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溪先生文集-清-方苞卷十八

卷十八 第 1a 页
望溪先生文集卷十八
 杂文
  两朝
圣恩恭纪
康熙癸巳年二月(臣苞)出刑部隶汉军三月二十三日
圣祖仁皇帝朱书戴名世案内方苞学问天下莫不闻
下武英殿总和素翼日偕(臣苞)至畅春园召入南书
房命撰湖南洞苗归化碑文称
旨越日命著黄钟为万事根本论越日命作时和年礼
庆祝赋
上告诸翰林此赋即翰林中老辈兼旬就之不能过也
卷十八 第 1b 页
嗣是每以
御制诗文御书宣示南书房诸臣将命者入复辄叩曰
苞见否閒与大臣侍从论本朝文学及内阁九卿所荐
士必曰视苞何如是岁八月移蒙养斋校对
御制乐律历算书书奏数问曰苞承校否壬寅夏(臣苞)
随跸热河六月中旬
命回京充武英殿总裁浃日发
御制分类字锦序命校勘众皆曰
上文字皆命诸臣公阅独阅者惟故大学士孝感熊公
赐履桐城张公英耳冬十有一月十三日
圣祖登假我
卷十八 第 2a 页
皇上嗣位廷议恩诏
皇帝手书数条下内阁其一以族人罪犯牵连入旗者
赦归原籍时八旗合
诏条者惟戴名世案而狱辞例不得援赦刑官特请下
九卿更议卒蒙
恩赦雍正元年三月二十五日(臣苞)拜劄谢
恩 庄亲王传
上命语(苞)朕以苞故具知此事其合族及案内肆赦皆
由此其功德不细(臣苞)惊怖感动不知涕泗之何从也
始戴名世本案牵连人罪有末减而方族附尤从重狱
辞具于辛卯之冬五上五折本逾二年癸巳春章始下
卷十八 第 2b 页

恩悉免罪隶汉军(苞)伏念狱辞奏当甚严而
圣祖矜疑免诛殛又免放流(臣)身叨
恩待趋走内廷近十年
教诲奖掖虽无过亲臣蔑以加也此
圣祖之仁所以如天而
皇上肆赦(臣)族揆之
圣祖迟疑矜恤之心实相继承顾(臣)何人任此大德自
惟愚陋衰疾欲效涓埃之报其道靡由谨详纪颠未俾
天下万世知
两朝
卷十八 第 3a 页
圣人之用心盖不欲一夫或枉其性云
圣训恭纪
雍正元年(臣苞)
特恩赦许归籍二年请假归葬蒙
恩给假一年既事以三年三月望后九日抵京师诘旦
具劄恭谢
圣恩 庄亲王 果郡王入奏
上怜(臣苞)弱足
特命内侍二人扶翼至养心殿入户再进跪
御坐旁垂问(臣苞)疾所由及近状(臣苞)喘喙气不能任
其声
卷十八 第 3b 页
上曰汝心饫朕德复何言听朕告汝汝昔得罪中有隐
情朕得汝之情故宽贷汝然朕所原者情也
先帝所持者法也
先帝未悉汝情而免汝大刑置诸内廷而善视汝是汝
受恩于
先帝视朕有加焉如汝感朕德而微觉
先帝未察汝情不惟亏汝忠亦妨朕之孝汝思朕德即
倍思
先帝遗德则汝之忠诚见而朕之孝道亦成于时(臣苞)
心折神竦追思前事感念
圣恩有怀哽咽不能置一辞中閒
卷十八 第 4a 页
圣训洋洋不能悉记未敢叙述最后闻
天语甚明朕惟以大公之心循道而行无非继述
先帝志事汝老学当知此义故明告汝俾汝知朕心俾
天下咸知朕心于时(臣苞)气少定始克仰而言曰钦承
训辞虽古圣人之言无以过也
上顾内侍命取供御茶芽二器赐(臣臣苞)三拜稽首
圣容若矜闵曰朕观汝行步良难虽供事亦称汝力毋
自强时复自将息(臣苞)怆动伏地不能声
上徐命内侍翼以出(臣)伏念自我
皇上御极以来凡所以敬天勤民涖官修政以推广
先帝遗意而播诸制诏发于训诲者皆实与典诰同揆
卷十八 第 4b 页
即兹所以训(臣苞)使天下万世为臣子者闻之皆将凛
然于君父之大义而兴于忠孝所以矜恤(臣苞)者使天
下万世孤微阨穷之士闻之莫不忾然于
圣主之德意而发其中诚岂非中庸所称言而世为天
下则者乎越数日有
旨凡特召见及督抚提镇入朝亲聆训谕者必叙述缮
写进呈恐有舛误(臣苞)以白衣领事未敢自比诸臣大
学士张廷玉曰
圣恩深渥不得以无位自嫌乃宿斋敬识以俟汇进而
附诸臣之末云
  通蔽
卷十八 第 5a 页
誉乎已则以为喜毁乎已则以为怒者心术之公患也
同乎已则以为是异乎已则以为非者学术之公患也
君子则不然誉乎已则惧焉惧无其实而掠美也毁乎
已则幸焉幸吾得知而改之也同乎已则疑焉疑有所
蔽而因是以自坚也异乎已则思焉去其所私以观异
术然后与道大适也盖称吾之善者或䛕佞之虚言也
非然则彼未尝知吾之深也吾行之所由吾心之所安
吾自知之而已若攻吾之恶则不当者鲜矣虽与吾有
憎怨吾无其十或实有四三焉与吾言如响必中无定
识者也非然则所见之偶同也若辨吾之惑则不当者
鲜矣理之至者必合于人心之不言而同然好独而不
卷十八 第 5b 页
厌乎人心则其为偏惑也番矣吾友刘君古塘行直而
清其为学常自信而不疑心所不可虽古人之说不苟
为同也而好人之同乎已夫古人之说不能强吾以苟
同而欲人之同乎己非心术之蔽乎知君者犹以为自
信之过也不知者将以为有争气也君与吾离群而索
居久矣会有所闻书以质之
  表微
顾侍御用方穷时丧耦十有一年弗娶既得仕纳徵于
李氏会
先帝之丧踰岁弗亲迎或诧焉其官适罢曰吾贫未能
也既而起家为户部郎中擢御史掌长芦盐政岁赐数
卷十八 第 6a 页
千金诧者滋多曰吾迫公事未暇也其娶以雍正三年
冬十有一月望后一日推其心盖谓三年中不宜有空
月也问焉而不自襮不以人之所不能者愧人又其厚

先帝始崩守官者各次其守余次于佛舍将归语二三
君子曰在礼公等居倚庐宜再期今旬未三终归至家
止于外不人室焉其可也闻者皆变色易容盖俗之偷
以礼为徒观众人之耳目也久矣古之人事君犹事父
也谓制以义而不敢违是薄于德于礼虚者也若用方
者其明于礼意乎传其事与言俾事君者有省焉
  释言
卷十八 第 6b 页
余在江南即闻北方之贤者曰李君刚主及与久故益
信其为人而其乡人杂然议之尝叩其亲故所病于刚
主有徵乎曰是家贫以适四方造请干州郡而取饶焉
妻无子乃别居仓廪充溢而食必粢粝子妇执苦身之
役亲之丧赴吊者渴饥皆之逆旅而求宿焉贤者固若
是乎余告之曰吾闻刚主躬耕善稼穑虽俭岁必有收
未闻以干请也士友所共闻知者明索二势家延教其
子不就直抚安溪李公称其学行于
天子不往见诸王交聘每避而之他乃以干请钓锱铢
之利乎至于食必粢粝妻妾操作而子妇从之则李氏
之家法也亲宾能远赴其丧何惜旅宿刚主居湫隘家
卷十八 第 7a 页
无僮婢创钜痛甚而责以供具不亦难乎其与妻别居
则余尝叩之矣曰是多言不顺吾常隐焉有女早寡而
主张更嫁吾不忍见故使别居既乃合并而阴绝焉绝
之者何生异寝死异穴也合并者何生同宫而衣食之
死则葬埋之也此古应出而不行之礼未可以病刚主
闻者语塞而色犹疑焉他日以语刚主刚主曰人心不
可谓子安以辨为哉韩子云动而得谤名亦随之谤而
无名者众人也名而无谤者乡愿也虽然美炙不如恶
石谤言彰吾滋惧矣名则诸君子之过尔因并识前语
作释言
  明史无任邱李少师传
卷十八 第 7b 页
康熙辛未余始至京师华亭王司农承修明史四明万
季野馆焉每质余以所疑初定列传目录余诧焉曰史
者宇宙公器也子于吴会閒三江五湖之所环凡行身
循谨名实无甚异人者多列传而他省远方灼灼在人
耳目者反阙焉毋乃资后世以口实乎季野瞿然曰吾
非敢然也吴会之人尚文藻重声气士大夫之终鲜不
具状志家传自开史馆牵引传致旬月无虚重人多为
之言他省远方百不一二致惟见列朝实录人不过一
二事事不过一二语郡州县志皆略举大凡首尾不具
虽知其名其行谊事迹不可凿空而构欲特立一传无
由摭拾成章故凡事之相连相类者以附诸大传之后
卷十八 第 8a 页
无可附则惟据实录所载散见于诸志此所谓不可如
何者也乾隆六年余将告归任邱李法孟以其高祖少
师公神道碑墓表乞为传余已诺而未暇为及归检箧
笥惟法孟手书尚存中言少师边功著明史鞑靼传生
平大节则同邑孙文正公赠公子恒麓序可徵余考明
世边患与国始终而鞑靼部最剧鞑靼之患正嘉閒最
剧惟万历初俺答归顺苟安者二十年及奢力克有贰
心而套部海部松部并起杂番数十种皆乘閒猖狂出
没塞下西宁以东甘凉洮岷岁无宁居关中人心摇摇
自二十三年少师总制三边诸部入寇者必挫伤大失
所欲再出师分道袭击复松山故地山陕恃以无恐者
卷十八 第 8b 页
近十年其规为方略必有可为后法者文正称公功成
身退以出处系天下安危则立身之本末进退之时义
必可与古贤为伍又曰奉身如奉玉则又谨于小物而
百行具完今见于鞑靼传者不过命某将禦某寇出某
道击某部其克敌制胜之谋猷无一见焉是乃季野当
日所仅得于实录虽欲摭拾莫由成章而叹为不可如
何者也观文正序公子恒麓视事北司锄豪蠹扶忠直
若置身度外与少师同符是恒麓事亦宜附公得书而
公乃无传呜呼惜哉余感公事追思季野所云故并著
之以见为人子孙者于先祖之德善功烈鲜不欲发扬
张大以为光耀或居下处幽而无以自通国家宜著为
卷十八 第 9a 页
功令凡谠言闻于国实德施于民以及庶士庶民仁孝
节义过越于寻常者子孙乡人得实陈行迹于郡守郡
守考核书二册一下学官一升翰林典籍俾作史者得
兼陈详较而中悬衡焉庶几轻重不失其伦公名
次溪他日若得其碑铭及表终当为传以详之
  记梦
康熙甲午立秋日余在热河梦偕先兄随先君过尚默
陈先生故居同集者摄山汪丈清传杨君将饮酒他客
朋至忽觉已归土街草堂先君指画将营西偏为燕息
之斋俄而寤先君性豪旷不可一日无友朋常以寅及
已读书午及申为山泽之游归而饮酒忆自六合迁金
卷十八 第 9b 页
陵同好者前辈则杜浚于皇杜岕苍略执友则王裕成
公及陈先生招呼游谈虽风雨之夕无閒时余九龄先
兄年十一常奉盘匜侍酒自兄年十四侍王父于芜湖
其后与余皆糊口四方涉岁移时乃得归省兄归余常
在外余归兄常在外又计日为行期故每侍先君与诸
先生宴集欢乐之馀私心怆动虽先君亦然而不忍言
也自先兄天枉余始不敢远游而二杜及王皆前殁独
陈先生尚存而先君少所知汪丈自南郊迁北里杨君
托末契游从最密时余以穷空复数为近地之游又计
偕者三其家居淩杂米盐不可解脱追念平生侍先君
与诸公宴集时甚少而与先兄偕则尤加少焉计惟童
卷十八 第 10a 页
子时为然尔时己知其乐而不知其后思此之悲也自
先君下世汪丈亦殁杨君老而穷走四方而余祸发于
不虞以辛卯冬十月赴
诏狱将行陈先生竭蹶呕血县门外今寒暑复四易先
生近八十计此生不得再相见矣余既编籍旗下
上哀矜使以白衣厕馆阁校勘自痛邱墓无主故虽病
且衰而黾勉从事盖以
天子仁圣犹万一冀幸焉记曰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
有悽怆之心非其寒之谓也今兹以秋之始感于梦寐
而得依父兄之侧从先人之居岂其几之先见者与抑
积思所结而未必其有应也因书以徵于后焉陈先生
卷十八 第 10b 页
名书汪丈名泳思杨君名修与王先生皆金陵人杜公
兄弟为黄冈人康熙五十三年六月二十九日记
  记百川先生遗言
先兄百川先生曰处士则有虚声乡邻亲戚则有私毁
誉若民之于上利害切身不谋而同故吏自一命以上
名不虚作人不可以好名相疑己不可怙过而谓民言
不当有合葬其父母及前母者以位次问先生曰神道
尚右而程朱所言皆尚左朱子葬其妻存东畔一位则
尚左明矣若三柩同葬依古礼则父当中前母右继母
左如尊左则父当中而左右易位若父与前母既葬父
左则新祔者次于右父右则新祔者次于左又日周礼
卷十八 第 11a 页
大司乐有享先妣之乐在享先祖之前故郑康成谓周
以后稷为祖而姜嫄无所配是以特立庙祭之谓之閟
宫斯干之诗曰似续妣祖笺曰妣先妣姜嫄也商颂亦
溯源于有娀皆诸侯不敢祖天子之义以是推之庶子
于生母当别葬韩魏公葬生母胡氏柩退嫡母尺许赵
炳族葬图说引以为据非古也
  答问
兄子道永重修南郊汉前将军关公庙问曰自书传以
来至忠大勇英略盖世且卓见圣人之道而死于非命
者莫过于公与岳忠武故浩然之气长震动乎万世之
人心然公之庙无地无之而忠武之祠则连州比郡或
卷十八 第 11b 页
无一二又公之神常若充满遍布于宇宙而时见其精
爽其大者示威于战阵其小者凡有祷问其应如响而
忠武无是也是有说与余应之曰自周衰战国诸君糜
烂其民至暴秦而生民之类几尽矣汉高祖出之于水
火之中治尚宽大有天下者垂四百年自武帝而外桓
灵以前虽有庸君患不及民民之思汉也深则激于公
之忠义者切又东汉之末士大夫多明于义理而重名
节故诸葛武侯遗书搜录而表章之者乃晋氏也其书
所谓贼即时君之祖宗以是观之则公遇难时魏吴之
士民群聚而祠之其君臣必见为当然故震动宇宙而
结聚于人心者深固而光昭忠武为秦桧所戕身死而
卷十八 第 12a 页
桧之馀恨犹未解吏民畏桧之威直至桧死乃敢讼言
忠武之冤孝宗朝始得立祠于鄂而屡世相臣奸庸相
继多主和议偷安以保妻子大率与桧同心故忠武之
义气虽不没于人心而祠祀则寥寥焉此事势之自然
于二公无加损也夫神者依人而行举亿兆人之精神
皆专向于公则公之神自随地而监照之忠武即閒有
祠祀未有就而祷禳祈报者则其神何由与之相应而
有所徵验哉昔孔子梦见周公不闻尧舜文武并见于
梦则神明之感通由于生人精神之结聚明矣故凡祷
祈于公行污而所问之事非正者签辞多不应以其精
神不足以相感召也既以告道永因思此义亦宜存天
卷十八 第 12b 页
壤閒乃笔之
  为秦门高贞女纠举本引
高贞女吾师大理卿宛平公同产弟颐侯次女也许嫁
秦氏子文照舅姑前殁雍正五年春正月文照死贞女
请衰绖归秦氏代夫承重事祖姑其父大骇招余陈礼
经以喻之志不移遂以二月朔归秦氏时年二十有二
其舅之侧室李氏感焉誓守节与贞女同卧起于今六
年矣大理兄弟三人惟季有子大理卒家散季又卒其
子流滞新乐及颐侯卒继室暨幼女贫不能自存贞女
父党无一人可倚而其夫之叔父子正持手而食养母
畜妻子旁及兄之侧室子妇力不能支余岁时过秦氏
卷十八 第 13a 页
见贞女敝衣菜色或冬无棉而意色常和以安呜呼天
属之情秉彝之性惟遘闵凶备危苦而后庶一见之如
贞女之守志李氏之慕义子正之窭艰而不弃其亲皆
人纪所赖以维系也恨余力不足以振之乃告于友朋
及大理之知旧姻亲各出其力为举本付里中士大夫
重然诺者主子贷为贞女衣裳线纩之费终则棺敛焉
传曰人之于天也以道受命若贞女其殆庶几无负于
所受者欤敬而恤之岂惟大理之亲旧生徒义不可以
苟止哉
  檄济宁诸生会课(代)
盖闻风教之兴士能宿道而民胥效焉文章者道艺之
卷十八 第 13b 页
馀也而即未以窥其本十可四三某自陈力河壖学殖
荒落而少所讲肄未能尽忘兹承乏邹鲁之乡窃欲观
于国风鲁多君子况近圣人之居而渐其流泽者乎今
以某月某日与诸生期于州学合堂陈艺各尽所长俾
得寓目焉
  移山东州县徵群士课艺文(代)
盖闻齐鲁之閒之于文学自古以来其天性也文者学
之枝叶制举之文又其近者尔然以效圣人贤人之言
则心之精微达于辞气者固可以得其崖略焉某备官
漕河不与民治而发徵期会政令所及州邑凡三十东
夏文献之区计过半矣窃欲观于国风以窥寻群士之
卷十八 第 14a 页
所藏谨择四书题二五经疑义各一条愿切磋究之毋
以某懵学寡闻而有遐心也
卷十八 第 14b 页
卷十八 第 14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