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太祖文集-明-太祖卷十

卷十 第 1a 页 WYG1223-010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明太祖文集卷十
          明 姚士观等 编校
 策问
  问圣学
朕询古人之学及教之师兼当时之书不见册录但见
今人之学皆祖尧舜本仲尼师今之名儒其古人之学
果何习焉想必有学学必有书未审非今日之书即今
卷十 第 1b 页 WYG1223-0100b.png
之书理若理同而书异则不过更名而已何乃古之贤
者或载之尚书或传云及名留于世者皆君圣而臣贤
其有未爵之士人怀才而抱道一遇君之见用施之行
之略无有碍匡君济民无偏无党而亦不有贿赂焉何
今之人所学之书则孔丘之言皆率三皇而范五帝乃
为君之师举皋陶周吕召为教臣之式明三纲列五常
使众庶咸安于孔丘之言教且严而理且明何今之人
一临事务十行九谬为君者享国且短为臣者不匡君
卷十 第 2a 页 WYG1223-0100c.png
之道而贿赂通行至于覆命者何尔诸儒博习古书知
今之时势当备陈而朕亲览之
  问天时
朕闻圣人在位则天下安和四时序五榖登风不鸣条
雨不破块甚亨者五日一风十日一雨此果若是乎果
若是则何君在位天地之鉴致然也夫何尧汤在位之
时二君皆圣人也却乃尧有九年水汤有七年旱当此
之际民之休息莫不苦殃至甚然否于斯二事但尝闻
卷十 第 2b 页 WYG1223-0100d.png
云耳略不知水旱始尧汤某年其灾消祸弭亦终于某
年诸儒博习圣经典籍必能周其故以陈之且当时君
圣臣贤何故国民之灾有若是之危此果民不善而致
然欤君不德而致是欤抑天道运会而使然欤如此者
去古既远亦必陈之但以方今天道之变又不知何如
耳曩元祚移天下横兵十有六年灾伤民命者非止一
端凡死者兵机水火大疫流行中原之地十丧六七至
今方定九年矣水旱时时必朕非仁而使如是乎当详
卷十 第 3a 页 WYG1223-0101a.png
其故朕亲览焉
  问刑赏
朕闻三皇五帝之治天下其用刑也甚简及其行也甚
严民击壤而歌不知有兵何如是之乐哉今莫知其法
何自周明五刑享年八百君三十世将比三皇五帝何
孰隆而何孰夷至秦用法倍加五刑举巨罟张密网绝
于二世汉高帝除秦苛法约以三章稽岁弃市者五十
人文帝去肉刑使民无忧稽岁弃市者五百人至景帝
卷十 第 3b 页 WYG1223-0101b.png
而亦去重刑而以笞杖代之稽岁之弃市者千人享年
四百君有二十四帝唐宋之法比汉轻之而当洪休是
也享国弗果三皇五帝周而唐宋各止三百年帝共三
十七人而已又古封建有功德列国天下民无争位不
篡君或让焉于斯刑赏使民忧而忧乐而乐致国短长
者朕不知何特谕诸儒比论可得而闻乎
  问尧舜禹启
唐尧虞舜之书凡儒者皆诵之明之二帝乃大圣人也
卷十 第 4a 页 WYG1223-0101c.png
其为寿也高其在位也久以其大至智则化被天下以
其德则泽及万物其为至智者不言可知矣其为圣德
也不待辞而昭明矣夫何不丹均之化慈不及之虽书
载丹均之不才犹且不能使人无惑也且禹亦圣人也
功被天下法唐虞之制规矩焉国祚延长当衰老之际
天下何不益之让乃启有之者何敕尔论之
  问天地鬼神
天地变异鬼神显寂若此之机可得而闻乎果能陈其
卷十 第 4b 页 WYG1223-0101d.png
本末则当言天地变异其态何如鬼神显寂其状何若
于斯变异显寂由何而生因何而静故敕问之
  问人臣言行
人臣匿有知而为无知扬无知而为有知公私乎未亲
率而言易已亲率而云艰果知易难乎仲尼之学必精
之如猊恭而衷不果言行而心不良识易乎测难乎子
等幼习至壮阅文既多当备陈而辩验之
  敕问文学之士
卷十 第 5a 页 WYG1223-0102a.png
昔秦皇去封建异三公以天下诸国合为郡县朝廷设
上次二相出纳君命总理百僚当是时设法制度皆
先圣先贤之道为此设相之后臣张君之威福乱自秦
起宰相权重指鹿为马自秦以下人人君天下者皆不
鉴秦设相之患相继而命之往往病及于君国者其故
在擅专威福而致是欤抑君怠政而有此欤校之既久
恍惚其端特敕问之
  又
卷十 第 5b 页 WYG1223-0102b.png
朕尝观物昧于造化惑于的理特以云生之妙敕问之
理何如也尝云山川出云其云也一动一静何如斯指
山川而言云也又碧天四际穷壤无翳俄霄汉间倏然
而黑云蔽于太虚此非山川之𤼵理果云何若是而妙乎
  又
朕闻昔之叩角而歌者谓叹时而作又一士扪虱以论
形势而观利钝是二士也智者请为之论
  又
卷十 第 6a 页 WYG1223-0102c.png
朕观上古圣贤之言册而成书智者习而行之则身修
而家齐焉万世之用不竭斯良之至也今之儒不然穷
经皓首理性茫然至于行文流水架空妄论自以善者
矣及其临事也文信不敷才愆果断致事因循将何论
乎请论之
  又
权衡之制升合斗斛之法止顽民之狡使良善者无忧
虽然顽者愈加奸猾善者尤被其欺瞒官以为必善民
卷十 第 6b 页 WYG1223-0102d.png
以为必然若以权衡之制不善升合斗斛之法不良观
斯制度其所由来远矣今商贾计多市民诈广未审何
法而可制之哉请为之说
  又
朕闻昔仲尼孟轲之在世也其利济之心虑恐利济有
所不及是故拳拳导人为善所以为善者或公于朝或
私于家不离为善之道是保禄保家而全身命也当是
时仲尼孟轲不独导人而已其又周游诸侯之所敷陈
卷十 第 7a 页 WYG1223-0103a.png
是非与语尊君泽民之道意在天下安和未尝逢君不
言深藏所蕴使人不知其所以然也今文学之士来庭
特以前圣贤之所以言今之儒士所以不言欲知其所
以人情而用孰难易乎请为之论
  又
朕尝仰观俯察知七曜律度于穹壤浮天而东行天以
健而不息纪分野而游乎地上而西驰山崇海凝云飞
星列川流不止渊清弗浑四气消长欲原其造化何自
卷十 第 7b 页 WYG1223-0103b.png
终未得人以明今文士至朝请陈理说
  又
天道穹窿而迥遥莫知其所以然而奚止焉地道鸿庞
而悠旷亦莫知其所以然而奚深焉斯二仪也前列圣
之所以载在祀典而以南北郊为首祀次以宗庙社稷
下再酹于山川朕观若此古人将以为神之灵必然而
祀焉果恍惚疑信而祀焉且神之为神也或寂或见果
𨽻灾福焉今敕尔诸文学之士请言有无敬慎何如哉
卷十 第 8a 页 WYG1223-0103c.png
  又
昔尧舜之绝传其舜禹之众合周政之不纲殷汤之两
废其故由何而致然
  又
尝闻上古列国于天下爵分五等其于朝聘之仪贡输
之额辨是覈非孰职以专之果有无之可析乎请明其
说焉
  又
卷十 第 8b 页 WYG1223-0103d.png
朕闻昔之至智者务志以崇身专利济以名世未见独
善其身而为智贤者或曰时有盛衰致令贤士大夫观
事势而向背不过向吉背凶而已朕尝笑之孰不知大
至智之人若欲出类拔萃必犯患涉难善能平斯二事
则名彰不朽安有怀大本抱厚德视君缺佐目民受殃
恬然自处者若必以出非其时而不仕则仲尼孟轲居
诸侯扰攘之秋大背于彝伦之序而仲尼孟轲周游谒
之朕不知其何心请为之论
卷十 第 9a 页 WYG1223-0104a.png
  又
昔汉制商贾技艺毋得衣锦绣乘马朕审之久矣未识
汉君之本意如何中庸曰来百工也又古者日中而市
是皆不可无也况商贾之士皆人民也而乃贱之汉君
之制意朕所不知也诸生详而细对
  又
吁时士之志奚不我知其由我不德而致然耶抑士晦
志而有此耶呜呼艰哉君子得不易我知人惟彼苍之
卷十 第 9b 页 WYG1223-0104b.png
照鉴必或福志之将期然迩来云才者群然而至及其
用也才志异途空矣哉
  问佛仙
佛仙有无诚如黑白惟释迦与叱羊者能之噫道矣哉
灵如是然昔人见之今闻之相传数千年一体如斯者
未睹散圣有之尚未得其传方今凶顽是化良善契从
仙乃务思凌烟霞而蹑昂霄会王母于天京释乃敛神
一志静观玄关意在出无量劫而升兜率志斯二事者
卷十 第 10a 页 WYG1223-0104c.png
道盈庵而僧满寺以百人为数九十九人失道迷宗或
曰陆沉其一傍曰鬼神不泄机仙有尸解佛有千百亿
态孰知升沉迷失者耶为此有慕而不绝者有毁而不
灭者此岂佛仙有无之验哉洪武八年见二教中英俊
群然博才者众特以二敕谕之敕以舍彼而从事杰乎
舍事而从彼志乎聪愚者必皆两图谕由已而敕不专
信乎谕尔僧道备以陈之
  又
卷十 第 10b 页 WYG1223-0104d.png
朕观如来修行虽苦之至但六载而道成其妙觉之灵
则有千百亿化效之者莫知至微或得之者亦不知自
何而至道祖老子神仙继之或幻而或真神通盛效之
者亦莫知源何夫子之立教彝伦攸叙效之者可以探
其趣诚知夫子者鲜矣于斯三者可以兴灭乎
 论
  严光论
夫人生天地之间处心有邪正不同者有沽名钓誉者
卷十 第 11a 页 WYG1223-0105a.png
有济人利物者此数等之人但闻其情状不分高下所
为馀何所知且邪正沽名利物此四士者莫不止有二
说邪与沽名者类正与利物者同此所以止二说也夫
邪非独奸恶万状而为邪诸事不诚而为邪可为而不
为为邪邪之一说何可数量如昔汉之严光当国家中
兴之初民生凋敝人才寡少为君者虑恐德薄才疏致
生民之受患礼贤之心甚切是致严光周党于朝何期
至而大礼茫无所知故纵之飘然而往却乃栖岩滨水
卷十 第 11b 页 WYG1223-0105b.png
以为自乐吁当时举者果何人欤以斯人闻上及至不
仕而往古今以为奇哉在朕则不然且名爵者民之宝
器国之赏罚亘古今而奔走天下豪杰者是也礼记曰
君命赐则拜而受之其云古矣聘士于朝加以显爵拒
而弗受何其侮哉朕观此等之徒受君恩罔知所报禀
天地而生颇钟灵秀故不济人利物愚者虽不知斯人
之奸诡其如鬼神何且彼乐钓于水际将以为自能乎
不然非君恩之旷漠何如是耶假使赤眉王郎刘盆子
卷十 第 12a 页 WYG1223-0105c.png
等辈混殽未定之时则光钓于何处当时挈家草莽求
食顾命之不暇安得优游乐钓欤今之所以获钓者君
恩也假使当时聘于朝拒命而弗仕去此而终无人用
天子才疏而德薄民受其害天下荒荒若果如是乐钓
欤优游欤朕观当时之罪人罪人大者莫过严光周党
之徒不正忘恩终无补报可不恨欤且耿弇邓禹之贤
生禀天地之正气孝于家而尊于师忠于君而理于务
当汉中兴之初朝无礼法民尚徬徨其弇禹者助光武
卷十 第 12b 页 WYG1223-0105d.png
立纲陈纪磐石国家天地位而鬼神祀民物阜焉此正
大之贤岂不济人利物也哉所以名世于古今者为此
也呜呼千载之邪正莫不尤朕泛说乎达者识之
  诵经论
暇游天界入寺闻钟且经声嘹亮正行间遥见长老持
炉而来少时诣前礼毕朕问和尚彼中撞钟击鼓香烟
缭绕经声琅然必好善者送供以饭诸僧乎长老对曰
近日并无饭僧者朕又问长老既无饭僧者诸人止可
卷十 第 13a 页 WYG1223-0106a.png
寂寥面壁以观想为然何故周旋精舍众口喃喃长老
曰僧之所以讽经者恐有过失诵之不过释愆耳朕既
听斯言忽然嗟叹噫愚哉岂不听解之差矣所以僧多
愚而不善民广顽而不良以其悟机错矣且佛之有经
者犹国著令佛有戒如国有律此皆导人以未犯之先
化人不萌其恶所以古云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名
虽异理则一然以朕观之佛所以教人讽经者有二若
谈经说法化愚者必琅然其声使观听者解其意而善
卷十 第 13b 页 WYG1223-0106b.png
其心所以不虑其意止讽诵之若自欲识西来之意必
幽居净室使目诵心解岁久而机通诸恶不作百善从
心所至于斯之道佛经岂不大矣哉利益甚矣岂有诵
经不解其意止顾口熟心怀恶毒岁月以来集业深重
自知非礼却乃诵经以欲释之可乎譬犹国之律令所
以禁暴止邪皆出之于未犯之先乃救狂恶而生善良
者上自三皇以至于唐宋元列圣相传观斯之道岂不
天地者欤或曰民有善诵律令者如流朕将为识其意
卷十 第 14a 页 WYG1223-0106c.png
不堕刑宪又知却乃真愚夫愚妇徒然诵熟罔识其意
忽一日有奏朕曰民有犯法者捶父凌母考之于律诸
犯者重莫过于此臣将施行其犯人亲属印律成千诵
声琅然有此知律善讽者以此为赎罪臣不敢施行特
来上闻幸望宥之朕谓奏臣曰古者帝王立法令所以
申明之律所以戒责之一定不易之法民有知而不善
者法当尤重安有赎焉经云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
于不孝虽古圣人亦恶其恶朕薄德之见安敢易古人
卷十 第 14b 页 WYG1223-0106d.png
之法欤佛犹人人亦佛性也既有违背经戒之徒在佛
必律之以深重祸愆安肯释宥者于戏愚至于酩酊之
酣撼之而不醒浊至于大河之流澄之而不清愚哉愚
哉可不修悟之
  释道论
夫释道者玄也自太古至于三皇不闻其说后梁武帝
时有胡僧其状颇异自西来中国栖江左于是乎面壁
九年号曰达磨乃西天佛子相绍二十八祖传来东土
卷十 第 15a 页 WYG1223-0107a.png
作初祖彼说有佛武帝钦之且道者何也因周柱下史
李氏纪国家之兴废有冲太虚察九泉之机遂隐入山
名老聃凡事有先知之觉务生而不杀故称曰道此有
而真传其说可为信也时人妄立名色以空界号上玉
二清与聃共三曰三清说大罗兜率天界使人慕而隐
其机与僧悟禅如是僧言地狱镬汤道言洞里乾坤壶
中日月皆非实象此二说俱空岂足信乎然此佛虽空
道虽玄于内奇天机而人未识何也假如三教惟儒者
卷十 第 15b 页 WYG1223-0107b.png
凡有国家不可无夫子生于周立纲常而治礼乐助国
宏休文庙祀焉祀而有期除儒官叩仰愚民未知所从
夫子之奇至于如此释迦与老子虽玄奇过万世时人
未知其的每所化处宫室殿阁与国相齐人民焚香叩
祷无时不至二教初显化时所求必应飞悟有之于是
乎感动化外蛮夷及中国假处山薮之愚民未知国法
先知虑生死之罪以至于善者多而恶者少暗理王纲
于国有补无亏谁能知识凡国家常则吉泥则误国甚
卷十 第 16a 页 WYG1223-0107c.png
焉本非实相妄求其真祸生有日矣惟常至吉近代以
来凡释道者不闻谈精进般若虚无实相之论每有欢
妻抚子暗地思欲散居尘世污甚于民反累宗门不如
俗者时刻精至也
  蜂蚁论
夫蜂蚁者世间最微之命分巢居穴处之两般有衙阵
之律本类有不可犯者且蜂有巢有户有守土者有宫
有殿有尊王室之纲甚严者出入有验飞野无队自意
卷十 第 16b 页 WYG1223-0107d.png
高下寻花觅蕊众兴巢室就集为餐如人之集稻粮也
飞野无队者何也盖身有锐铓腾翔上下凡遇诸虫蚁
有相犯者独可以刺破之如大将军被坚甲而执利器
有智谋而横行天下也此蜂之能者故出无群队也又
蚁者穴居有治宫室门户与蜂相类宫将建近于九泉
其形命虽微能知寒而闭穴识阳回而辟户巡防守界
采食盘旋列阵于长堤之下出奇于草木之上众蚁有
绳如兵之听将命也呜呼蜂小有胆有毒蚁微群结继
卷十 第 17a 页 WYG1223-0108a.png
行气类相感治律过人蜂蚁如是人频犯法何为灵乎
  三教论
夫三教之说自汉历宋至今人皆称之故儒以仲尼佛
祖释迦道宗老聃于斯三事误陷老子已有年矣孰不
知老子之道非金丹黄冠之术乃有国有家者日用常
行有不可阙者是也古今以老子为虚无实为谬哉其
老子之道密三皇五帝之仁法天正已动以时而举合
宜又非升霞禅定之机实与仲尼之志齐言简而意深
卷十 第 17b 页 WYG1223-0108b.png
时人不识故弗用为前好仙佛者假之若果必欲称三
教者儒以仲尼佛以释迦仙以赤松子辈则可以为教
之名称无瑕疵况于三者之道幽而灵张而固世人无
不益其事而行于世者此天道也古今人固有不同贪
生怕死而非聪明求长生不死者故有为帝兴之为民
富者尚之慕之有等愚昧罔知所以将谓佛仙有所误
国扇民特策令以灭之是以兴灭无常此盖二教遇小
聪明而大愚者故如是昔梁武好佛遇神僧宝公者其
卷十 第 18a 页 WYG1223-0108c.png
武帝终不遇佛證果汉武帝魏武帝唐明皇皆好神仙
足世而不霞举以斯之所求以斯之所不验则仙佛无
矣致愚者不信若左慈之幻操栾巴之噀酒起贪生者
慕若韩退之匡君表以躁不以缓绝鬼神无毫釐惟王
纲属焉则鬼神知韩愈如是则又家出仙人此天地之
大机以为训世若崇尚者从而有之则世人皆虚无非
时王之治若绝弃之而杳然则世无鬼神人无畏天王
纲力用焉于斯三教除仲尼之道祖尧舜率三王删诗
卷十 第 18b 页 WYG1223-0108d.png
制典万世永赖其佛仙之幽灵暗助王纲益世无穷惟
常是吉尝闻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三教之立虽持
身荣俭之不同其所济给之理一然于斯世之愚人于
斯三教有不可缺者
  甘露论
古今通言世有祯祥妖孽其祯祥以应兆人妖孽不善
当之虽圣人愚夫愚妇莫不同心一志好祯而恶妖然
嘉祯之心固笃为善之心不厚是以妖祯反常者有之
卷十 第 19a 页 WYG1223-0109a.png
如其道者有之昔春秋孔子睹麟而绝笔舜得凤凰来
仪天下安近代有元将末而河水清至正年间甘露降
静思祯祥妖孽可不令人日夜忧惶所以忧惶者正为
鬼神之机人莫可测若以必妖而必祯其祸福两忘者
有之若以祯而非我之兆或福渐臻若以妖之为害必
逼其身肯日新其已其祸消矣故前代忠臣硕士若有
妖魅之作必致君宵衣旰食以回天意若见祯祥之见
急奏恐兆他人非天恩于已也特以警省务在四海咸
卷十 第 19b 页 WYG1223-0109b.png
安诚为良法也即今洪武八年冬十一月十有八日诣
斋宫祀上帝于圜丘当日省视坛场道经松下忽见森
松极杪露水凝枝垂悬上下有若明珠初将以为晨露
未消倏蜜蜂交杂致吾忽然而省此必天垂甘露矣试
采而啖之入口甘如饧糖诚然天恩下坠未审祯兆何
因而何人矣特诏诸臣从行者共采而食之更敕儒臣
以歌咏其来去后不两时人各以诗文来献符祯称祥
者比比皆然事属无忧岂不赖祯以忘危乎朕所以闻
卷十 第 20a 页 WYG1223-0109c.png
祥而忧睹祯而患以其近日以来鸡鸣半夜乖逆之气
不数日见于晨申况土木之工并作不得已而为之此
皆上帝之所恶惟恐不答心惊昼夜如履薄冰岂敢以
甘露之降祯祥以为必然者也
  时雪论
淋淋漓漓之谓雨大地琼瑶之谓雪此果雨乎雪乎曰
二说皆雨雪之文言也洪武九年十一月冬深既久清
露不结河水不冰是时不正也昔人有云均调四时其
卷十 第 20b 页 WYG1223-0109d.png
机在乎生灵之主朕思之惶惶俄而风生八极云幕长
空良久雨降自朝抵暮万物被泽至夕翩翻飞舞雪坠
九霄晓来辟户以观近山玉砌远景银妆此天地严凝
之气至矣今也时令既正仁者尤可思乎曰可所以思
者富贵贫贱当有守思之道曰守者何曰当此苦寒之
际衣单食寡者但能守饥寒而不妄为异日安矣良人
之名出矣必由贫贱至富贵也曰富贵亦可得而闻乎
曰可且富贵者当此之际绮纨纩服红炉暖閤重裀列
卷十 第 21a 页 WYG1223-0110a.png
鼎若不思贫贱者无衣食之处他日必由富贵入贫贱
也此理之必然有不可逃者朕听斯言特以时记之
  七曜大体循环论
洪武十年春既暇与翰林诸儒游于殿庭蓦论乾旋之
理日月五星运行之道内翰林应奉传藻典籍黄邻考
功监丞郭传人皆以蔡氏言为必然乃曰天体左旋日
月亦左旋复云天健疾日月不及天一度月迟于日不
及天十三度谓不及天为天所弃也有若是之云朕失
卷十 第 21b 页 WYG1223-0110b.png
读诗书不知蔡氏若此诸儒忽然论斯吾将谓至罕矣
及至诸儒将尚书之注一一细为分解吾方知蔡氏之
谬也朕特谓诸儒曰非也斯说甚谬吾观蔡氏之为人
也不过惟能文而已夫文章之说凡通儒贤智者必格
物而致知然后以物事而成章其非通儒贤智者或以
奇以巧虽物事可书其的而为文不顺则弃物事以奇
巧而成者有之或者心不奇巧其性僻而迂意在著所
听闻以为然著成文者有之吾听诸儒言蔡氏之论甚
卷十 第 22a 页 WYG1223-0110c.png
以为不然虽百馀年已往之儒朕犹因事而骂之时令
取蔡氏所注尚书试目之见其序文理条畅于内之说
皆诸书古先哲人之见话于蔡氏自新之言颇少然非
聪明不能若此而类成独蔡氏能之可谓当时过庸愚
者故作聪明以注书及观书注语缠矣所言乾旋之道
但知肤不究其肌不格其物以论天象是以以已意之
顺乱乾道之顺以已意之逆乱乾道之逆夫何云盖谓
朕自起兵以来与知天文精历数者昼夜仰观俯察二
卷十 第 22b 页 WYG1223-0110d.png
十有三年矣知天体左旋日月五星右旋非此一日之
辩辩非寻常之机所以非寻常之机者何因与群雄并
驱欲明休咎特用心焉故知日月五星右旋之必然也
今蔡氏以进曰退以退曰进朕谓诸儒曰何故典籍黄
邻代蔡氏曰以理若是曰理者何曰首以天疾行昼夜
三百六十五度行健也次以理日当继之不及天一度
末以太阴之行不敢过太阳特不及天十三度此因意
僻著而为理所以顺乱逆逆乱顺是也所谓蔡氏之僻
卷十 第 23a 页 WYG1223-0111a.png
者但见日月在天周流不息安得不与天顺其道而并
驰既驰安得不分次序而进此蔡氏之机理不见也吾
以蔡氏此说审虑之知其不当其蔡氏平昔所著之书
莫不多差矣夫日月五星之丽天也除太阳阳刚而人
目不能见其行于列宿之间所行舍次尽在数中分晓
其太阴与夫五星昭昭然右旋纬列宿于穹壤其太阴
之行疾而可稽验者若指一宿为主使太阴居列宿之
西一丈许若天晴气爽正当望日则尽一夜知太阴右
卷十 第 23b 页 WYG1223-0111b.png
旋矣何以见盖列宿附天舍次定而不动者其太阴居
列宿之西一丈比月未入地时而行过列宿之东一丈
晓然今蔡氏所言不过一昼夜一循环为之理说差多
矣且天覆地以地上仰观平视则天行地上所以行地
上者以十二方位验之定列宿之循环是也其日月附
于天以天上观之以列舍不动之分则日行上天右旋
验矣故天大运而左旋一昼夜一周三百六十五度小
运之旋一昼夜西行一度一年一周天太阳同其数太
卷十 第 24a 页 WYG1223-0111c.png
阴一昼夜行十三度一月一周天此日月细行之定数
也其日月一昼夜一周天日月未尝西行也乃天体带
而循环见其疾速也此即古今历家所言蚁行磨上的
论吾为斯而著意因蔡氏不穷稽于理以郭传黄邻等
务本蔡氏之谬言意在刑其人以诫后人特敕三番入
禁而又权赦之使得知天象而毕各各钦遵行焉因为
之论
  鼠齧书论
卷十 第 24b 页 WYG1223-0111d.png
鼠之为物性盗窃俄有被鼠盗去仓粮者初未知鼠若
是其粮主岁终但见仓虚疑有人盗视之不见人盗之
踪迹也时四顾其仓见壁穿地窍谓傍曰斯何若是傍
曰鼠之窠巢也曰鼠之为物何施曰鼠乃万物中一物
耳其性务盗粮主曰仓虚粮耗莫不此物窃之乎曰然
粮主既听斯言其怒恨恨不已正怒间忽翰林典籍至
见粮主怒非寻常试问为何傍谓典籍曰迩来被盗典
籍曰贼擒否傍曰非人盗乃鼠耳典籍曰吾将谓人盗
卷十 第 25a 页 WYG1223-0112a.png
而乃壁鼠耳吾观鼠之为物与人相类何以见人盗虽
曰无礼尚有智盗有非智盗鼠亦是焉且吾官守典籍
务欲完书清类是其职也近者鼠入书厨将已完未完
之圣书十齧八九甚为我罪吾乘一时之忿欲驱群猫
而尽捕之且未举静虑此皆物类所有者其性若是奈
何性虽盗窃若附仓而巢依粮而窠则为养身之计又
何怒哉其圣书非糊口养身之物乃能无礼而齧之其
罪安可恕乎必驱猫以捕之一日纵猫入室其鼠皆窜
卷十 第 25b 页 WYG1223-0112b.png
所在有入壁者有潜地者有缘于梁者吾视其猫猫乃
瞠目视之皆无所得吾将谓猫无用矣蓦然有虑噫斯
书昔圣人以此而利济万物若有知觉者必不废若愚
而欲废必神灵护焉今鼠无知齧书将尽乃无一神呵
护此果奈何吾又思若愚甚者虽神亦不鉴怒若必鉴
怒亦何益哉吾试忖之此非嬴政入鼠之类中焚书之
心未已耶果鼠无知而若是耶不然鼠虽性盗窃所盗
者必于鼠有益则盗今书于鼠无益乃废之非嬴政之
卷十 第 26a 页 WYG1223-0112c.png
为鼠者何故疑而论之可不刑乎
  鬼神有无论
有来奏者野有暮持火者数百候之倏然而灭闻井有
汲者验之无迹俄而呻吟于风雨间日悲号于星月有
时似人白昼诚有应人而投石忽现忽隐现之则一体
如人隐之则寂然杳然或祟人以祸或佑人以福斯数
状昭昭然皆云鬼神而已臣不敢匿谨拜手以奏时傍
人乃曰是妄诞耳朕谓傍曰尔何知其然哉对曰人禀
卷十 第 26b 页 WYG1223-0112d.png
天地之气而生故人形于世少而壮壮而老老而衰衰
而死当死之际魂升于天魄降于地夫魂也者气也既
达高穹逐清风而四散且魄骨月毫发者也既仆于地
化土而成泥观斯魂魄何鬼之有哉所以仲尼不言者
为此也曰尔所言者将及性理而未为是乃知肤耳其
鬼神之事未尝无甚显而甚寂所以古之哲王立祀典
者以其有之而如是其于显寂之道必有为而为夫何
故盖为有不得其死者有得其死者有得其时者有不
卷十 第 27a 页 WYG1223-0113a.png
得其时者不得其死者何为壮而夭屈而灭斯二者乃
不得其死也盖因人事而未尽故显且得其死者以其
人事而尽矣故寂此云略耳且前所奏者其状若干皆
有为而作何以知之但知之者不难矣且上古尧舜之
时让位而君天下法不更令民不移居生有家而死有
墓野无鏖战世无游魂祀则当其祭官则当其人是以
风雨时五谷登灾害不萌乖沴不现此之谓也自奏汉
以来兵戈相侵君臣矛盾日争月夺杀人蔽野鳏寡孤
卷十 第 27b 页 WYG1223-0113b.png
独于世致有生者死者各无所依生无所依者惟仰君
而已死无所依者惟冤是恨以至于今死者既多故有
隐而有现若有时而隐以其无为也若有时而现以其
有为也然而君子小人各有所当以其鬼神不谬卿云
无鬼神将无畏于天地不血食于祖宗是何人哉今鬼
忽显忽寂所在其人见之非福即祸将不远矣其于千
态万状呻吟悲号可不信有之哉
  明施论
卷十 第 28a 页 WYG1223-0113c.png
朕尝观世俗善良者慕佛敬僧于心甚切往往大舍布
施倾心向道意在积功累行欲目前之福臻身死不堕
地狱亦欲延及子孙者也观斯之善岂不良哉奈何认
僧差矣为何盖为闻僧善者及住持名寺加衣钵整齐
者往往广与布施若善者果有微觉则将所得之物转
与贫难者于前好善者颇相增福若不知觉集之无穷
则祸增而福减若住持名寺者广得布施贫难不济与
同党类私相盗用非理百端寺颓而无补于前好善者
卷十 第 28b 页 WYG1223-0113d.png
亦加祸焉于斯之道好善之心固笃布施之心甚差若
善人欲功德延及子孙者当舍物于力修之僧然后方
有功德足慕道之心所以力修之僧者谁隆冬之时衣
服颓靡叠膝禅房慕如来六年之苦行意欲了心性以
化世人皆同善道虽严寒肌肤为之冻裂虽酷暑蚊虫
为之吮血亦不相告若出禅房游市井使俗人见之则
衣颓而形稿故所以世俗耳目无所惊眩不得布施耳
嗟夫以此僧之状以好善者求佛虽真佛临世化为力
卷十 第 29a 页 WYG1223-0114a.png
修僧人亦不为凡夫所识朕所以言者令好善者济贫
而不济富无名者爱之有名者敬之其福将源源焉
  拔儒僧入仕论
丈夫之于世有志者事竟成昔释迦为道不言而化不
治而不乱仲尼亦云西方有大圣人然释迦本同于人
而乃善道若是斯非人世之人此天地变化训世之道
故能善世如此且诸罗汉住世应真幻化不一亦此道
也或居天上人以朕观之若此者不可多释迦安可再
卷十 第 29b 页 WYG1223-0114b.png
生方今虽有僧间能昂然而坐去者不过幻化而已即
目修行之人皆积后世之事或登天上及人间好处以
此观之遐迩之道时人不分假如方今天堂地狱昭昭
于目前时人自不知耳且今之天堂若民有贤良方正
之士不干宪章富有家赀儿女妻妾奴仆满前若仕以
道佐人主身名于世禄及其家贵为一人之下居众庶
之上高堂大厦妻妾朝送暮迎此非天堂者何若民有
顽恶不悛及官贪而吏弊上欺君而下虐善一旦人神
卷十 第 30a 页 WYG1223-0114c.png
见怒法所难容当此之际抱三木而坐幽室欲亲友之
见杳然或时法具临身苦楚不禁其号呼动天地亦不
能免必将殒身命而后已斯非地狱者何其天堂地狱
有不难见也尔赅严辈等堂堂仪表已入清虚之境若
志坚而心永则乐清风于翠微深处吟皓月于长更岁
睹山岳之青黄目百川之消长虽咫尺红尘而乃一尘
不染障碍全亡非独将来有率陀之登一方今寂寞之
趣比俗者之无知止可行之道而竟趋火赴渊其天堂
卷十 第 30b 页 WYG1223-0114d.png
地狱岂不两皆迩耳若僧之不榖兼通漏未具宿本无
缘加之累恶积愆岂异俗者趋火赴渊之愚者矣尔必
欲异此道而杰为须知利害之两端然后从之所利者
居官食禄名播寰中若欲高名食禄同君不朽必持心
以义练志以忠佐君以仁夙夜在公无虐下而罔上乃
得利贞斯利也若视禄之少见赃之重如渊底之鱼闻
饵而浮吞钩于腹此其所以害也朕今以天堂地狱之
由示之于尔尔当深思熟虑剖决是非然后来朝则当
卷十 第 31a 页 WYG1223-0115a.png
授之以官未审悦乎若果悦而仕则虚名泯而实名彰
其丈夫之志岂不竟成哉
  宦释论
古今通天下居民上者圣贤也其所得圣贤之名称者
云何盖谓善守一定不易之道而又能身行而化天下
愚顽者也故得称名之其所以不易之道云何三纲五
常是也是道也中国驭世之圣贤能相继而行之终世
而不异此道者方为圣贤未尝有舍此道而安天下圣
卷十 第 31b 页 WYG1223-0115b.png
贤之称未之有也所以圣人于世善获生全者托以彝
伦攸序乃为古今之常经于戏于斯之道圣贤备而守
行之不亦善乎斯道自中古以下愚顽者出不循教者
广故天地异生圣人于西方备神通而博变化谈虚无
之道动以果报因缘是道流行西土其愚顽闻之如流
之趋下渐入中国阴翊王度已有年矣斯道非异圣人
之道而同焉其非圣贤之人见浅而识薄必然以之为
异所以可以云异者在别阴阳虚实之道耳所以佛之
卷十 第 32a 页 WYG1223-0115c.png
道云阴者何举以鬼神云以宿世以及将来其应莫
知所以幽远不测所以阴之谓也虚之谓也其圣贤之
道为阳教以目前之事亦及将来其应甚速稽之有不
旋踵而验所以阳之谓也实之谓也斯二说名之则也
异行之则也异若守之于始行之以终则利济万物理
亦然也所以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其佛道之初立
也穷居独处特忘其乐之乐去其忧之忧无求豪贵无
藐寒微及其成也至神至灵游乎天外察乎黄泉利生
卷十 第 32b 页 WYG1223-0115d.png
脱苦善便无穷所以当时之愚顽耳闻目击而效之今
世之愚顽慕而自化之呜呼不亦善乎吁艰哉今时修
行者反是道而行之何以见反是道而行之方今为僧
者不务佛之本行污市俗居市廛以堂堂之貌七尺之
躯或逢人于道或居庵受人之谒其所谒者贤愚贵贱
皆有之必先屈节以礼之然后可然修者以此为忍辱
之一端耳若以堂堂之猊七尺之躯忍辱于人将后果
了此道何枉辱也哉若将后不能了此道其受辱屈节
卷十 第 33a 页 WYG1223-0116a.png
果何益乎况生不能养父母于家死无后嗣立姓同人
于天地间当此之时如草之值秋遇严霜而尽槁比木
之有丛凌风寒而永岁月使飞者巢颠走者窝下惜哉
惜哉不亦悲乎今之时若有大至智者入博修之道律
身保命受君恩而食禄居民上而官称若辅君政使冤
者离狱罪者入囚农乐于陇亩商交于市廛致天下之
雍熙岂不善哉博修之道乎阴骘之后益乎今之官吏
者不然往往倒持仁义酷害良民使民视之如蛇蝎之
卷十 第 33b 页 WYG1223-0116b.png
附体蚊蚋之吮身无启敬之前有畏避之却安得不恶
声四出难于后乎若欲圣贤之名称僧之行立不亦难

  修教论
佛之教上古未闻惟始自周之时方闻异人生于西域
其人也净饭国王之子既生既长观世人之祸福睹日
月之升沉见人之造非也如酩酊之醉未醒如中睡酣
而未觉以致罪重危山愆深旷海愈堕瀰漫无由自释
卷十 第 34a 页 WYG1223-0116c.png
佛因是而起大悲愿心立忍辱苦行之法门意在消愆
而息祸利济群生时乃登雪岭而静居观心省性六载
道成及其归演大乘虽有二千五百人俱人皆未解幽
微佛见愚多而贤少改演小乘之法使昏愚者听之如
醉而复醒睡而还觉人各识祸而知愆惟修善而可弭
呜呼佛之心为世人乃有若是之举吾中国圣人有云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今闻佛有二乘
之说岂不修道之谓教乎今之人罔知所以修道教人
卷十 第 34b 页 WYG1223-0116d.png
之何如乃有废道积愆之举更不知存心何如迩闻天
界住持者每晨昏则仪有向诸佛之礼所以礼向者则
当徒步周旋顶礼方为启敬之道而为修道之行也今
是僧懒于周旋不敢越向佛之仪故废修以行之特以
轿令人舁之周旋于诸佛之前于礼未宜于勤苦不当
若以今后人法之斯乃率性者欤修道者欤若以此观
之必失修道之谓教矣可谓废道积愆矣俄而有来告
者昨晨天界住持向佛瞻礼坠轿以折足数日不闻钟
卷十 第 35a 页 WYG1223-0117a.png
鼓之声虚堂废法因是而致吾有叹呜呼昔禅之谬仪
积之今日方应可谓定业难逃矣果报昭然矣今后若
欲同佛之修则当苦行勿华勿劳人以自逸乃称斯道
不然愆重危山祸深瀰海于斯效验可不警戒之哉
  天生斯民论
二仪奠位于子丑则万物资生于二气阖辟之期惟人
生气之精英者也故比出万物是变通而不已况众乎
既众且灵互计而不已而有吞残焉若非天生人君以
卷十 第 35b 页 WYG1223-0117b.png
育之又何言斯民之有哉然非斯民之众而有愚顽者
非人君之育亦可也所以非愚顽不足显人君之治非
人君之治斯民亦可措安其育之之道大在人君持守
断行焉若非持纲守纪而安善良则良善慌惚而弗宁
若罚恶之道不果而不罪不悛者则将何以育斯民者
乎故天生人君必赏善以罚恶则恶消而善长亘古至
今刑加暴乱奸顽者则斯民泰安矣若获奸顽暴乱而
姑息之使良善含冤而抑郁则恶者日生善者日减何
卷十 第 36a 页 WYG1223-0117c.png
育斯民者哉故制以斧服以衣天子取断以示政安斯
民于仁寿之乡馀何言哉
  云生论
尝云性理不明在乎讲而已然非智者不询非贤者不
明若愚顽者罔从讲明之道则终世而愚昧若世之万
物必究其端而穷其倪斯乃善之善矣迩者符出四方
令有司致贤良方正于廷朕亲选擢之意在布列诸州
职为牧守以利黔黎夫何至廷者众若与之语众口喃
卷十 第 36b 页 WYG1223-0117d.png
喃艰分利钝因是策问云生性理以观学之盈虚性之
俊陋良久敕备诸儒承策而往作焉虽然朕以已见而
发问亦以已见而自明夫云也者天地之盛气也若或
阴阳之媾而乃云形为形则千态万状油然而生也在
乎山蒸海涌奔腾上下叆叇四维斯山川之出云成而
变也出本川泽归则绝迹此云之化也气之妙也又非
山非川也碧天无翳倏然蔽于两间而不归于川泽瞬
息不知其所以亦气之所以然者也所以天地盛气之
卷十 第 37a 页 WYG1223-0118a.png
为云为时蒸而节至山川有若是而兴起也且天地之
晴明八荒澄肃斯二气之平和浩荡之势息逸俄肤寸
以浮空必大化之有为特以云生雾长消息于两间虽
结于太虚必微起于山泽故山川出云云本乎山川是

  原刑论
刑罚恶之道古制生人非至理不仁至仁理五刑备用
于先必库匮于后所以至仁焉所以生人焉非至仁理
卷十 第 37b 页 WYG1223-0118b.png
备五刑而五遗善恶恶善始微终乱愚私焉愚不知而
反听私故违而祸仁有以谓刑中我以谓刑中有以谓
刑平我以谓刑当盖听用中平刑用中当所以非仁不
仁仁不非仁奸衰政简慎稽之死生生死甚哉艰哉幽
察而后已详明死死本生复生甚哉轻重重轻至仁理
刑一二三恶灭愚私理悯违一生恶四
 
 明太祖文集卷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