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堂集-宋-彭龟年卷十二

卷十二 第 1a 页 WYG1155-085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止堂集卷十二
            宋 彭龟年 撰
 书
  止丞相论刘侍御不当补外书
某等不材误蒙朝廷寘之学校惟以程士之文艺进否
为课舍是则为越思出位然尝自念郑小国也犹许士
议政于学况今时方清明而乃甘心自安于小国之士
卷十二 第 1b 页 WYG1155-0859b.png
之下非某等志也某等伏见近日殿中侍御史刘光祖
改贰卿士朝路籍籍皆以为因论吴端之故有志之士
无不愤惋夫吴端本一使令之贱而除带御器械前例
未必无之在朝廷亦未为大失而台臣一再论列遽以
他辞迁改此则不可祖宗盛时但闻改易差除以伸台
谏之直气不闻改易台谏以伸近倖之私宠主上嗣守
历服之初而有此举措甚可惜也阁下入辅初政言听
计行而未能回主上兹举亦甚可惜也某等窃尝私自
卷十二 第 2a 页 WYG1155-0859c.png
揣度主上本无宠任近倖之意而忽进端亦本无厌薄
台谏之意而遽疏光祖事适相激遂至于此视所轻重
而处之使平舍阁下将谁望耶自端之除台谏交论台
臣之去诸公并争窃知阁下开陈之间忠恳备至然既
听复变欲回正止从违之机间不容发譬如拿州急流
万一稍缓即随波疾逝将不可止阁下虽极造膝之陈
人谁知之使人皆知也而天意未回阁下之责犹未塞
也吾前日亦尝冒昧奏论此事投进两日未闻报下自
卷十二 第 2b 页 WYG1155-0859d.png
顾狂妄岂足以感动天之聪明然区区愚衷不能自己
辄敢复具此仰叩黄阁惟阁下实重图之孔子曰所谓
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夫所止者盖指行止之义
而言也若曰君有过则谏君不听则已岂圣人意哉
某受知门下最深故敢发戆言伏乞鉴照
  上丞相论泸南建康易帅书
某惶恐辄有狂僭之言冒关钧听某昨日窃闻建康泸
南易帅闻之道涂皆有异说建泸两帅均为得人似无
卷十二 第 3a 页 WYG1155-0860a.png
可议然究其所以易者则云因一军帅逢原尔未知果
否若果尔则云不得不骇矣此人近招军士之谤朝廷
纵之不行人已稓稓今又因而易一连帅回朝廷已行
之命专日置连帅之权人为大丞相亦未必有此力也
以大丞相所未必能为而一军帅能之自此伸缩进退
朝廷能置其死命乎设使明以此事白之朝廷朝廷有
此举措犹尚可言今私请而密移之闻大丞相亦尝缴
此诏命人不得请若然大丞相之力不足与敌明矣此
卷十二 第 3b 页 WYG1155-0860b.png
忧尤不可以言语尽者大丞相讵可不早虑深念而况
制其渐乎大丞相虽欲朝夕去此人而其气燄日长后
不可制继此者推其所自来大丞相具能免人之责耶
人虽不责我其听之而自安耶若张帅之除乾廷必谓
其前日能收系叛半万一仓卒必有以处此不知前日
无此然后可既有前日之事则泸卒固以疑之而尚可
为乎闻郭帅至彼专谓姑息既稔其恶彼复见张师之
来必谓姑息也复去而后诛我者方至此忧恐未艾也
卷十二 第 4a 页 WYG1155-0860c.png
伏冀大丞相再留此一二事外间议论纷然恐未有人
直词以告丞相者故敢数冒昧而言
  上丞相论胡安福盛年纳禄乞与差遣书
某窃见从政郎前安福县令胡太常以儒学世家负性
刚直莅官有守属意爱民前在安福不及两月而百姓
至今去思不已盖其不畏强禦足以立善良能驭胥吏
足以伸冤滥纪纲严整官府安静安福虽号败阙去处
逋负数多自本官之来亦能办集钱物应副州郡但为
卷十二 第 4b 页 WYG1155-0860d.png
奸人所谮州郡不察以数十年之积逋而责之于两月
之间走吏循习追扰无礼胡令不平其慢投劾去官州
郡无以留之因罗织其罪以申朝廷近闻朝廷以下本
路监司实得吉州劾所申胡令之事皆以谬妄未闻处
分施行缘胡令乃文定公之孙郎中讳宁字仲和之子
伟然自立克绍其家伏自陈乞休致之后不复仕宦行
惜盛年退老田野倘蒙朝廷为之辨明其事复与一等
差遣令贤者之后不致绝禄于清字县令之气或可少
卷十二 第 5a 页 WYG1155-0861a.png
伸于百里实天下之幸
 小贴子某尝蒙钧旨问及兹事归又问新喻王丞得
 体究事迹乃敢申禀王体究官也其言无有不实伏
 乞少留钧念特垂究问委曲施行某非眤比同官相
 公试于庐陵物色即知此令之可嘉也伏乞钧照
  上丞相论虚传姜特立召命书
某本月初一日忽见小报姜特立召起行在某始闻之
未敢以为然也既而物色则其报已四驰矣退惊且疑
卷十二 第 5b 页 WYG1155-0861b.png
以为有耶则相公得君方专岂遽至此以为无耶则以
近事念之亦未必敢也至次日乃知不然然有不可不
虑者试为相公陈之当此报之传也某密察之人情特
善类以为虑耳其他泛泛不问者固亦不少闻之而喜
者不知几人然要非碌碌在下位者也相公观此声势
抑尝动心否乎某前岁至都下相公斥逐特立无几日
一时仕路寖清朝纲顿肃某以为或可以有为自此若
圣德日以光明政事日以振举人心日以向正则小人
卷十二 第 6a 页 WYG1155-0861c.png
亦当屏息退听岂敢复萌进用之心哉庙堂缘一时既
逐此人诸事每畏其激或少有过举未免放过而不知
今日放过一件明日放过一件日往月来积习成贯遂
致无可奈何尝以今日比之去岁气象有甚不侔者以
君心论则勇于退不肖似不及矣以人物论则自外来
者颇不能当去者之贤以政事论则去岁可救而止者
今或纵而行之不忌也其于善事譬如登山一步涩于
一步其于不善如履污泥一步深于一步某亦知相公
卷十二 第 6b 页 WYG1155-0861d.png
弥缝救正之力备极其至然要未能反非为是转邪为
正所以聊慰人心者不过百步五十步之间耳如此浸
寻不已某盖未保其往也何也不正之于本而救之于
末自应尔也故某疑此人之必复盖不在于前日妄报
之传矣某观今日朝廷之无有一一人当关万夫不敢
前之势故或万一有碍理之事相公之力适不足回则
正如从高决坠不见其难岂不甚可虑乎而相公不思
所以图之耶前日之报虽云不实然不知果何自而出
卷十二 第 7a 页 WYG1155-0862a.png
殆必有为之者矣然则相公肘腋之下岂非有其人之
党羽在乎某谓此报不当视为寻常而不问要当亲质
之上前如本无此则穷所自来取其撰造者寘之于法
不特以市趋向于外堤防机密之地亦当如是也然后
徐思所以陈善闭邪进贤退不肖以坚定天下之大势
不然某恐此人将有时而复此报亦有时而信殆不远
矣区区之心不独为相公虑盖为天下虑向者献书光
范已尝白发其端偶有所闻不敢隐默惟相公幸赦其
卷十二 第 7b 页 WYG1155-0862b.png

  上丞相论铁币事宜书
某比窃闻铁币之议措置渐就稳贴但昨日忽闻议者
援明道诏书欲宽挑拣此虽有故实然听监司帅守行
之可也若出于朝廷则不可天下之势如长江大河孰
能逆料其所决之处今日若下此令不特拂前日施行
之旨后日恐亦难应矣要知此事朝廷知其变更之大
节目可也若有司所以推行之术一一总归于上他日
卷十二 第 8a 页 WYG1155-0862c.png
或能使朝廷负不直之名于下不可知也区区愚见如
此未必可采以尝闻钧诲偶思及之不敢不禀伏乞钧

  代临江军乞减上供留补支用书
照得本军所管三县苗米总计一十二万五千五百四
十三石有零岁拨上供一十一万五百四十三石六斗
四升止有一万五千石留州支用而逃亡倚阁犹在焉
间本军每月合支官兵等米计二千九百馀石每岁计
卷十二 第 8b 页 WYG1155-0862d.png
三万四千八百馀石而闰月不预此数以其所入较其
所出常欠米二万九千馀石而又本军每岁止供至镇
江建康池州交御所用水脚糜费等钱数目浩瀚镇江
每石至五百以上建康四百以上池州三百以上且通
以一石四百为率岁合用钱四万四千馀贯而百姓输
苗每石止纳水脚钱二百仅得钱二馀四千馀贯尚欠
钱二万馀贯若以米计又须得一万五千石始得办此
是本军岁必额外取米四万四千馀石方可支吾夫输
卷十二 第 9a 页 WYG1155-0863a.png
于上者不可得而减受于下者或可得而增加耗日多
势自宜尔某照得昨来臣僚尝以赣袁上供米少而留
州数多临江筠州上供米多而留州数少以为江西科
拨不均之病某尝窃究之盖临江筠州受受袁州支移
苗者者漕司科拨之时必是以袁之有铺补两郡之不
足或以两郡皆有支移耗剩故尽拨本郡之米上供今
日筠州支移自若而临江支移拨还袁州已十馀年矣
所以本军独受困匮之病不独官私不足又致横敛于
卷十二 第 9b 页 WYG1155-0863b.png
民其为害卒未有已日也某观江西科拨上供之数以
各州所受苗分数推之赣州南安袁州取之最轻固不
敢援以为例只如隆兴建昌抚州江州止是取及七分
以上吉州亦止八分以上惟筠与临江取及九分以上
而筠州则有支移补助本军支移今不复得矣倘得如
隆兴等处体例更科留一分与本军相添支用或可少
宽如是朝廷以有碍石部支遣难以掯留即本军起发
之米只就池州交卸却拨他州起发米数少者赴建康
卷十二 第 10a 页 WYG1155-0863c.png
镇江则水脚之费亦可少损庶几裁减耗剩以苏凋羸
惠至渥也某窃惟国家无事之日政当收养民力以防
不测今兹内外暇豫而百姓以自贫悴无聊岂可不少
加念乎某假守兹郡倘竭力求济亦可苟且岁月以望
终更然区区之心不忍如此是以且析控陈倘蒙兴念
远方将某所陈择其可者特与敷奏施行不胜幸甚
  上赵枢密论辞免除拜书
昨者西府之命自朝廷达之闾巷莫不交手称庆某亦
卷十二 第 10b 页 WYG1155-0863d.png
以慰平昔所仰望不胜其喜一旦有士友相勉以义劝
先生力辞此命以全祖宗二十年典故者某尝见先生
亦略及之及见汪察院数入文字论列某又尝劝亟出
城以伸大臣去就之理及闻主上必欲柄用先生为移
御史乃慨然有感于中因与士友相评议先生所以合
去合就者始知今日去虽不可而留亦甚难也盖本朝
御史若以言宰执而罢则宰执亦少留者惟张芸叟论
文潞公一时台谏皆去而公独留人不以为是也范忠
卷十二 第 11a 页 WYG1155-0864a.png
宣再相杨畏尝论之言卒不行一日吕汲公拟畏为谏
议大夫忠宣以为不可汲公曰畏曾谏公必有嫌忠宣
曰初不知也于是三上书求去竟不得请是时畏不去
忠宣亦留然忠宣之留有不得已盖哲宗之初亲政大
臣中最注意忠宣有密荐人材者辄以哲宗之宣盖欲
藉一篑障江河之力庶几于国有补焉耳今日御史若
去先生独留先生亦当自度今日果能有所建立以报
主上破典故黜御史而用先生之意乎抑明知不可以
卷十二 第 11b 页 WYG1155-0864b.png
有为而可以顺适上意姑留而姑为之已也若姑留而
姑为之则非忠宣之心矣使先生自此十事无一不中
人意人犹不以御史之言为非也万一九中而一谬则
人必以今日不用御史之言为恨矣先生虽欲不任天
下之责其可哉主上眷属先生之意可谓不薄上用之
人纯以诚实虚文苛礼一切埽去可谓三王之举然礼
文之间亦有不可废者盖君臣相与之情亦因是而见
而天下之人为之起敬起慢尝在此前日先生三请之
卷十二 第 12a 页 WYG1155-0864c.png
去而不报先生固不以为虚事也上未有诏而先生俯
然就之先生固亮上心无他也然某以是一节推之未
敢必先生异日果能无言之不行也则所答上今日破
典故退御史之意将何以哉窃闻先生昨日榻前奉
祠侍读之请亦足以为国之重士友闻之无不以为然
者愿卒请之已尝托刘次玉致此意今日闻扈驾方归
度必不可干谒缕缕布此极其愚瞽窃幸台照
  上赵枢密论免过宫指挥书
卷十二 第 12b 页 WYG1155-0864d.png
某今日忽闻昨晚降不过宫指挥甚异于前此何意也
此事主上不可以自专而直云更不施行则是过宫自
我罢之矣岂不重累圣德万口籍籍皆云此相公不格
陈源之命之效也责有归矣相公身为大臣又是宗卿
若避嫌而不言谁当言之圣贤无避嫌之举君父无可
避之嫌但顾在我诚不诚如何耳避嫌乃是占便宜之
异名非大臣所当为也相公今日若直谏忤上固是死
路若不谏而俟祸乱之作亦是死路但谏尚可回犹是
卷十二 第 13a 页 WYG1155-0865a.png
死路中生路也万一祸乱作决死不复生矣与其死于
祸乱孰若死于谏诤为分明矣人尝云相公不受知院
之命而居知院之位为糊涂某尝解之曰苟得此身在
庙堂为国家分明得大事则此身虽糊涂无憾焉今大
事又复不分明如此其何以塞人言哉上破祖宗之制
用相公为执政政为今日今日若更放过何以报主上
何以谢祖宗何以厌前日言者之口前辈云富贵易得
名节难保富贵一失尚或复来名节一亏终身不复不
卷十二 第 13b 页 WYG1155-0865b.png
知此是不向前惜此身更待何事此时不向前惜此身
更待何时也相公事先大夫备极孝敬士大夫能传诵
之相公能以处身反不以此处君父乎孟子曰谓其君
不能者贼其君者也愿相公勉之
  上赵枢密论过宫等事书
某日昨僭越辄具手札自知必忤钧严盖忠愤所激忘
其为忤也伏拜钧翰之赐不以加谴不胜感激窃闻今
日宰执开陈上意颇悔若然不如因真㥽之动随而开
卷十二 第 14a 页 WYG1155-0865c.png
导之自来日以往或有朝殿之日更不必及他事止以
此请比闻圣体违和得之道涂者未可知但数日前在
太乙宫作醮今日又闻遣人入山皆有所祈莫若呼其
徒诘其所请事意必可知圣体何如因据此以奏自无
嫌也此事大臣皆当问不必以东西府为嫌此岂避嫌
时耶伏乞钧照
  上丞相论驾幸玉津园宜恭请三宫书
某适闻御史台告报初三日车驾幸玉津园臣子获闻
卷十二 第 14b 页 WYG1155-0865d.png
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自当欣欣然有喜色何敢复有
窃议但某心窃有疑于此是日以为恭请三宫耶则不
见报恭请节次若不恭请耶则车驾独幸玉津恐于主
上奉亲之议有阙也某省记寿圣帝之事高宗也皇每
岁必恭请出郊圣父圣子銮舆后先都入拥观以为盛
事今年聚景之幸稍愆其期人已疑之今遽近舍聚景
而远幸玉津不奉三宫而独出宴游此果何意也夏谚
曰一游一豫为诸侯度是举果可为度于天下乎大丞
卷十二 第 15a 页 WYG1155-0866a.png
相身为宰辅相主上六年其他勋业固不敢望岂有处
主上亲父子之间而乃使之暌阻如此兹不曰大丞相
之责乎是日三宫若不同出大丞相宁有颜扈从耶某
谓此旨一出大丞相自当亲作一奏剧论缴回今遽下
之使人得窃议圣德已为失职又不力谏使上终成此
失某恐大丞相自此无以辞天下之责矣某现图论奏
恐未必得达谨先具此以禀切望大丞相委曲开陈若
得少缓数日劝勉车驾先过宫恭请然后銮舆顺动使
卷十二 第 15b 页 WYG1155-0866b.png
至和感召熏为霈霖以慰中外之望不胜幸甚
  乞补外后上丞相书
某区区进退之迹仰荷大丞相特赐垂永前日推晓非
不详尽但某熟思之某之义岂敢上比大丞相某今既
出郊自难复入且大丞所以眷眷于某不令其去者其
不过以为尚可受役耳然某既退复进稍愆于义即訾
议丛集尚复能有所为耶自此亦恐为绕指柔矣且他
人有一路之绩一州之劳尚不忍弃之而况有一世之
卷十二 第 16a 页 WYG1155-0866c.png
绩者乎一旦使舍之而去其于国家利害轻重大小何
如哉盖此地不比其他官守一人去可使一人继之继
之者或不得其人又可择一人易之教导之事易一人
即须别起一番头绪其所起头绪虽是犹恐有龃龉之
忧况不是乎朝廷必待知其不是而又改弦易辙则所
失已多矣士大夫教子弟可以推也士大夫得一师教
其子渐见有成尚不肯以小故弃绝之况国家乎某知
阁下亦必忧此数日开陈想重钧念若得委曲调护使
卷十二 第 16b 页 WYG1155-0866d.png
嘉邸不识讲学之助而朝廷数年任人功夫不为徒设
可以全大丞相秉政最著之功不胜幸甚
  江陵陈请画一事件别上丞相书
某比以到官尝专具劄仰谢钧造不敢喋喋惧渎威尊
某视事两月依托崇庇每思自竭仰副使令今有合陈
请事件已别具奏并列公状具申尚书省外须至画一
开申一项一本府地当边面控阨吴蜀兵财单寡缓急
无恃今乞岁分民兵教阅以作士气拨还备边钱物以
卷十二 第 17a 页 WYG1155-0867a.png
实边储所有利害具见公状伏望钧慈早赐敷奏施行
某照得备边库钱累政皆尝奏请未见行下虽知朝廷
亦自匮乏然边境之备岂可不豫缘荆州去朝廷甚远
若俟缓急陈乞必致乏兴盖屯戍之地府库枵然设有
调发廪给不致变故之生瞬息顷耳况今日朝廷应副
州郡不过会子度牒二种而此二种必须无事之时始
可换易设若缓急方始给降决难支用切乞钧念一本
府为郡俸薄物贵非愿仕者所乐趋故同官间最难得
卷十二 第 17b 页 WYG1155-0867b.png
人某近乞辟蒋砺充本府佥判闻已特差安抚司准备
差遣易祓但祓以除国正某又欲辟修职郎路芾充填
上件阙次其人识虑深远可与谋事已具奏闻欲望钧
慈特与开陈从所请某精力既衰疾病间作政藉同官
相与协力伏乞钧照右谨开具在前欲望相公开陈之
际特赐委曲若得尽从所乞不胜一路之幸干冒钧严
不寒而栗
 小贴子某照得易祓一阙累政系差选人若径自朝
卷十二 第 18a 页 WYG1155-0867c.png
 廷差下亦可但恐钧气或有所疑某契勘得蒋砺在
 部改官年已六十不应作县若某所辟本府判佥不
 成只得乞从朝廷差蒋砺充填易祓窠阙亦为幸甚
  江陵上丞相乞与祠禄书
某一介芜庸谬当阃寄自顾绵薄本不当来实以威命
所临不敢辞避区区到此亦欲少效微力以偿知遇比
故数有奏请谅蒙体察此心知非苟且避事求以免过
者也无何弱植涉秋以来不胜寒凉去年气疾乃复发
卷十二 第 18b 页 WYG1155-0867d.png
动今结作一块流注左胁之下凡出入动息必相引注
不下不敢每下必袖窃恐自此遂为沈痼缘此间医者
皆不习人之病而乡里之医又惮远不肯来若寖不瘉
必妨职业窃见荆南地望雄重控扼吴蜀包络江湖向
冬政是弹压盗贼防护边境之时而某以一病夫临之
恐招轻侮或致生事某已具劄子陈乞祠禄冀得少休
寻医问药去此沈痼傥蒙钧慈特赐开陈俾遂此请别
选贤师以镇此方不胜万幸
卷十二 第 19a 页 WYG1155-0868a.png
  上丞相论淮东纵容行使铁钱书
某辄有狂愚仰渎钧听昨日忽闻行遣淮东纵容行使
私铁钱帅臣监司公论甚惬但惜乎不少需北使出境
而后发盖淮东监司帅臣既有此行遣反顾帑中私钱
其惧当益甚或者若尽以朝廷所降钱会先易其帑中
所私而后及百姓则去安宁之期尚未可保也况刘漕
结怨于淮如此今兹罢免恐未易离彼更告钧虑思所
以图之毋使北使未出境而后有扰扰恐损国体某区
卷十二 第 19b 页 WYG1155-0868b.png
区守职如此盖出造化独念无所补报时出瞽言自知
仰渎尊威不胜惶悚俟命之至
 
 
 
 
 
 止堂集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