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忠简集-宋-宗泽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1a 页 WYG1125-0001a.png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偶阅宗泽忠简集爱其乞回銮诸疏不忍释手既终卷
乃知章凡二十四上而高宗漠然也夫南渡去今乃六
百馀年读其疏者未尝不嘉其血诚赏其卓识叹其孤
忠欲为堕泪而彼时为之君者听宵小深入之言怀优
游苟安之计屏之而弗顾是尚得为有人心哉以致捐
中原弃赤子谬曰我终能延赵氏一脉于馀杭呜呼人
而至此是诚不知有五伦之事而天良丧尽者矣虽汪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1b 页 WYG1125-0001b.png
黄谬论有以慑之使高宗无偏安之心有必为之志亦
焉能动听则后之秦桧倡和议而称一德亦必有以早
窥其心曲也或曰宗泽之心虽诚以彼时南北之势较
之金源之衅其真可乘河北之民之心其真可信乎则
兴复之举固未易言也曰然复雠其要也兴复其次也
不共戴天不反兵高宗于此盖两兼之矣徒跣以从不
顾一己之成败利钝可也而居临安玩湖山称侄于雠
以徒得归葬之骸骨是诚何人哉尝谓人君者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2a 页 WYG1125-0002a.png
天之子也俗云子虽不肖父不可不慈予则谓
天之于天之子子虽不肖
天不忍不慈远固不可枚举近则于宋元明见之矣元
得统甫八十年立国之谟无足比数若宋南渡以后有明
正嘉以旋其纲纪陵夷政事丛脞早应灭亡而不即亡
者岂非
天父有不忍不慈之心而尚为之苟延其世以待其悛
改乎然此不可恃也大君者父母之宗子而黎元者均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2b 页 WYG1125-0002b.png
之一家内之人也今持家者苟不顾一家之人使之颠
连而无告则其父母未有不怒怒而教教而不改其父
母亦必有以处之矣为君者之于民亦犹是也呜呼可
不慎哉可不惧哉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3a 页 WYG1125-000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四
 宗忠简集       别集类三(宋/)
  提要
    (臣/)等谨案宗忠简集八卷宋宗泽撰泽事迹
    具宋史本传是编自一卷至六卷皆劄子状
    疏诗文杂体七卷八卷为遗事附录皆后人
    纪泽事实及诰敕铭记之类也泽孤忠耿耿
    精贯三光其奏劄规画时势详明恳切当时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3b 页 WYG1125-0002d.png
    狃于和议不用其言亦竟无收拾其文者至
    宁宗嘉定间四明楼昉乃缀辑散佚以成是
    集然陈振孙书录解题竟不著录是宋末已
    不甚行盖理宗以后天下趋朝廷风旨道学
    日兴谈心性者谓之真儒讲事功者谓之杂
    霸人情所竞在彼而不在此其沉晦不彰固
    其所也明崇祯间熊人霖始据旧本重刋
   国朝义乌县知县王庭曾又重为编定增入谏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4a 页 WYG1125-0003a.png
     止割地一疏而以楼昉原序及明初方孝孺
     序弁于篇首考史称泽力请高宗还汴疏凡
     二十馀上本传不尽录其文今集中所载仅
     十八篇犹佚其十则其散亡已多矣乾隆四
     十二年九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臣/) 陆 费 墀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5a 页 WYG1125-0003c.png
宗忠简集原序
靖康丁未高宗再使斡里雅布军时敌情叵测中外危栗
宗忠简公守磁则决策留行于是适济适郸适大名适
睢阳遂登大宝中兴之业实始基焉宗公力也公之初
意欲正位号系天下心因以羽檄天下兵济师河朔旋
轸旧京其迂回宿留东南其辙者乃汪黄谬计非公本
谋也公既与汪黄异议不复预闻幕府事高宗藉其壮
谋既留命居旋升尹正驾御群雄招降剧盗兵强士勇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5b 页 WYG1125-0003d.png
法立诛必敌连岁不敢犯境于是清宫除道谋还二圣
奉迎大驾汪黄益忌之凡公奏请皆留中不下自伤不
得展布疽发背以死公之勋业虽不克竟而英魂毅魄
皭然与日月争光可也昉儿时固已得公芳规于四明
所刋遗事中真所谓胆大于躯者意其语言文字当亦
称是客授金华始获拜公像公之曾孙有德出示遗文
若干种因为补缀而袭藏之适守南徐公松楸在焉会
部使者乔行简摄郡事筑僧庐于墓左创祠堂于学宫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6a 页 WYG1125-0004a.png
总饷岳公珂太守赵公善相继命有德主烝尝所以风
厉扶植之意甚厚郡博士方君符尤所乡慕请以有德
所授遗文锓梓昉遂掇取遗事中所载表疏次第其日
月而并刻之公前后奏请为回銮而发者凡二十有四
其血诚赤心因可想见它文虽单言半字无非从忠义
中流出公亡而杜充代帅王业偏安盖始于此公之规
模志节罕有能道之者况其遗文乎若诸公表扬忠烈
例应得书嘉定辛巳十有二月鄞人楼昉拜手书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6b 页 WYG1125-0004b.png
国之废兴存亡盖天也而有人事焉由其已然之迹而
观之人谋之从违事变之得失皆如预定而不可易者
人力若奚所用自其未成之始而论之成败祸福之机
待人而发岂皆出于天命哉故善为天下者尽人事以
回天道不善者委天命以怠人事田单齐之壮士用一
邑疮残之民复七十馀城不数月之间诸葛孔明以王
者之佐驱全蜀之众欲取中原之尺寸终其身而不能
遂非特天命也人事之难易固不同也率赤子以救父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7a 页 WYG1125-0004c.png
兄疾呼而可集说途之人使拯其邻于难虽善其辞令
有所不从贤者能勉人以其所乐为不能强人以其所
难勉单之用齐人人皆有亡国丧家之愤而自为战故
其成功也易孔明之时人知有曹氏不知汉德久矣孔
明徒欲以忠义激之安能必其从己乎宋败于金而不
复中兴人以为天命而不知人事失其机故也张浚赵
鼎可谓天下之贤相而韩世忠岳飞刘锜之徒亦一时
之将材高宗虽庸懦岂遽出法章下哉然而沮挠而不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7b 页 WYG1125-0004d.png
足成事者以其初不用宗忠简公之言耳徽钦之亡在
乎兵不足战而忠简公既入都城百万之兵立具争欲
为之致死忠简之贤固足以得众而斯民戴宋之心亦
安可诬哉当是时也正田单复齐之机而忠简公孔明
之流亚也使高宗能用其策公少延岁月未死则覆没
之地可以迅扫而平敌人可以缚而献诸太庙岂有蹙
国事雠之辱哉失此不听至于窜伏东南而欲图之则
民心之忘宋亦已远矣是以终不能有所成非特秦桧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8a 页 WYG1125-0005a.png
汤思退之罪也人无勇怯惟其所用乘其方锐而用之
中人皆可为壮夫及其气衰志慑虽乌获亦投剑而却
顾公之拳拳欲高宗都汴者欲用天下之锐气以复雠
雪耻而高宗信小人畏避之谋弃不复听而公亦死矣
斯岂天命使然耶实人为之不尽也公没今三百馀年
而请高宗还汴之疏二十有四不尽载于史氏其九世
诸孙浚录藏于家而属余序之公忠义著于后世不待
疏而后见疏之所著不待言而后明然世皆知宋之不
御制读宗泽忠简集 第 8b 页 WYG1125-0005b.png
复振由于秦桧之相而不知始于不用公之言余是以
具论之使知此疏之不从实宋室之所由分也方孝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