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太祖文集-明-太祖卷十四

卷十四 第 1a 页 WYG1223-013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明太祖文集卷十四
          明 姚士观等 编校
(阙/)
卷十四 第 2a 页 WYG1223-0139a.png
仲兄少弱生计不张孟嫂携幼东归故乡值天无雨遗
蝗腾翔里人缺食草木为粮予亦何有心惊若狂乃与
兄计如何是常兄云去此各度凶荒兄为我哭我为兄
伤皇天白日泣断心肠兄弟异路哀动遥苍汪氏老母
为我筹量遣子相送备醴馨香空门礼佛出入僧房居
未两月寺主封仓众各为计云水飘飏我何作为百无
所长依亲自辱仰天茫茫既非可倚侣影相将突朝烟
而急进暮投古寺以趋跄仰穹崖崔嵬而倚碧听猿啼
卷十四 第 2b 页 WYG1223-0139b.png
夜月而凄凉魂悠悠而觅父母无有志落魄而佒佯西
风鹤唳俄淅沥以飞霜身如蓬逐风而不止心滚滚乎
沸汤一浮云乎三载年方二十而彊时乃长淮盗起民
生攘攘于是思亲之心昭著日遥盻乎家邦已而既归
仍复业于于皇住方三载而又雄者跳梁初起汝颍次
及凤阳之南厢未几陷城深高城隍拒守不去号令彰
彰友人寄书云及趋降既忧且惧无可筹详傍有觉者
将欲声扬当此之际逼迫而无已试与知者相商乃告
卷十四 第 3a 页 WYG1223-0139c.png
之曰果束手以待罪亦奋臂而相戕知者为我画计且
祷阴以默相如其言往卜去守之何祥神乃阴阴乎有
警其气郁郁乎洋洋卜逃卜守则不吉将就凶而不妨
即起趋降而附城几被无知而创少顷获释身体安康
从愚朝暮日日戎行元兵讨罪将士汤汤一攫不得再
攫再骧移营易垒旌旗相望已而解去弃戈与鎗予脱
旅队驭马控缰出游南土气舒而光倡农夫以入伍事
业是匡不逾月而众集赤帜蔽野而盈冈率渡清流戍
卷十四 第 3b 页 WYG1223-0139d.png
守滁阳思亲询旧终日慨慷知仲姊已逝独守驸马与
甥双驸马引儿来我栖外甥见舅如见娘此时孟嫂亦
有知携儿挈女皆从傍次兄已殁又数载独遗寡妇野
持筐因兵南北生计忙忙一时会聚如再生牵衣訢昔
以难富于是家有眷属外(阙/)  群雄并驱饮食不遑
暂戍和州东渡大江首抚姑熟礼义是尚遂定建业四
守关防砺兵秣马静看颉颃群雄自为乎声教戈矛天
下铿锵元纲不振乎彼世祖之法豪杰何有乎仁良予
卷十四 第 4a 页 WYG1223-0140a.png
乃张皇六师飞旗角亢勇者效力智者赞襄亲征荆楚
将平湖湘三苗尽服广海入疆命大将军东平乎吴越
齐鲁耀乎旌幢西有乎伊洛崤函地险河湟入胡都而
市不易肆虎臣露锋刃而灿若星铓已而长驱乎井陉
河山之内外民庶咸仰关中即定市巷笙簧玄菟乐浪
以归版籍南藩十有三国而来王倚金陵而定鼎托虎
踞而仪凤凰天堑星高而月辉沧海钟山镇岳而峦接
乎银潢欲厚陵之微葬卜者乃曰不可而地且臧于是
卷十四 第 4b 页 WYG1223-0140b.png
祀事之礼已定每精洁乎烝尝惟劬劳罔极之恩难报
勒石铭于皇堂世世承运而务德必彷佛于殷商泪笔
以述难谕嗣以抚昌稽首再拜愿时时而来飨
 记
  阅江楼记
朕闻三皇五帝下及唐宋皆华夏之君建都中土诗云
邦畿千里然甸服五百里外要荒不治何小小哉古诗
云圣人居中国而治四夷又何大哉询于儒者考乎其
卷十四 第 5a 页 WYG1223-0140c.png
书非要荒之不治实分茅胙土诸侯以主之天王以纲
维之然秦汉以下不同于古者何盖诸侯之国以拒周
始有却列土分茅之胙擅称三十六郡可见后人变古
人之制如是也若以此观之岂独如是而已乎且如帝
尧之居平阳人杰地灵尧大哉圣人考终之后舜都蒲
坂禹迁安邑自禹之后凡新兴之君各因事而制宜察
形势以居之故有伊洛陜右之京虽所在之不同亦不
出乎中原乃时君生长之乡事成于彼就而都焉故所
卷十四 第 5b 页 WYG1223-0140d.png
以美称中原者为此也孰不知四方之形势有齐中原
者有过中原者何乃不京而不都盖天地生人而未至
亦气运循环而未周故耳近自有元失驭华夷弗宁英
雄者兴亡叠叠终未一定民命伤而日少田园荒而日
多观其时势孰不寒心朕居扰攘之间遂入行伍为人
调用者三年俄而匹马单戈日行百里有兵三千效顺
于我于是乎帅而南征来栖江左抚民安业秣马厉兵
以观时变又有年矣凡首乱及正统者咸无所成朕方
卷十四 第 6a 页 WYG1223-0141a.png
乃经营于金陵登高临下俯仰盘桓议择为都民心既
定发兵四征不伍年间偃兵息民中原一统夷狄半宁
是命外守四夷内固城隍新垒具兴低昂依山而傍水
环绕半百馀里军民居焉非古之金陵亦非六朝之建
业然居是方而名安得而异乎不过洪造之鼎新耳实
不异也然宫城去大城西北将二十里抵江干曰龙湾
有山蜿蜒如龙连络如接翅飞鸿号曰卢龙趋江而饮
水末伏于平沙一峰突兀凌烟霞而侵汉表远观近视
卷十四 第 6b 页 WYG1223-0141b.png
实体狻猊之状故赐名曰狮子山既名之后城因山之
北半壮矣哉若天霁登峰使神驰四极无所不览金陵
故迹一目盈怀无有掩者俄而复顾其东玄湖钟阜倒
影澄苍岩谷云生而霭水市烟薄雾而蓊郁人声上彻
乎九天登斯之山东南有此之景俯视其下则华夷舸
舰泊者樯林上下者如织梭之迷江远浦沙汀乐蓑翁
之独钓平望淮山千岩万壑群嵝如万骑驰奔青天之
外极目之际虽一叶帆舟不能有蔽江郊草木四时之
卷十四 第 7a 页 WYG1223-0141c.png
景无不缤纷以其地势中和之故也备观其景岂不有
禦也欤朕思京师军民辐辏城无暇地朕之所行精兵
铁骑动止万千巡城视险隘道妨民必得有所屯聚方
为公私利便今以斯山言之空其首而荒其地诚可惜
哉况斯山也有警则登之察奸料敌无所不至昔伪汉
友谅者来寇朕以黄旌居山之左赤帜居山之右谓吾
伏兵曰赤帜摇而敌攻黄旌动而伏起当是时吾伏精
兵三万人于石(阙/)山之阳至斯而举旌帜毕如我约一
卷十四 第 7b 页 WYG1223-0141d.png
鼓而前驱斩溺二万俘获七千观此之山岂泛然哉乃
于洪武七年甲寅春命工因山为台构楼以覆山首名
曰阅江楼此楼之兴岂欲玩燕赵之窈窕吴越之美人
飞舞盘旋酣歌夜饮实在便筹谋以安民壮京师以镇
遐迩故造斯楼今楼成矣碧瓦朱楹檐牙摩空而入雾
朱帘风飞而霞捲彤扉开而彩盈正值天宇澄霁忽闻
雷声隐隐亟倚雕栏而俯视则有飞鸟雨云翅幕于下
斯楼之高岂不壮哉噫朕生淮右立业江左何固执于
卷十四 第 8a 页 WYG1223-0142a.png
父母之邦以古人都中原会万国尝云道理适均以今
观之非也大概偏北而不居中每劳民而不息亦由人
生于彼气之使然也朕本寒微当天地循环之初气创
基于此且西南有疆七千馀里东北亦然西北五千之
上东南亦如之北际沙漠与南相符岂不道里之均万
邦之(阙/)
 
  又阅江楼记(有序/)
卷十四 第 8b 页 WYG1223-0142b.png
 朕闻昔圣君之作必询于贤而后兴噫圣人之心幽
 哉朕尝存之于心虽万千之学犹不能仿今年欲役
 囚者建阅江楼于狮子山自谋将兴朝无入谏者柢
 期而上天垂象责朕以不急即日惶惧乃罢其工诚
 令诸职事妄为阅江楼记以试其人及至以记来献
 节奏虽有不同大意比比皆然终无超者朕特假为
 臣言而自尊不觉述而满章故序云
洪武七年二月二十一日皇帝坐东黄阁询臣某曰京
卷十四 第 9a 页 WYG1223-0142c.png
城西北龙湾狮子山扼险而拒势朕欲作楼以壮之雄
伏遐迩名曰阅江楼虽楼未造尔先为之记臣某谨拜
手稽首而言曰臣闻古人之君天下作宫室以居之深
高城隍以防之此王公设险之当为非有益而不兴土
阶三尺茅茨不剪诚可信也今皇上神谋妙算人固弗
及乃有狮子山扼险拒势之诏将欲命工臣请较之而
后举且金陵之形势岂不为华夷之魁何以见之昔孙
吴居此而有南土虽奸操忠亮卒不能擅取者一由长
卷十四 第 9b 页 WYG1223-0142d.png
江之天堑次由权德以沾民当是时宇内三分劲敌岂
小小哉犹不能侵江左岂假阅江楼之拒势乎今也皇
上声教远被遐荒守在四夷道布天下民情效顺险已
固矣又何假阅江楼之高扼险而拒势者欤夫宫室之
广台榭之兴不急之务土水之工圣君之所不为皇上
拨乱返正新造之国为民父母协和万邦使愚夫愚妇
无有谤者实臣之愿也臣虽违命文不记楼安得不拜
手稽首以歌陛下纳忠款而敛兴造息元元于市乡乃
卷十四 第 10a 页 WYG1223-0143a.png
为歌曰天运循环百物(阙/)
圣德齿豁鬓斑亿万斯年君寿南山
  睹春光记
洪武六年岁在癸丑正月十有二日甲寅时富已漏坐
大本堂阅幼儒习诗书是日也春云叆叇群鸟喧呼堤
边之柳微黄袅娜垂条万线影拂清波致丛鱼之来戏
而虾蟹之屈横遥观四山之翡翠深岩幽谷必群芳而
万类其坐殿庭知百花之初绽何也盖京城四护皆山
卷十四 第 10b 页 WYG1223-0143b.png
惟钟阜主山也居寅艮适当春初风多东发由山而过
殿诸芳之馨随风而至故知山之有蕊其春到必然又
见新水潺潺水族跃于渊飞走者巢颠而窝丛虽微命
之蜂蚁知阳和而辟户识交泰而措房观诸物之得所
必蛰龙之将兴正农勤畎亩之时国图大治之初士人
习业之方然此春之所以堪怜堪爱者为何由日光之
渐长也君子之学道竭力于斯时尽有可为所以古人
惜寸阴者以其春光之难得也不然今春既往学业未
卷十四 第 11a 页 WYG1223-0143c.png
周虽有来春非今之新春也但秉鉴窥颜壮者苍而少
者壮观于此者寸阴可不惜乎若惜于分阴者尤为上
士其蠢蠢之徒止知有春秋而已加岁苍颜又不知其
时已过矣鸣呼禀天地之精英达者可不慎欤
  感旧记(有序/)
 予因督功中都道经滁阳乘春之景踏青西郊细目
 河山城雉如故怀壮戍此今河山虽是依然故人首
 面移颜花木谢而再春人已苍而不少感彼此之时
卷十四 第 11b 页 WYG1223-0143d.png
 势执笔留心特叙困兴之事以为记
息驿时閒登丰峰而临下观四山以环滁识欧阳之不
谬昔虽驻斯当挥戈角逐之时何暇遍游今戡定祸乱
定于宇内时逄民福之时故得暇游于旧戍景多故迹
川旷而水纡醉翁亭下酿泉备酒掬饮者酣黄精蕨薇
扶老以泽颜民淳风厚闾巷情欢因亲民之乐天于今
始见叹往日之危难何下万千之数当有元弛纲之时
氛埃渤于宇宙鸿濛于中原群盗纵英而驰骋荡民命
卷十四 第 12a 页 WYG1223-0144a.png
如驱羊予潜草野奚往而何藏守食馀粟度残生以候
时康何天狼之晃朗弧矢乃倒芒吾将居无何于是乎
匹马单戈奋兴淮右聚良民于乡里收残胡遗士于诸
营祝天以保众利剑以除精射搀抢而清太虚摧坚垒
而安厚土谋当有志之初于是乎张皇六师九伐威于
海内不几年间偃兵息民时亨亨兮日月运行民欣欣
兮乐岁康宁符应兮有准修德兮在古与今岂崇朝兮
飘风何终日兮骤雨景物异前河山如故既定乱以安
卷十四 第 12b 页 WYG1223-0144b.png
民犹得思往以阅今足当年之初志述而为记
  纪梦
昔当辛卯有元至正君弱政不务臣弄权擅威福海内
失驭邪术者倡乱遂致王纲解纽天下纷纭其年汝颍
蕲黄民皆为逆次年徐宿炽然盗起蔓及钟离定远民
弃农业执刃器趋凶者数万当时贪官污吏莫敢谁何
未几壬辰二月二十七日陷濠城而拒守之哨掠四乡
焚烧闾舍荡尽民财屋无根椽片瓦墙无立堵可观不
卷十四 第 13a 页 WYG1223-0144c.png
两月越境犯他邑所过亦然时官军久不见至失民依
望弃顺效逆之心萌矣俄而元将至乃萨哩巴哈率骑
三千会陷城州主谋营城南三十里声攻城而逡巡不
进惟是四掠良民得之则以绛系首称为乱民献俘于
上请给其功于是良民受害激动前日萌逆之心是有
呼亲唤旧相继入城合势共守以相拒以守则稳如太
山若以胡帅攻之则如蚍蜉之撼石柱识者以为胡亡
自是始也予当是时尚潜草野托身缁流两畏而难前
卷十四 第 13b 页 WYG1223-0144d.png
欲出为元虑系绛以废生不出亦虑红军入乡以伤命
于是祷于伽蓝祝曰岁在壬辰纪年至正十二民人尽
乱巾衣皆绛赤帜蔽野杀人如麻良善者生不保朝暮
予尤恐之特祝神避凶趋吉惟神决之若许出境以全
生以珓投于地神当以阳报若许以守旧则以一阴一
阳报我祝毕以珓投之于地其珓双阴之前所祷者两
不许予乃深思而再祝曰神乃聪明不佞余笃然而祈
之神不为我决既不出而不守旧果何报耶请报我阳
卷十四 第 14a 页 WYG1223-0145a.png
珓予备糗以往以珓掷于地其珓仍阴之就而祝曰莫
不容予倡义否若是则复阴之以珓掷地果阴之方知
神报如是再祝曰倡义必凶予心甚恐愿求阳珓以逃
之珓落仍阴之更祝神必逃神当决我以阳以珓投于
地神既不许以珓不阴不阳一珓卓然而立予乃信之
白神曰果倡义而后倡乎神不误我肯复以珓阴之以
珓投于地果阴之予遂决入濠城以壬辰闰三月初一
日至城门守者不由分诉执而欲斩之良久得释被收
卷十四 第 14b 页 WYG1223-0145b.png
为步卒入伍几两月馀为亲兵终岁如之当时予虽在
微卒尝观帅首之作度之既久甚非良谋明年春元将
以疾死城围解予归乡里收残民数百献之于上官授
我为镇抚当年冬彭赵僭称部下者多凌辱人予识彼
非道弃数百人内率二十四名锐者南游定远忽有义
旅来归者三千率练之六月取横涧山破义兵营得军
二万馀人滁阳葺城以守之又明年春兵入和阳与元
兵战三月而元兵解去乙未夏六月亲渡采石江下姑
卷十四 第 15a 页 WYG1223-0145c.png
孰丙申入建业集兵十万坚守江左秣马厉兵后三年
发兵四征又三年西定湖湘东平吴越所得壮士精弱
半之七十馀万江南已定臣民推戴以明年戊申正月
即皇帝位朕许之至秋不记月日忽梦居寒微暇游舍
南仰观见西北天上群鸟如燕大小数不可量摩天而
下须臾少近皆鸠鹊之状又少近比鸟之状忽然自鸟
中突一仙鹤者徐翅东南予回首以顾之有鹤数对略
少将近忽不知鹤之所在(阙/)         幡
卷十四 第 15b 页 WYG1223-0145d.png
首浮空而行不见持幡者亦不见其竿幡过少顷西北
天上有一木为(阙/)台四有棱角周有栏槛色皆以朱黄
绳四扯之前上立二人如寺阍内金刚一体无二极目
视之见二人口若宣扬之状忽台转西以左向南不见
二立士却见列坐幞头抹额者数人又台旋北向以后
向南见台上中立三尊若道家三清之状其中尊者美
貌修髯人世罕见略少回顾于我仍在西北余尚梦寒
微中天神既去忽归告于老嫂曰适来天神过此我必
卷十四 第 16a 页 WYG1223-0146a.png
得罪故归告于家且回听命出门既行乃换其景不在
寒微之时便问昨来天神何往傍曰朝天宫去矣急趋
之行未久途逢数紫衣道士者以绛衣来授予揭里视
之但见五綵问此何物也内一道士随声此何物也又
一道士叱彼道士曰此有文理真人服予服之忽然冠
履俱备傍有一道士授我一剑剑上皆如牙齿之状特
教我行不数十步间东南途逢一皂衣秃袖者来露首
及两肱二股首顶一灶两耳怒目而西北往予再东南
卷十四 第 16b 页 WYG1223-0146b.png
行数十步过一小川川南山北有房东西约十馀间见
东宫衣青衣而立彼忽然而梦觉明年即位于南郊未
即位之先雪没市乡当祭及即位之时香雾上凝天而
下霭地独露中星遂纪年洪武
  游新庵记
钟山之阳有谷谷有灵泉曰八功德水不稽何代僧因
水以建庵不过数间而已其向且未的然而游人信士
无问春秋四季时时来往酌水焚香涤愆忏罪已有年
卷十四 第 17a 页 WYG1223-0146c.png
矣朕自至此二十年馀每观此地景虽佳丽庵将颓焉
朕尝叹息蒋山住持寺者自建庵以至于斯时前亡后
化者叠不知几人曾有定向而革庵者乎故空景美而
庵颓一日暇游于此有僧求布施于朕以崇建之朕谓
僧曰愚哉尔知梁武帝崇信慧超云光等舍身同泰寺
陈武帝敬真谛等舍身大庄严寺又如信道家之说者
秦皇遣方士而求神仙汉武帝因李少君等而冀长生
魏道武因寇谦之行天宫静轮之法唐玄宗与叶法善
卷十四 第 17b 页 WYG1223-0146d.png
同游月宫宋徽宗任林灵素度道士数万此数帝之心
未必不善然善则善矣何愚之至甚其僧道能则能矣
何招祸之如是荅曰未知曰前数僧道当是时日习世
法颇异常人故作聪明于王侯僧特云天堂地狱道务
云壶中日月洞里乾坤八寒八热致使数帝畏地狱惧
八寒八热愿登天堂入壶中洞里所以昧之国务日衰
海内不安社稷移而君亡谤及法门是后三武因此而
灭僧不旋踵而覆岂佛老之过欤盖当时僧道不才有
卷十四 第 18a 页 WYG1223-0147a.png
累于一时社稷移而异姓兴非天不佑乃君愚昧非仁
连谤于佛老其三武罔知佛老之机辄毁效者因二教
之机微而理秘时难辨通致令千古观于诸帝臣之纪
录达斯文者无有不切齿奋恨以其所以非独当时为
人唾骂虽万古亦污名罪囚天地间尔尚弗识何愚之
为近者有元国师有异僧名指空独不类凡愚之徒元
君顺帝有时问道于斯人斯人荅云如来之教虽云色
空之比假务化愚顽阴理王度又非帝者證果之场若
卷十四 第 18b 页 WYG1223-0147b.png
不解而至此縻费黔黎政务日杜市衢嗷嗷则天高听
卑祸将不远豪杰生焉苟能识我之言悟我诚导则君
之修甚有大焉所以脩者宵衣旰食修明政刑四海咸
安彝伦攸叙无有紊者调和四时使昆虫草木各遂其
生此之谓修岂不弥纶天地生生世世三千大千界中
安得不永为人皇者欤指空曰以此观之贫僧以百劫
未达于斯若帝或不依此而效前其堕弥深虽千劫不
出贫僧之右又丞相搠思监至赍盛素羞以供亦问于
卷十四 第 19a 页 WYG1223-0147c.png
指空意在增福指空曰凶顽至此而王纲利愚民来供
则国风淳王臣游此民无益公相之来是谓不可脩行
多道途异而理(阙/)
忠于君孝于亲无私于(阙/)    调和鼎鼐燮理阴
阳助君以仁诚能足备则生生世世立人间天上王臣
矣吾将数劫不达斯地苟不依此刻剥于民欺君罔下
用施于我虽万劫奚齐吾肩朕观指空之云如是尔僧
欲以庵为朕增福可乎彼虽有营造之机朕安有已财
卷十四 第 19b 页 WYG1223-0147d.png
于此僧曰富有天下肯若是耶不然国之富乃民之财
君天下者主之度出量入以安民非朕之己物乃农民
膏血耳若以此而施尔必不蒙福而招愆僧云佛法付
之国王大臣曰当哉所以付之者国令无有敢谤听化
流行非王臣则不可僧乃省而叩头时朕不施后更一
住持法印者朕务繁不暇未此将岁过七年冬十一月
二十有五日因暇入山遂达斯地想昔日之径崎岖高
下今者崎而平岖而 坦途如是岂不异乎何止此径
卷十四 第 20a 页 WYG1223-0148a.png
(阙/)      谷凌岩而出松智流泉以(阙/)
    猿啼夜月于峰巅白鹤巢桐而每顾深隐翠
微纵有飘风而不至游人遂乐禽兽情欢焕然一新观
斯创造庸愚者弗能噫有非常之人建非常之功法印
如是安得不神识者哉傍曰僧于此不贪而不盗无私
于已有功于众丛林仰之于戏庵为僧所新僧为庵所
名人能知一躯为囊神之室以神修躯若不知修躯以
躯使神岂不愚人者欤
卷十四 第 20b 页 WYG1223-0148b.png
  西征记
癸卯秋以巨舟千艘载甲七十万是日天风东发扬帆
溯流西征荆楚杩旗之后缆解舟行时两岸诸山墨云
叆叇左雷右电江潮汹涌群鸟万数挟舟翅焉少顷有
蛇自西北浮江趋柁朕亲视之斯非神龙之化若是欤
果天不我舍加龙神运机则西鄙之寇如豺狼之被猎
不旬日必至于麾下次日舟师抵采石泊牛渚矶未几
一龟一蛇浮凝柁后略不畏人如此终半昼不异斯急
卷十四 第 21a 页 WYG1223-0148c.png
流之所疑其然怪之见船未巨鼓一枚恐妨战斗即令
左右将施神庙语既鼓行复视之莫知龟蛇之所在己
而师行由梁山矶其江陜隘巨舟辐辏见对立嵬山怪
石穿空奔涛峻急树生崖畔碍鸟道以披云罢观之后
驾橹飞帆暮泊芜湖之西江天风渐作水陆音生惊涛
泊岸气起溟濛是夕止趋就缆至旦风犹未止仍泊是
江遥见江心一山挺然凌空崷然插水首有庙焉惟诸
将轻舸如织梭而上下朕谓左右曰若是者何如对曰
卷十四 第 21b 页 WYG1223-0148d.png
是山之神擅祸福以致是所以诸将往祷焉须臾逆风
止顺风生于是浮游而前数日越枞阳渡汉武射蛟之
所半昼抵皖城寇舟不战水陆固守朕命诸将以舟系
水以步疑陆鼓噪而进不踰时空其江尽为我有于是
宵昼弗停次日午后兵抵浔阳之下与彼交战再冲再
折凡若此者三彼负而我胜友谅遁逃遗将伏降朕命
能者葺城守之班师建业吁兵凶事耳圣人不得已而
用之朕命甲士露锋刃比縳首恶以来前其良民安无
卷十四 第 22a 页 WYG1223-0149a.png
误遭者耶荷上帝默相兵无血刃浔阳以平民获康哉
  兰亭流觞曲水图记
古兰亭流觞曲水图一卷俯清流而弗湍仰茂林而幽
静亭坐一人下视游鹅一䄄一皮二人露列流侧一授
一接松下二人一撚髯而问一凝卷而听岩傍一人神
倦而伸身涧右一人一手举卷一手握笔按膝竹间二
人一捲轴已成一回身以轴而授老竹下二人一年迈
屈脊抱膝弃卷而息一临流而探杯涧北二人一据膝
卷十四 第 22b 页 WYG1223-0149b.png
而问一以手印地而听又竹边二人一收卷而捲一纽
颈而观诗底一人安笔砚整衣冠而坐其颍川庾蕴过
酒覆杯交睫不开仆者撼之参军杨模隔流而跃如伶
人状王献之摄衣而憩王肃之将俯流而取觞司马虞
说凝轴以言吕系侧身以手踞地而听(阙/)绵酩酊握卷
坐寝孔炽酒后持卷仰观刘密袒衣楼臂以取覆杯王
(阙/)之王彬之相揖而搆词谢绎搔疥王徽之举幅执笔
而书劳夷击杯鹊下徐丰之玩鹊递觞华耆停杯他视
卷十四 第 23a 页 WYG1223-0149c.png
曹华开卷王蕴之攘臂肆坐卞迪迎流欲觞谢万回顾
长松曹諲舒足回顾华茂袒衣执笔吕本握笔搔耳虞
谷捧觞而劝他者孙嗣掀髯而态度袁峤之赞他文王
丰之开卷诵之首有童子十人侍立者二主器者一擎
瓶者二掬酒者一发杯者三受酒者一中者遣滞杯者
一未有童子五人捧殽者二呼杯者一纵杯者二一卷
凡六十人内鸟一只其或吟或咏或醉或眠或俯或仰
或起或坐或舞或取或趋或止曲尽其态尤有异焉皆
卷十四 第 23b 页 WYG1223-0149d.png
始于一良工之匈方有名于笔锋之下是可奇也由斯
知晋代之衣冠人情之风美有若是耶故于洪武九年
秋七月记
  盛叔彰全画记
朕观世有万物若易者至易而不难难者至难而不易
吾尝谓定矣一日入装背所背者以数器足五色于前
疑其事而怀之少间遥见背生盛叔彰者挥毫于古图
之上于心恶之将以为今古人异艺况此图历代袐藏
卷十四 第 24a 页 WYG1223-0150a.png
之物物皆上品安得而轻著笔耶于是特趋而俯视见
古画一卷名曰上品于中山颓水废间有存者极其神
妙令人美玩甚恨不全何期盛叔彰运笔同前色如初
著故曰全画是难得也试问斯人彼以全画为妙除此
外更何曰他无能而亦颇画山水曰彼图既成鬻之于
市人有买者乎曰近年以来缺曰非也乃世乱方定人
各措衣食而不暇尔当笃其志而务斯他日买者如流
之趋下可衣食终身毋中道而废嘱焉
卷十四 第 24b 页 WYG1223-0150b.png
  僧智辉牛首山庵记
洪武十年夏四月有僧自辽之金山越海而来其僧关
内人姓王氏某岁出家于某寺受业于某师师与其名
曰智辉字曰朗然其智辉慇勤于座下周旋若干年后
长成志在东游元都果而行之得达至某寺某年拜指
空于某寺未几大将军兵下中原入胡都智辉东往欲
渡鸭绿阅金刚山未遂初志而留禅金山其地北接旷
漠彼处人少寡礼义尚杀伐况人徙毡庐而北行深入
卷十四 第 25a 页 WYG1223-0150c.png
酷寒智辉自思此处地方每岁未秋劲风先至三冬江
海为之合冰山川雪凝平地丈馀智辉乃曰非茹腥膻
而不能居此方今中国有君万姓宁家当此之际吾不
归而奚往于是乎持锡星奔摄云山而西向四月渡沧
海于登莱当月至京师朕召见之与语其僧问荅聪敏
豁然有丈夫之气岂比泛泛之徒于是敕往天界使宁
神以禅居未三月乃曰吾日中一食树下一宿今居大
厦坐食烦人岂不福将薄而祸臻乞居山僻处愿得力
卷十四 第 25b 页 WYG1223-0150d.png
耕火种自为生计以度天年实吾初志也于是许之不
旬日其僧来谒而辞赐斋于西华门上朕谓僧曰尔今
既往同行者几曰同行者有天界蒋山二住持曰送行
乎曰然于戏美哉世之学业者如二山之住持虽非通
漏之辈其寻常之僧遇之安有相待若是耶今尔僧向
后果坚贞于释氏其名必不朽矣特为之记
  游寺记
朕因忧虑既多特入寺中与禅者盘桓暂释几冗之一
卷十四 第 26a 页 WYG1223-0151a.png
时入寺既行凡所到处无不有佛及至方丈平视两壁
皆悬水墨高僧凡四轴六人一轴三禅海水一轴了经
松下一轴抚鹿溪边一轴乐水于岩前呜呼住持者志
哉所以设此意在感动心怀坚立寂寞之机甚得其宜
也何以见之如三禅海水者其海泼天飞浪烟海四际
其高僧凝然举尘而挥鼎足而坐可谓奇矣动修者一
也又了经于松下对月于昊穹可谓清之极矣复有一
僧前抚鹿于溪后山神以密护可谓行至矣又坦然而
卷十四 第 26b 页 WYG1223-0151b.png
无虑乐然而无忧乐水于山根可谓寂寞而已斯四转
六人足可坚修者之心朕为斯而乐至暮而归馀月复
至寺由东庑而入见画像图形皆男女夹杂浓梳艳裹
者纷然将谓动小乘而坚大乘也徐至苑中见有数架
侈上蔷薇朕亦谓非宜也少时憩方丈顾左右壁亡其
前日所有高人四轴不觉兴叹矣何哉所以叹者不惟
画于蔷薇不合有而有四轴高僧当悬除去皆非所宜
故兴叹息焉
卷十四 第 27a 页 WYG1223-0151c.png
  灵谷寺记
朕起寒微奉天继元统一华夷鼎定金陵宫室于钟山
之阳密迩保志之刹其营修者升高俯下日月殿阁有
所未宜特敕移寺凡两迁方已当欲迁寺之时命太师
于诸山择地及其归告乃云山川形势非寻常之地其
旁川旷水萦且左包以重山右掩以峻岭皆矗穹岑排
森松以摩霄汉虎啸幽谷应孤灯而侣影莺转岩前启
修人之清兴饮洁流于山根洗钵于湍外鱼跃于前渊
卷十四 第 27b 页 WYG1223-0151d.png
鸟栖于乔木鹿鸣呦呦为食野之萍云之若是既听斯
言朕欢忻不已此真释迦道场之所也即日召工曹会
百工趋所在而建址百工闻用伎以妥保志曜灵佛法
人皆如流之趋下呜呼地势之胜岂独禽兽水族之乐
伎艺之人惟利是务云何闻建道场不惮劳苦一心归
向自洪武某年某月某日时某甲子工兴至某月日时
工曹奏朕为释迦道场役百工各施其伎今百工告成
朕善其伎特命礼曹赐给之工曹复奏伎艺若是有犯
卷十四 第 28a 页 WYG1223-0152a.png
役者五千馀人为之奈何朕忽然有觉噫佛善无上道
场既完安可再罪当体释迦大慈大悯虽然真犯特以
𤯝灾一赦既临轻者本劳而逸死者本死而生欢声动
地感佛慈悲吁佛之愿力辉增日月法轮建枢灯继香
连于戏盛矣哉愿力之深乎然是时国务浩繁不暇礼
视身虽未至梦游几番此观之欤梦之欤呜呼未尝不
欲体佛之心而谓众生误奈何愈治而愈乱不治而愈
坏斯言乃格前王之所以今欲宽不可猛不可奈何然
卷十四 第 28b 页 WYG1223-0152b.png
一日洁已而往礼视去将近刹馀里俄谷深处岚霞之
杪出一浮图又一里既将近三门立骑四顾见山环水
迂禽兽之所以果然左群山右峻岭北倚天之叠嶂复
穷岑以排空诸峦布势若堆螺髻于天边朝鹤摩天而
翅去暮猿挽树而跳归乔松偃蹇于崖畔洞云射五色
以霞天此果白毫之像耶谷灵之见耶朕欲有谓而恐
惑人故默是耳今天人师有殿诸经有阁禅室有龛云
水有寮斋有大厦香积之所周全庄严备具以足朕心
卷十四 第 29a 页 WYG1223-0152c.png
矣故敕记之
 
 
 
 
 
 
 
卷十四 第 29b 页 WYG1223-0152d.png
 
 
 
 
 
 
 
 明太祖文集卷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