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庵存稿-明-罗钦顺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WYG1261-006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整庵存稿卷五    明 罗钦顺 撰
  序(一十五首/)
   送顺天府尹月湖杨先生序
君子固不难知然其不求知于人人或有不之知者既
知之矣而可徒哉在前必相与挽之在后必相与推之
俾其道以时行施以位普而功以事成凡以为斯世斯
人初非有所私于君子也如知之而不能推挽则如弗
卷五 第 1b 页 WYG1261-0062b.png
知推挽之而不能力与夫弗推弗挽者其间亦不能以
寸耳然则斯世尚何赖哉吾江右近时人物月湖杨先
生其表表者先生起家进士改翰林庶吉士为给事中
两京盖久之而后迁历南京光禄太仆两少卿通政使
司右通政又十馀年于兹矣范其驱不计其获韫其椟
不急其沽是岂求知于人者哉然中外士夫莫不知先
生之为君子近时知者适多在言路乃相与列荐于朝
时则先生已为当道所推遂膺简命尹正京府此推彼
卷五 第 2a 页 WYG1261-0063a.png
挽不谋而自合无乃亦天意耶然议者有谓先生之清
德正学宜在台省陪大议翼大政斯足以慰满人望京
尹地虽崇重顾其簿书之冗琐应接之纷拿实则一大
有司似非所以处先生者钦顺思之其言不为无理抑
安知当道之意不有在乎昔横渠张先生仕于朝当使
明州程纯公独言以儒者按狱于朝廷尊贤之体不为
无失王文定初相首荐朱文公为浙东提举公以民饥
为念遂不辞已而州县一清民被实惠然则议者所见
卷五 第 2b 页 WYG1261-0063b.png
殆与纯公意合而当道所处无亦有合于文定耶道固
并行而不悖也先生平日为张朱之学甚笃盖天下之
书无不读而所尊信者经五经无不明习而所尤尽心
者周易钦顺不敏年来粗辨爻象观先生今日之变动
窃以为直乾之九三矣夫三与上应然彼此皆九殆非
其正体之以夕惕之诚而审乎进退存亡之在彼者非
先生其孰能之先生行同乡卿大夫士会饯于一堂既
醉且别谓不可无一言之赠以钦顺尝载笔俾序于简
卷五 第 3a 页 WYG1261-0063c.png
礼也其可辞
   送宫谕伦先生还朝序
右春坊右谕德兼翰林院侍讲南海伦先生文叙钦承
上命来考应天府乡试事竣当还朝府尹欧阳君旦丞
尹君梅益谨权舆之承谓礼有赠言乃以属之钦顺顾
惟不敏然向者在史馆尝辱先生教益今二君又以礼
见属其可辞夫士之负大名于天下者必将有天下之
责责任隆重必将与天下之士图之然则知之何可无
卷五 第 3b 页 WYG1261-0063d.png
其方求之何可无其素公选之精慎私访之周详此其
所以求之也知言之学日新而不已此其所以知之也
书曰迪知忱恂于九德之行又曰旁招俊乂凡以共图
天下之治焉耳善斯道者将不有茂烈以副其大名也
哉我朝进士高科类厎于大用其功烈之所成就则固
有公论矣或汲汲于求士而所得者不皆纯与名为知
人而所收者不甚广有以大相远耶先生以状元及第
遂入翰林为修撰累迁至今官昔人所谓荣进素定者
卷五 第 4a 页 WYG1261-0064a.png
尝司考礼部会试者再兹则首司应天文柄一时名士
收揽殆无所遗固其尽心以求之而平日知言之学于
是乎亦屡验矣自兹以往其属当公选未容以一二计
至于游从应接参稽博访以极乎显微之际其所得将
不加多乎哉惟多且纯相与为一体吾知先生之当大
任胜大责也优优矣钦顺无似尝窃观近时士习大抵
后心性而先辞藻徇物过重而自任则轻盖不能不私
念之先生所收固其良者安得使天下之士皆务实学
卷五 第 4b 页 WYG1261-0064b.png
皆有九德之行以资源源不穷之用乎以先生之高明
其必有道矣愿因以请教焉
   送大司成瓯滨王先生序
留务素称繁者太学与焉凡学之条章皆圣祖所亲定
师生循用惟恐弗至其何敢略之有钦顺初备员司业
时方乏正盖摄篆者踰年每寅入酉出以为常犹病于
不给至于人事类多疏失虽窃以为愧而莫能免焉后
再以起废来则瓯滨王先生已为之长往时同在史馆
卷五 第 5a 页 WYG1261-0064c.png
固已推服先生文学及是相处益久得其行事益详大
抵操得其纲于其目若不甚屑屑焉而终亦不漏六馆
之士用此亲爱之如一先生为教既善而其间接纳宾
客应酬文字条答笺牍举优优然送迎问劳之礼无弗
周宴会游谈之乐无弗与卿大夫士率忻慕其为人钦
顺虽勉强效之竟莫能及乃知人才相远果如昔人之
所叹也然则当大任建大业非先生其谁属哉于是北
太学缺祭酒舆议属先生者十且六七及命下果然仰
卷五 第 5b 页 WYG1261-0064d.png
惟皇上秉德至明用人至精钦顺虽至愚犹知所激厉
以图无忝于他日而况天下之士素抱负才能者闻先
生之进有不弹冠以相庆乎昔人有言正臣进者治之
表吾方于世道观之抑先生之莅南雍亦既厎厥绩兹
改辕而北车轻路熟于收功乎何有吾知济济衿佩一
为春风之所披拂孰不争先奋发日改月化以成其可
用之才乎昔人有诗云先收先生作栋梁以次收拾桷
与榱又将于先生见之矣钦顺不佞每获闻先生绪论
卷五 第 6a 页 WYG1261-0065a.png
于天下事若无不可为者栋庙梁宫宜有馀裕往年流
贼南向盖尝持守淮防江之说为当事诸公言之甚勤
且有方诸公虽不果从而未尝不伟其才壮其气也由
是观之何功业之不可建哉南雍僚属沐先生之爱惟
深于其行也欲挽留而不得以钦顺尝有协恭之雅来
请赠言以致其情兹固不容以无言也先生行矣亦将
有以处我辈乎
   赠侍御周君清戎两广序
卷五 第 6b 页 WYG1261-0065b.png
两广之守固倚重于官军所以张大其形充实其气者
亦惟民间之丁壮尔清戎之政举按文以责实鲜不惟
丁壮是求以之应中朝之简书实他军之部伍者盖多
多益善而两广军伍有阙则方取丁壮于中州彼其人
一闻瘴云毒雾虫蛇蛊魅之形容往往心寒胆掉迁延
规避必穷其术而后已故广中之军伍常虚军伍内虚
丁健外徙将何以为缓急之备而保地方之常靖哉故
其清戎之政或举或停一停或五七年盖未始无谓而
卷五 第 7a 页 WYG1261-0065c.png
其举也必以付之识时宜通政务之君子乃能外无失
乎足兵之本意而内有以深达乎制变之微权视清戎
于他藩者其操纵固未必同也乃今孰为识时宜通政
务非吾周君汝和也耶君之为御史南台也遇事辄言
而言之必当有委辄任而任之必谐宪纪聿张风声以
树非明达而能之乎兹以内台首推光膺简命出清戎
于两广其可为一时之妙选矣以其明达之识而斟酌
于操纵之间其纵其操不惟其常惟其时若势其求之
卷五 第 7b 页 WYG1261-0065d.png
而获也惟其实不惟其多简书之效成地方之受赐有
不兼尽其美者乎君世家江右之宁州先尝迎致其尊
人封御史君及太孺人偕就养于官邸今其将使指也
道由江右以出得躬侍二亲荣归其乡舸舰相承送迎
属路又可为一时之盛事矣恩加于俯仰光被于州闾
臣子所遭孰此为异则君之所以图惟报称岂徒曰地
方受赐简书效成而已哉书不云乎虽尔身在外乃心
罔不在王室余于君契好惟深盖不能无厚望重以其
卷五 第 8a 页 WYG1261-0066a.png
同寅詹君之请胡君诲之之请辄书此以相其行
   送太守马君之任安庆序
永兴马君质夫由南京户部郎中擢守安庆其僚友胡
君用经辈来请余文以赠其行君在郎署有年其修职
之勤持身之谨志向之正才识之优雅为士大夫所称
而其为主事时尝以督理通租至吾郡民皆颂其明白
而不扰又余所亲见者况于余往还惟旧重以诸君礼
请其可辞曩余为童子时尝随侍家君于安庆郡学其
卷五 第 8b 页 WYG1261-0066b.png
山川形势之壮人情土俗之美固所槩知于时太守之
贤亦尚能计其一二若修武王公璠之宽厚崇德潘公
蕃之严明皆号为成章而其士夫之谈有谓使二公合
为一人则尤为尽善盖其责备如此自余之去安庆至
于今日不知更几守矣又不知孰为能合二公于一数
穷理极毋乃当见于吾马君乎夫四时之行未尝不以
其渐至于温凉寒暑之大分则常自截然此万物之所
以生岁功之所以成也故君子之为政宽可尚矣要必
卷五 第 9a 页 WYG1261-0066c.png
有截然之体政然后立严可尚矣要必有优柔之用政
然后和二者势常相须盖无可偏用之理苟不明乎斯
义而弛张阖辟一由其性之所安则虽或厎于成章犹
不能满乎君子之论况其他乎君固有称于士夫至欲
名其为宽为严而不得其庶乎兼有之者持此以往弗
纵弗苛将俾安庆之人以前日之爱王者而爱君以前
日之畏潘者而畏君治化之沛然可想已夫安庆据湖
江之会实南畿之咽㗋表里江山地形险要诚使治化
卷五 第 9b 页 WYG1261-0066d.png
行而人和以得一有意外屹然足以为上流之防其所
系尤为不小余辈尝有感于近事尤不能不以此望君
君兹往哉尚惟远且大者是究是图以克厎丰功用兼
休于前政
   送太守程君之任衢州序
昔阳道州自署其考云抚字心劳催科政拙余尝以为
拙之一字当为巧者发耳不然未为得也夫巧固伤民
矣而拙将无瘠其国乎国诚瘠未必有肥民矣何以验
卷五 第 10a 页 WYG1261-0067a.png
之往年贼瑾用事有司率承望风旨累年租调之违负
者举之如不及缘此横取民财一郡多者奚啻十数万
名为劝借而实则威之以严刑徵诸前闻是谓白著吾
民皆不堪命而卒无所于告也巧之为祸其烈如此不
可畏哉然推寻事端则凡违负之多未始不由累政之
拙在平时或可牵补一旦事变百出国用且窘元载之
策势将必行斯民安得不重伤乎是知巧与拙皆不可
也尝闻汉宣帝论及良二千石首以政平为言要之催
卷五 第 10b 页 WYG1261-0067b.png
科之政惟平乃善夫所谓平者豪强不得以苟免贫弱
不至于见侵惟正之供取必以其时其非时之调发必
不得已则审其轻重缓急而通融之有术如是而已矣
夫有地数百里民小大以数十万计政事之当平者诚
不少乃若关于利害之大者宜莫过于催科催科之政
平则实惠及民而国用常足上下之情两得为郡者庶
无负矣今之君子可以此言告者程君汝南非其人乎
君初以家学登弘治壬戌进士第授南京户部主事历
卷五 第 11a 页 WYG1261-0067c.png
升员外郎郎中详敏寅恭声称籍甚当道兼采其资望
爰请于上俾知衢州夫以君存心之良得名郡而理之
其致劳于抚字也必矣而况在户部日久中间屡奉堂
劄有事于外服其于民情之舒惨国计之盈缩缓急之
际可恃与否夫孰非其所谙则夫催科之必平不伤于
巧不失于拙又当于君见之矣且为郡之赠岂无安养
教化可言而顾于催科是讲则以大学之教固尝深致
意于理财也理财之道得然后安养可遂教化可行不
卷五 第 11b 页 WYG1261-0067d.png
然心虽劳竟何益哉用敢以此告之君以附忠告之义
以复其寮友杨君景奇朱君廷辉辈之请
   送太守杨君之任宁国序
宁国直𨽻京师凡直𨽻京师之郡惟巡抚巡按为之监
太守之尊视方面几等而宁国在江南为奥盖终岁无
一过客太守日端坐黄堂视事驺御常稀出士民有经
时阅月不得窥见其嚬笑者故其望尤尊其山川深秀
泓渟土田肥美物产蕃硕故其民多给足少偷盗虽颇
卷五 第 12a 页 WYG1261-0068a.png
尚气好争讼然亦不至纷如故自昔名为易治凡为其
守者皆号优迁不数年辄以成功被超擢而去盖历历
可数也然则虽以中才处此宜亦可无阙事而天官重
其为辅郡也往往属之高才才高则其用宜有馀夫使
才有馀用亦可惜也然吾闻古之君子善于自用其才
者不徒取目前之事整办而止必将为斯民久远利益
之计诚为斯民利益久远之计则惟恐其才之不多经
营顾虑之不周也而何有馀之云有如杨君文明今之
卷五 第 12b 页 WYG1261-0068b.png
所谓高才盖其选也天官究知其履历遂奏为宁国太
守非优迁欤君夙领其尊人中舍先生庭训弘治丙辰
举进士得第历知西华冠沛泾四县政声茂著入为南
京浙江道监察御史其所巡历自京城以至东北边江
数郡皆肃清监试秋闱明察而详恕时有按劾多称上
旨所得命词甚宠闻且见者莫不为君荣之以为殊常
此今日之优迁所以克谐于物议也君行有日余宗兄
子文侍御与之同年复同道遂倡台中诸寮友张筵以
卷五 第 13a 页 WYG1261-0068c.png
饯而以赠言来属曰必无辞夫以君之才昔尝优于治
泾泾固宁国之属邑也乃今合数邑而并治之诚善推
其所为其致整办于目前垂利益于久远必将两得之
矣余非能言者第宗兄之见属也固夫安得不有言于
君而言又安得有所苟哉
   送太守龙君之任琼州序
琼州在南海之中去京师万有馀里然其民风士习勤
生而率教崇雅而尚文举无异于中州其秀质良材生
卷五 第 13b 页 WYG1261-0068d.png
际明时往往出而擢高科跻膴仕而其尤杰然者遂以
文章事业名天下可谓盛哉夫其人既多近天子之光
则朝廷之视之抑又何远牧守之选其慎也可知然其
四履所经千里不啻高山长谷之深阻有所谓黎人者
实蟠据乎其间虽其人有熟有生大抵皆无常性盖虽
一郡之域又自有华夷之别也为之守者自非才足以
有为行足以有率加之历练之久深达乎刚柔缓急之
宜亦岂易厎厥绩也哉求其能厎绩于琼若吾友龙君
卷五 第 14a 页 WYG1261-0069a.png
德宣盖君子之所与也君世庐陵人以家学登癸丑进
士出知同安安吉两邑入为京府通判迁经历于南台
践历谙练可谓久矣其为人守正持重有忠信之存苟
利于民为之必尽其力在同安仅踰年耳既去而民思
之不已相与碑其政迹树之通衢安吉号岩邑而君为
之令者七年惟其宜于民是以能若是淹也而淹之者
实由于守守虽不君悦然部使者往往嘉之因卒为当
道所知以登于台府此其才每不有过人者耶乃今拜
卷五 第 14b 页 WYG1261-0069b.png
琼州太守之命吾知君之往也心不徒用法不徒守于
其习俗之既美者必将齐之以礼而益致其厚于其向
背之无常者必将抚之以恩而驯致其来若夫苟且以
度时穿凿以生事殆君之所不屑为也诚如是则琼虽
限鲸波凌蜃穴而君之声实且洋洋乎盈耳果何远之
不近哉夫交深而爱厚宜必以无穷事业为期此固区
区之诚亦台中诸君子相属赠言之意也
   送周怀庆序
卷五 第 15a 页 WYG1261-0069c.png
比当诸司述职之后明陟幽黜郡多乏守吏部慎选其
人以补之南京六部郎中预其选者凡十人奏上同日
报可于是郯城周君尚宾自户部出守怀庆行有日其
同寮严君宗孚张君济宽等来请赠言于余余以不敏
固辞而二君请逾力且曰尚宾为人孝为官能少时居
父丧三年至不能读父之书将力耕以养母其母不可
乃复从事于学母尝遘疾又欲弃进士举以终养于家
然例不可得竟克登进士历官郎署用追显其二亲今
卷五 第 15b 页 WYG1261-0069d.png
将便道过家举焚黄之礼自以为秪承严训庶乎其可
复也其在户部垂九载历湖广四川广西三司惟慎惟
勤职修而事治古之君子乐道人之善乐成人之美先
生独能无意于尚宾乎予闻而悚然尤不敢当然于言
遂有不容已者初邸报既至谭者率相与较量地望曰
某郡善地也某郡非善地某得某郡为称某得某郡为
优某得某郡为失所余以为是则有之然当置而勿论
亦姑观于其政何如耳地虽不善政诚善何辱政苟不
卷五 第 16a 页 WYG1261-0070a.png
善地虽善何荣善政日新则所谓优者未始不为称也
善政蔑闻则所谓失所者未始不为优也不此之论而
徒泥于其迹亦何益于其人之听闻也哉有如大行之
阳河济之交地之最善者也谈者多以周君为称则户
部之政可知其所以克称于将来亦惟善政日新焉耳
且君之为官能其初安有不能于其后其为人也孝于
亲有不能推之以仁其民也耶夫政必有以仁其民使
蒙安居乐业之休而叹息愁恨之声不作然后为善积
卷五 第 16b 页 WYG1261-0070b.png
累扩充而不已然后谓之日新此固君之寮友所望于
君者然也乃其惓惓之意必欲假余辞以达余虽欲已
于言也得乎
   送欧阳诚之出守肇庆序
君子之为政凡其卓然有可称者或出于天资或出于
学力固不容以槩观也出于天资者宽厚严明往往成
章而或少深长之味出于学力者简淡平易初未尝取
快人之耳目而自有悠然笃实之光此其所以不同也
卷五 第 17a 页 WYG1261-0070c.png
易大传曰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论语曰
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盖以学力言则仁
知相为始终以天资言则仁知各为体用夫始之以知
终之以仁其德可谓成矣然而临民之际动之不以礼
则犹为未善况乎各随其所见以为仁为知以见于行
事求其深长之味夫安得而不少哉吾是以知为政者
不可无学也今之君子亦何尝不学其于仁知之道有
能相为始终者耶未可知也夫仁知之相为始终是诚
卷五 第 17b 页 WYG1261-0070d.png
不易然非从事于此则平日之所谓学者果何学耶钦
顺早有愿学之志而用力不敏空空焉未之有得所赖
一二仁友之助而诚之又当出守肇庆相去将日远夫
何能无介然于怀也诚之既以文学擢高科居官十有
馀年又未尝一日废学其是非取舍之明确容貌词气
之雍容学之有得于身心槩可见矣异时列郡之政有
悠然笃实之光焕发于岭海之间者其必自诚之出哉
诚之世家安成与宋楚国文忠公同祖尊君封吏部主
卷五 第 18a 页 WYG1261-0071a.png
事慈而能教渊源既远而浚导尤夙则其德业之所成
就固宜与古之君子相为后先此诚之所以日孜孜而
不懈也今其行矣肇庆士民实惟有幸顾余坐失辅仁
之益将若之何哉念此怅然不可无辞以达而同乡诸
君子乃欲得余言以赠诚之赠则吾不能尚幸诚之有
以处我也
   送江西佥宪王君之任序
崇阳王君叙之由南京大理寺正擢佥江西提刑按察
卷五 第 18b 页 WYG1261-0071b.png
司事行有日吾江西士夫之在南京者相与张筵以饯
之因念数年以来湖山千里之间反覆多事吏失其理
民失其安皆欲有言于叙之复虑众言之烦多听者之
难尽也以余知叙之为久而叙之亦颇余信则相率推
余以言嗟夫余岂能言者哉然常为父母之邦切安危
之虑虽欲无言奚可夫提刑布政其职固异使副佥事
其位固不同至于一方之安危则未有不均任其责者
故必以同心一德为贵其德之所以一亦惟克己以从
卷五 第 19a 页 WYG1261-0071c.png
善尔已私之未克从善之未能自用之为好则其德且
二三矣二三之德聚于上趋走之吏相与观望于其下
盖茫然不知劝戒之所在其政恶得而不厖而民恶有
不蒙其害者哉呜呼吾江西之所以事变纷拿劻勷杌
陧至于今日而形气犹未和者其原盖出于此也夫人
之所见不必皆同就不同之中而精择之必有至当归
一之论是为天下之公理理之所在即善之所在虽在
刍荛之贱趋走之吏且当从之而况于同列乎夫善固
卷五 第 19b 页 WYG1261-0071d.png
自我作有所未至而人焉是从其善岂不在我作之不
已而从之不贰则吾之善有不可胜用者矣于以正人
之不善虽小人其有不革面者乎吾所望于叙之尚克
与诸公率由此道以咸有一德将见政事无不举刑罚
无不中和气流通于上下而民之受其赐也无不周矣
叙之仪观伟然表里相副学足以知道而才足以救时
是诚可与之言辄为之倾倒如此不知诸公之见之也
亦将有取乎否耶
卷五 第 20a 页 WYG1261-0072a.png
   赠侍御罗君考绩序
侍御罗君子文与余同姓且同出泰和同官南都亦有
年矣每公事粗办时时往还相晤语盖相好如兄弟然
然自君上世以来占籍金陵君生长都会之区资禀不
群闻见亦多于时务皆所通晓其才具之优赡盖随用
随济非余浅陋所能及也君为南台御史初莅广西道
俄以外艰去起复改浙江道间尝兼绾他道之章道无
留事时有论列必采之舆论之公凡南都之钱谷甲兵
卷五 第 20b 页 WYG1261-0072b.png
门禁逻卒营骑工作散掌于中外诸司者屡承台檄巡
视督察奸弊几无所容而日力有馀辄以之读书赋诗
久而益工以博盖士林之翘楚而南台之出色者也兹
以给赏事竟当复命于廷计其年适当考绩台中故事
当以言赠陈君秀卿不知余之不敏乃来徵余言夫以
姓氏邑里之同且相好之笃而诸君之举也又以礼虽
不敏其复何说之辞忆弘治庚申君以丙辰进士授兴
化推官余尝赠之诗其卒章云珍重案头三尺法功名
卷五 第 21a 页 WYG1261-0072c.png
何止百年期盖期之者远矣及观其所历在兴化则有
声在南台则又有声非其用法之公守法之慎抑何以
得此哉自此以往超迁累擢以陟乎卿相固皆其分之
所宜得乃其终身所当奉以周旋者法而已矣自古名
臣硕辅功高当代名著青史类多以守法称夫法虽人
为莫非天理守法无愆则天下之理得孰有天下之理
得而功名之盛后世有间然者哉余之以言赠君兹惟
再出虽其大旨无以异于前日而辞说之详尽则所以
卷五 第 21b 页 WYG1261-0072d.png
深致意焉庶几大有以为同姓同邑之光也
   赠侍御张君考绩序
凡今之有官守者言责固无预焉惟御史以言为责又
兼有官守盖自王朝以至于方岳列郡文武庶政鲜不
以御史参之其废其兴其损其益必求其当而后已一
有不合御史辄裁之以法甚则举以上闻而黜罚其人
夫既责之以言又埤益之以事吾固知御史之职未易
举也求其能举之者有不以正身为第一义乎夫惟其
卷五 第 22a 页 WYG1261-0073a.png
身克正则言出而人信事行而人服是以上下胥协而
庶政以和苟不能正其身而徒倚势作威倚法以削令
固有所不行矣则虽譊譊焉强聒不置当谁为之信用
以成天下之治哉此善为御史者所以求之于其身者
必详其必有所见矣馀干张君仲敬早承其尊君大方
伯先生家学与其兄孟简同领江西乡荐及连上礼部
仲敬则先登进士科遂选为南京河南道监察御史奉
若庭训无敢失坠兢兢焉务置其身于礼法之中有所
卷五 第 22b 页 WYG1261-0073b.png
不言言必度其可行有所不行行必思其可继故今兹
考三载之绩而其台之长及天官卿皆以最书盖公论
然也视彼惰威仪善依倚者人不堪其削而事或由以
偾其为贤不肖何如哉仲敬考既书最其同官贺懋教
复以诸君之意属余申赠一言虽台中故事则然顾余
之不敏将何言以为仲敬赠天官职有大小责任有重
轻历年有久近是固不能同也要其道之本于身也则
无不同士君子以其一身立于天地间以俟事物之变
卷五 第 23a 页 WYG1261-0073c.png
于无穷盖不容一日不正则余之言于仲敬又安得别
为新奇可喜之说为诸君勉修故事而不计其有益与
否乎哉以仲敬之贤吾固知其必不以老生常谈易吾
言必将常如其始以益显其世也
   送督府都事董君考绩序
上海董君文洁任南京右军都督府都事满三载当以
其绩入奏其寅友廖君孔服等以文洁于余有旧来请
余文以送其行盖文洁初以郡学生升南雍实居家君
卷五 第 23b 页 WYG1261-0073d.png
馆下其相好自此始家君时为太学正方严少许可然
独奇爱文洁以为可进时进而策励之祭酒尝通试诸
生文洁名占前列佥以为一第可以指取而文洁志亦
锐甚必欲自场屋成名踰选期至累年犹不屑就其先
人晚翠翁敦迫之乃往及部试又入优等爰有都事之
擢平居雅自修饬禆赞府事条理井井尤以平恕得军
士之心读书吟诗往往至夜分乃寐且性不饮酒清茶
一啜常若有馀味也若吾夫子尝称公绰之不欲又称
卷五 第 24a 页 WYG1261-0074a.png
其为赵魏老则优夫以为老于大家犹有取于不欲之
公绰况今之督府与六部对峙所领军卫以数十计而
经历都事并为府之纪纲其责任固不甚繁而地望之
尊何啻百倍于赵魏老使居之者非有廉静之操抑何
能当众望而服群心也哉有如文洁为人殆闻公绰之
风而兴起焉者纪纲督府厥惟克称故兹三载之绩当
道者皆以最书盖公论也然人才之在天下廉者不必
能能者不必廉故滕薛之大夫亦非公绰之所能任而
卷五 第 24b 页 WYG1261-0074b.png
文洁自兹以往积之以岁月虽古诸侯之位且将得之
观其才猷宜亦无忝第不知所以终之者果何如夫宦
业之有终不系于才而系于志志苟不怠才虽短尚能
扩充以有为况乎才之未必短邪苟其志一怠则素守
必渝其所谓才未始不为戕虐人之具兹所以卒归于
败也文洁今则有初矣惟是图终之道尚克加之意哉
吾闻董氏为上海衣缨家至文洁从父兄益显继续而
光大之众皆于文洁有望于其行也余因以为赠云
卷五 第 25a 页 WYG1261-0074c.png
   赠督府都事贡君考绩序
南京文武诸司其职务多简凡有官君子每朝视事或
不过数刻即罢居常既多暇日则往往相与为诗酒之
会山泽之游畅然皆有以自乐者积日累月以至于三
载则其事业之所成就亦皆可书华秩崇阶由此而进
视彼惨惨畏咎不已于行者其所得不既优乎虽然君
子于此将必有所用其心苟无所用其心则远大之业
因而遂荒于嬉者吾恐其或不能免也江阴贡君朝用
卷五 第 25b 页 WYG1261-0074d.png
以乡进士擢南京左军都督府都事与其长廖君孔服
道同而气合协心修职靡有愆忘及今三载告盈府以
称职署其考台察覆之吏部又覆之举如初君伟姿仪
雅负综理之才而性尤乐易晚而好吟七字句偶对匀
整善饮酒虽多不乱家畜数童子皆习歌舞每燕客辄
以之佐欢人欲与之游未尝不往其取乐既善而职业
亦以时修可谓乐而不荒者欤令子监察御史安甫往
在南京与余相好近又辱爱于君君尝读余文而喜数
卷五 第 26a 页 WYG1261-0075a.png
为廖君言之于是廖君遂来请余文以为君赠然不知
君何取于余言也古人有言满堂饮酒有一人向隅而
悲泣则一堂皆为之不乐君子用心之至惟欲人人皆
有其乐耳今左军所领为卫以数十计合数十卫之人
心于一府亦犹一堂之聚也其休其戚君固与有其责
前此之心思诚竭则自今以往宜必有以继之使夫欣
欣喜色者满堂兹固远大之业之所由基也初君当得
御史封辞不就竟就选调固欲一试其所学其所志有
卷五 第 26b 页 WYG1261-0075b.png
不在于远大者乎吾尝虑吾党之或荒而乐为有志者
相也庸赠君以君子之道
 
 
 
 
 
 整庵存稿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