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道人诗集-宋-姜夔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白石道人诗说
大凡诗自有气象体面血脉韵度气象欲其浑厚
其失也俗体面欲其宏大其失也狂血脉欲其贯
穿其失也露韵度欲其飘逸其失也轻
作大篇尤当布置首尾匀停腰腹肥满多见人前
面有馀后面不足前面极工后面草草不可不知

诗之不工只是不精思耳不思而作虽多亦奚为
雕刻伤气敷衍露骨若鄙而不精巧是不雕刻之
过拙而无委曲是不敷演之过
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自不俗
卷六 第 1b 页
花必用柳对是儿曹语若其不切亦病也
难说处一语而尽易说处莫便放过僻事实用熟
事虚用说理要简切说事要圆活说景要微妙多
看自知多作自好矣
小诗精深短章酝藉大篇有开阖乃妙
喜辞锐怒辞戾哀辞伤乐辞荒爱辞结恶辞绝欲
辞屑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其惟关雎乎
学有馀而约以用之善用事者也意有馀而约以
尽之善措辞者也乍叙事而间以理言得活法者

不知诗病何由能诗不观诗法何由知病名家者
卷六 第 2a 页
各有一病大醇小疵差可耳
篇终出人意表或反终篇之意皆妙
守法度曰诗载始末曰引体如行书曰行放情曰
歌兼之曰歌行悲如蛩螀曰吟通乎俚俗曰谣委
曲尽情曰曲
诗有出于风者出于雅者出于颂者屈宋之文风
出也韩柳之诗雅出也杜子美独能兼之
三百篇美刺箴怨皆无迹当以心会心
陶渊明天资既高趣诣又远故其诗散而庄澹而
腴断不容作邯郸步也
语贵含蓄东坡云言有尽而意无穷者天下之至
卷六 第 2b 页
言也山谷尤谨于此清庙之瑟一唱三叹远矣哉
后之学诗者可不务乎若句中无馀字篇中无长
语非善之善者也句中有馀味篇中有馀意善之
善者也
体物不欲寒乞
意中有景景中有意
思有窒碍涵养未至也当益以学
岁寒知松柏难处见作者
波澜开阖如在江湖中一波未平一波已作如兵
家之阵方以为正又复是奇方以为奇忽复是正
出入变化不可纪极而法度不可乱
卷六 第 3a 页
文以文而工不以文而妙然舍文无妙圣处要自

意出于格先得格也格出于意先得意也吟咏情
性如印印泥止乎礼义贵涵养也
沈著痛快天也自然与学到其为天一也
意格欲高句法欲响只求工于句字亦末矣故始
于意格成于句字句意欲深欲远句调欲清欲古
欲和是为作者
诗有四种高妙一曰理高妙二曰意高妙三曰想
高妙四曰自然高妙碍而实通曰理高妙出事意
外曰意高妙写出幽微如清潭见底曰想高妙非
卷六 第 3b 页
奇非怪剥落文采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曰自
然高妙
一篇全在尾句如截奔马辞意俱尽如临水送将
归辞尽意不尽若夫辞尽意不尽剡溪归棹是已
辞意俱不尽温伯雪子是已所谓辞意俱尽者急
流中截后语非谓辞穷理尽者也所谓意尽辞不
尽者意尽于未当尽处则辞可以不尽矣非以长
语益之者也至如辞尽意不尽者非遗意也辞中
已彷佛可见矣辞意俱不尽者不尽之中固已深
尽之矣
一家之语自有一家之风味如乐之二十四调各
卷六 第 4a 页
有韵声乃是归宿处模仿者语虽似之韵亦无矣
鸡林其可欺哉
诗说之作非为能诗者作也为不能诗者作而使
之能诗能诗而后能尽吾之说是亦为能诗者作
也虽然以吾之说为尽而不造乎自得是足以为
能诗哉后之贤者有如以水投水者乎有如得兔
忘筌者乎噫吾之说已得罪于古之诗人后之人
其勿重罪余乎
卷六 第 4b 页