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堂集-宋-彭龟年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155-077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止堂集卷二
            宋 彭龟年 撰
 奏疏
  论听言宜辨是非邪正而以讲学明理为本疏(绍/熙)
  (三年八月轮对时/为御史台主簿)
臣闻天地以虚为德圣人所以能赞天地之化育而与
之参焉者亦惟虚而已矣恭惟陛下受天明命临照万
卷二 第 1b 页 WYG1155-0772d.png
国自御极以来天下之事一切以虚心应之执政大臣
日有闿陈无一事之不下侍从论思给舍缴駮台谏劾
奏无一言之不听内而百执事外而监司郡守一遇奏
对无不自以为称惬上意虽舜之舍己从人禹之闻善
言则拜何以过此然臣区区之愚犹愿有陈于陛下者
盖以天下之理有所谓可亦有所谓不可夫虚者岂一
于可之谓哉无可不可者虚也有可不可者理也试观
之天地之化何尝有所偏倚其无所偏倚者天地之虚
卷二 第 2a 页 WYG1155-0773a.png
也然阴阳寒燠之气动植飞潜之性长短小大之形亦
何尝有所变易哉所不可变易者天地之实理也夫是
非邪正此实理之在人而不可变易者若是谓是非谓
非邪谓邪正谓正物各付物而吾无一毫私意介乎其
间岂不如天地之虚哉傥是非邪正未尝辨析而徒曰
吾虚心应之吾之应之者若其人正其言是则是虚也
达而为尧舜不难也若其人邪其言非则是虚也反而
为祸乱亦不难也孔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
卷二 第 2b 页 WYG1155-0773b.png
莫也义之与比夫无适无莫岂不甚善然非义之与比
则有所不可故无适无莫而义则为从善如转圜无适
无莫而不义则为用贤如转石矣是可不察哉臣观陛
下数月之间用人纳谏圣心愈虚盛德彰明天下欢喜
太平之期指日可冀而臣之私忧过计益不自已者诚
愿陛下于是非邪正之间深加圣心焉臣非敢议陛下
今日虚心以为非是诚以是非邪正未易判别异时不
幸有不肖者窃陛下虚心之机而用之或误陛下陛下
卷二 第 3a 页 WYG1155-0773c.png
傥惩今日为监戒则将猜忌关防表里不应其患又有
不可胜言者此臣所以有狂僭之言也抑臣之言犹有
未尽者臣闻之能明理然后能使心之虚能讲学然后
能使理之明夫天下之事纷纭淆杂日至乎前利害之
相形贤否之相蒙千变万化不可穷诘而陛下以一人
之聪明酬之可不谓难哉陛下随事而应虽无不听之
言事过而思岂无既往之悔万一有之陛下亦尝察夫
悔之所以然乎是必于理有所未明所以于事不能无
卷二 第 3b 页 WYG1155-0773d.png
误臣是以知讲学之不可缓也恭惟陛下自得圣学之
高明多阅天下之义理是非邪正固已瞭然然而理本
无穷学斯不足若丝毫有所不察则祸乱或从而生臣
愚欲望陛下精考圣贤之言多亲儒学之士公好恶以
合天道辨义利以察人情常使圣心昭明了无蔽惑如
冰鉴之清而妍丑自见如尺度之公而长短自形此圣
人之所谓虚而与天地相参者也惟陛下留神取进止
  乞复祖宗旧制重经筵亲儒士置夜直之员疏(绍/熙)
卷二 第 4a 页 WYG1155-0774a.png
  (三年八月轮/对第二疏)
臣闻讲读之宫责任最重故程颐谓天下重任惟宰相
与经筵天下治乱系宰相君德成就在经筵以臣观之
君德不修虽治难保要知经筵之重尤在宰相之先是
以祖宗增重此官具有成宪未得之则求之惟恐其不
广既得之则亲之惟恐其或疏揆之近时颇非其旧臣
敢为陛下条列陈之臣观祖宗精择经筵不限资任或
以布衣而就职或解政柄而复为盖以劝讲之臣当用
卷二 第 4b 页 WYG1155-0774b.png
明经之士经须素业人各有长傥平时未尝留意于斯
则虽贤何以克堪其任今不问所学类以序迁此非其
旧者一也臣观祖宗引对臣寮莫如经筵亲密在太祖
朝非时召王昭素讲说经书在太宗朝命吕文仲为侍
读多以日晚召见及真宗嗣位首置侍读侍讲学士命
邢炳杨徽之夏侯峤为之常令炳宿秘阁访问或至中
夕自此遂为故事夜直率置常员不特与之究义理之
微亦欲藉之杜逸豫之隙盖闻古今之治乱则警惧易
卷二 第 5a 页 WYG1155-0774c.png
动闻闾阎之艰苦则忧念自生退即宴閒必无过失圣
谟深远人未易知窃见近日宣召经筵多用昼接臣不
知游息深宫之际何以为保养夜气之方此非其旧者
二也臣仰惟陛下留心学问不愧古先尝于郊禋之时
豫展讲读之日厥修时敏何待人言而臣之区区犹及
此者臣尝见范祖禹所编帝学上下数千年未有若祖
宗好学之笃者陛下欲法祖宗舍此宜无大者也臣愚
欲望陛下拣拔名儒寘之讲席但问经学之深浅不校
卷二 第 5b 页 WYG1155-0774d.png
官资之崇卑官大则加之学士之名官小则任以说书
之职日与之讲论义理夜与之商略古今自此圣性日
益高明圣德日益光大既有义理之可乐自然物欲之
难移保国宁家莫先于是惟陛下留神取进止
 附日记上览疏谕曰祖宗最是于经筵留意遂奏曰
 陛下必尝考究本末太祖一时亲近儒生虽是讲文
 治以抑武功要知最为好学自是太宗真宗仁宗讲
 学尤切所以于经筵留意如此上曰神宗亦好学遂
卷二 第 6a 页 WYG1155-0775a.png
 奏云人君以一身当天下万几之繁是非邪正如何
 辨别须是讲学以明理方得臣此一劄政与前劄血
 脉贯通上曰近日邪正却分明遂奏云臣窃观今年
 比之去年稍清明但邪正之间更须圣明常常密察
 此虽尧舜亦以为难不可不谨上曰毕竟今日正人
 多又奏云亦安能使举朝皆正人但不正之人莫使
 在𦂳切路头方好又谕云夜直有说因奏云儒臣夜
 直最为有益古人谓阳明升则德性用阴浊胜则物
卷二 第 6b 页 WYG1155-0775b.png
 欲行夜直得一二儒臣以义理相磨切此意味甚长
 不比其他上曰亲儒生有益果然
  论爱身寡欲务学三事疏(绍熙/三年)
臣闻古者史为书瞽为诗工诵箴谏大夫规诲士传言
庶人谤凡天下之言无不达于上近世惟宰相日得献
替于天子侍从台谏之言其进已有限矣卿监而上虽
有转对然岁或不得再见也至于百官轮对大率近三
岁始一周尔言之得达于上如此其难而当言者又不
卷二 第 7a 页 WYG1155-0775c.png
切当焉得称为人臣出入周行乎臣则不敢臣之欲有
言于陛下者有三曰爱身曰寡欲曰务学然治国莫急
于爱身爱身莫切于寡欲寡欲莫先于务学其实则一
而已耳何谓治国莫急于爱身古者人君三公之官师
道之教训傅傅之德义保保其身体后世宰相实兼三
公之贵而不任三公之责道之教训傅之德义仅委之
经筵至于保身体之事虽世之贤者未尝留意也人君
退朝之后不过女子小人以姑息之爱奉其君尔夫姑
卷二 第 7b 页 WYG1155-0775d.png
息之爱身体之贼也而可不虑乎恭惟国家大业未复
大雠未雪寿皇圣帝卧薪尝胆未酬此志举神器而付
之陛下政欲亲见圣子身致太平陛下不办十分忧劳
岂易克集此事自天下言之陛下诚不可不爱身也寿
皇圣帝退处重华怡神养气有陛下任其付托之重虽
无复一毫天下之忧然父母爱子至老犹切人之情也
陛下朝夕起居之宜饮食疏数之节寿皇能顷刻置念
已乎自陛下言之尤不可不爱身也故曰治国莫急于
卷二 第 8a 页 WYG1155-0776a.png
爱身何谓爱身莫切于寡欲外作禽荒内作色荒酣酒
嗜音峻宇彫墙有一于此未或不亡自古人君治乱之
道非一然大要不出是数者而已陛下自登大位六飞
时动后宫嫔御宠遇绝少宫禁兴造外亦罕闻不可谓
欲不寡矣但道涂之言或谓宫掖之间宴饮爽节夫酒
之伤性败德固不待言臣窃读本草酒性大热是以凝
寒则不冰沃火则益炎酝酒之地雪霜不积推此数者
天下之热未有加于酒者也窃闻圣体尝苦疡疾此非
卷二 第 8b 页 WYG1155-0776b.png
其致之之由耶抑又有大可虑者酒之为害不特不嗜
饮者病之嗜饮者亦病之何也自其既醒必悔所以知
其饮之过度非其本性然也盖酒与女子小人相似近
之则不可远非不欲远也既近之则远将不能也臣尝
观不嗜饮之人每饮则昏嗜饮之人不饮则昏饮而昏
者气为主也故有酒则气乱不饮而昏者酒为主也故
无酒则气夺是一日不饮则荣卫胍络若不可支盖酒
已胜气气不能自主其身故致于此因循陷溺不至沈
卷二 第 9a 页 WYG1155-0776c.png
湎不已圣之与凡虽曰不同而人之气体未尝有异陛
下宫中无事小小宴饮固不至此然臣区区愚忠政恐
其不已而或至于是则非陛下爱身之道也故曰爱身
莫切于寡欲何谓寡欲莫先于务学臣闻善恶之理相
为消长此盛彼衰不能两大所以禹恶旨酒而好善言
善言既亲旨酒斯远臣观祖宗亲近儒学之深意乃是
消弭人欲之微权每以夜分之时率召经筵之士不独
欲究义理之粹盖亦大为逸豫之防盖闻古今之祸乱
卷二 第 9b 页 WYG1155-0776d.png
则警惧自生闻闾阎之艰苦则忧虑必切退即閒宴必
无过淫窃闻近日宣召经筵多在昼漏臣不知游息深
宫之际何以为存养夜气之方欲护清明孰如义理臣
故曰寡欲莫先于务学恭惟陛下圣性虚静义理昭明
视臣所言何啻白黑臣愚欲望陛下精择名儒置之讲
席日与之讲论经理夜与之商确古今自此圣学日以
高明圣德日以光大既有义理之可乐自然物欲之难
移复于宴饮之间渐为裁抑之限视寻常御酒之数十
卷二 第 10a 页 WYG1155-0777a.png
分中减一二渐减至三四如此数月必大有益不特身
之能爱而德亦无不懋矣保国宁家孰大于是
  论续降指挥之弊疏(绍熙/三年)
臣闻古之善治天下者详于用人而略于用法盖法不
过制其大纲而君臣之间相与讲切者惟择人以付之
而已故所用无非才而法亦恃以无弊后世徒欲以法
笼络天下左牵右制一疮百补不胜其繁而用人之际
卤莽灭裂一切不问故人适足为法之蠹而纷纷改更
卷二 第 10b 页 WYG1155-0777b.png
皆非法之真敝实人敝之尔恭惟陛下聪明宪天不自
克圣宽洪尽下言无不闻近日天下利害虽琐细猥繁
亦得以上达天聪然究其所言类多责详于法而不求
治于人故朝下一敕夕更一今所谓续降者殆不胜纪
录曾不知言非其人法亦徒设奸吏舞弄出此入彼适
足以乱吾法耳故臣谓善治天下者任法不如任人变
法不如变俗使天下士大夫皆持公尔忘私国尔忘家
之心以莅官效职则国家之法何者非善苟有所不及
卷二 第 11a 页 WYG1155-0777c.png
亦必有以治之矣臣之区区愿陛下与二三大臣先讲
所以官人之方无使资格得以容不才荐举得以行私
意移审度人情之心以审度人物变推行己私之智以
推行公道则所用之人必无不才所居之官必称其职
虽以今日之法为天下盖有馀矣不然臣未见徒法可
以立者惟陛下留神取进止
  论车驾过宫愆期视朝爽节章奏壅滞疏(绍熙四/年三月)
臣备数校文自入锁闱不通外内财三十五日耳既出
卷二 第 11b 页 WYG1155-0777d.png
试院凡达于耳目之事乃有甚可骇者自一人之身至
于天下之事或废而不举自内庭至于外朝若漫无纲
纪之足恃自大臣至于百执事皆有栗栗不自安之意
军达于行伍民达于闾阎其言至有不忍闻者虽不足
尽信亦有不容不疑者也诘其所以然则不过陛下近
不过宫及御朝爽节章奏不下此其可指者耳夫过宫
事亲之小节也今两宫之情如春风和气安有微隙晨
昏定省少或不讲在父子真情之间何尝较计此琐琐
卷二 第 12a 页 WYG1155-0778a.png
哉但有不可得而已者陛下事亲自视孰与周文王文
王朝王季且日三焉而陛下历月不过宫可乎是不可
委之以为偶然而已视此以为偶然则其他以偶然而
罢者亦必犹是也陛下试观大廷朝会群臣小不谨于
礼此岂真有不畏其上之心而朝廷之仪不得轻贷者
诚以上下之分恐因是遂陵迟故尔吾以是责人则人
岂不以是望我而可谓吾天性之爱不剪剪于是可乎
夫一不过宫真以为有损于孝固不可然今世之所谓
卷二 第 12b 页 WYG1155-0778b.png
孝者曾不过如此等事于此一有不谨无怪乎议者之
云云也何也吾之所谓实然者诚未有以大信于人则
舍礼文之间抑何所见其果孝与否孝经曰敬一人而
千万人悦夫敬之而能使人悦如此则反是岂不足以
招其怨且尤乎窃闻近日臣寮抗章论奏如出一口彼
诚不忍陛下父子初无纤芥而遽遭此藉藉口语故不
惮斧锧倾心告上非是群臣看得此事太重自是陛下
待得此事太轻此在陛下非有所难抑何惮而不为而
卷二 第 13a 页 WYG1155-0778c.png
忍以一已动天下之疑犯天下之议乎至于御朝之节
自有法度内之起居则节于内侍外之起居则节于閤
门陛下近日斥责内侍微过必举所以此辈宁无异心
陛下启处之间傥或爽节不特避祸者畏陛下而不敢
言怀奸者未必不幸陛下而不言也尝读庭燎之诗至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锵锵然后
知古之人君固望其臣之来朝而数期以待之也至于
罢朝则使人问大夫大夫退然后适小寝则古者人君
卷二 第 13b 页 WYG1155-0778d.png
动止皆以臣下为节今千官百辟垂绅搢笏俨然在庭
侧耳警跸移晷不闻所谓敬大臣体群臣者果如是乎
纵曰彼皆士大夫必不敢怨其上若持戟而卫殿阶操
挺而扈属车者皆赳赳无识之徒尔吾之所以服役之
者不特以利盖有义存焉彼但见陛下事亲在于过宫
治政在于视朝陛下一不过宫便以为陛下不能事其
亲一不视朝便以为陛下不能治其政纷纷之议此不
足怪彼心一动邂逅之间真有可虑者陛下不可以此
卷二 第 14a 页 WYG1155-0779a.png
辈恋斗升之禄而以无能为轻之也若夫章奏所以达
下情苟非大臣谁能日日进对其他臣寮所赖以献替
者惟章奏耳汉制凡臣下奏事虽不行亦必报闻罢谓
之报闻罢者盖欲其人知其言之已达也主父偃上书
武帝朝奏暮召入其速如此近日臣下奏议多留中不
出若使事事得彻睿览其间有所去取固未为害万一
奏入去处或有留滞陛下既不得知臣下又直以为其
言不行无从诘问因循积习渐致蒙蔽缓急之际岂不
卷二 第 14b 页 WYG1155-0779b.png
殆哉此事陛下尤不可不关圣虑也臣愚欲望陛下不
间寒暑无爽过宫之期益严起居无失御朝之节凡有
章奏悉下大臣平章事属机密者自当关防或有施行
者令其覆奏如此而人心不安人言不息臣当受妄言
之诛臣闻近日臣寮见陛下如此等事颇动人心往往
多有谏疏此皆是爱君忧国之深惟恐陛下微有玷失
故捐身建策不自顾惜自非忠实岂能如此陛下虽容
受听纳未尝少忤然切身之事人所难言在朋友尚欲
卷二 第 15a 页 WYG1155-0779c.png
善道而况于君父臣虑他日小人或有指摘此等臣寮
以为暴扬陛下之过则凡今日论谏皆足为罪万一出
此则人心愈动将不止如今日而已此事尤系国家利
害安危臣故于是复沥血以告惟陛下财择焉
  论群臣进言当酌是非早赐处分疏(绍熙四年六/月以宰执给)
  (舍台谏论列晏特立陈源除命/未回特上此疏时为秘书郎)
臣以菲材备数三馆月糜廪粟无所补报尝伏自念三
馆之士在祖宗时许以议政比偕同列僣上封章待罪
卷二 第 15b 页 WYG1155-0779d.png
浃旬未闻报罢窃知圣德优容必无呵谴然而所论之
事亦无施行呵谴不加不敢自喜从违未卜实切私忧
臣仰惟陛下自即位以来隆宽待下虚已受人听纳之
勤前古无有只因近日二三差除大臣执奏给舍缴駮
台谏论劾未合圣心反覆月馀尚无予决群臣既不肯
背理而徇陛下陛下复不肯屈势而听群臣君臣之间
龃龉既久情意不通易成暌阻一日二日万几沓来设
于其间又有同异展转激烈或贻威怒则岂特群臣之
卷二 第 16a 页 WYG1155-0780a.png
罪不胜诛夷而已哉陛下父母也群臣臣子也子事父
母只欲其喜岂欲其怒父母怒则一家不宁陛下怒则
天下不宁此臣所甚惧也陛下圣度如天万万无此臣
但见群臣屡批逆鳞恐其至是是以愿为陛下先事言
之然臣亦非敢以臆说欺陛下也臣尝读周公旦无逸
之书至篇之终曰自商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
文王兹四人迪哲厥或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则皇自
敬德厥愆曰朕之愆允若时不啻不敢含怒此厥不听
卷二 第 16b 页 WYG1155-0780b.png
人乃或诪张为幻曰小人怨汝詈汝则信之则若时不
永念厥辟不宽绰厥心乱罚无罪杀无辜怨有同是丛
于厥身旦之此言真万世帝王龟鉴也夫所谓小人怨
汝詈汝者乃后世指斥乘舆之类其犯上渎尊与抗疏
陈讥者盖不可同年而语矣而四君闻之反取之以为
德任之以为愆然则怒安从而生哉傥不如四君之能
听则诪张为幻之人必指其言曰此怨吾君之词也此
詈吾君之词也人君不察从而信之则失为君之道无
卷二 第 17a 页 WYG1155-0780c.png
宽裕之德其弊至于乱罚无罪杀无辜者盖有之矣陛
下慈仁覆物谦虚无我固当上拟四君然臣犹不免以
诪张为幻之人为惧者诚不为无见也刘向曰执狐疑
之心者来谗贼之口持不断之志者开群枉之门群臣
之言陛下既疑而不听则诪张为幻者可以投间而起
矣臣逆料其说不过有三必曰陛下之命群臣执之不
行是天下之事尽由群臣不由陛下为此说者是以唐
明皇待陛下非忠臣也昔明皇欲加牛仙客尚书张九
卷二 第 17b 页 WYG1155-0780d.png
龄以为不可又欲加实封九龄又以为不可李林甫揣
上意曰仙客宰相才也何有于尚书明皇信之复以仙
客实封为言九龄固执如初明皇曰事皆由卿耶自是
林甫进九龄罢而唐之治乱分矣此岂陛下所欲闻乎
又必曰群臣为此不过欲归过于上邀名于已耳为此
说者是以唐德宗待陛下亦非忠臣也德宗欲为唐安
公主造塔姜公辅表谏德宗曰唐安造塔其费甚微非
宰相所宜论止欲指朕过失自求名耳夫不善之事行
卷二 第 18a 页 WYG1155-0781a.png
之则为过改之则为名人君能改则名在人君人君不
能改则名在谏者德宗终守改过之吝竟失从谏之名
褊心忌克此岂陛下所欲闻乎又必曰号令已行不可
复反是又以反汗之小嫌伤从谏之盛德亦非忠于陛
下之言也臣请复以庆历元祐之事辨之庆历三年仁
宗既除夏竦枢密使后用御史中丞王拱辰谏官欧阳
修等十一疏追竦枢密使敕元祐元年哲宗除安焘知
枢密院给事中王岩叟封駮竟因焘辞免之章令依旧
卷二 第 18b 页 WYG1155-0781b.png
职此皆大臣也尚不惮于改除又何取号令之不可反
乎且群臣获仕清时固欲陛下跻祖宗之盛际迈帝王
之极功身荷美名主都显号偶有违拂诚非得已陛下
谅其忠则局蹐恐悚犹不自安陛下不谅其忠则流移转
徙何所不至宁肯不顾妻子故犯君父之怒乎陛下
今日虽未有怒群臣之意臣恐诪张之说万一不解则
必有触此机而动者矣盖人君胸中当如清水明镜一
毫不留乃得其正四君之所以不敢含怒盖谓是也臣
卷二 第 19a 页 WYG1155-0781c.png
愚欲望陛下恢廓圣怀和平宸虑以天下之理察群臣
之言酌其是非早赐处分或罢召命或与外除毋使诪
张之说能感聪明忠荩之臣或罹摈弃实天下幸甚宗
社幸甚
  乞议知院胡晋臣恤典罢曝书会宴疏(绍熙四年/七月时为)
  (秘书/郎)
臣等闻书曰官师相规工执艺事以谏古者人臣各扬
其职以输忠于上如此晋知悼子未葬平公击钟而饮
卷二 第 19b 页 WYG1155-0781d.png
酒宰夫杜蒉扬觯以罚师旷盖责其当言而不言也臣
等菲材充员三馆乃仲夏辛卯有旨令举曝书故事置
酒馆中恩至渥也臣等岂不以拜赐为荣属以六月十
三日知枢密院事胡晋臣卒于位朝廷方议恤典未下
夫敬大臣体群臣此陛下之本心也群臣若贪陛下饮
赐之荣致亏陛下轸恤之体岂不有愧于蒉哉是以愿
有言焉臣闻祖宗优待大臣备极其礼至于死生之际
尤为隆厚端拱中签书枢密院事杨守一卒上亲临哭
卷二 第 20a 页 WYG1155-0782a.png
送终之礼率加常数咸平二年枢密使曹彬病上幸其
第问之踰月彬卒临其丧哭之恸未几枢密使杨砺卒
冒雨临其丧砺舍在委巷中乘舆不能入至步以进景
德三年枢密使王继英卒上即临哭赐白金五千两遣
内臣护葬并为葬其祖父宝元元年同知枢密院事王
博文卒时上宴金明池既归而奏讣至即趣驾临奠如
此之类不可殚举且景德中尝诏鸿胪寺入内内侍省
太常礼院群臣当赙赠者关移不得过两日庆历中太
卷二 第 20b 页 WYG1155-0782b.png
常又议天子临丧礼不可缓若奏讣在未前当日出在
未后次日出其速如此盖君父也臣子也未有子丧而
父不哀君元首也臣股肱也未有股肱伤而元首不痛
者情之所钟政自应尔臣等窃见胡晋臣卒已半月馀
而朝廷赠恤之典未下陛下体貌大臣无异祖宗岂于
死生乃不遑恤近者士岘之卒即日辍朝未应圣心贤
戚遽异人心惶惑未免惊疑得非大臣未敢以闻乎抑
太常不举庆历之议以告陛下乎或鸿胪内省不能守
卷二 第 21a 页 WYG1155-0782c.png
景德之诏乎不然何以至此夫赠恤之典不下在晋臣
无所损所损者国体耳晋臣无所憾所可憾者累陛下
盛德耳况大臣在殡而小臣燕乐死者未赠恤而生者
蒙饮赐其于伤国体累盛德尤不细也臣闻仁宗因宰
臣张知白卒为罢社燕富弼以毋忧去位时晏成裕知
礼院亟言于上曰君臣之义哀乐所同请罢春燕以表
优恤仁宗从之此陛下家法也搜考典故以备讨论此
三馆士之职分也臣等辄冒昧缘事以请欲望圣慈诏
卷二 第 21b 页 WYG1155-0782d.png
大臣早议胡晋臣恤典所有曝书会宴乞照天圣年间
罢社宴故事施行庶几典礼之行各当其宜上可以无
愧于祖宗下可以免讥于天下惟陛下留神垂听取进

  乞车驾过重华宫疏(绍熙四/年九月)
臣闻大学之九章曰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所以事长
也慈者所以使众也古之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者
如此而已矣尧舜禹汤文武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
卷二 第 22a 页 WYG1155-0783a.png
此者也恭惟陛下嗣无彊大历服四年于兹讲求治道
非不勤至然而风化未兴习俗日颓闺门乏雍穆之风
郡国多陵犯之变远未暇言姑言其近御史台朝廷纲
纪之地而群不逞敢夺人其中驱击于市馀杭县去行
都才百馀里而无赖之人辄登县治而逐其长秀州私
贩盐者巡检捕之反缚巡检而杀士伍其无忌惮至此
耳目习熟以为故常循循不已祸将益大不可待之为
小变而不顾也国家法令明备若使此等可以法治则
卷二 第 22b 页 WYG1155-0783b.png
人固畏之矣法密而人不畏此非法之罪也大学曰君
子有诸已而后求诸人无诸已而后非诸人所藏乎身
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陛下抑尝自反矣乎书
曰万方有罪在予一人又曰民不靖亦惟在王宫邦君
室古之圣人非是彊认以为己责理固如此易曰有父
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然则欲使君臣上
下各尽其分岂无自而然耶恭闻寿皇圣帝之事高宗
也备极子道其始受禅欲日一朝高宗不可于是下仿
卷二 第 23a 页 WYG1155-0783c.png
汉制月六朝焉已而高宗复难之始展为四朝然不朝
之日晨昏定省之礼饮食上下之节寒暑温清之宜无
不闻之虽有南北宫之不同而父子嬉嬉如处一堂自
舜文而后事父母尽其道惟寿皇而已耳此皆陛下所
亲睹想当时宫阃之间委蛇曲折求所以悦夫亲者陛
下又皆心得之外庭不得知也至今天下称颂寿皇之
德必指事亲为第一事以寿皇之事高宗如此则陛下
之事寿皇当有以过之而后可若纤毫有所不及则天
卷二 第 23b 页 WYG1155-0783d.png
下之责必至盖寿皇之于高宗与陛下之于寿皇又不
同故也陛下自即位以来供养三宫未尝有缺止因前
岁圣躬不和于是过宫稍稀夫过宫固事亲之末节也
今日二宫之情如春风和气何尝计此然有不可已者
陛下事亲自视孰与周文王文王朝王季且日三焉而
陛下历月不过宫可乎是不可委之于偶然而已以是
为偶然而弗恤则其他以偶然而罢者亦必犹是也夫
稍不过宫直以为有损于孝固不可然今世之所谓孝
卷二 第 24a 页 WYG1155-0784a.png
者曾不过如此等事于此有不谨无怪乎人之辄以议
已也何也吾之所谓实然者诚未有以大信于人则舍
礼文之间抑何以自见乎且父母之爱其子不论贵贱
其情则一人至晚年爱子尤切倚门之望岂独闾巷之
人哉况寿皇今日止有陛下一人圣心拳拳不言可知
特遇过宫日分陛下或迟疑其行则寿皇不容不降免
到宫之旨此亦寿皇恐人得以窃议陛下故为陛下辞
责于人此盖寿皇美意必非不愿陛下之来也陛下傥
卷二 第 24b 页 WYG1155-0784b.png
疑寿皇不喜陛下之来銮舆何不一往以尝之上可以
感动慈亲之意下可以解释国人之疑今日寿皇爱子
之心人莫不知而陛下事亲之心人犹未信自去年陛
下不过宫得之道涂之议藉藉可畏不知曾有举以告
陛下者否似闻宰执侍从台谏亦尝泛然有召乱致祸
之言已而竟不过宫言遂不验然亦幸而不验尔今日
不可以其言之无验而遂忽之也臣所以欲有言于陛
下而必首及近日数事政欲陛下知人情已动不得不
卷二 第 25a 页 WYG1155-0784c.png
警尔抑又有大可忧者焉臣闻之道涂皆谓两宫之情
颇不如旧疑间之隙渐觉有形此虽小人见陛下久不
过宫有此拟议然臣以事揆之亦有不容不疑者陛下
既举慈福庆寿大典自合奏禀而陛下不行此一事也
陈源乃寿皇所迸逐之人而陛下录用之此二事也寿
皇近失长妇若庶人见父母晚年遭此忧戚亦必亲唁
之而陛下不往此三事也积之不已其疑愈深却恐因
循遂成阻隔此岂细事哉窃闻嘉祐治平之间英宗母
卷二 第 25b 页 WYG1155-0784d.png
子携贰已开内臣任守忠等间谍之于内大臣则韩琦
富弼侍从台谏则吕诲司马光王畴等调停之于外当
是之时小人惟欲其离君子惟欲其合天锡我家社稷
有福二圣英睿既不惑于小人之言而诸臣恳恻又足
以动天性之爱所以天下祸乱无从而起盖自古人君
处骨肉之间指为家事多不与外臣谋而与小人谋之
所以交斗日深疑隙日大今日两宫万万无此然臣所
深忧者陛下外无韩琦富弼吕诲司马光之臣而小臣
卷二 第 26a 页 WYG1155-0785a.png
之中已有任守忠者在焉两宫岂堪有他疑哉方今廷
臣无不知此每至聚首动色而忧之然臣尝窃闻其议
论皆未有忠实为陛下谋者或曰父子之间人所难言
人谁无亲亲所当事奚待人言言之适足激陛下之怒
不如听之天理自还为此说者委陛下为不足与言此
最不忠之大者或曰此亦非言语论说所能动独有寿
皇降意以就陛下或可回尔为此说者是又欲侥倖陛
下一出以厌人情而不知其误陛下尤甚倘为此举在
卷二 第 26b 页 WYG1155-0785b.png
寿皇固慈矣然倒置如此于陛下得为安乎使韩琦富
弼吕诲司马光之徒当今日臣知其独有事亲不可不
孝一说告陛下必不委曲回护反累圣德如诸臣者臣
实慕焉臣窃观陛下近日所为视中庸九经已犯其五
臣之所欲言者盖不止此此特大学九章中之一条最
大者也惟陛下幡然改图一新圣德使纲常之间了无
所愧不特可以息祸乱又且可以致太平初无拘碍牵
制在陛下反掌之易耳何惮而不为也哉干冒宸严臣
卷二 第 27a 页 WYG1155-0785c.png
下情不胜陨越俟命之至取进止
 
 
 
 
 
 
 
卷二 第 27b 页 WYG1155-0785d.png
 
 
 
 
 
 
 
 止堂集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