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庵存稿-明-罗钦顺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WYG1261-008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整庵存稿卷七     明 罗钦顺 撰
  序(一十五首/)
   赠大司马廖公参赞南京守备机务序
江南形胜之地盖莫有过于金陵者矣我太祖高皇帝
受天明命奄有四海寔于是乎定都经画规恢封植维
持既勤既悉城郭之高广宫阙之壮丽官署之整饬衢
陌之宽平士民之浩繁货财之丰溢文物之炳焕威武
卷七 第 1b 页 WYG1261-0089b.png
之赫张自有金陵以来盖莫有盛于本朝者矣及文皇
帝迁都于北乃号兹地为南京实惟根本所系内外守
备莫非重臣而必以尚书一员参赞其事自非老成持
重明于大体克勤小物者莫预其选厥惟慎哉百数十
年之间军民百万之众所以熙熙然遂其生乐其业以
兴夫孝友睦姻之行而内奸不作外患弗侵凡以参赞
之得人和调有方刚柔相济以克遂臻兹也其为朝廷
所倚与夫在左右作股肱者亦何异哉尚书率用兵部
卷七 第 2a 页 WYG1261-0090a.png
欲其节制之归于一尔近者其员告缺廷议佥属之东
光廖公遂首荐之时公方为南京吏部尚书诏改公兵
部降之敕俾领参赞之寄士夫皆相庆以为得人盖公
之为人沈静端庄笃于操履遇事必精虑未尝轻发既
发亦不可回尤喜读书微言奥义多所自得官京师三
十馀载间将使指曾不踰千里外而四方吏治之得失
民情之疾苦风俗之美恶鲜不究知盖其留心于世务
然也乃今膺受兹寄其于操纵之机缓急之节夫安有
卷七 第 2b 页 WYG1261-0090b.png
发而不当者哉然自顷逆藩搆难禁旅南征龙蟠虎踞
之区肆为封豕长蛇之囿人情物态之憔悴亦云甚矣
则公之在今日劳心焦思当但已哉将欲利人必先除
弊弊有一朝而可革者存乎断有须磨之以岁月者存
乎诚斯二者皆公之所素有也以举邦政以奠邦畿以
驯复承平之旧观而奉延圣祖之泽于有永不于公有
望哉于是太宰白岩乔公与诸公言宜致一言之赠而
属笔于钦顺愚非能言者顾比岁三迁皆辱承公后契
卷七 第 3a 页 WYG1261-0090c.png
谊非他人比其又可辞
   送大司徒蒋公致仕还乡序
圣天子光绍丕图茂隆化理台省重寄率惟老成虚心
以听其设施舍己以从其献替百官承德奔走事事各
期倾竭底里以赞成太平之治于无疆虎风龙云其可
为千载一时也已猗欤休哉梅轩先生湘源蒋公为南
京户部尚书方踰年一旦以年踰七十力求致仕上察
其情词恳切特允之公喜如弗胜或谓公释重负而即
卷七 第 3b 页 WYG1261-0090d.png
优閒其喜宜矣然当此之时上下一心方以兴事建功
为务顾独为山林长往计毋乃伤于果耶朝廷亦毋乃
曲徇其情而非擢公尚书之初意邪钦顺以为不然夫
君子固汲汲于事功亦未尝不兢兢于名节其于进退
之际岂苟焉而已哉盖有礼义以为之权度也是故义
可进而进精明之治固将由之以臻礼当退而退廉耻
之风亦必由之以长其于世道岂不交有禆益乎哉公
历官中外不亢不随嘉绩清声孚于上下岁月逾迈心
卷七 第 4a 页 WYG1261-0091a.png
力既殚于是恳致为臣而奉其皎然无滓之身以退其
可谓合于礼当于义矣清风所激顽懦斯远斯固盛时
之所不容少者朝廷亦安得而不从之哉初公与其弟
敬所先生同登成化丁未进士公筮仕得县令九迁而
至今官敬所先生今为少傅兼太子太傅户部尚书武
英殿大学士不惟名位相埒而忠厚正直德望并隆天
下之清议皆归焉少傅公拥翊圣明义均心膂殚谋毕
虑惟日孜孜公兹归老于乡乃获以时剪荆棘于先茔
卷七 第 4b 页 WYG1261-0091b.png
荐芬芳于祖庙以慰其春雨秋霜之感其于忠孝之大
节于是乎两得之矣公之归也有褒敕有传舟岁有舆
夫月有廪粟凡诸尊贤优老之典咸备诗云瑟彼玉瓒
黄流在中其弗信已夫行李首途衣冠咸集既酌之酒
复赠以诗凡以申爱仰之诚而笃交游之谊也诗既盈
卷少司徒蒋公谋于大司马廖公猥以首简见属钦顺
获游公伯仲间辱知辱爱非一日矣顾虽无能为役而
义有不得辞者于是乎书
卷七 第 5a 页 WYG1261-0091c.png
   赠少宗伯吴公北上诗序
两京固士夫出入往来之地然自南而北者人之属望
视乎自北而南者每每有如此其故何也盖台省之建
虽两京如一而事之在南者良简事简故其责稍轻即
有弗胜于天下大数亦无甚加损也若夫京师则凡大
议论大政令之所从出一言之善将天下赖之一令未
安其害或有不可胜言者然则夫人属望之切固其所
哉长洲吴公南夫初举进士入翰林累官至侍讲学士
卷七 第 5b 页 WYG1261-0091d.png
时望已骎骎属之矣及来南京为国子祭酒为太常卿
前后几十年公文学老成才猷宏远富有建功立业之
具而久淹散地佥谓非宜及兹乃被召为礼部右侍郎
一时人情无不欣慰行有日台省诸公遂相与赋诗赠
之词虽不同而属望之意皆至清卿边公庭实以余与
公同年且尝同官徵言于群玉之首余不得辞也仰惟
皇上临御以来厉精图治凡天下之所谓贤人君子次
第收召而聚之本朝议论设施激昂奋迅盖将痛洗近
卷七 第 6a 页 WYG1261-0092a.png
年以来因循胶锢之弊期于光明正直可大可久以仰
承祖宗列圣敷遗之休其意气可谓盛矣然而识者于
此犹或私忧过计以谓时难得而易失机易弛而难张
人之所见不能尽同而发于议论者常苦其难一也夫
议论不一则其取信于上也难厥孚未交而太平之效
恐未可岁月冀也凡有斯世之责者亦安得而不加之
意乎盖天下之理公则一私则二三人皆忘其有我之
私而惟理之是顺则所以发上下之志成久大之业自
卷七 第 6b 页 WYG1261-0092b.png
然之应固有不容已者岂待劳心于智数之末以尝试
迁就于其间哉钦顺愚无知识盖尝窃有闻如此举以
为公北上之赠意亦不为不至也公往方日与诸君子
下上其议论以见诸行事而求所以慰满夫人之望者
亦将有取于斯言否乎
   庆宗老季黼翁承恩冠带序
皇上嗣登宝位爰稽典礼上太皇太后皇太后尊号推
恩海内凡民年八十人所敬服者赐冠带以荣身盖优
卷七 第 7a 页 WYG1261-0092c.png
礼高年王政之先务也一时山林遗老往往缨冠束带
北向稽首戴帝德以欣然莫不自以为非常之遇而其
为子若孙者感激欣幸尤有甚焉不必家之有馀皆黾
勉营致酒食会集嘉宾以乐其亲之心而侈上赐凡曰
亲友又相率而往为之助喜以仪物为未足则于作者
之文词以重之盖朝廷一令之下本乎人情而人心感
动之无间乃如此如使王政毕举天下之和平也何有
哉吾宗季黼翁素有乡曲之誉及兹年适八十士君子
卷七 第 7b 页 WYG1261-0092d.png
遂相与言于邑大夫奉冠带以加于翁翁世家邑西原
中族大而显其先君子蓟州二守清俭惇厚有古人风
惟翁式谷似之翁之存心处事质直周慎其族父大参
崇本公尝特称之以勉诸弟子凡世俗千岐百辙营营
往来自以为计之得者翁视之若无见也其为人若此
故今以耆寿荣被恩典而人心之归重翕然翁有二弟
季黻季栻一女弟归故少司空张公封恭人今皆无故
寿皆七旬上下四子绚纪绶纨皆克家从子若孙又以
卷七 第 8a 页 WYG1261-0093a.png
十数计天伦之乐非人所及而重以稀阔之恩其得于
天者厚矣抑亦脩诸已者有以迓承之也古者王化大
行闾阎畎亩之间人物之长厚有不如翁者鲜矣试以
翁而槩之今日仅千百之十一盖宠章可以倖得而年
德相副乃为至荣人心所以翕然归重翁者夫岂有所
私哉司空之令子上舍生寅素笃渭阳之义将以兹月
八日翁始生之旦敬举贺觞谓酒食非所以悦翁属余
一言以铺张其盛美余非能文者然与上舍姻家雅知
卷七 第 8b 页 WYG1261-0093b.png
翁为人盖不能不为之喜顾无以为助则鄙陋之辞敢
有爱乎诗云委委蛇蛇如山如河象服是宜翁有之矣
又云万有千岁眉寿无有害此则上舍与余所同为翁
祝愿者也
   奉庆伯父孤峰先生八十冠带序
皇上临御之五年殄戮奸凶大明黜陟旧章成宪申饬
无遗其年冬钦顺首蒙恩叨复旧物既而以上两宫徽
号之故诞推德意嘉惠万方明年春诏书至吉于是钦
卷七 第 9a 页 WYG1261-0093c.png
顺之大人以季弟钦忠备员银台由翰林编脩进封中
宪大夫通政使司左通政三从伯父孤峰先生以年耋
而行脩也得赐冠带荣身盖更化未几时而钦顺一门
之内受恩稠叠如此其为庆幸何如其为感激何如其
在伯父先生则尤为奇遇也盖先生方弱冠即负文名
提学每小试应举诸儒先生率居甲乙之选始自景泰
庚午迄弘治乙卯周旋场屋凡十二三科而庚午之秋
则先祖司训府君天顺已卯则大人封君皆中式钦顺
卷七 第 9b 页 WYG1261-0093d.png
于弘治壬子二弟钦德钦忠于乙卯亦皆叨与荐名先生
独奇蹇无成虽志不少衰而身则老矣知者盖莫不为
之叹息孰意其有今日之遇也哉夫旷荡之恩不常有
大耋之年不多得吾乡素称多士奇蹇如先生者亦不
少矣而年与恩会则稀类终老于布衣此先生之遇所
以为尤奇也先生美须髯长身玉立仪范详罄出言有
章孝友惇叙于家庭膏馥沾溉于子弟虽年登大耋而
于礼节之细未尝不致其谨也昭受天恩夫何愧哉初
卷七 第 10a 页 WYG1261-0094a.png
书至吉时钦顺即欲有言为先生庆先生曰姑及吾诞
辰盖八月十七日也已而乡邑有警先生复以书来曰
古人举事多于岁首矧拜天恩重事也吾谨卜以春正
近者大人封君以迎养东来间诏钦顺文当先春以往
切惟朝廷恩德隆厚有如天地钦顺兄弟无能方寅奉
庭训夙夜祗勤以图报称于万一惟先生所以训饬诸
子若孙者亦岂能一日而忘朝廷也哉诗云乐只君子
遐不黄耇乐只君子保艾尔后夫能保艾其后使之勉
卷七 第 10b 页 WYG1261-0094b.png
勉焉一惟忠孝是由或出或处无乎不可是即所以报
朝廷之大德也诵斯言于先生殆亦赘矣要亦臣子之
情自有不容已者夫
   寿叔父西阜先生七十序
正德二年岁在丁卯三从父西阜先生寿登七帙七月
朔旦是惟初度之辰钦顺方侍亲里居乃敬奉卮酒为
先生寿而申之以言曰先生童稚穷经白首无遇饭蔬
衣布栖迟衡门可谓困穷也矣然以钦顺观之身虽困
卷七 第 11a 页 WYG1261-0094c.png
而道则亨邹孟氏所谓其子弟从之则孝弟忠信者先
生有焉夫孝弟忠信为政之本必身有之而后子弟有
所矜式惟得其位则所及者广无他道也先伯祖明远
寿官性行高简寿至八十有五而卒先生事之盖未尝
一日不得其欢心于事继母尤恭虽其卞急少容亦终
身无忤与异母弟处自少壮至于今埙篪和鸣允为既
翕素性刚介嫉恶如雠举止类疏而见事特敏与人论
说往往输写肺肝或就之以有谋必沮其不可者赞成
卷七 第 11b 页 WYG1261-0094d.png
其可者亦甚断也先生之为人如此可不谓之君子乎
夫有君子之道于身斯固可贵也已作宾大族多历年
所身教默移言教兼厉其有益于人子弟也可一二计
邪夫遇不遇命也士之遇者不为少然或有其位而一
无所为其于世奚益又其下者惟志于囊橐以肥其妻
子至于悖理而伤教若罔闻知此其人虽贵祗为人所
贱恶焉尔视先生可同日语邪诗云乐只君子万寿无
疆夫道合禔身功存养正其为可乐今犹古也无疆之
卷七 第 12a 页 WYG1261-0095a.png
寿孰不为先生愿之先生有子钦蔼渐涵庭训文学日
进盖成王祐之志者允属二郎诸孙虽早孤如春如靖
皆朴茂可喜又以知先生有无疆之庆矣钦顺学道不
敏而事父未能所幸诸父中有若孤峰先生及先生及
守庵先生寿皆六七十岁以上朝夕聚处诗酒倡酬谈
笑甚乐犹得藉以自慰凡今日所以为先生愿者又岂
他人比哉钦顺言虽不文而事皆纪实知言之君子得
而读之有以知先生之寿非幸也宜也兹其所以为可
卷七 第 12b 页 WYG1261-0095b.png
愿也
   庆义官王君六十寿序
三十年为一世人历世至再则以寿称引而上之至于
四世百有二十年极矣虽尧舜之圣未之有过者焉昔
康节邵先生著书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元人生
一元中得年多者仅百二十少者往往不及五六十而
止此生之所为可贵而寿之所为难得也然而脩短之
较据耳目所及若有相悬绝者即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卷七 第 13a 页 WYG1261-0095c.png
观之虽百十年间犹旦夕尔苟非自知其生之可贵有
以自立而无愧乎为人亦何异蠛蠓之出没于旦夕间
哉故或寿而荣或寿而辱或不必寿而其名永存要观
其所自立何如耳古之圣贤特立于千万世之上乃能
与天地相为无穷此其道固非有异于人而知之者鲜
矣流俗之与居机事之相移嚚声之相聒靡然相随而
化者十常八九故其虽生而不足贵虽寿而不为荣是
岂不可惜哉韩子有言不知者非其人之罪也知而不
卷七 第 13b 页 WYG1261-0095d.png
以告者不仁也有如王君绍尧其殆可告者欤王君余
姻丈桂林杨公之姻弟也公之子荣祥志整于君为甥
荣以书来言君今年寿跻六帙丐文为庆且云君之先
子雅自振迈以输粟受冠带之旌而君克世其美为前
郡侯张公孟端所重君所居在郡城中而趣尚悠然若
无异于山林有子琮珥珊皆读书克家君兹暮景甚适
可谓荣矣愿无靳一言余惟今生齿极繁一城之中得
寿如君者当不少高文大轴出于名公才士之所摛亲
卷七 第 14a 页 WYG1261-0096a.png
戚交游之所奉持以为庆润增华屋而辉映几筵者盖
往往有之然不过以饰一时之耳目虽有至言妙义服
之终身可以无斁而能注心者鲜矣则言亦何容易也
顾君荣于余为至戚惓惓以请且韩子之戒余常诵之
其又可默与夫以君居繁会之区而有山林恬淡之趣
其发言制行必当有取于君子寿而荣也固宜继自今
诚益谨其言益修其行亹亹焉惟善义是由以超然于
流俗之表斯其为荣且贵胡可胜道也昔诗人以万寿
卷七 第 14b 页 WYG1261-0096b.png
祝君子必曰德音是茂余之言所以为君寿者其义岂
不有同于诗人者乎
   寿桂林千户李君序
余门下士有桂林李氏兄弟者皆升自乡举行皆称其
文其兄曰鸾今为崖州学正弟曰鹗历事南京刑部已
及瓜矣鹗归有期乃来拜请余文为其尊人千户君之
寿余惟爱二子因以知君之平生以为在今武弁中未
易多得于鹗之请遂不辞君先世本湖广大冶人自其
卷七 第 15a 页 WYG1261-0096c.png
高祖始以戎籍𨽻桂林中卫为千夫长至君而材略杰
出且旁通经史诸书喜从儒绅君子游以广其闻见慨
然以功名自许会诸洞猺獞多弗率屡廑师征君率在
戎行积功多擢累千夫长出入大将军麾下赞谋效策
每协机宜广右士夫至以文武兼材称之见于文字有
足徵者其为人如此可不谓之贤乎今兹花甲一周岿
然武弁中老成人有子八人皆能读儒书习举子业鸾
与鹗固佳士其他若庠生凤儒士鹏鶠辈亦皆骎骎向
卷七 第 15b 页 WYG1261-0096d.png
成于是李氏自大冶来垂百馀年而君父子之间声实
蔚然将遂为桂林之望其所以自致盖必有过人者矣
然余因而有感焉国家蓄养将士恩德至深禄赐之饶
累世不乏诚有资其用耳自顷狂奴悖𨽻乘机窃发实
繁有徒征讨之师所在成列然而月靡闻于三捷凶或
见于舆尸岂非忘身殉国者之鲜其人而偷生避死之
心胜邪是可慨也已夫人之生死有命非可避而偷也
况义有重于生者邪又况舍生者未必不生而偷生者
卷七 第 16a 页 WYG1261-0097a.png
未必皆能久生也汉之云台唐之凌烟阁其所图之人
孰非忘身以徇国者而往往身名并显寿考令终柴周
之樊爱能何徽高平之战固巧于偷生矣踵未及旋而
遂为世宗所戮非其明验也欤有如君者奋自行伍竟
长千夫当其提戈斩级之时义勇赫张宁惜一死然而
天命有在式克至于今日休彼偷生之徒虽幸而免于
王法使遇寒疾不汗五日死矣岂独锋镝之下能死人
哉噫今之武夫胡不此之思也余于是益羡为难得而
卷七 第 16b 页 WYG1261-0097b.png
愿天以难老锡之以达观其诸子攀龙附凤之盛遂序
次为文如此盖既以寿君又庶几闻之者之或有所警
云君名经字大纶六月十有七日其生辰也
   庆大司徒胡公七十寿序
仕宦而至八座行年而至七旬此皆清明淳厚之气之
所钟固天之所命然君子不谓之命者贵夫人之自立
也清明淳厚之气人之得之于天也宜亦不少顾无以
养之则不充夫气之不充者周旋必有所亏念虑必有
卷七 第 17a 页 WYG1261-0097c.png
所歉其于大受而远到殆非所可冀即使有天幸而官
且大寿且远亦难免乎诟辱之集掩覆之劳其又何足
贵邪此无他凡以多欲之为累耳苟其人寡欲则理与
气合而妙用无穷畅于四支发于事业人皆见其可爱
而不见其可恶也见其可敬而不见其可訾也夫如是
而服大僚享高寿则固卓然有以系一时之望此其所
自立为何如而奚独命之云乎南京户部尚书古歙胡
公始由进士发身官累迁而正今位岁在甲戌寿登七
卷七 第 17b 页 WYG1261-0097d.png
旬初度届期南都卿士大夫皆相与登堂致庆群谈啧
啧莫不以赋禀之异称公然自钦顺观之则公所以自
立者盖有道矣公扬历中外垂四十年守法奉公爱民
惜费厥心罔不自尽而未尝从事于货利之殖声色之
娱廉洁之存始终一致盖所禀既清且厚而养之者又
一宜其官愈大而愈称寿愈高而愈荣非近时人物之
卓然者哉先是公尝连章请老上念公清慎老成勉留
至再然公意犹未巳也夫七十致仕虽则常礼而自昔
卷七 第 18a 页 WYG1261-0098a.png
君天下者必以无遗寿耇为道盖经事久阅理多足以
断大疑决大政而斡旋大变者惟老成人则然此皇上
所以不能释公也公既寿且康而谋猷克壮固宜以体
国为重岂其以决去为高哉凡为公之属者莫不喜公
之寿愿公之留惓惓颂寿之忱谓非文辞不足以达之
也则相与属之钦顺钦顺素辱公爱不为非知公者虽
不敏敢敬书此为天下寿公留公
   奉寿少师西涯先生李公七十诗序
卷七 第 18b 页 WYG1261-0098b.png
斯文之在天地间必于其人焉是托其人之得与于斯
文者天也天以斯文托诸其人矣宜必从而佑之是以
福禄恒集于其躬而祸害终莫之及孔子曰天之未丧
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固其理也我国家诞敷文教亦
惟济济多士是资顷岁贼瑾盗权仇视缙绅拘囚黜罚
殆无虚日而百度以之皆舛我师西涯先生李公尝受
遗先帝方为辅臣之首名高而德厚瑾独不敢以非礼
见加公夙夜忧勤弥缝调护于其间所以为斯文计者
卷七 第 19a 页 WYG1261-0098c.png
无或不至及瑾伏诛以死而公之志益伸于是申饬旧
章削除密网显拔幽滞登进忠良俾斯文之命脉垂微
而复振事势已定乃从容乞身而退以休于家伴奂优
游以介眉寿今兹荐登七帙非天之所佑其有是哉钦
顺违远门墙凡十有五年矣有自京师来者辄奔问公
起居以今所闻较之向之所见聪明志意曾无不及有
以知公之福禄盖方殷而未艾也今内而台省外至藩
方居高位当事任者往往多公之故人与其门生弟子
卷七 第 19b 页 WYG1261-0098d.png
微言奥论人怀所得既以见诸行事其有不合亦必于
公焉质之几杖之操笺牍之贡日相继于门下而公皆
乐为之尽其出也源源不穷身虽退藏于家而道未始
不行于天下此天下之士所以莫不愿公之寿千万以
为期况于门生弟子有位于南都者凡十有一人大司
马乔公宇先期订议期各赋诗一篇以效南山之祝诗
以八荒开寿域一气转鸿钧为韵而韵不及钦顺则俾
序于卷端钦顺学日落而业日荒无能副公教爱之一
卷七 第 20a 页 WYG1261-0099a.png
二方深愧悚尚敢以不腆之辞渎献于门下哉然非辞
则无以达区区祝愿之诚是以不敢终让凡公之文章
德业与夫历官本末有非浅陋所能备书敬书公克寿
斯文之大节以为公寿以见天之所以寿公者诚有意

   庆张母罗孺人五十寿序
余姻家藩检张君有贤配曰罗孺人今年寿盈五帙十
二月十有二日其生辰也其子邑庠生律将以其日率
卷七 第 20b 页 WYG1261-0099b.png
诸弟术彻张筵为庆预来谒文以申其祝愿之至情余
不得辞也尝观古诗人之于君子所以祝愿之者既曰
万寿无期矣又曰遐不眉寿既曰万寿无疆矣又曰遐
不黄耇何其抑扬反覆勤勤恳恳如是哉诚以其有益
于人之邦家故惟愿其久生于世也余次儿珝为孺人
长女之婿闺门懿行余因与有闻焉而知孺人为女中
之君子也然则眉寿之祝在今日独容已邪孺人之父
是为大司成冰玉先生母宜人阙里孔氏孺人自幼明
卷七 第 21a 页 WYG1261-0099c.png
慧雅饬读书辄了其大旨女工精致而书数皆通在诸
女中尤为父母所奇爱及归张氏其舅则少司空柏庵
先生姑则封淑人罗氏罗淑人治家严整尝历试孺人
以事亟称其贤谓他日必能守其家法孺人事舅姑孝
谨始终如一日尤善相君君既赴官湖藩孺人独留主
家政事无弗举君遂得一心奉职无复内顾延明师以
教诸子而早夜程督加严不为姑息律由是学业大进
名烝烝起庠序间术彻皆知所向方为善士张大家也
卷七 第 21b 页 WYG1261-0099d.png
孺人为妇为母实多禆益宗族姻表率能道之非一人
之私誉也由此观之不谓之女中君子可乎人生至六
十始以寿称而五十者开六之端也由五十而进于六
十又累进而盈百焉且复过之兹固律等为人子者之
所深愿凡其宗族姻表素闻孺人之贤而欲为张氏久
远计者又孰不愿其享有遐寿以禆益于无穷哉此余
所为不容已于言也吾儿辱爱有年教均诸子第疏懒
未能副所期待其季女之婿曰王翥姓名方著于乡书
卷七 第 22a 页 WYG1261-0100a.png
此则所谓乘龙者也今皆预捧觞之列兰芳玉润鹄峙
鸾停萃于一门亦云罕矣孺人之所为可庆者将不愈
远而愈大哉
   封监察御史乔公挽诗序
天地间惟感与应其变固无穷其在人也则有中节与
否而世道之隆污人事之得失皆于此乎系是故感应
之际贤者之所慎也今夫善人君子之卒闻者孰不哀
之然哀之者于其人或素交或尝一面或槩闻其平生
卷七 第 22b 页 WYG1261-0100b.png
则其情之所发或浅或深自有不能同者以夫概闻之
列而哀悼之情有若素交然者嗟叹之不足至乃形诸
悲歌而不能自已焉兹其情意之笃至谓非深有所感
而然哉封监察御史宁城乔公以孝友笃诚嗣其世德
著称于宗族乡党享年七十有七考终牖下时其令子
某以察御按治江西闻讣哀甚一时寮吏迩者造庭遐
者走使既皆吊慰如礼而凡昭受知遇者尤深感动乃
相与作为挽诗以致其情此卷则吾吉郡守张侯淳为
卷七 第 23a 页 WYG1261-0100c.png
之倡郡寮属暨乡大夫士从而续之凡若干首察御之
按吾藩也庶政之予夺群吏之激扬惟公惟慎其所以
感乎人者深矣而其尊人之贤德又雅足听闻荣养方
隆遽兹奄弃致吾察御未及瓜期以去而君子咸失所
依则怀贤感德其能已于言乎习俗日流上下之交文
有馀而实不足其尤薄者至不免身为土芥彼既得此
于其上则于其父母之戚固漠然不一动心兹亦感应
之常然君子未始不为世道嘅也由是卷而观之有以
卷七 第 23b 页 WYG1261-0100d.png
见察御得人之深诸君子用意之厚其于古道几焉是
岂不可传乎公虽没而有令子能得此于人人其令名
之在天地间将必有永矣张侯欲章诸作者之意爰以
子夏之任委之鄙人鄙人不敏顾义有不得辞者辄原
感应之理以为之序
   龙泉掌教萧先生遗稿序
故龙泉掌教吾邑前辈萧先生遗稿一卷为五七言古
近体诗百五十首启一首赞辞一首凡百五十三首皆
卷七 第 24a 页 WYG1261-0101a.png
手笔也先生讳孔资字爱同别号归叟初起明经为霸
州训导秩满升教龙泉俄以将母归归二十年而后卒
平生述作颇富其仲子儒士津宝藏惟谨叔子聪以先
生遗命占籍新野竟起乡荐为内黄训导及致仕始克
一归时则儒士君没已数年而先生手笔不无散失仅
得此稿于古簏中宝之过于琬琰置诸衣笥出入与偕
又数年而其子麟亦以乡进士训导高邮乃出以授之
麟于是釐为长卷以便讽诵某尝得而读之大抵平正
卷七 第 24b 页 WYG1261-0101b.png
典实本于性情而约之义理乃其刚直不屈之气亦自
隐然可窥其字画明润圆匀颇有晋人风致视彼艰深
险涩以为工偏枯侧媚以为奇者未可同日语也盖先
生为松臞曾学士之甥早岁即尝受业故其学行与词
翰往往似之语所谓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信乎自有
来矣夫以先生学行之笃词翰之美子若孙继述之善
乃三世比为儒官自世之偶挟一长遂轩然得志于当
时者观之谓之久屈可也屈之久者理无不伸兹麟方
卷七 第 25a 页 WYG1261-0101c.png
以仕学蜚声其殆以先生显乎先大父司训府君与先
生兄弟交竟以爱女为儒士君配而钦顺之为童子又
尝受业于儒士君乃今视麟犹兄弟也麟因以此卷属
为之序顾惟生晚闻见寡陋敢以不腆之辞僭序先生
之遗稿哉逊避久之而申属益固则念夫尊者之出入
容有子弟为之先驱者用缘斯义而概书其本末以引
于卷端如此使夫读者知先生之所以不朽盖有在于
词翰之外云
卷七 第 25b 页 WYG1261-0101d.png
   凤台别意序
凤台别意一卷诗凡二十八首前十四首大司马白岩
乔公希大奉常白楼吴公南夫大司成梅北鲁公振之
少司成双溪汪公器之所联后十四首大司徒东溪邓
公宗周所和为五言古风者二为七言近体者二十有
六凡以为阳明王公伯安赠而篇中所写则难别之意
为多缱绻绸缪至于再三而其意犹有未尽也阳明才
雄而学邃志高而识远方受知明天子陟都宪奉玺书
卷七 第 26a 页 WYG1261-0102a.png
以抚临江湖闽广之交凭高宅深十数州郡之地正君
子得行其志之秋其行壮矣胡难乎其为别哉盖凡阳
明所有皆诸公素所敬重焉者声同志合不假外求道
义之交深文字之会密实天下之至乐也一旦别以千
里逖违南北于其所谓深者固无在彼在此之间而其
所谓密者则于是乎遂疏三益之良参辰相望其情之
有不能释然者不亦宜乎虽然王命孔严民望交切骊
驹在路不可留矣孟子曰广土众民君子欲之阳明所
卷七 第 26b 页 WYG1261-0102b.png
性之分固不以得所欲而有加然推其所有以见于设
施必有卓然不可及者而斯人之受赐可计日待也在
乎加之意而已诸公之作虽惓惓于惜别然其意未尝
不兼出于此此其所以为君子之别也欤卷既成东溪
公携以见过谓钦顺曰子素与阳明善而未闻所以为
赠者何今兹卷之首简犹虚子其实之可也钦顺遂复
于公曰阳明固知我真虽无一言将不以为简以公命
序兹卷而致之阳明亦必不以为烦敬受而序之
卷七 第 27a 页 WYG1261-0102c.png
   云亭乡约序
嘉靖十年四月甲子吾乡大夫士会于龙福寺中者凡
十有七人议乡约也众志素协议即时以成夫礼之当
由人莫不知然或为习俗所夺有不能无悖于礼者见
者闻者既皆以为非是亦何惮而不改耶此无他莫或
为之倡焉耳夫习俗之不美固非一人一家之失而仁
让之兴鲜不自一人一家始乡约之议其诸大学之所
谓机也一人倡之众人辄从而和之一家行之一乡辄
卷七 第 27b 页 WYG1261-0102d.png
从而效之俗之变而归于厚也何有哉凡今日之约皆
目前近事易知易行会议之人不出一乡之外亦取其
近而易集耳然始于近易而远大固可推也变自一乡
而他乡亦可动也此吾辈之志也议初发于西涧曾公
天机所触诸君子应之如响卜日徵会一惟西涧之听
会之日宿雨初霁四山如拭草木亦欣欣然既具草各
出所携相与宴饮献酢交错情意胥洽真所谓鱼川泳
而鸟云飞者酒半乃相与分韵赋诗人一首南山尹公
卷七 第 28a 页 WYG1261-0103a.png
既出韵且言曰诗意宜一切以正俗为主勿为留连光
景之辞皆应曰诺复相与议约当遍遗诸大家宜锓梓
以便草印云江尹公曰事专则易就吾其任之某因人
成事曾莫效微劳首简之书诸君子固以见属有不容
不勉承者亦礼也编刻首条约次则乡先正尹文和公
书又次西涧初议而终之以会中所赋之诗凡会议者
之姓名皆载诸约后而诗之序则一以齿云
 
卷七 第 28b 页 WYG1261-0103b.png
 
 
 
 
 
 
 
 整庵存稿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