆凌侮故嵩尝自叹以为引虎遗患后
又知陛下有疑鸾之心恐其败露连累始互相诽谤以
泯初党之迹以蔽陛下之明然不知始而逆鸾之所以
卷四 第 15a 页 WYG1278-0687c.png
敢肆者恃有嵩在终而嵩与逆鸾之所以相反者知陛
下有疑鸾之心故耳是勾敌背逆者皆鸾也而受贿引
用鸾者嵩与世蕃也进贤受上赏进不肖受显戮嵩之
罪恶又出鸾之上矣此引背逆之奸臣六大罪也强敌
犯内地深入经时兵法击其惰归此一大机也而兵部
尚书丁汝夔问计于嵩嵩乃曰京边不同势败于边可
掩也败于京不可掩也且敌饱自退耳故汝夔传令不
战及陛下逮治汝夔求救于嵩嵩又曰无恐也吾为密
卷四 第 15b 页 WYG1278-0687d.png
疏保若及汝夔临刑而后知为嵩所绐乃大呼曰严嵩
误我矣是嵩以不战绐国而以死绐汝夔也此误国家
之军机七大罪也黜陟者人君之大权非臣下可得专
且私也刑部郎中徐学诗以论劾嵩与世蕃革任为民
矣嵩于考察京官之时逼令吏部将学诗兄中书舍人
徐应丰罢黜荷蒙圣明洞察留用夫应丰乃陛下供事
内廷之臣嵩犹敢肆其报复之私则在内之臣遭其毒
手者又何可胜数耶户科都给事中厉汝进以论劾嵩
卷四 第 16a 页 WYG1278-0688a.png
与世蕃降为典史矣嵩于考察外官之时复逼吏部将
汝进罢黜汝进言官也纵言不当陛下既降其官矣其
为典史则无过可指也嵩乃以私怨黜罢之则在外之
臣被其中伤陷害者又何可胜数耶夫考察大典也陛
下持之以激励天下之人心贼嵩窃之以中伤天下之
善类此专黜陟之大柄八大罪也今府部之权皆挠于
嵩矣而吏兵二部大利所在尤其所专主者嵩于文武
之迁升不论人之贤否惟论银之多寡各官之任亦通
卷四 第 16b 页 WYG1278-0688b.png
不以报国为心惟日以贿嵩为事将官既纳贿于嵩不
得不剥削乎军士所以军士多至失所有司既纳贿于
嵩不得不滥取于百姓所以百姓多至流离利归一人
毒遍天下人人思乱皆欲食嵩之肉皇上虽屡加抚恤
之恩岂足以当嵩残虐之害哉如是臣恐天下之患不
在外敌而在域中此失天下之人心九大罪也先朝风
俗淳厚近古自逆瑾用事始一少变至嵩为辅臣谄谀
欺君贪污率下通贿慇勤者贪如盗蹠而亦荐用奔竞
卷四 第 17a 页 WYG1278-0688c.png
疏拙者廉如夷齐而亦罢黜守法度者以为固滞巧弥
缝者以为有才励节介者以为矫激善奔走者以为练
事卑污成套牢不可破虽英雄豪杰亦入套中从古风
俗之坏未有甚于此时者究其本源嵩先好利天下所
以皆尚乎贪嵩先好谀天下所以皆尚乎谄源之不洁
流何以清风俗不正而欲望天下之治得乎此坏天下
之风俗十大罪也嵩有十大罪昭人耳目以陛下之聪
明而若不知者陛下待臣子之心出于至诚贼嵩事陛
卷四 第 17b 页 WYG1278-0688d.png
下之奸入于至神以至神之奸而欺至诚之心无怪乎
堕其术中而不觉也臣请更以嵩之五奸言之知陛下
之意向者莫过于左右侍从嵩欲托之以伺察圣意先
用重贿结纳于陛下一言一动无不报嵩报则酬以重
赏凡圣意所爱憎举错嵩皆预知故得遂其逢迎之巧
以悦陛下之心陛下悦嵩之能尽合而谓之才不知其
先有人以通之也是陛下之左右皆贼嵩之间谍其奸
一也通政司纳言之官嵩欲阻塞天下言路故令义子
卷四 第 18a 页 WYG1278-0689a.png
赵文华为通政司凡疏到文华必将副本送嵩与世蕃
先阅而后进疏内情节嵩皆预知少有干涉即为弥缝
闻御史王宗茂劾嵩之疏文华停留五日方上故嵩得
以辗转摭饰是陛下之纳言乃贼嵩之警犬其奸二也
嵩既内外弥缝周密所畏者厂卫衙门缉访之也嵩则
令世蕃将厂卫官笼络迫结姻亲夫既与之亲又岂忍
发露其恶不然嵩籍江西去京四千馀里而结亲于此
欲何为哉不过假婚姻之好以遂其掩饰之计耳陛下
卷四 第 18b 页 WYG1278-0689b.png
试诘嵩诸孙所娶者谁女立可见矣是陛下之爪牙乃
贼嵩之瓜葛其奸三也厂卫既己亲矣所畏者科道言
之也嵩于进士之初非私属不得与中书行人之选知
县推官非通贿不得与给事御史之列考选之时又择
熟软圆融出自门下者方补科道既选之后或入拜则
留其饮酒或出差则为之饯赆或心有所爱憎则授之
论刺为嵩使令至五六年无所建白则升京堂方面夫
受嵩之恩既如此附嵩之效又如彼以故科道诸臣宁
卷四 第 19a 页 WYG1278-0689c.png
忍于负陛下而不敢忤于权臣也是陛下之耳目皆贼
嵩之奴仆其奸四也科道虽入其笼络而部臣如徐学
诗之类者亦可惧也嵩又令子世蕃将各部之有才望
者俱网罗门下或援之乡里或托之亲识或结为兄弟
或招为门客凡部中有事欲行者先报世蕃故嵩得预为
之布置各官少有怨望者亦先报世蕃故嵩得早为之斥
逐连络蟠结深根固蒂合为一党互相倚附各部堂司
大半皆嵩心腹陛下自思左右心腹之人果为谁乎此
卷四 第 19b 页 WYG1278-0689d.png
真可为流涕者也是陛下之臣工多贼嵩之心腹其奸
五也夫嵩之十罪赖此五奸以弥缝之五奸一破则十
罪立见陛下何不忍割爱一贼臣顾忍百万苍生之涂
炭乎臣前谏阻马市谪官边方往返一万五千馀里道
涂艰苦妻子流离宗族贱恶家业零落幸复今官仅将
一月臣虽至愚非不知与时浮沉可图报于他日而顾
履危冒险攻难去之臣觊难成之功取必至之祸哉顾
陛下以再生之恩赐臣臣安忍不舍再生之身以报陛
卷四 第 20a 页 WYG1278-0690a.png
下况臣狂直成性忠义郁结每恨坏天下之事者惟逆
鸾与嵩鸾已殛死独嵩尚在嵩之奸恶又倍于鸾将来
为祸更甚舍此不言更无可以报陛下者陛下听臣之
言察嵩之奸或召问二王令其面陈嵩恶或询诸阁臣
谕以勿畏嵩威重则置之宪典以正国法轻则谕令致
仕以全国体贼臣既去豪杰必出赏罚既明军威自振
外敌畏陛下之圣断知中国之有人将不战而夺其气
闻风而丧其胆矣内贼去外贼除其致天下之太平何
卷四 第 20b 页 WYG1278-0690b.png
有疏奏上恚公戆而相嵩方以他事得上意搆公复下
锦衣狱诘公何自引二王公对曰非二王畴不慑嵩者
且王家事渠宁不忧为嵩败耶狱具诏杖至百有遗公
蚺蛇胆谓服之可以禦杖公笑曰吾自有胆何蚺蛇为
却之第饮一卮酒毕受杖送司寇狱公创甚至夜半而
苏狱吏内畏嵩屏去药食公碎瓷碗手破诸腐肉血稍
稍起司寇当公诈传亲王令旨绞中外骇且怪以人臣
阿私侮三尺不宜至此而郎史君坐稍持狱谪矣佐重
卷四 第 21a 页 WYG1278-0690c.png
公辟者侍郎王学益迁矣公以冬月行论从容读书不
辍且曰丈夫会有死死分耳天得无稔嵩僇之耶将奈
国体何是时海内士大夫阴传录公疏至纸为贵而公
当出朝审诸中贵人夹道指目公劳以酒肉袖白金而
遗之至枳道不得发公悉谢不受或谓中贵人是不齮
龁若曹者曰杨公天下义士今得见之幸也即齮龁固
当而又窃指公三木叹曰奈何不以囊相嵩而囊杨公
也上意且惜欲免之居二岁而狱有失律逮冬月行尽
卷四 第 21b 页 WYG1278-0690d.png
人藉藉谓公且不免有为公居间相嵩者曰公不忧万
世耶相嵩曰吾行当为救之且卜之其人复前说曰卜
之鬼乎人乎夫人则奚卜也而卿胡植鄢懋卿曰不可
公不睹夫养虎者耶乃自遗患相嵩者颔之已更有蜚
语闻上竟以十月晦论死公临当赴义出所著年谱授
其子应尾曰后十年可开也复为诗二章其一曰浩气
还太虚丹心照万古生前未了事留与后人补其二曰
天王自圣明制度高千古生平未报恩留作忠魂补盖
卷四 第 22a 页 WYG1278-0691a.png
慷慨曼声长啸以没公没之七年而相嵩奸状大露上
采御史邹君应龙言逐之归戍其子世蕃又二年而御
史林君润白发世蕃大逆状论弃市籍其家赀巨万万
嵩削籍寄食于人以死又三年而天子崩遗诏褒录诸
死諌者吏部以公名居首赠太常少卿赐录一子太学
生无何用给事陈君瓒言赐公谥谥忠悯用御史郝君
杰言赐祠公于保定额曰旌忠呜呼国家之所以为杨
公者足矣当公再上疏再得罪以死天下称公之忠痛
卷四 第 22b 页 WYG1278-0691b.png
公之冤而不知公之功实在社稷天下知先帝之怒公
至僇其身而不知再用公之言以格鸾嵩之奸于后天
下知今上仁圣数用言官言褒恤公而不知其阴体先
帝之遗意呜呼公可以含笑地下矣公生于正德丙子
五月十七日殁于乙卯之十月晦春秋四十配张夫人
胡村处士杲女婉㜻有志操尝上书请代公死报闻丈
夫子二长即应尾太学生娶教谕李君九皋女次应箕
娶都御史王君遴女王君盖为兵部时闻公下狱慨然
卷四 第 23a 页 WYG1278-0691c.png
以女许聘者也而又有尝许公婚而自悔匿避弗顾去
者令其人在不重悔涊然下汗耶天子旌公之明年而
应尾谋改葬公持公所自著年谱徒步冰雪中八百里
而谒世贞曰先子之没向者实稿葬焉而未有志铭也
将渡江以请于少师华亭相公而藉吾子之状为先容
不佞谢弗文应尾泣曰先子之遗意也不佞重谢弗敢
盖忠悯之没相嵩实怒不佞而嫁于先君子有至痛焉
应尾重泣曰不得子之状无以辞于少师公也先子即
卷四 第 23b 页 WYG1278-0691d.png
死且不瞑既而王君以书来曰子为状而乞志铭于钜
公大贤忠悯公意也不佞弗获已为著状而泪涔淫流
弗已至于序录公遇难事则大恸几绝投笔者三矣其
辞之不能次固宜也公所上劾相嵩疏传人人国史记
之不佞故直书其文而稍去其浮漫者如右
隆庆戊辰冬十二月同年生吴郡王世贞谨撰
   明兵部武选司员外郎赠太常少卿谥忠悯杨
    公墓志铭
卷四 第 24a 页 WYG1278-0692a.png
赐进士及第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
 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制诰知经筵事国史总裁致
 仕华亭徐阶撰
公讳继盛字仲芳别号椒山忠悯者谥也国朝之制非
大臣不得与于易名公位下乃得谥者今皇帝御极溯
观化源谓公死諌节甚伟宜尊显以励士大夫故奉遗
诏赠公太常寺少卿荫子应尾为国子生而特赐今谥
其义则取诸危身奉上在国逢难云初公举嘉靖丁未
卷四 第 24b 页 WYG1278-0692b.png
进士授南京吏部验封主事师事大司马苑洛韩公尽
通其天文地理太乙壬奇兵阵之学名声重一时辛亥
迁兵部车驾员外郎当是时大将军仇鸾骄然心惮敌
欲利啖之以缓兵请与敌为马市有成议矣公上疏斥
其不可者十辩其说之谬者五鸾因诋公挠边计惑众
心诏锦衣卫逮公置讯狱具贬狄道典史踰年擢知诸
城寻迁南京户部主事又迁刑部员外郎调兵部之武
选尝独居深念至夜分配张安人问其故公曰吾受上
卷四 第 25a 页 WYG1278-0692c.png
恩思有以报耳安人曰严相国方用事此岂君直言时
耶公不应而心自计欲报恩其道莫如去奸人使不得
乱政遂以癸丑正月疏论少师严嵩十罪五奸请召二
王问状公意以嵩在位久其党羽布满中外上即问必
不肯言而今皇帝以明圣在东府冀一召问可尽得其
实嵩更借以为谗诏逮公讯所以引二王者公具对侃
侃至断指出胫不易词诏杖公百送刑部狱郎史君朝
宾议从轻比而其长贰皆嵩党竟当公诈传亲王令旨
卷四 第 25b 页 WYG1278-0692d.png
绞公之将受杖也或遗之蚺蛇胆却不受曰椒山自有
胆或谓公勿怕公笑曰岂有怕打杨椒山者及系刑部
创甚吏畏祸莫敢睨公公乃自破瓷碗刺右股出血数
升已复手小刃割左股去其腐肉有观者咸为战悚公
顾自如在狱三年以乙卯十月晦死西市临刑赋诗云
浩气还太虚丹心照万古平生未报恩留作忠魂补天
下相与涕泣传诵之呜呼士方平居语及节义往往扼
腕张眉目自谓能之一旦临患害仅如毛发辄心悸色
卷四 第 26a 页 WYG1278-0693a.png
变不敢出一辞或走匿以规苟免有能自奋如其言者
寡矣未有蹈必死而不慑者也偶出不意蹈一死及既
脱率深自惩创毁方以为圆又或自满足不复肯为危
言正色者有矣未有慷慨激烈赴再死而不顾者也公
始忤仇鸾偶不死奔走绝塞间稍稍徵用去讯系时无
几痛苦之状宜犹在心目张安人所以语公与古牛衣
之说亦何以异而公不惧不惑卒直谏以殒其生此其
视唐子方诸人且犹过之矧世碌碌者耶公死之岁刑
卷四 第 26b 页 WYG1278-0693b.png
部郎今藩参王君世贞为求救于嵩所厚嵩曰行卜之
其子世蕃不可而其党鄢懋卿等亦相与争曰不杀某
所谓养虎自贻患也故公竟死公死而地为震者累年
其后给事中今中丞吴君时来刑部主事今中丞张君
翀太仆卿董君传策相继论嵩嵩又将杀之奏上地忽
震先皇帝悟而止由此观之精诚之至天地且为之动
矣嵩业已仇公等其必欲杀公不足怪彼党嵩者独何
心哉夫其导嵩以杀公恐遗患也然公死七年先皇帝
卷四 第 27a 页 WYG1278-0693c.png
用御史今中丞邹君应龙言罢嵩政逮世蕃谪戍岭南
又二年御史今中丞林君润发世蕃逆状诏弃市籍其
家则夫所谓患者果可以计免否也公死时应尾尚幼
藩参君与其友吴君国伦徐君中行宗君臣倡诸缙绅
经纪其后事兵部主事今中丞王君遴归公丧且以女
婚其次子由是诸君者相继获罪而藩参家祸尤酷今
十有二年公既受恩恤于朝又以御史郝君杰请建祠
保定赐额曰旌忠诸君亦次第登用而嵩之党则尽已
卷四 第 27b 页 WYG1278-0693d.png
斥逐呜呼后之欲为君子小人者可以鉴矣公先世小
兴州人洪武中有讳伯源者奉诏徙容城传四世至青
青生赠兵部署员外郎富是为公考公生以正德丙子
五月十七日年仅四十子二长即应尾次曰应箕皆张
安人出昔岁甲辰公领乡荐卒业国学予时为祭酒奇
公文因日进公为讲说经义与所以立身事君者公亦
不鄙而听之故予与公相知深公死予悲之倍于众数
谋于中丞王君视诸孤而日跂望于恩恤之及去年幸
卷四 第 28a 页 WYG1278-0694a.png
闻末议然后所以悲公者获少纾万一焉某月某日应
尾应箕改葬公定兴县东引村之原奉藩参君状来徵
铭予义不得辞也为摭公大节俾归而纳诸墓中若公
居家之行狄道之政详具公所为年谱及藩参君状铭

 万物禀气以为命公生其中得厥正位卑身仆益自奋
 君恩必报以死殉人心为愤地为震岁星一终天乃
 定群奸澌灭主神圣易名建祠锡赠荫制词前后相
卷四 第 28b 页 WYG1278-0694b.png
 辉映嗟公一死重孰并我铭揭之为世镜
   敕赐旌忠祠
今皇帝御宇首遵遗诏录诸直谏臣生者叙用死者赠
官祭葬录其子有差于是兵部武选司员外容城椒山
杨公得赠中顺大夫太常寺少卿荫一子应尾为国子
生薄海以内郊垒之众与夫樵儿牧竖无不悲酸以为
先皇帝之明且仁能鉴公忠诚于凭几之夕也又莫不
曰新天子之孝且仁能急于继先皇帝之志恤其遗忠
卷四 第 29a 页 WYG1278-0694c.png
于嗣服之初也乃商人白受采等奏愿捐赀以祠公于
都城弗报乃容城士民走上官欲祠公于其邑乃保定
士民走上官欲祠公于其郡乃副使曹君金以其士民
之意白巡抚都御史曹公礼出库金一百二十两畀容
城县立祠既给事中陈君瓒以谥请则诏肠谥其曰忠
悯既巡按御史郝公杰以祠请则诏赐祠其曰旌忠呜
呼公之忠天下之达忠也其诵公之冤而欲得公以祭
者盖彻乎百世无论商贾暨其乡人然则朝廷所以为
卷四 第 29b 页 WYG1278-0694d.png
公者夫亦至矣书曰表厥宅里树之风声呜呼于公何
有哉祠成将以某月某日奉公主即祠而血食焉应尾
以余闻风于公者乃丐记其祠事余奚忍词公哉当公
之抗疏也余正赴礼部试与同志上虞陈君绾都匀陈
君珊六七子会文于观音寺之佛堂客有从外来者谓
公杖垂死且拟刑会中人惊起屏气余投笔曰夫如是
将焉文以我能执白麻往诉之二陈君曰诚然愿尾余
姓名其明日以草视二陈君二陈君曰闻当官业有持
卷四 第 30a 页 WYG1278-0695a.png
狱者其毋亟试而举为之不愈乎乃寝夫宜春之甘心
于公宁虑遗患哉亦以惧夫继公而言者愚矣愚矣国
家养士二百年深仁厚泽霶霈海内即不远稽当议礼
议狱之时士之奋其间者以百计其死杖下老戍所者
踵相接盖已消阻无纤悉气矣乃太仆西川杨公侍御
关西杨公皆以强諌起至于宜春父子窃弄威柄言者
类获重谴卒不能禁在公尤竭志尽词不遗馀力斯所
谓愈出而愈奇也乾坤正气在天为日月风雷雨雪在
卷四 第 30b 页 WYG1278-0695b.png
地为江河岳镇生则为人则为忠为孝为盛德为大业
死则为神明薄日月激风霆和雨露惨霜雪浩江河峙
山岳谁为为之谁为止之公即不在世间而其震动天
地激励人心百世如生余独以后死遭逢全盛雨露不
殊枯荣异势呜呼余甚惭于公公赴义之诗曰生前未
了事留与后人补又曰平生未报恩留作忠魂补公以
忠魂补乃诚补矣公之事定矣余独后人幸一息尚存
则视公一息皆馀生恩奚从报事奚从了故曰余甚惭
卷四 第 31a 页 WYG1278-0695c.png
乎公勉慎修履庶几哉贞妇无负白首余甚惧焉余甚
惧焉公少也孤即以忠义自许初举于乡入太学从事
华亭徐公学文乃遂见道既举进士从事苑洛韩公学
乐乃遂知音及谒阙里过泰山明义利生死之关而悟
学无止法适北事孔棘誓埽边尘时仇鸾怙势为开马
市之议力言其不可者十为说谬者五凿凿据经为鸾
所中被挞降狄道典史鸾诛四升进武选司员外公思
国家屡升厚恩欲舍身图报至秉烛独坐夜深不寐乃
卷四 第 31b 页 WYG1278-0695d.png
感于宜人之言遂草疏列故相严嵩误国十大罪五大
奸比入朝未浃旬也疏上天子动容卒以嵩旁语乃下
于理中以引用二王之故遍受诸杖具不屈遂被大杖
拟重狱竟以奸嵩曲计附失律诸人后槩即命焉冤哉
冤哉刑而及于谏臣盖今古未两也公精忠奇节炳耀
国史然人能知公之忠于劾严相不知其阻马市之议
为塞开边大衅人知先皇帝之卒去严氏而不知公之
言先为之投种人知今天子之能恤公不知危疑之际
卷四 第 32a 页 WYG1278-0696a.png
赖公以发其奸为有功于朝廷如公者忠莫忠焉而具
兹三伟功厥祠宜永世祠定址于保定从郝君请也费
取诸官帑合都御史曹公所畀金而成之也董其成则
知府贾淇乃纪其事而歌以侑神其歌曰
 名岳降灵来太行聪明正直刚以方骑云而下三辅
 彭秉节委质何相羊奸谀得志越厥常国是日非宠
 赂章逆党扇祸衅启疆驾言马市为国殃公怒冲发
 抗厥章中遘忧患谪西羌逆诛被诏服上襄天子隆
卷四 第 32b 页 WYG1278-0696b.png
 恩不敢忘投身报主臣道常稽首万言慨以慷嵩祸
 甚鸾何可长臣身不辞涂干将天子动色心徜徉奸
 臣胆落走且僵视死如饴气弥扬竟以刑化返故乡
 临义之音何悢悢披依五云肝与肠帝曰朕有遗直
 古忠良何以旌之丰其藏以葬以祭泉壤光锡之祠
 宇镇北方泥金有策何辉煌魂兮岂不来洋洋公昔
 游魂七陵旁假翼天路景云翔逝如惊电掣天荒此
 驩之人徒伥伥公归不归归有庞傥独有灵来清扬
卷四 第 33a 页 WYG1278-0696c.png
 闻其风者气复昌凭人万古扶纲常匪直也人获其
 祥等河配岳久且长
赐进士出身中宪大夫南京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奉敕
 提督操江兼管巡江前吏刑工三科左右给事中仙
 居吴时来撰
隆庆三年岁次己巳春月之吉
   敕赐旌忠祠碑
赐进士及第光禄大夫柱国少传兼太子太师吏部尚
卷四 第 33b 页 WYG1278-0696d.png
 书建极殿大学士知制诰经筵实录典志总裁淮南
 李春芳撰
赐进士出身荣禄大夫太子太保户部尚书致仕郡人
 高耀书
赐进士第通议大夫前奉敕总理河道都察院右副都
 御史郡人孙慎篆
隆庆二年巡按直隶监察御史臣郝杰言臣所部保定
府故赠太常少卿杨继盛产地也其吏民为请立祠哀
卷四 第 34a 页 WYG1278-0697a.png
死劝生以诏永祀谨奏阙下候可上从之赐祠曰旌忠
于是保定守贾君淇翻阅故牍得前都御史曹公享副
史曹君金何君东序捐公羡为公葬祠未竟事有金若
干因四倍之卜地城西门庀材鸠工埏埴绳锯中三楹
以居公像而两亭其旁刻公所为二疏者翼庑重门甓
而环之轩轩肃肃道路流涕于是鑨石为碑以辞属余
余与公同举进士而心高其义为之碑曰公讳继盛字
仲芳少时家贫尝为其兄饭牛云然性嗜学不辞勤苦
卷四 第 34b 页 WYG1278-0697b.png
以就其业嘉靖丁未举进士授南京吏部主事地閒务
简遂以其馀力问典章于郑公晓论乐于韩公邦奇讲
圣贤之学于大儒先生已迁兵部员外郎当是时寇薄
都城方得气去而咸宁侯仇鸾骤贵用事兵政属焉鸾
欲与敌通马市以羁敌而固权公乃抗疏论其十不可
五谬大指谓马市者和议之别名也非国家所以内自
完而詟服狡敌之道也其弊必至于废边防深敌师损
国威不可以善后其说甚具中肯綮而逆于鸾遂下锦
卷四 第 35a 页 WYG1278-0697c.png
衣狱贬为狄道县典史无何而鸾族诛乃即贬所起公
南京户部主事三日而迁刑部员外郎改兵部员外郎
当是时分宜严亦谊公而恶鸾欲引公之重以自为也
公闻之笑曰去一鸾复就一鸾天下有烈士丈夫为匪
人用者耶且天下苦公久矣毋使滋祸于是具疏数严
大罪十而陛下所以不知者以嵩有大奸五其道贞其
行独其气奋其词深覈而不浮剀切而详白累累盖数
万言夫人情莫不向其所荣而恩其所知就其所便而
卷四 第 35b 页 WYG1278-0697d.png
不趋其所苦公起憔悴还中朝严方自以为功而公裁
以大义归身于国曩者糜烂箠挺惨于锯凿疮瘢未合
而料编之章再上颈可盭舌不可断身可杀心不可折
非质忠性义有滃勃纠缠于中而不可散解者耶使公
疏而用海内早即衽席之安朝廷晏如也而是时也严
辄能移主上心遂复下诏狱杖至百论死居二岁嘉靖
乙卯十月晦而竟死西市矣又七岁而严免遂不得良
死又五岁而今皇帝奉遗诏赠公太常少卿录其子赐
卷四 第 36a 页 WYG1278-0698a.png
谥忠悯祠焉于戏休哉夫公所以报主上与主上之报
公者岂不交厚耶人臣录于朝顶踵皆主恩也故不以
君之识不识而死其官所以报非以求报也故曰公厚
然论定于久而赏溢乎制亦不问事之成不成而报忠
优于报功故曰主上厚人谓先皇帝神鞫廷诛卒戮大
憝不爽而公以不幸先其祸痛愤何极然不痛愤又何
以章忠臣之节与先皇帝今上咨嗟崇奖至意哉故世
必有大痛而后大快之斯公之所以垂誉长久者耶所
卷四 第 36b 页 WYG1278-0698b.png
为祠者本发于二疏余故表公大节而略其他且为辞
以侑神焉辞曰
 流旭兮且开照灵旗兮驱昏霾轮回猋兮左黔雷团
 元气兮惠来帝嘉女兮怛女抚女壮兮下土弯天弓
 兮殪天狼血含光兮注牙幢载逢干兮与俱行青虬
 兮白螭云中兮遨嬉厉余腭兮上谷涤余肠兮桑乾
 灵来兮不来不来兮心悲彭咸参兮苌宏伍灵番番
 兮肃然而来下为民正兮终古羌焉穷兮社而稷女
卷四 第 37a 页 WYG1278-0698c.png
隆庆四年岁次庚午八月吉旦总理紫荆等关保定等
 府地方兵备山东提刑按察司副使朱卿保定府知
 府贾淇同知陈其愚通判冯惟敬张烛管工通判薛
 侃推官蒋希孔清苑县知县龚绂县丞毕贵典史陆
 世贤立石
   祠堂记
赐进士出身资善大夫户部尚书侍经筵奉敕总督粮
 储前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崇阳汪宗伊撰
卷四 第 37b 页 WYG1278-0698d.png
赐同进士出身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奉敕协理京营
 戎政前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霸州王遴书
赐同进士出身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奉敕总督宣大
 山西等处军务前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安肃郑洛篆
夫国于天地与有立焉宁独其法制具哉盖必有忠贞
敢谏之臣能摘主阙摧权奸力图公室之安即九陨其
身初不为回向易虑以成其义若是者盖古今赖之当
世庙时忠悯杨公以车驾员外郎疏折勋幸臣仇鸾谪
卷四 第 38a 页 WYG1278-0699a.png
尉狄道亡何鸾败世庙心内直公一岁四迁至武选员
外时分宜方冯宠恣睢渎朝政公欲因癸丑岁旦日食
上状寤主即于岁暮之涂次削草驰疾入京师余幸与
公同曹晨从锦衣后并骑道上行适前驱者至谓日当
食诏罢习仪公因过余邸舍故秘之会元旦雪礼臣请
更为贺官家欲罪诸灵台占候郎而同曹主事陈君一
松闻以耳语余因密请公疏且缓入比银台亦以节假
禁封章至望后三日公疏方上言分宜罪状十奸五可
卷四 第 38b 页 WYG1278-0699b.png
召问二王知之分宜固挟此为谗遂复逮锦衣卫诏狱
而疏中言严鹄冒功事下曹覆奏分宜子世蕃预为覆
草以授其党江曹郎冕袖属主覆者周曹郎冕周曰嗟
乎是可忍也余从旁益怂恿周君谓覆奏如所指独不
为杨地即国例公论谓何于是用力陈其冒功谓一世
所共知并以分宜奸状上闻已复逮周下狱出为民余
亦以内批罢官公竟从吏讯赴西市嗟嗟以公之才其
卓荦闳伟无论其他即太乙壬奇堪舆兵阵诸家书亦
卷四 第 39a 页 WYG1278-0699c.png
皆综习居尝议天下事亹亹若泉注其论谪赐环后藉
令苟以世俗为心即隐忍就例可立取通显乃身再诏
狱断指节出胫骨继以割肉擢筋流血数升将卒犹赋
诗以见志非夫天植其忠能然哉顾余独有感于世庙
之明以公之忠而竟陷于死地岂非以奸臣柄事罗织
成族义难自明而余顾遇熙际复起今官乃知士所遇
有幸有不幸而于心固当不易云然世庙末载罢分宜
械其子弃市并籍其家而公以遗诏赠贰奉常荫一子
卷四 第 39b 页 WYG1278-0699d.png
赐祠额曰旌忠即童稚至今谈者犹切齿严氏艳慕公
神明故士所自处在彼不在此亦较然矣至于严党既
尽朝政洁齐迄于今并称熙洽虽由明良相得致然而
公之忠贞能使天下国家所恃以并立者益不可泯余
故详著之使世之瞻拜祠下亦将有感于斯祠在邑庠
之左督抚刘公应节孙公丕扬督学傅君孟春贺君一
桂兵宪高君文荐王君琁徐君学古知府刘君泮贾君
仁元各捐金助之而知县王子德新张子与行相继成
卷四 第 40a 页 WYG1278-0700a.png
之云
万历八年岁次庚辰夏月吉旦立石
   墓祠碑记
容城杨忠悯公在嘉靖之季以论劾奸相严嵩遇害稿
葬定兴县东引村至隆庆元年遵肃皇帝遗诏赠官赐
谥予祭录荫又锡祠于保定府额曰旌忠而后公之冤
始白至今皇帝天启三年俞臣翔之请予公谕葬盖追
行庄皇帝显皇帝所欲予而未及予者而后朝廷所以
卷四 第 40b 页 WYG1278-0700b.png
恤公之典始备然公东引村墓距直道尚三里许独墓
碑在道侧凡往来其下者率徘徊欷嘘而不能去天启
四年夏翔被召为少司马滨行与定兴令王君永吉谋
即碑所建墓祠塑公像以便曕拜凭吊与保定之旌忠
者相望而后民间所以风公之烈始久呜呼古忠臣烈
士不幸而死于奸臣之手如伯嚭之杀伍子胥王凤之
杀王章曹操之杀孔文举王敦之杀周伯仁李林甫之
杀李北海卢杞之杀颜鲁公秦桧之杀岳武穆者非一
卷四 第 41a 页 WYG1278-0700c.png
而独公与武穆至今英雄之恨未销虽小夫妇人孺子
皆能诵姓名而感愤流涕所在祠庙不绝岂非其忠最
烈而祸最酷哉然武穆死宋遂以不振公死而肃皇帝
感悟诛奸行公之所论列盖予闻之故老公死踰时肃
皇帝尚惓惓问公狱意欲释而用之方知相嵩附公名
他狱词以陷于死从此遂烛嵩奸而邹公应龙林公润
得相继奏其力则公一死不惟无损肃宗日月之明益
增嘉靖中兴之绩古云杀其身有益于君则为之公之
卷四 第 41b 页 WYG1278-0700d.png
谓也夫公所欲诛者奸臣而奸臣已诛所欲寤者主心
而主心已寤所欲留后人补以报者主恩而主恩已报
然则英雄之恨虽未销而公之恨已无不销盖其杀身
成仁舍生取义其存其没社稷均赖之非区区以烈士
殉名论也而后之为公惜者或谓身非言责死过于忠
或谓公才兼文武律历兵戎主眷方隆图报有所不宜
仅以言死或谓误引二王开奸人以罗织之衅夫其时
言路皆奸党也公安得弗言害无大于嵩则报无大于
卷四 第 42a 页 WYG1278-0701a.png
去嵩公何惜一死且奸人设阱奚患无辞以嵩世蕃贼
虐而翼以胡植鄢懋卿何鳌王学益曹天佑李天荣刘
槚辈公即不词及二王岂无所以死公者此皆身名与
君父较重轻揣利害其见反出小夫妇人孺子下又安
足与知公之心哉公死迄今七十馀年而人心之思慕
者如一日吾知遇此事会感激捐躯宏济贤者当必师
公所为即小夫妇人孺子亦将有取嵩世蕃植懋卿诸
凶人像貌跪仆公之阶庭快榜击以惧奸邪如武穆祠
卷四 第 42b 页 WYG1278-0701b.png
焉则英雄之恨未销正公有功于千百不死之人心矣
当时不避患难周旋公者都御史王公遴大司寇王公
世贞比部郎史公朝宾邱公秉文应公明首请录公忠
者冢宰杨公博请谥公者御史陈公瓒请祠公保定者
御史郝公杰题公墓迄碑者冢宰孙公丕扬今舍地为
公祠基者邑孝廉范子士楫而毕力建祠费不烦民役
不稽时昭往劝来助流教化者邑令王公永吉也此其
人姓名皆当与公俱不朽凡公墓祠规制始竣年月日
卷四 第 43a 页 WYG1278-0701c.png
详具王令公所自为记中若其庙貌严翼肃然兴起则
予异日尚当趋拜而吊赋焉铭曰
 呜呼号孚以为厉鸠壮决也笪日以为明斗沫晰也
 谓忠为无益井可渫也剚圣之刃还缺折也敦脢血
 拇用自齧也哙正而哕冥辛夷揳也挥虹以遁蜺灵
 旗揭也曾唫恒悲无稚耋也伊彭咸之故居引村以
 东辙也死乎不死乎俊与杰也
钦差巡抚直隶等处地方辖紫荆等关保定等府兼理
卷四 第 43b 页 WYG1278-0701d.png
 粮饷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堂邑张凤翔撰
天启五年岁次乙丑春月之吉
 
 
 
 
 
 杨忠悯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