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堂集-宋-彭龟年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WYG1155-0851c.png
钦定四库全书
 止堂集卷十一
            宋 彭龟年 撰
 书
  上漕司论州县应副军粮支除书
某窃见去年茶寇方盛时江鄂大军诸路禁军土军弓
手百姓保甲动以万计所支钱粮皆有朝旨不拘是何
项官钱应副乏与者例有重罚如本州萍乡止以临江
卷十一 第 1b 页 WYG1155-0851d.png
弓手资粮不继至于奏闻当时非诸司为之辨雪则亦
几于不免其势如此其急也及事定计费上其凡目则
大军之费始为豁除其馀禁军土军弓手保甲之费则
责之州县自办此何意耶夫小民之家岁课登场必先
罄其所得以偿逋负彼非乐于此也诚恐今日之不偿
则后日之不可恃耳天下之变如长河大江横溃冲决
防此出彼岂有定所哉而独谓茶寇既平无复有事可
乎若以州县之财有馀而出此犹且不可况今州县例
卷十一 第 2a 页 WYG1155-0852a.png
皆困匮县之负州州之负大农者动以万计也而安得
复有馀力以及此耶今虽不复豁除州县必无填补徒
为欠目且负曲声此似非明白之政也某区区之言惟
惜事体节下无曰某州县之吏也徒为州县之地焉幸

  上漕司论科举失士之弊书
照得今岁科举所差试官政隶使台有二事系士子利
害甚重敢缕具申禀夫今世士大夫好挟客气以败公
卷十一 第 2b 页 WYG1155-0852b.png
事不独考校病之然其他事或有差失尚可追改至于
考校一分得失更不可移而寻常试官多有趣向不侔
议论不协循至忿争迁怒士子夫求士子终身决于其
一日之文固未易见也幸而有词华过人学识兼茂者
岂不可共为惜之奈何考校之官一或交恶便生忌嫉
过求疵类加以诋訾间有至于黜落者此一事也夫分
房考校本非良法固有一房合取若干人而可取者少
亦有可取者多而有不得取者人之聪明本亦有限至
卷十一 第 3a 页 WYG1155-0852c.png
于老少尤不相侔奈何考校之官类以分考之故耻以
本房卷子分与他人而又精力不逮不能自考至有不
曾经眼者此二事也欲望台慈于未差试官以前凡一
路应差之官人与一劄子具道此意使之体前日一已
之难知今日士子之不易母恃客气生私忿无以分考
害公法使士子有以进身朝廷不致失士不胜幸甚
  论禁糯米书
夫秫之有禁虽非甲令而所在用之不以为怪此固出
卷十一 第 3b 页 WYG1155-0852d.png
于权时之宜然直以法之所不当有者设之于政令则
有所不可夫禁酒法也秫非止可以酒而禁绝之此与
有其具者同也以法禁酒虽稍严密人不敢尤而禁秫
亦若酒则人病我矣何也秫非法禁而我禁之也某尝
读孟子至臣始至于境问国之大禁然后敢入乃知法
禁一立虽有圣贤不敢踰越为禁者乌可苟乎哉某近
自临汝归闻以秫得罪者某已疑之尝欲进区区之
说而不敢渎盖曰此固先生惩一之术也不谓其至于
卷十一 第 4a 页 WYG1155-0853a.png
再焉再已甚矣某惧继之者犹未已也某闻今之为州
郡者皆曰与其索于本不若禁其末故于酒税尤切留
意此于上下急迫之时可谓知所先后者也然天下之
事亦岂可为已甚者哉今之官𣙜视昔者已大益今之
私𣙜视昔者已大损则固不可不权其轻重而为之弛
张也某谓秫之禁当少弛焉若不得不禁则亦不当如
酒之严有秫者亦不当罪之与有酒者比此言使有识
者闻之犹当嗤鄙先生幸勿以为狂而深思之
卷十一 第 4b 页 WYG1155-0853b.png
  论逻者之弊书
觇逻之人昔人固尝用之而君子不以为然盖人之所
以贵夫聪明谓其于天下之理无所不见而今乃付之
数逻者是吾之聪明止于数人者之耳目岂不挟哉世
之好用逻者其说曰逻者虽不足信而吾能用之非也
夫小人之求于君子亦必自诚信以入彼非真诚信也
以诚信而用其虚诈耳今日言一事实也而明日则虚
矣明日言一事虚也而后日则实矣神出鬼没千变万
卷十一 第 5a 页 WYG1155-0853c.png
化而君子之权已在其股掌之中以术御之者又不过
取其所畏恶者随而察之夫小人之情安可保哉固有
外若矛盾而中实胶漆者使吾一堕其计则蔽之外又
生一蔽也而吾之聪明愈狭矣又曰逻者之言虽不可
尽用而吾能用之有用有舍焉非也夫今日闻某人有
某事吾虽不听而其疑根已生于此他日或有触吾之
疑则未必不以是为非以黑为白也故人莫病乎以成
心应物成心应物则其差必远矣又曰逻所以禁恶者
卷十一 第 5b 页 WYG1155-0853d.png
而善者吾所不问亦非也某谓逻不足以惧恶者而反
以惧善者何也善者非果有恶之可惧惧其为逻者之
所中也故逻者出而善人有不安焉而禁恶者亦不当
出此夫君子之在天下当使为不善者曰吾惧君子之
闻之也而今乃曰吾惧逻者之得之也是人不畏君子
而畏逻者苟有得于逻者则虽为不善不病矣宁不为
君子之玷乎恭惟阁下讲学甚笃择义甚精岂有于此
而不洞然者政如沧江平湖澄洁虚静一芥浮游其间
卷十一 第 6a 页 WYG1155-0854a.png
若未害也而离娄子𦕈然视之以为不若无之为快傥
辱加察焉为道以屏绝之使此辈言语无得以为聪明
之累不胜幸甚
  上赵漕论常平欠折书
照得本州常平系逐年州郡以新易陈遂致折欠虽斗
斛出入本无弊病然陈米贮积既久其性已定新米未
免作热所折自多假使自始至今岁率以石石率以升
计之数不止此今来销折之数朝廷计亦知之故于赦
卷十一 第 6b 页 WYG1155-0854b.png
文明有除豁之文本州亦已发明申常平司乃蒙行监
合于人赔偿缘此事穷䆒从来干涉者众似闻常平职
事暂涖使台辄敢轻率以告蒙察其本非作弊特与依
赦除豁则被赐者非一人而已此非独为诸皂辈地盖
其间多有现管仓场之人若监系不已常平未有分毫
之补其他已有邱山之损必然之理也此事尝略申禀
故复缕陈赐察万幸
  上袁守论苗仓收土米耗书
卷十一 第 7a 页 WYG1155-0854c.png
契勘本州支移苗仓自省耗之外有明会耗有州用耗
有土米耗取之虽若重叠而考之各有自来时世不同
用度寖广未容一切末减其间欲择取之其无谓用之
无度者去之则土米耗所不可不讲也夫取土米之耗
其目有二曰斛面曰点合斛面有高低点合有多少纵
舍所不知知稽考所不可得凡从前仓官所以受谤兴
讼者无非此米招之也某尝询求取土米之法深有可
叹者惟其名不正故胁持者率从轻取善良者类以重
卷十一 第 7b 页 WYG1155-0854d.png
偿惟其数不定故揽子以重偿之格鸠诸民以轻取之
术要诸上大概官与揽子共其利而受害者数邑之百
姓而已岂可循之而不改哉阁下出守千里为天子抚
摩百姓未及下车首以衔札禁戢纳苗加耗为念真得
宣布之义某偶奔走田间窃闻一二尝郁郁以无从宣
吐为恨今乃得具陈之然能见其害而不能见其利未
必不启或者之笑夫土米之耗某固知本州所恃以为
公使者也然支移之归袁州不过数年间耳方其未有
卷十一 第 8a 页 WYG1155-0855a.png
支移也公使乃以何者充之俭则贫而有馀侈则富而
不足此天下之常理也不能撙节而每患不能充羡某
恐残民害物之事将不胜继矣蠲除之令企踵以俟
  论支移仓水脚钱书
某昨日蒙台谕以支移仓减去土米致发纲水脚钱不
足某一时仓卒不知所对归而思之照得本州苗计一
十万有奇不论折苗正苗皆输水脚而上供不及其半
以一倍水脚之钱自可起发纲运兼支移苗三万八千
卷十一 第 8b 页 WYG1155-0855b.png
每石又有水脚钱曾何取给于土米土米自是羡馀之
物水脚自是合纳之钱水脚钱不知起于何时而土米
乃创之近岁若以为起纲必藉土米则不知未有土米
以前果以何钱起纲耶只缘去岁失催诸县水脚钱纲
运不能发因就便以土米借支今遂以为口实反以为
减免土米之过则非矣此事某本不当辩盖一默默则
前日败坏州郡之谮果若可信不免具析因依申禀伏
乞台察
卷十一 第 9a 页 WYG1155-0855c.png
  论解彦祥败茶寇之功书
某此月十五日得陈丞书传台旨问解彦祥萍乡破茶
寇始末某时亦效职军前颇知其事是年八月二十六
日贼自安福由良子坑过萍乡卜于大安之龙王祠不
得卜遂以其众潜于东冈之周氏家二十九日解彦祥
令四兵侦探遇寇渔于周氏之塘二人为寇所杀二人
脱走归报乃管界巡检马熙所辖也解知寇处因以马
熙之兵为乡导亲提其众即东冈与贼阵于周氏之门
卷十一 第 9b 页 WYG1155-0855d.png
前田中田皆淤泥仅有径阔尺馀寇据田上我兵弓弩
并发一寇长而髯者奋身前格彦祥一箭中之寇坠淤
泥中兵因刎其首已而又毙一寇无唇者贼气遂索我
兵大振自己战至申酉凡获十二级贼稍稍引却日昏
乃遁马熙袭之贼自赤竹凹复入安福高峰寺解以其
众自萍乡之楼下越宜春仰山复过安福讨贼贼已从
永新迤逦南奔向兴国矣方贼去萍乡时某以宪檄捕
寇于安福之白云寺去高峰二十里某至白云时寇新
卷十一 第 10a 页 WYG1155-0856a.png
退询之土人皆云贼留高峰三日被创者四五十人疲
不能起者往往自毙之而行小山有土豪彭道以辛宪
命往捕因大搜高峰山中得数尸木叶下皆被重创而
死人始知茶寇䘐于萍乡亦不细也此贼自起湖南与
官军接屡矣官军可数者仅有三四胜其大者摧锋败
之岭南而势始衰解彦祥却之萍乡而力始困然摧锋
之功人人皆知之而彦祥之功必待辨而后明者萍乡
数级之得曷能困贼曾不知此一战之后贼所以不能
卷十一 第 10b 页 WYG1155-0856b.png
复振乃彦祥力也今彦祥非惟不得赏且因是镌官
自效赏罚如此后万一有警何以使人乎顷萍乡黄主
簿人杰尝条其事上之辛漕辛漕报云己申朝庭未知
今日施行果繇此否或别有知之者为讼其功耶某所
闻亦其大略先生广加物色傥得其实为彦祥直之不
使此辈尚怀不满之意于清明公大之朝不胜幸甚
 小贴子先生如物色彦祥破贼之功不当止于袁州
 向来备申诸司之文即以为实盖接战之地止知彦
卷十一 第 11a 页 WYG1155-0856c.png
 祥所获数级袁州所申亦不越是若仅得数级岂足
 论功先生试访之高峰左右知贼困衄之状乃知彦
 祥之功不可掩也器成以火火彻乃凝矢发以弦弦
 弛乃中天下事固然不可不察也解彦祥事先生若
 得其实止能上之朝廷其施行与否先生固不得专
 但管界巡检马熙及管界司兵级皆当时为乡导受
 敌者也始袁州牒巡尉禦贼时备列功赏云能败贼
 者本官当如何受赏兵级当如何受赏及至自己一
卷十一 第 11b 页 WYG1155-0856d.png
 切不问如其他不受敌去处盖不必言若管界官卒
 岂可负而不赏哉此先生所可专者也故并以申禀
  论弭盗书
某闻古者不求治盗而求弭盗夫盗非不可治也盗可
治而不可弭犹无益也世之人固有严法禁峻刑罚穷
盗以治之者矣而盗每甚于未治之日是岂人乐于犯
法哉循循默默者皆可销争铮铮佼佼者适以召敌概
之人情皆然而况于盗乎方茶寇盛时风声气燄固足
卷十一 第 12a 页 WYG1155-0857a.png
以号召奸猾而猖獗数月凌藉数县卒少附之者此无
他偶当丰稔之时民无饥寒之累好生之念重于犯法
其势固然也然则人之所以犯法者其果情乎故某以
为有盗而治之不如未有盗而弭之今秋雨潦不时沿
流之田皆不秀实视之虽若小故而思之不无过忧盖
今日百姓大率窘匮小有不继恒心易亡或恐奸猾诱
之于前饥寒迫之于后则某恐不能长享安静之福如
今日也某欲望台慈行下沿江州县将被水去处多方
卷十一 第 12b 页 WYG1155-0857b.png
存抚纵未能过为补助亦可以少缓催科使之稍有暇
日可为后图愚民无以动摇则盗贼之虑或可少置
  论州府公庭治囚失体书
厅前绷吊罪人昔尝效愚悃未蒙垂听夫奸猾之人不
可不以法治之然为此者则有有司焉有司虽未得人
然亦不可兼有司之事而治之也且大官大府一入其
间当使之有雍容閒雅气象今左右囚系有似囹圄非
所以示观瞻也况君子之为国有不可以徒法行者是
卷十一 第 13a 页 WYG1155-0857c.png
固不当察哉恭惟阁下自下车以来行且及期纪纲整
饬百废具举固已光掩前哲治越诸郡而振作之气犹
不少衰诚以在下之人习惯为慢发必惩创犹敢冒法
然某妄谓民之诚心溃散已久一旦束之以法未必尽
能收敛先生盍以哀矜之心用之乎且试反而求之身
愈点检则病愈多求之我者如此则求之人者可知矣
此忠恕之道也孔子曰居上不宽吾何以观之哉夫所
谓宽者非欲其放纵弛废盖欲其不琐琐于其间也矇
卷十一 第 13b 页 WYG1155-0857d.png
瞽之言几于狂矣罪当斥责不胜惶惧
  论火备书
窃闻使州时有火警大治水备先生处之固必有法然
顷时见先生令家蓄水备虽甚整然罂釜之器所积几
何其器之口止可容一小桶取一小桶之馀必以他器
取之桶不能及也如此则缓急虽千罂何益况仓卒取
水人岂复顾蓄水之器一家被火千家毁罂琐琐细民
徒有所费此所扰大而所益细以某观之不必行也如
卷十一 第 14a 页 WYG1155-0858a.png
先生所治清水池判官厅池古义井乃大有益今仓前
尚有灵泉池州前尚有南园池可治之南门泡沙河亦
当差官相其取水之路顺否其馀无水处多置大桶(罂/恐)
(不如/桶)如此乃善仍有一法向来某亦尝救火苦于无水
遂以东门外所辖百姓部为坠伍其中有木行两人则
告示一家要袋子一条一家备棒头两个(以备/折屋)有匠人
则告示家要锯一张斧一张(救火之锯缓/急不可使)队长各备梯
一张麻搭一个隅长备扛水桶一对洒水杂物之类凡
卷十一 第 14b 页 WYG1155-0858b.png
前项备物者皆不预取水之数其馀则专一取水都官
置取水竹牌子数十枚当救火之时水一桶至则与牌
子一枚明日来纳凡无牌子者即是未尝取水择其队
下取水最少之人治一队长其馀无牌子者并写名字
作阄十取一人决之(尽行遣/则难)有牌子多者赏之不独赏
行伍且赏队长如此则队长专一督人之取水而人之
取水者亦自力矣某虽未尝试之亦疑其便也某谓当
以城中百姓分𨽻三都监河北隶之都巡东西门外厢
卷十一 第 15a 页 WYG1155-0858c.png
隶之尉司如有火且使两处救不灭复差两处救如前
者不能灭后者能灭则治其不能灭者赏其能灭者(此/赏)
(罚止谓自家救火之人不谓百/姓盖百姓自有取水赏罚矣)如此则火为易灭亦免
缓急中淆杂别生事端不审是否
  论狂僧惑众书
赤脚狂僧颇欲眩俗久拟申禀乞押入仰山度夏偶未
及之闻以二十一日大合斋并及有位者如此则惑滋
甚矣先生职主教化正俗驱妄盖不一事此必有以处
卷十一 第 15b 页 WYG1155-0858d.png
之区区之言不能自己伏乞台照
 
 
 
 
 
 
 止堂集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